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永安当铺(三)最新章节

第二章

永安当铺(三) | 作者:水阡墨 | 更新时间:2019-05-03 15:13:10
推荐阅读:夺美记春宫图水浴晨光千年玄冰江山风月剑妲已楚楚夜色妖娆之杀手娘子将军抱抱要睡觉牡丹春睡图
耳边有隐隐的呼喊声传过来。 
“妹伢子,你是谁家的妹伢子,怎么躺在这里?快醒醒……” 
我呻吟一声捂着头,眼前的一切渐渐清楚起来,头上的大包证明了我的确让别人给敲了一棍子扔到了个不知道是哪里的鬼地方。东方微微露出了鱼肚白,我在那位看起来很慈祥的大叔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你这妹伢子怎么睡在这里?” 
我拨开脸前的头发说:“大叔,请问这是哪里?” 
“这里是……”这三个字以后的的话被硬生生的憋在了他的喉咙里。他的脸色立刻变酱紫色,圆瞪的眼睛,身体僵硬到失去协调的直直的倒在地上。 
“大叔……”我疑惑的看着他像见了鬼似的表情,往四下看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东西。 
“你……”他爬起来鬼叫扔掉锄头朝村子里跑去:“鬼啊,鬼啊,周家的女儿变成了鬼啊……” 
周家的女儿变成了鬼?! 
听到鬼这个字,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黎明还未到来,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和凉凉的冷气包围着我。再也忍受不了这接二连三的恐惧,我捂住脸在空旷无人的田里大哭起来。 
就在这时候,像被柔软的被褥包裹起来,我的背后贴过来一个温暖的胸膛。 
“啊……”我尖叫起来。 
“别怕,是我。”杜飞扬心疼的轻叹。 
的确是杜飞扬,还穿着白天在诊所见面的时候的西服,脏得都看不出来它原本的颜色。只不过一天,那个神采奕奕的帅气青年就如流浪汉一样的落魄。 
“你没死?”我高兴的又哭又笑:“真的是太好了,你没死!” 
“我还没那么容易死。”杜飞扬向四周打量着:“我们一定要尽快赶到春家,否则又会多死一个人了。” 
“谁会死?”我激动的揪住他的衣襟:“你知道了什么?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等到回到春家,我自会详细的把一切说来。”杜飞扬紧握住我的手深情的说:“相信我,这一切马上就要过去了。” 
 
在四夫人的房间里空气静默得可怕。妈妈不停的擦着鬓角边的汗,爸爸默默的抽着烟袋,嫂嫂摸着她隆得很高的肚子喝茶,沈妈和鬼妈不安的站在旁边。 
“说吧。消失了一晚上带了个男人回来,还这么急的把我们叫到这里来,到底什么事?”爸爸的脸色像结了一层霜,那气急败坏的口气吓得我忍不住的想要跪下来认错。 
“春老爷听晚生把话说完再斥责令千金也不迟。”杜飞扬礼貌的站起身来走到门前把门打开。 
“哼,狂妄的家伙。” 
“若水,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仔细的跟大家说清楚吧。”杜飞扬的眼神里充满着鼓励像在说,想要知道真相吗?不要怕你父亲,全都说出来。 
“昨天深夜,我看见嫂嫂她在花园里烧完纸,然后去了四夫人的房间后很久都没有出来。于是我就进去房间里看怎么回事却被敲晕了,醒来的时候在一个很陌生的地方,幸好遇见了杜飞扬,他才把我救回来。” 
杜飞扬点点头说:“这就是令千金的遭遇,昨天我也遇见了同样诡异的事件。我和小鱼丫头在诊室里休息的时候,忽然看见窗外有一个蒙着脸的人走了过去,我一时奇怪就把小鱼留到诊室里跟了出去。那个猛脸的人走了很远才停在马路的对面。他只留下了一句话就是,要想知道春若水的底细,请去翡翠庄找周氏。说完就匆忙的离开了。于是我又返回诊所,却发现小鱼已经不见了。我以为小鱼不放心小姐就去了丹尼的诊所,我本来要敲门进去的,可是做催眠治疗是不能被打断的,所幸一向仔细的丹尼医生忘记了关窗户。所以听到了一些不该听的话。”杜飞扬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他直直的盯着爸爸的脸。爸爸的脸上有了异样的情绪,他放下烟袋拿出手帕擦了下额头。 
“我听到丹尼说,请把过去埋藏的记忆发掘出来讲给我听。于是我就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故事。”他扭过头来说:“想听吗,各位都想听吗?” 
