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1943的恋之倾城最新章节

第四章

1943的恋之倾城 | 作者:水阡墨 | 更新时间:2019-05-03 14:50:34
推荐阅读: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春浅未禁寒秘书的成长之路超级名模狂欲总裁穿越之为君重生女欢男爱
 1
 夜上海歌舞厅。
 “你会干什么?”刘爷穿着干净的大马褂,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品着蓝色印花叉杯里的碧螺春。他不时地上下打量着我,那眼睛里有太多的赞赏。
 “我会唱歌。”我穿着破旧的棉布裙子还维持不馁的自信。
 “夜上海的歌女都会唱歌。”
 我轻轻地笑:“我唱的歌,其他的人绝对没有听过,而且我相信,用不了一个月,我就会成为整个夜上海的台柱。”
 “好!”刘爷微笑着点头,声音里掩饰不住的赞赏:“你有什么条件?”
 “只求我和弟弟有吃有住。”
 我搬进了刘爷派人找的大房子,就在舞厅不远的地方,而且离法租界也很近。当初去夜上海是有目的的,听小年讲,很多法租界的军官晚上都喜欢来夜上海听歌,应酬,应该有机会见到苏或者和苏认识的人。听说,刘爷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黑白两道关系都非常好,连将军都不敢动他。我只能祈祷自己不要被人认出来,不要给刘爷的地盘添麻烦,否则,还没有找到苏,报不了杀父母之仇,我就死不瞑目了。我改了名字叫樱素,穿了很鲜艳的衣服,浓妆艳抹,像个妓女。
 我唱的歌都是自己作词用的古乐的调子,听起来淡雅娴静,清凉如水。夜上海的牡丹总是媚眼纷飞让台下的好色之徒呼声一片。而我的歌则让那些善良的人们喜欢。他们说,樱素小姐的歌就像是仙乐,在临死前的黑暗看到的最美丽的一朵夕阳。
 那天,我唱完歌就去后台换衣服,牡丹说,樱素,有几个军官要请你去大厅里喝酒,你是去还是不去?我笑:牡丹姐,你替我去招呼吧,就说我直接回家了。牡丹友善地应下,我刚要答应,刘爷的声音在背后冷冷地响起来:“樱素,这里面有一个军官可是邀请你好几次了,再不给面子就是不给我刘爷面子。”
 “我怕……”差点脱口而出,我怕遇见不想见的人。转口念道:“我怕给刘爷添麻烦。”
 “刘爷最不怕的就是麻烦。”刘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2
 我重新补了妆,心跳得像马达一样快,牡丹安慰:“樱素,只不过是喝个酒,看你脸上的粉,厚得都能当面具了。”是面具才好。那样,谁会认识我?
 随牡丹到了大厅,我低着头不去看他们的脸。没有想象只的丑恶的起哄声和肮脏的做作的话。他们反而很安静,气氛也很儒雅。“樱素小姐请坐。”我谢过,一抬头,魂牵梦萦的眼睛就闪在我的对面。他穿了笔挺的外国军装,那么笔挺,英俊。我张了大大的嘴巴,一眨不眨得看他,名字几乎要冲口而出。
 他笑:“樱素小姐好难请啊,我们泽西军官请了几次都没有请到。”
 他唤我樱素小姐,眼神里平淡如水,像对一个陌生女子的恭维。他像不认识我一样看着另一个叫泽西的军官对我大献殷勤。苏,这是怎么了,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我是凌小,在渔村与你分别后历尽艰辛来寻找你的凌小。
 我问:“敢问这位军官大名。”
 泽西给我盛了一杯酒:“樱素小姐,我们苏军官已经有了一位太太了,而且貌美如花,非常恩爱。”
 苏。我明白了。怪不得你假装不认识我。
 我感觉全身冰冷,苏微笑着看我:“樱素小姐,我敬你一杯。”
 “谢谢。”我一饮而尽,我笑:“苏军官,饮了这杯酒,从此你我再不相见。”苏的眼神有了错愕:“樱素小姐,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快离开夜上海了,干了这杯酒,你们就不是我的客人了,也就再不会相见。”我就是这样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爱得决绝,亦离开得决绝。因为隐瞒,从此以后他的生死再与我无关。
 我道了抱歉就要离开,泽西慌了神:“樱素小姐,我们可以做个朋友。”
 “泽西军官,道不同不相为谋,多谢美意,再见了。”我还是没有哭,从头到尾,我都不曾哭,因为真正爱你的人,不会舍得让你伤心难过。让你伤心难过的男人,也根本不值得你为他流一滴泪。
 我跟刘爷说辞职,他拍桌子的声音连门外经过的人都听得一清而楚:“你以为夜上海是什么地方,容得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刘爷,强扭的瓜不甜,我的命对您来说不值半毛钱。”
 “哼,来人,把这女人给我关到密室里去,好生看管,人跑了,我要你们的狗命。”早该知道,像我这样的没有背景的女子,死上一打,也不会有人敢吭一声。小年站在门口不远的地方,像是吓坏了。我朝他微微点头,快离开吧,小年,不要惹事了。
 
