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忍者最新章节

第五章

忍者 | 作者:水阡墨 | 更新时间:2019-05-12 14:15:49
推荐阅读:悲伤的穿山甲找不到穿山乙爱的练习总裁的暖床秘书贪色男人制服下的诱惑为幸福加加油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长生狱都市猛男狂欲总裁
10 
 樱木修一的公寓是不能去了,除了我的爸爸妈妈那里,我想不出更好的藏身之处,他们都是出色的忍者,就算有人要害修一主公也是无从下手。 
 爸爸妈妈把昏迷的樱木修一带到我房间里去。他看了一下说:“没事,是一种迷药,但是他身上有淤血,我要一会儿才知道是不是内伤。” 
 妈妈摇头:“还是轩辕忍者的毒。” 
 我说:“妈妈,现在事情比较复杂,樱木天光也就是竹下集团的总经理,他竟然会有轩辕忍者的守护。这不是太奇怪了吗?具我所知轩辕忍者都隐藏在京都的岛上,自从十几年前,有一个忍者擅自毒杀了自己的主公被赶出组织后,就再也没听说轩辕忍者去守护谁的事迹。” 
 爸爸赞赏地点头:“樱,这两个月你学了不少东西,人也成熟了,思维反应还有对事物分析的能力都进步很快。你能在黑暗中靠听觉打退一个有经验的忍者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他太轻敌,二是因为你当时的确是心如止水。”他笑:“樱,你会成为最好的忍者。” 
 “是吗?”我反问有些落寞,做忍者是不是一种悲哀,像破刀,一个忠诚正义的忍者却跟了一个无恶不作的人。 
 晚上7点,修一主公还没有醒来,我们一家三口终于又聚在一起吃晚饭看新闻了。新闻上的一条消息像针一样挑逗着我的神经。樱木天光接手某因为经济不善面临倒闭的公司,而该公司曾是东京10强贸易场所之一,号称长青树。我兴奋地拉爸爸的手:“爸爸,是不是被毒杀的人有一个是这个公司的继承人?” 
 马上去网上查看资料,的确是这样的。而且,每个毒杀案与竹下集团的关系都有一个惊人的巧合。樱木天光是他们公司或者商场的股东,占有股份,与竹下也有生意来往。他们的继承人也相继死去,而最后接手的应该是最有实力的股东,那就是樱木天光! 
 事情似乎有了眉目。樱木天光只要一一收购了这些公司,就等于掌握了整个日本百分之七十的经济。这是多么可怕的数字! 
 爸爸说:“樱,你真的是越来越聪明了。”我微笑着说:“谢谢爸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樱木修一面无表情地站在书房门口,显然她听见了我们所有的对话。我一惊:“修一主公?!”樱木修一忽然跪在我面前,我吓得两腿一软也跪了下来,让主公跪在自己面前是怎样的大逆不道。他说:“樱,求你杀了他吧!” 
  
 11 
 我找到樱木天光是在一个早晨的花园里,他坐在阳光下,穿着灰色的风衣,和其他中年人一样似乎在享受阳光的祝福。我微笑地喊:“樱木叔叔,早上好啊,真有闲情雅致,还能抽出时间来沐浴阳光。” 
 樱木天光回头,弯起来嘴角:“樱,你来了。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我是来杀你的呀。”我踢着脚下的石子,云淡风清的口气像是在商量晚上吃什么一样。我终于可以和一个人安静地谈死亡,爸爸说,这是一种境界。 
 他哈哈大笑:“清水樱,你杀得了我吗?” 
 “你到底手下有多少忍者?”我能确定那天在仓库偷袭我的根本不是破刀。一般情况来说,不可能有两个轩辕忍者同时侍奉一个主公:“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樱木天光不回答,只是问:“你杀得了我吗?” 
 我的长发因为体内聚集的气力而无风自飘,身后的树上,破刀的呼吸声开始急促。我知道,他这次出手必须要杀我,而他不想杀我,也不想死在我手里。可是,这次我非要杀樱木天光,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我跳上树端,破刀的眼神有些忧伤,他说:“你不该参与这些事,把你的主公保护好就行了。” 
 “那不是很悲哀吗?”我反问。 
 “悲哀?”他有了茫然。 
 “效忠一个不值得效忠的人不是一种悲哀吗?忍者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不是为非作歹,而是伸张正义。” 
 “对不起,樱,我不能背叛主公。” 
 樱木天光在树下冷哼一声:“破刀,杀。” 
 破刀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陌生,他说:“樱,想杀主公,先杀我。”他的刀劈得又快又急,我跳出几丈远,飞到附近的楼顶上,破刀跟随而来,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我看见樱木天光在远处得意地转身去看风景。这场景总是觉得不对劲。我喊:“等等,不对。”破刀说:“你要放弃吗?我可以违反主公的命令放你走。” 
 不对。 
 樱木天光走路的时候有一点跛,是的,有一点跛。很细微的差别,我能辨认出来这种跛是因为虎口受伤而导致的。我闭上眼睛,各种声音如泉一样涌进我的耳朵,风声,鸟叫声,泉水声,还有那天仓库里的忍者被暗器打到的闷哼声。我摇头,惊讶地喊:“不对,他不是樱木天光!” 
 破刀吃了一惊:“你说什么?” 
  
