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黯葵最新章节

第二章

黯葵 | 作者:水阡墨 | 更新时间:2019-05-03 15:02:29
推荐阅读:悲伤的穿山甲找不到穿山乙爱的练习总裁的暖床秘书贪色男人制服下的诱惑为幸福加加油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长生狱都市猛男狂欲总裁
我不是小偷
 
 桥树没有为那天发生的事解释,只是买了一个漂亮的布熊偷偷地塞到我的书桌里。那只布熊只会说一句话:对不起。不过我还是间接地知道了事情的原因,陆漫漫就是桥树的前女友。她离开他的原因是因为情人节那天他没有送她喜欢的那款MP3。
 我一直不安,我想起阿么那天失望的表情,像寒风一样撕扯。
 周末那天,我抱着那只道歉小熊站在楼底下给阿么打电话,他把头从三楼阳台上探出来,我仰着头,阳光寒冷刺眼,他似乎遥远在天边。“阿么,我有东西要送你。”他低头看我许久,然后说好。手里的小熊那么乖巧听话,他只会反复而认真地说三个字:对不起。阿么从楼上下来,穿着白色的羽绒服外套,他站在我面前,看着我,等着一句象样的解释。我咬了嘴唇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可以拆穿桥树的谎言吗?
不可以。
 我把小熊塞到阿么手里。他皱眉:“你哪来的钱买这么贵的名牌小熊?”我心虚地吐舌头:“你管不着。”然后转身跑回家。我的心跳得厉害,爸爸和后妈在客厅里看电视,他们对望一眼,脸色阴气沉沉的。我正要进房间,阿么的电话打过来,他说:“薇凉,我有话要对你说,你下来。”我闷闷地说好,刚打开门,后妈叫住了我。
 “小凉,你爸有事问你。”
 “哦。”
 爸爸坐在沙发上不动,电视里演着一部冗长的宫廷剧,他直直地盯着看完一个情节,然后说:“小凉,你有没有在爸爸房间抽屉里拿东西。”
 我摇头:“没有。”
 “我抽屉里少了两百块钱。你妈没拿,我也没拿,不是你还是谁?爸爸从来没有限制过你花钱,为什么你小时候偷钱的毛病老不改?”
 我愣在那里,头脑里有大片大片的云彩被雷劈开:“我没偷你的钱。”
 “那你去我房间里翻什么,你妈都看见了!”爸爸从沙发上站起来,像发疯似的在客厅里四处乱转,终于,他从墙角里找到一个扫把,气势汹汹地冲过来。这一切都快得来不及想象,我已经被爸爸揪住劈头盖脸地打下来。后妈拉不住爸爸了,干脆坐在一边流眼泪。我缩在墙角里,躲避爸爸挥下来的扫把,抬头却看见门口阿么悲伤的脸,他手里的那只道歉小熊滚到地上。
 满身的伤。
 
 微笑的葵花
 
 日子过得飞快,并没有想象中的难熬。转眼就到了清明节,爸爸和后妈要去老家上坟,走的时候叮嘱,中午在家叫外卖,别在学校吃不干净的东西。我乖巧地点头,然后径自背了画板去院子后面的小山坡去写生。
 山坡上有一片青翠的植物,像拔节一样的生长,我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群葵花的幼苗。这让我感到欣喜。于是我铺开画纸,想用最纯净的颜色把他们一起带回家。
 “薇凉。”
 我手一抖,转头看见阿么,画笔在白色的纸上留下糟杂的一团。我笑:“阿么。”
 阿么什么也不说,坐到我身边的草地上,许久才开口像是怕吓坏里这美丽的风景。他说:“薇凉,只要你说没有,我就相信。”
 我径自挥动着手中的画笔,微笑,看嫩绿的植物生长。
 “薇凉,只要你说没有,我就相信。”
 “阿么,你看向日葵,它长了那么大一个脑袋,可是没有嘴巴,所以它也没有办法说话。白天的时候,它都微笑看着太阳,努力地开放,到了晚上的时候,它才会低下头,谁都不知道它的表情是什么。它从来都没有对周围的东西有什么期望,所以也从来没有失望过。”
 我站起来,看阿么的脸,一直看,直到他的眼睛里有了浅浅的涟漪。我说:“阿么,我不失望。”
 阿么忽然拥抱了我。
 他的怀抱里有青草的味道,有巧克力糖的味道,还有童年里幸福的味道。所有的一切都会让我想要微笑。
 
