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你是我的最爱最新章节

第九章

你是我的最爱 | 作者:左晴文 | 更新时间:2019-03-08 10:23:44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为幸福加加油
第九章南宫美丽坐在国际大饭店的房间里,各自拿着一杯酒,慢慢地喝着,
什么话都没有说。
 
 有关胡涂和司仪之间的事,她们参与得太晚了,现在已经到了结局的时候,
如果再不猛插一脚的话,以后可能就不会再有机会了。如此好玩的一件事,不
好好玩一场就轻易放过,那也太没趣了吧!
 
 “那个家伙会不会来?”
 
 “你放心好啦,他是那种一诺千金的人。”
 
 “好像那个司仪的承受力弱了一些耶,这样会不会出事啊?”
 
 “不会,她只不过刚刚获得爱情,所以有些患得患失而已。谁都会这样啦,
刚刚得到一件喜欢的东西,就会觉得这件东西是世界上最珍贵的。而且,等她
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当然会明白她得到的是什么,对不对?”
 
 “好吧,我反正一直都是听你的。”
 
 简简单单几句话,两人达成了默契,然后又沉默下来,将杯中的酒喝完了,
南宫丽站起来,为自己和姐姐各倒了第二杯,再一次坐下来。
 
 没过多久,胡涂果然来了。
 
 “庆祝我们的七天之约有一个良好的开始,一起喝一杯?”南宫丽说道。
 
 “很好。”胡涂在她们对面坐下来,从南宫丽手中接过酒,问道:“我们该
准备怎样安排这七天?”
 
 南宫丽看着姐姐,南宫美似乎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和司仪经历
了许多的波折,现在是重现光明,如果我们完全彻底地占有你的七天,对司仪
似乎有些不太公平。”
 
 南宫丽连忙说:“不仅仅是不公平,简直是有些残忍嘛!。
 
 “残忍?当初,说要完全拥有他的七天,是你提出来的。”“那时候,我们
还不认识司仪,而且,也没有成为好朋友嘛。”南宫丽解释道,似乎真是因为
与司仪的相识才改变了主意一般。
 
 “你们到底有一种什么样的魅力,怎么每个人见了你们,哪怕刚开始的时候
像是仇人,可是不用几分钟,你们就变成死党了。”对这一点,胡涂是真的很
好奇,在他的感觉中,除非那种本身非常的不讨喜欢的女人,否则,所有见过
她们的人,全都成了她们的好朋友。对于她们来说,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恨她
们的女人,也没有她们恨的女人,只有非常喜欢她们的和不被她们喜欢的女人。
 
 “哪里是我们的魅力。”南宫美说,“是你的眼光太好,找的女人太招人喜
爱嘛!”
 
 “是啊,如果我是个男人的话,我一定不会与你成为朋友,我们会成为情敌。
所以呢,还是做女人好,遇到美丽迷人的女人,可以成为最好的朋友,而不必
担心要跟别的什么人争得你死我活。”
 
 “既然你们已经成为了死党,你们直接告诉她,我输给了你们一个星期,那
不是更省事吗?”
 
 “那怎么行?”南宫美叫道,“难道我是那样残忍的人吗?”
 
 “是啊,其实,我们也很希望你跟阿仪像蜜一样,粘在一起就分不开耶,我
们又怎么能忍心不让你们享受二人世界的快乐呢?”
 
 “不错。”南宫美说,“所以,我们针对具体情况作了一点小小的改变,这
七天呢,你仍然是属于我们的,我们需要你的时候,你必须随叫随到,我们不
需要的时候,你要保证立即离开,除非有一种例外。”
 
 “我能知道是哪一种情况吗?”
 
 “当然是你和阿仪在一起的时候啦,你放心好啦,我们不会霸占属于她的时
间的?”南宫丽快人快语地说。
 
 胡涂还一直在担心,因为这七天而冷落了司仪,他们之间的关系刚刚有了好
转,如果再造成什么误会的话,说不准她真的从此就会远离他。现在,难得南
宫美丽善心大发,考虑得如此周到,他除了感谢外,还能说什么?
 
 “真是太谢谢你们啦!”
 
 “谢什么?只要阿仪不要误会,以为我们霸占了你就好。”
 
 “不会。”胡涂说,“你们已经是好朋友了,对不对?”
 
 南宫丽说道:“虽然是好朋友,可因为同一个男人翻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
脸的时候,也是有的啊。所以呢,你最好先跟阿仪说好。”
 
 “你们放心好啦,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他的嘴上这样说,心中却根本没有打算过要告诉司仪。昨天晚上,他已经见
识过司仪的醋劲了,虽然她有着极好的修养,没有发作起来,其实,也差不多
到了暴发的边缘。她如果发作的话,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他简直就不可想象。
他如果将这件事告诉了司仪,到底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他几乎没有任何把握。
反正一个星期的时间并不是太长,而且,她们又不限制他与司仪之间的交往。
她既要上班,又要与他约会,应该不会注意到其他事情吧!这件事,还是以后
有机会再慢慢告诉她好啦!
 
