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藏娇最新章节

第五章

藏娇 | 作者:道行清浅 | 更新时间:2019-04-10 19:22:23
推荐阅读: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情哥哥,我坏掉了狂欲总裁白虎寄情我老公很英俊我只要你的一夜我的野蛮邻居少女的祈祷
汤小沫看着时间不早了,拉着斯礼彬往门外走,再这么摇,他怕他把脑浆摇出来。  
  
周谨年扑了个空,环视一圈,全是人头,懊恼的挥了一下拳头。随即又笑了,他还在这个城市里。只要还在这座城市里,找他就不是难事。  
五四青年节,这座城市计算机病毒爆发。  
汤小沫上班没多久就听说了,他还来不及打开电脑。听说是中毒以后,整个系统都僵硬不动,屏幕上会出现扫雷游戏。整个公司都小心翼翼的。  
下班以后他跟斯礼彬在附近的面馆吃牛肉面,谈及此事,斯礼彬满眼全是崇拜的星星:"做黑客肯定是件特过瘾的事儿。"  
汤小沫筷子有一下没一下戳着面条,这几天他一直不太容易集中精神。  
斯礼彬敲他的碗沿:"喂。"  
汤小沫回神说:"那他肯定不是愿意的,这种人通常都活得比较压抑,否则怎么会报复社会?"  
斯礼彬不同意,说:"好玩呗,万人传颂,多牛。"  
汤小沫一个白眼:"万人唾骂才是真的,你还想着玩,你爸上次教训得你还不够狠吧?"  
斯礼彬脸一红,撇嘴没说话。  
那回他们刚从酒吧出来,斯爸爸就从天而降了,脸黑得跟包公似的,拎了斯礼彬扔进豪华轿车里,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后来才知道,斯礼彬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自由,斯爸爸一直让人盯着呢。  
  
怕什么来什么,第二天一上班,公司老总的电脑就中招了,禁令下来,说是公司内部网全部断开。汤小沫的工作只好中断,待在办公室整理一些简单的资料,听上头电话下来,说是总裁办公室宣召他上去。汤小沫满腹狐疑,上顶楼办公室一敲门,就见斯礼彬坐在沙发上,一指他说:"呐,就是他,扫雷全公司最快。"  
五十多岁的总裁急得连忙去拉他,一把塞进座位里,说:"快快快,扫!"  
汤小沫还是不明白。斯礼彬解释说:"听说扫雷的速度达到病毒预设的要求,就可以解开,都不用杀毒软件。"  
汤小沫心里咯噔一下,眼皮突然猛跳。他握住鼠标,静下神来开局。扫完正好是60秒,画面跳了一下,请输入密码。  
汤小沫颤颤抖抖输入了去年那个"停电"的夏夜的日期,一按确定,满屏玫瑰,映得他的满脸通红。  
  
周谨年飞奔出办公室,差点把宗岳带倒。宗岳在后面骂:"小赤佬,你被开除了!"周谨年远远回答:"早想不干了!"  
 
 汤小沫回到办公室还在想,周谨年头脑发昏了,这种事情搞不好会坐牢的。结果坐下没五分钟,总裁亲自打电话下来请他上去。他莫名其妙有种灾难降临的预感。摇摇晃晃上楼,敲门进去,就见周谨年斜坐在他们老总的办公桌上,正面对着门口站立的他,笑着说:"嗨,好久不见。"  
"是他吗?"汤小沫的老总问。  
周谨年转身伸过手去握了一下,说:"是他,太感谢了。"  
"周总客气了。"  
汤小沫没等听完他们俩的对话,转身就跑,电梯上不来,跑楼梯。周谨年心想我看你往哪儿跑,让总裁室的秘书打了个电话给楼下保安,关门拦人。  
两人最后在大厅对决。周谨年一步步逼近,汤小沫把自己骂了无数遍。看到扫雷就应该想到是这是专门给自己设的局了,简直是自投罗网。  
周谨年看着汤小沫恨不能把自己贴到玻璃大门上面,忍不住摇头笑:"呵呵......"  
汤小沫瞪着他,心想有什么好得意的,有功夫找我,不如先去搞定你那教授妈。  
周谨年说:"你跑什么呀?"  
汤小沫想想自己是傻,跑什么呀,但是"快点逃跑"这种思想,确实是见到这男人的第一反应。  
"你要干什么呀?"他不客气的顶回去。  
周谨年说:"随叫随到你怎么忘了,我打你电话不通,只好直接找人啊。"  
"那不作数了,完了!"见鬼了居然还提这茬儿。  
"怎么就完了。"周谨年举起手比着戒指,收起笑:"你脖子上还挂着我的戒指呢!"  
五月天,气候温暖,敞领工作服里,祖母绿戒指分外显眼,汤小沫百口莫辩,一句话就给人堵了嘴巴,泄气的蹲在地上。  
周谨年一同蹲下,额头支着额头,看着他因为长跑而粉红的脸,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过去的一百多天我每天都在想着怎么操你,亲爱的汤汤!"  
  
