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灯笼易碎,恩宠难回最新章节

第六章

灯笼易碎,恩宠难回 | 作者:夏七夕 | 更新时间:2019-05-25 09:42:36
推荐阅读: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疯狂女佣太劲爆总裁的暖床秘书爱液欲迷情逗弄水芙蓉欲恋学园魔鬼手上的涩樱桃禽兽门狂欲总裁
 
【难忘带着小固执的过往】 
之后为了补偿我的酸枣之痛,大毛说带我下河去捉泥鳅。 
天茗镇外有条河,每年都有贪玩的小孩被淹死,所以姚金花禁止我去那里,大毛拍着小胸脯说没事,有我呢,你就是掉下去了,我这小手一抓,就能把你给捞上来。 
我觉得我真是个单纯的孩子,就那样热血沸腾的相信了大毛。 
那天我和大毛骗过姚金花和他妈后,撒腿就往河边跑。我光着小胳膊小腿,一想到呆会就可以吃烤泥鳅,就亢奋地跟个小马驹似的。大毛拿着自制的鱼网,小铁桶,小铁锨叮叮当当的跟在我的身后。 
他说,我待会儿要逮个最大个儿的泥鳅烤了给你吃。我说好,逮不到我就把你烤了吃。 
一定是我这么恶毒的话让上天都看不惯我,那天大毛下河去捉泥鳅的时候让我呆在河边等他,而我趁他不注意时,偷偷跟在他身后,这就导致了我跟泥鳅的无缘无分,因为我刚下河走了几步就被淤泥下的碎玻璃割伤了脚,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脚底蔓延到心脏,我抬起脚,殷红色的血顺着周围的河水流淌开来,我尖着嗓子叫大毛,大毛回头一看站在一片血水里的我,立刻吓的脸发白,他还没反应过来,我单脚没站好,就重重地滑了下去。 
我是被大毛死拖活拖上岸的,全身湿漉漉的坐在河边,大毛急躁的找着周围可以包扎伤口的东西,后来索性把自己的上衣用力一扯,然后包在我脚上,看着急的脸通红的大毛,我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大毛以为我痛得厉害,于是拍着我的头,温柔地安慰道不哭不哭,没事了没事了,一会儿就好了。 
我继续哇哇大哭,边哭边呜咽道,吃不成泥鳅了,我饿了。 
大毛斜着眼睛看我,姚木兰,你真是猪,临死都惦记着吃。 
那天我怕大毛和我一样被扎到,楞是不让他再下河,我的脚有伤,也不敢回家,我们呆坐在河边到中午,大太阳热辣辣的照着我们,我不停地咽口水,眼巴巴的看着大毛,我饿。 
大毛环视了下周围,最后拿起小铁锨说有办法了。我看到大毛偷偷摸摸的跑到离河几十米远的田地里,然后在田地边挥舞着小铁锨。过了一会儿抱着一堆花生和地瓜回来了。 
那天我和大毛没吃成烤泥鳅,只能用烤花生和地瓜充饥了。两个人吃完后,又无聊地在河边躺了一会儿,我说回家吧。大毛说你能走路吗? 
我眼一横,当然是你背我回去。大毛认命的蹲下身,让我爬上他的背,把鞋子,铁锨,鱼网都放在小铁桶里给我提着,然后晃晃悠悠的往家走。 
 
大毛背着我走走停停,天将黑时,才走到镇口,刚到镇口,就碰到了来势汹汹的姚金花和大毛妈,看着我们狼狈的样子,姚金花厉声问道,你去哪里了? 
大毛妈拽着大毛的耳朵打他脑袋,让你带妹妹乱跑,让你带妹妹乱跑。 
大毛哇的大哭起来说,木兰的脚受伤了。 
大毛妈一看我脚上已经浸透棉布的血迹,从大毛背上接过我,风风火火的向镇医院跑去,趴在大毛妈的背上时,我看到姚金花也掂着小脚一脸焦急地跟在身后。 
那天的伤并没有让我免受皮肉之苦,包扎好脚回去后,姚金花拿起量衣服的木尺子就敲在我背上,立刻背部火辣辣的疼了起来,姚金花边打边念叨,说了多少次不让你去河边,说了多少次啊,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让我怎么给你那对没良心的父母交代。 
尺子一下一下重重的打在我背上,我用力的哭了起来。后来姚金花打累了,让我承诺写一份检讨书,不然她会继续打。 
那时的自己,虽然不明白什么是检讨书,但还是贪生怕死的点了点头。 
那份检讨书是大毛妈教我写的,本以为会为我以后的学生生涯起很重要的作用,但我后来却变成了一个好孩子,没写过一次检讨。 
 
