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无盐女最新章节

第九章

无盐女 | 作者:左晴雯 | 更新时间:2019-03-11 18:03:00
推荐阅读:情哥哥,我坏掉了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疯狂女佣太劲爆贪色男人爱的练习狂欲总裁为幸福加加油长生狱
第九章直升机飞离了东京,沿着东京湾一直向东南方向飞去。
 
 因为他们不想这次行动被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知道并且传播出去。因此,东格
几个人坚持不要飞行员。他们当然不需要飞行员,别说作为年轻船王加上发明
大师的安凯臣属于世界顶级的飞机驾驶员,就是东帮的其他人,也没有不会驾
驶飞机的,哪里又需要别的飞行员?
 
 东帮的人本就已经够怪了,可伊藤忍似乎比他们更怪,他将这辆飞机看得心
肝宝贝似的,根本就不让其他人插手,他一开始就坐在驾驶位上。
 
 安凯臣对机械一类玩意天生就有兴趣,什么样的机械到他的手中,都会在短
时间内被改良。以他那种专家所特有的眼光,当然看出这架飞机异常的特别,
简直可以说比他自己那架是不遑多让。伊藤忍驾驶的时候,他便在一旁观察,
很快便找出了几处不如自己那架的地方,却也非常不幸地找到了几处优于自己
那架的地方。因此,他就很想和伊藤忍换个位置,以便对这架飞机上改良部分
进行一番研究。这个要求提了几次,伊藤忍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根本就是置之
不理。
 
 如此一来,安凯臣可是生气了:你这家伙算什么事?我们可以千里迢迢赶来
帮你救老婆的,你却这样不识相,太不够朋友了吧!
 
 “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对机械是最着迷的,没想到,居然还有
人比我更着迷。”他忽然向东帮几个人说。
 
 在这方面与他配合最默契的当向以农莫属,他立即就接了过去:“真的?你
迷机械差点迷到了将机械当老婆的程度,真还有人比你更迷哇?你真是爱说笑,
我是不会相信的。”
 
 “老婆?老婆算什么?有的人呢,老婆被别人绑走了,他却可以安然无事,
而他的宝贝机械如果是让人碰了一下,他可是要心疼三年零三个月了。”
 
 “疼机械胜过了疼老婆?这样的人也太冷血了吧?不可能,哪个女人如此没
有眼光,竟看上这样的男人?你真是越来越爱说笑了。”
 
 “怎么不可能?眼前就可以找……”
 
 安凯臣的话还没有说完,后半截却再也无法说出来了,因为在他得意忘形的
时候,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块棉纱布,塞在了他的嘴上。
 
 其他人当然知道这飞来之物是怎么回事,却也怕安凯臣跟伊藤忍翻脸,要知
道,在生意上,他们两个人的竞争是非常多的,伊藤忍还没有跟东帮除龚季云
以外的人和好时,交锋最多的就是安凯臣,双方是各有胜负。这样的人,当然
是做朋友比做敌人好。
 
 曲希瑞在安凯臣将嘴里的东西拿出来后对龚季云说道:“令扬,你怎么将窗
子打开了?你看,不知道什么鬼东西飞到凯臣的脸上了。”
 
 雷君凡也说:“是啊,希瑞,我可帮他看看,那东西会不会有毒?如果有毒
的话,还是趁早想办法为好。”
 
 安凯臣本来浑身都在冒火,听了几个好友的话,知道他们的意思,便将那团
棉纱扔下,颇为大度地说:“你们放心好了,有人呢,已经变态了,但我是不
会变态的。而且,我既然来了,也不会轻易就走。你们想想,我跟紫绪是什么
感情?她现在遇到这样的事,我不去救她的话,那我不太无情无义了?特别是
像你们这样一些朋友,听说了这件事都赶来了,独不见我来,她还不恨死我哇!”
 
 “再不闭上你的鸟嘴,我就将你从这里扔下去。”伊藤忍恶狠狠地说道。
 
 能引得伊藤忍发怒,安凯臣觉得既解气又解恨,他哪里肯停下来?
 
 “我谈我跟紫绪的感情,又犯着你什么事了?”
 
 “我不准你谈!”
 