承认吧,其实你也想要他。  
汤小沫静静站在莲蓬头下,任冷水浇遍全身。有些事情是自己不愿意面对,他心里很清楚。那些分离的日子,每每自渎,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男人也会有处子情节吗?否则自己怎么会这么菜?  
周谨年等一半天不见他出来,推开门看他一动不动站着,伸手触了一下水温,冰凉。火气一上来,一把就把人拉出了浴室。  
汤小沫跌倒在卧室地板上,缓缓抬头看周谨年,突然觉得无限委屈,眼泪混着头发上划过的水珠掉下来,他把脸埋进了膝盖。  
周谨年心底最柔软的一块地方崩塌了,他跪下来抱着他,用尽力气紧紧抱着。  
"我,我很想你......"汤小沫哭出声音,他投降了,不是对周谨年,是对自己。  
周谨年脱他的湿衣服和裤子,拿了大毛毯把他裹得像个蚕蛹,然后放到床上,随即压了上去。  
"那为什么要逃?"他一下一下吻着他的脸。  
"你妈妈,还有你女朋友,......我觉得,那样不好。"  
"我呢?我好不好?"周谨年扳正他的脸,要他回答。  
汤小沫的眼睛里还有残余的泪水,他怔怔看着周谨年,主动凑上嘴唇去吻他,如同饥渴的沙漠旅人。周谨年一个翻身,把他放在自己身上,压下他的头,辗转蹂躏他的嘴唇。毛毯滑落地上,汤小沫哆嗦着解开周谨年的衬衫扣子,光滑的身体紧贴他赤裸火热的胸口,低头舔咬他的乳头,抬头看周谨年。他喘着粗气摸他的头发,眼中欲火隐忍,大手握着他的后脑勺暗示性的往下推。  
有些事情不用教。  
汤小沫柔软的唇舌吮吸身下的健硕身体,轻咬腹肌,通红的圆脸蹭着周谨年的阴茎,慢慢地伸出舌头来舔弄龟  
 
 欲索求,周谨年只在汤小沫身上才有过,理智抛到九霄云外,只剩下最原始的冲动。  
汤小沫紧紧攀着他的肩膀,由最初的哭泣呐喊到喉咙嘶哑,强烈的快感混杂着无名的痛苦,太多次数的交合释放,使他的脑袋一片混沌,陷入黑甜梦境......  
汤小沫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见小时候和妹妹上山采桑椹,妹妹从树上掉了下来,他跪了一天,膝盖落下了毛病,梦见玩耍的时候,被妹妹不慎推入水井,差点淹死,梦见家里的猫,每个有阳光的下午都伏在他腿上睡觉,梦见农田里一人高的芦蒿,梦见水稻收割时,稻叶划破他的脸的微痛,以及酷暑的炎热。他梦见高考前父母对他说:汤汤,你不是我们的孩子,你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了。高考考场上,他一直一直想着这话,最后与向往的学府擦肩而过。  
梦见自己人声鼎沸的校运动会上跳高,用尽力气跳起来,落在很厚的海绵垫上,温暖柔软的海绵垫。他醒了。  
周谨年站在窗帘后面,压低声音与人交谈,窗外阳光映入,使他的背影看上去朦胧的金黄。  
汤小沫痴痴看着,直到周谨年电话收线进房来。  
"睡得好吗?"周谨年回到床上,抚摸他的头发,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几点了?不上班吗?"他问,喉咙沙哑。  
"今天是礼拜六。"周谨年递水给他,看他喝完,两个人默默无语靠在一起,享受这几个月来难得的平静温馨。  
 
 病毒肆虐了两天后停止,宗岳犹豫不诀到底要不要再留下周谨年。情报局的工作,需要的是绝对安全的身份和绝对冷静的头脑,可他利用这份工作解决自己的私人问题,虽然才两天,全市的银行,交通系统等等都出现了障碍,细推起来,周谨年要做牢。但是宗岳舍不得,周谨年刚加入他们,才二十出头,眼神里有超龄的睿智和果断,他很少见到这样的年轻人。这十几年,周谨年的表现可圈可点,不出意外,他退休了,主任的位置一定落在他身上。但是现在不行了,这件事情说明,周谨年身上有隐藏的冒险不安分因子,他不再适合做这行。  
多么可惜,他本来已经做到正厅级了,有几个人能在他这个年纪做到这个级别的。  
无量前途,毁于一旦。他必须开除他。  
  