从小就看得出我是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因为泥鳅事件之后,我和大毛依旧玩性不改,曾一起偷摘过邻居家的西红柿,导致被他家的狗追的满院子跑,也曾因为捅树上的马蜂窝,而被蛰得满头包,还曾合伙打一个很欠揍的同学,导致人家送去医院,我和大毛家平坦医院费。 
总之,那几年的天茗镇,就是我和大毛的天下,所有的同学都怕我们,四处讨好巴结,我们像两辆小坦克,耀武扬威,横冲直撞。 
我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离开天茗镇,我一直以为,我会守着这片天下,直到自己老去的那一天,真的一直这么以为。 
但十岁那年,所有的所有,都在一个黄昏改变。 
那是某天放学回家,看到家门口站了很多人,还停着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未走近,就有几个大婶拉住我说,木兰,你爹妈回来接你去城里了。 
我慢慢的走到门口,透过人群看到姚金花坐在院子的杏树下纳鞋垫,有一对穿着时髦的男女坐在她面前,姚金花一抬眼,看到门边的我,唤我道,木兰,这是你爹娘。 
我愣愣的走过去,那对男女高兴的站起身拉着我看,女的说,木兰真是集我们的优秀与一身啊,你瞧瞧,这模样,一打扮不会比城里的那些小孩差一点。男的只是不停地搓手不断地点头。 
后来我听说,是姚金花打电话给我城里的爹娘,让他们把我接走的。小卖部的李叔说,姚金花对电话讲囡囡要念初中了,我出不起学费了,囡囡现在很懂事,你们把她接过去吧,在城里帮她找个好学校,她以后一定会考上好大学的,我不会看错的。 
我固执的认为是姚金花抛弃了我,所以走的那天,我抱着大毛哭抱着大毛妈哭,甚至抱着院子里的杏树哭,都没看姚金花一眼,她像平时一样淡然的坐在树下纳鞋垫,说,等以后考上大学了,就可以在城里生活了。 
我瞪她,是啊,也再不会讨你嫌了。
 
【空荡荡的大城市】 
那是1998年,我十岁。被爹娘接到城里念初一,改名为蒋蓝。穿暗色的衣服,冷漠的脸不喜言笑。每天按时起床,和弟弟蒋天赐一起上学。蒋天赐,一看这名就知道当初他的降生有多重要。他和我念一个学校,不过是小学四年级。 
他是个白净挺拔的少年,对我很好,会软言软语的叫我姐,父母一买什么好吃的也会先送到我面前,他比我小两岁,每天却骑着单车载我。其实有时候觉得自己真的没必要把幼年时的仇恨记在心上的,即使天赐他对我真的很好,但我却管不住自己,总是以刁难他为乐趣。我扔了他送的零食,拒绝了他微笑的脸,他骑车载我时我坐在后面来回晃,他小小的身躯掌握不了这样的重量,导致某次摔倒了。 
我记得那次上学,他载着我,我又坐在车上乱晃,单车被我晃的偏斜时他大叫道,姐,快跳下去。我轻快的跳了下去,他却随着单车一起摔倒在斑马线上,他的腿被水泥地蹭破,流出血来,他却慢慢站起身,疼痛让他的眉头微微的皱在一起,他从包里拿出纸巾摁在腿上说,姐,幸亏你跳了下来,对不起哦,我下次一定小心。 
那一刻,看着眼前这个头发柔软,眼眸清澈的男孩,我的心突地温暖了起来,我说,我们先去医院吧。 
他却扶起单车说,没事啦,我是男子汉,这点小伤不用包扎的。快上来,不然我们要迟到了。 
那是我在那样一个空荡荡的大城市里感受到的第一份温情。 
我给大毛写信说,大毛,蒋天赐他真的对我很好,这里的环境我也渐渐适应,放假你一定要来这里玩。末了我又在话后面打了七个大大的感叹号。 
 
