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黑衣大侠与白衣飘飘的魔教教主的乌龙故事最新章节

第七章

黑衣大侠与白衣飘飘的魔教教主的乌龙故事 | 作者:小鸡炖蘑菇 | 更新时间:2019-04-12 14:19:27
推荐阅读:春宫图夺美记皇帝是个大流氓水浴晨光采花贼妲已盼君怜情江山风月剑小女人的幸福夜色妖娆之杀手娘子
教主满头问号:现在还不行吗?再等一会儿都要散会了啊——  
 
  是该说教主大人艺高人胆大,还是该说您反射弧太长呢?右护法摊手摇摇头:教主啊,您可要知道这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人,扔进去一个小心连水漂都不打的,属下捞都不一定捞得及,危险得很,您可想好了?  
 
  教主作雄纠纠气昂昂状:左护法说过,大丈夫顶天立地,当有所为有所不为;还说过,男子汉生于世间,要……嗯嗯嗯……反正就是这么回事,所以为什么不可以进去?  
 
  左护法大概更希望您什么也不为,右护法十分惋惜地心想:要是左护法在就好了,真想看看,他听见教主拿自己的训话胡说八道,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好吧好吧,既然教主您一定要为,属下舍命陪君子。不过……  
 
  右护法又揪住兔子耳朵捞回来:时间紧急长篇大论要不得,把您最想说的浓缩成一句话,就一句。说完了看看反应,情形不对撒丫子赶紧跑,千万别停留。还有……  
 
  还有什么?惟恐再被揪回来,教主竖起耳朵等右护法说完。  
 
  嗯……右护法摸摸袖子里上个月顺来的新玩意——火堂堂主刚制作完成的新型烟火弹,对了!  
 
  掏出个小锦囊塞到教主袖袋里,右护法笑嘻嘻拍了拍教主的肩膀:如果您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就看这个锦囊照念,其他没有了,去吧。  
 
  演武场正中心,盟主大人照例滔滔不绝,其口若悬河之势比往日修炼更加精进三分。  
 
  大侠昏昏欲睡地坐在师傅身边提不起劲儿,三年以前,也是在这样的武林大会上,遇上那个人的。可惜美好的回忆永远只能是回忆,他现在,大概已经回家了吧。  
 
  还是没有一个能入眼的,大侠腹诽,三年前是这样、三年后还是这样。回想三年前,端坐在贵宾席上,让自己一见失心,再见失身的少年美公子……嗯,就象门口站着的那位,白衣翩翩、玉树临风……  
 
  门口站着的??!!  
 
  大侠嘣地一声从座位上跳起来,失声道:魔教教主?!  
 
  盟主大人正在慷慨陈词,差点没咬着舌头,众人随着大侠目光,注意力刷刷刷刷全扭到场边站着的教主身上了。  
 
  大侠刚才喊的那一声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听到,不过盟主大人听到了,顿时吹胡子瞪眼火冒三丈:好个魔教妖人,砸场子砸到老夫头上来了!  
 
  好在教主也还没笨到家,眼看情势不大对,生怕大家听不见,没等他说话就扑上来揍,赶紧清清嗓子,千里传音的功夫运上了七成功力:我……我不是来砸场子的,我就说一句话,说完了就走。  
 
  盟主大人气得花白胡子直抖,大侠赶紧上前按住师傅拔剑的手:师傅且慢,听听他……这妖人到底要说什么?  
 
  好吧——老盟主运起千里传音的功夫也吼回去:有话快说!  
 
  一句话、一句话……教主头一次这么勤勉地动用脑筋,想来想去,终于深吸一口气使劲喊:大侠兄,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和我一起回家吧!!  
 
  满场皆静。  
 
  大侠的脸唰地一声从鼻子尖红到耳朵根。  
 
  盟主师傅沉默、沉默、沉默,沉默之后猛然拔剑咆哮道:好你个混小子,竟然和魔教的教主暗通款曲!!待老夫诛杀这魔教妖孽!!!  
 
大侠涨红着脸死命拖住师傅不放:师傅您您您冷静一下!!场下众人顿时喧哗成一片。  
 
  大侠兄没有跟他跑,周围人也好象没有要揍他的意思,然后……然后该怎么办呢?  
 
  只准备了三分钟剧情的教主冷场了,想想……对了还有锦囊!于是赶紧掏出来,里面只有一个小纸团,上面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教主清清嗓子:我……我还有话说。  
 
  盟主大怒道:快放!!  
 
