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有武器!最新章节

第八章

我有武器! | 作者:穆冰 | 更新时间:2019-04-08 20:47:06
推荐阅读:金钱帮春宫图夺美记水浴晨光牡丹春睡图楚楚江山风月剑《月无曳》 番外*坐看云起时霸主索爱唐朝绝代佳乞歪传
做梦 
 
裴明可把手上最后一口千层糕吞进嘴里,转头找吕瑞。 
“吕瑞!糖葫芦在你那……”看见吕小公子手上一根光秃秃的棒儿,“……里吧……” 
吕瑞动动舌头,把山楂推出来,置于上下牙之间轻轻咬住:“这是最后一个了,你要不?” 
裴明可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坚定地拒绝:“不要。” 
“哦。”吕瑞又把山楂卷回自己口中,咬得嘎嘣嘎嘣响。 
用眼角余光轻瞄,裴明可果然在偷偷看他。又羡慕又惋惜的神情,让吕瑞好不暗爽。待他扭头去看,裴明可又赶紧收回脑袋,目不斜视。 
“哈哈,”吕瑞乐得高兴,拉起裴明可的手,“想吃吧?想吃吧?嘿嘿。再给你买一串就是。” 
“好啊!”小脸上瞬间就绽放出光芒。 
 
集市上不仅有各种各样卖杂货的,更有杂耍的、卖艺的、招呼行人游戏的。 
街角的那个摊,只要能用各种兵器在两尺远之外拿到摊子上的东西,那东西就归你了。当然拿不到的话,给摊主的铜板就取不回来了。吕瑞只曾给裴明可瞎舞剑,完全显现不了武功的用途,这会儿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武器……武器…… 
摊主准备的十八般兵器,且不说质地色泽怎样,光那些刀啊剑的,以他现在的功力,伸过去能不打碎摊上那个花瓶就够好了,更遑论把东西取过来。 
用什么武器好呢…… 
对了! 
吕瑞眼前一亮。 
 
吕小公子信心充沛地挤过薄薄的人墙,将铜板递给摊主,背后是“啊!我的衣带!”的叫声。 
 
摊主看吕瑞是个小孩,略有大意,便同意了他用自己备下的武器。 
布条的一头“嗖”的一声被甩出去,像人手一样灵活地缠住一点首饰,又卷起,紧紧绕住。吕瑞一使力,衣带裹着几样东西收回到了他的手上。 
周围大人小孩一片叫好。 
摊主在众人的围观下,陪笑着让吕瑞拿走了那几样东西。吕瑞便把东西抱在怀里,回头向裴明可炫耀他的战利品。 
哪想到,视线逡巡了半天,才看到一个缩在墙角里,紧紧捂着自己衣裳的小少爷,一脸可怜兮兮。 
吕瑞的骄傲感顿时被削弱了大半。 
 
“衣带还我。” 
吕瑞走到他面前时,裴明可如是平静地说,眼里却是一派焦急。 
“呃,给你。” 
吕瑞从怀里提溜出那条衣带,谁知裴明可竟然不接,还张开双臂,一副等人服侍的模样。 
吕瑞很是惊讶:“你不会绑吗?” 
裴明可放下双臂,摇了摇头:“不会。都是别人给我绑的。” 
“怎么能自己不会绑呢,”吕瑞把一堆东西都先搁到地上,“我教你。” 
他走到裴明可的身后,把衣带绕过裴明可的腰,双手绕到他的身前。 
“你看啊,就这样绕过来,然后这样……这样……再这样。嗯,好了。” 
吕瑞从小被父亲丢给师父,跟着师兄们摸爬滚打,哪样不都得自己会?连衣带都不会绑的小少爷,他还真不曾见识。 
“哦……”裴明可似懂非懂,不过看起来似乎是和他平常的衣带差不多了。 
但吕瑞显然不止是这么打算,立即又抽了裴明可的衣带,交到他手上:“自己绑一遍。” 
“啊?……哦。” 
 
“先绕过来……然后……这样?这边在下吗?” 
“对,这个在下。然后这样。” 
从背后伸来的一双手,在他的一双手旁比划着,一步步教他穿戴。手主人的那颗脑袋,也从他肩膀上挤到前头,在他耳边往下看着他们的手,轻声呢喃。 
 
“唔……总算好了。”裴明可拍拍衣裳,努力摆正衣冠,发现有一双碍事的手还停留在上面,疑惑道:“嗯……他们给我穿衣带的时候都在我身前,你为何在我身后呢?” 
这个……吕瑞有些不好意思:“我没给别人穿过,只会给自己穿。若不是像给自己穿一样,我也不会。” 
裴明可想,他要不要说吕瑞五十步笑百步呢?不过,会不会给自己绑,差别真的很大…… 
而吕瑞明白他在想什么。别问他怎么知晓,他就是觉得自己知道。 
 
头靠在裴明可的颈侧,他的身体和衣服,都散发着一股悠幽的墨香。合着那干干净净的肌肤,令吕瑞忍不住竖起鼻尖,伸进他的衣领着迷地嗅。这边是这股味儿,那里也是这股味儿。深一寸,深一分,再一点儿。 
裴明可被他抱着不放,脖子有点痒:“你闻什么呢?像小狗一样。” 
吕瑞含糊不清地答了句:“我小名就叫狗儿。” 
 