“说下去。”嫂嫂连头也没抬优雅的端着茶杯。 
“我听见若水说,舅舅他来到我家里,娘服侍爹睡下以后责怪的问舅舅,你怎么才来。舅舅说,因为去凑钱所以来晚了。于是舅舅拿出一张银票递给娘。娘吩咐我去给给舅舅倒茶,从厨房里回到屋子的时候,我看见娘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舅舅正把一些煤油满屋子里浇上。我吓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这时候舅舅一把拉住要逃跑的我,用一块白手帕捂住了我的嘴,没挣扎两下,我就软绵绵的倒下去。在倒下去的时候,我还是有一些朦胧的意识。我看见舅舅从门外抗了个大麻袋进来。麻袋里装着一个姑娘,那姑娘的脸竟然和我一模一样。娘恨恨的盯着舅舅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你会遭到报应的,会有报应的。我会和那个玉玺的主人一起来报仇的!然后火光冲天……” 
爸爸的脸色已经是青白色,娘吃惊的望着爸爸,她眼底的恐惧已经泄露一切。 
“若水说的很激动,她心里的恨已经燃烧起来,那把手术刀就在不远的托盘里,她已经把面前的这个医生当作是杀她父母的仇人,于是她胡乱中抓住了手术刀杀了丹尼医生。” 
“胡说,如果真是这样,当时你为什么不喊人?”妈妈焦躁的甩着手帕。 
“因为知道这么多秘密还不够死一万次的么?”杜飞扬胸有成竹的说:“若水是春家大小姐,春老爷和警局的关系应该不错,打发点钱就可以买条命回来。倒是我如果贸然喊人,那些会颠倒是非的人会直接将罪名载到我身上。” 
“所以你就留下我,自己去了那个乡下?” 
“是的,我去了那个翡翠村去找周氏,可是得到的答案却大吃一惊,周氏一家几个月前被大火烧死了。可是奇怪的是,他们分明闻到了很浓烈的煤油的味道。于是我趁天黑的时候偷偷的跳墙进了春家想把一切偷偷告诉若水,没想到发生了更匪夷所思的事。” 
“我看见一个穿粉红色旗袍的女人在花园里烧纸,烧完以后就进了偏房,我清楚的记得上次拜访的时候春夫人请了神婆,那个房子闹没有人敢接近。接着我就看见若水悄悄的跟了过去。也是好奇,所以在若水不远出的花丛里,我也藏着。一直等到若水进去叫着嫂嫂,我也悄悄跟了过去。这时候若水好象发现了什么,但是一个穿着华丽衣服的无头鬼拿着棒子把她打昏过去。” 
  我尖叫起来:“你也看见没有头的女人吗?” 
“是啊。”杜飞扬说:“那个无头鬼根本就没有伤害若水的意思,她把若水抱到院子里,然后重新进了屋子。” 
“那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翡翠村?” 
“是我带你去的,因为我要确定一件事。” 
“胡闹,全都是胡闹,你马上给我滚出去不要因为我女儿的天真就来胡说八道!”爸爸很生气的站了起来,他把烟斗狠狠的扔到地上冷冷的说:“沈妈,送客。” 
沈妈不小心就说露了嘴:“老爷,周氏不是您的表妹吗?” 
“春老爷,事情说完,你让我呆着我也不会呆着,因为在这个房间里,真的藏着一只鬼,不过那只鬼,是人扮的。那只鬼在就卧室床下的密室里!” 
 
我已经忘记了害怕不顾妈的阻拦一把掀开了床上的被褥。那床板果然是活动的,轻轻一推就开了。我看看杜飞扬,杜飞扬点了点头,于是我转过头带着轻松的笑:“爸妈,我们都下去看看吧。” 
密室并不大,却很齐全,一张凳子,一张桌子,一张床,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端着茶杯幽幽的喝着茶水。 
“你们终于来了,我等了很久呢!”声音很熟悉,爸爸声音颤抖的喊,紫玉。 
四夫人回过头,妈妈吓得尖叫起来:“鬼,鬼啊……” 
四夫人微微的笑:“我原来也不是鬼的,是因为你们春家,因为你,我才变成鬼的。” 
“天地良心,并不是我害死你的啊!”妈妈坐在地上哭起来:“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老天爷要这么惩罚我。” 
“你没死?!”嫂嫂恨恨的咬着嘴唇:“你竟然没死。” 
“托你的福,你堂堂春家大少奶奶出手还没有我这个偏房阔绰,只认得银子不认得人的家伙当然想要赚得多一点。我只不过让他去坟墓了挖了个死人把脸烧毁,再让他把头送到当铺去。” 
“这是怎么回事?”妈妈从地上爬起来:“你对四夫人做了什么?” 
