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伤脑筋的情人最新章节

第十六章

伤脑筋的情人 | 作者:左晴雯 | 更新时间:2019-02-27 21:01:52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为幸福加加油
“那东西很重,需要两个大男人合力搬运才行,而且会耗上一些时间;所以
我需要你先去帮我陪伴父皇和母后,免得他们起疑。否则,想给他们意外惊喜
的效果恐怕就会打折扣了。”程步云故意轻叹一声。
 
 任盈盈想想也有道理,便不再坚持,“那好吧!不过你们要尽量快一点哦,
否则我怕我撑不了多久。”
 
 “一言为定!”程步云在她额头烙下一记轻吻,算是保证。
 
 任盈盈一脸满意的甜笑,翩然离开“扬州水榭”。
 
 “现在,开始进行计划吧!”孟擎海手里端了两杯红酒,一杯递给程步云。
 
 “干嘛?提前庆祝不成?”程步云接过酒,淡淡的问道。
 
 “一半,另一半是预祝我们的计划顺利成功NB462 !干杯!”
 
 程步云一想到只要这最后的一出戏演完,便可以不再和眼前这个男人演恶心
的对手戏,心情便无法自己的大好,将美丽剔透的液体一饮而尽。
 
 “好了,随时准备上阵,不过我可警告你,不准乘机毛手毛脚的消遣我,否
则——唔——”话才说一半,程步云突然一阵晕眩,由指尖开始冰冷发麻,渐
渐的四肢也逐渐麻痹,失去支撑力。
 
 在他即将瘫软倒地的当儿,孟擎海稳稳的撑住他,他便瘫在他怀中。
 
 “你在我的酒中下药……是不是……”该死,连嘴皮也有点发麻,害他口齿
不清。“为什么……你给我吃了什么……”
 
 “别紧张,那是你半年前曾经让我吃过的,你自己配制的独门麻醉药。不碍
事的,只是会让你暂时失去抵抗力、不能动而已,你该比我清楚药性的。”他
可是费尽心血才趁这小子不注意时偷到手的。
 
 “你为什么……”
 
 “嘘!别说话,现在不是问为什么的时候。”孟擎海将他腾空抱起,大步的
走向柔软舒适的大床。
 
 将他轻轻的放在床上后,便用自己的身体压住他的,然后轻轻的挑开他胸前
的衣扣。
 
 程步云直感背脊发凉,却无法抵抗,只能喘着气无力的道:“住手——你别
开玩笑——”
 
 他细如蚊钠的声音,一点也发挥不了阻止作用。孟擎海依然故我的继续手上
的动作,熟练的将程步云上衣的扣子全数解去,轻轻的掀开。程步云那没有半
点瑕疵、吹弹可破的雪肌旋即裸裎。
 
 接着,孟擎海的手循序下移,扯开他纤腰上的腰带,挑开长裤上的扣子,轻
轻的拉下拉链。
 
 “不……”程步云急得冷汗直流。
 
 孟擎海换了一个姿势暂时从下半身撤离,一手枕在程步云的后脑勺下,一手
轻轻捧着他那美若天仙的玉容,在他的耳垂附近轻轻的吹气。
 
 “不……”
 
 砰——随着一声巨响,门被甄良光重重的踹开。
 
 孟擎海在听到急促杂杳的脚步声兵临门边之际,迅速的俯下身,紧紧的抱住
程步云,并吻上他的唇。
 
 接着梅妃兴奋的尖叫声便震地而起,“哎呀!皇上、皇后,请你们自己看,
他们两个果然是——”
 
 “孟擎海,快放开我儿子!”皇上龙颜大怒,气冲牛斗的怒指住正压在自己
儿子身上,状甚亲昵的男人咆哮。
 
 皇后虽然也受到很大的打击,但生性温婉的她,表现得比夫君平和许多,噙
着泪道:“孩子,告诉母后,这只是个误会,你和孟先生只是在开玩笑对不对?”
 
 梅妃偏还要兴风作浪,“皇后,您就别再自欺欺人了,你自己瞧瞧他们两个
的样子像在开玩笑吗?步云王子的衣服都快脱光了耶!还有啊!我们进门时他
们两个正在接吻耶,难道这也是在开玩笑,我看哪——”
 
 “够了,通通给我闭嘴!来人哪!立刻传我的御旨,从今天起将步云王子从
皇位继承名单中除名!”皇上气得当下做出决断。
 
 “皇上——”
 
