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就爱你的坏最新章节

第十章

就爱你的坏 | 作者:左晴雯 | 更新时间:2019-02-23 10:03:03
推荐阅读:情哥哥,我坏掉了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爱的练习都市猛男秘书的成长之路狂欲总裁邵韩贪色男人长生狱
第十章程少筠实在不懂,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他分明拥有人人称羡的一
切,都还如此幼稚蛮横的逼迫他的令扬,真是太过分了。
 
 “拥有飞鹰集团下任总裁宝座的是你,待在龚家享尽亲情之乐的是你,掌握
无上权势的是你,受到世人钦羡的也是你,集荣耀光彩于一身的还是你,而令
扬却什么都没有,还被你母亲逼得自动消失,你还要怎样!”心中的怒火无法
遏抑的燃烧,怎么也无法平息。
 
 “不要说了,程程!”
 
 “你说什么?!”
 
 两个声音分毫不差的出自两兄弟口中。
 
 “她是说,当年你伟大的母亲,为了怕心爱的儿子终会犯下杀人罪,所以─
─”伊藤忍接续程少筠末竟的话,继续说下去。
 
 “忍──”“让他说吧!令扬,反正无论你再如何包容这家伙所做的一切,
这家伙也不会感激你,更不会觉悟的。”雷君凡乘机点了龚李云的穴道,让他
暂时“定”住不动,又“消音”。
 
 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伊藤忍恣情的揭露真相。“当年你母亲瞒著大家,
私下雇用一流的职业杀手,以杀了我们六个人威胁,逼迫令扬自动消失,直到
飞鹰集团的下任总裁人选尘埃落定为止,当然,如果令扬能永远不再出现,那
就更好不过了,而令扬为了我们的生命安全,也为了不让你铸下大错,同时成
全你伟大母亲的母爱,二话不说便答应了。如果是你,你做得到吗?”
 
 伊藤忍愈说愈气愤,若不是顾虑令扬的感受,他早一枪毙了这个该死一千万
遍也不足惜的男人。
 
 “你胡说!你们这些混蛋别以为乱说一通就能从我手中死裹逃生,我才不上
你们的当!”
 
 面对意外的真相,龚季仑显然受到相当大的震撼,因而变得有些疯狂。不可
能的,母亲她怎么会──“当年分明是这个该死的家伙自己任性的离家出走,
逃离龚家的;分明是他怕事,不愿负起总裁的重担,怕争不过我才夹著尾巴逃
走的。而我也是因为这该死的家伙自认赢不过我,认输逃走才放过他、不再追
杀他的。只要他永远躲在我看不到的不起眼角落,过著平淡无奇、一事无成的
凡人生活,不再和你们这票和他一样自以为聪明抢眼的狐朋狗党厮混在一起,
搞得轰虫烈烈、得意快活,我就打算放过他的。”
 
 “这些年来,我也的确一直没再找过他麻烦,只是暗中监视。就连他违反我
的容忍极限,和你们这票狐朋狗党重聚,甚至和这个日本人握手言和,还重回
展家去,我都宽宏大量的原谅他,没和他计较,也没去找他喳。”
 
 “只要他不要太嚣张抢眼,我是打算继续容忍他这些过分狂妄的行为,但是
他却不知足,竟然抢了我老婆的弟弟看上的女人,这分明是冲著我来,和我过
不去,所以我才会忍无可忍的先下手为强,这才是事实,你们休想再胡乱造谣
骗我,否则,我马上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龚季仑的理智,至此已完全消失殆尽,所存留下来的全是恨意与疯狂。
 
 “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安凯臣正色的提出谏言。
 
 “我当然不会,我会等走出这里之后,再解决你们。”他向他们展示手上的
摇控器,泛著一抹冷笑。
 
 “只怕你很难走出这道门。”南宫烈摇晃著手中的特制扑克牌,颇具玩味的
说道。
 
 “凭你们六个,想和我一屋子的手下斗?!”龚季仑几乎是用鼻子嗤哼。
 
 “别忘了,那个女的还在我手上。”
 
