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爱上一夜情人最新章节

第十章

爱上一夜情人 | 作者:金萱 | 更新时间:2019-02-27 20:52:48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为幸福加加油
第十章
 
  差点被吓死的感觉一点也不好玩!
 
  湛亦麒真的差一点就被吓死了。
 
  棋加外出办事,本以为身体应该没问题才是,没想到他和成颢聊天时,小妙红竟然打电话给成颢说,棋加动到胎气要早产的消息,他真的又担心又害怕。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究竟是怎么赶到医院的,只记得当他到达时,她已被推进产房里,然后等他忙了半天仍找不到方法证明他就是棋加的家人― 没有任何文件可以证明他们俩的关系,宝宝已经躺在保温箱里,由护士推出来给他看。
 
  她小得不可思议。
 
  小小的头,小小的嘴,小小的手,小小的身体和小小的脚,不住的在保温箱里动来动去。
 
  护士对他说;「因为是早产儿,所以要在保温箱里观察一阵子,不过她的哭声挺宏亮的,应该很健康,你不必担心。」
 
  宝宝不必担心,那么--
 
  「孩子的妈妈呢?她没事吧?」他急忙问道。棋加在产房里至少待了三个小时了。
 
  「她再一会儿就出来了,你可以自己问她。」护士笑着说,将宝宝推走。
 
  一会儿就出来了?
 
  这表示说媒加没事喽?母女皆平安?
 
  谢天谢地!
 
  不过她现在平安,不代表她待会儿也会平安,因为他快要被她气死了,她早上的不舒服肯定是真的,而她竟然还骗他说没事,硬是要去上班,这个女人真的是不给她一点教训不行。
 
  「梁棋加的家人在吗?」一个护士从产房里走出来叫道。
 
  「这里、这里。」
 
  身旁突然响起的热切呼应声吓了他一跳,他转头,只见一个有着妙红丫头五官的大美人正迅速的迎向那护士,她的身材玲珑有致,长及腰际的头发又直又黑,与他记忆里浑身上下都充满男孩子气的小丫头完全判若两人。
 
  这下子他终于明白成颢为什么会不怕死的和这丫头滚上床了。
 
  「产妇一会儿就出来了,你们别离开。」护士交代道。
 
  「好。」她点点头。
 
  湛亦麒眨了眨眼,回过神来,大步走向那许久不见的漂亮丫头,像大哥般的伸手拍了拍她的头。
 
  「好久不见了,丫头。」
 
  「啊哈,你终于注意到我的存在了?」任妙红抬起头来,椰榆他说。
 
  他也觉得自己很夸张,明明就知道这丫头在这里,他却可以完全遗忘了她的存在,他之前的心思到底都放在哪儿了?
 
  答案显然不需要说明。
 
  「不是没注意到你,而是认不出你,你变成一个大美女了。」
 
  「你的赞美我收下了,不过事实还是事实。」任妙红咧嘴笑道,同时又椰榆了他一次。「你之前真的完全对我视而不见耶,湛大哥,这真是太神奇了!」
 
  湛亦麒完全无言以对,还好这时护士正好将梁棋加从产房里推出来,他急忙迎上前去。
 
  「棋加?」
 
  听见他的声音,原本闭着眼睛休息的梁棋加疲惫的睁开眼,露出一脸抱歉的表情对他说:「对不起。」
 
  「你是该跟我对不起。」听见她的话,他立刻沉下脸,她真的害他担心死了。
 
  「对不起。」她又说了一次。
 
  「你以为说对不起就没事了吗?」他瞪眼道,真想把她抓来打屁股。
 
  「湛大哥,你干么这样跟嫂子讲话,她才刚生完孩子,一定又累又不舒服,你应该要体贴她、感谢她的辛苦才对,干么这样呀?」任妙红看不下去的替两人缓颊。
 
  未来如果她辛苦的替季成颢生完孩子,而他却敢用这种态度和她说话的话,她一定跟他翻脸!
 
  「她不是你嫂子。」湛亦麒瞪了梁棋加一眼,故意这样对任始红说。
 
  「啊?」任始红呆了一呆,「可是我叫你湛大哥,叫棋加一声嫂子也是应该的呀。」
 
  「我和她没结婚。」
 
  「啊?」
 
  「所以她不是我老婆,当然也不是你嫂子。」
 
  任妙红张口结舌的完全说不出话来。她看湛大哥刚才紧张担心到完全无视于她的模样,应该很在乎棋加才对,怎么现在却当着棋加的面跟她说这些?
 
  「妙红,我去准备住院的用品,她就麻烦你照顾了。」他交代完,然后就这样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连看都没看躺在病床上的梁棋加一眼。
 
  怎么会这样?
 