 12 
 是易容术,忍术的一样,他易容成某人连某人的声音和走路姿势任何的一切都不差分毫,以至于连忍者都没有分辨出来。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一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孩子,还对自己的妻子做出那么残忍的事,答案只有一个,他不是樱木天光。真正的樱木天光已经死了,或者被藏匿到什么地方,不过后者的可能性不大。 
 破刀的叫声提醒了我,他喊:“主公不见了!” 
 抬眼四望,整条街上到处都是穿着灰色风衣朝各个方向行走的人。好厉害的障眼法。破刀忽然说:“我明白了,原来毒杀那些继承人的是主公,而他真正的身份是忍者。” 
 我和破刀站在街道中央,到处都是樱木天光,眼花缭乱地混淆了我的视线。破刀问:“怎么办?”我笑:“用耳朵看。”我闭上眼睛,凌乱的脚步声中我想起来爸爸说的话:“鹦鹉的身体轻巧,翅膀震动的声音和那些树林里的大型鸟是不同的,而且在一群糟杂的声音中,它的不同也只是轻巧细微的。你的眼睛可能被许多东西所迷惑,比如绿叶,其他鸟类红色的嘴。”翅膀是如此,脚步也是如此。 
 樱木天光被我的暗器打伤,有一点轻微的跛,那么他走路应该是一个脚重一个脚轻,和地面摩擦起来的节奏是不同的。我微笑起来,所有的声音一遍一遍地过滤,就像在宇宙中绕过无边的星星去寻找一颗流星,虽然很细微,但是只要存在,就有找到的可能。 
 我的暗器发出去的那一刹那,所有的樱木天光都不见了,他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轻巧地落在地面上。 
 “清水樱,我小看你了!” 
 “樱木天光,我大看你了,也不过如此。” 
 “做忍者要谦虚,你师父没教你吗?”樱木天光冷冷地问。 
 
破刀恍然大悟:“你是十几年前因为杀了自己的组织被赶出组织的雪野花卉!” 
 原来如此。我笑:“做忍者要忠心,你师父没交你吗?” 
 雪野花卉气得脸上青筋暴露,忍者修行,最重要的是修炼无坚不摧的精神力量,让自己在任何时候都冷静,置生死与渡外,勇敢,心平气和。而雪野花卉现在已经输了。 
 “你杀不了我!” 
 “是吗?看看你手中的暗器吧。刚才我抛出去的时候根本没想打中你,只是想让你接住,那枚暗器不是我的,是破刀的,上面有一种叫一笑花开的毒。就是你经常用的那个。” 
 雪野花卉就这么倒了下去,在他死去的那一瞬间他还是暴突着眼睛,那么不甘心,死不瞑目。破刀叹气:“做为一个忍者,最可怜,最失败的就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转身,背影落寞。 
 “你要去哪?” 
 “回京都,再也不回来了。樱,保重,你是最好的忍者。” 
 再也不回来了。 
 再也回不来了。 
 13 
 后来,我总喜欢用后来这两个字来延续我的故事,让它在我的笔下如竹笋般节节分明。 
 后来,樱木修一继承了竹下集团,那些面临倒闭的集团,他出了一笔庞大的资金扶持,从而走上了正轨。商界的人都知道樱木天光失踪了,可是没有人关心,因为他是个残忍的人,所以他们暗暗高兴樱木修一开始掌管集团。 
 他真是个天才少年。 
 我及格了,师傅爷爷和爸爸妈妈都说我是伊贺最好的忍者,但是我要继续守护着我的主公修一,直到他不再需要我为止。 
 “樱。” 
 “恩。” 
 “做我女朋友吧!” 
 “不要。” 
 “那什么时候要呢?” 
 这是我们之间常有的对话。谁叫我清水樱长得漂亮又那么优秀呢?至于什么时候答应,我也不知道,看他表现吧。嘿嘿。 
 结束了,大家晚安。 

忍者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319/,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悲伤的穿山甲找不到穿山乙爱的练习总裁的暖床秘书贪色男人制服下的诱惑为幸福加加油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长生狱狂欲总裁爱上一夜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