  教主赶紧展开小纸条,念:本座此来势在必得,此时我教高手已悉数前来,皆在场外听候本座号令。如若将人交出,不伤和气,本座愿与中原武林结盟,永不进犯;如若不从,则兵戎相见,彼时百里之内鸡犬不留,莫怪本座翻脸无情!  
 
  ……奇怪,我什么时候想过进犯中原这种事情?  
 
  因为字太小,教主念完这一段颇有些吃力,等念完了,场下却是一片可怕的安静。  
 
  魔教的高手都来了??比脸色瞬间难看的盟主还糟糕,场下已经有人脸开始发绿了,往周围扫一圈,只有风吹动树叶的哗哗响声,看不出有高手潜伏的样子。  
 
  周围毫无踪迹,反而让人更没底了——当然了,既然是埋伏,自然是看不出来的,如此才配称为高手么!  
 
  说起来不能怨白道的武林人士狗熊,主要是为了突出魔教的穷凶极恶,平时的武林流言把他们描述得太像妖怪,大部分人一想象树上、草地上、地底下……可能随时钻出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妖怪,谁不心虚??  
 
  站得远些的已经有人开始悄悄往场子外面退,盟主则气得暴跳如雷。眼看教主念完了纸条再次冷场,正眼巴巴地等着自己做出回应,大侠脸色青了又红,忽然一跺脚跳过去,拉起教主的手就跑。  
 
  众人只见一条黑影和一条白影嗖地一声闪过,接着便听见盟主中气十足的怒吼:你们这两个小混帐给我回来!!!  
 
  话说大侠多年轻功确实没有白练,拽着教主跑路那是跑得爽快利落,众人只觉一阵轻风拂过,这一对黑白配便没了踪影,只余盟主老爷子一人,在场子中间吹胡子瞪眼地唱独角戏。  
 
  众人反应过来,轰地一声炸开了锅,老盟主暴跳道:快把那小兔崽子给我追回来!!  
 
  话音未落,盟主老爷子就奋勇当先蹿出了会场,直奔大侠和教主逃走的方向而去。  
 
  盟主大人身先士卒,群雄自然个个争先,当下真心想追的、打算看热闹的、跟着起哄的、还有刚睡醒搞不清状况的,唏里哗啦一窝蜂撵了上去。  
 
  老爷子修为高深自然非常人可比,几个起落便将其他人远远抛在身后。山中白雾一遮,诸位英雄皆迷失了方向,找不见教主亦不见盟主,只好纷纷停下来,挤成一窝吵吵囔嚷。  
 
  一直在场外树上蹲着的右护法早在众人蜂拥追来的同时就悄悄跟了上来,此时见最难对付的盟主已经不见,蹲在树梢嘿嘿一乐,从袖里掏出火堂堂主送的烟火弹,对准人群中央扬手一丢,嗖——  
 
  嗵地一声巨响在人群中炸开,顿时惊叫声响成一片,只当是哪个引爆了雷火弹。可是此弹炸开后既没雷也没火,而是升腾起浓浓白烟,而且白烟越来越浓越来越厚,刹那间便将大家皆包裹在烟雾中。  
 
  烟雾不知是什么药物所制,刺得人泪流不止不说,还有股强烈的恶臭,一时间烟雾中人影拥来挤去,只听咳嗽声、呕吐声、哭骂声连连,乱成一锅粥。  
 
  树上的右护法早有准备,投出火弹之后双脚一点,用衣袖捂着鼻子便跑:张堂主啊,你这烟火弹也太凶了,难怪本座觉得你最近身上老有股臭鼬的味儿呢!!  
 
-----------------  
 
  乱成一团的众人暂且不谈,且说大侠这边,就如当时初见搭救(……)教主时一样,再次拖着教主狂奔,一气跑到崖边,却见前方一位风度翩翩的美爷爷负手而立,白衣飘飘气定神闲,想是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大侠倒吸一口冷气:慕……慕容伯伯,你怎么在这里?!  
 
  慕容庄主微微一笑道:小娃娃,我在这里,又有什么不对?  
 
  莫非是帮师傅来抓他们的?大侠脸色青了又白,拉着他手的教主不认识慕容庄主,一头雾水地道:大侠兄,你怎么了,怕什么?  
 
