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天使鱼的逃亡最新章节

SNOW篇

天使鱼的逃亡 | 作者:水阡墨 | 更新时间:2019-05-12 14:10:56
推荐阅读:悲伤的穿山甲找不到穿山乙爱的练习总裁的暖床秘书贪色男人制服下的诱惑为幸福加加油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长生狱都市猛男狂欲总裁
SNOW篇
 
  圣诞节那天晚上果然下了很大的雪,整个城市美丽得像童话里的冰雪王国。我把袜子挂在床头,彩色的袜子,像彩虹一样,不知道圣诞老人会不会喜欢它。暖气管子坏了,屋子里和外面一样的冰天雪地,修理工人忙着陪他的女朋友吃圣诞大餐。他说,明天修理不要钱了。
  我的羽绒服很长,是林依逢买的,一直到脚跟,黑色的,戴上那个尖尖的镶着兔毛的帽子,就像个从古代巴比伦来的女巫。我问林依逢:好看吗?他撇了撇嘴说:起码在大雪天丢不了。
  我喜欢林依逢,他喜欢的我都喜欢。
  我出门的时候涂了粉红色的唇彩,果冻一般的清透遮了唇上的苍白。主任医生指着我的脑袋说:SNOW,你贫血太厉害了,要多吃些牛奶鸡蛋和肉。我乖乖地点头,回家接着吃青菜。三年前,姥姥去世后,我开始吃素,希望她老人家能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一点。
  林依逢在繁华的中乡路的街角等我,那里有一家素食餐厅,他定了位子。他是有钱人家的小孩,有钱人家的小孩最大的便利就是有很多很多花不完的零用钱。街上的人很少,偶尔有一些匆匆经过的,也是赶着回家或者去赴约会的人。林依逢的帽子上落了大朵的雪,我说:“怎么不去里面等。”“一样的,同样是无聊。”是啊,等人是很无聊的。他伸手来拍干净我身上的雪,然后服务生带我们进去。那个年轻的小伙子很奇怪地看了我们一眼。我承认,我们都是小孩子,都是长得漂亮出色的小孩子。早早地就有了自己的小男朋友和小女朋友的小孩子。
  林依逢最近的脸色很苍白,就像我贫血一样。
  我吃了很少的生菜沙拉,他说:“饿死你算了。”我露出雪白的牙齿冲他笑得那个叫天真无邪呀。我说:“你有没有看过《蓝色生死恋》啊?你知道女主角怎么死的吗?她就是饿死的。因为后面的几集,她只顾着生病,都没有吃东西啊。”我自以为讲了一个很有创意的笑话,眯着眼睛乐个不停,林依逢恼怒地把叉子摔在盘子上,绷着脸的样子像极了无理取闹的小孩。他说:“干吗一直在说死啊死啊的,很好笑吗?”
  我低了头没有说话,他招呼服务生买单,似乎不欢而散。我回到家,屋子里很冷,床头还挂着彩色的袜子,可是瘪瘪的,什么也没有。我望着窗外发呆,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圣诞节的晚上,有雪有月亮,屋子里暖气充足,我抱着姥姥的骨灰盒坐在窗前对着月亮哭,感觉冷入骨髓。林依逢坐在我的小床上,用一种疼惜的眼神望着我,不讲话,他的手机一直在响,是妈妈催他回家。我的彩色袜子还挂在床头,可是再也没有人会在我熟睡的时候在里面偷偷地塞上礼物。
  我说:林依逢,以前我总因为没有妈妈偷偷地哭,现在姥姥也死了,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他说:至少你还有圣诞节的礼物。然后他离开,我擦了眼泪去床头看我瘪瘪的袜子。那里面只有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小纸片,林依逢的字写得那么难看:SNOW,做我女朋友吧。
  那个圣诞节,林依逢成为了我的男朋友。
  我是喜欢上生物课的。我喜欢看植物如何生长,小鱼如何游泳,单是一片叶子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奥秘。生物老师是个很胖很高的女人,但是有点刁钻古怪,她冲着调皮的学生的发火把讲桌拍得啪啪响。桌子上放着她刚才进教室时抱进来的玻璃器皿,里面的小青蛙因为受惊吓而四处乱蹦。我有点想不清楚,青蛙为什么不冬眠跑到玻璃器皿里。
  老师开始发青蛙,有胆小的女孩子吓得快要哭出来。他们把青蛙的四肢用小钉子钉到木板上的时候,我开始发呆,那个小东西安静地在我的手心里,不动,就那样温柔地看着我。我想它会不会是一个被巫婆施了法术的王子?同桌的男孩子狠狠地用针扎他木板上的小青蛙,它挣扎地很痛苦,他咧着大嘴巴嘲笑我:“喂,你以为青蛙会忽然变成王子吗?”我问:“不会吗?”他恶作剧一样地笑:“那你去吻它啊。”哦,那个残忍的家伙得意地像一只得了便宜的狗。我忽然就笑了,然后,在他的目瞪口呆里,我低头吻了我手里的青蛙。
  它的样子那么温柔,像个王子。
  青蛙没有变成王子,那个笨蛋却开始像见了鬼一样尖叫,我嘿嘿地笑,无比得意。老师把我请到办公室里。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一放学老师们都跑得比兔子还快,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冰窖,我跪在冰冷地水泥地上,把双手举在头顶,生物老师开始严厉地批评我扰乱纪律的行为。我只看见她粗粗的大腿在眼前晃啊晃的,感觉肚子好饿,身体好冷,头好晕,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医院里,主任医生正在给我换点滴,我不好意思地笑。主任医生想要维持出一副威严的样子来,终于叹了口气,那表情就像面对自己不听话的小女儿,他说:“SNOW,你把你的老师吓坏了。”我才想到我是被那个古怪的女人送来的,她那么强壮,大概可以毫不费力地把我像布袋一样抗在肩膀上。我“扑哧”一声笑出声音来,主任医生指着我的鼻子说:“SNOW,你的营养缺乏太严重了……”我乖乖地接下话头:“我会好好地喝牛奶,吃肉和蛋类还有恶心的动物肝脏的。”
  “主任,有个病人来复查了。”一个小护士打开门伸进个脑袋。
  主任医生回头对我说:“我去诊疗室了,SNOW,我一会回来。”门外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他有质感的头发遮了眼睛,侧出脸,冷漠地走过去,走过去。
 