 3
 我并没有被关进密室里,天黑的时候,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被推进密室里,她的头发很乱,脸上又青又肿,奄奄一息地,根本就是被打过。我被刘爷的手下带走了,月高风黑,我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只是遗憾而已,我终究不能亲手杀了十四少爷,为我的父母报仇。
 车子一路颠簸,他们把我塞到后备箱里,幸好身下有很厚的毛坯垫子,不会很痛。每过一个关卡都会停下来。我听见他们说:“这是刘爷的车,去陈家接十四少爷到刘公馆吃饭的。
 十四少爷!
 车开到陈家,开门的管家说:“十四少爷接了一个电话就带人匆匆地走了。”我在车里听到恨得哭了,管它什么历史不历史,我就是要报仇,难道老天爷真的不让我报仇吗?
 车忽然在半路停下了,接着,我听到了司机和另两个打手惨叫的声音。后备箱吱呀一声被打开,我蒙着布的眼睛什么也看不到,我也不能说话,只好拼命地挣扎捆在身体上的绳子。他们是来杀我的吗?我不想死。苏,我不想死。
 那一刻,我的心底彻底地绝望了,没想到在生命就要完结的最后一刻,我想到的人还是苏。
 那个人不动声色地把我抱起来塞到另一部车子里,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害怕,我头晕晕的,一下子昏了过去。
 “安妮小姐,你醒了。”一个白人的医生惊喜地看着我。他的脸那么友善,那么熟悉。他说:“安妮小姐,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乔,是你的私人医生。”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打量着这个明亮俭约的房间,似乎重新从安妮的梦境中醒来。不过,这不是安妮的房间,而是一个男人的卧室,
 “是苏救了你。”乔说:“瞧我这记性,苏说过,不能叫你安妮小姐了,因为安妮小姐已经死了,歌女樱素也死了,你是凌小,是苏的太太。我去告诉他你醒了。”
 这一切都还不能消化,苏的太太是凌小,那他为什么假装不认识我?
 苏走进来,我想说话,却委屈地哭了。他轻轻拥抱我说:“凌小,一切都过去了。”“不,还没有,十四少爷在找你,而那个叫三姑娘的女人和刘爷不找到我也不会罢休的。”
 苏拍着我背,安抚我激动的情绪:“现在,只剩下我和十四少爷的较量了。我会替岳父和岳母讨回公道的。”
 我哭着摇头:“你不明白的,他们不会放过我。”
 苏把报纸扔过来说:“看看今天的报纸吧。”
 9月21日晚,在夜上海发生了暗杀事件,一名叫做樱素的歌女被暗杀,经查证此女真名叫白安妮,是曾经在商界叱诧风云的白振华老先生的唯一的女儿。一个月前的“白氏惨案”白公馆除了安妮小姐,全部被暗杀,无一幸存。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问:“苏,我死了对吗?”
 