 “不准我谈?紫绪是你什么人?是你老婆吗?那好哇,到时候,我们救了紫
绪,我倒是要看看,看她最先投进我的怀里,还是投进你的怀里。”
 
 安凯臣当然知道,上官紫绪是一定不会投进他的怀里的,如果是投进南宫烈
的怀里还有可能。只是,他觉得伊藤忍对这件事特别感冒,不在这上面大做一
番文章,那他刚才那一团棉纱布岂不是白吃了?
 
 “你敢!”伊藤忍说:“你真敢做的话,我保证你会死得很难看。”
 
 “是吗?你敢不敢跟我打赌?”
 
 但安凯臣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忽略了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南宫烈,这些人中,
与上官紫绪关系最特别的,只能算是他,至于他和伊藤忍这个人,谁与上官紫
绪的关系更深,现在还很难说。安凯臣如此这般地拿上官紫绪开玩笑,实在是
太邈视他的存在了。
 
 安凯臣还要说下去的时候,冷不防南宫烈抓起了一只苹果,硬塞进了他的嘴
里,这次可不是那一团棉纱,而且,南宫烈又是面对着他,那样塞进去的,一
时间,他吞又吞不下,吐又吐不出,想咬又没有法咬,那滋味,可真是难受死
了。此时,安凯臣才知道,他不留神将这一尊神给得罪了。
 
 这一动作,伊藤忍从一面镜子中看得真真切切,心中暗自一楞,南宫烈?他
为什么会帮自己?伊藤忍突然想到龚季云昨天与上官紫绪见面时说的那番话,
那可是一番有所指的话,当时,他就觉得那段话似乎表明南宫烈与上官紫绪之
间的关系非同一般,后来,他曾注意过上官紫绪的表情,觉得她当时听到南宫
烈的名字时,脸上顿现霞光万道。后来,上官紫绪说了一句话,使得他的心情
平静下来。他之所以平静,是想到自己面前的人不是上官紫绪而是上官伟雄。
现在,他已经知道,根本没有上官伟雄其人。
 
 那件事说明了什么,现在不是太清楚了吗?刚才,安凯臣在攻击上官紫绪,
却引得南宫烈醋意大发,不正说明,他们之间有着一段特别的情缘吗?
 
 想透这一点后,伊藤忍心中的难过劲,简直就没法形容了,他真想让这架飞
机直接飞进太平洋中去,让大家一起死在太平洋中算了。
 
 安凯臣费了九年二虎之力,总算将那只苹果从口中弄了出来,然后便对南宫
烈怒目相向,大声斥问道:“紫绪又不是你老婆,你那么维护她干什么?你那
么爱她,当初为什么不娶她,却娶了那个席湘儿?”他说这句,目的是为了一
石二鸟,既打击南宫烈,同时也不放过伊藤忍。
 
 “我们很快就要接近目标了,你再不闭嘴,我真要将你扔下去了。”
 
 安凯臣听说马上就要接受目标了,果然不再说话,一心一意看着窗外。
 
 没多久,前面出现了一座小岛,岛上苍松翠柏,郁郁葱葱,风景优雅得紧。
 
 向以农叫道:“快看,那里有座小岛,看情形,那座小岛被照顾得不错。”
 
 安凯臣也叫了起来:“岛上是什么?怎么怪模怪样的?”
 
 大家看到那岛上有一建筑,果然像安凯臣所说,怪模怪样,乍看上去,像一
座塔,但细看又不太像,更像是一座碑,再近一点看时,又像是一座造型别致
的现代派塑像。飞机一路向前飞去,那建筑便能让人产生许多的联想,一会儿
想到曼谷玉佛寺的尖顶,一会儿又想到白宫前面那座巨型纪念碑,更往近处,
却会想到一丛仙人柱,还可以想到金字塔或者狮身人面像。
 
 “就是那座岛。”南宫烈向伊藤忍命令道:“从岛上飞过去,速度可以慢一
点,但不要盘旋。”
 
 龚季云听说正是这座岛,精神为之一振,一面认真观察着,一面提醒伊藤忍
道:“忍,别忘了打开自动摄录设备,我们需要知道岛上的所有情况。”
 
 这一切,根本都不需要别人交待,伊藤忍听说正是这座岛以后,立即就启动
了他这架直升机上所有的现代化宝贝。
 
 若要布置一座岛的防务,这里的每一个都可以说是专家,尤其是安凯臣,那
更是专家中的专家,这一路行来,他一直都闹闹嚷嚷,可现在,他比任何人都
安静,他正在以专家的眼光观察着这座岛的防务。
 
