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养虎为患最新章节

送亲

养虎为患 | 作者:喜戏西席 | 更新时间:2019-04-08 20:58:06
推荐阅读:少爷的点心恶魔的吻痕牡丹春睡图水浴晨光绝爱床诱妲已夺情霸爱夺美记盼君怜情江山风月剑
 
送亲
 
  天音仙子要出嫁了。
  
    玉帝看著天音,感到有些惋惜。惋惜敖寿居然瞧上这麽个长相普通的仙子。不过向来是物以稀为贵,如今天庭上要挑出个如此其貌不扬的
  
  仙子也实属难事,那敖寿又是天生的乖张奇异性子,难保就喜欢不美的。
  
    玉帝揉了揉眉心,抬眼扫视一周。一桌子仙卿挨个低头,默默啃著饭碗,除了最末座的那个小仙。玉帝暗自哀伤了一会儿,垂头叹息。再
  
  抬头时正对上小仙一脸庄严肃穆大义凌然的面孔,不由又倍感欣慰。仔细盘算了一番,玉帝伸手指指小仙:“卿家当真是少阳?上回见你时还
  
  不是这个形状。”
  
    小仙一本正经地摇头:“小仙司仪殿吕岩,乃是少阳真人抓来的替死鬼。”看一眼玉帝,脸色红润神态和蔼,大约是不太生气,稍稍挣扎
  
  了一瞬,又接道:“真人说了,光是瞧这宴请名单便知道准不是什麽好事,便要小仙来顶他一顶,若是顶不住只管把过错往真人身上推,陛下
  
  想怎麽办便怎麽办。”
  
    玉帝眯起眼瞧了他一番:“你可知道坐在这里的诸位比你高出多少级,你就敢往这里顶替?胆子倒不小。”
  
    吕岩垂眼,“横竖真人是说了过错都在他那里,胆子不小的也是真人。”
  
    玉帝眨眨眼,总算有些明白爱卿深意,“你方才说,你是司仪殿的?哎呀呀,少阳当真懂得为朕分忧,你们呀就是没有他来的机灵!”
  
    吕岩抬眼望玉帝,动了动唇,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我、我……是不是又上少阳的当了?”
  
    玉帝搓著掌,笑眯眯道:“没有,少阳是给你揽了份适合你的好差事。天音仙子出嫁,一路上得有仙官监送……啊不,是护送,咳,送亲
  
  ……这职务不大面子却大,一时竟找不出合适的人选,不成想小卿家你这性子倒是正合适,你又对礼仪熟悉,当真是非你莫属啊,这一桌子的
  
  元老都及不过你啊!”
  
    方才还在埋头啃碗的元老们一听此事定夺,立刻一齐抬头“是啊是啊”“英雄出少年”地附和,死气沈沈的小宴会刷的一下满堂生辉。
  
    吕岩愣了愣,还想辩解,玉帝圣手一抬,截住他的话:“过错都在少阳那里,卿家好生记住。”
  
    天音仙子何许人也?她是一盏灯。绝对不省油。
  
    东海现任龙王敖寿何许人也?他是另一盏灯。从来省不下油。
  
    敖寿是出了名了混世龙王,布雨降霖的活做得分毫不差之後,便是天上地下人间地声色犬马,并且十分喜好呼朋唤友一道醉生梦死,而他
  
  的朋友,从神仙到妖精到恶鬼,只要是个能动的,他都当你是朋友。所以说,敖寿龙王就是败坏天庭风气的标杆。整个天庭,只有天音仙子能
  
  镇得住他。敖寿第一次见到这个长相平凡到透明却依然盛气凌人对著自己指手画脚的仙子,便深深地坠入了情网。敖寿启禀玉帝,只要肯将天
  
  音许配给他,他便安安分分在家相妻教子。要八抬大轿六十四人仪仗队风风光光把仙子迎入水晶宫,沿途路过哪家相熟的,要礼仪周到,你来
  
  我往一番。
  
    吕岩道,“估计也不是什麽难事,我替你顶了便顶了,横竖玉帝发话了想逃也逃不了,礼数什麽的我也都晓得,倒是比你们强些。只不知
  
  这事……玉帝为何招去的都是你们这些家夥?”
  
    少阳真人温和地摸摸吕岩的头:“没什麽,只是这一对新人都不安分,要找个能应变的送亲。”
  
    吕岩闻言挺了挺胸昂了昂头。少阳真人扫他一眼,抿一口菊花茶:“殊不知机变万千,找个能应变的不及找个一根筋不会节外生枝的,以
  
  不变应万变。”还要性子随意可供天音仙子随意揉捏不会发火。後半句悄悄和著菊花茶溜下肚里。
  
    吕岩悻悻回去准备仙子出嫁的事宜,自是不说。
  
    到了仙子要出嫁启程的那天,吕岩一脸疲惫地来向少阳真人告别:“天音仙子她,当真是奇女子。视礼数为粪土,以嫁衣为抹布,踩高屐
  
  以登轿顶,戏小仙如玩物。”
  
    少阳真人怜惜地摸摸他脸蛋:“太上老君说了,後悔药是没有的。愿君一路顺风马到成功。”
  