  现在,她该跟棋加说什么?说湛大哥不是这么冷漠无情的男人,要她别想这么多,安心休养吗?真是个天大的难题呀。
 
  「对不起,麻烦你了。」躺在病床上的梁棋加突然开口,「还有,谢谢你送我到医院。」
 
  「别这样说。」任妙红急忙回神对她摇头道:「你觉得怎么样?还好吧?如果有哪里觉得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我帮你叫医生。」
 
  「谢谢。」
 
  「我从没想过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你竟然是湛大哥的朋友。」她告诉她,一顿后,还是忍不住的探问道:「你和湛大哥是怎么一回事?」
 
  一阵子宫收缩的疼痛,让梁媒加遏制不住的闭上眼睛。天啊,开始了,刚才在产房里要被推出来的时候,医生就跟她说过要她有心理准备了。
 
  「对不起。」她勉强对新朋友兼恩人说了这句,闭上眼睛忍痛。
 
  她难过的模样让任始红立刻噤声,不敢再提及她的伤心处,即使好奇得要命。
 
  看样子她只有等过段时间,叫季成颢帮她去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满足
 
  她的好奇心了。
 
  两个小时后,梁棋加从产后恢复室移至病房,湛亦麒也回来了。
 
  梁棋加很想和他说话,但是由于一直有旁人在的关系,加上她真的还是很不舒服,只好作罢。
 
  任始红还没离开,梁棋加从未见过面的未来公婆也现身了,提了一大锅的麻油鸡、麻油猪肝和红豆苍仁紫米粥来,让她看傻了眼,连丑媳妇第一次见公婆的紧张感都忘得一乾二净。
 
  接踵而来的访客是老板大人,令她意外的是她新认识的朋友任始红竟然是老板大人的女朋友,而且看老板防湛亦麒靠近他女朋友的模样,还真的是很好笑,不过她还是没什么力气笑就是了。
 
  一群人一直待到看过宝宝之后才离开,而她也终于等到可以和湛亦麒单独相处了。
 
  「你很生气,对不对?」客人一送走,房门一关上,她小心翼翼的开口问。
 
  「对。」他也不客气,直截了当的回答。
 
  「对不起。」
 
  「这句话你说过了。」
 
  「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你没想到?那我想到了,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今天早上出门前,我总共问了你几次要不要在家里休息一天,结果呢?」湛亦麒冷着脸看着她。
 
  「对不起。」
 
  「现在是因为你们母女都平安,你才可以跟我说对不起,如果今天不幸宝宝出了什么事,或者是你出了什么事的话,你觉得一句对不起有任何用处,可以挽回什么吗?」
 
  他的话让梁棋加的脸色顿时苍白了几分,整个人像是突然跌入一个冰窖里,有种浑身发冷的感觉。
 
  如果宝宝出了什么事……
 
  「可恶!」湛亦麒低咒一声,大步的走向她。
 
  可恶!可恶!可恶!还说要给她一顿教训,光看她吓得面无血色的模样,就让他于心不忍、心疼不已了,要怎么教训?他真的是被她打败了。
 
  「不准哭,把眼泪收回去,做月子的时候哭最伤身了,你没听人说过吗?」他来到床边,眉头紧蹙,一脸严肃的对她说道,但语气却不再冰冷,即使带了些责斥,却也是含有温柔心疼的,而且轻得就好像怕吓到她一样。
 
  一顿,虽然他觉得自己接下来说的话很矛盾,就像拿石头砸自己的脚一样,但是看她这样一脸惊吓自责的模样,他不说也不行呀。
 
  「还有,不要胡思乱想,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而且你们母女都平安无事才是重点,听见没?」
 
  他口气好温柔。他不这样说还好,没想到话一出口,原本还悬挂在她眼眶中的泪水,顿时淌了下来。
 
  「该死!」
 
  湛亦麒遏制不住的诅咒一声,手忙脚乱的想将她拥进怀里安慰,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才不会弄痛或弄伤她刚生产完的身子。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梁琪加哭着说。
 
  「不要说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不该生你的气,不该故意说那些话吓你,即使我今天真的被你吓掉半条命也一样--可恶,我到底在说什么呀!」
 
  他被自己的胡言乱言给气得抓乱了自己的头发,深吸一口气后,他坐到床边,小心翼翼的将她扶靠到自己的怀中,温柔的圈抱着她。
 
  「不要哭,亲爱的,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害怕而已。过去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冷静的面对任何事、处理任何突发状况,但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只要关系到你和宝宝,我就没办法冷静。
 