  秋天总会有太多的故事发生,所以夏末的时候我开始害怕。我每天都穿那一条洗得发白的棉布裙子,希望这个季节不要太快过去。
  这些草长莺飞的日子,这些落樱纷飞的日子,这些流年似水的日子。
  它们在我的眼前,一个眨眼的姿势纷纷跌落。树上的叶子开始变黄,大概不久就会经历生命里最绝望美丽的一次飞翔。蒲公英的种子早已经飞走了,随着风向,那么多的不确定。它们中间一定有很相爱的吧。它们被吹散了吧。还是它们落在一个地方,牵着手,温暖地藏在泥土里,微笑着等待春天。
  这是我的十八岁生日了,林依逢已经整整陪了我6个春秋。6年前那个带我回家吃草莓蛋糕的小男孩,3年前在我的彩色袜子里塞上告白小纸条的男孩,今天我站在楼下,穿着我洗得旧旧的裙子,等他来陪我吹灭18根蜡烛。我倔强地穿着裙子,可是秋天的真的来了,这真是一种悲哀。我笑了笑,我都不哭了,曾经我在林依逢面前是个那么爱哭的孩子,他皱着眉头看我,不说话,满眼忧伤。
  林依逢带了很漂亮的草莓蛋糕,他的脸映在蜡烛的烛光里,那么温暖真实。我闭上眼睛许愿,我想,我们要永远在一起。永远是多远?是不是一个转身的距离。我有点伤感。我微笑着切了蛋糕,让自己像一只优美的丹顶鹤。我们坐在电脑前看一部很老的片子《泰坦尼克号》。我曾经幻想了数次,我们牵着手在电影院里感受别人绝望的爱情,然后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生离死别的姿势。
  当海水快要吞没航船,人们开始尖叫着逃生的时候,我突然很想哭,原来人性在生命面前经受着那么大的考验。我扭头看林依逢,他恰好扭头看我,眼神里是深深的眷恋和一丝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恐惧。我哈哈地笑,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记不得他说了什么,那真是一个完美的台阶,我跑到卫生间里。
  镜子里的那个女孩子忽然泪流满面。
  我开始害怕时间的流逝,在很深的夜里做很奇怪的梦:一整夜,我只穿着一只拖鞋,单脚到处跳来跳去,寻找另一只,可是一直都找不到,好累,我急得大哭,一直大哭着醒来。我昏倒的次数越来越多,我开始擦那种颜色很美的胭脂,我开始偷偷地跟在林依逢的身后,看他要去干什么。他经常是苍白着一张脸,站在足球场上,抄着口袋,眼神随着足球游走,背影越来越落寞。
  那天下了很大的雨,他站在足球场上,一动不动,雨水里他似乎要模糊到不见,我知道他肯定哭了。我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心疼成海,然后越哭越大声,他听不见,连上帝都听不见。
  我回家换了很干净的大衬衫,然后打了电话给他,我说:“陪我逛街吧。”我把头发一根一根地吹干后,他就来了。他的脸色有疲倦,依然一脸的倔强。我忽然就没了语言,亲爱的,亲爱的,我在这里,我一直在这里守护你。但是我没了语言。我们沿着湿湿的马路走,牵着手,用力缠绕。
  在水族宫里,我一眼就看见了那两条美丽的鱼儿。通体白色的,尾巴像天使的翅膀一样美丽动人,似乎看见它就看见了膜拜天堂的希望。我是知道这种鱼的,它叫天使鱼,传说是天使和海豚相爱的眼泪融化在一起变成的,它会保佑恋人们生生世世在一起。我想我不要生生世世,一辈子就够了。林依逢似乎不怎么喜欢那个服务员,可是他也喜欢这两条鱼,于是他买下来送给我。
  我的小男孩叫十三,我的小女孩叫十四。我相信它们会给我带来奇迹和幸福。林依逢的眼睛里没有像我那么多的欣喜,他不留痕迹地跟我说,他要去法国,那里的天空,那里的塞那河,那里的薰衣草。他问我,你知道那个地方吗?我只是微笑,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无知幸福的小傻瓜。我不光知道这些,我还知道,那里的人们很幸福,看病不需要花钱。巴黎的大学食堂只需要花2。5欧元就可以吃到肉、蔬菜、水果、饭,像免费的午餐。卢浮宫博物馆里的拿破仑寝宫专用票是7欧元。哈,亲爱的,我还知道很多。
  我和林依逢一起去KTV唱歌,音量调好后,我扯着嗓子唱: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我们死也要在一起。林依逢很郁闷地瞪我。我知道,他讨厌我说死这个字。暗红色的灯光下,我显得特别的伤感。我说:“依逢,你说等我老了,会是什么样子呢?”他笑:“你一定是个很漂亮的老太太。”我满意地点头,笑得很大声,从话筒里穿出来大得吓人,我说:“除非等我们老了,老得走不动了,掉了牙齿,认不得彼此,我们才会分开。”
  我想林依逢一定感动了,他过来掐我的脖子说:“哎呀,你个笨蛋,我们现在分开了,五十年以后见面,如果你还喜欢那个流着口水的邋遢老头子,我们就再在一起好了。”
  我顿时冷静下来,声音轰隆隆的,那么吓人。林依逢真的快去法国了,这样多不好?分开多不好?
 
