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离魂最新章节

第十章

离魂 | 作者:jin12 | 更新时间:2019-03-08 10:21:03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长生狱
第十章
 
  还未开口说明来意,前来为言纸开门的张淑芬已伸手指向二楼的方向,眼眶微红,无声的告诉他陈婧屏在房里。
  他用力的点了下头,刻不容缓的走上二楼。
  她的房门是紧闭的,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早上的事,急切的心因而微缓了一下。走到门前,他停下脚步先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伸手敲门。
  “叩——”
  “妈,你不要来烦我,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才敲第一声就听房内的陈婧屏扬声叫道,言纸高举的手就这样僵在半空中。但只一秒,他手猛然握住门把一转,人已大步跨入房内。
  “妈——”一听见房门被打开,陈婧屏立刻转身面向门口,却被陡然跃进眼中的他给吓得僵在原地。
  目光与她交会后便没再离开,言纸反手将房门关上,一步一步的走向她。
  “谁叫你进来的?出去!”一怔后,她迅速恢复镇定,冷然的朝他下逐客令。
  “为什么突然决定要出国念书?”没理她所说的话,言纸停在她面前直截了当的问。
  “我想做什么关你什么事?请你马上离开我房间。”她任性的回道,之前刁蛮的性子似乎又出现。
  “是因为你妈和我妈私下决定的婚事吗?”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如果是的话,我并没有答应这件事。”
  他最后一句话让陈婧屏脸上血色顿失,她瞪着他,咬牙切齿的迸声。“出去!”
  “还是你的目的,是不想再看到我?”他继续盯着她猜测着,“如果是的话,你不必出国,以后我会尽量不出现在你面前。”
  “我说出去!”
  “婧屏……”
  “出去出去出去!”她霍然起身,用力将他往门外推,但他却有如千年磐石般一动也不动。
  “除非你改变心意,否则我不会走。”他坚定的摇头,看着她的眼神和语气中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霸道。
  她又用力的推了他一下,鼻酸的感觉迅速蔓延。他到底想怎样污辱她?一次拒婚还不够,他非得再来一次?她已经很有自知之明的拒绝了订婚的事,他也应该知道了,为何还要特地跑到她面前来伤害她?
  她真的受够了!
  “你凭什么管我,你是我的谁,我想做什么关你什么事?我高兴杀人放火也不关你的事。”她冷声任性的说,每说一句话便用力的推他一次,“出去,我叫你出去!”
  “你不要这么任性!”言纸霍然攫住她的手,眉头紧蹙的脸上隐约浮现出一丝怒气。
  “我就是要任性,你管不着!放手!”
  “陈婧屏——”
  “我叫你放手,你听见没有?”她怒声大叫,同时用力扳着他的手。
  觉得自己的忍耐度已快至临界点,他用力的吸了一口气之后,才捺住脾气再次开口。
  “你有没有替叔叔、阿姨想过?”他冷静的问:“他们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孩子,上回你昏迷不醒的事已让他们心力交瘁了,现在你又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说要出国读书,他们有何感想?你究竟有没有仔细想过他们的心情?”
  “干你屁事!”挣不开他,陈婧屏气急败坏的冲口道。
  他脸上表情丕变,“你说什么?”
  “我说干你屁事!”她毫不退让的说。
  言纸慢慢抿紧了嘴,突然一个弯腰将她整个人给抱了起来。
  陈婧屏愣了一下,立刻挣扎的大叫,“你想做什么,放我下来,言纸!”
  他置若未闻,一个旋身将她带到床边坐下后,振臂一转便让她整个人趴在他膝上。
  陈婧屏顿时知道他想做什么了,她睁大双眼。
  “言纸你别太过份,你——”她虚张声势的叫嚣声戛然而止,因为他的巴掌已不由分说的击上她的臀部。
  “早就该有人教训你这个任性、刁蛮、自中无人又叛逆、无知、不知好歹的富家女!真以为没有人会为你做错事而怪你,你就可以这样任性嚣张、为所欲为吗?你真以为自己是个当家女、独生女,就可以横行霸道吗?还是你真以为国无国法,家无家规,你高兴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管得着你?”言纸怒极,每讲一句话就重击她俏臀一下,完全忘了男女授受不亲等社会的道德规范,她把他气疯了。
  他毫不留情、接二连三的拍打,终于让陈婧屏克制不住的流下眼泪来,她呜呜的抽泣出声,分不清是为了痛,或是屈辱,他怎么可以这样打她?
