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我住在回忆里最新章节

第二章

我住在回忆里 | 作者:夏七夕 | 更新时间:2019-05-23 14:36:10
推荐阅读:极乐鸟狂欲总裁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做哥哥的女人爱的练习我居然被一个种地的强制爱了都市猛男贪色男人
【4】
彩彩说,姐姐,你不能这样行尸走肉下去。
彩彩说,姐姐,我带你去玩,你就不会不开心了。
彩彩每天下午下课都会冲到我这里,然后把窗帘拉开,让昏暗的房间明亮起来,紧接着把我从床上拖起来丢进卫生间,那喷雾喷在我脸上让我清醒。然后让我打扮的精神焕发,带我去泡吧。因为那天彩彩趁我睡着的时候,顺手拿走了我家的一把钥匙,面对他小男孩儿的霸道,我感到无可奈何。而现在这种精神状况的我又确实需要清醒和热闹,所以我每天任他把我当洋娃娃一般摆布,带我到一个又一个声色场所,他介绍他朋友给我认识时,我从不反抗。
面对一群十七八岁的男生女生,我仿佛又回到了刚念大一的时候,只是,没有人知道,那是我拼命想要忘记的时光。
彩彩为了让我生活的有规律,还在每个白天下午有课的时候拼命打我电话,喊我去他们教室听课。
彩彩像一个小大人一样对我说,姐姐,作息时间颠倒是不好的,你不吃早饭是不好的,你整天窝在家里是不好的。
我认真的的听着,每次都会装作不耐烦地笑他像一个老婆子一样麻烦。
熟了之后我才知道,彩彩是一个特别热心的人,在心理学上,他其实是有缺陷的。因为他很执拗,特喜欢对周围的人付出,并且不求任何回报。彩彩周围的朋友都告诉我,他是个特别善良的男生。即使和女朋友谈分手,都会先送人家一条施华洛世奇的项链做补偿。
我对这个评价相当无语,这算哪门子善良,明明先给一颗糖,再给一巴掌,深谙“厚黑”之啊。
彩彩最喜欢玩电动,是个非常好动的小孩。我一直好奇他怎么叫这么女气一外号,彩彩拍拍我的头说,姐姐,这你就不懂了。“彩彩”怎么女气了?你不觉得特帅么?看到我的名字,你没想到迷彩服么?想到迷彩服没想到军人么?
那时我才知道,彩彩的梦想是做一个军人。这对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孩来说,真的是一件挺难得的事。
彩彩说,不过我爸说,只要他还活着,就不会让我弃商投军。
彩彩说这话时,眼睛里有淡淡的不属于他平时的忧伤。我拍着他的头说,长大后,一些事总是身不由己。
彩彩听到我的话后失笑,姐姐,你说话怎么老是老气横秋的?
我不理他,在他旁边的跳舞机上跟他跳着玩。因为不是周末,又是午夜所以电玩城的人并不多。
跳了一会儿,彩彩和他的朋友就拉着我去吃宵夜。城南路是酒吧街,所以附近的小吃店也是到凌晨三四点才打烊,有女生减肥,晚上只能喝粥,所以她们的男朋友面对烧烤就有些松动。最后彩彩挥挥手说,兵分两路,我陪姐姐去吃烧烤,你们去喝粥吧。
说完,彩彩就扳着我的肩拖着我走,我跟彩彩打打闹闹的朝前走,经过一个路口时,我看到了林皓辰,他站在马路对面,身边站了个娇小玲珑的女生。
林皓辰揽着女生兴致勃勃的迎面走来。红灯停,绿灯行。在我和彩彩和他擦肩而过时,我听到他轻不可闻的笑声。
.【5】
我走到烧烤摊时,点了藕片,土豆,牛肉,鸡翅,茄子,扇贝,生蚝。
只要摆出来的,我无一错过。老板问几个人时,我答两个。老板脸上的笑慢慢变成了惊愕,他大概想说我点多了,我却冲他说,再上一打酒。
彩彩从身后仙侠此担憬悖鹫饷磁按约骸N姨岣呱簦按约海襎M就喜欢吃烧烤,吃到最后自己都要吐出来了。彩彩劝我说,姐姐,不要再吃了。
我却攀着桌子,干呕了一会儿继续将烧烤烧烤往嘴里塞。我说彩彩你知道吗?我从小就有个毛病,喜欢什么就狠命吃,吃到吐了,就再也不会喜欢了。
我曾对某人说过,我生平就两个爱好,一个就是吃烧烤。另一个我一直没有告诉他,爱他,和他在一起。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吃烧烤,是不是,我也会,不再爱他?
