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天喜超市最新章节

第四章

天喜超市 | 作者:晓十一 | 更新时间:2019-03-29 18:06:54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交易淑女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都市猛男秘书的成长之路喔!狼来了喔!前夫要养我君醉之细水常流
<十>
 
  老话怎么说来着,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其实宁乔晓得,现在路天喜虽然不那么讨厌自己了,但还是挺不耐烦他的,在路天喜心里,宁乔的综合评分肯定不怎么高。
 
  不过两人相处这种事情,是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的嘛,看,宁乔的耐性终于是换来了不错的结果。
 
  择日不如撞日,当天晚上宁乔便带路天喜出去吃饭了,点了城中不差的馆子,好酒好菜往外面端了,便开始吃。
 
  出乎宁乔意料,路天喜还挺能喝酒,灌再多也不上脸不晕头。
 
  不过在回程公交车上,路天喜就慢慢不对劲了。
 
  他似乎心情不错,又似乎理智正在努力纠正着他那份好心情,摇头晃脑哼了个不知名小曲,路天喜便望着车窗外面开始自言自语。
 
  宁乔靠过来给路天喜拉开了车窗,夏天晚上含着点点浓稠热气的风吹过来,一点醒酒的作用都没有,反而让人被吹得更是晕晕乎乎。
 
  趴在车窗上的路天喜忽然说道:“本来我想让你给我削五十根铅笔的,不过还是吃饭好,红烧鱼真好吃。”
 
  宁乔点点头,表示同意路天喜的观点,路天喜嘴里依然低声咕哝着什么,宁乔就听不清了,车窗外呼啦啦的街灯流过,各种各样的霓虹色彩印着路天喜一个后脑勺。
 
  这个场景也有点眼熟。
 
  似乎小时候他们出去春游,大巴上路天喜跟宁乔坐同一个位子,路天喜坐里面,宁乔坐外面,一路上路天喜都扒着车窗看外面,因为他不想跟宁乔说话。
 
  后来似乎发生了什么,就在那辆穿梭于高速公路的大巴上,宁乔的印象里那还是蛮重要的一件事情……
 
  宁乔想来想去,回忆还是模糊一片。
 
  似乎是他打翻了路天喜一包薯片,路天喜哭,宁乔就把自己的零食给了他——可这件事并不是那么重要。
 
  那是什么呢……
 
  宁乔忽然觉得自己搞不好是个蛮长情的人呢。
 
  两人车上下来了,宁乔说要送路天喜回家,路天喜说不用,宁乔却还是跟着他走了。
 
  路天喜歪歪扭扭地在马路上走,宁乔陪他慢悠悠地晃,
 
  走到一盏路灯下面,路天喜站定了举起双手掰起指头来数:“削铅笔削五十根,红烧鱼和红烧肉还有红烧茄子……”
 
  唧唧咕咕不知道在算哪个利益平衡。
 
  不过宁乔搞明白了:路天喜他醉了。
 
  啤酒白酒一起灌,不可能不醉嘛,路天喜最多是个笨蛋,又不是金刚不坏之身。
 
  宁乔笑着拉住路天喜的手:“你再陪我去吃顿饭,我就给你削十支铅笔好不好?”
 
  路天喜的大眼睛在路灯下看起来一点都没有浑浊的迹象,虽然醉了,但里面依然清澈一片。
 
  不过宁乔抬手摸了摸路天喜的脸,发现他的脸很烫。
 
  路天喜推开宁乔,抬起一个手指戳过去:“削铅笔,还有你的脸也要给我摸……我,我还要抢你椅子,再……跟你去上厕所……”
 
  简直是语无伦次。
 
  宁乔深深感觉到路天喜的怨念之深,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抚平的。
 
  他拉住路天喜的手指,笑着说:“好好好,等你有空了,你想干嘛就干嘛。”
 
  “恩!”路天喜用力点一下头。
 
  宁乔便扯着他继续往前走。
 
  彻底醉开了,宁乔便发现路天喜路走都走不稳,腿□缠着,整个人都软成一滩泥。
 
  路过小区里的中心花园时,宁乔忽然想起小时候春游那辆巴士上发生的重要事情了。
 
  确切点说,是在回程的路上发生的,当时车里大家都睡熟了,当然路天喜也是。
 
  只有宁乔没睡,他精神奕奕地望着路天喜的脸,偷偷地摸了把他搁在书包上的手。
 
  然后小小的宁乔,趴过去亲了路小喜一口。
 
  宁乔小时候做过不少坏事,但那肯定是这些所有的坏事里,宁乔做的最大胆的一件事。总结起来一句话:宁乔他从小就是个没脸没皮的色狼。
 
  已然醉态毕露的路天喜嘴里不断发出呓语,眉头也紧紧皱着。
 
  宁乔回头看挂在自己身上的那人,开口说道:“小喜,要不要去花园里面坐一会?”
 
