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油桐著花未最新章节

第五章

油桐著花未 | 作者:陆到青 | 更新时间:2019-04-10 19:27:22
推荐阅读:少爷的点心绝爱床诱恶魔的吻痕牡丹春睡图水浴晨光妲已夺美记夺情霸爱盼君怜情唐朝绝代佳乞歪传
五、占好事,今宵有 
   
  杜衡是深夜时分回来的。它一向手脚轻,眼睛利,再暗再深的林它都不碰掉一片叶。那晚它却把门口的三个大酒瓮子一齐碰碎,响动惊飞了一林子的鸟。 
  桐少舫赤着脚冲出来的时候,就看它蜷在一地碎瓦中,一头一脸的血。慌到极处,反倒静了。他也不知哪来恁大气力,驮上它就飞。 
  他塌着腰弓着背,歪歪斜斜地驮着它飞,中途有好几次险些跌下,飞了半个时辰,到苏子和那儿的时候,就有了八分疲赖九分凌乱十分狼狈。他不晓得苏子和早早靠在窗边,为的是赏花赏月赏星星,更为了赏他们这八分疲赖九分凌乱十分狼狈。 
  “你看看它……”他音儿出来就不是音儿了,抖成十五个水桶,盛着他摔成十五瓣的心,七瓣上,八瓣下。 
  “啊呀!这可不好哇!”苏子和声势张起来,即便是虚的也能唬死人! 
  “……你替我医好它……我砸锅卖铁!做牛做马!结草衔环!……” 
  嗯,已唬得语无伦次了,收收吧。 
  “也不要你砸锅卖铁做牛做马结草衔环,单要个童男子……” 
  “童……童子尿?我去趟石板镇要要看……” 
  “不是童子尿!”苏子和白眼翻过一轮,心上想:杜衡啊……亏你忍得下他…… 
  “那是?” 
  “它这是染了龟蛇交合时释出的淫气,须得要个童男子与它交合……” 
  “嘎?!童男子?!” 
  “你缓缓!我话未说尽呢!这毒厉害,中了的隔天就须交合一次,若是迟了……” 
  “怎样?!” 
  “必定全身气血逆流而亡!!” 
  咳!这俗得猜得出来路的谎他也真敢撒! 
  呵呵,乱麻全仗快刀砍,重病须下猛药医么。 
  “那……那该如何是好哇!” 
  “办法也不是没有,城内有小倌馆,买个过来么。” 
  “那……买个需几多银钱、我去凑!” 
  “银钱倒不是最关紧的,关紧的是……里头的小倌都不是童子身呀!” 
  “那……那……那……” 
  呵呵,上钩咯。 
  “倒是有个现成的,只是不知人家愿不愿。” 
  话说到这儿,意思再清楚不过:你老是老了些,糙是糙了点,好赖是只“童子鸡”,让它啃啃,大家方便。 
  哎? 
  他把这话的意思翻出来刍了刍,慢慢刍出味儿来——脸“轰”的一下红了,又“刷”的一下白了,红红白白,好生热闹。 
  “呵呵,你好好想,慢慢想。” 
  苏子和热闹看完,舒心称意地走了。他没告诉他,这毒再有一刻钟就发了。也没告诉他,这毒发起来,人都不是人,是兽。狗崽子也不是狗崽子,是头疯狼。 
  桐少舫正愁得眉毛打死结,冷不防后头一把狠力将他拦腰掐住,挟了就奔。奔得可狂了。风从两边甩过,“呼呼”地扇他,扇得他三迷五道。等他不迷不道,敢睁眼看,已经在个大山洞里了。 
  红床、红榻、红纱帐,还有一排红烛支在银灯架上燃着,整个山洞红得一阵邪乎。 
  他还来不及细琢磨邪在哪儿,杜衡的舌头就过来了。跟先前几回不同,前几回还有些狗性,他挣挣扑扑,它就知羞了。这回是急赤了眼,急成头疯狼,上来就用舌头将他全身剐了一遍。先将他弄楦了,好一口吞呢!舌头不够了就上手,紧搓慢擀地揉他。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也有条柳条细腰,落它手里还不及一握。也不知道它剥人衣衫剥得恁熟,几个来回就将他剥了一半,剩根裤腰带被他死死攥住,它一时摆弄不开,就拿双金绿色的眼缠他,又怨又嗔——它这么巴心巴肝地要他,他却不给! 