 4
 一声枪响划破了黎明前黑暗的静谧。
 我被惊醒了,苏正坐在我身边安静地看着我。我躺在暗阁里,手脚被捆绑住了。这是怎么了?苏,这是怎么回事?我慌了:“苏,你疯了,快放开我。”
 苏说:“凌小,如果我死了,你怎么办?”
 “如果你死了,这个年代对我来说,就没有意义了。”
 “恩,那我一定会活着。”苏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外面已经开始乱起来,枪声越来越乱,我哭了:“你不要像我上次丢下你一样丢下我,好吗?”
 苏忽然微笑了,那么淡然清澈,他闭上眼睛倾身吻了我的嘴,像是要永远地记住这个味道。他说:“我爱你,凌小。”然后,一条胶布封了他刚刚吻过的地方。
 十四少爷闯进屋子,他看起来非常激动,眼神里有杀气。他们同时举起了枪对准对方的脑袋。我的心脏几乎在那一刻停止了跳动。
 “我要替安妮报仇,你竟然派人暗杀了她。”十四少爷恨恨地吼。
 “我有什么理由杀安妮。而你,你杀了安妮的父母也就是我的岳父和岳母,我答应过安妮,要杀了你,血债血偿。”
 “你胡说!我没有杀他们,我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被杀了,所以才被人栽赃。安妮离开家是去找你的,而安妮死的那天,你刚好出现在夜上海,你为什么要杀她?为什么?!”
 我听得迷迷糊糊的,到底什么跟什么,我看得出来,十四少爷不是装的,他没有必要装什么。
 “你真卑鄙,杀了人还不敢承认!”苏冷笑。
 “卑鄙的是你,安妮为了你离开家,而你却杀了她!”十四少爷握着枪的手都有点颤抖。
 他朝门外喊:“把小菊带进来。”
 小菊?我的丫头小菊。
 十四少爷说:“这个丫头是那天把安妮送走的丫头,白公馆的人被杀的时候,她正去地下室里取东西,结果逃过一劫,她看见了潜入白公馆的人。”小菊怯懦地抬起头看看苏,点点头,又摇头:“是这种像穿着军官服的人,但是不是他。”
 “不是他?”十四少爷冷笑:“他会亲自杀人吗?”
 他们的枪又同时举起来,小菊吓得钻到桌子底下。我开始挣扎,我相信,如果我出去的话,十四少爷就知道我没死的事实。我想用头去撞暗阁的墙,让他们听到声音。我闭上眼睛狠狠地撞下去,却装到一个温暖的软绵绵的东西。我吓了一跳,睁开眼睛,面前的人更始有让我尖叫的欲望。
 刘爷!
 5
 “嘘!”刘爷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用唇语说:“我放开你,先不要吵。”我点点头,表示配合。刘爷看起来没有恶意,我宁愿相信他是来帮我的。可是,他为什么要帮我。身上的束缚被解开。我刚想冲出去,却被他拉住。他说:“安妮,我先出去,否则,你会有危险。”我点头,愿意相信他。等他出去了,我才猛然惊觉,他叫我安妮,不是樱素,也不是凌小,而是安妮!
 “你们冷静一下!”刘爷的忽然出现让苏和十四少爷都吓了一跳。
 “刘爷,您怎么会在苏军官的家里?”
 刘爷翩然一笑:“你们都不要激动,先听我说。我是跟随一个人来的,而且我也知道那个人已经把苏军官的秘密住所告诉了他的主人三姑娘,而那个三姑娘又把蛛丝马迹留给了十四少爷你。”
 “三姑娘是谁?”苏和十四少爷同时问。
 “我也不知道,那个三姑娘行踪诡异,我那么多眼线都没查出来。但是,我能告诉十四少爷,苏军官说的没错,安妮的确没有死。其实有件事情还要从20年前说起来。那时候安妮的妈妈是我的初恋情人,但是那时候我只是她家里的家丁但是我们相爱,可是最后被她的父母发现。于是匆匆地把她嫁掉了。安妮来舞厅的时候,我几乎看见了她妈妈年轻的时候,于是留下了她,然后派人调查她最近发生的事情。我知道了她的身边有人跟踪,也知道了她要找一个叫苏的法籍军官,于是暗地里派人查找。那天,苏军官陪朋友来夜上海消遣,我便派人在他的酒杯下偷看了纸条,写到:不可认心上人。”
 苏恍然大悟地点头:“原来,那个纸条是刘爷写的。”
 刘爷点了头,接着说:“后来,安妮来辞职,我知道他是误会了苏军官,然后就假装发怒,派人把她关进了密室里。到了天黑的时候,那个跟踪安妮的人离开了。我就派人把一个被打得面目全非的女特务关到密室,再带安妮离开。”
 苏忍不住称赞:“好一个借尸还魂。可惜我没有能理解刘爷的用意,于是把安妮抢了回来。”
 刘爷笑了,然后把头转向一脸不可思议的十四少爷:“那天晚上,我派人去接你吃饭,为的就是怕你被人利用,结果晚了一步,你已经出去了。”
 十四少爷若有所思地点头:“那天晚上,有一个孩子送来一封匿名信,上面写:若要安妮活命,速赶到夜上海。可是赶去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她满脸是血,而且与安妮身材相仿,她的手里握着一枚法国军官才有的袖章。”
 “对,这就是有人故意挑起来你们的互相残杀。可是,苏军官把安妮抢走,正好被人跟踪到,于是他的秘密住所终于被敌人发现了,再通过信件的方式通知了你。”刘爷说。
 苏和十四少爷同时将指着对方的枪放下。
 十四少爷问:“那,安妮呢?”
 
