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极乐鸟最新章节

第 35 章

极乐鸟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9-06-15 18:03:37
推荐阅读: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情哥哥,我坏掉了狂欲总裁我老公很英俊白虎寄情我只要你的一夜我的野蛮邻居少女的祈祷
第 35 章
 
    她做了一个梦,早晨起来依然记忆深刻,觉得有意思,便坐在床沿想了又想,左思右想也没有什么头绪,于是揉了揉薄薄的短发伸了个懒腰。
 
    大约是昨夜睡姿不好,今早起来竟有些落枕,手心抵着脖子左右扭了扭,却没有注意脚下,只觉脚踝一暖,人便踉跄了出去。
 
    “乐乐!”
 
    她不怒反笑,弯腰抱起了一只白色的小狗。
 
    乐乐未满五月,还处在幼狗阶段,所以总有股劲怎么闹也不嫌累。
 
    于是她的沙发桌脚统统成为了她的玩具,它的利齿到那里,那里就是“死无全尸”,简直是“无恶不作”。
 
    她却不恼,甚至饶有兴趣的看着它闹。
 
    全因为,它,是他送的。
 
    他是她的男友,并不是一般的男朋友,虽说不上日思夜想那么夸张,却是唯一让她上心的男人,她晓得自己心里有他,感觉就满满的。
 
    或许再谈上几年,等他向她求婚,她也乐意为他结束单身生活。
 
    波澜不惊的爱情,平凡而真诚,或许这就是爱。
 
    意识到自己想远了,慌忙洗漱,又从冰箱里拿出了昨天预备下的面包,拎起桌上黛绿的包,向乐乐道了个别就冲出了门。
 
    夹杂在人群中,她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上班族,每天上班攒钱生活,平凡的不能再平凡。
 
    有几个谈的来的女同事,常把她当作倾诉对象,诉苦这生活如何如何枯燥乏味甚至死气沉沉。
 
    每每,她总劝她们,平平淡淡才是真。
 
    于是她们就笑她,你倒像过来人。
 
    过来人?或许吧,早年失去了父母,一人独撑的路虽难走,但索还是坚持了下来,于是她更懂得平淡的真谛。
 
    虽然她们不见得明白这个道理,但幸好他懂得她。
 
    想来心就觉得暖,如今要找个懂得自己的人谈何容易,却叫她给遇上了,怎么能不欢欣。
 
    早餐包没来得及吞掉,只得乘老板未到之际把它干掉。
 
    她所在的公司不大,从事公路运输,生意不好也不坏,聘请的人也不多,几个小兵小虾,人际关系自然简单而单纯。
 
    最近一位同事请了婚假,大家平摊了她的工作,没有谁计较。
 
    “唉,这下我们这个办公室可只剩最后一朵小花了。”
 
    有人感叹,全当工作调剂。
 
    “最后一朵小花也快被人摘走了。”
 
    “真的吗?真的吗?哎!宁安,原来你也有了目标了?”
 
    他们将话题抛给了她。
 
    她尴尬地笑了笑,感情一旦成为大众的谈资,她便不知该如何应付。
 
    一位男同事懊恼不已,大叫,“我后悔死了,竟然没有早下手。”
 
    大家哄笑,纷纷询问她关于男友的情况。
 
    她迫于无奈只得就范。
 
    “他就是一个普通的软件工程师。”
 
    “他长得怎么样?”那位男同事倒是穷追不舍,“若是比我不济,那我更要郁闷。”说着便哈哈大笑。
 
    不提便罢,提到了,她才发现,自己竟没有真正的好好看过他的长相。
 
    印象中只有他的一双眼,总是蒙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朦胧而神秘,却能看透她的一切。
 
    “他……”
 
    他剪了干净的短发,皮肤很白,却不显嬴弱,因为他的唇,他的唇习惯抿成一线,坚毅而执著,看上去像个不爱多说话的人,可一旦说了必是一针见血的锐利。
 
    他的手指修长而优雅,修剪的非常整齐,无论摆在那里都有些工艺品的味道。
 
    “想什么呢?我们都等着听你说你的那个他,你倒好神游太虚去了,莫不是偷偷想着他,与他相会吧。”
 
    女同事推了推她,扭了扭她的脸,假装生气。
 
    “怎么不见他来接过你?”尖锐的问题抛了过来。
 
    “他在外城工作,又常被派公差到国外,所以…….”
 
