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宁生,你不来,我不老最新章节

第二章

宁生,你不来,我不老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9-05-22 09:56:39
推荐阅读:极乐鸟狂欲总裁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做哥哥的女人爱的练习我居然被一个种地的强制爱了都市猛男贪色男人
[4] 
那天我跑走后,你们不停的打我电话,最后我把电话关了机, 
我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转悠,心里带着浅浅的忧伤,最后索性买了一打啤酒,自己坐在街边喝了起来。 
直到夜色慢慢降临,我才晃悠悠的走回学校,刚到学校门口,就看到你和弥生焦急的脸。你说,临安,你去哪里了,我们很担心你。 
弥生在旁边拉着我的手说,小鸭子,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我了。 
我甩开他的手,指着他的鼻梁说,阮弥生,我也是女孩,也有自尊心啊。请你,不要再来找茬,我不想再见到你。 
弥生正欲开口,你冲他摆了摆手说,弥生,你先回去,临安交给我。 
他犹豫了一下,不情愿地转身,又回头说,小鸭子,你真的误会我了。 
我不看他一眼,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 
 
我跌跌撞撞地朝前走,你拉着我问,临安,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看星星。 
好,我陪你。 
直到现在,想起那一夜,我的心就会尖锐的疼痛。无法轻巧的叙述。 
你背起醉醺醺的我去了天台,十二楼,伸出手,就仿佛可摘到星辰。我靠在墙壁边缘席地而坐,说,拉拉的舞鞋是我丢掉的。 
为什么?你问。 
因为……因,为,不喜欢。我口齿不清地吐出这几个字后,就突然觉得委屈漫天漫地的铺上来。 
你小心翼翼的靠近,拍着我的背,说,临安,不要哭不要哭。你不用不喜欢她,因为你也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丝毫不逊于她啊。 
是因为我的腿吧……我知道,我走路的姿势让人觉得很可笑。 
不,临安,也许你不相信,我看过你发表在杂志上的每一个字。 
我抬起挂满眼泪的脸,愕然地看着他,从来都没有人知道我给杂志写字,甚至连我父母都不知道。 
你低头微笑地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刚开始,我以为只是同名的人,后来看了那些字后,我就确定,那些悲伤的字,只有你可以写得出来。临安,其实你不知道,你是一个多优秀的女孩。 
小小的震惊过后,我还是无奈地摇头,不,宁生,你不明白,当你喜欢一个优秀的人时,你会觉得自己千疮百孔。 
是啊,不知道你相信不相信,我也有同感。喜欢一个优秀的人,真的是一件很折磨的事。你坐在我身边感慨。 
也就是那天晚上,你告诉我了林拉拉的身世,她母亲年轻的时候是个戏子,和一个家世显赫的男人情投意合,但是那个男人的父母不愿意林拉拉的母亲进门,最后甚至以死相逼,男人妥协了。林拉拉的母亲绝望了,继续随戏班到处演出,后来发现怀上了孩子。为了使女儿以后清清白白,像所有的孩子一样正常长大,林妈妈就不再唱戏,而是找了份普通的工作,守护林拉拉长大。 
林拉拉的家里很拮据,所以她从小就非常懂事。从不问妈妈要多余的一分钱,大夏天连个冰棍都舍不得吃,刚学跳舞时腿肿的老高都不放弃,很怕舞鞋坏掉,所以一个人练舞时经常光着脚。 
你说,做了十几年的邻居,从小到大,你和弥生就像爱护妹妹一样爱护着她,因为心疼她,所以对她格外宠爱。 
我说,宁生,其实你一点都不折磨,我看得出来,拉拉也喜欢你。 
你冲我微笑,不再说什么。 
那夜,我不知道我们看了多久的星星,因为我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 
天空一片寂静,灰灰暗暗的,清晨的凉意直逼而来,我缩了缩肩,却看到搭在眼前的手臂,我和你的动作,是那么暧昧的缠绕。 
我披着你的外套俯在你的膝盖上,你的手臂环绕着我的肩膀,头轻轻地埋在我的背后。 
我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属于我们的时光。 
直到再次睡着被你轻轻地推醒,你惺忪地揉着眼睛尴尬地说,丫头,昨天晚上竟然不小心睡着了。 
我低着头,红了脸。肩膀上,仿佛还有你手臂的余温,你说,下去吧。 
恩。我轻声应道。 
你说,不要再跟弥生生气了,你误会他了。我说好。 
下到最后一层楼,你扬了扬手,抚了一下我凌乱的头发,说,丫头,祝你幸福。我说,那么,但愿如你所说。 
但是,转身走时,我的眼泪却突兀地掉了下来,宁生,也祝你和林拉拉幸福。 
 