 “好啦,一切搞掂。”南宫丽说道,“老姐,我们现在干什么?”
 
 南宫美想了想,然后问胡涂:“你今天跟她有没有约?”
 
 因为答应了南宫美丽的七天之约,他今天没有约司仪,只是答应在适当的时
候给她打电话。“没有。”他说。
 
 “那真是太好啦,我们在高雄玩一玩好啦。胡涂,你是老高雄了,这里有什
么好玩的地方?你当我们的导游好不好?”
 
 这可真是给胡涂出了个难题,他走的地方可真不少,对高雄这个地区的情况
也是极熟悉,但要当导游,确实是还不够格。对于他来说,任何地方都一样,
除了建筑就是山水,至于什么历史什么古迹之灭,他是完全的没有分辨能力。
 
 “这个任务我可能担当不了。”他说。
 
 “真扫兴。”南宫丽似乎不高兴了,“才只不过是第一个要求,却得到这样
一个回答。你就不能说几句假话,哄我们高兴吗?”
 
 “虽然我可以暂时哄一哄你们,可是,等到了风景区以后,我什么都不知道,
岂不是要更令你们失望?不如这样好啦,阿仪他们南部旅游公司的导游小姐是
非常不错的,请他们派一个导游小姐来,怎么样?”
 
 “这个主意不错。”南宫美叫着,拿过移动电话,问过电话号码,当即将这
件事搞掂了。
 
 对于南部旅游公司来说,只需要他们派出一名导游小姐陪着客人在高雄附近
玩一天,便可以获得一笔还算不错的收入,是再轻松不过。这样的生意虽然无
法与那种组团旅游相提并论,但对于南部旅游公司这种正在以各种方式打品牌
的新公司,是绝对不肯轻易放过任何一个试图接近他们的客人的。
 
 二十分钟后,旅游公司的导游小姐来了,胡涂一看,竟是认识的,只不过叫
不出名字而已。那位导游小姐显然也认识胡涂,所以略愣了一下,然后立即换
上一副专业笑容,向三位一鞠躬,然后说道:“你们好,我是孟小言,很高兴
能为你们提供服务。”
 
 南宫美丽是那种见过漂亮女人,立即就可以成为好朋友的人,几分钟之后,
三个女人已经亲热得像十年前就认识了一般。反倒是胡涂被冷落在了一旁。
 
 胡涂原以为,她们只不过想在高雄市玩一玩,找到了一个导游小姐,自己的
事也就完了,可南宫美丽却根本没有提出让他离去,他清楚地记得南宫美曾对
他说过的话,需要他的时候,要随叫随到,如果不需要他,她们会告诉他,他
必须立即离开。现在,她们没有说任何话,那就是需要他了,他还敢提离开的
话吗?
 
 旅游所用的车辆是南宫美丽的,驾驶的任务交给了孟小言,胡涂自然是坐到
了她的身边。
 
 胡涂其实有一种感觉,孟小言见过他之后,似乎总有一种不很自然的表情,
这种表情让他颇有些费猜疑,不知道这是因何而起。难道说是因为司仪?他追
求司仪的事,在南部旅游公司并非秘密,但追求成功一事。应该还不会这么快
便传遍全公司吧!不过,也难以肯定司仪不会对几个亲近的朋友提起,比如叶
玉婷。这个孟小言,他虽然不知道名字,但也在公司中见过许多次,似乎与司
仪的关系也很不错的。或许,一个好男人就这样成了别人的未婚夫,她觉得有
失落吧!
 
 一天没有见到司仪,胡涂便有点魂不守舍的感觉,第二天一早,他原打算赶
到司仪的公寓去接她上班,可是,起床后他才发现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花店开
门的时间似乎太晚了一些,他根本就无法在她上班之前拿到一束花。
 
 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给司仪送花的经历了,但只是一次送花成功,那还是
沾了南部旅游公司挂牌典礼的光,她大概是不好意思拒绝才勉强收下了。从那
以后,只要是他送的花,她一律拒绝。现在,他们的关系不同了,他再给她送
花,她不光会地接受,而且会兴奋莫名吧!
 