  路天喜当然不会答话的,宁乔露出个笑,说道:“不说话,就表示你答应了哦。”
 
  笑完说完铺垫玩,宁乔毫不客气地把路天喜拖进了那小花园里,把人放在长石凳上。
 
  这种月黑风高的晚上,不好好利用可不行。
 
 
  <十二>
 
  今天天气真好,又是个爽朗的好天。
 
  路天喜早上起来,头有点闷有点疼,但一看看外面碧蓝的天他的心情变立刻好转了。
 
  走出卧室,路天喜正好撞见从浴室出来的路天德,便喊住他问道:“爸,昨天我怎么回来的?”
 
  “你那个同学送你回来的。”路天德边说话边往客厅去:“你明知道自己不能喝还喝那么多,以后不许喝了知不知道,还好你同学人不错……”
 
  路天喜抓抓头发,进浴室刷牙洗脸。
 
  弄好了出来吃早饭,路天德又问路天喜道:“你同学人真不错,我看他觉得有点眼熟,是什么时候的同学?”
 
  “小学的。”路天喜答道。
 
  路天德点点头,没多想,夹给路天喜一筷子炒鸡蛋:“快点吃,吃完去超市。”
 
  吃过早饭,路天喜笑嘻嘻地去超市,心情实在是好得不得了。
 
  宁乔他要请客也请完了,从今天开始宁乔应该不会再来超市了,路天喜的大仇也基本得报了,心情怎么能不好呢。
 
  路天喜高兴地拐出小区,老远看到自家超市的招牌——天喜超市,他顿时觉得那绿地白字满是风尘的招牌特别可爱。
 
  “早上好。”宁乔从旁边探出头来。
 
  路天喜发出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往前跳出老远。
 
  “怎么了?看到我好激动?”宁乔笑着说道,慢吞吞地从后面踩着小步子跟上来,到了路天喜身边和他并排走。
 
  “你!你怎么又来了!”路天喜抚着惊魂未定的心脏质问到,怒不可遏。
 
  宁乔举起手里的文件夹:“来同学家里取东西。”
 
  哦,原来今天只是碰巧,路天喜“哼”了一声,既然这样他就勉为其难原谅宁乔好了。
 
  可是,路天喜进了超市,发现后面大名为“宁乔”的尾巴依然挂着。
 
  “你做什么跟我进超市?!!”路天喜指出“来同学家取东西”的宁乔犯的本质错误。
 
  “既然来了就先顺便照顾老同学家生意嘛,而且现在还早,我同学可能还没起床……”宁乔笑着说,镜片后的眼睛眯着。
 
  路天喜审视地看着宁乔半响,宁乔纹丝不动地笑,路天喜便只能随他去了。
 
 
  <十三>
 
  这边厢,路天德正在自己家里洗碗,他还是觉得昨天送自己儿子回来那小青年挺眼熟的,照理说儿子小学同学的长相他应该完全不认得了才对,就算他记性再好,人的长相也是会变的嘛,小学到二十五六岁的人,那变化得多大啊。
 
  不过路天德就是觉得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萦绕在自己心头,而且那感觉基本上来说不太妙。
 
  回想了许久,没什么头绪,路天德洗好碗,拿着钥匙出门,想去买菜,再去自己家超市看看。
 
  走出门,路天德正好遇到在自家超市当收银员的老孙家那丫头,孙家丫头在他家超市也只是做个临时工而已,所以工作态度很不认真。
 
  仗着自己是老板又是多年老邻居,路天德忍不住喊住她,上了年纪就容易唠叨,可能是更年期作祟,路天德开头第一句是:“怎么今天又迟到啦?”接下来便开始滔滔不绝。
 
  孙家丫头大概是嫌路天德烦人,她也一点都不怵自己老板,嚼着口香糖的嘴里吹出个泡泡,拧着眉一声不吭地跟着路天德走。
 
  “你昨天又出去玩了吧,一身酒气,女孩子家就应该注意点,成天跟着一帮流里流气的人耍有什么好的,都不看看三姑六婆怎么说你……”路天德絮絮叨叨地说着,因为他和老钱很熟,两家人关系好,而且身为长辈,又是个更年期的长辈,为了小辈好,总是忍不住越说越多。
 