 暧昧
 
 在去学校附近的小饭馆的路上,桥树一直心不在焉的样子,我拉着他的手跑得飞快,因为我知道阿么中午会和陆漫漫去吃那里的鸭血粉丝汤。桥树气得捏我的脸:“杜薇凉,我有话要说啦。”“什么话下午说又不会变质!”我掘起嘴巴的行动彻底制止了他的唠叨。
 小饭馆的人满满的,阿么和陆漫漫坐在靠窗的位置。我和桥树在找座位的时候,阿么一眼就看到了我,他喊:“薇凉,来这里坐。”
 陆漫漫看见桥树有些许的尴尬,她客套地笑:“薇凉,你叫我嫂子,那桥树是不是要跟着一起叫啊?”
 我愣愣地看了桥树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种地步。桥树摇头:“我不用叫你嫂子,因为阿么不是薇凉的哥哥,他只是邻居而已。”
 我抬头看阿么的时候他刚好低头看我,眼神冷冷的,像是责备,他说:“真的只是邻居而已吗?薇凉,葵花没有长嘴巴,难道你也没有长嘴巴吗?”
 陆漫漫立刻拉下了脸,我偷偷地拽了桥树的衣角。桥树拍了拍我的头,微笑:“薇凉,葵花没有长嘴巴,可是葵花身边的风却有嘴巴,他会告诉太阳,葵花很喜欢他。”我心里的浪花被激起来,生平第一次,我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告白,桥树的嘴巴说出世界上最动听的话:“难道你还不知道吗?阿么,你的葵花一直在你身边,从来没有失望过,难道你看不到吗?”
 陆漫漫气得大叫:“桥树,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桥树说:“阿么喜欢的不是你,是薇凉,你看不出来吗?”
 我逃跑了。
 我狼狈地逃跑,我害怕阿么说出拒绝的话,因为葵花没有了信仰的太阳,要如何隐黯地度过漫长的黑夜。
 
 一张泛黄的旧照片
 
 我一直在逃避阿么,我听桥树说,陆漫漫和阿么提出分手了,她找到桥树像个絮絮叨叨的老太太一样说着从前桥树对她多么多么的好。末了,桥树笑:“薇凉,你知道风也是喜欢葵花的,可惜,风是没有方向的,没有办法给葵花信仰。”
 我说,我懂。
 我逃避着阿么的答案,一直等到那张照片丢失为止。为了那张照片,我被爸爸冤枉偷钱,可是,因为那照片上的笑容,让我无法愤恨,只能祈祷。
 我的日记里夹着那张泛黄的旧照片,这天在学校,我突然发现它不见了。我一天不魂不守舍,祈祷着放学铃赶快响起来,它可能在卧室的某个角落里,等我着我找到它。
 阿么在校门口等我,我拉着他把单车骑得飞快,他一路上都欲言又止的样子,我顾不上那么多,匆忙往家赶。路上遇见熟悉的同学调侃,嘿,杜薇凉,你家发大水了吗?
 何止,我的心都被洪水泛滥。
 爸爸在客厅里看电视,我一头钻进卧室没命地找,连爸爸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他问:“小凉,你找什么?”“资料。”我头也不抬的说。爸爸蹲下身子,一张返黄的照片映入眼帘,照片上的女人抱着一个可爱的宝宝,幸福嚣张地要蔓延到外太空。
 “那天,你去爸爸房间里就为了找你妈妈的照片吗?”
 “嗯。”
 “那钱你慌乱中塞到我的冬衣外套里了,你妈前两天给我收拾衣服的时候才发现。”爸爸说:“小凉,爸爸错怪你了。”那一瞬间,我连委屈的力气都没有,因为爸爸说,你妈离开的那天一直在哭,她说,要给小凉找个好妈妈,她甚至没有勇气回头看一眼你趴在窗户上看她的样子。没有一个母亲会狠心到不要自己的孩子,只是因为爸爸不能生育了,我会是她唯一的孩子。妈妈是个善良的女人,后妈也是,她愿意放弃女人生育的权利和爸爸给我一个家。
 我很幸福。
 我一路跳着去找阿么,想肆无忌惮地告诉他,我很幸福,我很幸福,我很幸福。
 阿么在夕阳的余韵里看我,像在等待他的向日葵归来。
 我们面对面站着,时间忽然倒转,我们回到从前,他手里拿着一颗巧克力糖告诉我:“薇凉,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誓言就是天真而浪漫,但是我们相信的并不是誓言本身,而是心里有了纯真的信仰。
 葵花的信仰是太阳,它等待着它明白她的爱情而坚韧地生长。
 我的信仰也很简单,在任何的时候,我都相信,爱是最好的语言,付出是最好的回报。那样我们才会永远在一起。
 不离不弃
黯葵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297/,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悲伤的穿山甲找不到穿山乙爱的练习总裁的暖床秘书贪色男人制服下的诱惑为幸福加加油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长生狱狂欲总裁爱上一夜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