    众人大笑,“你们看,还没结婚呢,已经处处护着他。”
 
    “才不是……”
 
    她扁了扁嘴,又不禁笑自己,这些话仿佛是安慰自己多日没见他的思念。
 
    “老板来了,快,各就各位。”
 
    顿时办公室安静一片,个人都埋头苦干,刚才的嬉笑仿佛都没有发生过。
 
    她也拿出了文件,劈啪地对付着资料。
 
    思绪却始终集中不起来,字也打错了不少。
 
    他和她的相识老套地几乎提不起来,延续了许多年的相亲方式。
 
    他是她房东的侄子,一个优秀上进的年轻人;房东可怜她孤身一人奋斗在世间,于是向她提到了他。
 
    人从来不是独居的动物,需要相互的扶持才能走完整条人生之路。
 
    而她或许更需要。
 
    于是在一个下雨天,安排了一场咖啡馆的见面。
 
    她还记得被水汽模糊了的咖啡馆落地玻璃窗,那个模糊的人影,倚在沙发上,当她经过,他竟下意识地转过头望了望她。
 
    说似曾相识也许老套而矫情,但那个时候她的确有这样的感觉。
 
    仿佛这个男人命定了,此时此刻要在这里等着她的到来。
 
    她坐在他的对面,有些拘束紧张。
 
    他却大方的很,主动伸出了手。
 
    他的手心很软,也很暖,却有股力量,坚实而镇定。
 
    房东介绍了他们俩,又说了些促气氛的话,看情势差不多,就借口离开。
 
    他上前,与房东说了几句话,就退了回来,对她微笑,伸手盛了一勺放进了她的杯子里。
 
    她有些惊讶,抬头望着他,他如何知道她嫌这咖啡苦呢?
 
    他低垂着眼,替她搅拌着杯中的褐色的体,一边淡淡的说道,“我见你一直不动,后来又问了阿姨才知道;你一定是嫌咖啡苦了;其实这家店最有名的就是这清咖啡;如果不嫌,下次你可以试试。”
 
    如此细心的男人,她顿时对他有了好感。
 
    他端起清咖啡,慢慢的饮,自然而悠然。
 
    雨在不知觉中下大,瓢泼的雨仿佛上天的安排,要留他们更久一些。
 
    “我在外城工作,但家里人都希望我能回来工作,所以要我找个本城的姑娘。我倒也没什么意见,只要自己喜欢,哪里的人都是一样的。”
 
    他端着白瓷的咖啡杯,望了望朦胧的雨街。
 
    她注意到,他的无名指上有一枚细小的银戒指,似乎是他的心爱之物,所以保存的很好,依然银光闪闪。
 
    他也注意到了她的注意,淡淡一笑,放下了杯子,转了转戒指。
 
    “别介意,这原本是家里的老人送的,不戴显的不尊重,可偏只有无名指套得下,幸好,得了老人的口御,一旦结了婚就可以摘下来,套结婚戒指。”
 
    他笑着抚了抚戒指,手指不经意划过中指,上下一摞,慢慢垂下了眼。
 
    之后的话题,都由他引导而下,他似乎很擅长牵引话题,她竟不自觉说了很多关于自己的话。
 
    他总是微笑地做一个忠实的倾听者,几乎让她以为,她的故事很有趣。
 
    时间随着雨势的减弱也走到了尽头,她偷偷看了看手表,时间不早了,她还有必须要去的地方。
 
    “抱歉,我想我……”
 
    “是要走吗?”
 