 “糟糕。”他突然叫了起来。“岛上有最先进的雷达系统,我们的行动一定
会被他们发现。”
 
 伊藤忍终于抓住了一次对安凯臣进行反击的机会。
 
 “有的人呢,到处吹嘘说是什么专家。如果真是专家的话,那我相信一定是
个瞎眼专家,竟然连这架飞机有一种自动伪装功能都看不出来。”
 
 这一点,安凯臣果然是没有看出来。不过,没有看出来的并不能否认他是专
家,因为伊藤忍根本不让他接触这架飞机,而且,他也没有机会更仔细地进行
观察。尽管如此,伊藤忍的这一记重击,可真是够厉害的。安凯臣当然也不会
示弱,心中暗自拿了一个主意,便说道:“是不是专家,一时一地,也是看不
出来的,不过,我敢肯定,再过几天,你们就会知道了。”
 
 返回时,他们没有直接降落在东京,因为伊藤忍已经命令他的快艇停泊在大
岛附近,直升机直接降落在了快艇上。
 
 随后,几个人走进了一间船舱,舱中有着许多的电视机,不一刻,电视中便
出现了那座岛的各个不同的画面,与此同时,靖彦通过电脑进行查询,很快便
知道,那座岛是一座私人岛屿,其产权正是属于小山雄。
 
 靖彦将这一消息告诉伊藤忍时,忍的面部肌肉轻轻跳了一下。
 
 “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安排一个专门小姐,对小山集团的一切信息进行全面
了解,我需要知道他们的所有关键人员的情况,也要知道他们的每一笔业务的
进展情况,还有小山家每一个人的情况。”
 
 靖彦从伊藤忍的脸上看出,他准备对付小山集团了,而且是不惜一切代价,
对小山集团进行彻底的打击。这个小山雄真是太不自量力,舍命想吃下一条大
鱼,却从未想过自己有没有这样大的胃。现在倒好,食多不化,自己的胃马上
就会穿孔了。对于小山集团的未来,他根本不会操任何心,他担心的是忍交给
自己的这项任务,是否能够顺利完成。
 
 要调查一个人当然不是一件难事,但要查清一家公司的每一件业务活动,却
不是那么容易,除非在那家公司的上层安插几个人。可是,安插人不难,要想
这个人进入公司的核心阶层,却是一件极难的事,那需要时间。
 
 靖彦搞的就是商业情报工作,其中最重要的一件就是往别人的公司核心安插
自己的人员。这个人往往要经历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可能真正发挥作用。
对于帝国财阀来说,小山集团并不是一个值得他们注意的公司,虽然靖彦也会
搜集一些有关他们的情报,却从未作为重点对待,因此,要完成这件任务,难
度还真不小。
 
 伊藤忍当然不会考虑这些,作为总裁,他只需要考虑决策,具体的事务,都
会由手下去执行,他心中已经作出决定,在今后几年中,将会对小山集团进行
不遗余力地打击,直到他们彻底完蛋为止。
 
 走进电视放映室,伊藤忍刚刚坐下来,正和其他人一起观看小山雄那座私人
岛屿上的情况时,靖彦走了进来,在他耳边悄悄地说:“那个人的电话又来了,
你听不听?”
 
 “电话在哪里?”他问。
 
 靖彦说:“我担心他会听到这里面的声音,所以放在外面。”
 
 伊藤忍说:“将这里的一切都关掉,然后将电话接进来。”
 
 没多久,电视上的画面消失了。龚季云等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全都拿眼睛
看着伊藤忍。
 
 伊藤忍向他们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指了指房间中的另一部机器,他们
都知道,那是一部带录音功能的高级电话机。
 
 就在大家的目光向那台电话移去时,那台电话机像是有知觉一般,在同时间
响了起来。
 
 伊藤忍走上前,再次举起手,示意他们不要出声,然后按下一个键,并且说
道:“喂!哪里?”
 
 “是伊藤忍先生吗?”
 
 “我是,你是谁?”
 
 “我可能会告诉您我是谁,但不是现在,现在我想就我所知道的一些事情跟
您谈一谈。”
 
 “你说你知道一些事情,是一些什么事呢?”
 