 他刻意将视线扫向被一名手下用枪抵住太阳穴的程少筠。
 
 “卑鄙无耻的小人,我本来还以为你对令扬并不是那么憎恨,甚至还对他有
点手足之情,没想到我看错了,你根本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混帐,根本不值得
令扬爱你,你要被就杀吧!你们几个不必顾虑我,快把那个混帐给杀了,省得
他老是对令扬不利。令扬,我爱你,我们来生再聚吧!”程少筠自顾自的吼完,
把眼睛一闭,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好胆量,难怪令扬喜欢她!这是“东邦人”和伊藤忍此刻共有的心思。
 
 而不能动也不能言语的龚李云,则以一双充满激情与深爱的眼睛,死盯住她
不放。
 
 不可以!不可以杀死程程,不行!他的心正在疯狂的呐喊。
 
 “很好,我就先成全你,来人,毙了那女的。”龚季仑一声令下。
 
 “那可不行,毙了这个小姑娘,令扬可是会哭著追杀我到天涯海角的。”
 
 那个用枪抵住程少筠的男人,以和悦的声音说道。
 
 他同时开枪射伤方才带龚李云一行人进来的那个男人,让他无法开枪反击。
 
 “你敢造反!来人,将他们全杀了。”出乎意料的情况让龚季仑更为疯狂。
 
 奈何那些属下全都文风不动。
 
 “你们聋啦!快动手啊!听到没!”龚季仑突然有种事态不妙的感觉。
 
 “所以,凯臣方才不是叫你别轻举妄动了吗?”向以农笑咪咪的趴靠在安凯
臣肩上。
 
 “你别指望你这些手下了,他们没有我的命令是不会动手的。”曲希瑞气定
神闲的说道。
 
 “你凭什么?!”龚季仑恶狠狠的瞪住他。
 
 “别那么冲,我只不过是事先给你那些亲爱的手下施过催眠指令罢了。”
 
 曲希瑞好人做到底的公布答案。
 
 “不可能!”
 
 “你真以为我们会笨到眼睁睁的看著令扬掉进你的陷阱?别傻了,老实告诉
你吧!在你未到这儿之前,我们早已先行进来打过招呼,拆除所有的炸药,并
对你所有的手下动过手脚,除了那个最后和你一起来的墨镜先生外。”南宫烈
接著把全部的“真相”一古脑儿的抖出来。
 
 “喂!你们别把所有的功劳都抢光,我也是大功臣之一啊!”那个抵住程少
筠太阳穴的家伙,把向以农以“易容术”为他精心“制作”的“假脸”除去。
 
 嘿!居然是IVAN!
 
 “你怎么不会学学正在庭园中指挥著”双龙会“的一大票手下,团团包围住
这座大宅的宫崎耀司那样,安静的当个幕后英雄就好?!”雷君凡不怀好意的
糗IVAN一记。
 
 “反正我就是爱出风头。”IVAN笑得自以为很“爱娇”。
 
 眼看几个笨蛋愈说愈离题,伊藤忍觉得有必要负起“导回正题”的神圣使命,
他轻咳一声,正色的说:“你们别扯了。”接著转向龚季仑。“龚先生,你不
会没听过日本”双龙会“总长宫崎耀司的大名吧!我劝你还是放弃算了!”
 
 “多余的家伙,你去死吧!”眼见形势逆转,龚季仑情绪失控,掏出预藏的
手枪,瞄向龚季云射杀。
 
 “危险,令扬!”
 
 伴随著程少筠的惊叫声扬起的同时,所有人全有了动作──曲希瑞把手术刀
射向龚季仑持枪的右手,南宫烈的特制朴克牌也不甘示弱的做出相同的攻击,
而IVAN和安凯臣的枪则齐瞄准龚季仑那把枪射击,雷君凡、伊藤忍、向以农和
自IVAN身边飞奔过来的程少筠四人,则争先恐后的护著被点穴而“定”住不动
的龚季云。
 