  “呜……呜……”
  不断传来的抽泣声逐渐传入怒极的言纸耳中,他先是僵住,然后才缓缓放下高举在半空中的手,看着她半晌之后,长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但是你实在是太气人了。”他仍然觉得生气。
  她继续哭,没有反应,甚至也没有从他腿上爬起来的打算。
  “你自己好好的想一想,为什么我会动手打你?”
  她哭着没有应声。
  半晌后他又开口,“我是为了你好。”
  她仍没动作,哭泣声也没有丝毫停歇,甚至因哭得太伤心,而发出像是喘不过气的声音。
  言纸看着她抖动的肩膀,开始心软。但是他仍不断的告诉自己就这么一次,最后一次,他必须让她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因为一旦她出了国,他便再也无法待在她身边为她化解危难,所以如果她真决定要出国读书的话,她就必须改变自己,并学会一切自保的方法。
  “不要哭了。”他语气强硬,同时将她扶坐起来,要她看着他,“我说这些其实全都是为了你好,你知道吗?”
  她仍是哭个不停,一双美丽的明眸大眼现已肿得像核桃一样,泪水还不断的往下掉。
  “你……”他开始感到无措,看着将一张漂亮的脸蛋哭得惨不忍睹的她,想将她搂进怀中又怕她会反抗,挣扎半晌,他终于还是抵不过心疼,伸手将她搂进怀中,轻轻拍抚着她的背。
  “别哭了,我跟你道歉好不好?”他软声的说:“但是你真的不应该这么粗鲁的说话,叛逆的个性也要改一改,否则你真一个人到了国外,不但会交不到朋友,也很容易得罪别人,到时你要怎么办?”
  陈婧屏仍是没有回应,但这回她的哭泣声明显小了许多,像正在努力遏制哭泣一样。
  “你真的已经打算要出国读书吗?不去可不可以?”他在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开口问。
  她缓缓地从他怀中抬起头来看他。
  “我不想让你讨厌。”她吸着鼻子哑声说。
  “我?讨厌?”言纸瞬间睁大双眼,像是被吓了一大跳,“我从来都没有说我讨厌你。”
  “你拒绝我,一次又一次。”
  “我拒绝你?什么时候?”他一顿,突然露出恍然大悟与不可置信的表情,“你指的该不会是,关于你早上要我娶你的事吧?”
  刚刚控制住的泪意,转瞬间又浮上眼眶,陈婧屏抿紧嘴巴没有说话。
  言纸被震呆了,她不可能会在意他的拒绝的,况且他也不是拒绝她,而是为她着想、为她好、为了不想她恨他。他不可能会拒绝她的,而她……
  “告诉我,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感觉?”他忽然屏住呼吸,认真的盯着她。
  陈婧屏怔怔的看着他,犹豫着该怎么开口回答他这个问题。
  对他的感觉,在经过这一段日子的寂寞、孤单、眼泪、心碎和懊悔后,她已经没有任何疑虑的相信自己早已爱上他了,但是她该老实告诉他吗?他会信吗?
  心脏不知为何怦怦、怦怦的开始狂跳,言纸紧盯着她脸上犹豫不决,却又欲语还羞的表情,感觉心里头愉快的小泡泡一个一个的冒,愈冒愈多、愈冒愈快。
  会吗?他之前的感觉并没有错,也不是错觉,她是真的对他有友情以上的好感,可能吗?
  “如果你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的话,那么告诉我,你喜欢言砚,爱他吗?”他小心翼翼的盯着她,小心翼翼的开口问。
  这个问题,陈婧屏毋需犹豫便直接的摇头,给了他一个确切的答案。
  不爱?!
