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妲己秘史:女俘绝恋最新章节

第五十四章

妲己秘史:女俘绝恋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9-06-27 14:18:36
推荐阅读:少爷的点心恶魔的吻痕牡丹春睡图水浴晨光绝爱床诱妲已夺美记夺情霸爱盼君怜情唐朝绝代佳乞歪传
知己红颜
 
    为什么明明爱着,却控制不住心火,偏要将这个寻寻觅觅、才失而复得的男人,又撵了出去?旦,不要走啊,旦;
 
    邑姜扶在床檐上低泣;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心火,心中燃着心火?一想到,你那样刻骨铭心的神情,心底,就是那样痛,我痛啊,为什么,不是与你错过,就是嫁给那样的男人;我为什么,不能跟你重新再开始,只想要一切回到原点,为什么···”
 
    旦尽管是被邑姜撵了出去,徘徊在雁栖殿的殿门前,他感到任什么事情都是那么无能为力;雪越下越大,踩着厚厚的积雪,天地之间,只听得空气里脚步声传来的闷响;
 
    从来都是错,怎么最简单的幸福,越绕越远,绕了进去,就再也出不来?
 
    想要的什么?功成名就,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哪一点,自己做到了,一个除了沉默就是无奈的男人,旦躺在雪地里;
 
    纷纷扬扬的大雪,不断落在他的身上;
 
    温柔而冷沁沁的飞雪,妲己与邑姜的脸,交替出现在他的眼前;
 
    “雪,我讨厌你,我怨恨你,我反感你,纯洁的样子下满是霸道,洁白之后尽是绝决;”狠,女人的心,比男人要狠;
 
    谁道这世间是痴心女子负心汗,他所遇到的,都是女子中的奇女子;
 
    每一个,每一步,都令他情何以堪;
 
    “我们娘娘想要见你,”清柔的声音,雪地里是一个宫婢长长的身影;她的形容清秀,柳叶眉、杏核眼,袅袅婷婷立于自己的跟前;
 
    手中撑着桐油伞,一壁晴好遮于眼前;
 
    “我不认识你们娘娘;”
 
    “难道,公子还害怕我一届弱女子吗?”女子的身音很是好听,滴哒如水,一滴一滴浸进人的心底;
 
    不知道多少次,自己陷入陷井;
 
    “娘娘,”旦一阵呓语,心底喃喃叹道:“会是,”是她吗?
 
    在这充满怨恨的王宫,除了她,还有哪一个娘娘?“又有何惧?”死,不只一次,两次,那么多次,如影随形。
 
    知己红颜2
 
    一条黑布“唰”的一声蒙于眼前,旦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退,女子递着过一条锦绳道:“不必害怕,我家主子,没坏心;”
 
    “你家主子何必这么神神秘秘的,何方人物,报上名来;”
 
    而女子再不曾作声,旦只得跟着锦绳而走,不知拐了多处,从“咯吱”声响的雪地,踏进微响的地板,棉鞋踩在地板,传了闷响;
 
    空气里有清新的味道,不知名的植物的味道;
 
    “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女子喑哑的声音,像一张网,铺天盖地洒向自己;
 
    旦偏着头道:“带我来这里,难道,没有勇气去面对?”他想摘下眼前的黑布条,手已搁至脑久后;
 
    “岂慢,若你听完我的话,再摘不迟;”
 
    裙摆的悉索声,这女子大约是走到自己跟前,旦感到她的裙角捎过自己,那女子距离自己愈近,那种植物的香气就愈重;
 
    黑暗里,这陌名的香气令他一阵浮想;
 
    她不是妲己,而她,却又是谁?帝辛后宫中的宠妃?还是妲己的敌人?
 
    “既然没死,那就活着吧!”女子清冷的声音一浪一浪像拍打着礁石的潮水,像他涌来,旦凝神倾听之后,方道:“你知道我的事情?”
 
