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童话伤城风景凉最新章节

第二章

童话伤城风景凉 | 作者:夏七夕 | 更新时间:2019-05-22 09:59:32
推荐阅读:极乐鸟狂欲总裁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做哥哥的女人爱的练习我居然被一个种地的强制爱了都市猛男贪色男人
 
[四]
对许堇年,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或许是因为很多女生都喜欢他,或许是因为他长的帅,或许是从一开始就对他有一点幻想,所以他说喜欢自己的时候,心里有沾沾自喜的感觉。不明白会怎样去拒绝,或许其实是也从未想过自己会拒绝。
所以我虽然未回许堇年任何字条,但是觉得在心里已经算是默认了。
可是那个时候的恋爱,算是什么呢,旁人一起哄就会脸红,两个人连见面都变得不自然,甚至多说一句话就觉得别扭,唯一能做而又不尴尬的事,就是上课两个人传字条。还有就是我让许堇年教我上网,于是放学的时候我经常和许堇年一前一后的到网吧。
网吧还有其他女孩子,都是找借口接近许堇年的,她们嗲着声音叫许堇年,叫得我浑身发毛,许堇年却只坐在我旁边,后来被叫的不耐烦丢一个电话给周小刀,让他赶过来。
于是那一年,我学会了上网聊Q,听歌,泡论坛,打字速度从原来的一分钟3个都不到,变成了一分钟至少30个。
而周小刀在学校也是生龙活虎的风光,我和他们混在一起,成了不折不扣的坏学生,经常逃课上网,打桌球,打架喝酒。
只是在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在我的心里,到底是周小刀重要,还是许堇年重要。因为,写信时我习惯给周小刀先写,而且一写就是一大张,给许堇年的却总是那么寥寥几句话,但是许堇年从来没有过怨言。
 
记得我生日前的那天晚上,周小刀打电话叫我出去喝酒,我拉小洛住在我家,然后趁父母睡着时,和她一起偷偷溜了出去。
那天晚上我,小洛,周小刀我们三个在镇上一家饭店吃了许多饭,喝了许多酒,半夜人家打烊时,我们还拎着酒瓶去镇头的桥边接着喝。
喝到了后半夜,夜深露重,终于有点支持不住,决定回家睡觉,就在我们站起身准备走时,发现不远处走过来一群黑影,越来越近,刚走到面前就和周小刀打了起来。起初我以为怎么着了,后来才发现是周小刀平时的那群小兄弟,他们在打闹着玩。
而这时,却有个黑影从我旁边擦肩而过,继续朝前走,我嘟哝着问周小刀的那群兄弟那个人是谁。
他们异口同声的说,许堇年。
直到现在,我都清晰的记得,那个夜里,镇子头一望无际的麦田,许堇年提着一个黑色的袋子,独自行走在那条好像没有尽头的路上,背影苍凉。他与我擦肩而过,打了照面,却未说一句话。
周小刀的那群小兄弟说,他们是打完游戏回来时碰到许堇年的,他去了市里,给我买生日礼物,但是把车钱都花光了,所以他是一路走回来的。我不清楚,两个小时的车程,许堇年是走了多久,才走了回来。
那么,在路上时,他也是这样一个人,他有没有孤单。
 
[五]
直到后来我亲身经历了,才明白,两个小时的车程,我走了三个小时都没到家,脚上磨出了水泡,疼得我龇牙咧嘴。
彼时,我已经初三,周小刀转学回了原来的学校,我和许堇年分了手,其实从头到尾连手都没牵过,何谈分手。我只是告诉许堇年我必须在最后一年好好学习,考上市里的重点高中。许堇年很体贴的接受,他过着之前的散漫生活,旷课上网。
我偶尔给周小刀写一封信,让许堇年周末时带回去给他。生活回归到了未遇到他们两个之前。只是我会在一些习题做不出来的晚上压抑的哭出声。
而那一年的中途,我又迷上了武侠小说,我爱透了里面的江湖,晚上打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看,白天把书放在课桌下看。终于还是被老师发现了,没收了。那已经是我第三次被没收了,老师严肃的说,郑童话,你是怎么了,明天请你家长来。
我实在不敢请,我有一个很严肃的爸爸,我一想到他的脸我就觉得一阵害怕。所以那天下课我漫无目的的走出校门时,不知道怎么对付明天。
这时一辆去市里的车开了过来,我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念头,离家出走,去传说中的江湖闯荡。
 