  林依逢提出要看《泰坦尼克号》,他坐在泡沫的地板上,微微抱着膝盖。他看得很认真,一个个情节闪过他的眼睛,他的表情瞬间万变,那么好看。当老婆婆和老先生牵着手,安静地面对死亡的时候,他忽然抓了我的手很用力,很用力。我能感觉到他的恐惧,对死亡和未来的恐惧。
  我感到心疼,只能微笑着看他,希望他能感觉到一点温暖。然后,我们趴晒沙发上看天使鱼,它们优雅地游泳,那么相爱的姿势。林依逢缓缓地温柔地跟我讲离开的事情,怕要吓坏了我一样的温柔。我被鼓惑了,这个很坏的小男孩。
  我凑上去嘴巴说:我们接吻吧。
  那天晚上,我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天使鱼跃出水面再潜下去的水花声,墙上时钟的滴答声,还有鼻翼间都是林依逢衬衫的气味。我微笑,开始睡觉。我做了一个梦,我脚上套着一只拖鞋,整晚都在寻找另一只,然后我看见那条叫十三的天使鱼躺在地板上,天使一样美丽的身子,变成了一具尸体。我流着冷汗醒来,脸上没有一滴泪水。我发疯似的下床,跑到鱼缸前,鱼缸里只有十四在不安地游来游去,像是在寻找什么。那条天使鱼卧在我的脚下,像睡着了。
  月光撒在它身上,那么安详。
  一个月后的早晨,我像往常一样去医院看林依逢,我忽然发现,我已经不用默默地坐在他身边静静地看着他了。他的记忆完全消失了。我握着他的手,他的眼睛在阳光下像湖泊一样晶莹美丽。他问:“你是谁?”我说:“我是SNOW,你不愿意离开的SNOW。”他不想让我知道,因为每年生日的时候我都会抱着他的脖子大哭,我的妈妈,我的姥姥,所有爱我的人都一个一个地离我而去了,如果你离开我,我该怎么办?
  他不想让我知道,我是个那么脆弱的孩子,没有希望就活不下去。
  我依然记得半年前,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打点滴,从门口一闪而过的那冷漠的脸。我慌乱得心跳成一团,似乎有什么预感。我拔了针头偷偷地跟到诊疗室的门口,他说:主任我还可以活多久。他说:最多一年。我跑出医院,在人流涌动的路口,忽然蹲下身子哭得不能自已。
  林依逢现在躺在床上,乖得像个孩子。我跟他讲我们的天使鱼,十三死了以后,十四整天很忧郁,它不怎么吃东西,我可怜的为情所困的小女孩。林依逢说:“那条鱼在天堂会难过吧。”我说:“是的,所以,我一定会照顾好它的。”
  我准备回家给我的小女孩换点新水,喂点事物,一进家门,我听见窗外有野猫敲击玻璃的声音。我几乎要昏晕,那条美丽的鱼儿躺在地板上,弯着美丽的身体像在微笑。我的小女孩终于自杀成功了。我叹了口气,手机响起来,林依逢的妈妈声音很平静:“SNOW,依逢走了,他走的时候表情很快乐。”
  我收拾书包去学校,路上飘起了雪,不久就要过圣诞节了,还是要买一双彩色袜子的。我的羽绒服有点旧了,不过不要紧它还很暖和。我抱紧了手中的书,天空似乎有一双眼睛在温柔地看我。
  我忽然之间流下眼泪来。
  原来,我们这么快就老了。
天使鱼的逃亡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316/,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悲伤的穿山甲找不到穿山乙爱的练习总裁的暖床秘书贪色男人制服下的诱惑为幸福加加油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长生狱狂欲总裁爱上一夜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