  「你把我吓死了,我根本就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赶到医院的,当我来到医院却没有任何文件可以证明我和你的关系时,我竟然像只无头苍蝇般的在产房外转来转去,完全束手无策。我真的慌了乱了,一想到你一个人待在产房里,想到你或宝宝会不会因为早产而发生什么意外,我就浑身冰冷,不由自主的颤抖。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多害怕、多自责吗?我应该要看出你早上的不舒服是真的,应该坚持让你待在家休息,不该让你去上班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够谨慎小心,才会岭生这种事的,对不起。」他充满自责的说。
 
  「不,根本就不是你的错,不够谨慎小心的人是我,对不起。」梁棋加摇摇头,吸着鼻子哽咽的说。
 
  「也许我们俩都有错,但是不幸中的大幸是你和宝宝都平安无事,这是最重要的,不是吗?」他温柔的抚去她脸上的泪水。
 
  「对。」
 
  「谢谢你替我们生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亲爱的。」他低头吻了她一下,感动的说。
 
  「那是因为爸爸长得帅的关系,她长得好像你。」想到女儿,梁棋加忍不住泛出微笑。
 
  「那是因为妈妈长得美的关系,她只有眼睛像我,其它都像你。」他纠正道。
 
  「你爸妈看起来很高兴。」
 
  「我跟你说过了,他们天生重女轻男,现在不仅有个媳妇可以让他们疼爱,还多了一个小孙女,他们怎么会不高兴呢?简直就乐歪了。」湛亦麒撇撇唇道。
 
  「你有没有注意到他们带来的东西?」他接着说:「你生产之后,我才打电话跟他们说你和宝宝的事,结果不到三个小时,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出这么多东西来,简直就是神乎其技。我先提醒你要有心理准备,我妈一定会跑来帮你做月子,而且会传统、细心、严格、关心到让你喊救命,你可不要被吓到了。」
 
  「这样不会太麻烦你妈吗?」
 
  「什么我妈?现在我妈也是你妈了,而且你今晚不也乖乖跟我叫爸妈了吗?」湛亦麒翻了个白眼继续说:「我妈她根本就是求之不得好吗?我没跟你说过吗?她从我二十岁后就不断的催我赶快结婚,她要帮媳妇做月子,够夸张吧?」
 
  梁棋加一呆,然后笑了起来。
 
  见她开心的笑了,湛亦麒从她掉泪那一瞬问便开始因为担心而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缓缓地落了地。
 
  他终于彻彻底底的领悟到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真的是爱惨她了。
 
  爱上一夜情人
 
  梁棋加女儿满月那天,她爸爸也来喝满月酒了,阿姨和弟弟当然没来,但是没来的理由却让她呆愣了一下,因为他们搬到南部的娘家去住了。
 
  她问爸爸怎么一回事,爸爸回答得不是很清楚,只说弟弟某天去夜店得罪了流氓被打断了腿,然后阿姨认为乡下的房子不用爬楼梯,空气也比较好,比较适合养伤,母子俩就搬到南部了。
 
  梁棋加听了之后只有一个感想,那就是弟弟曾经来找过她的事,终究还是让湛亦麒知道了,也让他实践了当初他说过的狠话。
 
  她没办法责怪他,因为她之所以会早产,的确也是拜弟弟所赐。要不是他跑来威胁她,还跟她要钱,她不会情绪不稳到身体不适,更不会为了在隔天守约提钱给他,而强挺着不适的身子赴约,以至于早产了三周。
 
  其实那对母子离开了也好,爸爸轻松,她也不必提心吊胆的担心弟弟又做出什么蠢事来惹火湛亦麒,害他犯下恐吓、伤害、教唆伤人之类的罪行,她真的是担心死了啦。
 
  总之,这样很好。
 
  而爸爸还为她带来寄到家里,一年一度大学同学会的通知函给她。
 
  一年一度呀……
 
  时问过得还真快,转眼间竟然又快过完了一年。
 
  同学会的时问在一个月后星期六的中午,这回的主办人是杨亭亭,也就是唐艰的女朋友。
 
  也不知道她安了什么心,竟然在通知函里特别附了张纸条给她,说她不去就是介意她和唐艰已经订婚的事。
 
  拜托,她不说,她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订婚了好吗?到底是谁在介意呀?
 