我揣着兜里紧有的十元钱坐上了车,我很少去市里,所以当车行驶了一个小时到市里后,我不知道在哪里下车,最后随着最多的人流下了车。满目仓皇。
我在繁华的街道上转悠,分不清东南西北,从下午五点到晚上八点华灯初上,我没吃一点东西,饥肠辘辘,坐在街道上看附近卖小吃的摊子,捏了捏兜里的七快钱却还是放弃了。
后来又转悠到了市中心的广场,那是初秋的天,夜里已经凉了,我穿T恤,抱着肩膀坐在广场的石凳上。
最后实在忍受不了凉意,在附近找了家网吧钻了进去。
刚上Q,就不断有头像闪个不停,是小洛,周小刀,许堇年。他们问我在哪里。
我回小洛说在市里XX网吧。小洛说你等着我们,我们去找你。我还没来得及回,就看到小洛他们都已下线。
我从网吧出来时,已是深夜十二点,我看着孤单的街灯,忽然很想回家,只是这时已经没有了回程的车,而小洛他们,也应该找不到车吧。
我看着路标,不断的朝西走,因为我记得小洛说小镇在市里的西边,只要朝西走就能到家。
 
市区到小镇,是一条很荒凉的公路,公路两边,种着高大的梧桐树和白杨树,它们的影子投在路面上,阴森森的,偶尔还会有几声寂寞的夜鸟的叫声。树外,是望不着边际的田野,荒凉的让人害怕。
年少时,我们总是为了一个坚定的信念无惧无畏,但长大后,就再也不会有这种血性。
那时,我一心想着回家,一闭眼,就什么都不害怕,决绝的往前走。那条路,要怎么形容呢,黑压压的路上,我遇到了瘦弱的野猫,遇到了喝醉酒的人躺在路中间,还遇到了半夜起来灌溉田地的人,甚至在我问路时,那个女人看到站在轨道另一边的黑影——我,着实吓得直接摔进了田地里。
我走了很久很久,从深夜十二点走到了凌晨三点,两旁却仍是麦田。我的脚上磨出了泡,我饿得头晕眼花,我边走边想下次就是被爸爸打一顿都不离家了,最后我走着走着就大声的哭了起来。我害怕,谁来接我回家,我害怕,我是真的害怕啊。
[六]
听到不远处有熟悉的声音叫我童话童话的时候,我以为眼前出现了幻觉,可是揉揉眼睛,前方确实是三个熟悉的身影。
我刚被风吹干的泪水又决堤般的冲了出来,我冲上去抱住许堇年哇哇大哭,边哭边说我再也不爱江湖了。小洛和周小刀在旁边拍着我的肩膀说没事啦没事啦,我们来接你回家。
原来小洛他们也找不到车,于是也就走路去市里找我,没想到我们会在半路碰到。许堇年背着我走,小洛和周小刀在旁边絮叨,他们说你这个死丫头,害一圈人为你担心。
后来许堇年背着我走了好长一段路,大家都累的要死了,周小刀说不如我们四个先坐在路边等天亮吧,然后明天早上碰到车回去吧。
周小刀的这个提议得到赞同,于是我们四个就靠在一起坐在路边,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说初次相遇,说周小刀帮我打过的架,说许堇年给我买过的生日礼物,说小洛崇拜周小刀崇拜的要死。
这样不知不觉靠在一起睡着了,蒙胧中我感觉许堇年好像把衬衫脱了,盖在我身上。
 
第二天回到家里,先是得到妈妈一顿痛骂,后来她抱着我就哭了。
我也又哭了起来,我说妈,我饿。我妈说,诶,我给你做饭吃去。
我坐在凳子上大口大口喝茶,爸爸坐在旁边不说话,我也不敢开口,最后他叹了口气说,以后不要这样了,昨天晚上家里为了找你,鸡犬不宁,你有没有看到你妈的眼睛都哭肿了。
我的泪水掉进杯子里,一起喝进嘴里,有点咸。那是我的十四岁。不懂事懵懂的十四岁,对爱情,友情,亲情理解都不是很透彻,但却明白了刻骨铭心。
等我长大后,在网上看到一句很流行的话,那句话说,假如我消失了,你会想我吗?彼时,我心里已清楚的明白,我对他们有多重要,他们对我有多重要,假如我消失,他们一定会寻我,到天涯,到海角。
 