    “岂止知道,还暗中c控过;”女子一阵冷笑道:“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又或者,一切,只是大事已去;”
 
    旦屏声敛息,可以清楚的听到女子的踱步声,一步,两步,转回身,再行一步,再行两步;
 
    “看来你是王宫中有身份的女子,必定是后宫娘娘;”
 
    “不必妄加猜测,以后,我们彼此纵使相逢也不曾相识;”女子驻足紧紧站在他的跟前,旦能够感到受她身上传来温暖的气息;
 
    不禁说道:“你应是一个懂得人心的女子,听得出,你有着过人的聪慧;”
 
    “哼,见笑了,过人谈不上,使起心机,却也是不输人的,”女子秀发上的玉流苏一阵微颤,发出清脆的声响;
 
    “我今日叫你来,想跟你打一个赌。”
 
    “打一个赌?”
 
    “正是。”
 
    知己红颜3
 
    女子俯下身,紧凑在旦的耳畔,她的颈项间传来温热而迷人的气息,令人想要有亲近的欲望,旦下意的低了低头,她挨得这样近,他的心,
 
    一阵,猛跳;
 
    “你其实,”女子玩味的以鼻间轻轻碰了碰旦的耳际,她饶有兴致的看着旦,耳间迅速的潮红,像被烫到一般,他的身子再颤抖;
 
    “请你,与我,保持一定的距离;”旦连往后退了一步,一不留神,碰着身后的花架,“啪,”陶瓶打碎的声音,令适才突然其来的暧昧减了几分;
 
    女子亦像是退了一步,香气,距离自己的鼻息,减了几分;
 
    “怨不得,苏贵妃会情系你这样的男子,”那女子的声音里有几分苍凉,叹道:“倒也,不失为一个君子;”
 
    “请问,你究竟要跟我打什么赌呢?”
 
    旦一心系着女子适前的话语,他想要知道,神神秘秘的来到这里,在与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子有着一段关于自己与她的闲话;
 
    “我想跟你赌,纵使有一天,有一种可能,你们,也不会有结果;”
 
    “如果你想说的这些,那么,我大可以告诉你,一切,都已过去;”
 
    沉默,一阵沉默,冷沁沁的寒夜里,沉默僵冷的气氛更为凝重;“哼,你,不必在我面前说这些,是不是,你心里明白;”
 
    “彼此眼中的不甘心,又面临着残酷的现实,一段痛彻的心扉的爱情,明知遥不可及,心底,仍在挣扎···”
 
    旦只觉得伤痂下的伤口,一阵刺痛,他想要甩开这种感觉:“这是你们身为女的感觉,男人,不会为了这些事情而纠缠下去;”
 
    “好比喝醉了的人,总是对人说,自己还能喝;你,不就是这样吗?”
 
    “你跟我打这个赌,是为了什么?对于你,又有什么意义?”
 
    那女子凉凉的笑道:“与其说,跟你再打赌,不如说,是跟我再打一个赌,我用剩余的残生,来打一个打赌;”
 
    “你让我糊涂了,”旦希望女子能够再说下去,他也很知道,曾经的诺言,是否,还能够有兑现的一天。
 
    知己红颜4
 
    “曾经有一个女子,也像你的心上人一样,被掳到这座王宫,”旦的眼前浮现的当日帝辛在营帐里,屡屡当着自己欲占有妲己的情形;
 
    他紧紧的抓着衣角,回忆过去,只会令他的恨意更增一分;
 
    “这个女子与你的心上人,唯一不同的是,她从身体到心灵,都被这个男人俘虏了,”女了顿了顿,猛吸了一口气,方道:“并且,为之而疯狂;”
 
    “你,”旦一时语塞,他大约能猜出这个女子的身份;
 
    女子的声音消散在陌名的香气里,这香气,从此以后,旦,不曾再闻到过,她最后的言语令他心底直颤;
 
    “她如果跟你回去,我就能回到他的身边;如果不跟你回去,我无法回到他的身边;我明明知道结果了,为什么还要跟你打赌呢?为什么?”
 