    “恩,我得去医生那里。”
 
    “医生?”
 
    “房东她没告诉你吗?”
 
    “没有。”
 
    “前两年我出了一次车祸,伤了脑神经,有些后遗症,所以我必须每月去医生那里几次。”
 
    她不想有所隐瞒,如果他介意,那也无法,如果他不介意,她就更不能瞒着他。
 
    他神情淡然,看不出反应,只是伸手唤来了侍应生,结帐。
 
    她有些小失落,看来,他们之间是无望了。
 
    他站起身,拉了拉外套,“是哪家医院,我送你去吧。”
 
    他执意要送她去,甚至故意忘了拿伞,让她务必借她的伞让他避雨。
 
    刚才还优雅严谨的他,这会儿又有些孩子气,笑容也比在咖啡馆里的尺度大得多。
 
    她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真是捉不定的男人。
 
    翻开,写有曲宁安三个字的病历表,他看得格外仔细。
 
    她疑惑着,他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
 
    “我请了三天的假期,不急着回去。”
 
    好象不用言语,只需她的一个眼神,他便知道她所思所想,几乎了若指掌。
 
    他又补充,“送你来就要送你回去。”
 
    熟识的医生在她身后轻笑,“好体贴的男朋友,又那么帅气,曲宁安,你有福了。”
 
    “不算是男朋友,今天刚认识而已。”
 
    “刚认识就那么殷勤,有戏啊!”
 
    她虽不说,心里却是甜的,他的细心,他的温柔,他的优雅,最重要的是,他似乎并不介意她有“缺点”。
 
    医生将她引至内室,完成了心脑电图的扫描,便进行常规的心理治疗。
 
    她回头向他示意,需要再等一段时间。
 
    他点头微笑,一切都不介意。
 
    门合上的一刻,她竟从他眼里读到了有一丝痛楚。
 
    为了这一闪而过的眼神,整个治疗过程她都心不在焉,医生问话,她也是敷衍而过。
 
    全想着,这一丝的痛楚是为了什么。
 
    想着便睡着了。
 
    她的梦总是很空,过去未来全不在,熟悉的人曾经爱过的人,曾经的伤害曾经的温暖,一切的一切。
 
    她还记得车祸过后,在床上醒来的情况。
 
    所有的人或物件都是陌生的,她恐慌地大叫,不知身在何处该去向何方。
 
    那一段生活生不如死,恐惧是一个潜伏在心底的妖兽,伸长手指随时都能伤害到她。她的心有个缺口,记忆汹涌地从缺口中流溢出来,化成一滩腥臭的血,淹没了她的身体,她的声音。
 
    尖叫伴随着噩梦,她以为下一刻,不是死就是彻底的疯狂。
 
    索一切都过去了,她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迹上,她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她的一觉睡了很长时间,醒来,天已完全黑了。
 
    医生告诉她下一次的约见时间,她点头答应,却又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一件事。
 
    待医生告诉她,那人还候在外头时,她才记起来,竟把他给忘了。
 
    慌忙跑了出去,他真的坐在外面,也睡了过去。
 
    双手在外套的口袋里,头歪向一边,睡着,眉却紧紧皱着,仿佛被扰人的梦所打搅。
 
    她没有唤醒他,只是轻轻坐在他身边,伴着这黑的天,伴着这沉睡的男人。
 
    人生仿佛充实了很多,不再是一个人,即使他只是一个刚认识不到几小时的男人。
 
章节目录 结尾
 
    他充分利用了三天,几乎每天都与她见面,坐在一起说些什么,或者外出走走,像每一对刚开始恋情的男女一样。
 
    三天之后,他便消失在这个城市里,不知何时会再回来。
 
    她心里有莫名的惆怅,失落无时无刻不伴随着她。
 
    她喜欢站在窗口,握着口的银色戒指,让自己的体温慢慢温暖冰冷的挂件。
 
    他临走时,将戒指留给了她,买了红线,亲手挂上了她的脖子。
 
    房东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她,这就是爱情,让你牵挂念想,左右你的行为。
 
    短短三天培养出来的爱情吗?
 
