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下个冬季的白色婚礼最新章节

第三章

下个冬季的白色婚礼 | 作者:夏七夕 | 更新时间:2019-05-25 09:33:30
推荐阅读: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疯狂女佣太劲爆总裁的暖床秘书爱液欲迷情逗弄水芙蓉欲恋学园魔鬼手上的涩樱桃禽兽门狂欲总裁
 
[7]
我刚到学校,就收到你的短信,你说,烟岚,我会跟嘉瞳分手。
我焦急地打电话过去,我说,齐铭,你不要这样。
你痛苦地问我,那要怎样,如果现在不说,以后再没有机会。
是的,昨天晚上,你告诉过我。你和林嘉瞳在一起后,发现她的掌控欲大得可怕。比方说,你只想待在故土,而她却执意要你陪她出国。
如果我听到你说喜欢我时倍感欣喜,那么在听到你说要跟林嘉瞳分手时,心底便涌满了沉重。
我约你见面,在学校废弃的篮球场。
我不看你,冷淡地说,齐铭,其实两次帮你,第一次是我是觉得林嘉瞳学习好,如果惩罚的话会对她名声不好。第二次是因为我是学生会主席,我不能眼看着同学有难。
天知道我说的话有多假,可是我别无办法。我是第三者,我惶惶不安。即便现在的我显得有些假模假样,我也要
然后我的耳边响起一声轻微的叹气,你上前一步把我拥入怀里。你说,不要动,让我抱一下。
我就真的站在原地不敢动了,心代替了的动作,不停快速地快速地跳动。
我多希望时间停在这一瞬间,你拥抱着我,我就像拥有了全世界一样。
可是,一声尖厉的女声响起,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我愕然转过头,就看到不远处的林嘉瞳。她不再如初次见面时那般稳妥,一脸的不可置信和惊慌,像一只受了伤的小白兔,立刻红着眼睛跑开了。
我碰了下和我一样愣在原地的你说,快去追啊。
你转过头拉住我,烟岚,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和她说明白。
说完你就飞速地跑走了,在你奔跑的身影还未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时,我冲你大声喊道,陆齐铭,不要放弃她!我不喜欢你!
你没有回头,我不知道你听到了没有。
只是我慢慢地蹲下身,哭了起来。
齐铭,当我看到林嘉瞳眼睛红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们不能在一起了。
因为,我是这样的害怕,我们在伤害别人的过程里幸福。
而那天,我一直站在原地等待,而你,却如我所愿地没有再回来。
即便我对你那么英勇地说不喜欢,可是我等到天色昏沉,你真没再回来时,我的心还是荒凉成一片。
或许你一看到林嘉瞳的眼泪也心软了。或许你不再来,就是暗示我,你会回到她身边。
这样想着,走着,便又有潮湿在眼里涌动。我不停地抬头看天上的星星,即使,那是星星还没有出来的时刻。
但是看不到星星,至少可以让眼里的钻石掉不下来。
第二天我刚到班上,就看到同学们议论纷纷,我坐到位子上,方糖凑过来低声问我,烟岚,你和齐铭在一起了吗?
我对她翻了个白眼,你今天发烧了?
她奇怪地说,那就奇怪了。
我说怎么了。
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林嘉瞳自杀了。
……
我心里突然有什么东西轰隆一声倒塌了。齐铭……那是你,屹立在我心里,却在这一瞬间被这个消息夷为平地。
 
 
 