 枪被夺走、右手略微擦伤的龚季仑,突然像发疯了一样不停的狂笑,久久不
停,笑声中混杂著痛楚、憎恨、无奈、不平……各种负面的情愫。
 
 “为什么──从小就是这样,你从不曾付出心血去追求什么,却能轻易的赢
得周遭人们的赏识和喜爱,总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达到我用尽心力也不一定追求
得到的一切!龚家上下,没有人不喜欢你,就连我自己同父同母的兄弟姊妹,
也喜欢亲近你更甚于我这个大哥,董事会里的元老重臣、家族中的长辈也同一
个鼻孔出气,连展家那个黑白两道通吃、令人生畏的黑道头子也把你当成宝,
宠得无法无天,甚至爷爷和父亲纵容你去念那所烂大学时,都能轻而易举的交
到一票狐朋狗党,成天惟恐天下不乱的胡搞瞎闹,还和日本的不良帮派老大厮
混,到处惹事生非,爷爷他们不但不制止、不生气,还更加宠爱你,说你果真
是天生的领导人材,一心希望你继承财团,董事会那票马屁精也愈来愈多人支
持你。而我呢?我从小就为了继承财团而拚命用功读书,学习各种专业知识,
一刻也不敢放松,甚至不敢有想玩的念头,就怕会辜负长辈对我的期望,本来
情况一直很顺利,一直到你出现──”说到这儿,龚季仑的声调迅速转为悲哀
自嘲。
 
 “你的出现粉碎了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城堡和梦想,为什么上帝要创造出
你这种人──你总是任性而为,什么都不必努力,一切的荣耀就自动集中到你
身上而我呢?太不公平了,难道这就是天才和平凡却努力的人之间的差别吗?
我不甘心,所以我告诉自己要加倍努力,但是,胜利女神怎么也不肯走向我。
在你面前,我所拥有的永远只有失败感和无力感,还有愈来愈壮大的恐惧感─
─不论我怎么挣扎也逃不开那种无尽的恐惧……这算什么!所以,我要杀了你,
只有你从这个世界消失,我才能得到安眠非杀你不可……”
 
 他的声音几近消音之后,沉默须央,又再度扬起。
 
 “但是后来我发现了转机,原来你也有弱点像你这种凡事都不在乎的人,居
然那么重视围绕在你周围那六个形影不离的狐朋狗党,要对付你这种人,与其
直接攻击你,不如攻击你所重视的人来得有效,谁知我才在策划中,母亲就先
替我除掉你了──哈!真是太可笑了──”泪水在他的眼眶中打转,硬是不肯
掉下来。
 
 程少筠气得发抖,幽幽带怨的说:“你别再自我怜悯了好不好,你以为地球
是为你一个人而转的吗?为什么你就是无法了解令扬的用心良苦,难道你不知
道令扬一直为了不让你痛苦,而在牺牲他自己吗?你有没有想过,当令扬为了
不让你犯下杀人重罪,而忍痛挥别一票挚友时,是什么样的心情?你有没有想
过,令扬为了不刺激你,有家归不得的心情?你又想过令扬长年漂泊异乡的孤
寂吗?你更不可能知道,令扬为了怕你伤害我,而宁愿离开我,让我恨他的心
情──你什么都看不见,也不可能知道,因为你看到的、知道的、在乎的永远
只有你自己──令扬太傻、太不值得了!如果我早一点认识令扬,早一点知道
这些事,我一定不顾一切杀了你,像你这种人反正活著也痛苦,又会带给周遭
的人不幸和麻烦,不如早日投胎去,世界反而会美丽一些。你为什么就不能觉
悟?!成熟一些好不好,大笨蛋!”
 
 她一席悲恸万千的泣诉,正是在场所有人的共同心声──当然,并不包括龚
季仑和他那帮属下。
 
 “你们不会懂的。像你们这种和他一样,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轻易得到一切
的天才,是不可能了解我的心情的……”龚季仑的精神十分恍憾,声音像在低
泣般令人心酸。“无论我如何努力,爷爷和爸爸心里永远都有著”要是季云继
承就好了“的遗憾,虽然他们从未说出口,但我心知肚明,他们是因为你不在,
才逼不得已、退而求其次的把总裁宝座传给我;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不论我
再怎么尽心尽力,他们依然这么想──你知不知道,你一直失踪不在就好了─
─为什么你还要出现在我眼前!为什么?我妒恨你,真的好恨你……”
 