  “你不爱他又怎会不断的倒追他,甚至还不惜冒险想以假车祸来吸引他的注意与关心?”他立刻冲口问。
  陈婧屏看了他一会儿,旋即又低下头,沉默了半晌之后,才以尴尬又有些糗的语气小声的说:“我弄错了。”
  “弄错了?”言纸呆呆的看着她,脸上表情充满了错愕。
  她点了点头,关于这一点,老实说她也是在离魂那段时间弄清楚的。
  她对言砚的感觉,就像少女迷恋年轻俊帅的偶像一样,看到本尊时会感觉情绪沸腾、会疯狂,但是不见时却也不会想念,甚至于哪天他突然完全消声匿迹,她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还会随时间的流逝而完全遗忘他。
  可是言纸就不一样了!
  自从知道他对她的感情,习惯了他在她离魂的那段期间,每天到医院里的陪伴,她一天没见到他整个人就会觉得不对劲,而且除了不对劲之外,还会胡思乱想。
  她会想他是不是不再关心她,想他是不是累了不想再理她,想他是不是终于发现比她好的女生比比皆是?
  她会担心、会伤心、会心痛和生气,但是对言砚她却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从早上他闯进她房间看见她的身体后,除了一开始的惊吓与后来的羞赧之外,其实她没有感觉到愤怒,相反的,她还有一丝窃喜,在他脱口说出要负责的时候。
  当时她心想,何不利用这机会将他预约下来,这么一来她便再也不必担心哪一天他会突然对她置之不理,毕竟以他的个性他是绝对不会食言的,可是他却拒绝了她。
  一个人可以心碎几次?可以为同一个人心碎几次?
  她从来不知道,甚至不相信有心碎这种事,但是一次又一次的心痛难抑让她知道原来心碎就是这么一回事。
  “什么意思?什么叫作弄错了?”他深吸一口气问,愉悦的泡泡变成了不安的泡泡。心想着,她的意思该不会是在告诉他,她跟在老四屁股后追了十年,根本是追错人了,她其实另有真正心仪的对象吧?
  看着他,陈婧屏清清喉咙决定跟他坦白,反正也许下个月她就不在国内了。
  “我一直以为自己喜欢言砚,但事实上我对他只是偶像式的喜欢,与男女之间的爱情完全无关。”
  “你怎么会突然知道那与爱情无关?”毕竟她倒追老四都已经十年了,没道理——
  “因为我爱你。”
  言纸愣住,张口结舌的瞪着她。
  他没错听吧?或者,是她说错了?她爱他?
  “你……”
  “你可以不信,也可以假装没听见,反正我已决定要出国,等我出国后就不会再烦你,你大可放心。”她耸耸肩,故作轻松。
  他动也不动,仍是不发一语的瞪着她。
  “好了,你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如果没有的话,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你知道的,我要先到学校办理休学,然后申请成绩单寄到国外去申请学校……”
  “够了,你哪里也别想去。”他倏然开口打断她。
  陈婧屏愕然不解的看着他。
  “我爱你。”
  她张大嘴巴,情绪在一时之间完全转换不过来。
  “我已经不记得这种心情存在多久了,它久到让我以为这辈子只能永远这样默默的暗恋你一辈子。
  “但是现在,你既然告诉我你也爱我,让我知道我们之间的情感并非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一厢情愿,就别想我会放你走。”他说着,伸手将她拢进自己怀中,一手圈住她的腰,一手护住她的背,彻底防止她溜出他的怀抱。
  她仍是说不出话,眼眶突然湿润了起来,眼泪就这么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言纸轻叹,将她泪流不止的脸压进自己的肩窝里,紧紧拥着她。
  “我不会让你走的,不会让你离开我,你最好早点接受这一点。”他发誓般喃喃地对怀中的她说道。
  对她,他是不会再放手了。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时间在转瞬间已向前跃进了一大步,将近十年的时间咻一下便过去。
  言纸因为赶赴已排定的手术,没法陪心爱的老婆作产检,感到有些郁卒,不过还好医院的同事们全都知道他爱妻心切,一待他走出手术房,负责为他老婆看诊的林医生已靠站在门外,等着向他报告他那已怀孕五个月的老婆的情形,同时不忘调侃他。
  言医生疼老婆的名声几乎跟他的医术一样出名,不只医院内所有的员工都知道,就连前来看诊的病人都会天外飞来一句,“听说你很疼你老婆厚?”
