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奇幻修真小说 > 云且留住最新章节

第10章

云且留住 | 作者:左晴雯 | 更新时间:2019-03-01 19:07:26
推荐阅读:妖界淫游记凌辱兽神女也疯狂圣女百炼成仙丛林春色灰姑娘兔儿宝贝女王的七彩后宫降魔师
夜空下的孟擎风,呈现出来的骇人气势,绝对不输给魔王撒旦。
 
 森冷残酷的眸底,清清楚楚的溢泻出沸腾的杀气。
 
 “你还真会装啊!大名鼎鼎的武御使叙扬大人!”孟擎风的每一个字、每一
句话都充塞着显而易见的恨意。
 
 幸好他还挺上道的,在确定武叙扬没有逃走之意时,便下令制服武叙扬的手
下退下,大有和他一对一冲突的味道。
 
 武叙扬表现得十分镇静,原本他就不曾乐观的以为他和家宁都能顺利逃脱,
毕竟“唐邦”名满天下的“盖世太保”之一的孟擎风并非浪得虚名的等闲之辈,
能够顺利的送走家宁,他已经心满意足了。
 
 “好说,好说,我只不过来向孟大少要回我最重要的宝贝罢了!物归原主,
不算过份吧!”武叙扬的能耐绝不下于孟擎风。
 
 孟擎风冷不防的纵声狂笑,“很好!够种!敢这样对我说话的你是头一个,
看在你这份胆识上,我给你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他莫测高深的深深看了武
叙扬一眼,才接续道:“我们来决斗,一枪决生死,如果你赢了,菲妮西亚就
还给你,如果你输了,就乖乖的当个真正的死人!”
 
 虽然仅是一瞬间,但武叙扬确实捕捉到了孟擎风那稍纵即逝的真正感情——
这个男人也爱着家宁,出自真心真意的爱着家宁!所以,他才会对他有着如此
深刻的恨意!
 
 “在决斗之前,我必须先跟你致谢,谢谢你这五年来如此用心的对待家宁。”
他的话说得非常恳切。
 
 “这不关你的事!”话虽如此,孟擎风的眼中却再一次流窜过深情的闪熠。
 
 该说的话说完后,武叙扬便回到正题,“由你定吧!决斗的时间和地点!”
 
 孟擎风沉笑数声,便干脆的定出时间和地点,“日出的时候,就在这个地方!”
 
 意思就是要在这里待到黎明来访。
 
 “行!”武叙扬倒也爽快。
 
 杜希文把初家宁平安的送回“格兰登”城堡,便将她关在城堡最高处的房间
里,命令绛月小心盯牢她之后,便带着玄日前去搭救武叙扬。
 
 初家宁在高处不胜寒的窗口,对着渐行渐远的直升机猛叫:“放我出去!我
也要去救费里克斯,听到没有!”
 
 那直升机当然是没听到她的嚷叫,自顾自的飞出她的视界。
 
 初家宁约莫是喊累了,退回墙角的一隅,冷静下来思索更可行的方法。
 
 她仔仔细细的将整个房间端详了一遍,旋即掉入更深的绝望深渊。
 
 此处房门从外头紧锁,又有人看守——看守人想当然便是绛月——所以想从
门口逃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唯一的出口,就只剩下那个没有窗棂的窗口了。
 
 问题是,那个看似毫无防备的窗口下,却是怵目惊心的汹涌涛流,再加上如
此高的高度,若真跳下去,不摔死也会淹死,万万行不通。
 
 “这可怎么办才好……”
 
 初家宁六神无主的在屋内来回跺步,就是想不出一个较为妥当的办法。
 
 在她心急如焚的来回跺步间,旭日不知不觉中,悄悄的透露第一道曙光,而
在未来得及全面占领大地之前,便被一大片“不速之乌云”遮掩去所有的光芒,
原本该愈变愈亮丽的穹苍,霎时乌云罩顶,紧接着便在一阵惊天动地的雷鸣声
中,下起倾盆大雨,而且雨势愈来愈大,闪电频鸣,像极了世界末日降临的情
景。
 
 轰——隆——!
 
 初家宁似乎是被震耳欲聋的雷声慑住了,吓得定在原地动也不动,两眼睁得
如铜铃般大,呆滞的瞪视着天边忽明忽灭的可怕雷光,被封印的记忆似乎逐渐
崩毁。
 
 “救我——费里克斯——”她的脑海有如万马奔腾般紊乱失序,好像有一股
偌大沉郁的不明黑团即将自记忆深处爆开,一颗心毫无道理的猛跳。
 
 她居然这么怕大雷雨,五年来,她都不曾害怕过的呀!
 