    当旦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然躺在箕子府中;
 
    是梦?还是幻境?那一幕,是真实的,多年后,旦确定,仍然是真的,为什么,为什么,很多年过去了,旦,也再不停的问自己;
 
    “旦,”箕子含笑望着他,春风得意,他扬起眉梢,笑道:“我打算明日就迎娶你妹妹;”
 
    “哥,”邑姜从箕子的身后闪出,明眸含笑,露出贝齿,她穿着大红的嫁衣,扯着衣衫笑道:“这是大王派人送来的,还说,是苏贵妃的一点心意;”
 
    旦一阵觉默,方拱手道:“如此,恭喜王叔与你了;”
 
    邑姜的眼神,像被风打熄的火苗,瞬间变色,半张着嘴,想要说话,却被箕子一阵簇拥着,箕子亲昵的说道:“走,去看看我们的新房;”
 
    待他二人前脚离开,旦,后脚就赶着收拾衣物,他要离开这个令他感到疲于奔命的地方,这里的人与事,俱已面目全非;
 
    他所爱过的每一个女人,最后,都有与他走向绝决;
 
    离开,离开这些饶人的情爱;归去,回到最初想要坚守的记忆;西歧连绵的青山,悠悠而逝的渭水,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渭水,还有父亲炯炯有神的目光;
 
    无数个声音再呼唤自己,归去,不如归去。
 
    人生几度秋
 
    一晃十年过去了,高耸入云的露台,在细雨纷里,恍若梦幻一般,妲己枕在玉枕上一阵小憩,轰鸣的耳畔,怎么总像是听到擂鼓动声?
 
    多少个秋,人生的多少个秋,她曾听到战鼓擂的声音;
 
    帝辛拖着一身疲惫掀开水晶珠帘,香浮站起身正要向帝辛请安,岂料,帝辛摆了摆,轻声道:“你且先下去吧,孤,要和贵妃单独待上一会儿;”
 
    苍老的双手抚在妲己依旧柔嫩的脸庞上,都说岁月无情,当年在城门上被俘的女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还生就一张绝色的脸;
 
    令人抓着心窝子的小脸,溜尖的下巴,还有,
 
    澄澈的双目,在瞬间,盈盈的睁开,深深的望着自己,“大王,您,终于回来了;”妲己半坐起身,依恋的靠在帝辛的怀抱中;
 
    “我以自己听错了,怎么会有战鼓的声音呢?”妲己的目光一阵盈动,像一只小手,紧紧抓着帝辛的心窝子,令他一阵窒息;
 
    “为什么不会呢?”帝辛叹了口气,轻轻拍着妲己的削肩,喃喃道:“孤,老了,不及当年之勇,一场接一场的败仗,妲己,你害怕吗?失去现在的一切,你害怕吗?”
 
    “害怕,”妲己迎面望着帝辛,目光如水般清凉,浅笑道:“妲己这一生,只作大王的女俘,”“小妖精,怎么这么傻;”
 
    帝辛仅仅搂着妲己,他怔怔说道:“孤的军队都在远征东夷,城中驻军已所剩无及,西歧的兵马眼见已到了牧野,姬发和姬旦两兄弟,说话就要攻入朝歌;”
 
    “大王,”妲己吻上帝辛,颤抖的说道:“不要说这些,大王,不要,”她紧紧攀着帝辛的肩头,泣道:“西伯候死了,他们兄弟远没他们父亲的智慧;”
 
    “大商,还有大王一定不会;”
 
    帝辛掼着妲己,朝她口里一阵撕咬,妲己眼睛都不眨一下,只任满嘴的鲜血静静的流了出来;
 
    “恨我吧,大王,我是妖精,的确是个妖精;是我,将军情出卖给了他们兄弟;”
 
    “是出卖给了那个人奴;”
 
    人生几度秋2
 
    帝辛站起身,一剑挥掉悬于床榻的水晶珠帘,将玉枕狠狠砸在地板上,一阵玉碎,妲己跪在帝辛的跟前道:“我愿誓死跟随大王,哪怕,是下地狱;”
 
    “你,”帝辛激愤的老泪纵横,他捧起妲己的脸:“孤这一生,拥有了很多,江山美人,婉兮还有你,只可惜,孤太自负了,孤这一生都太自负了;”
 
    他仰天长笑,笑容飘浮在镶满各色宝石的穹顶上,悲凄而苍凉;
 
