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老婆不要不理我最新章节

第十四章

老婆不要不理我 | 作者:左晴雯 | 更新时间:2019-03-11 17:58:01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长生狱
第十四章范修罗失魂落魄的回到台北后,方品睿随后就找上门,告诉他方芷
云打电话回来过,说她现在和楼慕羽在一起,范修罗一听,立刻打电话到和楼
慕羽同行的外制小组查探消息,外制小组的工作人员告诉他,确实有个女人来
找过楼慕羽,那模样很像广告界的“神秘女郎”
 
 “范小姐”,但因为对方戴着墨镜和帽子,所以他们不敢确定,但楼慕羽却
因而向他们请辞做到一半的化妆师工作,因为他一向信誉极佳又敬业,所以他
们相信他这次突然请辞,一定有重大原因,所以也就没多加为难的放人,楼慕
羽便和那个女郎走了,之后就不知去向。
 
 范修罗简直绝望到极点,每天像个游魂似的,除了维持正常工作外,其余的
时间都像疯子一样在大街小巷不停搜索,希望能出现奇迹,在台北街头找到芷
云的倩影,然而,奇迹却始终没什发生,他依然不肯死心。
 
 方品睿劝他无效,张妈劝他也无效,所有的人劝他都无效,他一颗心只是执
拗的念着芷云、盼着芷云、爱着芷云。
 
 终于在两个星期后的一天他收到了来自方芷云的音讯,却是一张宣判他死刑
的恶耗——“不——”范修罗疯狂的仰天嘶吼。
 
 “不可能的,芷云是我的老婆,是我范修罗的老婆啊!这根本犯了重婚罪,
我不答应,芷云永远是我一个人的!”
 
 法国巴黎范修罗依照结婚邀请函的时间,准时出现在指定的教堂,他像头严
重受创、处于疯狂状态的猛兽,用力的踹开教堂大门后,便对着正前穿着新郎
装的楼慕羽疯狂的吼道:“你给我滚开,否则我就炸死你和你同归于尽!”
 
 在教堂里的人还没有人来得及做任何反应时,一只手从被范修罗踹开的门板
后伸出,趁他全部注意力却集中在楼慕羽身上之际,迅速的以针炙用的毫针,
在他腰际的“环跳穴”和膝上七寸的“风市穴”以直针法各扎了一针,范修罗
的下半身顿时失去知觉,因而重心不稳的向前俯趴在地,那只手的主人则乘机
取走他身上的炸药,危机因而解除。结婚典礼也因而正式开始进行,悠扬的旋
律顿时充满整座教堂。
 
 倒地不起的范修罗恐慌不已的利用双臂和上半身的力量,向前缓慢的匍匐爬
行,嘴巴不停的嘶吼:“芷云,不要,芷云,不要,我爱你啊!芷云!”
 
 然而,方芷云却没有回头,其他人也当他不存在,继续进行婚礼。
 
 范修罗见状,更加惶恐的嘶吼:“老婆!老婆,你是我老婆,不要不理我,
老婆——”
 
 可怜!依然没人搭理他。
 
 主持婚礼的神父已经在做祝福所有的新人时,所用的那个“标准POSE”,范
修罗差点晕过去,但他还是没有,反而以更可怕的意志力,踉踉跄跄的撑着通
道左侧的椅子扶把,勉强站了起来,但立刻又跌倒,他不气馁再接再励,如此
倒下又撑起重覆数遍后,好不容易挡住不再跌倒。
 
 “芷云——老婆——我爱你——我错了,过去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吧!
我真的好爱好爱你,你不要不理我啊!老婆——”他急得连自尊都不要了,当
众涕泪俱下,试着利用椅子扶把支撑协助,移动依然麻木无感的双腿,却在走
了两步之后,一个不留神又跌倒。
 
 方芷云终于忍不住回眸,拼命的跑向他,大叫:“老公,危险啊!”
 