  老庄主微笑哂道:这个娃娃说得不错,你有什么可害怕?本庄主守在这里,又不是为了捉你们。你师傅教了你十几年,还不及人家一个文弱公子有胆色,当真丢人。  
 
  文弱??“这个娃娃”和文弱公子一文钱关系都没有!大侠愤愤不平地腹诽。只是既不是捉他们,这会儿等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眼看他满脸问号的样子,慕容庄主笑道:你跑得虽也干净利落,却未必跑得过你师傅。二十年前,老夫欠了魔教教主一个人情,如今他儿子落难,自然没有不管的道理。待会你师傅来了,我替你挡下他,你们两个小娃娃快些远走高飞去吧。  
 
  大侠感激涕零,跪下给慕容庄主拜了三拜,谢道:慕容伯伯,多谢您成全。  
 
 
慕容庄主挥挥手道:多礼不必,本庄主也是看在你一片痴心的份上才助你一次,快些走吧。  
 
  大侠赶紧点头称是,拉起还是满头雾水的教主,继续沿着山路飞奔而去。  
  慕容庄主挥挥手道:多礼不必,本庄主也是看在你一片痴心的份上才助你一次,快些走吧。  
 
  大侠赶紧点头称是,拉起还是满头雾水的教主,继续沿着山路飞奔而去。  
 
  两个人的身影刚刚消失,老盟主就如疾风一般赶到了,眼见前面慕容庄主负手而立,奇道:你怎么在这里?看见我徒弟了么?  
 
  慕容庄主哼了一声:你自己的徒弟自己不看好,关老夫什么事。再说此地又不是你开的,我又为何不能在这里?  
 
  盟主呸了一声:胡说八道!两个小混蛋一定是你放走了,你这假仁假义的伪君子,倒做得好人!!  
 
  慕容庄主顿时大怒:便放走了又怎样!你徒弟虽然没什么大出息,却还知道和意中人私奔。当年我被族中逼娶武林第一美女的时候,你不帮我说话也算了,还在旁边假惺惺地说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反过来劝我成亲,到底哪个更假仁假义?!  
 
  盟主也怒道:这又怨谁?你自己为老不尊到处乱放桃花,引得人家小姑娘追上门来非嫁不可……你瞪我做什么,难道说错了不成?!再说你一家老老小小抱着刀剪绳子,一哭二闹三上吊,不这样说又怎么办?传出去说慕容山庄合家被老子灭了,担得起么?  
 
  慕容庄主哼一声:那样胡闹法,你信就是笨蛋!  
 
  盟主哎哎地道:姓慕容的!我说不信你讲我是伪君子,说信了你又骂笨蛋。你也一大把年纪了,到底讲不讲道理!  
 
  话倒是说得冠冕堂皇……慕容庄主咬牙切齿:当日若非魔教教主到婚堂上抢了新娘子逃婚,助我解困,只怕如今老夫的儿子都比你徒弟大了,谁还有心和你讲道理。  
 
  盟主嘿嘿笑道:那倒不能,枉你自命聪明,怎么不仔细想想,那少年是魔教中人,要是无人作内应,慕容山庄何等地方,他又如何有本事混得进去?  
 
  ……如此说来,难道是你引他去的?  
 
  盟主得意洋洋拈胡子仰天大笑:哇哈哈哈!!这一招釜底抽薪之计,除了我这样的聪明人,还有那个想得出?  
 
  慕容庄主低头不语:既然如此,为何当时不告诉我?  
 
  你这人平时鼻孔朝天,就没一个能入眼的,招人讨厌得很。那回大好机会,让你着急上火个够,老子才心里爽快……啊呀!姓慕容的,你竟然暗剑伤人!!  
 
  你这混帐小人,速速拔剑,本庄主要与你决斗!  
 
  决斗便决斗!难道本盟主还怕了你不成?!  
 
  ……  
 
  ……  
 
  且不说盟主把徒弟抛在脑后,一心和庄主决斗。大侠这边拉着教主一路奔到山下,眼看后头并无一人追来,这才停下脚步,稍作休息。  
 
  他两人停下不久,就看见右护法悠哉游哉地晃荡了来,教主奇道:咦,右护法,你怎么也跟来了?  
 
  这是什么话?右护法皱着脸道:教主,属下不跟来又能去哪里?您不会真的把属下扔在会场外头,打算不要了吧?  
 
  教主挠挠头,大侠急道:那后头追赶的人呢??  
 
  右护法捏着鼻子道:你也不必担心,并未伤人,不过一颗烟弹薰散了而已。话说回来,张堂主的烟弹确实好用,就是味道太臭了……  
 
  大侠又急道:既然人都散了,那埋伏的魔教高手呢?可都撤了?  
 
  右护法笑嘻嘻地道:撤了撤了,话说回来,你是中原人士,教主说要进犯中原,你竟也不在意?  
 