    “有人说,孤是个暴君,长年征伐、亏空了国力,并使得后方失防;又有人说,孤爱妲己,辟于妇言,为妲己之言所从;”
 
    妲己感到帝辛笑得天晕地转,她从不曾如此,看过帝辛的笑容,明明笑着,却比哭还要令人悲伤;明明怨恨自己,却又不愿再责备;
 
    愧疚的泪水,令她泣不成声;
 
    原来这一生,她最辜负的男人,是眼前这个大厦将倾,一生霸气的男人;
 
    “孤,只是太自负,好大喜功,为孤独尊;只不过,想要让大商的版图再扩展下去,成为堪比成汤王的国王;只不过,想要赢得你这么一个女人的心;”
 
    帝辛走到露台边,扶着白玉雕栏,狼烟滚滚,可以清晰看到,朝歌城内已涌入西歧军队的身影;
 
    “大王,妲己会信守誓言,永远陪着您的;”妲己拔出剑,未待帝辛反映过来,往腹中一刺,眼前的瑰丽的景致不住的晃动;
 
    帝辛饮恨的脸,在眼前不断重叠;
 
    “怎么这么傻,你又能好去哪里?你也在背负,一个令孤亡国的妖妇,一个媚笑,就足以让无数忠臣血溅王宫,一名话语,就能让孤为了你,倾其所有;”
 
    “妲己,你不知道,如果可以重一次,孤,一定不会像当年那样;”帝辛抱着妲己的身体,嚎啕大哭;
 
    “如果可以重一次,孤,一定会告诉他们,你有多好;”
 
    公元前1046年,大商为周武王所灭,帝辛自焚于露台;漫天火光里,倾尽大商国力兴建的露台,化为一片废墟。
 
    人生几度秋3
 
    在帝辛的身影化为飞灰之前,西歧的领军,旦,看到一个女子,婉然的身影,身着王后的华服,一同跃入烈火中。
 
    熊熊燃烧的烈火,映出帝辛与那女子恩爱缠绵,他们十指相扣,相依相偎,化为屡屡青烟;
 
    旦,在一瞬间,迷蒙了双眼,是她,是她,得见其人,真是纵使相逢却始终不曾相识;旦立于骏马之上,西歧的号手吹着号角;
 
    他向臣服下的商人宣布道:“今一代暴君及妖妃苏妲己自焚于露台,暴君帝辛一生残暴荒y,宠爱妖妃,不祀祖先天地神明,不与兄弟友爱,重用j邪小人,暴虐百姓,导致王国;今我西歧文王、武王有圣贤之德,顺应天命,取商而代之···”
 
    细雨渐歇,商的没落,是西周的崛起。
 
    一辆马车奔驰在城外,旦骑着骏马紧随其后,“驾、驾,”他在马背上一阵焦急,不断的加着鞭子,低唬道:“快一点,再快一点;”
 
    车辘轱的摇晃声,将妲己惊醒,她抬了抬眼皮子,虚弱的望了望四周,香浮满面含泪,坐于一旁,她红肿着双眼,失声泣道:“娘娘,大王、还有王后,都—,”
 
    她悲凄的哭声令妲己肝肠寸断、几近疯狂,她抓着香浮的衣襟道:“我怎么会,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
 
    “我以能为大王所做的,就是守住永不分离的誓言啊!”
 
    剧情的情绪起伏,令她包扎的伤口,不断沁出鲜血,“啊,”口里一阵腥甜,妲己撑不住,喷涌出一口鲜血;
 
    见此情形,香浮连忙擦了擦眼泪,替妲己止血,方道:“请娘娘保重身体,是大王命奴婢送娘娘离开的,是大王为您包扎的伤口;”
 
    “大王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妲己在极度的悲愤里撕开绷带,直捅着自己腹部的伤口;
 
    “您将我留下,将自由还给我,将我送回他的身边;为什么啊!我还有什么脸,再这世间活下去,今生今生,来生来世,我哪什么来偿还亏欠你的;”
 
    “我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上···”
 
