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蜜血锢爱最新章节

第41章

蜜血锢爱 | 作者:水玥萱 | 更新时间:2019-06-28 15:46:35
推荐阅读: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情哥哥,我坏掉了狂欲总裁我老公很英俊白虎寄情我只要你的一夜我的野蛮邻居少女的祈祷
 (17鲜币)85.番外:角色扮演之父女(限)
 
    饭桌前,薇菡看了一眼对面端坐著的父亲,小心的放下了碗筷。她的父母早已离异,她被判给了父亲赵行威,但父亲平日里也不怎麽和她说话,听爷爷说,父亲压不爱母亲。
 
    “爸,我吃好了,先回房了。”虽然她拥有优渥的环境,可从小却享受不到亲情。她好希望父亲可以像其他孩子的爸爸一样疼爱自己。
 
    赵行威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望著已经二十一岁的女儿离开,百褶短裙只能遮住臀部,雪白的大腿一半露在外面。是从什麽时候开始,他竟然对自己的女儿有了欲望的?
 
    薇菡哪里知道她的父亲已经对她起了歹念,像平时一样洗好澡,连内衣都没穿的躺在床上。才刚躺下,就听到佣人来敲门,说是爸爸让她去一趟书房。
 
    “你的成绩下降了?”拿著手中的成绩单,赵行威一双黑眸紧锁著站在他面前瑟瑟发抖的女儿。
 
    突然,黑眸略过了一丝火光。那单薄的吊带睡衣下,她压没有穿内衣。两颗诱人的成熟蜜桃隐隐约约的浮现了,不禁让他下腹一紧,欲望蠢蠢欲动。
 
    “我……我……”她不知道如何解释,不能告诉爸爸是因为谈了男朋友!
 
    “你导师告诉我,最近你和一个男生走的很近,是不是因为他的关系。”女儿是他的,竟敢有其他男人肖想。虽然以前对这个女儿没什麽亲情,不过这几年他发现对她产生了另外一种感情。
 
    “不是的!这次是我没有复习好,下一次一定会考好的。”紧张的立刻解释发誓,这还是第一次父亲对她的学业关心。如果这样子能让父亲多关心她,她不介意下次考的再差一点。
 
    “没考好就是没考好,过来。”
 
    黑眸更加深沈,那稚嫩的身子透著洗澡後的淡淡清香,或许是因为太过於紧张前的蓓蕾已经凸起,像是要撑破那薄薄的布料一样。
 
    赵行威将一点一点挪动向前的女儿一把抓了过来,让她趴在了桌子上。
 
    “爸爸!您要打我吗?”趴在桌上的薇菡有些害怕,从小到大父亲都没有打过她。父亲压就不在乎她,因为在乎才会想要教育子女吧。
 
    “做错了事,当然要接受惩罚。”这一次要让她记住,她是完完全全属於他的。
 
    薇菡立刻闭上了眼,等待著可能会落在臀上的巴掌。
 
    大掌一把掀起了睡裙,粉色的小内裤紧紧地包裹著两片浑圆的翘臀。黑眸染上了赤红,喉结上下涌动,忍不住倒抽了口气。
 
    预期的疼痛没有落下,反而是腿间一亮,爸爸竟然把她的内裤脱掉了!?
 
    “啊!爸爸,你做什麽?!”薇菡吓得不轻,立刻想要爬起来,却被男人压在了桌上。
 
    “连内衣都不穿,说,是不是等著被爸爸干?”
 
    一手压在她的背上让她无法起身,另外一只手用力撕扯将她脆弱的睡裙立刻扯成了破布丢弃在了地上。
 
    “不是的!不要!爸爸,我是您的女儿啊!”薇菡吓得大叫,不断的扭动身体想要挣扎开。
 
    可她毕竟只是个小女孩,哪里抵抗的了男人的力道。被翻了个身躺在了桌子上,两颗饱满的蜜桃弹跳著暴露在男人的眼中。
 
    “说,那个男生是不是也是这麽著你的?”大掌握住了一颗酥,用力的搓揉。白皙的自指缝间溢出,早已挺立的粉嫩蓓蕾立刻被两指夹住,来回的揉捻。
 
    “没有!爸爸,求求你放开我,不要……”
 
    为什麽她的爸爸要这麽对她,她是他的女儿呀!
 