这样想着,我便吃的更毫不客气了。
彩彩说,姐姐,我觉得你比平常人多一份勇气。
我边吃东西边问他问什么。他说,因为很多人都怕吐,而你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停顿下来,无奈的笑着望他,彩彩,你不懂啊,有一种绝望叫做无能为力。
说完这句话,我便哇地一声冲到路边,不顾路人或惊讶或嫌弃的目光,惊天动地的吐了起来。
吐到近乎昏厥的时候,我就开始哭,我觉得我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这么久以来,我一直想找个安静的角落,供我泪如雨下。
但是直到今天,在灯火阑珊处,我才真正的哭出声来。我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仿佛要将刚刚吃进去的东西和对某个人的爱,一起吐出来,哭出来,发泄出来。
我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在酒店了。看着另外的一张床上,彩彩正抱着手机打游戏。我问他几点钟了,他看到我醒了,立刻边看手机边起来给我倒水说,三点。
我神情呆滞的喝了口水,彩彩扑过来蹲在我身边说,姐姐,我们去捉弄我最讨厌的人好不好?
彩彩抬起头,澄澈如琉璃的眼睛期待的望着我,像一条忠厚的金毛大狗一样。我茫然的看着他,捉弄谁?
彩彩冲我唏嘘了一声,然后让我换上酒店的棉质拖鞋,拉着我出门。然后站在同楼层旁边的房间门边,轻轻的敲门,直到听到屋里有睡意惺忪地问,谁啊?
彩彩拉着我快速奔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开始我还莫名其妙,但是看彩彩几次这样乐此不疲,清醒之后我也来了兴趣。像彩彩一样去敲了几次门。最后我好奇的探出头去看隔壁是谁,却和一脸不耐烦的林皓辰面面相觑。
我像一只受惊的乌龟缩进自己的壳里,彩彩嬉笑着问我,姐姐,是不是很过瘾?
我愤怒的一把推开他,你干嘛要带我来这里?你神经病啊,干嘛要开房在他隔壁?
彩彩没料到我会发脾气,一下子没站稳,差点跌倒在地上,他扶着卫生间的门把,一脸委屈的说,我只是觉得他欺负了你,所以才想报复他的。
谁要你的烂好心。我回过头,狠狠地冲彩彩发了顿脾气。
那夜我没有再待在酒店,而是迅速的洗了把脸冲到楼下打车。
.【6】
第二天,我叫彩彩一起吃早饭,彩彩坐在桌前低着头揉着鼻子道歉,对不起,姐姐。
我拿着勺子塞到他手里说,快喝粥。彩彩好奇的看着我问,你不生气了么?我笑着说,是啊。我昨晚奔回家后,本来是想酝酿情绪大哭一场的,但当我翻箱倒柜找出某人送我的全部东西后,反而哭不出来了。我发现,我蹲在柜子前,抽了一包烟到天亮。
彩彩喝着粥,小心翼翼的问,姐姐,你是不是不爱他了?
我顿了一下,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爱情,是一个奢侈的词。
彩彩的同学听说我和彩彩是在呀呀论坛认识的,便都去玩。
他那群朋友本身属于走哪都打眼的人,更何况一群人蜂拥进呀呀论坛的潮人区发照片,整个论坛差点没掀翻过来。
原来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带着高像素手机,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已经把我们一起出去玩的照片拍了下来,整版整版的铺在论坛上,引得呀呀论坛的女生尖叫不停,男生都守株待兔的等帖子更新看美女。
消失已久的管理员双木也在蠢蠢欲动,他说一定要组织一次聚会,好让大家都互相认识一下。下面跟帖的人都超越了以往的在线纪录。
于是这个聚会不得不被提上议程。
彩彩和他的朋友也觉得好玩,也商量着要一起去聚会认识几个美女姐姐。我对这群小孩感到无奈。
踩踩问我,你要参加吗?我摇头说,我老了,不喜欢凑热闹。
彩彩和他的朋友都怂恿我,姐姐,去嘛去嘛。我拗不过,便点了头。
彩彩他们欢呼起来,紧接着一周,大家就都在雀跃兴奋中度过,一群男男女女对交朋友最有热情。
但这时,我却受到林皓辰的一条短信:千寻,很意外你会来。
我没有回复,伤口总要结疤,愈合了吧。
.【7】
聚会那天很热闹,KTV里男男女女围坐在一起,每个人都因为认识了新朋友而兴奋,也有人议论这呀呀论坛的管理员双木。
彩彩和他的朋友也在说,一定要和管理员喝一杯,庆祝认识千寻姐。
但在林皓辰推门走进包厢的那一刻,彩彩噌的一下站起身,我用力的把他拉下了来,他瞪大双眼问我,姐姐,难道林皓辰就是双木吗?
