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你的路途,看不到我苍老最新章节

第二章

你的路途,看不到我苍老 | 作者:夏七夕 | 更新时间:2019-05-23 14:35:14
推荐阅读:极乐鸟狂欲总裁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做哥哥的女人爱的练习我居然被一个种地的强制爱了都市猛男贪色男人
 
[三]   
虽然台球场上沈天赐的表白并不成功,但这并不影响我开始跟他像哥们儿一样厮混。沈天赐说,你看看,要不是我,你怎会在学校既有美名,又有盛名。沈天赐所说的盛名,也无非是那天台球场一杆全收的事情。   
我只是淡淡的笑。从那天起,班里的其他同学也跟沈天赐一样,开口闭口就叫我神,让我很是别扭。   
但也不可否认,从那时起,大家一起出去玩时,总是喜欢叫上我。有时想想,与之前几个月的沉默,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相比,好像现在的热闹更适合我,所以我甚至有点感激沈天赐带我走出孤独。   
后来,我和沈天赐等一群狐朋狗友走过了C市长长短短的街,逛遍了C市大大小小的电玩城,沈天赐说他更是臣服我,因为唱K,溜冰,蹦迪,没有我不擅长的,甚至连玩电动游戏,我都能一币通关。   
沈天赐说林洛施你真是彪悍啊。我假装无奈的说,哎,我这个人就这样,最大的缺点就是,浑身上下找不到缺点。   
但沈天赐的下一句话就让我沉默了,他说,越是看似强大的人,越是容易被爱情抛弃。   
沈天赐的这句话,让我突然想起了我的陶泽,你看,分开了这么久,我还是习惯把他叫做我的陶泽,即使,他早已不是我的。他的身边,伴着温柔似水的宋佳,他们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其实,不过是一个老套的故事,我与陶泽,曾是最亲密的恋人,高中三年,相恋两年,在最后一年,他却与我的好朋友宋佳在一起了,宋佳温柔体贴,与生性凶猛的我相比,女生的优点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他们相爱,他们在一起,他们一点都看不到我暗地里流过的眼泪。   
我说,沈天赐,你知道吗,我很坏,那年我忍不下那口气,所以我叫了一大群朋友去唱K,在给宋佳倒饮料时我直接泼她了一脸,陶泽很愤怒的拉着我让我给宋佳道歉,他说我让他失望,说我小鸡肚肠。   
可是,沈天赐,你说明明是他们对不起我,为什么却仍然那么理直气壮的让我道歉呢。就连陶泽转身的时候,都对我说,他和宋佳在一起,是因为我的错,一直以来我太强硬,让他觉得他对我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他需要温顺,需要迎合。所以,最后他选择了宋佳。为什么连转身他都能把我伤的体无完肤。   
我说,沈天赐,你看,我现在多好,我学着柔弱,学着穿明亮的衣服,学着安静微笑,我只是想知道,是不是我学会了这些,就再也不会错失爱情。   
话音刚落,沈天赐就一下把我抱住捂在怀里说,洛施,哭吧,好好哭一场。   
我使劲的掐他说,少占我便宜。但他却并不松手,我掐累了,想起那些所忍受过的委屈,仿佛洪水一样,汹涌而来,铺天盖地。于是索性就窝在沈天赐的怀里,痛痛快快的大声哭了起来。   
我不知道,许多年后,我会不会还记得,曾在一个男孩的肩膀,痛哭失声。   
宋佳来找我的时候,我并不惊讶。她说洛施,你太不够意思了,来C大竟然不告诉我。跟以前的朋友打听你,他们也都不知道你考哪里去了,原来你就在身边。我只是淡淡的笑。   
下午一起吃顿饭吧,庆祝我们再相逢。宋佳飞快的说道。我张了张口想拒绝,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于是,只得如时赴约。只是未想到,看到宋佳的那一刻,也看到了陶泽,其实也应该早想到。   
陶泽像以前一样体贴给我拉了凳子,席间谈笑,他们互相交汇眼神。我如坐针毡。
我忽然很不明白,自己千辛万苦的考进C大,又是为了什么。   
那年,与陶泽分手,随后,他与宋佳双双考入C大。而我,本是考进了别的大学,却随即放弃。然后重新复习了一年,报了C大。我想,我会让陶泽看到我过的很好,当他再看到我时,我会让他后悔曾经放弃过这么优秀的我。   
可是直到现在,我才突然发觉,或许是我的倔强与好强蒙蔽了我,再见之时,我却能安然的风轻云淡的聊聊过往,撑不上强颜欢笑,也算不得言不由衷。只是发现曾经为之流泪的爱情,不过是恍然一梦。  
 