    掌心柔软的触感已经让男人疯狂,想也不想的俯下身堵住了不断求饶的小嘴。果然如他所想的一般,香豔红唇的味道特别的甜美。
 
    “唔……”瞪大了眼,薇菡的眼中闪烁著不敢置信,她爸爸竟然在吻她!?
 
    灵活的舌头强悍的撬开了她的贝齿,勾著她不断闪避的小舌,翻搅著小舌含入了口中吸吮。甚至让她觉得自己几乎快要窒息了,这个吻才结束。
 
    大掌慢慢的沿著平坦的小腹滑至了白嫩的腿心,指腹直接拨开了花蒂揉搓起了花核。
 
    “啊……不要……啊啊……”
 
    被自己的父亲碰到那麽私密的地方,羞耻和紧张让她的身体更加敏感。眼中已渗出了一丝水雾,却弓起了腰肢难受的尖叫。
 
    “身体这麽敏感,是不是很想要爸爸立刻进去?”
 
    来回的揉搓了花核好一会儿,男人将手指一点点的移到了花唇之间,若有似无的拨弄著粉嫩闭合的花唇。
 
    无力瘫软在桌上的女孩立刻摇头,眼中闪著哀求,却是那麽一副弱不禁风任人鱼的模样,刺激了男人的疯狂。
 
    “不要,爸爸,求求你放了我。我是您的女儿啊,求求你!”
 
    一声又一声的爸爸刺激了男人的欲,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占有和他流著同样血的女儿,忍不住兴奋了起来。他美丽的女儿,很快就要为他绽放。
 
    “啊恩……”
 
    手指突然的滑入让薇菡忍不住嘤咛出声,立刻夹紧了双腿,却阻止不了刚才已经湿润的甬道被手指顺畅的抽送著。
 
    “身体都那麽湿润了,还说不要?薇菡,你荡的身体早就想要爸爸了吧?”
 
    男人抽出了手指,一个翻身让她趴在了桌上。好不等她反应过来,双腿已被分开,火热的阳物捅入了体内。
 
    “啊……不要,不要……我没有啊……啊恩……”
 
    可是她的身子有了反应,难道她真的像爸爸说的一样,早就想要爸爸了吗?
 
    怔忪之间,蜜内的分身开始了抽送。男人极其的享受这种被紧紧包裹住的快感,仿佛自己再用点力,就能把她撕碎。
 
    大掌扶住了纤细的水蛇腰,胯部大力的拍打在她翘起的双臀上,发出了啪啪啪的声音。
 
    “哦唔……好紧……薇菡,你是爸爸的!你是爸爸一个人的!”
 
    男人嘶吼著对女儿的占有,誓要用自己的铁鞭告诉她,她本就该属於她的父亲。
 
    小腹不断传来的热浪让薇菡开始失去了刚才的羞耻感,甚至摆动著腰肢去迎合身後抽送的男人。用自己温热的甬道努力的去吞吐男人过分肿胀的分身,分泌出的蜜汁正好润滑了滚烫的铁。
 
    “啊恩……啊啊……爸爸,慢点……啊恩……女儿受不了了……”
 
    过於激烈的撞击让薇菡轻甩著头,双手用力的撑在桌面上,翘起双臀去迎合男人越来越剧烈快速的撞击。
 
    那一声爸爸听的赵行威心里面一酥,想著身下的人儿正是自己的女儿,欲火更加旺盛,窄臀紧紧的夹著腰杆挺动的更加卖力。
 
    重重的又顶弄了十几二十下,狠狠的撞入了稚嫩的身体内,将烫全部灌入了女儿温热的花壶之中。
 
    “嗯唔……”薇菡呻吟了一声,软趴趴的倒在了桌上。
 
    可显然男人还没有满足,将女孩翻了个身,分开了两条软绵绵的美腿。只见若花朵般绽放的私处花唇完全怒放,嫣红的花心还渗出了一些花蜜。分身再一次对准了花心用力一挺,完全的送入了她体内。
 
    “啊恩……”
 
    “哦呜……”
 
    两人同时发出了近似呻吟的叹息,享受著与完美的契合。
 
    赵行威抱起了薇菡坐回了椅子上,让她整个人挂在了自己的身上。两条腿无法著地只能靠坐在他的腿上,也让她全身的重量全部都集中在紧密结合的那个点上。
 
    “啊啊……太深了,不要……啊恩……爸爸,放过我……”
 