 然后,她在千钧一发之际,以棒球选手滑垒的姿势滑向他,让他跌趴在她的
新娘裙上。
 
 “好险!”方芷云这才呼了一大口气。
 
 范修罗却紧抓住这意外的转变,牢牢的抱仕她的腰,深怕她又从他身边逃走
似的,涕泪俱下的苦苦哀求:“不要不理我,好不好,你不要不理我,我爱你
啊,老婆——”
 
 “好啦!”方芷云终于含泪点头。
 
 范修罗不敢相信,问了一次又一次,直到确信不是幻听也不是梦,而是千真
万确的事实竟然忍不住当众放声大哭——“太好了,爱你——我爱你——”
 
 方芷云也早哭成泪人儿,两个人就在那儿当众大吻特吻。
 
 楼慕羽和等在一边的茱莉亚,乘这个机会,不慌不忙的走到他扪两人前面,
笑容可掬的对着已不知在那儿拍了多久的摄影机镜头,各亮出一枚结婚钻戒,
一搭一唱——“你们要结婚吗?”
 
 “那你们一定需要这个!”当然是指两人手上的婚戒。
 
 “请选用”天长地久“婚钻,保证一生幸福无限,就像他们一样!”
 
 此时两人稍微侧开身子,让摄影机的镜头从他们之间的间缝拍摄范修罗和方
芷云吻得浑然忘我的镜头。
 
 接着,镜头便慢慢由近而远,直至“卡!”声响起。
 
 “万岁!一次就OK了,‘老婆不要不理我’篇果然一次就OK了!”
 
 “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你看到的这么回事啰!”方芷云笑得好甜。
 
 范修罗顿时恍然大悟,正好下半身也可以自由行动了,不禁跳起来大叫:
“好啊!原来你们联合起来整我!”
 
 “这那叫整,我们只不过是让你客串婚戒广告的主角罢了!”茱莉亚痛快的
表示。
 
 同时以最快的速度向他说明原委。
 
 原来芷云早就原谅他了,只是觉得对不起楼慕羽,又不肯轻易饶过他,所以
在向楼慕羽招供致歉,并把订婚戒指还给楼墓羽后,就拉着楼慕羽去找茱利亚,
共商大计,正好茱莉亚在拍这个婚戒广告,他们三人灵机一动,干脆来个“老
婆不要不理我”篇的广告计划,结果在范修罗“全力配合”下,顺利的一次OK
啦!
 
 范修罗听完并没有生气,一点也没有,他只要有芷云就心满意足了,其他的
他真的都不介意,脸上始终呈现“笑”字形。
 
 唯一令他不解的是:“是谁用针扎我穴的?”那种纯熟的针法好像他认识的
一个人……
 
 “就是那边那个——咦,怎么不见了?”茱莉亚望着门边的角落讶道。
 
 “是不是一个戴墨镜,头发长过肩膀的男人?”范修罗问道。
 
 “对!”
 
 果然是承烈那小子!
 
 高人一等的视力,不经意的瞥见门后晦暗的墙壁上,用只有“狂党”成员看
得懂的暗号写了几个像小蚂蚁一般大小的记号,意思是:想知道最后的答案,
问你老婆吧!
 
 芷云?
 
 那些奇怪的记号,是用“实验狂”胥维平发明的特制墨水写的,在写后三十
分钟左右就会消失无踪,所以那两排奇怪记号也就慢慢功成身“隐”啰!
 
 方芷云趁茱莉亚在和范修罗交谈时,走向楼慕羽,才想说什么,楼慕洞就示
意她什么都别再多说。
 
 范修罗和茱莉亚也随后来和他们两个会合。“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茱
莉亚问范修罗,不等他回答,便自问自答的说:“正好是咱们四人‘交换夫妻
’游戏的到期日啰!”
 
 “所以你们才放意挑在今天!”范修罗顺口接腔。
 
 其他三人相视而笑,算是默认,范修罗跟着笑了。
 
 笑声过后,范修罗一本正经的说:“慕羽、茱莉亚,谢谢你们,还有,对不
起!”
 
 楼慕羽和茱莉亚异口同声的道:“只要你今后好好珍惜芷云就行啦!”
 
 然后两人便很识趣的双双离去。
 
 走出教堂之后,楼慕羽从口袋中掏出方芷云还给他的订婚戒指,若有所思的
看了半向,才低声对戒指道:“芷云,这回真的再见了,祝你和修罗永远幸福!”
 
 之后,他便把戒指重新放回口袋,在此时,正好迎上茱莉亚了然于心的笑容,
“别这样,你和我一样很抢手的,不适合为特定一个人定下来,不是吗?”
 