  桐少舫被他眼里的疼惊住了,手底一松——它立刻拽下,一剥到底。等他回过神想去护,迟了,裤子叫它褪到脚跟,他从此赤精大条,一尾去了鳞的鱼似的,让它架在它辣辣的目光下烤。 
  太羞了…… 
  除了他老子娘,再没第三个见过他这副光猪模样,如今……唉…… 
  桐少舫走神了。走到他老子娘那头去,连自个儿被翻了过来都没知觉。 
  要说,这被剥光了架上架子烤的当口还能走神,实在算种本事。不过这本事不顶屁用,杜衡一啃,他就得回魂。一回魂,立时明白,处境不妙——狗崽子已将他覆住,正啃他脖颈子,爪子也不安分,游到他胸膛那儿又捏又掐又扯! 
  他又不是姑娘家,胸前生不出正经玩意儿,绿豆大小的两粒东西,哪里吃得住它这又捏又掐又扯的?!疼哩!肿了吧。他想使手护护,却发现手在头顶上了,绑了个结实。 
  噫!这、这、这……!!! 
  他着慌,勉强扭过头,露个没筋没骨的笑求它:“你……你先挪挪……” 
  它全不理会,将他当块豆腐碾,碾碎了才好呢!看他还怎么逃! 
  见他不挪,桐少舫轻“嘶”几口气,想酝酿酝酿,酿出道力来掀了它! 
  不防备它一手抠开他嘴,将两根手指头塞进去,在他舌根下翻弄。他“唔唔”叫着,怒着,末了一口啃下去! 
  啐!只兴你啃不兴我啃哪! 
  看杜衡的手上留了圈圆乎乎的齿印,正得意着呢,一股子腥气泛开了,不只在他嗓子里——耳朵珠子那儿,肩头那儿,稠稠地淌了好些。 
  哎? 
  桐少舫的脑子一点点、一点点地对上了苏子和的话。 
  他老实了。许它碾,任它撕了。 
  它也不好好撕,撕着撕着就成了掰——它掰开他,抬高了,舔得可仔细!从后头来,自腰一直舔下,捉住他撒尿的物什,打着圈圈舔。 
  桐少舫哭了…… 
  他全身又麻又痒,抓又抓不得,挣又挣不得。可是难受! 
  他就想扭扭、擦擦,去掉那份痒,谁想扭来后头一阵急喘。那舌头改弦更张,舔到他两瓣屁股上,舔着舔着就到芯子里去了… 
  他抖起来,抖得腰都要塌了。它不许他塌,掐紧了,舔得更狠!小小一截舌尖都戳了进去! 
  这下更难受了!他眼眶直泛酸,眼泪汗水一齐冒。 
  都没等那阵酸劲缓缓,一个东西就硬挤进芯子里去了,撑开老大,他一声惨叫噎在喉咙里没来得及吐,又是一阵顶撞——肚皮都块叫它搠穿啦! 
  桐少舫疼恼了,使劲挥它、抠它、咬它,最后到底成了求,求它放条生路。它却是软硬不吃,将他死死闷住,要他烂在它怀里沤出朵花来才甘心似的! 
  他死过去又活转来,如此闹到五更月尽才算了事。床上的枕头被褥全叫他蹬到了地上,横横斜斜,勾出几多狼狈。那个还不愿撒手,还闷他,他脸上的泪头上的汗涂了那个一胸膛。也不敢动。怕它再来一趟,他又老又柴,再经不起这阵仗。于是乖乖让它闷,闷到它觉得好事占尽,心满意足,上下眼皮一耷拉来阵好眠了,他才敢搬开它的手,瘸着脚下地,拾起他的破衣烂衫,遮个三四分的,然后慢慢拐到山洞边上。 
  嗯?这……这口在哪儿呢? 