 “是关于一位中国小姐的事。”
 
 “不错,这件事我很感兴趣。现在,你可以说出你的要求了。”
 
 对方似乎有些吃惊,以至于半天没有声音传出来。
 
 那时,在房间中的每一个人都在想,他的身边,应该还有一个人,正因为伊
藤忍的回答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所以,他们需要商量一下。
 
 果然,几秒钟后,那边又有声音传过来,“我们要求经济上的保证,还有两
份合同。”
 
 这次,轮到伊藤忍惊讶了,这似乎不是绑匪索赎,的确像是知情者在讨价还
价。他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见他们全都向他使眼色,让他继续下去。
 
 “我需要知道更祥细一些。”
 
 “当然,我们需要八千万元的保证,和两张高级职员聘用合同。你知道,我
们向您提供这些,是要以失去现有工作为代价的。如果我们不去一个新的单位
就职,损失将会非常大。”
 
 伊藤忍说:“阁下的意思是否说,这件事与某一家公司有关,而阁下以及同
伴,正是这家公司的高级职员?”
 
 “对此,我们感到抱歉,在目前这种情形下,无法对此作出回答。当然,您
如果一定要作这样的理解,那我们也无可奈何。”
 
 “如果我答应你的条件,你们有保证上官小姐平安无事吗?”
 
 “非常抱歉,伊藤先生,我们只是情报提供者,却不是行动执行者,我们在
得到自己希望和到的一切后,会将所知道的一切告诉你,至于你是否能安全救
出那位中国小姐,我相信那根本不必我们操心,对不对?”
 
 “如果我满足了你们,你们却根本没有我所需要的东西,怎么办?”
 
 “这一点,请放心好了,我们会给你提供几张照片,相信你看了那些照片后,
就不会再怀疑了,因为那几张照片,是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得来的。”
 
 “那么,你们什么时候能给我确切的消息?”
 
 “那得看你们的工作效率怎样。我们并不希望这件事拖得太久,因为我们无
法保证那位中国小姐会一直呆在某个地方,而永远不会感到心烦。”
 
 “办好你们所要求的合同需要时间,能不能分两步进行……”
 
 “对这一点我们只能说抱歉,伊藤先生。”
 
 伊藤忍故意沉吟了片刻,然后说:“好吧,我答应你们,具体事,你可以直
接与靖彦联系,你们知道怎样与他联系的。还有,我们办好以后,怎么和你们
联系?我们总这样苦等,总不是办法。”
 
 “明天早晨,我们会打电话来的,除此之外,恐怕再没有别的办法。”
 
 “好吧,我明天早晨等着你们的电话。现在,你们有些什么具体要求,请直
接与靖彦联络好了。”
 
 电话结束后,大家一言未发,只有龚季云已经坐到了一台电脑前。他在电脑
上进行了一番操作,然后拿出一盘录音带来,交到伊藤忍的手上,对他说:
“我对他的声音进行了还原,这是他的真实声音,你让靖彦去小山公司查一上,
立即就可以知道,他是不是小山公司的人。”
 
 靖彦去查对这个神秘的知情人时,其他人又开始看那座岛的有关资料。
 
 一个小时后,靖彦的电话打了过来,他对伊藤忍只说了一句话:“已经查清
楚了,是四号。”
 
 他们对小山集团的几个重点人物进行了编号,这成了他们在电话联络中的一
种暗号,目的是避免他们的电话被窍听。四号正是铃木。
 
 “现在已经清楚了。”龚季云说:“他们以为我们还会傻等,但我们今晚就
开始行动。让他们今晚做个好梦吧!”
 
 伊藤忍却没有说话,他心中在想着另一件事,他想收买铃木,为自己提供小
山公司的情报,并用这些情报彻底打垮小山公司。
 
 天完全黑下来以后,伊藤忍突然下达命令,快艇启航,向那座小岛驶去。
 
 当那座小岛出现在雷达的显示系统中时,南宫烈的预测开始兑现。原本挂在
天空中的月亮突然被一些浓厚的黑云吞了进去,天空中既没有月亮,也看不到
星星,四周一片漆黑。
 
 伊藤忍于是下达了今晚的第二道命令:关掉快艇上的所有灯。
 
 当快艇接受那座岛时,收到了岛上发来的警告记号,表示那是一座私人领地,
未经允许,不得侵入。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伊藤忍不理这个警告,快艇全速向前驶去。
 
