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驯汉记(下)最新章节

后记

驯汉记(下)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9-03-12 13:45:31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长生狱
后记
 
    椰子也要说椰子糕
 
    大家好,我是椰子糕,先来跟大家恭恭敬敬地行个礼。
 
    大家还记得我吗?我是橘子说系列《恶魔的点心》中,领衔主演「杀鲸记」的主角——椰子糕。
 
    当然,椰子糕之所以大摇大摆地逛进书里来,不是因为杀了那尾九命胖鲸鱼,而是椰子糕很聪明,知道读者宝宝崇拜「为民喉舌」的我,所以跑来让大家瞻仰。
 
    想当初,阿心仔在着手写「恶魔党谜团篇」时,挂过电话给椰子糕。
 
    「哎,我在写恶魔党外传的后记了。」天外飞来一句。
 
    「哦?」恶魔党有外传?椰子糕兴奋异常。
 
    大家要知道,椰子糕喜欢温馨逗趣的恶魔党系列,觊觎那些宠爱女主角的男主角们良久,每晚跪在床边祈祷,都因为考虑要将哪一个提列为恋爱第一志愿,而冷落了万能的上帝。
 
    此外,恶魔党也有好多配角是我关切的重点。阿心仔要写的,可是神偷治愈隐疾?可是鬼面睡过的豪华棺木内情大公开?还是步入青春期的睿睿终於忍不住,把小釉给……嘿嘿嘿了?
 
    「我想到——你耶。」
 
    「我?」
 
    「说吧,这篇后记你要自己写,还是我写?」阿心仔的思考,呈现诡异的跳跃模式。
 
    为什么要椰子糕写后记呢?椰子糕那颗用红豆馅揉成的小红心充满不解。
 
    大家都知道,要在阿心仔书里露面的小女人,都要很有特色,椰子糕一来没有花穗精打细算,二来没有煦煦会做点心,怎么可能挑大梁?
 
    结论浮上台面——原来椰子糕是负责在后记里跑龙套的小ㄎㄚ。
 
    问题又来了。跑龙套的人,不就是负责啃排骨便当,在阿心仔吆喝时,站起来欢呼扭动,就可以领车马费回家的吗?
 
    椰子糕实在看不出亲自出马的必要。「当然是你写。」
 
    「喔。」阿心仔默默地拍动双鳍,游回去忙。
 
    结果,接下来的发展,严重警告椰子糕,轻忽大意是最要不得的毛病。
 
    当《恶魔的点心》热呼呼地上市后,椰子糕兴冲冲地溜进书局,才终於发现——
 
    原来椰子糕不是跑龙套,而是金光强强滚的主角!
 
    怎么会这样?像被胖鲸鱼拍上化骨绵掌,椰子糕的细皮嫩肉在一瞬间散掉。
 
    如果说,椰子糕一想到射错牌的黑杰克,就在书局外笑得岔了气,那么这一回,就是货真价实地躺在凉凉的地板上装死。
 
    「阿心仔,我要平反!」公车上,椰子糕虚弱地说着。
 
    「行。」阿心仔答应得很豪迈。「来啊,放马过来!」
 
    那好,各位,请注意,椰子糕要郑重发表槌心肝的心情。
 
    如果事先知道,阿心仔要让我领衔主演后记「恶魔党谜团篇」,我就会强迫她登上我美美的沙龙照,附赠椰子糕私人VS择偶条件大公开,这该是多么棒的徵婚机会——
 
    而我竟然错过了?!
 
    可恶,阿心仔,咱们从头来过吧!
 