    情到深处人孤独
 
    这是西歧城外渭水边一座雅静的宅子,推开窗棱,便可以不远处渭水边起伏的芦苇,还有飘荡的芦花,不时随着晨风,涌进窗户;
 
    一年过去了,妲己的身体已渐复元,她在这座宅子中静养了一年,早已没有初来时的伤心欲绝;
 
    香浮“吱呀”一声推开房门,手里捧一篮秋离,浅笑道:“娘娘,”她连忙掩了掩,坐在
 
章节目录 第 21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香浮“吱呀”一声推开房门,手里捧一篮秋离,浅笑道:“娘娘,”她连忙掩了掩,坐在案几旁替妲己削梨;
 
    水脆的酥梨,随着果皮的脱露出莹白的果r,她将削好的酥梨递到妲己跟前:“又忘了,如今您的身份是周公的侍妾,应称为夫人;”
 
    妲己轻咬一口酥梨,清凉之感令她微微一笑,香浮有些失神,方欢天喜地的笑道:“夫人,您终于会笑了,一年了,一年了,您终于会笑了;”
 
    “这梨,可真好吃啊!脆甜脆甜的,又凉沁沁的,直落在心底;”
 
    “夫人要是喜欢,周公大人一定会将西歧城内,所以的酥梨给您寻来的;”
 
    见妲己有了胃口,香浮又忙削了一只,妲己捧起香浮的手,含笑道:“这么多年来,多亏了你,伴在我的身边啊!”
 
    “夫人,”香浮红了眼眶,她的双手颤动:“奴婢知道,您心里还有介怀;”
 
    “人去了,可活着的人,总得为自己打算不是?”香浮想要解开妲己心中的心结,她只当帝辛的死,令她颇为内疚;
 
    妲己将手搭在香浮的手上,推开门道:“陪我去河边走走吧!”
 
    悠悠渭水,芦花飘浮的水面,落着妲己与香浮并肩而行的身影;妲己迎在风中,一阵轻叹道:“跟王后相比,我也,不配死在大王跟前的;”
 
    “夫人,奴婢也没想到,王后竟然有这么忠诚,疯了那么多年,在那个时候,还记着要与大王共存,”香浮的眼前浮现着王后婉兮婉然的身影;
 
    “她是一个清扬婉兮的女子,”妲己转过脸,向香浮说道:“唯有你香浮,让我放心不下,这么漂亮人又这么好,跟着我,耽误了前程;”
 
    香浮心里一酸,拉着妲己道:“求您不要再说这些了,您在,我什么都好。”
 
    情到深处人孤独2
 
    芦花飘荡的傍晚,旦一路风尘回到妲己所居住的宅院;这一晚,妲己出乎意料的迎出门外,淡扫蛾眉、轻点朱唇,穿着雪白纱衣,双手合在腰际,嫣然一笑道:“妾身给周公大人请安;”
 
    拉着妲己微凉的小手,一同坐在院子里凉石上,旦满心欢喜;
 
    渐沉的夕阳,将西边一处流云烧然成一片金粉之色,“妲己,能看到你这样,我真的很开心;”
 
    靠在旦的肩头,妲己指着红日轻语道:“再过一会儿,就可以跟大人,一起看月亮升起了,”她的声音轻轻的,消散在夜风里;
 
    凌乱的被褥,缠绵交织的身,旦在妲己似水柔情的身体很是满足;
 
    他手拂过妲己因欢爱而濡湿的秀发,一缕一缕贴在秀气的额前,笑道:“你还像当年一样,如秋水般,将人溺毙;”
 
    “唔,”妲己沉默不语,在晕黄的油灯下,细细的瞧着旦的容颜;
 
    澄澈的双目一阵盈动,仿佛是很多年前,在祭殿的烈火之前,她看到一个像天神一样的男子,像父亲一样伟岸的男子,带自己逃离
 
    “剑眉星目,”妲己眉目含下,手抚过旦高挑的眉棱;
 
    “像星星一样,缀满人的心怀;”
 
    旦紧拥着妲己不胜唏嘘,不断轻啄过她的眉目,“终于,觉得踏实了,怀抱里,是真实的;”
 