 “费里克斯——”
 
 意外的是,在惊慌失措的恐惧中,“叙扬”那个男人的影像却在心中愈放愈
大,几乎和费里克斯重叠。
 
 该死!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在想着那个连脸都看不清楚的梦中男人。
 
 但不知为什么,她愈是命令自己停止去想“叙扬”,“叙扬”的影像就愈加
清晰的烙印在她的脑海、心湖,偏偏只有脸部看不清楚。最不可思议的是,好
像有股不知名的庞大力量,一直在催促她、强迫她去挖掘早已沉淀的记忆。
 
 轰——隆——又是一声令人胆战心惊的巨雷。然而,每一次雷鸣,似乎就勾
起她多一分的记忆,好像快想出什么被她遗忘多时、却很重要的东西呼之欲出,
牵引着她无怨无悔的走向雷雨交加的窗边。
 
 “再一下子就好了——再一下子——”初家宁像在念咒般,不停地喃喃重复
着相同的执着。
 
 任凭狂风暴雨、紫电惊雷如何放肆狂飙,都阻挡不了她移向窗边的脚步。
 
 对此刻的初家宁而言,再大的雷雨,都像消音的影片般,一点也影响不了她
的心情。
 
 “再一下下就好……”
 
 眼看决斗时间将届,却兀突下起瀚瀚雷雨,武叙扬不禁心头大乱。
 
 正好杜希文和玄日的直升机赶到——“叙扬,快上来!”杜希文打开舱门,
冒着暴风雨探出头来呐喊。
 
 玄日在杜希文的示意下,放下机上的梯子。
 
 “知道了!”武叙扬转身便打算跃上从天降下的梯子。
 
 “胆小鬼!不准逃走!”孟擎风朝武叙扬的左脚侧边,威胁性的开了一枪。
 
 武叙扬因而回头,朝他疾步走去,拉起孟擎风的手上的枪,按住孟擎风的手
指扣下扳机,往自己左肩开了一枪。
 
 在孟擎风惊愕得说不出话时,以慑人的气魄和气势表示:“这枪算我食言、
请你延期决斗的代价,但是请你谅解,我必须立刻赶去保护家宁,家宁那丫头
最怕这种大雷雨了,我再不去,她一定会无助的哭成泪人儿!”
 
 语毕,他便头也不回的按住鲜红的左肩,箭步奔向梯子,不顾肩伤,以最快
的速度往上攀爬。
 
 “舵主——”孟擎风身旁的侍从才刚要说些什么,但被孟擎风大手一挥挡下
去。
 
 “你们全都留在这儿,稍后再派一驾直升机跟来。”
 
 “是,舵主!”
 
 孟擎风交待完毕,便尾随武叙扬攀上梯子,不带火药味的仰头道:“现在是
休战期间,多载我一个无所谓吧!”
 
 武叙扬和杜希文交换了一下眼色,武叙扬便回眸对脚下的孟擎风道:“格兰
登欢迎你。”
 
 直升机便在大雷雨中,由驾驶技术精湛的玄日操控,险象环生的高速向前直
飞。
 
 雨势愈来愈浩大,雷声亦愈来愈大,闪电更是愈来愈逼近“格兰登”城堡。
浩浩雨势早已让河川水位暴涨,格兰登早已成了四面环水的孤立城堡。
 
 初家宁攀附在窗台前,引颈仰望雷雨交加的穹苍,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海中,
“再一下子我就会记起来了——”
 
 偏偏老天无眼,一个足以毁天灭地的巨雷笔直的朝初家宁所在的方向直劈而
下。
 
 轰——隆——!
 
 “啊——”初家宁在一声惨叫声中,随着被击碎的窗台落石,一起往下坠落。
 
 在坠落的刹那,“叙扬”那张始终模糊不清的面孔,霎时变得格外清楚,并
和费里克斯的脸重叠在一起。
 
 “想起来了——我终于想起来了——”初家宁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目前的
危急处境,欣喜若狂的接收那如潮水般涌回她脑海中的那些失去五年的记忆。
 
 “家宁——危险——”拼命赶回来的武叙扬,正好目睹初家宁从窗台坠落的
一幕,脸色大变,不顾一切的打开舱门,二话不说的往初家宁坠落的方向猛力
俯跳而下。
 
 “呆子,你找死啊——”孟擎风伸出手要拦阻不要命的武叙扬,却被一旁的
杜希文阻止。
 
 “别白费心机了,他不会听你的,你拦不住他的,对叙扬而言,家宁是比他
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的宝贝,你想你能阻挡得了一个连命都可以不要的男人吗?”
杜希文语重心长,言简意赅的表明心迹。
 
 如果今天落水的是他的心荷,他的做法一定和叙扬完全一样,没有任何商量
的余地。他太了解那种爱逾生命的深情是什么,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阻止
武叙扬。
 
 他的话对孟擎风而言,简直就像青天霹雳,冲击得孟擎风顿时全身无力,沿
着舱门,缓缓滑坐在舱门边,啼笑皆非的叫嚷着:“疯子——你和武叙扬都是
疯子——你们都不是正常人——是完完全全的疯子——”
 
 所以,他这个正常人根本不可能斗赢武叙扬这个连命也赌上的疯子!
 