 6
 我从暗阁里出来,十四少爷的枪“啪”地一声掉在地上。他慢慢地走到我面前,将我拥抱在怀里:“安妮,你没死,你真的没死。”
 我微笑:“我没死。”
 “你放心,以后绝对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了。我不杀你的苏军官了,我发过誓,假如你能好好地站在我面前,我就会看着你幸福,认你做妹妹,好好地疼爱你,别无他求。”
 我点头,舒了一口气,我和十四少爷的纠缠终于有了一个了结。
 苏静静地环视了一周,天快亮了,暗色开始慢慢退却,可是静得那么不平常,似乎我们在一个陷阱里,危机四伏。苏说:“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我们似乎都忘记了一个人。”
 我问:“谁?”
 “三姑娘。”对,那个神秘的戴面纱的女人,到底是谁?
 刘爷摸了摸胡子,说:“大概有一个人知道。她几乎是造成这一切的主谋。大概快被我的手下的人带来了吧?”这时候门开了,两个打手带着一个穿着华丽的老人走进来。我和苏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喊:“姥姥,你没死?”
 姥姥抬起头冷冷地看我一眼,哼一声:“没想到,你们都没死,还是找到我这把老骨头身上。”
 我错愕:“姥姥?”那个慈祥的姥姥,那个疼爱我和苏的姥姥,那个给我们酿豆瓣酱吃的姥姥,那个用生命维护我和苏的姥姥。
 “为什么?”我摇头,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其实你这个丫头满好,怪就怪你生在白家,所以你变成了我手中的一颗棋子。20年前,我的女儿,花棠,爱上了一个富人家的子弟。那个男人口口声声说着爱她,与她有了肌肤之亲。我的女儿是个是的傻丫头,一直到那个男人都快结婚了,才发现他的背叛。那个男人承诺,只要一结婚就娶她做小。可是花棠是个贞烈女子,容不得欺骗和背叛。她想到了死,于是跳了河,被人救起来以后,发现有了身孕。花棠是拼了最后一丝气力把孩子生下来的,她死前说:一定要让孩子知道,她爸爸是个薄情郎。”姥姥完全沉浸在过去的悲伤里,有那么多多女儿的疼爱才转化成对那个男人的恨啊。
 “那个男人就是我爸爸吧?”我平静地问。
 “对,就是你爸爸。我原本不知道你是白振华的女儿,可是有一次你给苏军官洗衣服的时候,低下头,脖子里露出来一快玉佩,那是我们家的传家之宝,花棠给了她爱的男人。于是,我通知了十四少爷的手下。”
 “姥姥,是你通知的?你知道不知道,你害死了全村的人,包括你的儿子!”我几乎快哭出来,这个老人怎么会那么可怕。
 姥姥冷哼:“他才不是我的儿子,老太婆我收养他,他没良心的怎么对待我的?我为他织网,做饭,他还动不动就骂我老不死的。我是老不死的。我要你们这些人全都陪葬!”
 