    她不敢相信,却又忘记不得。
 
    她不识爱情,是爱情找到了她。
 
    她接待它,却并不了解这位客人。
 
    客人告诉她,我叫爱情。
 
    她不认识它,只感觉这似乎是个不错的名字,很好听。
 
    这个男人将会在她平静的生活中掀起什么波澜?这个男人会是她的开始还是结束?
 
    或许她会在这个男人手中开始并结束。
 
    她闭上眼睛。
 
    再次睁开双眼,是半个月之后。
 
    每天睁眼闭眼再睁眼,这样循环往复,日子依然是平静到平淡。
 
    她心里却装了一个人,但好在,这样的思念还未到伤害她的地步。
 
    她照常看医生上班生活。
 
    于是有一天,快递送来一只小箱子,没有说发件人的姓名。
 
    她拆开纸箱,乐乐正在里面。电话随之而来。
 
    竟是他。
 
    正在国外,很忙,但并未忘记她。
 
    简单的几句,已让她心满意足。
 
    仿佛一颗裹着糖衣的药,拒绝着,试着舔了一口却是甜的,于是心甘情愿地吞了下去。
 
    药,毒药还是良药,要了她的命还是治了她的病?
 
    一旦吃下了肚,她便失去了选择的权利,唯一能做的只是等待药力发作,带她上天堂或下地狱
 
    在乐乐送来的三天之后,他出现在了她的房门之外。
 
    定定站在那里,忽然张开双臂,将她紧紧拥进怀中。
 
    “我很想你。”
 
    真切而热情,她听得出。
 
    她欢喜得几乎要哭出来,庆幸,她的思念没有白费,他也同样思念着她。
 
    他亲吻着她的眼帘,她的唇,他们彻夜做爱,即使见面的时间不过三天,但这一刻,他们却仿佛找到了心口的那一块缺失。
 
    他们相拥度过黑夜和白天,仿佛一个子出生的孩子,找到了彼此的联系。
 
    “开会!开会,动作快点儿!”
 
    老板忽然扯开了嗓子,手不停敲着桌子。
 
    她才惊醒,慌忙盖上文件,将杂乱的纸收拾起来。
 
    电话铃却响了起来,她连忙接起。
 
    是他。
 
    “我回来了,今天来接你下班。”
 
    “不用,我要开会,不会准时下班了。”
 
    “没关系,我等着你。”
 
    “今天外头风大,你……”
 
    “别担心,你只要记得,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就行了。”
 
    他的话让人感动也轻轻触动了她心上的一个开关,只是钥匙在手,门却太多,到底该开哪一扇,她有些迷惑。
 
    很多时候,跟他在一起,她总有这样怪异的感觉。
 
    她望了望窗外,褐色的玻璃把天空都印成了暗暗的,仿佛一张欲哭无泪的脸。
 
    欲哭无泪?是谁要在无奈中徜徉?不是你不是我,更不是他。
 
    他是豹,草原上的王,当他看准了目标剔除了疑惑便如迅雷般扑上去,不给猎物喘息的机会,也不留任何后路给自己。
 
    这样决绝,不!那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这是上月,医生的报告。”
 
    赵涌退守一边,更显老成和机敏。
 
    “不用看了,他们办事我一向放心。”
 
    修长的手指轻叩着光洁的桌面,反着他俊逸的脸,还有那双如隼般的锐目。
 
    他的眼透过玻璃窗看向了外头,不过一街之隔,她便在那里,闭上眼,他甚至能感应她的心跳。
 
    “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他们正在开会。一切如常,没有问题。”
 
    “辛苦你了。”
 