放假时大毛和他妈就真的一起来了,起初我以为是因为那七个感叹号的原因,但是却听到他说,木兰木兰,奶奶去世了。我说谁奶奶。他说姚奶奶。我问怎么和姚金花同姓呢?问完后我就哭了。 
大毛妈说其实姚金花是因为被查出胃癌,才给我爸妈电话,让他们把我接到城里的。 
大毛妈说,兰兰,别看你走那天你奶奶不吭声,其实你刚上车,她就流眼泪了,她天天坐在杏树下纳鞋垫,她说怕你以后把她忘了,她就每一岁给你纳了三双,让你穿到以后嫁人。 
大毛妈还说,你奶奶走的时候眼睛一直闭不上,她念叨着囡囡,囡囡,我想打电话通知你回去,可是她固执的不让,她说怕你学习分心。她要我把老房子的钥匙交给你,说不管你以后在哪里,受委屈了,都有个地方回。 
大毛妈最后说,喏,这是她给你纳的鞋垫,她的眼睛现在还没合上,你得回去一趟。 
那天我捧着那些鞋垫,拉着大毛爬到城市里的最高楼顶,然后对着南边天茗镇的方向大声的哭了起来,我喊姚金花,你给我回来,姚金花,你不准丢下我不管。姚金花,我以后天天叫你奶奶,只要你回来。 
亲爱的,亲爱的奶奶,只要你回来,什么我都可以不要。 
爸爸妈妈开着车,带着我和蒋天赐一起回家帮奶奶料理了后事,我站在院子里的杏树下,仿佛看到姚金花依旧坐在那里纳鞋垫,她的破针线框该换一个新的了,可是,我还没来得及给她换,她的旧凉鞋还扔在树下,也该换新的了,我也没来得及给她换,她的囡囡回来看她了,还没来得及考上大学把她接到城里住,也没来得及告诉她一声她爱她。 
我守在她的棺材前帮她合了眼,我说奶奶,以后我一定会幸福生活,你安心上路吧。 
爸妈给奶奶办了一个很风光的葬礼,我披麻带孝提着灯笼捧着她的照片走在长长的队伍前,一路边走边哭,我想起了去城里时,在课本上学到的一句话,那句话说,灯笼易碎,恩宠难回。 
亲爱的,亲爱的奶奶,以后每次醒来,你都将不在。都将不在。 
 
我开始在城里安心读书,我把老房子的钥匙挂在脖子上,最贴近心口的位置。我告诉自己好好学习,以后考上好大学,让奶奶瞑目。 
爸妈和弟弟都对我很好,我渐渐体会到他们当初丢下我时不得已的心情,放下戾气,融入到这个家庭去了。大毛给我写信说,木兰,我和你一起努力,高中时一定会考到城里来陪你的。 
整个初中时期,虽然我的性格冷淡了点,但学习成绩却很优秀,是老师眼中的乖学生,没有不良嗜好,也没有骄傲,总是一副谦逊冷淡的样子,所以他们对我的评价特别高。 
中考时我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进了A中。风光无限,爸妈请了周围的朋友吃饭,天赐也一直崇拜的望着我,他说姐姐你真棒。我只是对他微笑。 
同时考进A中的,还有大毛,噢,不,应该叫他周沐年,他的学名,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会带我去捉泥鳅的破小孩了,但他遵守了他的诺言,和我念一个高中。 
再次见他,他的身材已拔节似的长高,长成一个挺拔少年,皮肤带着健康的古铜色,笑起来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他说,木兰,别来无恙啊。 
那一刻,恍如隔世,天茗镇的那些时光突然如过电影一般浮现在我眼前,我突然就流下了眼泪,发觉天茗镇原来真的只能沉淀在记忆里了,这里,早已不是我的天下。 
很久之后,大毛看到我写的这段日记后,撇着嘴说,木兰,你真矫情。 
我学他撇着嘴回道,你管我。大毛和我一样是个固执的小孩,虽然我无数次告诉他我现在叫蒋蓝,但他还是死性不改的叫我木兰,而我也懒得再纠正,索性也死性不改的叫他大毛。
 