  孙家丫头忽然站定,嘴里那个口香糖泡泡“啪”的一声炸开,“你还说我呢!”她忽然回嘴道,非常难得的:“你们家小喜你都没管好!昨天我还看到他跟……”
 
  路天德马上打断她:“小喜昨天是跟老同学出去吃饭呢,哪里是像你成天出去玩的……”
 
  “呸!”孙家丫头啐了一口,十分粗俗不堪的小流氓动作:“什么同学,那个男就是小喜常说的小时候特别欺负他的那个,那男的这几天老是来超市里找小喜,昨天晚上我看到那男的抱着小喜在小区花园里面亲!”
 
  路天德感觉眼前一黑。
 
  “什么什么!”路天德一把压住孙家丫头的肩膀:“你说什么!”
 
  老男人的手劲还是有的,一巴掌掐下来,孙家丫头感觉自己骨头都要碎了,她痛得“诶哟”了一声。
 
  “就是那个小时候老欺负小喜的男的……最近又来找小喜了,每天都要揩小喜的油,昨天还抱着小喜亲……诶哟哟!!路伯伯你轻点……”
 
  路天德丢下孙家丫头,直着眼睛朝自己家超市冲去。
 
  跨出小区大门的瞬间路天德忽然想起来,他确实见过昨天送儿子回来的那个小学同学,因为这小兔崽子很早前跟踪过自己儿子回家。
 
  这么多年过去了啊,年纪和外表变了,人的本质没有变,也不会变。
 
 
  <十四>
 
  有个小区出门左拐走十米路,有间小超市叫做天喜超市
 
  超市有个吉利好听的名字,还有为人和善的大老板和不太聪明的小老板。
 
  隔三差五,天喜超市的小老板会闹出点乱子,然后经过时间的洗涤,等大家慢慢忘却这件事的时候,小老板会闹出一个新的笑话来给大家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好久之前,一向稳重的路大老板也闹了次难看,那天早上,路大老板风风火火地冲进自己家超市里,当着全超市客人的面,莫名其妙地举起把扫帚赶走了一个戴眼镜的小青年,还追了他足足一条街。
 
  后来隔了没多久,大家便又忘记了这件事。
 
  再半年,大家听说天喜超市的路小老板去相亲的时候,被人闹场,路大老板那天又气急败坏地赶走了一个戴眼镜的小青年。
 
  大家纷纷猜测半年多之前被赶走的那个和半年后这个是同一个人。
 
  有人说那个戴眼镜的小青年可能很早前抢过路小老板的女朋友,不过谁知道呢。
 
  再过一年,天喜超市的大老板换人了,以前在店里打杂跑腿什么事情都要做的路小老板,这次正式升级成路老板,不用被人使唤了,要开始使唤人了。
 
  大家又都觉得家族企业就是好,以前吃的苦都是为今朝的鲤鱼跃龙门呢。
 
  天喜超市也不再是个小超市,不知道为什么原先一直笨笨的路老板路天喜,现在变得精明了,他把原先开在隔壁的一些小店都挤走,把那里的店面全租下来,将原先小小的天喜超市扩大了一倍有余。
 
  有人以为路天喜老板以前都是在扮猪吃老虎,不过路天喜老板说,他这是听了顾问的意见。
 
  跑去问路老板为什么要扩大超市的那个闲人就逗路老板:“开超市还要有顾问的啊?”
 
  先前一直站在路天喜老板身边不说话的,那个戴眼镜又长得斯斯文文的男的说:“我就是他的顾问,以前修金融管理与投资实务方向,目前从事的职业是个人理财,如果您有兴趣以后可以来我们银行找我。”
 
  说完递出张名片。
 
  来人也只能自讨没趣地跑了。
 
  不管外界如何揣测,现在天喜超市宽敞了,亮堂了,东西多了。
 
  大家更喜欢来天喜超市买东西了。
 
    完
天喜超市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17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交易淑女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秘书的成长之路喔!狼来了喔!前夫要养我君醉之细水常流三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