 几分钟后,第二次警告来了。
 
 伊藤忍于是命令那几个早便做好准备的船员,站在甲板上,利用动能手电筒
向岛上打出求救讯号。他们称自己的船因为发电机失灵,船上没有了照明设备,
因而不小心触了礁,现在,船已经开始进水,如果不及时施救,很快将会沉没。
希望对方同意他们靠岸上,他们保证只是靠岸检修,不会有任何人员上岸。
 
 就在双方联系的时候,快艇已经接近了岸边。
 
 岛上的人见状,也有些无可奈何,只得派出岛上绝大部分武装人员在岸边严
阵以待。这一点,正在龚季云等人的计划之中。
 
 快艇刚刚靠上岛上的码头,安凯臣便用他改装过的发射器发出了几枚炸弹,
这几枚炸弹在岸上爆炸时,甚至连声音都没有。而炸弹中放的正是曲希瑞研制
出来的特效安眠药,刚才还荷枪实弹严阵以待的那些岛上守卫,顷刻间倒在了
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安凯臣又向岛上几个关键部位发射了几枚同样的炸弹。然后,每个人带着一
个小分队,向岛上冲去。远处,一阵阵闷雷向这边打来。
 
 岛上所有的动物,全部都在曲希瑞的照顾下安然入睡。因此,他们首次夜袭,
简直就如入无人之境,余下的任务,就要是找到上官紫绪关押的地方。下午,
他们分析的时候,将其中的八处作为重点,东帮的六个人和伊藤忍以及靖彦,
各负责一处。此时,他们迅速向自己的目标冲去。
 
 每个人所攻击的目标都由龚季云安排的,但南宫烈有特殊的感知能力,他运
用这种能力察知,上官紫绪被关押的地点,很可能是向以农负责的。于是,他
在暗中跟向以农进行了调换,这件事,只有他们两个人才清楚。
 
 结果,正是南宫烈抱出了昏迷不醒的上官紫绪。到了室外之后,南宫烈又将
曲希瑞研制的解药给上官紫绪吃下,然后抱着她,向快艇跑去。
 
 在他身后,跟着的是伊藤忍的那些手下,他们被告之一切听从南宫烈指挥,
南宫烈故意没有命令他们向其他人报告这件事,只是等跑到一半时,才像是突
然想起似的,用通讯器告诉其他七个小组:“紫绪已经被我救出,我们正向快
艇赶去。你们立即撤出战斗,因为很快就会有暴风雨来了。”
 
 像是对南宫烈的话给予响应似的,他的话音刚落,天空一道闪电,接着便有
一个炸雷突然响起。
 
 南宫烈快接近快艇时,大雨倾盆而下。幸好他对此早有准备,几乎是大雨到
达的同时,他和上官紫绪已经上了快艇。
 
 上官紫绪也淋到了雨,但灾情不是太严重。由于她已经吃过解药,又经雨淋,
上艇不久便醒了过来,睁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南宫烈。
 
 “我不是在做梦?”她有些不相信这是现实,因此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南宫烈一把搂住了她,对她说:“不,不是做梦,你是真的被救了。”
 
 “烈,真的是你吗?我真的是被你救了吗?”
 
 “是真的,你是真的被救了。不信,你摸摸我的脸,上面还有刚落上的雨珠。”
南宫烈拉起她的手,要按在自己的脸上。
 
 伊藤忍这时第一个冲上来,见了这副情景,大叫一声:“南宫烈,放开她。”
声音还未落下,他的人已经扑过来,一把抓住了南宫烈,猛地向后摔去。然后
一把将上官紫绪抱在怀中,声泪俱下地说道:“紫绪,都是我不好,我没有照
顾好你,让你受苦了。”
 
 上官紫绪见到伊藤忍,心中变得异常激动起来。
 
 “忍,真的是你吗?”
 
 “是我,紫绪,是我,是我,我是伊藤忍。我爱你,我要娶你。”
 
 “这么说,我的计划大功告成了?”
 
 伊藤忍突然想起他以前的病症,但只是想起,心理上虽然有过一些特别,并
没有以前的那种恐惧和不安。
 
 “是的,你成功了。现在,你肯嫁给我了吗?”
 
 “难道你还没有找到答案?”
 