周谨年无事一身轻,十几年来,情报局的工作已经耗尽了他过剩的精力,现在终于可以单单做个生意人,过闲适的生活。  
汤小沫的性格属随遇而安型,无论什么环境都能生存,无论什么工作都能胜任,却又安份不耀眼,这样的人,不出意外,人生会像他想要的那样平凡。病毒事件过后,公司的老总关照下面,说这是远洋老总的弟弟,不要为难他。汤小沫又辞职了。  
"我不想活在你的影子下面。"他对周谨年这样说。  
周谨年大笑,翻身把他压下,说:"那就活在我的床上吧。"  
  
汤小沫依旧和斯礼彬来往,周谨年告诉他,斯爸爸是省里下放到市里的钦差,早年和妻子离婚了,就斯礼彬一个孩子,父子之间大有猫腻,但这是禁忌话题。汤小沫每天跟着斯礼彬在证券市场混,最后去应了证券公司的聘,做了个小小的柜台帐户管理员。他开始着手证券分析师的考试,像当年高考那样,晚上多数总坐在书房里。有一次坐在周谨年的电脑桌边看书,周谨年进来,汤小沫突然想起来他以前警告他不要动电脑,连忙解释:"我没有碰电脑。"  
周谨年摸他的头:"不要紧,现在它归你,你拆了都可以。"  
他已经不在情报局工作了,他的电脑里,没有什么可泄露的机密了。  
  
汤小沫没有问起周谨年的父母,他仍旧住在"中央花园",也一直在等待周家父母的造访,对于周谨年又一次"金屋藏娇",二老想必会相当震怒。  
让汤小沫没想到的是,他不是只需要面对周家二老而已,神通广大的周母连同汤小沫的爸妈一起找来了。在周谨年出国公干未归的某一天。  
保安打电话来,说,汤先生,楼下有人找您,说是您的父母。  
汤小沫看着监视器里那四位长辈,平静地说:"别让他们上来,我下去。"  
于是把太过可爱的猫猫居家服换了,正装笔挺的下楼见人。  
  
短短四五个月的时间,周母觉得汤小沫已经大不一样了。说不上来到底哪里变了,说话和动作,一如从前腼腆内向,但微笑起来的样子,平添了几分自信,那种笑容使他看起来有了男人的味道。  
他穿了件周谨年的浅条纹衬衫,随意搭了条牛仔裤,原本清秀的面貌显得特别英俊,他的父母,不,是养父母,有两年没见了,这样一见面,都没有想到雏鸟似的养子,竟也成长为一个伟岸的男人了。  
"爸,妈。"他站在他们面前,笑着问:"怎么来也不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们。"  
"你的电话打不通。"汤妈妈责怪地说:"你是怎么回事,还说什么不能告诉我们在哪里?你在外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汤小沫没有正面回答,看了看周父周母,说:"周伯伯,周妈妈,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吧。"  
  
他带他们到附近的咖啡馆小坐,要了个小包厢,点了一壶碧螺春,四个长辈坐在一条长沙发里,汤小沫独自坐对面,像是接受审讯。汤家父母原来是地道农民,汤小沫上了大学后,生活费用自理,还包了妹妹的学杂费,二老的负担轻了,攒了些钱在县城区买了个小套房,生活条件好了,穿着谈吐也不一样,与周家父母坐在一起,倒还不至于太丢脸面。  
汤小沫安静喝茶,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等着对面的进攻,争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周母先沉不住气开口,说:"汤家妈妈,我明人不说暗话,这次请你们来,是为了你们小汤的终身大事。"  
 