    他冲他笑了笑,一如以往。
 
    赵涌知道这便是他最大的好处,他从不以自己高高在上的身份而吝啬对属下的称赞和尊重,为此,公司上下几乎拿他当神一般对待,只觉得能在他手下做事便是最大的荣幸。
 
    他的魅力好象一只手牢牢抓住了每个人的心。
 
    只是,他要的心却只有一颗。
 
    为此,他苦心经营多年,绞尽脑汁,千方百计,挖空了心思,只为了一颗心。
 
    他要这颗心永远沉睡,而他则好将它含进嘴里,将自己的生命一点一点输进去。
 
    宁唯极站起了身,慢慢靠近他。
 
    一双凌厉的目锁定他。
 
    “你在怀疑我的决定。”
 
    赵涌惊起,连退了几步。
 
    他会优雅而温柔,也会凶暴而残忍。
 
    “不,我只是…….”
 
    “不用解释,跟着我那么多年,难道你还不明白,质疑主人的决定是多愚蠢的一件事吗?”
 
    “我一定牢记在心。”
 
    宁唯极忽然伸出了手,赵涌的心跳几乎停止。
 
    只是那手停在了半空,绕过了他的身体,扭开了门把手。
 
    “你先回去吧。”
 
    “是。”
 
    他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赵涌顿时像泄了起的皮球,软软跌坐在了沙发上。
 
    他是王,他从为质疑过,而从今天开始他更加坚信。
 
    除了他,还有谁能在一夕之间创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新的身份,新的工作新的同事新的朋友甚至连烦恼和过去都能创造出来。
 
    他便是上帝,创造了她的生活,如一双张开的手,围成保护,将他心爱的人,紧握在手心里。
 
    他便是铜墙铁壁,为她挡去了所有的侵袭,他也是霸君,她只能生活在他为她创造的世界里,过着只有他的生活。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永远都不会让她知晓。
 
    说这是戏也无妨,因为掌镜人是他。
 
    这出完美的戏,用了他修改的剧本,他们将在戏里重生。
 
    新的出生新的开始也会有新的结束。
 
    会开了些什么,她是全然没有听进去,只是急切等待着老板说那一声——
 
    “散会!”
 
    她头一个冲了出来,提上包,连招呼都忘了打便奔下了楼。
 
    左右地看,终于找到了目标,他果然还等在那里,执著地让人心疼。
 
    她匆匆跑过去,踮起脚环住他的脖子,一个深刻而感激的吻。
 
    “让你久等了。”
 
    “那不算什么,只要你能出现,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这短短的等待又算的了什么,曾经漫长而艰难的等待和寻找都没能消磨掉他的意志,何况这几小时的时间。
 
    他借着幽暗的光,贪婪地看着她。
 
    言乐,言乐,我的言乐,你终于又回到我的身边。
 
    若不是坚信她定会活着,他又怎么能独自支撑到现在。
 
    一度他们都独自生活,睁开眼看到失意的早晨,闭上眼度过清冷的晚上。
 
    但是……
 
    他拥着她在黑夜中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这便是永远切不断的联系,永远吸引着彼此的禁忌之爱。两块磁石,正负的两极,除了深深吸引,别无他法。
 
    这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人来自同一个子,身上包裹着同样的美丽与忧伤。没有人比他们更有资格拥有对方。
 
    他是她唯一的男人,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是,永远都是。
 
    他笑得坚决而残忍,老天,还有什么挑战?他杀得了卫擎,便杀得了任何一个企图破坏他苦心经营的一切的人。
 
    原本他只是苍凉草原上一头不知方向的小兽,是老天将他培育成一头拥有沧远目光的豹;当他长出了利齿和足以危险的尖爪,就明白这是一份逃不了躲不开的血腥之礼。
 
    除了守卫他的领土他的猎物,命运已没有给他多余的选择。
 
    “走吧,乐乐也很想你。”
 