 
 
[四]   
最后出门时,陶泽说,洛施,你变懂事了。我只是干笑,是谁说过女孩经历一次爱情,就成长一次呢。   
宋佳挽着陶泽的胳膊温柔的说,我们和洛施刚好方向相反,你在前面等我,我想和洛施聊些知心话。   
说完,她冲他调皮的眨了眨眼睛。陶泽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冲我挥手。   
我意外的被宋佳拖着走,走到一个拐角处,宋佳的脸色忽然就变得很难看,她说,林洛施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何必呢,我和陶泽的父母已经彼此默认我们了。   
我愣了一下,我正想说,宋佳你误会了,我并没有想拆散你们。可是,话还未出口,就听宋佳说,林洛施,这是你欠我的,我不会再想以前那么傻任你泼一脸饮料了。还未等我反映过来,一记响亮的耳光就甩到了我脸上,我只觉大脑突然一片空白,耳朵里仿佛有上万机器在嗡嗡作响。一瞬间我有点站立不稳,倚靠在旁边的墙上。   
这时又听宋佳突然尖叫一声,我抬起头,就看到沈天赐扭着宋佳的胳膊,脸色难看,宋佳的眼泪都掉了出来,她大声喊道,陶泽,陶泽……   
我并不知道之后的情景是怎样的,我只是听到一阵脚步声跑过来,而我,顺着墙慢慢的滑落。   
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冗长的梦,梦里有个男孩,笑的一脸明媚,冲我一直奔跑,奔跑。他说洛施,我会疼你一辈子,于是,我的眼泪便落了下来。   
再睁开眼,是医院,周围是消毒水的味道。一低头,就看到守在床边的沈天赐,他握着我的手,惊喜的喊道,你终于醒了,要不要喝点水。   
我突然觉得他的声音又小又遥远,好像是从左耳进的,而右耳只是一片嗡嗡声。   
我摇了摇头,以为自己现在还沉浸在那一巴掌里,问他怎么回事。他说笨蛋,医生说你没休息好,低血压,你不知道快吓死我了。   
我强笑道,你别怪宋佳,那是我欠她的。   
沈天赐冰着脸说,我没怪她,但小年她们也看到了,估计没让她好过。   
我叹了口气,不再说话,看着窗外。   
小年是我在C大交的一位好朋友,难得的一个和我聊得来的女生。说到她便见她闪进病房,冲我和沈天赐暧昧地笑着。我不理她,对沈天赐说,你先回去吧,有小年照顾我。   
然后冲小年使了个眼色,小年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却也聪明,说,是啊是啊,天赐你先回去吧,我来照顾洛施,你去休息下。   
沈天赐看了看我们,点了点头。   
沈天赐刚走,我就拉着小年的手说,你现在只听我说,一快把我带出医院,二以后不管我做什么你都要在我旁边,如果我忘记回答别人的问话,你就帮我回答。   
小年迷茫的看着我说,洛施,你怎么了?   
我看着小年请求道,小年你就帮我这一次。   
小年虽然迷茫,还是点了点头。   
我出院了。但是却很少再像以前一样开朗的笑了。沈天赐说我仿佛变了一个人。   
再在学校见陶泽的时候,他是一个人,他冲我抱歉的说,洛施,那天对不起。我摇头,然后面无表情的与他擦肩而过。现在,他和宋佳的事,对我来说,已如陌路人般,我不想再为难自己。   
沈天赐说,洛施,让我照顾你。我还是只摇头。   
他又说,只有你才这么傻,把以前都记得清清楚楚,然后画地为牢,把自己困在里面。   
我微笑,低头摆弄着书本说,要考试了,赶紧复习吧。   
考试完的最后一个晚上,沈天赐和小年他们喊我去喝酒,因为要放暑假了,会有好长段时间要天南地北。所以大家对回家都有点迫不及待的兴奋,而对即将来的短暂离别,也带点伤感。每个人都喝了很多酒。
那天晚上沈天赐喝的,最后站在公路边抱着一棵树唱道,也许放弃,才能靠近你。   
大家都在笑他傻,而我的眼泪却突然生生的落了下来。   
 