 汤妈妈吃了一惊,问汤小沫:"你要娶妻了?"  
"不是娶妻。"周母薄唇一撇:"是嫁人!"  
周父扯了一下她的衣袖,她不理,只盯着汤小沫。  
汤小沫咳了一下,对自己的父母不好意思地说:"是娶妻。还没来得及跟您二位说。"  
周母面色难看,汤小沫对她笑了一下,说:"周妈妈,您应该先问问周谨年到底他是娶妻还是嫁人。"  
周母扬起杯子就把茶水泼了过去,幸好,茶杯小巧,只是泼湿了汤小沫的头发和脸。周父一把夺下空杯子:"你这是做什么!"  
周母对汤家父母说:"你们养儿子,让他念书成材,总不是来勾引别人家的儿子的吧?"  
汤小沫平静抽了一边的纸巾擦脸上的茶水,听到这话,苦笑了一下,不出意外收到父母投过来的怪异的目光。  
"汤汤。"汤妈妈哆嗦:"周老师是什么意思?"  
汤小沫想我要怎么说呢,低头快速在脑海中组织语言。包厢门外敲了两下,没等里面应门就推开了,周谨年拎着公文包,一身风尘站在门口。  
几个人都没料到他突然出现。汤小沫站起来:"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明天吗?"  
周谨年扫了四位长辈一眼,关上门走到汤小沫身边坐下,说:"事情办完了,我想你,一刻都待不住。"  
汤小沫在桌子下面拧他的大腿,再看对面,四位长辈脸都绿了。  
"汤叔叔汤阿姨什么时候来的?妈,别是您请人家来的吧?"周谨年说:"您看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我这还是刚下飞机,听楼下保安说得你们来了。"  
周谨年从气势上压倒一切,四个人目目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  
"住哪里的?酒店都安排好了吗?您二位难得来,让汤汤请两天假陪着四处逛逛吧。"周谨年接了汤小沫递来的茶,一口喝完,说:"刚刚说什么呢都?汤汤,你头发怎么湿了?"  
汤小沫看了一眼紧张的周母,说:"我洗了头下来的。"  
周谨年笑:"你换绿茶味道的洗发水了?"  
汤小沫又拧了一把他的大腿。  
"晚饭呢?"周谨年像是才想到,"都吃了吧?"  
汤小沫问:"你还没吃?"  
周谨年说:"飞机上的东西我吃不下,你去外面帮我点个饭,快去。"  
汤小沫坐在沙发内侧,起身越过他出去,周谨年拍了拍他的屁股,汤小沫差点没回头给他一下,不敢再看对面四位的表情,夺门而出。  
门关上,周谨年收起笑,回头对周母道:"妈,您这招可不怎么漂亮啊,趁虚而入啊,我早跟您说过,没他什么事儿。"  
"周,周先生......"汤妈妈开口,这个她只见过一面的男人给她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周先生,你跟我们汤汤......"  
周谨年微笑又回到脸上,怎么也是丈母娘,态度要好点,他说:"阿姨,我跟汤汤心心相印,我们想过一辈子。"  
"咚"汤爸爸的茶杯掉了。  
"无论你们说什么,做什么,我们都不会分开,准确点说,是我爱他,我不会让他离开。所以,很抱歉,请你们原谅。"他的语气很诚恳,诚恳到汤妈妈几次张嘴,都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跟汤爸爸大眼瞪小眼。  
周母要开口,周谨年先一步说:"还有你,妈,我说的不够清楚吗?上中学您从我书包搜出那种东西,您就应该知道我没办法喜欢女人,这么多年您还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啊?我话摆在这里,今天不是他汤小沫,也会是别的人,别的男人。您看爸这不是挺能接受的,亏您还是教社会学的,您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周父叹气,说:"你别害我,我也是没辙。你们母子俩决定的事,我几时插得进嘴。"  
 
 汤小沫进门来,端了一盘子扬州八宝饭。周谨年眉开眼笑的接过去吃,汤小沫觉得屋子里气氛怪怪的,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坐了没一会儿,周父就拉着妻子告辞了。汤家父母也说要回宾馆。汤小沫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心想还没说完呢怎么就都回去了。  
送父母上出租车,汤妈妈拉着他的手,说:"你也别请假了,我们明天就回去。汤汤啊,我跟你爸爸,也没给你好吃的,也没给你好穿的,你这些年自己不容易,要是觉得这样好,我跟你爸爸也不拦着,别再给我们寄钱了,我们什么都不缺,要是有时间,就回家看看......你亲生父母在天上看着你,他们会保佑你的。"  
汤小沫听得情真意切,带着一点伤感,目送他们上了车。  
周谨年弯腰看着副驾驶座的母亲,扳着脸一动不动,凑到父亲耳边说:"爸,回家您再帮我劝劝。"  
周父点点头,低声说:"回去吧,她总不会连儿子都不要了。"  
"嘀咕什么呢!"周母白眼过来:"还不开车。"  
周父缩了一下脖子,连忙启动车子。  
  
周谨年看着车子远去,摇头失笑,搂过汤小沫的肩膀转身回家。  
"你是不是跟他们说什么了?"汤小沫满心疑惑。  
周谨年无辜回答:"没有啊,说什么。"  
"瞎掰,周谨年,我发现你这个人十分不老实......"  
"老实的人怎么会在外面金屋藏娇?"  
"去死......"  
初夏和风徐徐,交谈声远去,路灯下两个身影一路相伴越来越长......  
----THE END---  

藏娇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221/,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情哥哥,我坏掉了狂欲总裁白虎寄情我老公很英俊我只要你的一夜我的野蛮邻居少女的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