  本来她还不想去的,毕竟那时候她才做完月子没多久!婆婆坚持月子一定要做足四十天才行,可是看这情况她不去也不行,因为她讨厌示弱的感觉。
 
  努力减肥--呃,其实也没多努力,因为婆婆也是个爱美的女人,完全了解身体健康和好身材对女人一样重要,所以帮她做月子的时候,就一兼二顾!不,应该说三顾才对,因为她还帮她照顾宝宝,让她在做完月子之后,身材就几乎恢复到怀孕前的模样。
 
  现在的她体重四十八公斤,配上一六三公分的身高,加上婆婆帮她做的月子做得好,气色好到不行,整个人也跟着亮丽到不行。
 
  套句老公说的话,她现在不去亮相待何时?
 
  对了,差点忘了说,她和湛亦麒在她做完月子后就去登记结婚了,公开仪式打算要和季成颢、任允翼、易子赦那三对一起办,四对兴奋不已的父母每天都在讨论细节和乔时间,忙得不亦乐乎。
 
  总之,现在的她幸福得不得了,如果能免去今天的同学会她会更幸福。
 
  不过话又说回来,人生就是要有些不圆满,才能够更加突显幸福的滋味,不是吗?
 
  所以,该上战场了。
 
  深吸一口气,梁棋加走入餐厅大门,在侍者的带领下,她来到二楼的同学会会场。
 
  「梁棋加?你真的来了?刚刚亭亭说你会来,我还不太相信。」
 
  「对呀,上回亭亭订婚寄了喜帖给你,你却音讯全无,我们还以为你这次的同学会也不会来了呢。」
 
  原来杨亭亭有寄喜帖给她。看样子那张喜帖大概是被阿姨当垃圾丢掉了。
 
  「咦,你的样子看起来好像不太一样,是哪里不同呢?」
 
  「好像胖了一点对不对?以前你实在太瘦了,现在这样还真好看。」
 
  「气色也好好喔,是化妆品的效果吗?你用哪个品牌,我也要去买来用。」
 
  「我也要。还有,你身上这件衣服该不会是香奈儿的吧?」
 
  「香奈儿?这怎么可能,她才不可能花这种钱,一定是仿的啦!」
 
  「香奈儿是我的最爱,我不会认错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让梁棋加完全没有说话的机会。
 
  「喂,快看楼梯的方向,有个大帅哥走上来了!」
 
  突如其来的一句耳语,让所有女人在一瞬间全部噤了声,不约而同的将头转向楼梯。
 
  梁棋加也不例外,只是令她呆愣住的是,这个大帅哥不是别人,竟然是她老公。他怎么来了?
 
  「你怎么来了?」她连忙起身走向他问道。
 
  「你的皮包。」湛亦麒轻叹的将手上的LV皮包递给她。
 
  她呆呆的看着他手上的皮包,再看看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差点没昏倒。她竟然紧张到连皮包都忘了带下车,真的是有够夸张的。
 
  「对不起。谢谢。」她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小鬼脸,才伸手接过皮包。
 
  「结束后记得打电话给我。」湛亦麒倾身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后离去。
 
  梁棋加完全不敢回头,她刚才似乎听到后方有一片抽气声,她的同学们显然难以置信他们口中的大帅哥会突然亲她,她也一样。
 
  天啊,他干么这样做呀?会被他害死!
 
  这样一来,她肯定会被大家缠着问他是谁?她和他是什么关系?以及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一堆乱七八糟的问题,让她想早点回家陪女儿的希望落空。
 
  「梁棋加,他是谁?」
 
  看,开始了!
 
  大伙一窝蜂的拥上将她团团围住。
 
  「你和那个大帅哥是什么关系?」
 
  「他刚才亲了你对不对?」
 
  「他该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梁棋加,你怎么会认识我的老板?」
 
  啊!怎么会冒出这个问题?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目不转睛瞪着她的杨亭亭。她竟然会在亦麒的公司上班,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呀?
 
  「老婆--」
 
  这声音有点熟悉……
 
  不对,不是有点熟悉,是很熟悉。她老公竟然去而复返的再度出现,而整个餐厅二楼也因此而再度陷入一片安静之中。
 
  「妈刚刚打电话来说宝宝已经吃饱了,要你不必担心好好的玩,我刚才忘了跟你说。」他对她说完后又对大家微微一笑,风度翩翩、温文尔雅、迷死人不偿命的说了一句,「打扰了。」然后退场。
 
  梁媒加差点没朝他大叫--等我,我跟你一起走!
 
  呜,这个男人一定是故意的啦!在知道杨亭亭和唐艰的关系,以及她对她的挑衅后,特地来替她出口气的。
 
  可是他出完气之后,好歹也要记得把她一起带走吧?
 
  现在处在这团风暴中的她到底要怎么脱身呀?真的是会被他害死啦!
 
  人生果然是要有些不圆满,才能够更加突显幸福的滋味。
 
  呜……
 
【全书完】
爱上一夜情人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89/,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为幸福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