    “明天,跟我回西歧城,以西歧将改名为镐京,成为继朝歌之后,最繁华最富有的城池,大周的王京··”
 
    “唔,”妲己含笑应允;
 
    “妲己,你也知道,我无法将正妻的地位给你,”旦感到欠疚,他含浑的说道:“虽然我隐去了你的身份,没有人知道你过去的事情,但,有些事;”
 
    他欲言又止,心底隐隐闪过一丝不安;
 
    “大人,”妲己嫣红的小口,亲吻上他的喃喃自语;
 
    “没有关系的;”
 
    旦的心口一阵揪结,亏欠这个女子,实在太多太多,他抚着她栗子色的长发,宠腻的说道:“但是,我还是要带你回到官邸,与你日日相伴、夜夜相栖;”
 
    “唔,”
 
    情到深处人孤独3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圆满,在旦看来,他迎来了人生的辉煌,从一个被人唾弃的人奴,成为大周帝国开国无勋,圣贤周公;
 
    他立于骏马上,看着大商战败的奴隶在田间劳作,“人生真是变幻无常;”
 
    无常的人生,他最心爱的女人妲己正在香浮的掺扶下坐上马车,一袭玉影,“她永远是那样绝色,”旦的嘴角浮现着笑意;
 
    功名、爵位、倾心相恋的恋人,他都已得到,加紧了马鞭驶向镐京王宫;
 
    层层珠帘下,远远坐着大商的天子武王姬发,与王后邑姜,他们的中间还坐着两人所出之嫡子,年仅六岁的成王;
 
    成熟威武的天子与端庄秀丽的王后,还有活泼讨喜的王子,大周的一切,俱是欣欣向荣
 
    “臣周公旦恭请大王圣安,给王后娘娘请安;”
 
    “妾身恭请大王圣安,给王后娘娘请安,”妲己的眼前一阵恍惚,曾几何时,帝辛与她,无数次、无数次就这样坐于帘后,接受百官的朝后;
 
    如烟往事,粒粒在目;
 
    听不清旦在前头说些什么,她忽然明白,帝辛为何要将自己放了出来;
 
    凉凉的笑意,伴着眼角,一滴晶莹的泪珠,悄然零落;
 
    “周公之侍妾,”女子清丽的声音穿透珠帘,“周公之侍妾,”一连两遍,妲己方回过神来,旦冲她点点头,宫婢掀开珠帘;
 
    “这么多年不见,贵妃娘娘还有当年的风彩;”邑姜缓缓走下王座,悬于额前的孔雀碧珠在眉心间一阵轻晃;
 
    她向周武文及周公旦笑道:“说起来,本宫与贵妃娘娘曾在朝歌算是旧识;”
 
    戴着流金护甲的双手轻轻携起妲己的手,旦分明看到,王后邑姜溜尖的护甲划破妲己雪白柔荑,一行猩红令旦的心“咯噔”一跳;
 
    他连忙上前将妲己拉于身后,应承道:“启禀王后娘娘,这是微臣的侍妾,想必您认错人了;”他的深幽的目光泛着警告;
 
    王后邑姜凉凉的笑了笑,坐回王座冲周武王进言道:“今晚,周公携爱妾归来,大王难道不为周公庆贺一番吗?”
 
    情到深处人孤独4
 
    王宫的夜宴,因周公颁布的禁酒令,而清冷了许多,武王见场面y沉沉的,便向旦说道:“自家兄弟,并无外人,稍许小饮些酒,不会有人知道;”
 
    “纣王,”旦上给帝辛死后的谥号,谥为残暴之意;妲己微微抬首,心底一片惨淡,他也许是霸气的,也许也残暴过,可是;
 
    “一生荒y,沉缅于酒色,耗尽亏空,终致王国,我大商以粮草起家,微臣以为,还是应以身作则,以示效优;”
 
    没有错那么多,妲己道了挠,先行退下;
 
    纣王,他们口中的纣王,在自己的眼中,永远都是帝辛,澄黄的虎目、倒生的璇眉,是那个懂得疼女人、爱惜女人,对栖姬、对废后姣好、对王后婉兮,还有自己;
 
    一次次,不断的宽容与原谅;
 
    很想要告诉天下人,大王不是那么坏的,大王让自己活着,他能坏去哪里呢?大王令王后那样高贵优雅的女人,为了他,甘愿殉情,试问,大王有那么坏吗?
 