    身子一软趴在了男人的肩头,薇菡娇糯的哀求成了男人的催情剂。
 
    “乖女儿,告诉爸爸,你是谁的?”抱著女儿的腰肢,埋在她的颈窝舔吮著少女的香甜气息。
 
    “嗯唔……是爸爸的,女儿是爸爸的……啊恩……”
 
    一等她说完,男人立刻耸动起了腰肢,撞击在她雪白的大腿上。双手托著她的双臀,享受著在女儿的体内抽送的快感。
 
    男人似乎觉得这样子还不够,抱著女儿赤裸的身体站了起来。吓了一跳的薇菡立刻紧紧地环住了他的脖子,任由著他抱著她,一步一步的走出了书房,向著他的房间走去。
 
    随著他每走一步,那分身就会在她蜜中一耸一耸的。这种折磨更是要命,等终於挨到被他放在床上时,她已经无力的软了下来。
 
    剧烈的撞击再一次开始,分身不知疲倦的在她的体内驰骋释放。花壶里面早已灌满了炙热的体,连小腹都有些微微的隆起。
 
    “嗯唔……行威……不要了……受不了了……”
 
    她後悔了,不该和这个男人玩什麽父女的角色扮演。平时这男人就已经够疯狂的了,加上这种假设的禁忌,让他就和野兽没有差别。
 
    “再一下。”轻啄了一下香豔的红唇,赵行威蓄满了所有的力量,加快了抽送。
 
    “啊恩……啊啊……”
 
    上百下猛力的抽送之後,便是深深的撞入,再一次将所有的爱意浇灌入她体内。
 
    薇菡的眼皮已经开始打架,显然是累的快要睡著了。
 
    满足了的赵行威这才抱著昏昏欲睡的佳人躺在了床上,让她趴在他的膛上。
 
    “小丫头,这角色扮演是你想出来的,结果又是你先趴下。”天知道这丫头脑子里有多少的鬼主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想出来一些新花招。结婚两年多来,他是越来越离不开她。
 
    “讨厌……明明是你太疯狂了。”还有些有气无力,只能撑开双眼瞪了他一眼。
 
    本来她只是为了增加一些情趣,这样子才能保持婚後如恋爱一般的新鲜感呀。可这个男人每次都受不了挑逗,不管是哪一种!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
 
    妻奴之相尽显,男人立刻安抚著妻子,抚著她丝滑的美背哄著她入睡。
 
    对她的爱恋并没有随著时间减少,反而日益加剧。他想他赵行威这一辈子,大概是永远不可能对她夏薇菡厌倦,更不可能逃出她的手掌心了。
 
    “薇菡,我爱你。”
 
    轻啄汗湿的额头,心头溢满了甜蜜。
 
    回应他的是怀中妻子的咕哝,伴著扭动了几下身体,显示不要打扰她睡觉。
 
    男人脸上的笑意加深,安心的搂著怀中的佳人沈入了甜美的梦乡。
 
    (15鲜币)86.番外:小白兔or小狐狸?
 
    夏兰沁和胡建兴的婚事一拖再拖,终於在比原来推迟了两年後确定下来。
 
    对此,薇菡一直对胡建兴报以十二万分的同情。当然啦,她现在已经是有妇之夫,没办法当伴娘,只能做陪亲团了。
 
    “表姐,你还真是悠哉。”
 
    李书一看到坐在赵行威腿上的薇菡,顿时有一种羡慕嫉妒恨的情绪。
 
    不要误会,他真的对男人没兴趣!当年完全是著了表姐的道,和赵明武假扮一下来逃脱逼婚。结果现在倒好,赵家大叔顺利逃脱,他这个倒了八辈子血霉的好不容易爱上个女孩子,对方却一直怀疑他喜欢的是男人!还拼命的给他找个攻,她说他长的像受!
 