 多年来积压紧绷的情绪一旦决堤,便一发不可收拾。
 
 “你错了,你爷爷和父亲从来就没有后悔把财团交给你,反而因为他们一时
疏忽而造成对你的伤害感到歉疚。他们早知道你对令扬所做的一切,原本他们
想出面做主,却又怕带给你更大的刺激,再加上你母亲的求情,最重要的是令
扬和他们约法三章,要他们不要插手你们兄弟之间的事,并让他离开龚家的势
力范围消失,交换条件是他会私下定期和他们保持联系,他们也一直遵守和令
扬的约定,一切都是为了补偿你。直到最近,他们怕你因令扬和他那票死党重
聚,又大摇大摆的回到展家,而再受刺激,做出无可挽回的事,所以才委托我
暗中监视一切,伺机行动,一切都是为了不让你铸下大错,大家都这么爱你、
关心你,你该满足了吧!”说话的是IVAN,这正是他会“适巧”出现在香港启
德机场的原因。
 
 “你说谎!”龚季仑剧烈的颤抖。
 
 “他说的都是事实。”意外的,开门进来的居然是龚夫人,很显然的,她一
定听到了方才的一切对话。“IVAN的确是受你爷爷和爸爸委托而来的,别再做
傻事了,孩子,和妈妈回去吧!”
 
 “听你母亲的话回去吧!大少爷,你也闹够了吧!不过,你最好记住,今后
不要再有伤害令扬的念头,否则我向以农第一个不放过你,除非你想和欧洲三
大航空业之一的”寰宇集团“为敌。”虽然他不喜欢拿家世压人,但在这种时
候,寰宇集团现任总裁最小的儿子这个身分实在很有说服力。
 
 “还有称霸欧美海运业的”威京集团“也不会放过你。”说话的是威京集团
首席接班人安凯臣。
 
 “别忘了,欧洲三大金融世家的”东陵财阀“也不会坐视不管。”雷君凡
“恐吓”不落人后的表态,他正是东陵财阀现任总裁最宠爱的孙子。
 
 “再加上美国赫赫有名的石油大王也会和你对抗到底。”南宫烈追加一记,
石油大王自然是指他那个在美国政、经两界举足轻重的外公。
 
 “再追加欧洲伊利斯公国王室所拥有的产业对飞鹰集团产品的抵制,如何?”
别忘了曲希瑞可是不折不扣的王子哩!
 
 “最后再加上日本的”帝国财阀“和”双龙会“。”伊藤忍以现任总裁的身
分表态。
 
 “如果你爱惜生命,就不要再做糊涂事。”国际超A 级职业杀手IVAN如是说。
 
 最后总结的是程少筠。“你如果敢再对令扬乱来,就是”程氏财阀“的公敌。”
 
 龚季仑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才毅然决然的走向门口,“我才没有那个闲功
夫和你们乱搞,飞鹰集团的事就够我忙的了。”
 
 语毕,他头也不回的走向迎接他的母亲,内心似乎有了某种程度的变化。
 
 临走之际,他远远的去下一句“告别”。“或许我现在这么说,你不会相信,
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这么多年来我真正的心情──”我嫉妒你、羡慕你、怨
恨你,但我也比谁都爱你!“”之后,龚季仑便带著一票属下迅速消失在他们
眼前。
 
 “好了,警报解除!”雷君凡这才解开龚季云身上的穴道。
 
 “我从来不曾想过要和他争什么,他为什么总是不明白!”这是龚季云“解
禁”之后的第一句话。
 
 “他今后会慢慢明白的,他不是说了吗?他虽然一直嫉妒你、羡慕你、怨恨
你,但他也比谁都爱你,虽然他的做法令人无法苟同,我相信在场的大家想法
都和我一样。”程少筠跪坐在他跟前,仰著脸甜甜的对他笑。
 
 “谢谢你们你们真是令我太讶异了,谢谢!”这是第一次,龚季云在人前落
泪。
 
 “别说那些没营养的话了,呆瓜!”
 