  他进来时没睁眼,出去就找不着道儿了。 
  他想蹲下来摸摸,看看有无机关,腰一弯,到处都造他的反——疼! 
  为着少遭些罪,他半驼着背在有风处摸,不觉将自己窝成副老驴摸样。身上的衫子不经窝,全赖在地上不肯起了。想捡,腰始终放不下,差着小半个手指头呢! 
  他就这样光身屈腿蹶腚地往下欠。差点就让他欠着了,头上忽然一把声压下来:“你要去哪。” 
  哎?! 
  他身、腿、腚全都没防备,只有脸防备了,硬扯出个笑:“丰赡……丰赡怕是肚饥哩……想回去喂喂……” 
  “不妨,已差人喂了。” 
  “是……是么?差的谁?苏子和可不成啊,他喂的可差……” 
  “……” 
  它不答,光盯他。他只好“嘿嘿”、“嘿嘿”地笑。 
  他绝想不到,他这呲牙咧嘴的笑,到它眼里又成了“巧笑倩兮”,冰凉的金眼内燃起的一簇火野成一道细细的眼瞳。 
  这货还傻了吧唧地不知险呢!“嘿嘿”笑了有半碗冷粥的工夫,才觉出事情不对来——他光着……衣衫赖在地上…… 
  他“嘿嘿”干笑几声,手慢慢地拐上来,护住了裆部。 
  俩公的面对面立着,这举动不仅傻,而且“骚”! 
  那个被他这没知没觉的“骚”撩拨得受不住,上来一个拦腰,他又闷回它怀里去了。还不敢动,光脑筋里哭天抹泪:他、他怕是要死在这深山老林里,再也见不着天光了! 
  桐少舫见不着的天光还在烧,烧过十几天,就是十月天气了。 
  十月里烂漫的天光四处照拂,恰恰照到苏子和晒着的蜜佛陀上,他想起这天气颇适合凑热闹,于是拔了根毛,变个狐小使替他送封信给桐少舫。小使去了一个时辰,回来时毛也劈了,须也糊了,哭哭啼啼地告状:“那洞里机关恁多、人恁恶,差点儿就回不来了!呜呜……” 
  苏子和笑眯眯地抚了抚,它抽抽噎噎地变回根焦焦的毛。 
  呵呵,这可是条暗狗啊,平日里不声不响,藏得可好,一旦咬上了死也不会撒嘴的。呵呵……一出好戏就在前头呢。 
  且先看看信。 
  这信回得十分潦草,只得一句整的,开头还是客套的废话:承哥带挈,喝的也尽有,家也算齐整,就是身上疼得紧。 
  字里行间尽是做贼心虚,似小媳妇怕遇恶婆婆,藏头藏尾的。后几个字才吐了真言——苦得没边儿了,要他救呢。 
  再熬熬他,火候足了,这滋味才到嘛。 
  又过了月余,狼族那边发来喜贴,说是新王要在十五月圆日娶亲。 
  哦,娶上啦。狼族那头么……王要娶副“解药”,老头们能有什么说头?! 
  那其他呢,它是如何堵住悠悠众口的。 
  呵呵,杜衡,你好手段哪。 
  桐少舫么,狗崽子家里金山银山,享用不尽,这也不算坑他了。 
  苏子和心上痒痒,盼着这戏早些开场了。谁知十五月圆那日,看的尽是些排场,半点热闹没看上。他自然不死心,眼睛骨碌碌一转,钻到偏殿去。没翻过几间,就见着“热闹”了。“热闹”正捧着一斛子酒猛灌,灌得两颊酡红。 
  这货长开了。扮扮看着也顺眼。 
  苏子和想。边想边笑,一对狐狸眼笑得弯弯的。 
  “呵呵……现如今想见你一面,不易呢。” 
  桐少舫险些被呛死!一回头见对弯弯的狐狸眼,就默了,讪讪地收起酒斛子,蜷手蜷脚的,羞得不轻。 
  “呵呵,数数也有两三月了。” 
  “……” 
  不应?不应来点猛的。 
  “你怎么就许了呢?” 