 “谁都不许求情,更不许把这件丑事张扬出去,否则格杀勿论!听到没?”
皇上怒气冲天的下完命令便拂袖而去。
 
 “皇上——”皇后拉了拉盈盈的手,示意她照应一下这儿后,便尾随跟上,
追夫君去。
 
 梅妃和甄良光则得意洋洋的紧接着离去。
 
 任盈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无力的靠在门边,强忍着盈眶热泪,不肯让
泪轻弹。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所以步云和擎海才要她先行离开……原来……
 
 任盈盈在泪眼朦胧中,做下了重大的抉择。她决定去找皇上和皇后,为步云
和擎海说情,请求皇上、皇后成全他们的爱,这是她唯一能替步云做的事了。
 
 她的运气不错,气得不肯见任何人的皇上和皇后居然肯接见她。她一进门便
双膝一跪,字字如位的把‘喜宴三人行’的关系告诉皇上、皇后,请求他们两
位老人家的谅解。
 
 “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和皇上从第一眼看到你,就觉
得你和步云那孩子好登对,早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媳妇了,所以才要你跟着步云
叫我们父皇、母后的呀!没想到……”
 
 任盈盈听得好生感动,泪眼婆娑的哽咽:“谢谢父皇和母后的抬爱,盈盈也
希望能成为你们的媳妇呀……在今天之前,我一直天真的以为,只要步云最爱
的女人是我、只有我一个,我便可以和擎海一起共有他……但是今天亲眼目睹
步云和擎海亲热的镜头时,我才发现我做不到,我无法和任何人分享步云的爱,
我只要一个人独占步云……可是我同时也知道,步云他真正的最爱不是我,而
是擎海,所以……”
 
 话及此,任盈盈不禁难过得痛哭失声。
 
 皇后连忙安慰她,谁知安慰的人和被安慰的人却抱在一块儿,变本加厉的哭
成一团。
 
 皇上也被她们老少两个哭得气消了一大半,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悲痛。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皇上和皇后真希望这只是一场梦、一场恶梦,睡觉醒来便会烟消云散、了无
痕迹,可惜不是。
 
 任盈盈在嚎啕痛哭之后,心绪回稳了些,继续未竟的目的,“父皇、母后,
我今天来是希望你们能谅解步云,并接受步云和擎海,请你们听我把话说完—
—”她倒抽一口气才又道:“可能的话,我也希望按照原来的约定,和步云结
婚,从此和步云、擎海三个人过着三人行的生活……但是今天的事让我惊觉到,
我没有那么宽宏大量,我根本无法以平常心去包容他们两人的爱;这样下去,
我一定会变成很讨人厌的女人,一心只想破坏他们两个,可是我不想变成那样
……那样就不叫真爱了。所以我决定自动退出,但在我自行消失之前,希望父
皇和母后能答应我最后的请求……”
 
 “你尽管说——”
 
 “请你们接受步云和擎海是一对恋人的事实,别拆散他们,好不好?同性恋
在这个世界上尚属于无法为世人普遍接受的爱情,所以他们在社会上所承受的
挫折、打击、排斥和异样的眼光比常人多很多……几乎是不见容于社会的,只
能躲在阴暗的角落,无法大大方方的走在阳光下……在这种四面楚歌的情况下,
如果连双亲和亲朋好友都不支持他们,那他们就太可怜了;搞不好会因而被逼
上绝路,到那时就来不及挽回,只能徒留遗恨了……所以盈盈求求你们,如果
你们真的爱步云,就请谅解他们、支持他们、成全他们好不好?求求你们,父
皇、母后,如果你们不答应,盈盈就长跪不起——”
 
 “好——好——母后和你父皇都答应你——你快起来——”皇后既感动又心
疼,怪只怪步云那孩子和盈盈无缘哪!
 
 “父皇——”任盈盈非常执拗,梨花带雨的凝望着皇上。
 
 皇上心头一紧,重重的一叹:“随你们去吧!我已经懒得管了!”
 
 “谢谢父皇——谢谢母后——谢谢……”
 
 太好了!步云!你和擎海从今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太好了!
 
 这么一来,她就可以安心的离开这个令她悲喜交加的玄海帝国了!
 