  那么大一张小抄谁没看见!还真当他是傻瓜呀!大侠一脸阴沉地哼了一声,不放心地对教主道:你教中高手当真都撤下来了?千万莫拉下一两个人,与我中原正道起了冲突。  
 
  右护法接话道:放心放心,其实就我一个人,我来了,自然全撤了。  
 
  大侠一张脸顿时黑掉:……就你一个……你不是说魔教高手悉数到齐了么?  
 
  右护法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悦道:小子怎么说话!难道本护法不是高手么?有本护法这样的高手护驾,其他不上台面的低手,来不来又有什么关系?!  
 
  ………………  
 
  右护法,你回去后会被左护法揍死,真的。  
 
  右护法有没有被左护法揍死,此话暂且不表。只说教主和大侠牵着手开开心心把家回之后,听说教主准备带着大侠回总坛去玩玩,本来就面瘫的左护法更是眉头拧得活似被人欠了二百万银子,毫不意外地激烈反对。  
 
  教主十分不解,总坛也不过是石头山上砖头盖的房子,教众也没有比别人多生一只眼两个鼻孔,又没什么秘密要藏着掖着,为什么连玩也不许?  
 
  左护法黑着脸道:不成,那人眼下和教主您虽然处得和气。然而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在中原武林也是小有名气之人,又如何能保证他愿意长久屈居人下。如今把他留在身边已经很不妥,何况带回总坛?!  
 
  右护法插嘴道:左护法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怎么就知道人家不肯屈居人“下”?  
 
  听说教主私奔一事,就赶着来凑热闹的魔教药师也附和道:不错不错,况且教主武功远在那中原人之上,就算他不肯,动起手来硬上,咱们教主又不会吃亏。  
 
  教主反驳道:不好,大侠兄说了,以武欺人便落了下乘,以德服人才是君子所为。  
 
  左右护法连药师一齐丢白眼给他:教主您是反派BOSS,不要跟着那些混白道的学坏。  
 
  左护法仍皱着眉道:教主修为确实在那人之上,然而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那人若有异心,只怕提防不及,属下仍是不放心。  
 
  药师捏拳道:左护法说得极是!不过倒也不怕,不如咱们先下手为强。  
 
  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只小药瓶:来来,教主,这是属下特意配制的阴阳和合丹,一瓶两枚,教主您吃阳丸,给那人服下阴丸。以后交欢之时,他□□一动,只要他身在教主您三尺见方之内,便即刻全身瘫软如绵,只有媚眼如丝躺在床上乖乖被您宠爱的份儿,而教主您服了阳丸,自可金枪不倒,精力充沛,夜战三千回合亦无半分疲惫。这样一来,左护法就可不用担心了。  
 
  左护法听着不大对劲,怒斥道:你们都在说些什么?!  
 
  右护法摇摇手指:哎哎,不就是那回事儿嘛,连教主都知道了,你又何必明知故问。教主您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吧?  
 
  乖宝宝教主很干脆地回答:不知道。  
 
  不知道您跟着乱插什么嘴?!左护法勃然大怒:你们两个赶紧把那乌七八糟的什么丹拿走,少在这里误人子弟!!  
 
  右护法和药师同时摸摸鼻子,灰溜溜地爬出去。  
 
 
  瞅着左护法不在的时候,药师继续缠着教主推销他的和合丹:教主,这丹药可是好东西,属下走南闯北,收集了九九八十一种珍贵药材,耗时数月才炼成的,您不要可惜了。  
 
  教主奇怪:有九九八十一种药材?当真这么珍贵么?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右护法笑嘻嘻地扒着药师肩头:那是,什么人叁鹿茸牛黄虎鞭之类暂且不说,还有紫苏当归川芎陈皮白术杜仲……  
 
  药师一脚把他踹出去:没读过医书就少瞎说,你说的那些药材是安胎的!教主不要听他胡扯,不过此药确实珍贵,教主可要试用一次么?  
 
  教主斩钉截铁地回答:不要!  
 
  太伤自尊了——药师顿时无比郁闷,正画圈圈,右护法邪魅一笑,伸手去接药瓶:即然教主不用,不如我来试用好了。  
 
  药师手掌一翻将药瓶丢回袖内,白眼之:三千两,不二价!  
 
  奸商!!右护法大怒:刚才给教主推销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说收钱?!  
 
  废话,那是教主!药师掏掏耳朵:好吧好吧,看在护法面子上给个折扣,再加一两银子本药师便附送极品软筋散一瓶,房事之后服用一粒,可全身瘫软三十六个时辰,绝对安全有效。  
 
  右护法朝天看:你不是吹牛那什么丹就能全身瘫软,我还要软筋散干吗?  
 