    妲己枯坐在行辕的殿外,任晚风盈袖;
 
    “苏妲己,”王后邑姜在宫婢的簇拥下,静静的站在妲己跟前,她倨傲的俯视着妲己,宫婢捧出银盘,银盘里搁着银壶与银爵;
 
    她接过银盘,挥了挥手命宫婢退下;
 
    “贵妃娘娘,您应该是一个有脸的死人,而非是无脸的活人,站在本宫的跟前;”
 
    妲己仰起脸,淡然的笑道:“王后娘娘说的极是,”她接过银盘,邑姜在她的手里,替她斟满美酒,清澈的美酒,荡漾着邑姜一抹冷笑;
 
    “这酒还是在纣王的酒池r林里打上来的,本宫特地留到现在;”
 
    露台酒池里甘冽的美酒,散着幽幽芳香,妲己嗅了嗅了,弥漫的酒香令她无限沉醉,“不是梦醒了,原来,人早已醉了;”
 
    妲己那样淡然的笑意,她轻浅的笑意,令邑姜微微往后退了一步
 
    “你不怕死吗?”邑姜怨恨的望着妲己,她在这个曾经在她的跟前,无比高傲的女子跟前鼓起勇气道:“如果你求本宫,本宫或许会···;”
 
    情到深处人孤独5
 
    “如果你求本宫,”邑姜看到妲己微微欠了欠身,垂下眼帘道:“请王后娘娘,容妾身···;”
 
    邑姜一阵得意的狂笑,泠泠凤目在夜色里无比飞扬,她颤动着红唇道:“你有今天,你也有今天,苏妲己,你不过如此、不过如此;”
 
    窗外下起了细雨,淅淅泣泣的雨,雨深渐浓;
 
    旦,此刻还与周天子在温暖如春的大殿中禀烛夜谈,妲己冲香浮说道:“掌灯;”
 
    幽幽灯火落于细密的帘幕;
 
    “曾几何时,我的人生,就是想要与旦所厮守;不能与他相守,就盼着他能过得好;不就是想他过得好吗?他现在,一切都那么好,他在大殿,是一个贤明的臣子,是一个治世之臣,还有人,于我之后,惦记着他;”
 
    “我做到了,做到了,真的做到了,”妲己对着铜镜理着妆容;
 
    明明镜中那张溜尖的小脸,泪流满面;
 
    却在嘴角又浮现着笑意,妲己分不清是欣喜若狂,还是无尽悲辛;
 
    时光在这一刻凝固成永怛;
 
    她倒在旦的怀里,嘴角不断涌出暗红的鲜血;那血无比夺目,瞬间失了她的纱衣;像零落的红叶,悠然而落;
 
    “这酒,妲己,不,是她赐给你的?”旦的双眼无比悲愤;
 
    “旦,”妲己的嘴角不断噙血,想要努力挤出一丝容;
 
    “晚上像星星一样璀璨,”指尖,想要触及旦眉棱之下的双瞳;
 
    “白天像太阳,”却是力不从心,颓然而落;
 
    “像太阳一样明亮,···”
 
    旦抓着妲己殒落的纤手,撕心裂肺的饮泣划破夜雨的细密;
 
    “不,妲己,不,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在我功臣名就之际,弃我而去。”
 
    雨,越下越大;
 
    一生被俘的悲情岁月,一段与周公旦的旷世绝恋,苏妲己,湮没在历史中的一段隐密;
 
    ···
 
    留给世人的,是不胜唏嘘···
 
    (全书完)

妲己秘史:女俘绝恋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428/,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少爷的点心恶魔的吻痕牡丹春睡图水浴晨光绝爱床诱妲已夺美记盼君怜情夺情霸爱唐朝绝代佳乞歪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