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等你来看我的落花满地最新章节

第二章

等你来看我的落花满地 | 作者:水阡墨 | 更新时间:2019-05-03 15:12:05
推荐阅读:悲伤的穿山甲找不到穿山乙爱的练习总裁的暖床秘书贪色男人制服下的诱惑为幸福加加油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长生狱都市猛男狂欲总裁
好感
 顾小遥在阳光下对着我笑,牙齿一闪一闪的:“啊,你就是夏姿啊。你就是那个把仇恨和寂寞以夏天的姿势挥霍在汗水里的夏姿啊。”
 这次换我像傻瓜一样愣在那里,然后开始呕心沥血地狂郁闷。
 他接着说:“你有个朋友叫阿么吧?阿么有个朋友叫索言吧?索言有个朋友叫苏东东吧?”
 我几乎是惊骇地看着眼前这个阿么口中的不敢出头的小白脸。他竟然跟我一样是一个在网络上横行的蜘蛛,通过别人的链接来吞噬别人的血液。我们都是一样的,只是他太过滴水不露。
 “为了表示偷窥的歉意,今天晚上,我请你去吃麻辣烫吧。”看啊,看啊,他才不是什么不敢出头的小白脸。
 我跟妈妈说,她她请我吃饭。妈妈在厨房里忙着做饭,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像是要说什么,终于什么也没说。我的心紧张地跳成一团,有谎言被拆穿的预感让我紧张到呼吸困难。在妈妈的眼里,我是好孩子,我一直都是听话的好孩子。
 顾小遥看着我的破牛仔裤说:“我以为你真的喜欢那种长发白裙的装扮。”他记得我的博客,我说,那样看起来像个公主。可是我不是公主,公主都有个富裕的给她穿金戴银的爸爸。我想我的脸一定红了,因为他的眼神很好笑地瞅着我。我说:“人都有发疯的时候啊。”然后,我低了头,拼命地往嘴巴里塞麻辣烫。啊,真的好辣。我们一起去抢桌子上的餐巾纸擦鼻涕,笑成一团。
 9点,阿么给我打电话:“小阿姨,我看见你了。”
 我正喝着一口热汤差点没呛死。我说:“我警告你别过来捣乱啊。“然后挂了电话,顾小遥体贴地过来帮我捶背。
 付了钱,离开,顾小遥坚持要做护花使者。
 经过一家刚开的宠物院,我顿住脚步,阿么最喜欢狗了,虽然他不说,可是我能看得出来。每次接近这种让我一看撒鸭子就跑的小东西,他就满眼的平静,少了平日的迷茫。他有够迷茫。
 “你喜欢动物?”他问。
 “恩。”我点头。
 “我也喜欢。“顾小遥说着走了进去。妈妈说,喜欢动物的男生都比较善良。顾小遥算个极品。宠物店卖的大多都是小型狗,脾气也是柔顺可爱。顾小遥指着一个巴掌大的京巴说:“喜欢吗?”“恩。”“买吧!”“好的。”他去付钱,我蹲在地上,把那只狗儿放在脚边,它用陌生的亲昵姿势蹭了我两下,然后开始舔我的脚趾,痒痒的感觉惹得我哈哈大笑。我抬头,顾小遥从远处收银台前微笑着看我,唇边的微笑浅浅,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温柔。
 我想,我的脸一定是红了。
 