“是我失策了,既然这样,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嫂嫂吸口气把肚子上的枕头拿下来,在爸妈的目瞪口呆中,她冷冷的笑:“我的孩子没了,是这个女人做的,她杀了我的孩子,抢了我的丈夫,所以我要杀了他们。” 
四夫人哈哈的大笑起来:“是啊,杀人偿命是应该的,但是第一个杀死春家子孙的并不是我廖紫玉啊。”她笑得格外苍凉蹲在妈面前说:“是你杀了二夫人对吧?” 
“你……你是谁?”妈妈急急的往墙角里退。 
“我是谁?”她又叹一口气:“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了。” 
抽屉里的照片,两个女子笑靥如花的脸,我立刻明白了:“你是二夫人的妹妹,我昨天晚上见过了你们的照片!” 
爸爸根本不相信身躯摇晃着,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蓝田?你是蓝田的妹妹?怪不得第一次见到你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原来你还记得蓝田。”紫玉提起姐姐的名字面容立刻狰狞起来:“是这个女人串通产婆杀死了姐姐,一开始我也以为是意外,可是我又听说三夫人怀孕后也死了。我就去找那个产婆,她有一次喝了酒说漏了嘴,她说,在春家,只要不是大夫人的孩子,不是大夫人儿子的孩子,都不能活。” 
“所以我要杀掉春家的孩子。”紫玉蹲下身子呜呜的哭起来:“我住在密室里,晚上就出来吓人,我要你们不得安宁。” 
我激动的走上前去摇晃她:“小鱼也是你杀的吧,为什么杀她,为什么蒙着面去跟杜飞扬说周氏的话,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杜飞扬拉开我摇了摇头:“那跟她没关系。” 
“没关系?” 
“是的,你忘记今天那个大叔见到你是什么反应吗,他说,周家的女儿变成鬼回来了。” 
“你的意思是说……” 
“对,你不是失记忆,你是被丹尼催眠了,你现在的记忆全都是你的舅舅,也就是春老爷编造出来的。” 
沈妈急急的摆着手说:“不可能啊,小姐是我看着长大的,怎么会是她姨妈的孩子呢?老爷和周氏是表兄妹,周氏家里很穷,还有个抽大麻的丈夫,我们老爷经常接济他们家。那周氏家失火全家都死了,老爷难过的吃不下饭呢!” 
“请问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几个月前。” 
杜飞扬冷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小姐的房间失火的前一天周氏家失火吧?” 
“啊?这完全是巧合啊。” 
“沈妈,你见过周氏的女儿吗?可知道她女儿多大?” 
“我只知道她的女儿和我们小姐年龄差不多,她从来不把女儿带到春家来,说村里长大的孩子比较拙,不懂事。” 
“这就是了。”杜飞扬忽然扭过头指着我说:“她根本就不叫若水,她叫周若冰,十几年前,周氏生了一对双胞胎,而春夫人生的是个死胎,周氏太穷没有办法养两个孩子,就把周若水,也就是春家的大小姐送给了你们抚养。周氏的丈夫染上大麻,所以她频频的来春家借钱,而要挟的筹码就是如果不借的话,就把三十年前发生的一件事说出来。” 
其实通过这一天的时间,我已经把整件事情弄清楚了。我并不是春若水,我是周若冰,春老爷发现三十年的秘密偶尔泄露给女儿春若水听见,春若水接受不了自己不是亲女儿并且自己亲爱的父亲三十年前做出那么惨无人道的事,扬言要把事实说出来。再加上周氏的威胁,春老爷忽然想到西方催眠术这个东西,于是来了个偷龙转凤。 
三十年前,是当铺渐渐走上正规的时候,一个人拿了一个清朝年间的玉玺来当一百块大洋给自己的老母亲治病。那时候周氏在春老爷的当铺里帮忙,于是合谋出杀人夺玉玺的戏码。一场大火将那户人家烧得干干净净。 
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他们自以为天衣无缝。 
可是自做孽不可活。 
我听见大门给踢开的声音,噪杂的警笛声一片混乱。眼前的所谓的亲人一个一个面无血色的离开这个房间。他们甚至连辩论的想法都没有。 
你确定你就是你自己吗? 
你确定到目前为止一切都是真相吗? 
阿绣和小鱼是谁杀的?春老爷吩咐小鱼取的小红木盒子藏在哪里?玉玺的真相真的从此不被发觉? 
背后有个蒙着脸的人,诡异的笑了一下。 
下一个死的,也许就是你。
永安当铺(三)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30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夺美记春宫图水浴晨光千年玄冰妲已楚楚将军抱抱要睡觉牡丹春睡图唐朝绝代佳乞歪传少爷的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