我没有还你外套,其实我是有意不还的。你不知道,从那天之后,每天清晨五六点,我都会按时醒来,然后抱着你的外套爬到顶楼,坐在天台上,看着天光一点一点亮起。
[5] 
之后的几天,弥生又赔礼又道歉,甚至想在女生寝室门前的水泥地上种出一排花来。 
到最后,他抱着一只毛茸茸的黄色小鸭子,在女生寝室门前大声喊,苏临安,我喜欢你。 
这件事惊动了整个校园,因为,谁都知道,阮弥生是一个优秀的男生,而苏临安又是谁呢?所有人都好奇着打听着,最后都恍然大悟的噢,原来是经常和他们一起的那个小跛子啊。 
其实,假如他不抱小鸭子表白的话,我会原谅他的。但因此我更讨厌他了。 
我觉得他是故意让我出丑。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瞧,听说阮弥生喜欢的就是那个小跛子。我讨厌这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我终于体会到小美人鱼的苦,每走一步,就仿佛在刀尖上。流言蜚语,就是一把尖锐的刀,钝重地插在我心里。 
在一周内,我的精神就全线崩溃。我跟父母哭着闹着,死活不肯去念书,不见任何人。 
也是这时,爸爸听说北京一家医院请国外的权威专家一起研究出新成果,能治愈小儿麻痹。 
 
得知这个消息后,父母陪我马不停蹄地赶往北京。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这个好消息,就到了繁华的北京,只是,没有你,所以抬头望去,满目苍凉。 
我在那家医院住下,医生为我做了检查,最后高兴地说,因为我一直坚持治疗,所以痊愈的可能性很大,大概一个月后就能康复。 
治疗的日子,我偶尔给你发短信,在白纸上写你的名字,名字后面,写长长短短的话。 
弥生也经常发短信给我,他说对不起,小鸭子,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不知道会给你带来那么大的压力。 
也许是因为要痊愈了,心情特别好,我回他说,没什么,都过去了。 
但是对于他说的喜欢,我没给予任何回复,我想是因为心里有你。 
他说你们还经常出去玩,但因为没有我,所以总觉得缺少了什么。 
我仰起头,看着医院上方的蔚蓝天空,想起林拉拉坐在你单车后面,你载着她的情景。你们,都那么美好。 
我在纸上写,宁生,你一定要等我,我也会像你们一样有个健康的躯体。到那时,我一定要告诉你,我喜欢你。 
 