 
 
[五]   
沈天赐临回家前,带我去坐了摩天轮。他并没有与我坐在一起,而是把我塞到一个包厢里面,他跑到了另一个包厢,我疑惑的看着他,当摩天轮开始转动时,他打电话说,洛施,我会这样,一直站在你身后,离你一个转身的距离。   
这是我记忆里最好听的一句话,我离你,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   
我是在沈天赐走后,才开始收拾行李的,因为我要好好收拾一下,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小年眼泪婆娑的看着我。她问洛施你真的要走吗。我点了点头。   
这个我刚生活过一年的大学校园,我站在楼上,俯视楼下的草坪,树木,路灯,花坛,超市,小吃店,眼泪涌上眼眶。   
我说小年,明年,C大还会承载你们的欢笑和眼泪,多好。   
小年哭着说,洛施,我希望明年你还在身边,我再也没有遇到像你这样一个女孩,可以如此牵引大家的情绪,你不知道我有多崇拜你,有多以你这个朋友为骄傲。   
我转身笑道,那就让我住在你们记忆里最美好的地方吧。   
小年拉着我,洛施,真的不要告诉天赐吗。我摇头。   
沈天赐,对不起。   
你记不记得,初相遇时,你说你不懂我要的究竟是什么。那时,我以为我要的是陶泽的悔恨和愧疚,只是现在我却发现,原来那些不过都是一场虚空和捕风。   
如今,我可以肯定的告诉自己,我要的,是想和你在一起。   
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上你了呢,是我们一起去彻夜通宵的时候,还是我们一起去打电动我赢了你比我还开心的时候,或是下大雨你拉着我在雨里奔跑的时候。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曾与你在一起的种种,我都记得那么清楚。   
但是,我却要离开了。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   
那天在医院醒来时,我本想告诉你,沈天赐,我发现我以前那么傻,以为自己这两年来一直追随,是因为喜欢陶泽,可是现在我才发现,原来我早就不喜欢他了。我只是不甘心。   
我还想告诉你,沈天赐,我放下了心里的伤,我们在一起吧。   
可是,这些,我未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冲进了时光的洪流。因为我刚开口,就觉得身体有哪里不对劲,听到你说话后,我想,我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那天你走后,我让小年陪着我去做了检查,医生说,耳膜破裂,右耳失聪。   
你看,多可笑。我从来不知道自己脆弱的一巴掌都挨不了的地步。   
却也是同天,妈妈打电话给我说,家里出了事故,爸爸的生意全部赔光,再也负担不了我的高额学费和生活费了。那一瞬间,整个世界对我来说都是黑暗一片。我仿佛落入了一个冰洞里,瑟瑟发抖。   
你看我多可怜,我得辍学了。即使后来小年怒气冲冲的想想去找宋佳,也被我拉住了。我想没必要了,虽然宋佳现在变了,没有以前温柔的笑容了,开始学会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了。但是,我了解她,几年的好友不是白做的,她如果知道她的一巴掌能让我耳朵失聪,她就是把手剁掉,也不会好强的还我一巴掌。   
沈天赐,我竭尽所能的遗忘以前,想与你在一起,可是,都没有机会了。   
再见,Bye,沙又那拉。   
我用我所知的三种语言和你告别,即使,你没听到,这些花草树木都听到了,它们会替我转达的。  
 