 一票好朋友撂下这么一句,便很有默契的全部“出走”,把甜蜜的空间留给
相爱的两人。当然,没有人取笑他的盈眶热泪。
 
 被留下来的龚李云和程少筠一直维持著方才的姿势。
 
 “不要看──”他的热泪怎么也无法遏止。
 
 她柔柔甜甜的说:“放心,人家今天眼睛正好公休,所以看不到。”
 
 言话之间,充满无尽的情爱。
 
 有生以来,她第一次发觉──原来心爱的人在自己眼前落泪是这么的令人感
动。
 
 在无限的情意中,相爱的两个人一直持续著相同的共鸣。
 
 他不停的落泪,她默默的守著他的热泪。
 
 不知过了多久,他渐渐的靠近她,她毫不反抗的期待。
 
 然后,他以无尽的深情吻上她的唇、她的心。“我爱你!”
 
 程少筠呆愣了一下,双眸迅速泛红。
 
 “怎么了?”
 
 “我以为我这辈子都无法从你口中听到这句话呢!”
 
 “怎么说?”
 
 “你和我一样清楚,你不像会说这种话的男人。”她幸福的泪珠早已夺眶而
出。
 
 他倾注所有的温柔,吻去她珍珠般的泪珠。“你不知道的事还多著呢!”
 
 “没关系,我会用一辈子慢慢去发掘的!”
 
 “这么说,你是打定主意嫁给我了。”百分之百的肯定句。
 
 “只要你肯开口求婚。”虽然俗套,但她就爱听那句古老的话语。
 
 他深情一笑,在她耳畔低吟般诉说:“我爱你,程程,所以,请你点头当我
的新娘,好吗?”
 
 “好!”她倒是相当乾脆。
 
 “我就知道你会马上答应。”他又吻了她一下。“否则万一我又后悔,你岂
不亏大了,对吧!”他爱捉弄人的本性马上又蹦出来兴风作浪。
 
 “你好坏!就不能让我在罗曼蒂克的气氛中,多陶醉一下吗?”纯粹是嚷著
好玩罢了!
 
 反正她也是那种爱闹、罗曼蒂克不了多久的族类。
 
 “偏偏你就看上我这一点!”他早就看透她的心思。
 
 “果然坏透了!不过,我就宽宏大量的原谅你吧!没办法,谁教我”就爱你
的坏“!”
 
 说著,她勾抱住他,主动吻他。
 
 “你又偷袭我了。”他深情的拥著她。
 
 “闭嘴,大坏蛋没有权利抗议!”她吻得更香甜了。
 
 “那我要求补偿总可以吧!”他反被动为主动。
 
 “特别通融!”
 
 幸福相拥的两人,共醉在爱情的国度襄,暂时不理“世事”。
 
 而门外那票“世事”的“制造者”,正在那边“偷窥”,不!是“默默”
 
 的祝福他们。
 
 “忍啊!你可别哭哦!”向以农就爱糗他。
 
 “谁会哭,我早说过,我希望令扬幸福,而那个小姑娘也够格陪伴令扬,我
高兴都来不及了,干嘛哭──”才说著,泪水便自他的眼眶滑落。
 
 不知何时加入他们的宫崎耀司,自身后拍拍伊藤忍的肩,像个宠溺爱子的父
亲般说:“好了,这正是你一直期望的结局,不是吗?”
 
 “嗯!”伊藤忍含泪笑道。
 
 一票人也笑著安慰他,难能可贵的友谊,就这么紧紧的包围著一票好伙伴。
 
 而门里那对新出炉的幸福佳偶,吻得正香甜呢!
 
 他们一样聪明、一样爱捉弄人、一样坏、一样出色又彼此心灵相契,称得上
是“天生一对”,所以,我们就大方一点的祝福他们啰!OK?
 
 不准说NO!
 
 哦!对了!再偷偷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如果你身边有个像龚季云这样的男人,而你又想得到他,不妨学学咱们程大
小姐。
 
 这也就是展岳华所说的“简单”只要把他当成“平凡”的“普通”男人看待
就行啦!
 