我点头,彩彩继续问,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是他?
我点头,最后彩彩无语了,低声说,早知道论坛是这个人做的,谁要进来玩?!
林皓辰带着上次见过的娇小女生,挨个儿敬酒,大家都尊称那个女生为“版嫂”。
我神色如常的和彩彩喝酒,猜拳。彩彩在知道林皓辰就是双木后,便开始有些意兴阑珊,当林皓辰走过来敬酒时,他更是没抬一下眼睛。林皓辰却笑着说,千寻,你真是好本事,每次都会带着自己的现男友和前男友碰面。然后,又凑到我的耳边说,不过,这次不会出事了。
 
彩彩听到他的话后,立刻直着脖子问,你什么意思?林皓辰淡淡的笑了笑说,你问她啊。
林皓辰的身影从我眼前晃过时,我坐在沙发上沉默。彩彩拉起我说,姐姐,我们走吧。
彩彩并没有招呼他那群朋友一起走,而是只拉了我一个人,坐在他宝蓝色的小尼桑里时,彩彩说,姐姐,想哭就哭吧。
我转头对彩彩笑,没什么的,真的没什么,这是我罪有应得。
彩彩转过身认真的看我,伸手把我摁在他肩头说,姐姐,你别逞强了。
他这句话刚落,我便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曾经,也有一个人看穿我的逞强,保护我的脆弱。只是,我失去了那个人,那么久。
本以为,半年后,伤痛会痊愈。打起精神来,疼痛却再次袭来。回忆似潮水,蜂拥而至。
半年前,我和林皓辰在论坛上认识,那时候我刚失恋没多久。感情空虚,精神空虚,便和林皓辰聊上了。
之后我们见了面,水到渠成的走到了一起。彼时,林皓辰正在做论坛聚会活动。
那是我第一次见网友,但这一见却毁了我和林皓辰兢兢业业建立起来的新感情,新生活。
因为,我在聚会上碰见了曾相恋三年的男友顾阳。我知道呀呀论坛的人气很高,聚集了这个城市不少闲人。可是,我从来不知道他顾阳也是这群闲人中的一个。
他跟几个朋友可能是来凑热闹的,所以当我看到人群里顾阳和几个朋友熟悉的脸时,挽着林皓辰的手瞬间就松开了。
那个聚会成了林皓辰最难堪的回忆。
因为我松开了他的手,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当他看到这种情况,顺势来牵我时也被我甩开。而旧日的朋友拥上来问我,千寻,这是不是你新男友时,我没有否认,却也没有承认。
还有什么比自尊可以让一个人更决绝?林皓辰当天晚上就丢下了我,一个人离开了。
我看着彩彩说,你知道吗?其实我遇到你之后那些悲伤,并不是因为林皓辰,而是因为顾阳。
我之前反复想起的某人也不是林皓辰,而是顾阳。
彩彩奇怪的问我,姐姐,为什么,你们不是已经分手很久了吗?
我摇头,对彩彩说,是的,分手很久了,可是这一年来,跌跌撞撞,我始终无法忘记他。
彩彩更加奇怪,他说,那你们为什么要分手?我看向窗外,因为他喜欢上了别人。
彩彩淡淡的哦了一声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男人会抛弃姐姐喜欢别人?