 
【这早已不是我们的天下】 
我一直以为我的高中又会像初中一样平静淡然地过去,我会和大毛继续勾肩搭背的厮混下去。 
但沈航出现了。那时我正在迷《大话西游》,念叨着我的意中人会踏着七彩祥云而来,忽然就觉得眼前一黑,有一个失重物体朝我压了下来。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上天待我不薄,不会真的送了个意中人给我吧,那再摔几下都行,等我睁开眼,就看到了沈航清晰放大的脸,大眼瞪小眼,小眼瞪大眼,我说,七彩祥云。 
这就是我与沈航的开始,他踏着滑板而来,只不过当时失了水准,就跌了下来。 
沈航一直说是因为我走路不看路,他为了不撞住我,才从滑板上跌了下来。 
他还说蒋蓝,没见过你这样的妞,被人撞了第一反应竟是七彩祥云,你真以为有那么多孙悟空啊。 
我说,七彩祥云,我想吃冰淇淋。沈航怒瞪我,但还是站起身颠颠的去买了,没办法,他这一撞不要紧,我就特轰烈的被送进了医院,左腿擦伤一大快,那血流的,再次跟自来水似的。 
这让我想起很多前年,我和大毛去捉泥鳅,我的脚被扎伤时,也是这样流血的。当时大毛妈背着我去医院,姚金花掂着小脚跟在后面,我看到她跑得又急又快,都害怕她摔倒,可是那双小脚很稳当。而那天晚上回去虽然姚金花拿尺子打我,可是半夜醒来时我看到她坐在床边抹眼泪。她只是有点倔强而已,即使她不说,我也知道她最疼的其实是我,也只有我。那时她看我怕黑,有次就给我买了路边好多廉价的荧光手镯,于是每天夜里,我都先把手镯放在灯光下,等她关灯后,就带在手腕上,这样睡了很多个夜晚。 
沈航买冰淇淋回来时,就看到一脸泪水的我,他吓了一跳说,蒋蓝蒋蓝你别哭啊,很痛是吗?对不起对不起,我再出去给你买冰淇淋吧。 
我拉住他坐在床边,他的胳膊僵硬了一下,然后轻轻的抱住了我,拍着我的背说,对不起。 
大毛就是这个时候冲进来的,他大声的叫嚷着,木兰木兰,奶奶的,哪个兔崽子把你撞死老子就跟他玩命! 
然后就看到病床边,抱着我的沈航,以及哭的梨花带雨的我,愣了一下就立刻冲了上来,揪住沈航的衣领,小子,你是不是对我家木兰怎样了! 
我说大毛你得了吧,我这小身板人家能对我怎样。大毛放开他的衣领,干笑道,那倒也是。 
然后就见他立刻扑了上来,你怎么样,我刚听说你被撞时,眼前就一个场景,就是一辆大卡车,和血肉模糊的人。 
我说大毛你这是担心我还是咒我呢。他立刻陪笑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大毛一直说我和沈航是背着他眉来眼去,暗度陈仓的,我说你得了吧,明明是当着你的面。 
沈航说早知道这样一撞会撞个满载而归,我就应该早点撞上。 
沈航说其实他早注意我了,每天都跟在我身后去学校,不过我这个万事冷淡的人没看到他而已,那天他撞上我也是鼓足十二万分勇气的。 
是的,彼时,沈航成了我的男朋友,他拉着我的手深情地说,蒋蓝,我会用以后的所有温柔来弥补我让你受过的伤。 
然后,我就哭了,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这么温柔的话,大毛说木兰你多大人还因为一句话哭鼻子,然后拍了拍沈航的肩膀,说好好照顾她,不然我和你玩命。然后就走了。 
大毛转身时,我看到他的背影一颤一颤的,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因为我找到幸福而开心流眼泪了。 
只是这些,还来不及多想,就开始悲伤。幸福往往是这样,一开始,就挂满悲伤,让你痛彻心扉无力挽回。 
高二时,突然有一天大毛站在我面前忧伤的说,木兰,我得回去了。 
我吃着沈航拨的开心果,不在乎地说,什么时候回来? 
再,也不回来了。 
开玩笑吧你。我停下拿开心果的手,瞪着他。 
真的,木兰,我爸爸的手在厂里流水线上被机器轧断了。而家里负担医药费都不够,不要说我的学费了。木兰,我已经长成一个男子汉了,我必须为家里的所有事情有所负担。所以,我必须得回去了。 
那一刻,我突然说不出任何话来,曾经我以为不管出什么事,我都会和大毛一起担着,只是现在,命运猝然不妨的给我们当头一棒。面对着大毛忧伤的眼,我发现自己那么的无能为力。 
天茗镇时耀武扬威的那些小时光,再也不会回来了。这里,真的已不是我们的天下。只是大毛,亲爱的周沐年,我也只能为你祈祷。 
只能祈祷。 
 
