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惊悚灵异小说 > 偷鸡最新章节

第三章

偷鸡 | 作者:母之 | 更新时间:2019-04-06 09:32:11
推荐阅读:盗墓笔记1 七星鲁王宫短篇集锦堕落的灿烂鬼吹灯1 精绝古城轻薄鬼吹灯4 昆仑神宫暗界异闻录槐安鬼吹灯3 云南虫谷盗墓笔记2 怒海潜沙
  等到黄皮皮悠悠转醒过来,发现自己被装在一个布袋子里,想起即将面对的命运,大颗大颗的眼泪不由自主地往外冒。
  “毛蛋……”
  心中呼喊了一半,突然布袋翻转了个,重重地被摔在地上,然后就听那冷面冷心的狼王说道:“应该是山中最好看的黄鼠狼了,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心意。”
  狼王的小情儿发愁道:“毛长在它身上,怎么取?”
  “剥了皮便可。”
  “只要尾巴上的毛就好了,不必取它性命吧……”
  “那剁了尾巴便是。”
  一个又一个晴天霹雳炸下来,黄皮皮只觉得全身的肌肉不受控制,血液在耳边鼓胀地发响,脑海中只有这几个念头来来回回绕着它发懵:“我死了毛蛋怎么办?毛蛋那么乖那么好……我一直舍不得吃……万一被别人吃了怎么办……”
  突然身子凌空而起,那画师把黄皮皮抱在膝上,一手在头上背部轻轻抚摸,一手拿剪刀毫不客气地咔嚓咔嚓,嘴里还没假好心地说道:“莫怕莫咬。”
  黄皮皮的心都跳到了喉咙口,脸上密布着绝望之色。
  等到画师抱着它放到门外,四脚踩在坚实的土地上,它才意识到应该逃跑,于是不顾一切地窜了出去,嘭地一声撞上了一棵歪脖子树,差点学了某只大名鼎鼎的倒霉兔子。
  挣扎地爬起来,晕头转向地看清楚去路,黄皮皮激发了身体的潜能,撒开丫子箭般逃了出去,速度堪比俯冲时的毛蛋。
  黄皮皮穿梭在山中灌木密林里,呼吸着劫后余生的自由空气,迎风四十五度淌着面条泪。
  毛蛋,皮皮活着回来见你了!
 
  十
  捕猎回来的毛蛋没找到黄皮皮,猜测可能去哪玩了,结果左等右等不见人影,焦急地踱出洞外,一只大嘴乌鸦扑棱着翅膀在树枝上手舞足蹈:“你家皮皮被狼王抓了啦,拔毛啦,剥皮啦,呼噜呼噜煮了啦……”
  毛蛋面色一沉,飞身上树,一爪子掐住乌鸦的脖子:“闭上你的乌鸦嘴!”
  “饶命饶命,我没瞎说,狼王要给它小情儿做狼毫,你家皮皮的毛最好看,被挑去了……”
  “真的假的?敢骗我小心你的小命!”
  “没有没有,……你问问,全山的动物几乎都知道……别掐,哇哇哇……”
  毛蛋腾空而起,直扑狼王府,心中蒸腾的焦急和愤怒让它不由怪叫一声,吓得林里群兽乱奔。
  飞了一半,忽见身下的兽道上没头没脑地飞奔着一只棕黄色的生物,赫然是自家的黄皮皮……
  毛蛋微微松了一口气,盘旋到皮皮身边,黄皮皮半路遇上毛蛋,不由全身一软,精神松懈下来,揽住毛蛋的脖子嚎啕大哭,它真被吓惨了。
  毛蛋安慰地抚着它背上的毛,突然眼中闪过一丝凶光,黄皮皮额上肿了一个发光的硕大红包,毛茸茸的尾巴秃了一大半。
  黄皮皮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着落难记,讲到被画师非礼剪毛处,不由悲从心来,泪珠滚地和下暴雨似的。
  毛蛋青着脸听着,叼起黄皮皮的颈毛,飞身而起往石洞去,黄皮皮第一次被毛蛋带着飞在空中,惊得僵硬着四肢缩头缩脑起来。
  有力的翅膀扇动带起的劲风刮在脸颊边,身下是山林层层叠叠的树冠,山石溪流一览无遗,突如其来的壮观景色一时看呆了黄皮皮。
  回过神来,已经降落到了石洞,毛蛋拖着黄皮皮进洞,然后开口道:“变成人形。”
  黄皮皮依言乖乖地化成人形,少年圆溜溜的大眼睛泪痕未干,额头上鼓着红包,两只耳朵无精打采耷拉着,秃尾巴泄气地垂在屁股后面。
  毛蛋叹了一口气,也化成了人形,凑上前低头用舌头轻轻舔着红包,责备道“活的比我还长,怎么还是这么笨!”
  黄皮皮委屈地吸溜了下鼻涕。
  “坏人摸了你哪里?”
  “……”黄皮皮像是找到了靠山,壮着胆子开始细数起画师的暴行:“他……他摸了我的头和背,剪了我的尾巴,好像,好像还挠了我的肚子,我……我记不清了……”
  “……”
  毛蛋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然后笑了笑,“没事,乖。”凑上去从额头开始,舔到脸颊,然后是嘴唇,然后是脖子,顺着胸口一路滑到肚脐,轻轻地吸吮起来。
  “……毛……你这是干什么?”黄皮皮惶惶然地扭着身子问道。
  毛蛋眼睛发暗,欺身上来磨蹭着黄皮皮的嘴唇,声音哑哑地:“替你洗去坏人留下的味道,盖上我的标签,以后别人就不敢欺负你了!”
  “哦……”
  黄皮皮看着毛蛋抓过自己的秃尾巴,含住尾巴尖,还伸出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不由轰地一下红了脸。
  等到被压在石桌上,毛蛋从背后覆上来,双手绕过来不轻不重地揉着胸口的时候,黄皮皮咬着嘴唇快哭了出来:“毛蛋,我……我紧张……”
  “不要怕,放轻松……”
  “我……,我还是紧张……”
  “……”
  “黄皮皮,这时候你居然给我放屁!!!”
 