    她欢快地执起他的手,黑夜似乎也变得光明。
 
    他任她牵着走,望着她的背影,他痛楚而快乐。
 
    很难说,为了给她一个新的人生,他做过什么。
 
    千辛万苦找到的人,剩下的只有空白的人生,狂躁而恐惧。
 
    他决定借此扭转她的人生轨迹,不,或许只是他为了私心下的诡计。
 
    她会彻底忘掉过去,过去中包括他,她会永远忘了他。
 
    这样艰难的选择,连以冷静而果断而闻名的他都难以下决定。
 
    这仿佛一盘棋,错一步便会步步错。
 
    当黑夜过去,黎明光临这个城市的时候,他仿佛见到了生天。
 
    要逃出生天,非置之死地方可得后生。
 
    他要用这双手为她砌一座坚不可摧的城堡。
 
    他们携手流连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这便是天堂。
 
    公车地铁不再孤身一人,总有另一个另一双手伴在左右。
 
    地铁呼啸而过,风不再吹起她的发,因为有他挡在前头。
 
    公车上也会睡过去,不再怕坐过了站。
 
    他们坐在深夜空荡的公车里,她有些倦意,不用说出口,他便已知晓,用温暖的手覆盖了她的眼睛。
 
    他仿佛一位先知,驻在她心中的先知。
 
    他却笑着否定,“我不是先知,只是因为我们的心连在一起。”或许只有这样存在于血中的心心相吸心灵相通是不可复制不可伪造的。
 
    她安心地闭上了眼睛,脸贴着他温热的脖子,却又睡不着,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回来吧。”
 
    “我们结婚吧。”他贴在她耳边细语。
 
    “哎?”
 
    “我们结婚吧,结了婚我就有理由向老板提出辞呈。”
 
    她脑中出现短时的空白,仿佛踏进了云里,云深不知处。
 
    “怎么了?你不喜欢我?”
 
    他捧起她的脸,逼视着她。
 
    “不,只是…….”
 
    尖利的刹车声伴随着男人的吼叫。
 
    几个警察忽然冲上了公车,直直向车后座上的一个男人走了过去。
 
    男人忽然拔出了枪,啪!
 
    他立刻紧搂住她,低下了头。
 
    她看不见,却听的见,啪啪清脆而坚实的声音,化做最锋利的刀翘动了她的心门。
 
    一阵骚动之后归复平静,警察压着歹徒下了车,司机摊在座位上动弹不得,车里一片死寂。
 
    她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还夹杂着其他声音,是他的,是他的心跳,竟然那么平静,枪响竟然没有改变它的跳动节奏。
 
    司机哆嗦着脚却踏错,车一头撞向了路边的护栏。
 
    破旧的公车猛地颠簸了一下,车载收音机竟自己开腔。
 
    “现在播报晚间新闻……连冲数日的百英集团股票大跌,当时大笔购入该股的股民们,今日纷纷抛出手中的股票,由于人数过多,场面混乱,警方不得出面维持现场秩序;据悉,各大集团公司已属意将收购百英集团,而其中最具竞争力的便是宁氏企业。”
 
    她控制不住猛烈的颠簸,一头撞上了他的口。
 
    她听见他的细语,“别怕,没事了。”
 
    枪声,他的镇定,还有还有……那些交织成了一把钥匙,终于嵌进了她的心门。
 
    他搂着她,不停亲吻她的额头。
 
    他的温暖,他是她最坚实的后盾。
 
    他无惧枪声,他坚强得让人疑惑。
 
    他是天使还是恶魔,他是谁?他到底是谁?
 
    “我们结婚吧,让你一个人生活,我怎么放心。”
 
    “我……”
 
    不要!钥匙在转,不要转,不要开那扇门,不要!
 
    结婚……她张了张嘴,她要答应他的,她早想过,她要为他结束单身生活。
 
    她要和他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全文完)

极乐鸟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404/,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情哥哥,我坏掉了狂欲总裁我老公很英俊白虎寄情我只要你的一夜我的野蛮邻居少女的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