大毛走后的日子里,沈航一直陪在我身边,像所有情侣一样,他带我去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吃小吃,带我和朋友一起聚会,带我去游乐场,带我去看风景。冬天时,他提前为我买绒线帽和围巾手套。夏天时他就陪我去湖边玩耍垂钓。 
大毛走后的日子里,也是因为有沈航在,所以才一直不寂寞。只是我经常在望天空时想起大毛微笑的脸。有次我给大毛妈打电话,她说大毛已经去了深圳打工。平时疼爱我的大毛妈,再也听不到她爽朗开心的声音了,只有浓浓的惆怅。 
挂了电话后,沈航握着我的手说没事,木兰,大毛他会没事的。 
那年有个歌手组合在唱,城市的屋顶都是天线,却收不到从前,飞机滑过我头上的天,希望它为我带走一切。
 
【从此以后,各自幸福】 
高三那段昏天暗地的时间里,我很努力很努力的念书,我想姚金花,想大毛了。我在很深的夜里开着台灯做习题,然后想着他们流眼泪。 
那年我跟大毛说没有光亮我会睡不着,大毛家住在我家后面,他家院子里只要一开灯,我房间窗口便会有光亮。于是大毛就每天晚上开着院子里的灯,他妈妈总骂他记性差,不记得关灯。但大毛却什么都不说,冲我眨眼睛,用嘴型告诉我说,这是我们的秘密。 
大毛临走前对我说,木兰,你一定要幸福。可是大毛,你都不在,我要幸福给谁看。 
高考时,我和沈航填了相同的学校,沈航早已不是那个当初只会玩滑板的少年了,两年的时间,他由青涩变稳重,眼神清凉,在他怀里时,我的心都是安稳的。 
沈航说,蓝,我会遵守当初的诺言,为你倾尽一辈子的温柔。 
 
高考完后,我跟父母说想去旅行,但却带着沈航回到了天茗镇。 
我和他住在老房子里,然后偷偷的跑到大毛家附近,我看到大毛爸爸坐在门前抽烟,另只胳膊前,却空荡荡的。正在这时,大毛拖着大板车,拉着一车的青菜回来了。 
我下意识的朝墙后躲了躲,然后看到大毛爸冲他微笑,帮他在后面推车。 
原来大毛并没有去深圳,大毛说因为家里乱成一团糟,他怕他妈会难过,所以在家管了一切事务,又怕我担心他而分心,于是就让他妈编了谎话骗我。 
这是第二天,我和沈航一起登门看他时听他说的。他去买了白酒,说要与沈航喝。 
只是两年未见,大毛的皮肤变的更黝黑了,个子长高了不少,身体强壮了不少。他的身边,还坐着一个眉目平凡的女孩,大毛说是他未婚妻。 
看到我愣住,大毛打圆场的笑道,你知道天茗镇的孩子和我一般大的人有的现在小孩都有了,农村嘛,家里都是希望早点结婚。 
那天晚上大毛喝多了,我跟他说想把老房子给卖掉,因为以后或许我都不会再回来了。 
大毛固执的不让,他醉醺醺地说,就像姚奶奶说的……不管你以后在外边待多久,跑多远,只要你受了委屈,还有个回的地方……木兰,这是你的退路啊…… 
沈航揽着我的肩,信誓旦旦的对大毛说,我不会让她受任何委屈,房子也不卖了。 
后来,大毛喝的烂醉如泥,被他的未婚妻扶到屋里了,他未婚妻出来时脸红红的看着我说,我送你们回去吧。 
我说不用了。她还是坚持送我了一半路,临走前她低着头说,其实他不让你卖房子,还因为别的原因,他说如果你卖掉了,那你以后就再也不会回天茗镇了,他怕与你的距离越来越远。 
我惊讶的看着她,她继续说道,其实我知道他喜欢你,不过我喜欢他,他也说会和我好好的过一生的。所以我愿意嫁给他。木兰,你以后也一定要幸福。 
那天晚上,我挽着沈航的手一直哭,哭到喉咙沙哑,哭到天昏地暗,我说沈航,我怎么怎么就那么傻,竟然一直忽略大毛的感受。 
沈航为我擦干眼泪,叹了口气抱着我。那晚的月亮又大又圆,像我和大毛童年时的月亮,只是月在人不在,物是人非。 
 
第二天早上,我和沈航就离开了天茗镇。 
临走前,我站在镇头望着被雾气笼罩的小镇,心里繁衍出无限的悲伤,沈航说走吧。 
我转身,眼睛干涩,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灯笼易碎,恩宠难回。以后的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好好的。
 

灯笼易碎,恩宠难回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371/,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疯狂女佣太劲爆总裁的暖床秘书爱液欲迷情逗弄水芙蓉欲恋学园魔鬼手上的涩樱桃禽兽门狂欲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