  十一
  盖标签是个技术活,毛蛋搂着黄皮皮沉沉睡过去的时候,心里想着:“改天再行报仇之事!”
  经过周密的布置和筹划,毛蛋向一直暗恋它的北坡母狐狸精借了几包秘制春药,小母狐狸娇羞地挥着小粉拳:“讨厌,想和人家合欢不用给人家下药啦,直接来就好了嘛……”
  毛蛋无语地拿起春药,转身走人。
  然后伪装成卖香粉的,到山下寻到了画师的铺子,恨不得把所有的粉都往画师身上洒。
  办完了此事,还特地留了一包,想着改日能和黄皮皮试一试,皮皮一定会表现地十分热情。
  紧接着,现出原形腾空而去,该是男人们决斗的时刻了!
  黄皮皮正在洞里思考着怎么秃尾巴上的标签藏起来的时候,偷鸡圣手一路绝尘地飞奔而来,拖着黄皮皮就往外奔:“大事不妙,你家毛蛋找狼王单挑了!”
  二只黄鼠狼撒开小腿奔到狼王府的时候,狼王府已经水泄不通地围着看热闹的动物们,连白天睡觉的猫头鹰都打着呵欠占据了vip树枝,几只猕猴抱着满怀的野果香花,高声吆喝:“卖鲜美野果,炸烤蚱蜢,还有冰凉山泉儿~~~”
  圣手拉着黄皮皮从缝儿里挤进去,看见毛蛋站在一块大石头上,气势不可一世。
  一只墨色苍狼从府内威严地踱了出来,一狼一“鸡”对峙而立,毛蛋竟然不落一丝下风。
  狼王冷冷一笑:“哪里来的山鸡在此地撒野?”
  “你才是山鸡,你全家都是山鸡!”毛蛋冷冷地回敬过去。
  “……,那你是什么?”
  毛蛋张口欲说,突然觉得乌鸡二字十分煞威风,便沉着一张脸回到:“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黄皮皮想起偷鸡圣手此前说过的话,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冲口而出:“它是凤凰!”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
  毛蛋冲黄皮皮柔软地笑笑,示意它躲远一点。
  狼王冷冷地鄙视道:“且不说我见过的凤凰不长你这样,即使你是变种,那也是落草的凤凰不如鸡。”
  毛蛋倒不为所动,闲闲地拍了拍爪子,眸中闪过一丝残暴:“不用管我是凤凰还是山鸡,你只要知道,我是来寻仇的!”
  话音刚落,肉翅挥扇起劲风,携着飞沙碎石,直扑狼王,狼王也毫不示弱,纵身而上,两人缠斗到了一处。
  这一架,直打得飞沙走石,天昏地暗,草木皆伏,群兽四窜。
  眼看着再纠缠下去就要两败俱伤,狼王一口欲咬向毛蛋脖子,黄皮皮惊呼一声,飞扑过去。
  毛蛋见黄皮皮不怕死地扑将过来,扭身闪过狼王的攻击,一把抱住黄皮皮,远远地退了开去。
  黄皮皮慌张地翻着毛蛋爪子翅膀,焦急地说:“伤了没?疼不疼?我们不打了不打了,呜呜呜……”
  毛蛋安抚地拍了拍黄皮皮的头:“好,听你的。”然后吐了一口血沫,对狼王恶质地一笑:“你最好去看看你家的小情儿,他摸了我的人,我就让他求着别人摸他!”
  狼王一愣,脸色发青,眼中怒火更甚,咬牙切齿地扔下一句:“你等着!”转身飞奔下山。
 