 任盈盈又坐在“绛芸轩”里的窗台边,凝望着窗外的醉月湖发呆了。
 
 自从挥泪离开玄海帝国、离开她心爱的步云,回到丁家来至今已经又匆匆过
了一个月左右。她却依然消沉得骇人,成天哀声叹气的,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
来,动不动就想步云想得哭了起来。
 
 离别后,她才发觉,原来自己爱步云爱得比她自己认为的还要深、还要痴、
还要多太多了。这辈子只怕都忘不了步云了,怎么也忘不了。
 
 不经意的,和步云在一起时的幸福画面及欢笑声又狂妄嚣张的擅闯她的心扉,
霭住她所有的思念细胞和感情神经,搅得她心痛不已。
 
 “步云——盈盈好想你——盈盈真的好想你呀……”
 
 才想着、念着,斗大的泪珠便扑簌簌的滚落,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没有了步
云之后,她变得爱哭了,比和步云在一起时更爱哭。
 
 只是,和步云在一起时,淌落的不论是伤心或开心之泪,都有步云柔情万千
的呵宠,所以她从不孤独、也不寂寞;而今,她淌落的是不再有欢笑的泪水,
只有无尽的情伤。
 
 而且步云再也不会在身旁宠她、腻她了。
 
 想到这儿,她更是泪如雨下。
 
 “怎么了?又一个人躲起来偷偷哭泣,想念步云了?”迎春“纤纤不知何时
来到她身边。
 
 这些日子以来,都是她在安慰同病相怜的“元春”盈盈。
 
 “我也想要自己不哭,可是我就是做不到,我也知道无论我再如何哭泣企盼,
步云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眼前了,可是我就是无法自己啊……”任盈盈泣不成声。
 
 董纤纤见她哭得梨花带雨,一方面是心疼,一方面是羡慕。“你真好,至少
还哭得出来,不像我连哭都哭不出来。”
 
 任盈盈这才想起妹妹的遭遇,连忙哽咽道:“对不起,纤纤,你自己和展云
也不顺遂,我这个做姊姊的不但没帮上你的忙,反而要你这个做妹妹的来安慰
我……我真是太没用了——对不起……”
 
 “盈盈,你千万别这么想——盈——”董纤纤突然住嘴,两眼直愣愣的看向
窗外,不一会儿,便转悲为喜的低首对任盈盈道:“盈盈——你相信奇迹吗?”
 
 “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奇迹了,我再也不相信奇迹了——”
 
 “我劝你最好再相信一次,瞧,是谁从桥的那边,坐着马车朝这边过来了?”
 
 马车斗这话吸引了任盈盈的注意力,她迫不及待的看向窗外,果然有一辆由
两匹白色骏马拉着的白色马车在银色月光下,朝“紫菱洲”笔直驶来。
 
 “是步云,一定是步云!”任盈盈三步并两步的冲出“绛芸轩”。
 
 当任盈盈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气喘连连的奔至湖畔时,白色的马车正好抵达
她面前停下。
 
 接着,马车的门在她屏气凝神中打开了。从马车中现身的正是她朝思暮想的
程步云。
 
 天啊!她不是在作梦吧!
 
 “你……步云……”
 
 “对!是我,我来接你了。像你最喜欢的电影”学生王子“中那个情节一样,
乘着马车来接你了。不过我把我们的结尾改了一下,不是留下美丽的遗憾,而
是携手步入红毯,从此两人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不知公主殿下对这样的结局
是否满意?”
 
 任盈盈拼命的摇头,双眸早已被盈眶热泪占满,害她看不清眼前的心爱恋人。
 
 “你不是和擎海……”
 
 “我早说过,我和擎海只是朋友,在这世界上我最爱的人只有你一个,包括
男人和女人!”程步云轻轻的说道。
 
 “可是你说你和擎海……”任盈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是为了要被从皇位继承名单中除名,永远和你两人比翼双飞所演的戏。
至于把你也蒙在鼓里是怕你那藏不住心事的脸,和容易被套出话的小嘴会泄露
天机、节外生枝,所以不得已之下,只好连你一起骗了!”
 
 他把整个计划从头到尾述说了一遍。
 
 任盈盈听得既惊又喜。“可是那天你和擎海明明……”
 
 “我说过那是为了骗过父皇他们所演的戏!”
 
 “我是不是在作梦?”
 
 “对,是梦,一个永远不会醒来的幸福美梦!”说这话时,他已张开双臂,
等着拥抱她。
 
 “步云——”任盈盈终于忍不住扑进程步云那令她熟悉而眷恋不已的温暖怀
抱,嚎啕大哭。
 
 程步云一面哄她,一面吻她,从眼泪、双颊、鼻尖、然后是小嘴。
 
 晚风徐徐的夜是如此的温柔、如此的浪漫、如此热情无限。
 
 “后来呢?”
 
 “什么后来?”
 
 “我离开玄海帝国之后。”
 
 “当然是误会冰释,然后,我父皇在我一位叫莫云樊的表哥说服下,决定暂
缓退位,所以指定下任皇位继承人的事也就暂时作罢了!”
 