 这是他们的关系走向正常后的第一次见面,他当然不能空着双手去见她。
 
 最后,他只好将见面的地点改在她的办公室了。
 
 捧着一大束鲜花走进南部旅游公司时,几乎所有的人全都睁大着眼睛看着他。
他们大概没有料到,司仪只不过回公司上班第二天,他便会在这里出现吧!吃
惊吗?还有更让你们吃惊的呢。
 
 司仪的秘书当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出现了本质的改变,见胡涂捧着
一束花站在自己面前,颇有些讶异,以为还是以前那个胡涂,便十分礼貌地对
他说:“胡先生,非常抱歉,我恐怕不能放你进去。”“我知道,这是你的职
责。”胡涂说,“不过,你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为什么不先打个电话去问问
她呢?如果她不同意见我的话,我立即就走。”
 
 秘书狐疑地看着胡涂,见他实在是笑得很迷人,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魅力,只
好拿起了电话,没料到司仪竟然没有任何犹豫便说:“让他进来。”
 
 胡涂推门进去时,司仪已有点迫不及待地等在门前。
 
 “是先接受我的花,还是先接受我的吻?”
 
 “两样我都要,怎么办呢?”
 
 胡涂将她抱起来,深情地吻她。
 
 司仪不仅见了胡涂,而且接受了他送的花,这个消息在几分钟之内便传遍了
整个公司。
 
 孟小言听到这个消息后,简直是目瞪口呆,“怎么会这样呢?”她自言自语
地说。
 
 叶玉婷听到这个消息时,虽然也有点讶异,但也有些为司仪感到高兴。听到
孟小言的话后,抬头看她,觉得她的表情有些不对,便问道:“怎么回事?你
好像知道点什么?”
 
 孟小言也是叶玉婷的学生,现在又是下属加朋友,对叶玉婷她是无话不谈,
而且,像叶玉婷一样,她也将司仪当作自己的好朋友,她可不愿司仪受到一丝
一毫的伤害。正因为如此,她便将昨天的事对叶玉婷说了,绘声绘色,而且加
上了自己的感觉。她觉得胡涂应该与那两个女人有着非常特别的关系。
 
 叶玉婷一听,也为司仪担心起来。看上去,胡涂的确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又
帅又酷,而且又有能力。可是,这样的男人,一般都很花心的。不行,她得去
提醒司仪,要她看准一点。
 
 没料到司仪听说后,便笑了起来,“我知道啦,她们一定是女巫南宫美丽。
你放心好啦,他们之间不会有那种关系。”
 
 “女巫南宫美丽?可她们是两个人耶。”
 
 “是两个人啦,南宫美和南宫丽,因为她们是双胞胎,所以连在一起,就叫
南宫美丽了。”
 
 叶玉婷还是有些不放心,问道:“你和那两个什么女巫很熟?”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话好说,朋友来了,尽点地主之谊,陪着游玩一番,
其实也恨平常。“对不起,是我多心了。好啦,我还有很多事,告辞了。”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谢谢你。”
 
 胡涂陪着南宫美丽逛了一天的百货公司,其实,她们根本就是为了逛而逛,
根本是什么都没有买。
 
 下午五点,三个人一起回到了饭店。
 
 “喂,胡涂,我记得你好像说过,再次见到我之后,要脱光我的衣服,将我
吊起来痛打一顿时。现在,我们在一起已经两天了,你怎么还没有开始呀?是
不是感到害怕啦?”
 
 在当时,胡涂倒是真的很想彻底地报复一下这两个女巫,不过,事情现在已
经顺利解决了,心中的气早就消了。这两天中,他虽然也曾想起过此事,却没
有半点冲动,所以就抛到了一边。现在,南宫丽竟然主动地提起此事,便勾起
了他心中的斗志。
 
 “你以为我不敢吗?”
 
 “你敢,你当然敢,世上有什么事是你胡涂不敢的?”南宫美在一旁煽风点
火,并且泼上了一大盆油。
 
 好吧,让你们这两个女巫见识一下我的厉害。“你小心了,我现在就开始,
如果害怕的话,就快点求饶,否则就来不及了。”
 
 “你来呀?我正等着呢。”
 
 胡涂于是追着南宫丽,南宫丽则在房间里四处躲藏。几个来回之后,胡涂终
于抓住了她,却没有立即动手,他在等着她向自己告饶。可南宫丽今天像是中
邪了一般,挑衅地说道:“怎么还不动手?没胆了,是吧?”
 
 看来,如果不来点真的,她是一定不肯告饶的。胡涂干脆将心一横,伸手抓
住了她的衣服,说道:“我真的脱了。”
 
 “你才不敢。”
 
 “我要让你看看,我什么都敢做,世上没有我不敢做的事。”他一面说,一
面伸手去解她的衣扣。
 
 这次,南宫丽似乎有些害怕了,问道:“你是真的呀!”
 