 7
 空气有一瞬间的静止,一切似乎都真相大白。我的气力一点一点地离开了身体,曾经相信的人是你的敌人,而你恨过的,苦苦逃避的人,竟然真心对你。
 十四少爷说:“还有一个问题,三姑娘还是没有出现。”
 这时候,我看见一支枪冷冷地对准了苏的胸膛,那个冷艳残酷的眼神在我的眼前盛开,盛开。苏正毫不所觉地看着我,来不及多想,我扑过去的那一瞬间,枪响了。我能听见自己的脊背上鲜血喷涌的声音。
 又一声枪响,一声惨叫,小菊的手腕流着血,正用那种冷艳妩媚的眼神看着我们。是刘爷开的枪,而小菊手里的枪是十四少爷刚才掉在地上的。
 苏还不能消化这一切,他愣愣地问:“安妮,你怎么了?”十四少爷大叫一声,一脚将小菊踢翻到地上,姥姥惊慌失措地扑过去:“菊儿,我的菊儿……”
 我忍住痛,却瘫软在苏的怀里。十四少爷颤抖地坐在了沙发上:“你就是三姑娘。”
 小菊惨淡一笑:“对,我就是三姑娘,从小就注定要活在仇恨里的三姑娘。小时候,姥姥就叮嘱我说,一定要记得,那个姓白的男人,他对我娘始乱终弃,是个薄情之人。于是12岁的时候,我给姥姥送到白公馆当丫头。安妮从小就得到那么多人的疼爱,看着那个男人对安妮的好,我就恨在心里。于是,我找了一个用毒的高手,买了一种毒药,这种药人只要适量地放在人的食物里,她的体质就会慢慢地变弱,最终会卧床不起,以至于死去。本来这一切都非常顺利,可是突然冒出来一个西方的医生,他的药竟然能让安妮的毒性慢满减弱。”
 十四少爷大怒:“原来安妮一直体弱多病以至于从假山上摔下来,都是你搞的鬼。”
 小菊忽然变得温柔:“傻瓜,是我在假山的石头上动了手脚,她没摔死,竟然活过来却忘记了从前发生的事,真是命大。可是渐渐地,如果说一开始害安妮是为了报复白家的话,那后来害她就是因为另一个人了。有好几次,我看见白老头子拿着我娘的玉发呆,然后偷偷地哭。后来我才知道,安妮的娘嫁给白老爷子是很突然的。因为她的父母发现,她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不得不嫁。而安妮的娘和白老爷子是很好的朋友,他听说了以后决定帮她,于是匆匆得成了亲。再寻我娘的时候,已经得到了她跳河自杀的消息。”
 刘爷激动地老泪纵横:“你的意思是,安妮,是我的女儿!”
 小菊点头:“我知道了真相以后,原谅了白老爷,或者说我爹,本来决定要离开白家的时候却因为一个人让我再次陷入的万劫不复!”
 小菊笑着看十四少爷:“难道你感觉不到么?”
 