初三最后的时期就在这样轰轰烈烈无疾而终的出走后变得平淡,中考的时候,我如愿考了市里的重点高中。而小洛,周小刀,许堇年却上了职业学校。小洛和周小刀一起,许堇年独自一个人。1999年,澳门要回归了,我们四个却分道扬镳。
我在市里念书,新奇的东西不绝于目,遇到新的同学新的朋友,明白穿衣服不是舒服就好,而是还分很多牌子,代表不同的档次,明白KFC的薯条比M记的好吃,M记的甜筒比KFC的好吃,我用以前买一件衣服的钱去吃一顿KFC。
我认识了新的男孩,谈了新的恋爱,高中的生活开始虽然不是轰轰烈烈,大起大落,却也还是安之若素。
起初的时候,和周小刀还是联系。后来在一个圣诞节的夜里,下大雪,所有人都在狂欢,我站在公话厅里给周小刀打电话,我说我突然想起很早的从前,但周小刀却在那边说童话,我喜欢你。
话筒“咣当”落地,我不想捡起也无力捡起,要怎么捡起。不能接受,不能拒绝。
不能接受,是因为我不喜欢他。不能拒绝,是因为还想与他做朋友。
这是我高中三年里最后一次和周小刀联系。而许堇年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或许因为高中的爱情很圆满,我第一次体会到心动,心跳,欣喜,雀跃,深刻的难过,悲伤。而这些,都是年少是的许堇年不曾给过的。
或者说,其实那个时候,我们都不懂爱。于是遇见了但却错过了,以为经历了但却遗忘了。    
 
2002年夏天,我高中毕业,念了大学。已与周小刀和许堇年未见,三年。
许堇年突然出现在我的Q上,他说他现在在苏州,在一家服装设计公司做事情。他说周小刀也在苏州,不过是在那里混,还是有点游手好闲。
他问男朋友对我好不好,我说挺好挺好。随后,再无音讯。
2004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接到许堇年的电话,他说他现在升任为设计公司的主管。周小刀现在混得也还不错,算是有点小风光。
他说,如今不知道怎么面对你的幸福,我想只能给你祝福了。
我们说起从前,说起那些曾被我以为遗忘的时光,说起无惧无畏,带着青色稚嫩的年华
直到此时,许堇年才告诉我当初其实他是没有很多磁带的,我想听什么,他没有,就去找,甚至可以旷课可以不睡觉,只要能找到,他就觉得很快乐。
我说后来我从市里回家走路脚上都磨出泡还没走回去呢,我生日时你是怎么走的。
他说因为那时心里有个信念支撑着吧,一心想对你好,想看到你拿到礼物时的开心。
还说起了很多很多,后来他说,其实周小刀也喜欢你,你记得吗,第一次他为你打架,那么一大群人,其实很多都是他花钱雇的。他告诉我说,他不能让任何人欺负你。
那一刻,我在电话里笑哈哈,但是这边眼泪却轰然砸落。
 
我终于在挂许堇年电话后,想着那些久时光失声哭泣。
我忘了告诉你们,那年圣诞节后,周小刀就和小洛在一起了。
小洛后来打电话给我,她说,童话,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我喜欢周小刀,从遇见到现在,我陪他一起走,以为他总有一天会看到我,回头牵我的手,现在我也终于等到了,但是我却只能站在他的眼睛里,你却被他刻在了心里。
我终于明白学习一直不错的小洛为什么会去上职业学校,为什么不和我在一起。原来她要陪伴一直走的,是周小刀。原来那么多日子,我都忽略了小洛的感受,我一直都是她最大的那个压力。
我学会了选择静默。小洛不联系我,我也不联系她,我害怕我的出现会打扰她的情绪,打扰她的生活。
只是后来听说她与周小刀分了手,找了一个清白的男孩子,订婚。
再后来,又听说小洛丢弃了婚约,奔赴苏州和周小刀在一起了。二十四岁的周小刀已经混的很不错了,更重要的是,他懂得珍惜眼前人了,他开了一家超市,小洛做老板娘。听说他还会领着一群小兄弟去打架,但已经少之又少,因为他渐渐的有担当了。
听说许堇年一直没有再交女朋友,孤身一个人。还听说他一直在等我。
可是这些,也只能被听说。因为后来的我们,再无任何交集。
只是2007年的我,和朋友逛街时路过一家小店,我一眼就被里面的一件外套吸引了,进去试了下,合身又合心。付钱的时候服务员告诉我他们店里每件衣服设计师都为其取了名字,而我买的这件,是所有名字中最好听的,叫童话伤城。
我随手翻了一下吊牌,看到衣服名字下面,赧然写着:设计师许堇年。
 
你看你看,时光多残忍,十年,眨眼就过去了。如今的我,也只能絮絮旧事恋恋回忆,虽然它们已经被时光的洪流冲淡很多,可是,终归还是能想起,这已经很不错了。
而谁曾圆我一场童话,谁曾路过一座伤城,这些,都不再重要,人走茶凉。
童话伤城风景凉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351/,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极乐鸟狂欲总裁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做哥哥的女人爱的练习我居然被一个种地的强制爱了贪色男人我的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