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伤痛不过百日长最新章节

第四章

伤痛不过百日长 | 作者:夏七夕 | 更新时间:2019-05-25 09:35:32
推荐阅读: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疯狂女佣太劲爆总裁的暖床秘书爱液欲迷情逗弄水芙蓉欲恋学园魔鬼手上的涩樱桃禽兽门狂欲总裁
 
>>>一个人遗憾,好过被世界推开。  
 
那天,给林冉擦完药后,坐在街边,那个药店里不停的放一首歌,有个女声淡淡的唱道,一个人遗憾,好过被世界推开。  
望着街边的车水马龙,林冉淡淡地重复道,一个人遗憾,好过被世界推开。  
是那一刻,我心里下了决心。我已经知晓碰到班里几个女同学的结果,也已经料到第二天学校的风言风语。所以想既然这样了,索性不如我一个人遗憾,还给林冉原本属于她的。  
我跟林冉说,我会和陆齐铭分手的,你让他陪你到医院吧。说完转身就走。我怕我再不转身,她会看到我掉落的眼泪。  
齐铭,对不起对不起,是你种下的因,我为你拼尽力气却承担不了这个果。  
假如我再不放弃的话,林冉要承担的不管精神上还是身体上的伤痛,可能是一辈子的。假如以后你知道了,或许承担的愧疚,也是一辈子的。所以我宁可现在放手。  
自那日在垃圾场后,齐铭便没再来找过我。而他的朋友遇到我时,也都只是鄙夷的望着我。  
有次和宁若一起去酒吧玩遇到杜微微,她看了看我,并没有说什么,但眼神除了带着不屑,还带着点可惜,仿佛当初看错了我这个人。虽然心里会难过,我也并未解释什么,只当没看见与她擦肩而过。  
后来,听说齐铭和林冉和好了,所有人都又看到他们出双入对的样子。所有人又开始说他们佳偶天成,男才女貌。所有人都忘记陆齐铭曾爱过一个平凡的女孩叫林以萱。  
这一切应该是我满意的样子啊,可是为什么我的心还会如此的痛。  
不是都说伤痛不过百日长吗。我是想着这句话才勇敢的放弃的。可是可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想过伤痛会来的如此凛冽。  
齐铭,你知道什么是伤痛吗?  
伤痛是走过和你一起去过的游乐场前不敢驻足抬头。  
伤痛是想到和你一起听过的歌不敢按下播放键。  
伤痛是看到和你一起玩过的同一款游戏不敢再上线。  
伤痛是听到你和她最近的消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伤痛是,我们都对曾经历过的那么多事念念不忘,却不能长厢厮守。  
不能长厢厮守。  
那么,亲爱的齐铭,你给不起的未来,让我来替你告别。 
>>>平凡的女子,清醒一次次,糊涂一次次。 
 
是在高考后,我终于忍不住开了马甲上了游戏。在以前的盟里打听L先生的消息。他们都诧异的问我,你怎么知道前任帮主L先生啊,不过L先生早就不再上游戏了。  
我未想到,百日之后,我已经平复好的情绪,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心疼如海。  
我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之前,有个仿若天神的男子对我说,萱公主,我是L先生,嫁给我可好。眼泪纷纷洒洒的落了下来。  
暑假时宁若告诉我陆齐铭和林冉一起报了北京。我对她笑笑说我知道齐铭一直想去北京的,我报的南京。  
宁若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当初那件事的真相了吧。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你那么决绝的与陆齐铭分开?  
我想了想,装作不在意的笑着说,宁若,那时,是林冉怀孕了,我陪她去医院,后来她去买水时,我出门寻她,被撞见了。  
宁若听到此话立刻皱紧了眉头,她说,撞见你的是谁?  
我把那几个女生的名字说了下,宁若没再吭声。  
但是第二天,宁若和杜微微都站在我面前,表情严肃。那是和陆齐铭分开后,杜微微第一次和我说话,看我的眼神里没有了不屑,只剩怜悯。我笑着问你们怎么了?  
宁若看了看我,开口道,萱,我想你被算计了。  
杜微微装不在意的笑着说,我就说这丫头片子斗不过林冉,我当时说让你不要轻易放弃算是白说了。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们,说什么呢?  
宁若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我,她去找了那几个女生,她们说不是偶然经过那家私人医院的,是有人给她们打电话让她们过去看好戏的。而宁若找出杜微微,让杜微微旁敲侧击的问了陆齐铭,证明林冉并未怀孕过,齐铭也未曾陪她去做过流产。  
我僵硬的笑道,这么重要的事齐铭怎么会告诉微微。不会的。  
杜微微说,你知道我和齐铭哥是什么关系吗?我们同父异母,不过我是跟我妈姓的。齐铭哥什么事都不会瞒着我的。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我紧紧的盯着她追问道。  
更何况,现在哥不让任何人提起你,很明显,你是他心里的那道硬伤啊。  
我闭上眼,心如玻璃碎了一地。现实好像总是给我当头一棒,使得我仓皇无措。我想起GIGI在《给自己的情歌》里唱道,平凡的女子,清醒一次次,糊涂一次次。  
知道这个消息后,我没有再说一句话。宁若和杜微微坐在旁边抽着烟陪我。  
杜微微说,我看哥对你旧情难了,我把这件事告诉哥吧,他一定会和你和好的。  
我摇了摇头,握紧手,指甲陷进皮肤里。宁若说,算了,微微,以后人生路还那么漫长,萱以后会遇到比你哥更好的。再说,大学里好男孩比比皆是。  
说完看了我一眼,跟杜微微说,微微我们出去吧,让萱一个人静静。  
 