 楼慕羽听了不禁释怀一笑,“是啊!”
 
 “我看我们就先别办离婚手续了,省得麻烦,反正我们都是‘交换夫妻俱乐
部’的会员,不如就先在俱乐部大玩特玩‘交换夫妻’的游戏,等玩腻了再说,
如何?”
 
 “正合我意!”
 
 两个性情相近思考回路类似的男女,就这么一路有说有笑的走啦!
 
 教堂裹不知何时已剩下范修罗和方芷云两个人在卿卿我我。
 
 范修罗终于忍不住道:“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身份了吧?”
 
 “你说呢?”方芷云不答反问。
 
 “能和承烈搭上线的人不多,因为他是‘死人’,所以你一定和‘风谷’有
关,别告诉我你没听过‘风谷’哦!”
 
 方芷云甜甜的一笑,“我没说我不知道啊!听过‘花间集’没有?”
 
 “你是说那个扬言和风谷势不两立的代工及替身组织‘花间集’吗?”范修
罗灵光一闪,旋即又说:“你接下来该不会是想告诉我说你是‘花间集’的一
员吧?”
 
 “是‘曾经”是’花间集‘的一员,我现在已经得到风谷’真正的主人‘允
许,’归化‘成风谷的一员了哦!“她调皮的眨眨性感妩媚的艳眸。她终于把
放在心底已久的”最高机密“告诉他了。
 
 “难怪你会‘弹指神功’。”“花间集”的会员有特殊专长和风谷人一样是
不足为奇的。
 
 “是弹‘珠’啦!”
 
 “仙女弹珠!”两人异口同声,相视莞尔。
 
 “下一个问题,你什么时候发现我们是来自风谷的?”
 
 “在你们去救我的时候啰,而且也是在那时候知道你们是风谷赫赫有名的‘
南狂’——‘狂党’一族的。”
 
 “那你又是什么时候脱离‘花间集’,请求加入风谷的?”
 
 “当然是在阿曼王国的马特拉港放你鸽子之后,在顺利取得风谷主人的入谷
许可之后,就联合承烈一起设计你啰!”她索性把他接下来一定会问的问题答
案一并奉送。
 
 “果然如此!”
 
 两个人再一次不约而同的异口同声,相看三秒钟后,笑声再度洋溢,他又吻
上了她诱人的唇。
 
 太好了!他本来还在想该何时告诉她有关“风谷”和“狂党”的种种呢!现
在可好了,呵!
 
 范修罗知道承烈那小子一定会把他的“臭事”说给其他几个同伴听的,而且,
在那支“老婆不要不理我”的广告问世后,他准会成为所有认识他的风谷人茶
余饭后的笑话,笑上好一阵子,尤其是“狂党”那几个家伙!
 
 不过他真的不在意,只要能永远老婆在抱,他真的什么都不在意。
 
 这一次的“保妻行动”总算顺利成功!
 
 经过千辛万苦之后,他终于“保”住了自己的老婆和婚姻,太师了!
 
 同时,他也更爱“特殊保镖”这个身份。
 
 决定了,他要说服芷云加入他们“狂党”,好,就这么办!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原来在‘花间集’的‘花名’是什么?”他知道
“花间集”的会员都是花草名称为“代号”
 
 ,所以他们都戏称他们的“代号”为“花名”。
 
 “你猜呢?”
 
 “夜来香?百合?蔷薇?——”
 
 方芷云只是一味的笑,看来她这个关子是卖定了。
 
 范修罗乐得陪她大玩“猜猜看”游戏。
 
 小夫妻俩甜蜜得不得了。
 
 有一件事要交待一下——没错!他是说过他不在意风谷同伴的取笑。
 
 但是,不在意并不意味着他不会采取“回报行动”哦!
 
 所以承烈啊!你等着接招吧!
 
 我会让你知道为什么风谷人会说:“宁可揍佛陀,不可犯修罗!”的,嘿嘿!
 
 窗外的风徐徐的吹啊吹,清朗的天空也是蓝蓝的,真个是“窗外有蓝天,屋
里有情天!”,不是吗?
 
 (本书完)

老婆不要不理我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106/,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为幸福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