    高头大马上的送亲仙官英姿飒爽,八抬大轿里的新妇清秀温润。
  
    天音仙子说了,送亲的仙官比新娘子好看,这不是叫人没面子麽,沿途礼仪来往无非是做给人家看,摆风光的,咱们,换一下,没人晓得
  
  。
  
    敖寿的相熟不仅有仙人,也有妖精。比方这一窝的老虎精。
  
    不知是何原因,一窝的老虎都是棕黄金黄杏黄各种黄的,唯独只有一只居然是白虎。老虎精同敖寿交好,只这只白虎,偏生的和敖寿合不
  
  来,常常把敖寿惹得要同他龙虎斗。白虎元西却是委屈地瞅著他,小声道:“你是神龙,我是妖精,怎麽可能斗得过你……我不过是同你开开
  
  玩笑,你是大仙,怎麽会同我这小妖计较。”敖寿有气撒不出,成天等著什麽时候白虎真正惹到了他,便好正大光明将之大卸八块。
  
    白虎性子顽劣,在山尖上远远地看见送亲的队伍接近自家山头了,赶紧第一个冲出去迎接,热情洋溢周到体贴,简直要叫人宾至如归。
  
    安顿下来第一句话便是:“龙王瞧上的仙子,定是豔绝无双。”
  
    众人沈默。最年长的一只老虎精胡子动了动,後悔不该告诉元西新娘子的情况。
  
    过了一会儿,元西又发了第二句话:“我们妖精不似凡人和神仙,新娘子就该拿出来炫耀,盖著盖头实在是既不礼貌又妄自菲薄。”
  
    众人接著沈默。老老虎轻咳一声,想不起来这是谁教给他的胡扯规矩。
  
    又过了一会儿,元西和善地笑著走向那个英姿飒爽的仙官。
  
    仙官抬手截住他没吐出口的话,潇洒地一挥手,新娘子被搀出了轿子。
  
    元西本想逗弄众人一番便罢手,不成想这仙官竟真的把新娘子弄出来了,当下将手背到身後,表明一切都是仙官你自己亲力亲为。
  
    仙官冲著元西挑衅地抬了抬眉毛,一把扯下红盖头,洋洋得意地看著想看好戏的白虎精微微变了变脸色。
  
    元西眨了眨眼睛,看著面前这个低眉顺眼地新娘,双手在背後对著老老虎比了个骗子的手势,怏怏地矮了半截:“是不错,是不错,比预
  
  料中好太多,好太多了。”
  
    仙官拖长了声调:“什麽不错呀?我听不太懂~~”
  
    元西清清嗓子:“龙王妃果真好相貌。”
  
    仙官满意地笑起来,好似人家夸的是他。
  
    “呃……那个──王妃可否抬头让在下一睹全部芳容?”
  
    新娘子暗骂一句,心想真是丢死人了,若是给他记住了样貌,以後一个不当心再遇到了,万一又给传了出去,自己还有什麽形象,还何以
  
  在天庭立足?当下抬头给了白虎精一对白眼,又飞快地低下头去。
  
    白虎精被一对白眼吓懵了,好半天才回过神道:“龙王瞧上的人,果真特别。”
  
    花好月圆前不如月黑风高夜。
  
    元西轻轻叩开新娘子的房门,使了个小法术隔了音,软语道:“仙子,你别嫁给龙王了,不如随我去好了。”新娘子也不慌乱,正经危坐
  
  。
  
    “仙子,你瞧我是不是比那龙王好?你大约不知道敖寿是个什麽样的人……对了,黑灯瞎火的你也看不到我,我先……”
  
    “别!”新娘子一把捉住元西衣角,“别点灯。”
  
    元西心神随著衣角一荡,问道:“那你可知道我同敖寿哪个好?”
  
    新娘子不假思索:“你好。”
  
    元西心里一派花好月圆。“不行,究竟好不好,要试过才晓得。”俯身揽住新娘子腰肢将其提起扣进怀中,凑到她耳边直吹气,“你考虑
  
  一下,可愿意做我的新娘子。”
  
    怀里的人淡淡道:“不愿。”
  
    笑容僵住,嘴角往下掉:“为何?先考虑一下嘛~”
  
    新娘子终於动了动,“好。”
  
    元西有些纳闷,这位仙子为何话如此之少,连音色如何都听不出来。据说天音仙子的声音可是非常好听呢。不过没关系,元西自认有把握
  
  叫她发出动听的声音。不对,是销魂的声音。正想著,一只手便开始往各处要害不规矩。哪知他一只手才顺著腰线往下挪了一点点,新娘子立
  
  刻甩开他:“你做什麽?不是说考虑一下吗?出去。”
  
    这句话有些长。长到这声音哪怕是好听到绝无仅有也至少能分辨出,这绝对不是个女子该发出来的声音。
  
    元西啧啧奇道:“原来龙王他老人家好这口。”不等新娘子发话,又道:“没关系,这一口我也好。”伸手捏住他下巴凑近,“美人,同
  
  我共赴良宵可好?”
  