    椰子糕,女,身高了一六五,体重四十七,外号KTV皇后,兴趣:看阿心仔的小说,最喜欢古典华丽矩作:《楼兰佳人》、《专宠佳人》、《西皇逗美人》,最喜欢的角色:《西皇逗美人》里的海棠……
 
    「为什么最喜欢海棠?」阿心任神出鬼没地游出海面。
 
    椰子糕一脸陶醉。「因为海棠拥有女人梦寐以求的完美初体验啊,轩辕啸用触感不同的丝绸和他自己,让海棠在初夜里销魂,差点连元神都化了,人家好羡慕啊……」
 
    啪——
 
    「阿心仔,为什么打人家?」椰子糕捧着歪七扭八的方块大头,忙着塑形。「你瞧你瞧,你把人家的头拍塌了啦。」
 
    「你在乱讲些什么?」阿心仔红着脸,大声说道。「果然,让你来妖言惑众是个错误的决定,现在,给我走!」
 
    短短的鲸鱼鳍力道奇大,咻一声把椰子糕拍进海里,胖鲸鱼推动海水,飞速地将椰子糕赶离「椰子也要说」的版面。
 
    阿心仔,你好坏,为什么赶人家走?
 
    对了,椰子糕的择偶条件还没说完。我最喜欢也最羡慕海棠,所以自认比得过轩辕啸的狂野男人们,请记得要跟我——联——络——喔——
 
    (椰子糕消失在海的那头,瞬间不见……)
 
    关于阿心仔圣堂教母
 
    大家好,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圣堂教母……
 
    咦?问我这个名号从何而来?其实,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有一天,典心打电话来说着家常闲话,而我听着听着,突然发现她口里不时出现的那个怪名词「圣堂教母」,好像是在说我?!
 
    我呆了数秒后,问她为什么这么叫我?她说,不知道,心里就是突然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我,想这样叫我……
 
    闻言,我脸上立刻画出黑线三条。
 
    这算是通灵,还是什么特殊感应力吗?我当下就予以大力拒绝。
 
    「怎么给人家起这种怪名字啦?」脑中同时不断地快转着念头:我吃素吗?没有啊!我常穿白衣服吗?没有啊!我、我、我「无性生殖」吗?也没有啊——
 
    「可是我觉得很适合你啊!」
 
    「哎呀,人家觉得怪啦!」
 
    「不会呀,而且这样你就有代号啦!」
 
    「代号?要干么?派我去对岸卧底吗?」我一边瞄着电视上招考情报员的广告,一边努力想着史上最酷的代号,像是电影「MIB」里面的「J」之类的啦。
 
    「没有啦,我的序里会写到你啊,总不能写到你的时候就空两格吧?」典心理所当然地说着。
 
    「那……那我要别的代号哟。」
 
    「这个不错啊,而且我越想越满意,就这么决定了。啊!我妈在叫我了,拜拜——」
 
    「嗳?!喂——」拿着已经断讯的话筒,我悲伤地承受这个事实,就像是大晴天出门竟被邻居突加其来的一桶水泼湿了裙子一样悲伤。唉……
 
    既然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我也就不再浪费时间哀怨了,现在,就让我来跟大家说说《驯汉记》。
 
    听到她说这个故事的大纲时,心中很高兴,因为这类型的故事是我最喜欢的其中一种。
 
    女主角方舞衣,应该可以算是典心写过最完美的女主角,她的聪明慧黠媲美「绝世集团」的上官媚,却不像上官媚那样任性又不择手段,而是懂得用迂回婉转的方法,让每个人都了解、且不丢脸地赞同她。
 
    我觉得这样的形象,颇符合我对於现代女性形象的期望——聪明的女人,用智慧的方法,让她自己和她周围的人都能过幸福的生活。我很喜欢这个女主角,希望大家在欣赏完这个故事之后,也能有一番不同的收获。
 
    当然啦,另一个让人没办法忘记的,就是典心书里令人垂涎的男主角啦!无论是哪一个啊,都是教人哈得要死,而且保证「只此一家,创无分号」意思就是说,只在书中有,现实生活中是找不到的——
 
    哎!可能就是因为现实生活没有完美的男人,所以才有言情小说能聊慰众家姊妹的芳心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世上也没有完美的女人,那……大家就算扯平了吧。
 
    最后,跟大家聊聊典心这尾胖鲸鱼。爱吃与贪吃之於她,就像是用来辨认动物的特徵一样,假如各位在跟上看见一个这样的「妙龄少女」(噢,赦免我的罪吧,虽然让认识她的人呕吐并不会危害他们的性命……)——不要怀疑,就是她!
 