 
 
[六]   
是在上车时,我的电话响起了,沈天赐的名字不停的闪烁。   
小年心虚的看着我说,洛施,是我告诉他的。我想……你跟他说声再见会比较好。   
我刚接起,就听到沈天赐怒气冲冲的声音,他说,林洛施,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这样一走了之。然后,我就听到他的哽咽声,他说,洛施,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你的耳朵暂时性失聪,我们可以去治疗,你没有学费生活费,我可以负担。他还说,林洛施,你要是真这么走的话,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我静静的听着,没有说一句话,因为我怕我一张口,便泣不成声。
最后他说,洛施,你站在原地不要动,等我两个小时。我现在去机场,你一定要等我。   
你们一定猜到最后的结局了吧。是的,我走了,并没有等沈天赐。   
在踏上火车的时候,我把手机卡取了出来,仍进下面的轨道里。小年边流眼泪边说,洛施,你真狠心。   
我冲她微笑。然后想起初相遇的时候,沈天赐说,我从来没见哪个女孩会对自己如此狠心。我说小年,珍重。   
当火车开离C市的时候,我一个人躲在车厢的抽烟处,边抽烟,边流眼泪。一个大叔说,小姑娘,是不是和男朋友分手了。   
我点头又摇头。   
从此之后,我再未与你联系,也再也未见过你。偶尔只会与小年联系,小年说我走的那天,你飞回C市,在火车站坐了一天一夜,最后发高烧,昏迷不醒。   
小年说,你去学校翻我的档案,期望能找到我家的住址,可是我的住址上去空白一片。最后你咬牙切齿的说道,林洛施对这场离开肯定是早有预谋的。可是说完你就哭了。   
小年还说,大二开学那年,你以为我能来,翻遍了整个校园找寻我都没找到。从此之后,你喜欢在晚上唱歌,唱其实不必说什么,才会靠近我,起码那些经过属于我。你不会坏坏的笑了,也不会请好看的女生吃冰淇淋了。   
沈天赐,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放弃了不该放弃了,固执的坚持了不该坚持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还是轻易的放弃了你。   
我的耳朵,右耳永久失聪,而左耳的听力,也在不停的下降。因为,辍学之后,我开始在酒吧工作,红男绿女,纸醉金迷,我陪客人喝了一杯又一杯的酒水,来领取那比较丰厚的薪水。   
我知道酒对我的身体不好,可是,我毫无办法。一个十七岁的女孩,能用什么养活自己呢。   
你知道我总是那样一个固执的人,我不想不完整的站在你面前,即使你对我微笑,可是我却不能听清你的声音。你不明白那种感觉,又绝望,又悲哀。   
你看时间真快,如今你大四了,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记不记得那个你曾说过要给她幸福的女孩。   
离开后,我怕你再找寻我,所以让小年告诉你我已经结婚嫁人。   
后来,又听小年说,你有了一个女朋友,神情很似我,毕业后或许会订婚。我想,不管怎样,如今,你总算是幸福的,这便好。   
我现在也挺好的,家里的情况好了很多,爸爸的生意已经慢慢的东山再起,我也辞掉了酒吧的工作,可是,我却再也回不到学校了,一年多的酒精刺激,让我的两耳已经全部失聪,现在的我什么都听不见了。   
爸爸送我了一个很精致的笔记本,我天天呆在家里写一些流离失所的爱情故事,卖给一些杂志。   
闲暇的时候,我也会去一些城市旅行,只是再也未去过C市。   
后来,我写了很多故事,却从未写过喜剧,写尽了悲苦薄凉。   
而我们,在这些故事里也终于彻底殊途,你的路途中,看不到我的苍老。我的方向里,也看不到你的微笑。
 
 
完。
你的路途,看不到我苍老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354/,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极乐鸟狂欲总裁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做哥哥的女人爱的练习我居然被一个种地的强制爱了贪色男人我的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