  十二
  毛蛋得意洋洋地搂着黄皮皮回了石洞,一路上见到的动物们都对他们投以了致敬的目光。
  毛蛋指着洞府的,上上下下地比划着,这里要打磨地光滑一点,这里要平整出空地,洞内花点钱好好装修一下,他要和狼王分庭抗礼。
  洞府名刻什么?这让他们犯了难,黄鼠狼府?乌鸡大王府?怎么听怎么别扭。
  “我到底是什么?”毛蛋问黄皮皮。
  黄皮皮挠了挠脑袋:“我也不知道,圣手刚开始说你是乌鸡,后来又说你是凤凰……”
  “……你在哪里捡到我的?”
  “山下的鸡窝,呃,不对,你是我偷的!不是捡的!”黄皮皮骄傲地说。
  “好好好,我是你偷来的,那去问问母鸡好了。”
  毛蛋带着黄皮皮空降鸡窝,黄皮皮得意地睥睨了一下绿坝篱笆,小样你也有拦不住我的一天。
  那只黄狗被毛蛋一瞪,立刻瑟缩地大气也不敢出,趴在地上低声呜呜。
  母鸡护着自己第n窝子孙,抖着筛糠,对黄皮皮怨恨地说:“那颗大双黄?哼,老娘哪知道它打哪来的,那年我抱窝抱得的好好的,突然一个东西从天而降,砸穿了鸡窝顶砸晕了老娘,我醒来后才发现窝里多了一颗大白蛋,长得那么富态偏偏要充小鸡蛋,踢都踢不走!还招惹来你这只小贼天天惦记!讨厌!”
  “……”
  回去的路上,看着若有所思的毛蛋,黄皮皮摆出高兴的样子说,“毛蛋,你从天上来的,那你一定是凤凰了!只有凤凰是住在天上的……”
  “你当初偷我想干嘛?”
  “吃咯,还能想干嘛……”
  “……”毛蛋额上爆出两根青筋。
  黄皮皮弱弱的对着两根手指,“你说过我是黄鼠狼,偷鸡吃鸡很正常的嘛……”
  “那现在还想吃么?”毛蛋一回想小时黄皮皮一边喂自己吃肉一边流口水的样子,就觉得世事沧桑,真相残酷。
  “不,不想了,我舍不得……”
  “哼。”毛蛋鼻孔里哼了一声,叼起黄皮皮,“现在只有我吃你的份了!”
  “吓?……,救命啊!”
 
  十三 无责任乱扯尾声
  山上新建了一个凤凰府,府主是一只没有毛的凤凰,凤凰展开双翅之时,遮天蔽日,能扶摇直上九万里。
  凤凰喜食黄鼠狼,经常能见到它叼着一只棕毛团子,四处逡巡,碰上死对头前狼王,就地动山摇地痛快打上一架。
  前狼王的情人是一位声名鹊起的画师,见此奇景,感慨不已,画了一幅活灵活现的工笔鲲鹏图,题了一段庄子的逍遥游。
  鲲鹏图被一富商重金买去,因此画的构图鲜见,笔墨工整,细节纤毫毕现,富商爱不释手,嘱咐儿子死后一定要将此画随葬。
  很多很多年后,富商的大墓被人打了一个盗洞,掀开了棺材板,一个胖子举着一把手电,一个天真无邪的年轻人拾起掉在脚面上的下巴,结结巴巴地问身后那位面瘫的小哥:“瓶,瓶子……这,这画是啥意思?”
  一个月后,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一幅中国古代工笔画震惊世界,拍出天价。
  考古学界,生物学界尤其轰动,不少白发苍苍的教授们云集香港,颤颤巍巍地只为目睹这幅推翻了科学界无数结论,掀起新一轮科考活动的古画。
  中国考古界,生物界,古文界等经过慎重研究,联合发表声明,此画不是伪造,系为真品,铁证如山,至少在一千多年前的中国广袤的大地上,还幸存有古生物翼手龙!很可能,翼手龙至今还在中国的某处原始森林里繁衍!
  而且,此画还揭开了中国文化界的不解之谜,中国古代传说中的鲲鹏,指的就是侏罗纪时代会飞翔的恐龙——翼手龙!伟大的中国古代艺术家,用巧夺天工的画技,活灵活现地将这个奇迹记录下来,呈现在世界人民面前!
  伟大中国万岁!中国人民万岁!中华文化万岁!!!
 
  《完》
偷鸡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203/,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盗墓笔记1 七星鲁王宫短篇集锦堕落的灿烂鬼吹灯1 精绝古城轻薄鬼吹灯4 昆仑神宫暗界异闻录槐安鬼吹灯3 云南虫谷盗墓笔记2 怒海潜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