  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很想看看他这位“上港有名声,下港也很出名”的医生长得是何模样,他的病人愈来愈多,多到连让他偶尔抽个空照顾“兴趣”的时间都没有,以至于几件原本答应了过去建筑系死党要画的设计图,他至今都未有时间动笔。
  忙碌两个字不知不觉成了他的生活写照,但他从来都不觉得累或苦,因为只要一见到老婆那张洋溢着幸福的笑脸,他什么烦恼都忘了。
  他的老婆,陈婧屏。
  言纸不知不觉的扬起一抹微笑。
  “言医生,你又在想你太太了?”刚推门而入的护士一望及他脸上的笑,就知道他心里肯定又在想老婆。她明知故问,调侃的说。
  只见言纸好脾气的笑了笑,“你知不知道下午我请了假,由张医生来代我的班?”
  “知道,为了今天早上的手术,你没时间陪太太去作产检,所以才会请假半天回家陪你太太嘛,大家都知道。”她再度以调侃的语气回答,不过结果仍是获得一记微笑。
  唉,她更是羡慕死言医生他老婆了,真不知道她是怎样拐到这样的好老公的?
  她真希望将来自己也能嫁一个像言医生这样,好看、多金又爱她的老公,不过这样的男人好像比凤毛麟角更少。唉!
  “那就麻烦你了,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如果碰到一些特别病患,或特别难缠的病人,你可以请张医生打电话给我没关系。”
  “这样不会打扰到你们?”她秀眉轻挑,揶揄的问。
  “我想一两通应该没关系。”
  “换句话就是说,第三通开始你可能会拒接?看来张医生得自求多福了。”她开玩笑道。
  言纸笑了笑,起身抓起先前整理好要带回家看的文件,轻敲了一下向来被他当成妹妹看待的俏皮护士头顶一记。
  “好好工作,明天我上班再带糖给你吃。”他玩笑的说。
  “哼哼哼,我又不是三岁小孩爱吃糖。”
  他笑了笑,又轻敲了她一记才旋身离开。
  走到医院员工专用停车场,腰间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他伸手拿起手机同时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是心爱老婆打来的电话,他按下接听键。
  “喂?”
  “老公,我到妈家了,刚下计程车。”陈婧屏压低声音。
  只一声便听出老婆声音的不对劲,言纸立刻紧张的握紧手机,差点没将它抓扁,迅速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她紧接着说:“在妈门前站了一个很奇怪的人,我现在要走过去,所以你别挂电话,保护我。”
  “等一下老婆!你别过去,听话,现在马上转身离开,老婆?老婆!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老婆!”言纸紧张的对着手机大叫,”边诅咒的朝停车的地方奔跑过去。
  该死的,他到底该拿她的任性怎么办?她都已经快当妈妈了,为什么还不懂得什么叫三思而后行?
  打通电话叫他保护她,天知道如果真发生意外,远在天边的他要怎么保护她!她难道没听过远水救不了近火这句话吗?
  该死的!该死的!
  突然间,手机那头隐约可听闻的声音忽然全消失了,言纸心一紧,立刻朝手机扬声大叫着,“老婆?老婆?老婆?”
  该死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不回应他?
  “老婆,回答我!老婆?”上了车,将手机夹在脸颊与肩膀之间,他不断地朝手机那头大叫,一边迅速的倒车,将车开出停车常
  仍是没有回应!