  药师啧啧:我说右护法啊,这和合丹成好事的时候软,事后自然就不软了,不然岂不成了瘫子。再说,是人都知道你搞了春药要给谁用,以左护法的脾气,还不将你来回剐上三遍?!他瘫上三天,你趁机逃得远些,不也晚死几天不是?  
 
  右护法歪头想想:也是,成交了!!  
 
  话说数日之后众人回到教中,左护法得知教主为表与中原武林交好之意,竟然把老教主秘藏多年的一盏七宝宫灯作为礼物送给了武林盟主,又是勃然大怒:此物是夫人当年与教主成婚时带来的,这败家小子说送人就送人,也不知会一声,将来老教主回来,这要如何交代!  
 
  右护法事不关己地道: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干嘛这么小气。再说老教主还没生气,你替他肉痛什么?  
 
  左护法踱来踱去,终于一挥袖,怒道:不成,待我去把东西要回来!  
 
  说着就往门外跨,还没走出两步,忽然腰间一麻,双腿一软,往后便倒。  
 
  出黑手的右护法顺势接下,十分熟练地一捞一抱,把软倒的左护法横抱起来,嘿嘿嘿地就往卧室里走:教主年纪也不小了,叫他自己作主去吧,何必管得太宽。天干物燥,左护法小心火气积结过多,落下病根,还是让属下给您泄泄火罢~  
 
  左护法挣扎怒道:你敢!!  
 
  右护法充耳不闻,□□着动手动脚:来来,放松放松,待我给你唱个新学的十八摸听听。  
 
  放……放手……唔……!  
 
  三日之后,魔教上下传出惊天大号外:今日清早左护法房内,右护法遭左护法重掌击中,吐血不止。关于事发原因,教主正在下令调查之中。  
 
  另据说药师于三天前曾卖给右护法一瓶软筋散,于是众人质疑,是否右护法欲下药暗算左护法,然而左护法功力深厚,药效未起,以致右护法失算,反被左护法所伤?  
 
  药师十分不忿:就是怀疑一百个,也不能疑到本药师的药上来!既然说是三天,绝对一分不多一刻不少,可若是有傻瓜过了三十六个时辰却忘记了逃跑,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的!  
 
  仍在吐血中的右护法:胡扯!心爱的美人儿衣衫不整全身瘫软倒在你面前,若是没有捂着鼻血扑上去而是掉头就跑,那才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傻瓜!!!  
 
  ……总之色字头上一把刀,右护法你节哀吧。  
 
  事发第二天,左护法跪在教主面前,苍白着脸色道:属下身为护法,却无视教规擅自私斗伤人。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愿至刑堂领罚四十鞭,请教主定夺。  
 
  教主十分为难地道:左护法,也不是我不想执行教规,可是您去领罚,刑堂堂主他也不敢动手。而且本座去探望右护法时,他吐着血说:这种情趣手段怎么能随便让别人代劳,一定要等他伤好了亲自来才行。右护法吐着血也挺可怜的,要不左护法您等他伤好了再领?  
 
  当日中午,魔教再次惊天号外:左护法今日上午求见教主,随即吐血倒地不起。至于受伤原因……至今不明。  
 
  最后左护法到底有没有去刑堂领罚,很多年后仍是一个谜……  
 
  (大家都HE了,可以END了吧~)  
 
  尾声  
 
  关于教主娶了一位大侠回家当媳妇的前因后果,左护法还是详细地写信告知老教主,并表示了担忧之情,老教主的回信倒很乐观:无妨,孩子大了随他去吧。至于那盏七宝灯,本来就是当年和夫人私奔时,从慕容山庄的贺礼里顺手牵的羊,如今物归原主,倒也是正理。若是怕本教后继无人,夫人已向本座保证:两年之内给本教再生个二少主,如果左护法嫌不够,再生个三少主也没有关系。  
 
  左护法无语向天,夫妇两人皆如此德性。他上辈子到底是欠了教主多少钱,才来给人做这苦命的下属?!  
 
  三个月之后,寒冬将至,教主以山上好冷江南暖和的无聊理由,再次与大侠偕手由魔教总坛私奔回中原,只丢下一堆教务给左护法(虽然他以前也没怎么做过)。  
 
  左护法忍无可忍怒发冲冠,捉了一张纸奋笔疾书给老教主写信一封:教主,劳您催催夫人,二少主生出来了没有!!!!  
 
  嗯,这回是真的END了,拜拜~ 
 

黑衣大侠与白衣飘飘的魔教教主的乌龙故事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231/,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春宫图夺美记皇帝是个大流氓水浴晨光采花贼妲已盼君怜情小女人的幸福黑暗女神的男人们牡丹春睡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