 本来他是想趁这个机会一劳永逸,哪知莫云樊那家伙偏看穿了他的目的,硬
是从中作梗。害得他没能藉此良机,一举达到从此永远被从皇位继承人名单中
除名的目的。
 
 真是太遗憾了!今后他又得另谋良策,小心提防那三个心怀不轨的红门堂主
陷害;否则一不小心,“玄海帝国”的下任皇帝以及目前悬位的“红门”下任
门主头衔全套到他头上来,那才冤枉呢!
 
 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以后再伤脑筋。
 
 此刻,他只想呵宠臂弯里的宝贝。
 
 “步云,你真的爱我吗?”
 
 “那当然NB462 !否则我怎么会为了你,而把我最忌讳的‘四大禁忌’
全给打破了。”
 
 “四大禁忌?”
 
 “就是:被人说漂亮、大美人一个;被误认为HOMO;扮成女人;扮成HOMO这
四项!”
 
 任盈盈听了不禁噗哧一笑。“原来是这四项啊!你真的没生我的气吗?”
 
 “你希望我生气吗?”
 
 “当然不!”
 
 “这不就结了。”
 
 “可是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我人笨又爱看男同志漫画、功课又不好、反应又
迟钝、还老是惹麻烦,让大家大伤脑筋,为什么你——”
 
 “我就是爱你这个令我伤脑筋的情人NB462 !”他说着又吻上她的唇。
 
 “步云,你那天和擎海接吻真的只是在演戏吗?”她还是耿耿于怀。
 
 “当然!”关于那件事,他事后已训过孟擎海。那家伙竟敢设计他,对他
下药,还做出那些煽情至极的事来。
 
 不过孟擎海事后已道过歉,并说一切都是为了让戏更逼真,所以才连他一起
骗。而那出戏的确出奇的成功,所以他也就不再多加追究。
 
 毕竟孟擎海算起来还是他的恩人呢!——以后就不知道了。
 
 只是,除去逼真的演技之外,那个吻最后剩下的那不知名的部分,又代表着
什么呢?……
 
 “步云,你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在想,该不该对你说‘我爱你’?”
 
 “当然要说!”
 
 “好吧!我爱你!”
 
 “诚意不足,再说一次!”
 
 “我爱你!”
 
 “还不够!”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然后,他又吻上她的唇,恣意品尝。
 
 嗯!比女人漂亮的男人和伤脑筋的情人似乎还挺配的。
 
 你说呢?
 
 尾声眼看程步云和任盈盈幸福恩爱的趁着暑假最后的假期,环游世界去了。
董纤纤不禁有些羡慕。
 
 盈盈和步云终于还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真是可喜可贺。
 
 而她呢?她和展云之间又会如何?
 
 想到这儿?董纤纤不禁又轻叹一声。
 
 真是情关难过哪!
 
 而回“唐邦”覆命的孟擎海,这天被红门白虎堂堂主莫云樊约了出来。
 
 “这是步云和盈盈去环游世界前,要我代为转交给你的。”莫云樊把一张背
后有写字的照片交给孟擎海。
 
 那照片是他和程步云、任盈盈三人在玄海帝国的御花园中的一张合影,背面
的字只有短短几个,却真情流露:给擎海:谢谢你!
 
 希望我们三人友谊长存,永永远远!
 
 步云盈盈共许孟擎海看了不禁释然一笑,眼神中有几分掩饰极佳的遗憾。
 
 莫云樊拍拍他的肩膀道:“别这样,你条件这么好,‘盖世太保’的‘海神
’一向深得女人心,只要你愿意,一定会找到令你心仪的对象的。”
 
 “我并不是因为他是男人才放弃的,而是因为他早已心有所属!”被莫云樊
看穿心事后,孟擎海才坦率的招出藏在心中多时的秘密。
 
 “我明白!难得咱们两个会碰头,不如找个地方痛快的喝一杯吧!”莫云樊
提议道。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孟擎海接受了他的好意。
 
 于是两个出色的男人便相偕狂欢买醉去。
 
 行进间,不经意的和一位捧着大束粉红色芍药的少女擦肩而过,孟擎海因而
回眸,匆匆的瞥了那东艳冠群芳、香气袭人的芍药一眼,脑海中不禁浮现那首
韩愈的咏芍药诗——浩态狂香昔未逢,红灯烁烁绿盘龙;觉来独对情惊恐,身
在仙宫第九重!
 
 这正是他对那个漂亮男子的心情哪!
 
 此时,他的脑海不禁浮现程步云和任盈盈幸福嬉戏的画面,他不觉深刻的一
笑,眼中尽是对他们的祝福。
 
 也罢,君子有成人之美NB462 !
 
 红历九十九年夏天的天空是一片清朗,万里无云,相当怡人!
 
 —完—

伤脑筋的情人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90/,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为幸福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