 瞧咱们程大小姐不是永远的套牢她心爱的“后宫第一夫人”了吗?
 
 不过,可不保证一定有效哦!自已看著办吧!
 
 尾声马来西亚──展家偌大的客厅里,因一票年轻人的欢笑声而显得生气勃
勃。
 
 “我就觉得奇怪,丁允辰说过他在追老婆时,扬扬曾动用过飞鹰集团的力量,
骗走他一份重要合约,我那时就在想:扬扬和龚家一直断绝往来的话,怎么能
够做到?!原来是因为一直私下保持联系,找最宠爱他的小叔跨刀啊!”
 
 展岳华恍然大悟的嚷嚷个没完。
 
 其他人则以有趣的表情欣赏她的表演。
 
 “最后,我还有一个疑问,就是扬扬失踪的那两年,究竟去哪里了?”展岳
华这个疑问,也是在座众人共同的疑问。
 
 “据我所知,令扬和雪薇姊姊正是在你们所说的那两年之间懈近的。”程少
筠很热心的提供线索。
 
 一向健谈又不认生的她,来到展家不到一个星期,便和一伙人打成一片,熟
得不得了,大家也承认她和龚季云是天生一对──一样“坏”啰!
 
 “那两年,令扬一直和我在一起!”IVAN一面吃著水果冰,一面好心的公布
答案。
 
 “果然如此!”东那人异口同声的说。
 
 “你们怎么知道的?!”伊藤忍一脸好奇。
 
 “你说呢!”
 
 东邦人爱卖关子、吊人胃口的本性立即显现。
 
 “如果你承认你是笨瓜,我们就好心的告诉你!”五个一样爱欺负人的坏蛋
个个一副看扁人的模样。
 
 “不必!我自已会想!”伊藤忍不服输的嚷道。
 
 接著,又闹成一团。
 
 面对这样幸福欢乐的场面,龚李云除了笑之外,已不知该说些什么。
 
 而程少筠则以一副“我懂你的心”的表情搂抱著他,腻在心上人怀中,陪他
一起幸福的甜笑。
 
 IVAN则悄悄的离开客厅,和一直站在门外偷偷“窥视”大厅里那票年轻人的
展老爷会合。
 
 “这么一来,你委托我的事也功德圆满的完成了。”IVAN朝他笑道。
 
 “谢谢你,真的,这是约定的报酬!”
 
 IVAN拒绝那笔可观的酬金。“就当作我送给令扬的结婚礼物!”
 
 然后,他便潇洒的消失在展老爷的视线中。
 
 展老爷目送IVAN离去,直到他消失,以表最深的谢意。
 
 在这世上,能让IVAN这样的超A 级职业杀手心甘情愿的“做白工”,恐怕也
只有龚季云这个浑小子了。
 
 展老爷不得不佩服自己最宠爱的外孙。他的视线再度转向客厅里那票年轻人
──一切是如此圆满,等东邦人另外四位“准娘子”飞来会合,展家就更热闹
啦!
 
 展老爷愈想愈开心。
 
 嗯!似乎真的是个挺圆满的结局哦!
 
 “神医”曲希瑞配“凶暴美人鱼”绮依婷!
 
 “神赌”南宫烈配“红豆美人”席湘儿!
 
 “神枪手”安凯臣配“煽情小猫猫”纪小形!
 
 “神偷”向以农配“桃花源少城主”绪方真绘!
 
 “神算”雷君凡配“鬼灵精”展岳华!
 
 再加上“怪胎之最”龚李云和“捣蛋王”程少筠!
 
 看起来相当幸福甜蜜吧!
 
 别急著嫉妒他们,想想看,凭他们的性格,想要就此快快乐乐、顺顺利利的
步向“红毯”的那一端,岂是易事!
 
 所以,我们就暂时先祝福他们,让他们HAPPY 一下。
 
 不久的将来,铁定会“风云再起”,我们就拭日以待,等著那一天的来临吧!
嘻!
就爱你的坏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87/,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情哥哥,我坏掉了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爱的练习秘书的成长之路狂欲总裁邵韩贪色男人长生狱糊涂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