 陷害
 迟到是不好的,可是毕竟比不到强。这是老师形容我和阿么的话。我迟到,那家伙干脆就不来了。我很郁闷,趴在桌子上像一根腌黄瓜。英语老师讲着我听不懂的鸟语,她她轻轻碰了我的胳膊:“又熬夜了?”“啊。”我说:“你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叫顾小遥的帅哥吗?”她她一脸茫然,我得意地笑:“他送我礼物了
“哦。”她她低下头假装记笔记,漠不关心的样子。
 “想看看是什么吗?”
 “哦。”
 我悄悄地抓起她的手放进我的书包里,神秘地笑:“你猜。”“毛玩具?”“不是。”“不知道了。”“你猜嘛。”“不知道了。”她她好奇地睁大眼睛:“是热的,还会动。”我把小京巴悄悄地拿出来:“猪女人,是小狗,很可爱,是吧?”
 她她的脸在那一瞬间变换了几种颜色,跟四川的变脸似的,然后下一秒,我看见这个平日里连说话都如苍蝇摆尾的女生突然跳起来大叫:“狗!狗!狗!”她的确是练女高音的苗子,我的小京巴显然是吓到了,也跟着狂吠起来。整个课堂笑成一团,英语老师铁青着一张脸,我知道我完了。
 我站在办公室里,同学们都已经放学回家逍遥去了,我还是在门口不屈不挠地站着,做最深刻的自我反省。我错了,显摆总是不好的。阿么来的时候,尊敬的鹰老师已经饿回家了,留我一人写检查。
 “她她是陷害你吧?”阿么说。
 “有一点儿。”
 “什么叫有一点儿,本来就是啊。我一天不在你就惹事。”阿么懊丧地把鹰老师的办公椅成功地踢开,然后抱着脚原地打转,跟那陀螺似的。这么老套的逗女孩子开心的方法也只有他能想得出来。可是我却愣在那里,一丝笑意也没有,看着阿么夸张的表情一寸一寸地冷却。
 “你在想什么?”
 “我想把小狗给你养。”
 “我讨厌狗。”
 “是你讨厌我吧?如果你不讨厌我就帮我养狗,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
 阿么挫败了,他说:“那好吧,我只能保证它不会死。”
 我微笑地看着窗外,枝繁叶茂,阳光如透明的水一样流淌进我的心里,沉淀了过往,剩下的只是快乐。是的。我很快乐。
 阿么问:“现在,你又在想什么?”
 “顾小遥。送我狗的顾小遥。”
 
 幸福
 她她的博客很久没添新的日志,那些鲜红的,热烈的,温情的字眼再也没有满足我的偷窥欲。人就是很奇怪的,几乎就那一瞬间我忽然发现,我对顾小遥不是一种恶作剧,而是喜欢。
 我从来都是个勇敢的姑娘。当顾小遥再次站在我面前微笑着问:“夏姿,我送你的狗呢?”我努力地仰了头,让自己显得天真而妩媚,我说:“你只关心狗,不关心我吗?”顾小遥的表情一时间深不可测,我紧张地吞了口水,心里退缩了数秒,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顾小遥,顾小遥,顾小遥。
 “顾小遥,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我巴住他的胳膊,虚弱得像溺水的婴儿。顾小遥忽然就笑了,那笑也是深夜里悄然一现的昙花,只留下微香袅袅。
 他说:“夏姿,我喜欢你。”
 我站在阳光下,幸福汹涌着将我吞没。
 
 混乱
 她她再次尖叫的时候不是在课堂上,而是在晚自习下课后,教室里只有稀疏地几个人,阿么准备去网吧CS大战,我在等顾小遥来接我下课,而她她慢吞吞地收拾东西。我正幻想着她她见到顾小遥牵我的手时,是怎样的面如死灰,当然,这也就是一瞬间的想法。我和她她之间,我的平凡对比她的优秀终于可以因为顾小遥而找到一个平衡的支点。
 她她突然尖叫起来,在被夜色包围的教室里显得毛骨悚然。我刚要问,你鬼叫个什么,可是下一秒,我说不出话来,嗓子似乎被棉花噎住,眼泪噼里啪啦地落到脚下那只被血染红的小东西身上。
 是我的小京巴。
 阿么发狠地看着她她:“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是在陷害我吗?告诉我想试着养几天,却把它杀死。”
 她她惊吓到说不出话来,她只能泪眼模糊地捂着嘴巴,摇头:“不是我,不是我,我最害怕狗了,不是我……”我绝望地冲过去,巴掌胡乱地打在她她柔弱的身子上,像疯子一样哭闹:“是不是你?怎么不是你?你想陷害阿么吗?你想让我难过吗?你不就是因为喜欢顾小遥吗?你已经得到那么多了,为什么还要跟我抢?你是公主,有个有钱的爱你的爸爸。我是灰姑娘啊,阿么的爸爸是个坏蛋,你为什么欺负我们?”
 她她只是哭,一直等到我的手腕被人坚强有力地握在手心里,那么有力,让我感到疼痛。是顾小遥。他抱住她她下滑的身子说:“别闹了,她她不会做这种事的,她从小就怕动物,夏姿你理智一点吧!”
 我的心似乎被风干,疼痛到麻木:“你怎么知道?”
 “因为,是我看着她长大的。”顾小遥说。
 