  言纸心冷的开始打起寒颤,双手一个不稳,车身擦撞到转角的墙壁,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老公。”
  沉静许久的那头突然传来陈婧屏的声音,言纸想也不想的立刻紧踩煞车,以双手紧抓住手机,好像这样便能捉住她的声音,让它不再像刚刚那样突然消失。
  “老婆,你怎么了?刚刚为什么都不说话?发生了什么事?你还好吗?”一连串紧张的询问,让她没机会说话。
  “老公?”终于她有机会开口。
  “我在听。”
  “言砚回来了。”
  言纸握着方向盘,除了开车之外,一路上不时的瞄向身旁沉默的陈婧屏,忖度着她在想些什么。
  今晚的她格外沉默。如果要正确说的话,应该说从中午,也就是老四回家之后,她就变得非常安静,安静到除非有人与她说话,否则绝不主动开口。
  她在想什么?他忍不住好奇的猜想,却完全摸不着头绪。
  不,也不能说完全摸不着头绪,事实上他有摸到,只不过不愿相信那乱成一团,几乎让他一想到就头痛、心痛,甚至全身都痛的头绪是他要的,所以他选择忽略它。
  而忽略它的结果却是让它化成一根刺,深深地扎进他心中。
  也许,他该在刺未深入心头之前,咬牙将它拔除,但是——
  “开车专心点。”
  一路沉默不语的陈婧屏突然开口提醒,他愕然的看了她一眼,心情一下子回温了好几度。
  “老婆,你今天好像特别安静。”他小心翼翼的问。
  “你的意思是说,我平日太吵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今天好像很沉默,你……心情不好吗?”
  “不怎么好。”她冷声说。
  回温的心情一瞬间Down了下去,言纸沉默的不再开口,专心开车。而陈婧屏在车子驶进车库,引擎熄火前亦未再发一言。
  沉默的下车,沉默的进屋,然后天外突然飞来一个皮包,砸得言纸莫名其妙。
  “老婆,你这是干什么?”他愕然的问。
  “你怀疑我,”她怒不可遏的朝他大叫。
  在公婆家的时候,因为有长辈在扬,她不好发标,刚刚在车上时,为了安全起见也不适合发飘,但是现在双脚踩在自己的地盘上,她再不发标就不叫陈婧屏!
  “我……”
  “你敢说你没有?”改抓椅垫往他身上丢去,她怒气冲冲的吼道。
  可恶的他,竟然敢怀疑她!她都已经嫁给他三年了,也为他怀了个孩子,而他竟然还敢怀疑她对言砚余情未了。可恶的他!该死的他!混蛋!
  “老婆,你先别激动,别忘了肚子里的孩子。”他避开另一个丢向自己的椅垫。
  听见孩子两字,陈婧屏勉强稍微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但瞪向他的凶悍目光却一点软化的迹象也没有。他竟敢怀疑她!
  “对不起。”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先认错准没错。
  她冷哼一声。
  “我承认我曾经怀疑过,但那只是一闪而过的思绪而已,因为我知道你爱的人始终是我,就像我爱的人也只有你一样。”他悄悄的走到她身后,伸手拥住她,“老婆,对不起,你别生气了好吗?”
  陈婧屏仍是不理他,甚至想将他圈住她的双手扳开。
  言纸坚持不放手。
  “我爱你。”他贴着她的耳朵说。
  “哼。”她不为所动的冷哼一声。
  “宝贝,爹地好爱你妈咪喔。”圈着她的一只手移到她微凸的腹部上,他改对儿子道,但双唇却开始不安份的舔咬她敏感的耳垂。
  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想避开他的挑情,他却紧黏着她不放。可恶!他难道不知道她正在生气吗?
  他显然知道,才会使用这么下流的手法想让她遗忘怒气,但她才不想这么快就原谅他。
  “住手。”她叫道。
  如果他真的住手,那就是笨蛋!
  言纸置若罔闻,黏腻的吻由她耳垂逐渐向下攻占她柔软细致的颈部,然后转向被他卸下上衣后,裸露的颈背与香肩。
  “嗯……”陈婧屏被自己的娇吟声吓了一跳。不可以这样,她告诉自己,绝对不可以让他这样轻易过关,她……
  “啊!”他的手指突然深入禁地,让她忍不住倒抽一口气,体温直线上常
  “我爱你。”他在她耳边呢喃爱语。
  她伸出双手紧紧的攀住他,闭上眼睛,说不出话。
  言纸忍不住微笑,迅速的弯腰将她抱往卧房。
  而男与女的战争,才正要开始上演呢。
  欲知几度空间同步进行下,石砚与姜虹绫如何擦出灿烂情火,请看金萱坠入时间海~缘来缘来
  欲知恍如搭乘时光机的梦境,如何串起言墨与林灵今生最美的爱,请看金萱坠入时间海~梦见梦见

离魂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10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为幸福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