    “哟,小表弟这是欲求不满呢,还是忙疯了。”她才懒得去招呼客人,除非有人有本事说服她老公放开她。当然,前提是有人敢得罪她老公的话。
 
    “表姐!”被戳到痛处,李书忍不住哀嚎。
 
    “好啦好啦,教你个办法。你可以学你表姐夫,挟天子以令诸侯。”改为了差不多躺在了丈夫怀中,薇菡好不自在。
 
    拜赵行威那张生人勿近人畜勿扰的面瘫脸所赐,没人敢上前来和他们攀谈一下。虽然他们一个是赵家的真正主人,一个是夏家现任执掌人。
 
    “薇菡,别总是教坏小孩子。”大掌紧紧地贴在她的小腹上搂著她,他也只有在看向她时,脸上才会露出和煦的笑意。
 
    “不准笑!快点端起你的冰块脸,把那些烦人的苍蝇全部冻成冰块!”立刻转过身拍了拍他的脸,她已经看到几个蠢蠢欲动的人影了。
 
    无可奈何的赵行威不得不给她一个深吻彰显对她的爱意,一抬头凌厉如冰刃的目光就把方圆十里以内的活物立刻秒杀了。
 
    “我恨你们!”他也想要抱著亲亲小女友,如果他喜爱的那女孩能不天天盼著他出柜的话!李书整个人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索趴在了桌上。
 
    “恨吧恨吧,有本事你就去把那女孩追回来。”薇菡凉凉的看著周围。
 
    这一次的婚礼举办在当年她举行婚礼的会所之内,却不是那栋大宅。基本上和她当年差不多,只是没有那麽豪华而已。
 
    还没等李书再次反驳,就被忙碌的长辈逮走了。临走前那哭丧的脸,惹得薇菡大笑。
 
    “累不累,要不要抱你进去睡一会儿。”
 
    抚著怀中人儿的脸颊,赵行威脸上满是疼惜。
 
    “嘻嘻嘻,他们忙得要死,我跑去睡觉似乎不大好哦。”瞟了一眼远处忙碌的人,她是吃饱了就有点昏昏欲睡。
 
    “谁敢说。”立刻冷下脸看了一眼周围,将想要上前攀谈的人再次用视线杀死。
 
    自从薇菡正式开始在紫藤那边执掌大权,他们白天能在一起温存的时间少之又少。当然,也因此现在的赵行威几乎是完全推掉了晚上的所有应酬,每天早早的回家陪娇妻。
 
    这让大多数认为他们结婚不久,男方就会故态复萌花边新闻不断的人大跌眼镜。而几乎所有人都开始佩服夏家女儿,真是好本事,能把这个男人抓的牢牢地。
 
    “是啦是啦,你最厉害,谁都怕了你。”
 
    薇菡这麽说著,却撒娇似的靠在了赵行威的怀中。她最喜欢的就是他身上让她安心的气味,不过她是不会说出来的。男人嘛,还是让他患得患失比较好。
 
    “明天我会到紫藤那边,你别忘记了。”忍不住还是提醒一下她,就算结婚了这麽久她还是那副小孩子心,真不知道到底是真的还是装的。
 
    “哦,你说上次的合作案呀。我又不管的,你来了也是我下面的人和你谈呀。”奇怪的抬头瞄了一眼这男人。赵氏和夏氏合作是早晚的事情,只是她又不会处理到,需要到大老板出动麽?
 
    “你说为什麽。”赵行威快要被她气死,这丫头怎麽就不明白他的意思。
 
    大眼顶著他看了三秒,好看的小脸上更是笑靥如花,索将脸埋在了他颈窝。
 
    “假借工作名义,实际上是偷懒呀。赵总,这可不大好哟。”嘴上是这麽说,但她的脸上却是溢满了笑意。
 
    “既然这样那我明天不来了,也不给你带明天会运到的蜜瓜了。”用她的话说,她就是一个吃货。他早就把她的喜好得清清楚楚,语带促狭含笑看著她。
 
    “不可以!坏人,就欺负我。”就知道用食物勾引她,明明知道她无法抵抗。
 
    “好了好了,那明天还要不要我来了?”那张气鼓鼓的小脸哦,让他恨不得现在就将她吻个过瘾。不过前几天太疯狂了,今天还是让她休息一下吧。
 
    “要啦要啦,满意啦?”薇菡哼了一声,小手索到他腰间,用力的捏了一下。哼,让他欺负她,捏疼这个坏蛋。
 
    赵行威立刻装模作样的嘶哑咧嘴一样,以博得佳人一笑。实际上她的力道对他而言压不会疼,只是她喜欢,他当然会配合。
 
    “在带点生煎小笼烤鸭什麽的,好不好?”忍不住轻刮她的鼻子,越看她越觉得还是个孩子。虽然他们两个的儿子都两岁多了,她却还是一点当妈妈的自觉都没有。
 
    “嘻嘻嘻,还是老公最好了。”
 