    虽然呢,她是一尾嗜好美食的胖鲸鱼,看起来无忧无虑,但是我一定要告诉大家,其实她也有颗纤细易感的心喔!
 
    咦?你不信?
 
    真的嘛,相信我……
 
    咦?你妈妈说不要随便相信陌生人?
 
    我又不是「陌生人」,我是圣堂教母啊,哎啊,相信我就对了嘛!呵……(一边将白面纱盖得更紧密,一边溜到下一页逃走……)
 
    PS.小典心,这样有没有帮你挽回一点形象?(圣堂教母眨着美丽的大眼,无辜地问……)
 
    逊鲸记典心
 
    本来是打算,有了柳子糕跟圣堂教母的后记,这次胖鲸鱼乾脆告个假,毕竟上下两集写完后,胖鲸鱼已经好累好累了说。
 
    但基於纪念性质,我还是手痒,忍不住又来书后头长舌一番。
 
    连续两个多月的煎熬,让阿心仔累得不成鱼形,为了对抗夏季的高热,我时常在冰箱附近出没,偷袭老哥的冰淇淋跟可乐。
 
    真是可怕,天气愈来愈热,鲸鱼愈来愈胖——
 
    这是全新的古代系列,直到写完《驯汉记》,系列名还在虚无缥缈间,这一次书名们就真的没相关了。《驯汉记》很庞大,情节多到胖鲸鱼写得快哭出来,不论我怎么努力、用力地写,老觉得结局遥遥无期。
 
    谁?还有谁嫌我偷懒?!
 
    大人啊!冤枉啊!您说话要凭良心啊!虽然人家是很逊的鲸鱼,但也不能欺负我啊!
 
    喊冤完毕,胖鲸鱼甩着肥肥的尾巴,再度游回来。
 
    好啦,言归正传,咱们来聊聊《驯汉记》的内容。
 
    一年多前就动了这个念头,想将翻译小说的元素,抽放到古代小说里。这个想法波折不断,还一度想要放弃。今年鼓起勇气向出版社提出,好在编编力挺,让鲸鱼吃了颗定心丸,才算大事底定。
 
    已经在《西皇逗美人》的后记中提过,有趣的企划总让我跃跃欲试,虽然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的情绪。
 
    实在有点担心,要是做得不好,不但鲸鱼丢脸,还对不起那些替这部书辛劳的幕后功臣们,应该撞豆腐自杀,聊以谢罪。
 
    不过,要是各位看倌看完书,觉得效果不差,那就请赏些掌声吧,阿心仔会很高兴的喔。
 
    写这部书时,我一直维持高昂的情绪,速度虽然不快,但我尽力写出最喜欢的剧情。
 
    字数是最大的问题,要容纳这些元素,剧情在一本内写不完,所以写了上下两集。
 
    打从设定剧情开始,我就对舞衣陷入疯狂的热爱,她聪明、善良,富有却不仗势欺人,老实说,我从不曾这么喜欢过一个角色,几乎想冲进书里跟她作朋友。
 
    时代是虚构的,但浣纱城倒是我拷贝了某个地方写出来的,大夥儿来猜猜看,浣纱城的原身是哪里。猜出的读者,写信给阿心仔,我抽出五个名额,各送《驯汉记》一套。
 
    下一本还是古代小说,书名是《问狼君》,是「狼」君,可不是「郎」君喔,说的是谁的故事,这就不需要我点明了吧,呵呵。
 
    好啦,下回再见,满脑豆腐渣的阿心仔,要抱着鲸鱼抱枕去睡觉了,咕得掰!
驯汉记(下)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111/,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长生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