 他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
 
 因此,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在落水前的刹那,用沾满鲜血的臂膀,千钧一发
的勾抱住佳人,用自己的身体护住怀中佳人,双双落水的武叙扬和初家宁——
“想起来了——我全都想起来了——你是叙扬——我一个人的费里克斯——你
终于来接我了——终于——”初家宁还没把话说完,便激动得泪流满面,痛哭
失声。
 
 面对这个绝地逢生的天大惊喜,武叙扬激动得全身颤抖,在确定怀中佳人安
然无恙之后,便狠狠的将她紧抱不放,“爱你——我爱你——家宁——你终于
真的回到我身边来了——太好了——”
 
 “叙扬——叙扬——”初家宁除了不停的重复呼唤心上人的名字之外,什么
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任凭滚烫的泪和着浪浪雨势泉涌奔腾。
 
 “对不起——家宁——这几年辛苦你了——家宁——我的家宁——”武叙扬
也忍不住淌落热泪。
 
 “不准你说抱歉——我们之间不需要那种陈腔烂调——你该知道的——对不
对——”初家宁深情似海的噙泪哽咽。
 
 “嗯——对——我们之间只需要无尽的爱——”话未敛口,他已经炽情难耐
的吻上她如花瓣般轻柔的唇瓣。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有情人成眷属的一对佳偶,就在狂风暴雨环伺、波涛汹
涌的激流中吻得浑然忘我。
 
 直升机上的杜希文一个劲的猛笑,眼中尽是不吝惜的祝福。
 
 孟擎风忍不住道:“姓杜的,你还不快下去救你那个血流如柱的不要命伙伴
吗?”
 
 “再一下子无所谓,我如果现在去打扰他,他会恨死我的!”杜希文笑容可
掬的回答。
 
 “所以说疯子就是疯子!”孟擎风潇洒的站起来,身上已不复见方才的失魂
落魄,又是一身的傲气。“请转告你那个疯子伙伴,就说决斗取消了,我才不
想和疯子沾上关系,秽气!”
 
 说完,孟擎风便奋力一跳,腾空移至前来迎接他的自家直升机,不再回顾的
潇洒走人。
 
 直到孟擎风的直升机消失在雨中,杜希文才收回目送他的感激视线,示意玄
日放下梯子,准备下去搭救困在水中的负伤王子和泪人儿公主!
 
 雷和雨依然放肆嚣张的肆虐,却一点也掩不去炽烈浓郁的深情挚爱!
 
 时序是红历九十八年仲春。
 
 尾声红历九十八年。暮春今天的“格兰登”城堡又有一个超级闲人来串门了,
讨下午茶喝。这个超级闲人不是别人,正是“红门”大名鼎鼎“白虎堂”堂主
莫云樊。
 
 他悠悠哉哉的喝了一口闲茶,才万世太平的道:“这么说来,叙扬那小子此
时正和家宁妹子恩恩爱爱的回‘花间集’,去向丁盼荷提亲!”
 
 “是这样没错!”杜希文又向随侍在侧的玄日和绛月要了第二壶“浪漫巴黎”。
 
 莫云樊穷极无聊的又挑起另一个话题:“‘唐邦’那个不识趣的小子没再来
骚扰你们吧!”不识趣的小子自然是指“唐邦”的“盖世太保”之一孟擎风。
 
 “他也是明白人,不会那么不上道。”杜希文温和沉稳的笑言。
 
 原来“红门”、“唐邦”和“风谷”之间,有个不成文的约定就是——对于
脱离这三大势力的成员,除非其有危害三大势力的情事发生,否则三者都不可
以无端加以为难。
 
 再加上,自从杜希文脱离“红门”后,“红门”便一直派人暗中保护他,何
况还有身手不凡的“日月双影”护驾,以及“风谷”的介入。“唐邦”就算真
的确定了杜希文真正的身份,也不敢轻举妄动——除非他们想同时和“红门”
及“风谷”为敌。
 
 何况,在“红门”和“风谷”合作无间的巧手运作下,“唐邦”至今还未能
确定杜希文真正的身份呢!
 
 “羡慕叙扬和家宁吗?”莫云樊的嘴巴就是闲不住。
 
 “不!再过一年多,我和心荷也会重聚的!”杜希文既深情又笃定的说道。
 
 “说得好!”莫云樊言语间尽是祝福。
 
 接着,两个悠哉的闲人又开始高谈阔论的畅谈不休。
 
 调皮的风儿,恶作剧的吹翻桌案上那本“云且留住”的封面,轻轻挑翻了几
页,正好停格在题着“云且留住”那首歌的扉页上,那字字句句,正是武叙扬
对初家宁最深的爱意——你像一片薄云,偶然投影在我的生命领空,在我的心
口写下了最美丽的奇迹;当你飘然远去,走出我的世界,带走我的灵魂;我仓
惶失措,只能望空呐喊:云且留住云且留住;伴我同行,伴我同宿!
 
 —完—
云且留住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95/,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妖界淫游记凌辱兽神女也疯狂圣女百炼成仙丛林春色灰姑娘兔儿宝贝女王的七彩后宫降魔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