    薇菡立刻甜甜的勾著赵行威,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吻加上甜腻腻的呼唤,听的男人立马就醉了,忍不住加深了吻,就这麽和她吮吻在了一起。
 
    不远处忙得晕头转向的夏家人看到了也只是会心一笑,继续忙碌著。可没人敢去提醒他们是在公共场合,也没人敢去找薇菡帮忙,除非他们敢承受赵行威的怒火。
 
    外头的人不知道,赵夏两家的人都清楚地很,这些年薇菡不肯再怀孕,所有的避孕措施全部都是男方做的。而赵行威对薇菡的宠爱是越来越浓烈,已经到了谁敢说她一句他就能把对方往死里整的地步。
 
    直到两只交颈鸳鸯放开了彼此,带著妻子前来的赵明武才敢上前。
 
    “大哥,你对大嫂的感情还真是至死不渝啊。”笑著将妻子抱入怀中,虽然他也很想像大哥一样表现自己的爱意,却始终是无法超越啊!
 
    “大嫂,好久不见,你又变漂亮了。”赵明武的妻子,叶橙将手中的一盘水果递到了薇菡的面前。
 
    “有吗?没有哦。”薇菡没有接盘子,只是大眼忽闪忽闪的瞧著叶橙的肚子。
 
    至於那盘水果当然是赵行威接了过去,拿著叉子一点点的喂给她吃,她继续做著无手无脚的废人。对此早就习以为常的赵明武和叶橙报以一笑,两人的手不自觉的一起贴上了叶橙微微隆起的小腹。
 
    “什麽时候宝宝出生呀?”咽下了嘴里的食物,薇菡才又开口。
 
    “预产期是二个月後,据说是个女孩。”叶橙充满母爱的抚著隆起的小腹。
 
    对此薇菡耸了耸肩,毕竟叶橙比她大了六岁,能够很好的做好母亲的身份。可她就不行了,现在孩子基本上还是跟著两边的爷爷生活,虽然孩子知道她和赵行威是他们的父母。有时候她也会稍微想想要不要把孩子接回来,不过第一个反对的就是孩子他爸。
 
    “先是瞒天过海,再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最後釜底抽薪,大嫂果然是好本事。”赵明武搂著心爱的妻子,再次对薇菡表示拜服。
 
    谁能想到叶橙的生父竟然是英国古老家族的长子,而对方因为近百年人丁日渐稀少,完全不在乎叶橙私生女的身份,让她认祖归宗。这麽一来,赵家又得到了一门有利的婚事。可偏偏这一切是在赵明武假称叶橙怀孕被拆穿之後发生的,只是没想到才得知叶橙的身份她却真的怀孕了。
 
    “大嫂,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我的身份了?我有时候想,这一切是不是早就在你的掌握之中?”叶橙忍不住发问,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太巧了,让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虽然最後DNA比对结果证实她的确是那家族的女儿。
 
    “哪有,怎麽可能。我可什麽都不知道。”她顶多就是不小心看到了叶橙身上的纹身,觉得有趣就研究了一下。最多也就是和赵行威去拉斯维加斯玩的时候,恰好又碰上了到那一游的叶橙的某位亲戚,稍微给人家留了那麽一点点线索。
 
    所以说,她真的什麽都不知道,都是凑巧哟~
 
    她是只可爱的小白兔,咿呀咿呀哦~
 
    “好了,我陪薇菡去睡一会儿,你们自便吧。”
 
    薇菡已经连打了几个哈欠,看来是真的想睡觉了。赵行威阻止了弟弟和弟媳的继续攀谈,抱起了薇菡稳步走进了大宅。就算婚礼只举行到一半也和他无关,他唯一在意的只有怀里的妻子。
 
    “嗯唔……行威,我好像多了一座小岛耶。”薇菡咕哝了一声,暖风真是吹得她熏熏欲睡呀。
 
    “小岛?”挑了挑眉,赵行威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还坐在那里的赵明武夫妇。
 
    “恩呢,下次我们去看看吧。”据说,那小岛是谢礼,感谢她帮助人家找到了女儿。看吧,她果然是个可爱的小白兔,多善良。
 
    “好,我的小狐狸。”
 
    温热带著宠爱的吻落在她的额头,却见她已经合眼睡著。

蜜血锢爱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433/,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情哥哥,我坏掉了狂欲总裁我老公很英俊白虎寄情我只要你的一夜我的野蛮邻居少女的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