[8]
这个消息使我坐立不安了一天,可是我回到家后,就被另一个消息震惊了。
因为,爸爸失去了做了二十年的工作。他迷惑地长吁短叹,不明白原因。而那天晚上,我便接到了一个电话,林嘉瞳在电话里轻轻地笑着,她说,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我气愤地说,林嘉瞳你要怎样?我从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为何你要这样对我?我爸爸的工作是不是你搞的鬼!
而那边,又是轻轻的笑声,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不敢跟爸爸说,因为我,让他失去了工作。我躲在房间里偷偷拨通了陆齐铭的电话,那边却是关机。
顿时,我觉得无望极了。
那天晚上,天空下起了大雪,窗外一片雪白。
而陆齐铭竟然出现在我的睡梦里,他坚定地对我说,烟岚,我一定会在冬季和你举行一场婚礼。我惊讶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想在冬季举行婚礼?
他笑道,你的日记里有写啊,放心吧,我答应你,下个冬季。
梦很美,醒来时却有泪悄悄滑落。我握着那个小巧的十字架,它把我的手心烙得生疼。
我以为这便是林嘉瞳的报复,不动声色,却又手段高明。让爸爸丢了工作,让一家人断了经济来源。却不想,这不过是一个开始。
第二天,我正在学校上课,便接到爸爸打来的电话,他焦急地说,快来,你妈妈住院了。
我丢下课本就不顾一切地往外冲。
我赶到医院问爸爸怎么回事,爸爸说妈妈出去买菜时,在街角被一个打滑的车撞了。
看着急诊室亮着的灯,我心急如焚。
医生最后走出来说道,病人无恙,只是一条腿,恐怕是保不住了。
我眼前一黑,昏倒在了地上。
我再醒来,爸爸喂热水给我喝。爸爸眼里一片忧伤,他说,烟岚,你不要吓我,你妈妈还在里面,你可不能再有什么事。
我艰难地扯着嘴角对爸爸笑,我没事,只是刚刚被吓到了。
爸爸被解雇,妈妈飞来横祸,这些让这个家蒙上了一层白霜。
只是,我对妈妈的飞来横祸存有疑惑,问爸爸,爸爸只是说,因为雪太大,一辆车打滑。
可是我想起电话里林嘉瞳轻轻的笑声,就觉得毛骨悚然。
我不知道她这个在显赫家庭里出生的小姐,会不会有一颗比我想象中还狠毒的心。
那天晚上,一通电话便验证了我的想法。
林嘉瞳依旧是轻轻地笑着,我愤怒地说,林嘉瞳,你有什么仇恨可以报在我身上!你怎么可以如此狠毒!你没有父母吗!
林嘉瞳终于不笑了,她冰冷地说,烟岚,这是你自找的。你如果对我依旧是这种态度,你信不信,明天会有别的灾难降临到你身上。哈,我就是让你们一家三口消失在这个地球上,也是轻而易举的。
我挂了电话后焦灼的打陆齐铭的电话,却依旧关机。
 
 
 
[9]
如果说在生活的这十六年里我没有过绝望的感觉,那么在这一刻,我感到绝望了。
我没有任何力量和财富与林嘉瞳抗衡。不但如此,我还要担忧,明天家里会不会发生新的事故,终于,最后,我妥协地拿起电话打给林嘉瞳。
我说,请你放过我们.
电话里林嘉瞳笑了,依旧是轻轻轻轻,就跟她上次说要请我吃东西时一样,胜券在握。她说,你求我啊。你跪下来求我,并且保证立刻消失在我眼前,我就放过你。
我握着电话,一阵无力。
和陆齐铭在一起时,我觉得我没有任何错。我们相爱,我们对得起全世界。可是在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不是打着相爱的幌子就可以随意破坏别人的幸福。
就像现在的我一样,终于为自己的侥幸付出了代价。
那天我挂了电话后,真的去了林嘉瞳家的楼下。
你们嘲笑我也好,同情我也好。可是那时,十六岁的我真的无能为力。
我不敢告诉父母,是我,让他们处于这样的境地。也联系不到陆齐铭。整个世界在我眼里都突然变成了灰色。
我跪在林嘉瞳家楼下的时候,来来往往的人,对我指指点点。我低着头,眼泪涌出。
不仅是因为屈辱,难过,还有很多很多的害怕。
如果我跪下可以让林嘉瞳放过我的父母,那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有雪的地面,冰冷异常。我的腿将地面的雪融化,冰水濡湿裤子钻进裤子里,冰凉如渗入骨头里。
天空还有小雪洋洋洒洒地飘着。我颤抖着手拨电话,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我冷得牙齿打战,我颤抖地说,林嘉瞳,我跪了,只求你……放过我的父母。
电话那头,林嘉瞳终于不再是轻声笑了,她笑得放肆张扬,她干脆地说,好,让我看你的诚意。
于是那一夜,我都没有回家,我从下午跪到晚上,又从晚上,跪到了天亮。
如果问我那天,小区里最漂亮的雪人是哪个,我一定会告诉你,是我。
第二天清晨,我被过往的路人送到医院。
我跪了一夜,却烧了两天两夜。醒来时,我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跟眼前开心的父母说话,而是看手机。
直到看到手机里的那条短信,我才放下心来。
那条短信是林嘉瞳发的,很好,我看到了你的诚意。你可以执行下一个约定了。
但我刚坐好,脸上便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旁边的妈妈拉着爸爸的手尖叫道,你干什么!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你怎么可以打烟岚!
我惊愕地看着爸爸,爸爸气急败坏地说,你知道不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珍惜就是不尊重父母。
旁边的妈妈不停地抹着眼泪,她拉住我的手说,傻孩子,你怎么做傻事啊。
爸爸的眼睛一下就红了。他甩开妈妈的手,转身走了出去。
面对还坐在轮椅上失去了一条腿的妈妈,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仿佛要将这些天所受的委屈,一起释放。
妈妈抹着眼泪说,傻孩子,哭什么。边说边伸手为我抹眼泪,可是她自己的眼泪却是不停地掉落。
我不知道这些事,父母知道了多少。
因为我病好后,对他们说,不想在这个城市待着时,他们竟意外地点了点头。
并且,用最快的速度搬了家。临搬家前,他们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如果去了新城市,一定要像以前一样生活。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我会像以前一样,不辜负他们的期望。
我临走前打了一次你的电话,依旧是关机。
在老房子里,我丢掉了用了一年的手机卡,提起了行李。
 