 信任
 事情是这样的。
 前两天她她对阿么说,她想养两天小狗,因为那狗儿好可爱。于是阿么就将狗给了她她。阿么说:“她故意杀了狗,然后装做毫不知情的样子,就是为了陷害我。”阿么耸了耸鼻子做出一副鄙视痛恨的表情。
 我笑:“阿么?你讨厌她她吗?”“讨厌,我讨厌心机重的女生。”“那你呢?”阿么茫然地看我:“什么意思?”“你的心机不重吗?”我笑着将手抚摩着阿么滴水不漏的脸:“顾小遥说得对,她她不会做这种事的,阿么,你喜欢我对吧?”
 “小阿姨,你不相信我吗?”阿么的表情有些伤感。
 “我一直都相信你,我也相信你做这件事的动机是为了我,可是阿么,这样是不对的。”我的眼泪流下来:“我和顾小遥是不可能的了,因为他要保护她她了,我感觉到了。”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要跟我在一起吗?我可以变成顾小遥那样的人,我不打架,好好学习,只要你喜欢的我都可以去做,只要你高兴,我可以叫你阿姨,叫你公主,只要你高兴。”阿么摇晃着我的肩膀,他那么急切得想让我感觉到他的爱情,他的卑微,他的不顾一切。
 我忽然感到手脚发软,眼前模糊到过去,他的样子,那么淘气却是正义的样子。阿么说:夏姿,谁敢欺负你那是他丫的活腻歪了。可是现在他自己欺负我了,他要怎么做。
 “阿么,无论如何,我还是喜欢顾小遥。”
 阿么的手就那么垂下去。从那天起,我再也没有见过阿么。有人说他打架住院了,有人说他急着转学。我只知道他身上的伤需要哪种牌子的药膏最有效,他疼痛的时候是什么表情,他打CS的时候一钻地道就会被杀死。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妈妈问起来她她的时候,我有些心虚。她说:“她她很久都没来家里玩了。”我说:“是吗?很久吗?”“很久了。”我便背了书包把刘海齐齐地梳下来,像个很乖很乖的小孩。去她她家的路不是很远,我买了自己最喜欢吃的香蕉,她她也会喜欢的吧。她说过,我们两个很像。到底哪里像,我也不知道。
 