 8
 十四少爷脸色惨白:“小菊,怎么会?”
 “怎么不会?本来她不喜欢你,离开了白家。我们做下人的谁都不知道她去哪了,这多好?正当我欢喜着的时候,她却又回来了,而且是我姥姥告的秘。天下这么多地方你们不去,偏偏去了我们家。我整天听她做梦都叫着那个男人的名字,于是故意帮她逃走。那时候,我把安妮送我的一些值钱的首饰卖掉了,而且卖了不少钱。我买了一些手下,其中就包括小年。小年是我故意安排在安妮身边的眼线。我把安妮带到密室里,故意告诉她,她的父母是被十四少爷杀死的,还要去杀他的苏,为的,就是让她恨死他。然后再让小年救走她。既然十四少爷你不爱我,我就只能让你痛苦了。”
 十四少爷说:“所以,你就派那些人暗杀了你的亲爹,然后栽赃到我的身上?”
 小菊一下子就哭出来:“我没有派人杀他们,我也不知道谁杀的。”
 苏说:“难道,这里面,除了死了的人,除了刘爷,姥姥,三姑娘,十四少爷,我,还有别的人?”
 门外突然响起了鼓掌的声音,他哈哈大笑:“精彩啊,看来我派人杀了白振华一家,真的是杀对了。”
 十四少爷吃了一惊:“将军?”
 “十四贤侄,我早就想灭了白家,因为他不肯为军队捐钱,却大把大把得砸上街头的叫花子身上,得罪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将军匝匝嘴巴,一副怜惜的模样:“可惜了安妮小姐一大好佳人,就这么香消玉陨了。”
 我的血已经把苏的绿色的军装染透了,像是绿色的草地上开的大朵大朵的玫瑰花。他龅紧我:“安妮,你不能死。”
 十四少爷呆在一边,刘爷已经老泪纵横。我终于感觉轻松了,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温度一寸寸离开我的身体,我说:“苏,我本来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但是遇见了你,这就是最大的意义了。”
 然后,我闭上了眼睛,这个世界离我越来越远。
 
 第五节:恋之倾城
 “凌小,为了庆祝你的康复,我花大价钱买了JAY的演唱会的票,请你去看。”朋友小蝶说。我问:“小蝶,真的是2005年吗?”“废话,你昏迷了半年,把脑子都睡坏了吗?”我揉了揉太阳穴,不知道如果解释。我做了一个梦吗?不对,我肯定回到过1943年,做了一次大家的小姐,逃出了大家族,在一个渔村的大屋里遇见一个很爱很爱的人。可是,我竟然记不起来了他的模样。
 那个万人瞩目的男子说:“下面,我给大家带来一首歌曲《上海,1943》。”音乐响起来的时候,我的脑海已经变成了真空状态。
 泛黄的春联还残留在墙上
 依稀可见几个字岁岁平安
 在我没回去过的老家米缸
 爷爷用楷书写一个满
 
 黄金葛爬满了雕花的门窗
 夕阳斜斜映在斑驳的砖墙
 铺着榉木板的屋内还弥漫
 姥姥当年酿的豆瓣酱
 
 我对着黑白照片开始想像
 爸和妈当年的模样
 说着一口吴侬软语的姑娘缓缓走过外滩
 
 消失的旧时光一九四三
 在回忆的路上时间变好慢
 老街坊小弄堂
 是属于那年代白墙黑瓦的淡淡的忧伤
 
 消失的旧时光一九四三
 回头看的片段有一些风霜
 老唱盘旧皮箱
 装满了明信片的铁盒里藏着一片玫瑰花瓣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里,一个梳着长发,穿着白棉布裙子的女孩子,突然蹲下身去痛哭失声。谁都不会知道,此刻站在舞台上的这个人,就是前生与她在上海生死纠缠的恋人。
 恋之倾城。
 谁也不知道,而且永远都不会知道
1943的恋之倾城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295/,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春浅未禁寒秘书的成长之路超级名模狂欲总裁穿越之为君重生女欢男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