 “我当然是真的。”胡涂说,“如果害怕的话,快点求饶吧,或许我会发点
善心,饶了你一次。”
 
 其实,南宫美丽的这场戏,是演给司仪看的,胡涂追南宫丽的时候,南宫美
一直都在暗中帮助妹妹,直到她看有个身影站在门口,才向南宫丽使了个眼色。
于是,南宫丽便让胡涂给抓到了。
 
 司仪来到饭店时,见房间的门是开着的,里面似乎有着嘻闹声,知道两个女
巫行事与常人不同,也没有客气,门都没敲,便走了进。谁知她伸出头向里面
看去时,正见到胡涂与南宫丽抱在一起,顿时惊呆了。
 
 她只听到南宫丽说道:“我知道你想看什么,你想看的话,脱呀!”
 
 “好吧,我今天要一饱眼福了。”胡涂说着,真的准备要脱下她的衣服。
 
 司仪哪里受得了这种打击?当即惊叫了一声,向外跑去。
 
 南宫美最先跳起来,其实根本就没有看到人影,口中已经大喊出声:“阿仪,
等等,阿仪。”
 
 胡涂听说是司仪,心头大急,放下南宫丽,夺门而出。
 
 司仪等着电梯,见胡涂追了上来,她干脆不乘电梯了,转身向楼梯跑去。此
时胡涂才知道自己是又一次被南宫美丽捉弄了,而且,这一次可真是非常的危
险,如果不能将司仪拉住,向她解释,并且求得她的谅解,那么,他的一切就
全都完了。
 
 若论奔跑,司仪当然与胡涂没法相比,才只不过跑下了两层,她便破胡涂抓
住,并且一把将她抱在了怀中。
 
 “阿仪,你听我解释。”
 
 “我都已经看到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放我走吧!”司仪在他的怀中疯
狂了一般,不断地挣扎着。
 
 胡涂急了,猛地将推到墙边,用身体顶住她的身体,不让她挣扎,再用双手
掌住她的头,使她动弹不得,将自己的唇,准确地堵在了她的唇上。
 
 司仪真是恨死自己了,被他吻住以后,她竟然像第一次那般,全身都软了下
来。真是一点用都没有,她竟然如此地迷恋他,如此地离不开他。真是完蛋啦,
又像第一次的经历一样,她完全不可自拔啦。
 
 让我去死吧!她在心中叫道。
 
 这一个带有侵略性的长吻还没有结束,背后却传来西人的说话声:“哇塞,
这里在上演少儿不宜耶。”
 
 “这个死丫头真是不可救药了。她口口声声说要离开那个糊涂蛋,我给了她
一个最好的机会和最好的借口,可是,她还是没法离开他。”
 
 “算啦,真是没眼看,女人都这么不争气。”
 
 “是啊,真是可悲,又一个好女人被一个坏男人吃定了。”
 
 声音消失之后,胡涂的唇才从她的唇上离开,然后对她说:“现在,你明白
了吧?这就是女巫,她们从来都不肯放弃任何一次捉弄人的机会。刚才,我和
你,只不过是被她们摆了一道。你说吧,我们是不是要联合起来报仇?”
 
 司仪哪里会不明白呢?尤其是南宫美丽那席话之后,她是完全明自过来。自
己到这里来是受了她们的邀请,谁知来后却是看到了这一幕,难道真有如此之
巧的事?当然是事先安排好的啦。不过,对于她来说,知道真相似乎更重要一
些。
 
 “现在,好像有比报仇更重要的事。”
 
 “什么?”他问。
 
 她闭上自己的眼睛,将脸微微扬起。
 
 他立即明白过来,知道已经雨过天晴,顿时心花怒放,再一次吻住了她。
 
 尾声正如南宫美丽所说,每一个爱情故事的结局,都是一个世上少有的好女
人被一个世上难得一见的坏男人吃定了。男人追求女人的时候,当然会是如此,
但如果是女人追求男人,情形恐怕就会有些不同。似乎有句俗话说,男追女,
隔层纸,女追男,隔座山。意思是说,男人主动追女人,两人之间只不过有一
层纸相隔,这层纸一旦被捅破。结果便是十分的完满。然而,女人如果倒追男
人,那却是十分的艰难,甚至是十分的痛苦,两人之间,就像相隔千山万水一
般。
 
 也许有人会反对这种说法,认为现代社会,男女已经平等,谁追谁都是一件
再正常不过的事。
 
 如果真是这样认为的话,那似乎是根本错误的,不信的话,可以看一看另外
一段故事好啦!那一段故事的题目叫《痴心只为你》,那可是一个非常缠绵非
常凄美的故事噢,如果错过的话,那实在是有点太可惜啦!
 
 好了啦,我们在《痴心只为你》中再见吧!
你是我的最爱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103/,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为幸福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