日子在流光浮云里闲散过去了,一个月后,我真的可以像正常人那样自然地走路了。 
走在阳光下,我喜极而泣。我再也不用因为带着这小缺陷而自卑了,也再也不用看到喜欢的人不能言说了,更不用走路小心翼翼了,我可以蹦可以跳,想像着自己站在你面前你吃惊的模样,就觉得心情开朗。 
为了巩固疗效,康复治疗越来越紧张,有些时日未与你们联系了。治疗结束后,我顾不得跟爸妈在北京游玩,也顾不得给你打电话,就冲到了火车站买了回家的票。 
只是,从没想到,回了家,却不见你。
[6] 
弥生去火车站接的我。我看着他空落落的一个人,问他,宁生和林拉拉呢? 
他低下头,林拉拉不知道去了哪里,宁生去找她了。 
恩?什么意思? 
林拉拉和宁生吵架出走了,宁生去找她。 
我回到学校,所有人看我的表情都怪怪的。我以为是可能是我的腿好了吧,大家都惊讶。 
但是中午从餐厅回来,刚走到门口,正欲推门进去,就听到寝室的两个女生说的话。 
林拉拉学姐的消失真的和临安有关吗? 
肯定是她在挑拨离间了,不然学姐怎么会突然消失。 
弥生喜欢临安?临安喜欢宁生?然后挑拨学姐和宁生的关系,是这样的吧。 
恩。真不知道那个跛子怎么会招来弥生学长的喜欢。 
我握在手里的饭盒“咚”的一声落地。门应声而开,屋里的两个人惊讶地看着我。 
我的脸如死灰般苍白,瞪着眼问,林拉拉她,去了哪里? 
不知道。 
 
我觉得我真像个傻子,这件事差不多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 
只有我,还傻傻地蒙在鼓里,以为林拉拉只是和你闹脾气了,你还会把她找回来。 
我找到弥生时,他正在实验楼顶坐着,我说,阮弥生,请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他从身后抽出一个本子递给我说,你自己看吧。 
我颤抖着手打开,是你的日记。你在首页上写,临安,因为沉溺你的文字,所以渴望了解你,可是却发现,越是多了解你一点,就会越多喜欢你一点。直到这种喜欢不可抑制。但每次望着你清澈的眼,就会觉得难过。明知道你喜欢的是弥生,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你。 
日记里,摘抄了很多我写的字,写着我们一起出去玩的小细节,还贴着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偷偷拍下来的我的照片。 
我翻着翻着,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 
宁生,直到这时,我才明白,我们不是不喜欢,而是彼此会错了意,我以为你喜欢的是林拉拉,你以为我喜欢的是弥生。于是我们都将对方推开,让彼此离自以为是的幸福近一点。 
 
弥生告诉我说林拉拉虽然很优秀,但其实她是个很死心眼,也很悲观消极的女孩,你们都因为心疼她的身世,一直拿她当亲妹妹对待。但她喜欢你,总把你当恋人看。你太了解林拉拉了,沉默不爱说话但却决绝,所以,你暗示过她无数次,你只把她当妹妹看。但林拉拉却从不愿意懂。 
弥生还告诉我说,其实林妈妈有忧郁症,经常对林拉拉打骂,但林拉拉从来都不言语,她明白妈妈的苦,也很爱她,但没想到,前段时间她妈妈竟然过世了。精神脆弱的拉拉去学校找你,而那天,你不在寝室,没想到她无意翻到这本日记。她不想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也许,她觉得自己一无所有,对这个城市,也没有了任何留恋。那天晚上她就消失了,第二天早上我们去叫她上学,只看到她家紧闭的大门,谁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那么,弥生,宁生呢?宁生去了哪里?我摇着弥生的胳膊问。 
哥也留了个字条给家里,他觉得这是他一辈子都要负担的罪,他要去找林拉拉,让爸妈不要找他,不管走到哪里,他都会给家里联系,让爸妈放心他的安全。爸妈曾找他了很多天,但依旧不知下落,前段时间他打电话回来说一切都好。爸妈查了区号,是南方的城市。 
弥生,宁生,他好吗? 
临安,我不知道。 
弥生转过头,我看到他眼里有一片大雾弥漫。白色的忧伤的迷雾,将他覆盖。 
 