…… 
 
那时候的裴明可,总是带着一股墨香。离得远了只有墨味,凑得近了却是一段香。 
吕瑞从小盹中转醒,回味着梦里的味道。 
这么久远的细节,以为早都忘记,却还是会在不经意间跃入梦里。 
 
眼下坐在不远处书桌后面的长大成人的裴明可,跟着他走南闯北,已经不再像小时候那般一身墨味。尘土的味道、油烟的味道、还有偶尔的汗味,都跟墨水掺杂在一起,能够一一分辨。 
其实……他还是很怀念小时候那种单纯的墨味。 
如若墨的味道不够重,那就给他加上些墨的味道。 
用毛笔刷上墨,在他身上一笔一笔地描绘。这么亲密的事儿,一定要动用那支他自己胎发做成的毛笔。 
从颈侧……到锁骨……边画边吻,然后到胸前……停顿一下,继续向下……肚脐……再往下……可以捏一捏,再接下去……呃,墨色的,画到那里,似乎不太好看。 
吕瑞苦恼了。 
 
“醒了?在想什么?”裴明可发觉名义上的“伴读”已经由睡梦中醒来,出声询问。 
“在想用毛笔在身上画画儿。” 
“为何?” 
“因为那样好看。” 
“好看?那样的话……不是用朱砂更好看吗?” 
朱砂…… 
一路下来,画到那里,娇嫩的颤抖着开合的小口,和鲜艳的丹砂,合着有些粘稠的浊白…… 
…… 
嗯…… 
好主意! 
裴明可,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第一个真的是KUSO,相信我...... 
 
 
 
据说 
 
雁城是个不大不小的边塞城镇。 
 
据说雁城的街市上,近日来了一位素袍翩跹的公子,日日游晃。 
据说雁城的风月鸨头起了歹念,把这位公子绑进了馆里。 
据说,继而……镇守雁城外的吕瑞将军带兵踏平了整座馆子,县令只敢跟在后边点头哈腰。 
 
据说……从此以后,雁城的花街柳巷安分守己得多。 
 
--- 
 
画像 
 
吕瑞始终有点不爽。 
那就是,裴明可比他年长一点点,比他高一点点,骨架也比他大一点点。 
 
譬如取衣橱上方的物件,他就差了那么不足一寸,只得用其他办法。可裴明可伸手就能够到。 
譬如裴明可到军中探望他的时候,嘴里扯上两句人生哲理,幕僚中绝不缺赞赏者。可从他吕瑞嘴里说出来,他们只会说“将军又说玩笑了”。哼,不就比他大几个月么。 
譬如他环抱裴明可的时候,无论如何也达不到裴明可“小鸟依人”的感觉。即使加上紧实的虬肉以后,他的身型看上去还比裴明可大些。 
不知为何,身为长子的裴明可比后面的弟弟都要高,骨架虽大但匀称颀长。配上长相,一眼望去,裴明可就是个长身玉立的儒雅俊秀的书生。若不是手脚确实有点儿笨拙,吕瑞会认为这是生生浪费了一个练武奇才。 
而吕瑞自己虽然有那么点儒将风范,可只要和裴明可站一块儿,任谁都只觉得他吕瑞是一介武夫。 
粗俗配儒雅也就罢了,关键是这武夫还不占据体型优势。 
吕瑞不能释怀。 
然而,这些都是无可更改的事实。 
 
吕瑞空闲在家,请来了京城有名的画师,来给二人画像。 
吕瑞偷偷给画匠师傅好处,只求同一张画上的裴明可,能比吕瑞小号一些,作温柔依偎状。 
画好的成稿令吕瑞相当满意。 
 
可当几日之后取回裱好的画像挂起之时,裴明可却不高兴了:“这是何人?你和谁一道去画像了?” 
于是这个夜里,伴随着由裹成一个球的被子里传出的“我哪有那么矮,我哪有那么瘦”的念叨,吕瑞只能对着墙上的画像默默自渎。 
 
哦哦大家误会了(是你没写清楚好吗),小呆不是吃醋来的,解释一下小呆的心理发展过程: 
——画像上是何人? 
——咦?这不是我和吕瑞一同去的吗? 
——那就是我了? 
——可是我哪有那般矮小,哪有那般瘦弱!!! 
——不,坚决不承认那是我!!! 
——哼,那么,那是谁? 
 
谢谢回帖的各位,请允许懒人犯懒一次吧,鞠躬! 
最近在洗澡的时候脑补了一个小片段,懒得成文,就随便说说~ 
 
小时候家里要做什么事(比如迎客人),裴夫人(就是小呆他娘)就把孩子们召集起来,少爷小姐也一起来劳动。于是—— 
裴夫人从小到大安排起,倒数第二个叫裴云可:“云儿,你去XXXXXXX。” 
裴云可:“知道了,娘!”转身跑了。 
裴夫人拉过老大:“明儿,你去XXXXXXXX。” 
裴明可:“知道了,娘。” 
可是裴夫人等了好一会儿,裴明可还站在原地不动,就问他怎么了。 
裴明可:“娘,明儿XXXXXX,那今儿孩儿要干什么呢?” 
裴夫人:“……” 

我有武器!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215/,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金钱帮春宫图夺美记水浴晨光牡丹春睡图楚楚《月无曳》 番外*坐看云起时霸主索爱唐朝绝代佳乞歪传《春华梦》之《一萼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