  “……” 
  敢不许?!不许它一天沤他几回,沤也沤散了! 
  “呵呵……那事儿好不好?” 
  “……” 
  “做了也不下百十回了,你脸皮还这嫩?!” 
  “……” 
  “不说?不说我去告诉杜衡,说你想它想得紧呢。” 
  “……不好……” 
  “不好?” 
  “……不好。我就是只蝇,吃人逮住,插了根牙签进屁股,半日脱不得身!蝇屁股恁小,使眼望都望不见,哪吃得住牙签这么凿哇!……凿还不算……还要出来进去……屁股疼得……” 
  桐少舫就这么说一句灌一通,醉了,再不羞,脸皮全撂一边,说起话来也浑不吝。 
  苏子和逗得可上劲,若不是怕杜衡突然进来,他真想逗下去。 
  罢了罢了,戏得慢慢品,乐得慢慢享。 
  他晃晃悠悠地回去了。之后半年陆陆续续得些消息,说是狼王十分蛮霸,半步不许那新娶的离;说是那新娶的心不死,逃了几回,狼王沤他沤了几天,终于沤乖了…… 
  传得真真假假。谁知道呢,这舌头接舌头能接到天边去,话接话也能乱到天边去。听听便罢。 
  四月的一天,苏子和收到封飞鸽传书,上面只得一行小诗: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油桐著花未? 
  这货酸着呢!四月上油桐花快开了,再过阵子就有村人上庙拜拜,他怕那些供物跑了,想他替着收收。想是要偷攒些私房钱,买素面买酒。收便收,也值得拿王摩诘的诗来串?!从头到尾照搬,就见将人家的“寒梅”换做“油桐”,亏他想得出! 
  苏子和刚想放那鸽子飞去,一片小纸掉在他脚边:情多莫举伤春目,愁极兼无买酒钱。 
  又酸开了。那意思是,他身上的钱叫杜衡扣光了,想他请他白喝一顿呢。 
  晚上桐少舫来了。梅雨在外头落个不住,就这他也跌跌撞撞地飞来,一来就和一干小妖闹酒,喝着喝着就开始豁拳,输了的挨摸一把,还要画只乌龟在脸上。 
  醉得不成样子,连杜衡来到跟前都不知道。 
  一干小妖被狼王身上冒出的醋酸怕了,个个蹿得飞快。 
  咳!经了梅雨一沤,这油桐著出的花招展着呢。看看也有八分妖冶相,怪不得能迷得些傻蜂痴蝶。 
  苏子和笑笑地看着狼王一把掐下这朵油桐花,飞去,飞得恨恨的,恨不能把他磨散了,一口吞进肚子里,再不叫他去外头生事。 
  呵呵,爱得这样凶,当心他勾上别个跑了。 
  桐少舫醉着,世事全不晓的样子,梦起来特别长。 
  梦里百把年光阴穿墙而过,戏似的演。 
  梦里“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梦里“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小小油桐花仙一生惫赖,不知长进,腌脏泼皮,可偏就有个赏他的,愿为他害相思,为他吃苦头,为他掏心挖肺,至死不悔。 
  恰如那油桐花,著出的花大大咧咧,酱紫一片,连花品都列不进,可偏就有种“黄颊蝶”,非它不可,甘愿一生护它——它开它赏,它落它亡。 
  多大的福分哪。 
 
《全文完》
油桐著花未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22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少爷的点心绝爱床诱恶魔的吻痕牡丹春睡图水浴晨光妲已夺美记夺情霸爱盼君怜情唐朝绝代佳乞歪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