[7] 
起初,学校里关于林拉拉的消失还炒的沸沸扬扬,但过了一段时间,就平静下来。 
高三的学生都忙着高考,高一高二的学生都忙着享受高三来临前的自在。 
弥生放学经常等我,然后骑着单车送我回家。你走后,我觉得弥生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你。 
都是那么的不爱说话,眼神里充满了薄凉。 
可是我不喜欢这样的弥生。我说弥生,你不要这样。 
他就会回过头,眼神忧伤的说,临安,我想哥了。 
宁生,在你走后的很多天,我都梦到林拉拉,梦到以前我们一起出去玩时,她曾对我说的话,她说,临安,我不怕别人爱宁生,因为,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他,我会用对他的爱,将那些人都打败。可是……我却那么的害怕宁生爱别人,因为那是我无能为力到绝望的事。 
我安静地陪在弥生身边,陪他上课下课吃饭,陪着他走路看书唱歌。直到陪他走完高考。 
记得放榜的那天,弥生站在榜单下,抬起头,就看到他高高在上的分数,他对我说,临安,我们不仅仅是需要陪伴彼此而已,而是要相爱。可是,我知道,从始至终,你都不爱我,所以,临安,假如不能相爱,那么,我愿意天涯海角,与你分开。 
 
弥生去了遥远的南方城市厦门,他说那里天蓝云白,海水环绕。 
临走前,我去送他。站在月台上,他轻轻地抱着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对不起,小鸭子,对不起。 
我说,弥生,你不欠我任何,为何要对我说对不起。 
他说,不,亲爱的小鸭子,我欠你一个宁生。 
 
是那天,弥生告诉我,其实我们不是会错了彼此的意。而是他在中间搅乱了我们,他曾骗你说我喜欢他。所以,那时在天台上,我念念叨叨说我喜欢的那个男生,说他的优秀,你以为,我说的是弥生。 
弥生说,亲爱的小鸭子,对不起,对不起,我欠你的宁生,再也还不了。 
我说,没关系,没关系,我会用一生的时间将他去寻找。说完,眼泪就轰然掉落。 
 
[8] 
那是千喜年的中旬。我青春里陪伴我的两个男孩,一个女孩,断断续续的离开,终于,我的身边再也没有了任何人。 
而我,要念高三了,却选择了退缩,我跟爸妈说不想念书了。 
从小的行动不便,让爸妈对我格外溺爱,听我不想念书,也没过多的勉强。 
我说想出去走走,爸爸给我一张银行卡。他说,临安,不管你做什么,只要你开心,爸妈都支持。 
 
我背着大大的包,开始了旅程。 
七年来,我去了很多城市,但每个城市都没有你。寒冷时,我就把你的外套穿在身上。假装你还在身边。 
习惯性把把旅行中拍下的照片,配上文字,投给熟悉的杂志。我不停地走走写写,旅途中遇见很多人,我想,会不会有一天,突然遇到你,我会对你说,Hi,亲爱的宁生,原来你也在这里。 
可是,七年,两千五百五十五天。我走了几万公里,却从未遇见你。 
到最后,筋疲力尽,我回到最初的小城。爸爸给我安排了工作,每天朝九晚五,按时上下班。周末和朋友一起去逛街,只有在晚上的时候,会写一些伤感的字。 
写这些字的时候,我会想起你,想像你沿着轨道向南走的身影,想像你背着包走在旅途上的寂寞。 
林拉拉曾回来过,身边有一个男生陪伴,满脸的幸福,她说起年少时的莽撞,说起成长的阵痛,但庆幸这些都过去了。如今她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希望你和我也都幸福。 
可是,宁生,我和你,到现在,都没有变成我们,该如何幸福? 
 
1999年,我用文字来抵御卑微来袭时的恐惧与寒冷,认识了你。 
2007年,我用文字来祭奠缅怀曾流窜过的旧时光,来怀念你和寻找你。 
宁生,我不管你流浪了哪里,也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模样。我知道,也许有一天,你会看到我写的字,假如那时你还喜欢我,我相信,你一定会回来。假如,你永远都看不到,那我会一直等你。 
有句话叫“思君令人老”,但是,宁生,我要告诉你,你不来,我不老。
宁生,你不来,我不老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348/,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极乐鸟狂欲总裁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做哥哥的女人爱的练习我居然被一个种地的强制爱了贪色男人我的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