    新娘子叹了口气,“天音啊,吕岩仁至义尽了。”指指隔壁,好声好气告诉老虎精:“新娘子在隔壁。她不愿意整天困在轿子里,故而编
  
  了个理由骗我同她交换,到了东海再换回来。”
  
    “你不是新娘子?隔壁那个才是?”元西失望,继而又兴奋,“好,明日看我不把龙宫的脸面给他丢尽。”
  
    吕岩才松了一口气,不料元西又折回来:“这样一来,我岂不是可以正大光明地同你共赴良宵了?”
  
    吕岩倒退两步:“可是我不好这口啊,况且此等败坏纲常的事,若是给其他仙家知道了,还、还不知会怎样待我呢。”
  
    元西挥挥手:“你只道是我强迫你的。”
  
    “我原本便不自愿!我是男的,不论是不是强迫都一样!神仙可不比你们妖精。”
  
    元西继续挥手:“所有後果我担著,你从了我罢。”
  
    吕岩骂道:“又是这一套狗屁,你同少阳真人一个师父教的。”
  
    元西答:“不是。不过两位师尊倒是一位师父教的,也算有点渊源。”
  
    无巧不成书……
  
    吕岩腆下脸,“看在少阳的面子上,你……出去罢。”
  
    元西爽快地撒手,“行,待我问明少阳。”
  
    元西真真大胆,昨儿个我见他钻新娘子屋里去了。
  
    呦,瞧你说的,要不是东海龙王的新娘子,再漂亮元西也不见得会多看一眼。
  
    进去了好一会儿才出来,一脸志得意满!
  
    新娘子也不知有没有……
  
    “多谢诸位关心,本王的新娘子是不会叫自己吃亏的。”敖寿腾云而下,一眼揪出要落跑的白虎,“至於这个大胆狂徒……”
  
    新娘子不知何时站到敖寿身後,低声道:“算了,他没把我怎样。多亏了吕岩帮我顶著。”
  
    新娘子身後的仙官连忙摆手:“没有的事,没有的事,我根本不曾知道这件事!”
  
    新娘子盖著红盖头,仙官低著头,都是一副见不得人的样子。
  
    敖寿揉揉眉心,对吕岩道:“如此说来,是你办事不利。”
  
    “是是是,是小仙办事不利。”态度好得一塌糊涂。
  
    元西在一旁撇撇嘴,“我不过是见新娘子美貌,心生爱慕,但又知道她是龙王大哥你的新娘,所以只是爱慕之情不吐不快,也没有如何…
  
  …”
  
    敖寿一听,脸都气黑了:“美貌?我家天音生得如何我不比你清楚?你居然说这种话,存心找我难看不是?你……我今日不好好教训教训
  
  你,你当我是条虫……”
  
    新娘子有些尴尬,连忙拉住敖寿:“他定是认错人了,昨晚我不曾见他,大王莫同他计较。”
  
    “谁认错了!就是你,你的声音我记得。”元西一脸天真,对上龙王五色变幻莫测的脸,还来不及取笑便感到一阵劲风袭来,身子不由自
  
  主飞了出去……
  
    “大、大王……你是不是……出手太狠了?”
  
    “嗯?有吗?”
  
    “简直……简直丢人现眼!”
  
    “哎哎哎,天音,天音!等等我啊~”
  
    吕岩终於抬起头,扫视一周呆了的老虎精们,摸摸鼻头,期期艾艾道:“嗯,我们……我们也走了……仪、仪仗队,跟上……”
  
    咳,少阳啊,那个,你在那边帮我注意个人,被龙王打飞的,与你是同一位祖师爷,一只妖精……我倒也没在意是什麽妖精,总之你注意
  
  著,别死了就好。
  
    行,我欠你的。不过小迟的消息说你好像出了意外啊,办完了差速速回来等著领罚罢。小迟说顶好贬你下去做土地爷,也好常常去陪他玩
  
  。
  
    几百年後。
  
    吕岩捏著虎头铃铛一脸的委屈:“你看,不怨我,从头到尾我都没正眼瞧见他的样子,又隔了这麽多年,怎麽可能一眼认出他来?”
  
    少阳真人悠悠闲闲地晒著菊花,笑道:“这麽说来,多亏了我。当时觉得把你塞给玉帝做苦力实在对你不起,想为你做点什麽,所以呢送
  
  佛送到西,直接帮元西安排了个老虎壳子转投到你的地界上。你手上那个如意铜铃,也是我给他的,有一对。呦,你这只……你这只是雌老虎
  
  啊……”
  
    吕岩愣了一愣,“你这个……我好端端一个男儿,都是因为你,才……你这个损友……”
  
    “别,我只是推波助澜。”少阳真人无比骄傲,“当时我可问过元西你对他是否有意了,他说他要带你私奔,你半推半就欲拒还迎,最後
  
  说考虑考虑。”
  
    “混蛋!我那时只是不想多事!”
  
    【完】

养虎为患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217/,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少爷的点心恶魔的吻痕牡丹春睡图水浴晨光绝爱床诱妲已夺情霸爱夺美记盼君怜情唐朝绝代佳乞歪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