 
 
[10]
那是2001年的冬季,从那以后,我便害怕过冬季了。
因为每个冬季,我都会不停不停地想起那年所发生过的令我撕心裂肺的事。
我会想起你的脸你的拥抱你的微笑你的吻,我把那枚小小的十字架像珍宝一样珍藏。因为它是我活下去的希望。所以,齐铭,如今我才有幸看到你2007年的这场婚礼。
六年,真的可以颠覆苍生。
比方说,我念了一所不错的大学,毕了业,有了一份前景美好的工作。
比方说,你和林嘉瞳这桩商业联姻非常成功,她家成功地助你开了新的公司,让你继承了你父亲的衣钵。
比方说,你们的这场婚礼,真的很圆满。
你穿着白色毛衣,白色西装,为新娘戴上漂亮的钻戒。
林嘉瞳真美丽,其实,如果没有那一年的伤害,我会觉得她是落入凡间的仙女。
当然,她现在依旧是仙女,因为,谁都不会知道她那年做过的事,恐怕,连她自己也遗忘了。
记得临行前,我还接到她一个电话,她说,烟岚,对不起,我不得不保护自己。
我站在人群里,观望着你们这场轰动了整个城市的婚礼。
我渐渐地退了出来。路边的孩子指着我对他妈妈说,妈妈,妈妈,这个阿姨在哭。
看着他妈妈牵着他快速走开的身影,我俯下身,哭得更难过了。
齐铭,其实,我知道,那年,林嘉瞳自杀后,你便一直陪在她身边。她哭闹地威胁你,不准再跟我联系。而你,只是想,等她好后,再对我解释。于是,便答应了她。
可是,等她痊愈出院,你再去找我,便只看到空荡荡的座位。
这些是你告诉方糖的,因为你追问方糖我的下落。
而方糖,听话地按我交代的话告诉你,她说,陆齐铭,烟岚她其实不是很喜欢你,她不想再害你和林嘉瞳闹矛盾了。她转学了。
你不信,方糖说你想方设法地去翻我的档案,查我的地址,可是,我的档案已经被调走。
你面对我如空气般的消失,哭得像个小孩。
齐铭,你永远不会知道那年冬天我做过的那些事。没关系。你知道吗,我跪在雪地的时候在想,幸亏,跪的不是你。
后来,你每天都会去问方糖一次,烟岚有没有和你联系。
可是每次方糖都是摇头。
渐渐地,你便不再去问,我以为,你真的忘了我。
可是,你结婚前夕,方糖打电话给我。
她说,你又打电话给她,问她有没有和我联系。
原来,毕业后,你一直让方糖给你留着可以联系的方式。
方糖按照我的话,依旧对你说没有。
因为这几年我也断断续续听说了你的消息,你很优秀,你又开了公司,依旧叫华扬。你有得力后台,你是商场上呼风唤雨的后起新秀。你看,林嘉瞳给你的爱,比我给你的要多得太多。
我想,这样对你才是最好的。我曾少你的,你终于在别处得到。
我握着手里小巧的十字架,那是你送我的唯一礼物。
我扬起手打车。对司机说,机场。
齐铭,原谅我突如其来的哭泣,就当我的眼泪是为你的幸福送行。
我知道,从此以后,你会在没有我的城市里继续坚强。而我,我会在没有你的城市里疗伤。
梦里你曾答应我的事,也终于做到,在冬季举行一场白色婚礼。虽然,新娘不是我。
但是,齐铭,祝福你。
 
 
完。

下个冬季的白色婚礼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363/,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疯狂女佣太劲爆总裁的暖床秘书爱液欲迷情逗弄水芙蓉欲恋学园魔鬼手上的涩樱桃禽兽门狂欲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