 
 
>>>得不到,难遗忘。 
 
我没想到宁若会去找林冉,杜微微打电话给我,以萱,快到解放路的天堂酒吧。 
我赶到时,正看到一群很妖孽的人纠结在一起,宁若酒红色的头发格外显眼,我跑过去才看清,宁若正扯着林冉的衣领,林冉的半边脸是肿的,杜微微看到我立刻招手让我过去,我正低头挤进去的时候,只听到一声“咣当”的碎裂声,周围一片安静,我再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满脸是血的林冉。而宁若的手里,拿着碎掉的酒瓶。我尖叫道,宁若,你疯了吗? 
周围的人都愣住了,这时杜微微看向门口说,哥来了哥来了。 
我转过身,就看到气势汹汹的陆齐铭,他看到此时的景况皱了眉头,焦急喊道,都还愣着干吗,快叫救护车啊。然后深深的看我了一眼,带着不解和怒气,我转过头看别处,不敢再望他一眼。 
那一夜,警察很快就闻风而来,聚众的几个人,宁若,我,杜微微都被警察带走。周围聚着的那几个人就是当初在医院门口遇到我的那几个女生,显然她们也被吓傻了,在车上时不断的哆嗦。 
我对她们低声说道,呆会儿到警局我会说是我伤的人,你们都要为我作证,不然我会新帐旧帐一起算。或许她们从没见过我那么凶狠的眼神吧。都点了点头。 
我使劲握着宁若的手,杜微微看起来满不在乎,但我看她紧皱的眉头就知道事情不太乐观。 
不知道何时,宁若和杜微微也升为死党,她们脾气相仿,都很爽气。我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别担心。她看了看我,点了点头。 
 
到警察局时,我自动承认是自己不小心伤的人。而周围的几个女生也附和着。宁若瞪大了眼睛,她拉着警察说,是我伤的人,跟她无关。警察瞅了她一眼,不耐的说,这年头什么都见得多,就是没见过争着顶罪的。然后又看看我说,小姑娘家,长的挺文静,怎么能那么凶狠残忍呢。 
宁若拉着我吼道,萱,你是个傻子吧。我微笑的看着她,亲爱的,没事。宁若急着争辩道,怎么没事,一人做事一人当,你的通知书下来了,你要上重点大学的,我混个三流学校就不错了,你…… 
我拉住她的手,傻姑娘,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是你保护我,你说我一直都是慢脾气,淡性格,其实你对我的好,我一直记在心里。这次,你又是为了保护我,我想即便此生我变卖所有,都难以偿还你对我的好。 
杜微微看着我们,淡淡地说,别演伤情戏码了,我会尽力的。 
 
我们谁都没想到陆齐铭和杜微微的老爸竟然是副市长,怪不得他们平时都那么招摇。 
杜微微和宁若来看我的时候,宁若一直在骂,林冉那个贱人,我去医院时,她还拉着陆齐铭的手哭得跟死了全家似的。要不是微微跟陆齐铭说明白这件事,陆齐铭估计会恨死你的。 
我淡淡的笑,杜微微看着我,问我在这里还习惯不。我看看周围冰冷的目光,笑了笑说没什么。杜微微接着说,我跟哥已经跟爸说过了,哥现在在林冉那边,林冉不会上告的,她自己心里清楚她做了什么事,一定会配合的,没事,你今天就可以出来。 
 
是陆齐铭爸爸的秘书来安排我出去的,陆齐铭也一起来了。出拘留所,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抬头看头顶的阳光,我突然觉得一切都那么宽阔。陆齐铭看着我,宁若和杜微微拉着那个秘书识相的走了。 
打我见陆齐铭,他的眉头一直皱着,此时更是定定的看着我,我退后一步,强笑道,你做什么? 
他摁住我的肩,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他说,萱,你怎么这么傻……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一个人承担。 
看到这个曾经最爱的男子落泪,我心疼的厉害,眼泪逼近眼眶却坚持不让掉下,微笑的说,没事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陆齐铭说,萱,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我的眼睛暗了暗,抚掉他的手,艰难的说,齐铭,我们不能牺牲那么多人来成全你我的幸福。 
没有牺牲任何人啊,我们本来就是要在一起的。陆齐铭大吼道。 
齐铭,对不起。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想,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 
我转身。转身的那一刹那,眼泪掉落。 
 
齐铭,昨天晚上我一个人在拘留所,望着周围清冷的墙壁失声痛哭。我想我再也没有勇气去承担任何坎坷,或许你这个天神般的男子始终不适合我。即使,现在幸福近在咫尺,我都把它拒之门外。就如我们第一次相见时,我唱Faye的那首歌,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美丽的东西越不可碰。 
齐铭,伤痛不过百日长,你我都撑不起的未来,就让我来告别。 
齐铭,我只是希望,来日,在你妻妾成群,儿孙满堂时,还能想起我。 
而我,我想,即使已经白发苍苍,抬头没有光,得不到,也不甘去遗忘。

伤痛不过百日长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365/,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疯狂女佣太劲爆总裁的暖床秘书爱液欲迷情逗弄水芙蓉欲恋学园魔鬼手上的涩樱桃禽兽门狂欲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