 情变
 顾小遥,你不喜欢我了,对吧?
 顾小遥,如果你喜欢我晚上给我打个电话吧。
 顾小遥,你一定要喜欢我,听见了吗?你一定要喜欢我。
 我在去顾小遥班级上的路上想着我要说的话。我想说的话有很多,目的只有一个,请他不要离开我。可是当我站在不远处的时候,我知道有些话永远也不可能说出来,即使他就在我不远的地方,但是他身边的女孩子笑靥如花。
 她她的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有点躲闪地退到一边:“夏姿,我来找小遥哥哥说点事,没有别的。”
 “她她,你喜欢顾小遥吧?”
 顾小遥的眼神有了躲闪,她她抿了嘴巴不肯说话,我笑反而笑了:“她她,这样吧,现在我们站在顾小遥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让他选一个,从此各不相欠。”
 她她低头啜泣,顾小遥微怒地拉了我的手:“别闹了。”
 “顾小遥,你在逃避什么?你已经不喜欢我了,为什么不说出来?”我愤怒地看他,满心的悲哀,这就是那个让我喜欢到可以割舍友情的男孩吗。
 “我不喜欢她她这种大小姐,我不喜欢的。”顾小遥说:“从小就是这样,我给不了她她喜欢的玩具,给不了她好吃的巧克力,因为我们是不一样的,他的爸爸是我爸爸的上司,我们的关系就像仆人和公主!”
 三个人的电影总有散场的时候,我看着她她,她她看着顾小遥,顾小遥看着我。她她的表情是那种如释重负的,她终于有理由放开这一切,因为她爱的并不是顾小遥这个人,而是他的骨气。那么多年了,他始终不肯为她动心,她以为他不爱她,那是一种耻辱。我想我累了,她她忽然笑了,说:“游戏该结束了吧,顾小遥,祝你们爱情幸福。”
    顾小遥的脸恍惚了一下,我转过身,背后的一切开始塌陷。
 
 天堂
 在QQ上遇见阿么的时候,我几乎感动到流泪,他安静地呆在网络的另一端,看我的字飞快地跳动:“阿么,传说中,只要能碰触到天使的翅膀,就可以找到通往天堂的阶梯。”顾小遥不是我的天使,他没有翅膀,我所谓阶梯不过是一根食人的藤蔓将我紧紧缠绕,生不如死。
 阿么问:“你知道通往天堂的路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我只想找到回来的路,像过去一样,快乐的,安静的,生活在一起。”
 “夏姿,你找到回来的路了吗?”
 “没有。”
 “那你相信我吗?关于小京巴,我像你一样爱它,你相信吗?我没有杀死它,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相信。她她实在是太坏了。”我说:“那么现在,我要怎么回去呢?”
 “你回来吧,从你家到网吧,20分钟,你要回来吗?”
 我关了QQ,像小鸟一样飞翔起来,我把刘海齐齐地梳下来,让自己看起来很乖很乖。我要告诉阿么,我回来了,我还是那个把仇恨和寂寞以夏天的姿势挥霍在汗水里的夏姿。我告诉阿么,顾小遥算个P啊,他和她她一样都要让人讨厌。我还要告诉阿么,以后不准打架了,他答应过我,要做个很好的小孩,好好学习,不吃爸爸的皮带过日子。
 网吧的门口聚集了一些人,有人指指点点,刚才有一伙小混混拿刀捅了人,好象是来寻仇的。警察还没有来,伤者已经被送往医院了。我绕过那一摊触目惊心的鲜红,走进网吧,还有人若无其事地打着CS,他们的表情很兴奋,很没人性。我在一张张陌生的脸中寻找着我的阿么。
 阿么,我还在这里,一直都在这里,而你在哪里?
 我找了个机位打开QQ,阿么灰灰的头像在闪动,那是我还没有来得及看的信息,他说:“夏姿,传说中的天使是存在的,我触摸到了你的手掌,就看见了通往天堂的路。”
 警察很快就来了,他们拿着一张刚刚被杀,抢救无效死亡的男孩照片,一个一个地问:“你认识这个人吗?”那些人麻木地摇摇头,我站起来,从他们身边经过。
 回到家,妈妈在做饭,她说夏姿啊,你回来了,吃晚饭了。
 我走进卧室,关了灯睡觉,空气里有好闻的薰衣草的味道。
 我开始做梦,梦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等你来看我的落花满地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301/,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悲伤的穿山甲找不到穿山乙爱的练习总裁的暖床秘书贪色男人制服下的诱惑为幸福加加油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长生狱狂欲总裁爱上一夜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