我没有说话。
.【8】
那晚彩彩送我回家,到家门口时,彩彩握着我的手说,我想一直照顾你,陪伴你。
我笑,有你这样一个弟弟真好。
彩彩认真的看着我,第一次没有叫我姐姐,而是直呼我的名字说,千寻,我不想做你的弟弟。
我哑然失笑,拍了拍他的头说,小孩子,我们相差三岁。
彩彩迫不及待的接口,年龄不是问题。我无语,只是笑了笑,彩彩,你知不知道爱的定义?你只是看我可怜施舍我,等你以后长大,你就会明白,其实你不爱我。
彩彩固执的说,我没有施舍你,我就是喜欢姐姐。
我拍着他的肩,好啦好啦,你别这么固执,早些回去,这个问题明天再讨论。
 
彩彩听到我说“明天再讨论”时立刻眉开眼笑,他就是个小孩,很容易被岔开话题。他转身朝车里走说,姐姐明天见。
我嗯了一声,静静地站在原地看他的背影,他走到车边时回头看我,又突然迅速的跑到我身边,把我抱到怀里,亲了亲我的额头说,姐姐,我真的喜欢你。
然后又迅速的转过身,头也不回的钻进车里,发动车子,冲我挥手。
虽然黑暗里我看不清彩彩的脸,但我知道他肯定是脸红了。
我望着彩彩远去的车,我张开汗津津的手掌,掌心里,是彩彩起初从我房子里拿走的钥匙我又拿了回来。
彩彩,我骗了你。
你一定很奇怪我刚刚说的颠三倒四,喜欢顾阳,却又状似喜欢林皓辰。
你一直以为是林皓辰抛弃了我,所以对他敌意至深。其实,事情的真相,并不是这样的。就像我对你说的顾阳,我们并没有分手。从头到尾,错的人就只有我。
我和顾阳曾是身边朋友眼中的神仙眷侣,但之后因为顾阳写论文作业,忽略了我,我在呀呀论坛认识了林皓辰。
然后我便开始心猿意马。本身,那次聚会,我是背着顾阳去的。没想到顾阳为了庆祝毕业,和几个同学偶然经过KTV聚会包厢。
顾阳的同学也在呀呀论坛玩,想起这个包厢是呀呀论坛聚会用的,所以就拉他进去凑热闹。
他没料到,和自己相恋了三年的女朋友,竟和别的男人手牵手。
顾阳看到惊慌失措的我后,狠狠地扬起手,最后他只咬了咬唇,无力的垂下了手。他低着头,额头的发遮住了他的眼睛。最后,他只静静地走出了包厢的门。
他只说了一句话,千寻,从今天起,我们分手。
如果之前,我觉得自己是喜欢林皓辰的,那么,在顾阳离开之后,我幡然醒悟,其实,我真是为了寻找一些小刺激。因为,人赃俱获时,我心慌的不成样子。
我没有顾及林皓辰难堪的脸色,甩手去追顾阳。
只是,有去无回。
从此以后,那一夜都成了我不敢触碰的记忆。
因为我追出去之后,看到马路上一辆轿车快速冲来,而顾阳的身影,停滞在轿车前。然后他像鸟一样被撞的飞了起来。
在重重地落地后,一片血红色弥漫在我眼前。
顾阳,那个容忍我所有坏脾气,说一毕业就娶我为妻,上课做兼职,要给我买安身小房子的男生,就这样活生生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再也无法回到过去,再也无法面对未来。
我站在原地,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
因为我的三心二意,所以上天惩罚了我。可是如果可以,我愿意以我的命换回顾阳的命。
但是这些话,我却永远的憋在了心底。
其实我对林皓辰,不是喜欢,不是讨厌,也不是遗憾。只是他成了我的枳晧,看到他,我就想起自己犯过的错,看到他,就想到已离世的顾阳。
彩彩,你年轻的脸那么鲜活明亮,我对你讲不出口这些见不得光的事。
你一脸澄澈的站在我的面前对我说,千寻,让我照顾你,陪伴你。
好像,三年前的顾阳,
彩彩,我是喜欢你的。因为从见你的第一眼,我便从你的身上看到了顾阳的影子
你第一次在我家洗澡,换的是顾阳的T恤。那是,我以为,上天带走了顾阳,便把你送到我身边慰藉我。可是,当你眼神明媚的叫我姐姐时,我真的不忍心,以这样的名义自私的拥有你。
我又何尝看不出你眼里的爱意。
可是,彩彩。我无能为力。在你身上,我只看到了别人的影子
.【9】
我回到家,开始收拾衣物。
然后在凌晨奔向车站。我想我得回家住一段时间,再也不能让你找到我。
彩彩,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是受惯了刀剑的人,看不得你澄澈的眼神,承接不了你给的未来,我始终无法欺骗自己。
因为,你真的,不是顾阳。
你真的,对我很好。
你给我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干净的爱,让曾经挥霍爱的我心生愧疚。
所以,我只能迅速掐灭你的爱,防患于未然,在你未受伤害之前,护你周全离开。
亲爱的小孩,再见。
 
我住在回忆里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355/,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极乐鸟狂欲总裁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做哥哥的女人爱的练习我居然被一个种地的强制爱了贪色男人我的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