 伊藤忍当然找到了答案,这个答案就是上官紫绪以及上官伟雄的身份告诉他
的,她早就答应了他,只是他太蠢太笨,当时不知道罢了。现在,他再次得到
了她的肯定,心中异常激动,情不自禁就吻了下去。
 
 身后的暴雨中,站着东帮的小伙子们,他们见到这一幕,情不自禁地鼓起掌
来。是的,他们为上官紫绪和伊藤忍找到了幸福甜美的爱情而高兴。
 
 尾声第二天上午,伊藤忍的快艇在接近东京的时候却出了故障。伊藤忍的那
些机械师们忙得昏头转向,却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伊藤忍和上官紫绪是深情款款,正不知天上人间,他们可不管快艇是否能继
续航行。
 
 第三天傍晚,靖彦来找伊藤忍,将这一情况告诉了他。
 
 “东帮那个姓安的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吗?你为什么不找他?”
 
 靖彦说:“在快艇出现故障前半小时,他们说还有些急事要处理,乘直升机
离开了。”
 
 伊藤一下子惊醒过来,他们是自己的大恩人,自己连一句感谢的话还没有说,
他们就全都走了?他立即跳起来,对靖彦说道:“快,通知直升机来接我,我
总得去机场为他们送行才对。”
 
 靖彦非常沮丧地说:“艇上的无线电系统也都失灵了,根本无法与外界联络。
而且,他们似乎做好了告别的准备,各自给你们留了一件礼物,说过不必去送
他们了。”
 
 上官紫绪立即明白过来,笑吟吟地说:“一定是他们在跟你开玩笑。我们不
会有事的,走,去看看他们送的礼物。”
 
 两人拿到那些礼物,见最上面一件是向以农的,上官紫绪非常好奇地打开,
当即笑得差点倒在地上,伊藤忍却气得几乎要跳起来。
 
 原来,那上面画了一个又丑又笨的机械人,机械人旁边是一个绝世大美人,
那个机械人的脸型是伊藤忍的,而那个绝世大美人一眼就能认出正是上官紫绪,
旁边有一行字:祝福铁蛤蟆吃到了天鹅肉。
 
 上官紫绪很喜欢这份礼物,一定要好好保存,伊藤忍气得半死,却又无可奈
何,谁让他要爱上她呢?
 
 至于其他人送的礼物,因为伊藤忍执意不肯看,上官紫绪便也就没有坚持。
她想,那些礼物也一定会非常的有意思,东帮人送的礼物怎么会没有意思的?
好东西,当然要留着慢慢品尝,对不对?
 
 第四天早晨,快艇又莫明其妙地恢复了正常。
 
 两人上岸,坐上了一辆新的宝马车,上官紫绪突然想到,自己来日本东京,
原是为了那个玫瑰使者的事,结果却阴错阳差,演变成了一桩欢喜欢姻缘。世
上的事,真是被一根什么线牵着?
 
 “对了,我让你调查的事,到底有结果没有?”
 
 伊藤忍说:“结果早就出来了。”
 
 “早就出来了?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那时候,我不知道你是上官伟雄呢还是上官紫绪嘛。”
 
 “那么,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
 
 “当然可以。”伊藤忍不无得意地说,“其实,我不说,你也能够想得出来,
除我,这个世上还有谁配给你送花?”
 
 “啊?”上官紫绪扑进伊藤忍的怀里,娇嗔的秀拳落在他的胸前。
 
 伊藤忍充满温情地说:“我如果不是用这种办法,又怎么能真正娶到你?又
怎么能引出那个绝妙的训练计划来?你说对不对?”
 
 最后需要交待一句的是小山公司,如果有人注意财经新闻的话,一定会注意
到,去年底今年初,日本有好几家大公司倒闭,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山一证券,
山一证券也真是会凑热闹,因此,他倒下时的声音,将小山集团倒下的声音给
压了下去。即使是小山泽将小山雄枪杀然后自杀的消息,也没有比山一证券的
倒闭引起更大的轰动。
 
 如果谁有心的话,可以查一查日本那段时间出版的报告,就会了解小山集团
中所发生的一切了。当然,那只不过是表面上的,能够见到报端的部分,至于
幕后,能让公众知道的,就只能是这么多,对不对?
 
 ——全文终——

无盐女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107/,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情哥哥,我坏掉了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疯狂女佣太劲爆贪色男人爱的练习狂欲总裁为幸福加加油长生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