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奇幻修真小说 > 阎王的新娘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

阎王的新娘 | 作者:左晴雯 | 更新时间:2019-02-23 09:58:58
推荐阅读:妖界淫游记凌辱兽神女也疯狂丛林春色百炼成仙圣女女王的七彩后宫兔儿宝贝龙女傲情灰姑娘
第十一章关于焰提出的疑问,楚江王斟酌了半晌才困难的说:「前几天我意
外的从一位来买水的人鱼族特使口中得知,这一年来,月湖的湖水干涸的速度
莫名的加快了,而祭司和特使们却依然束手无策,人鱼族的人因而人心惶惶,
恐惧和绝望一天天的增加。有一天,从这儿买水回去的特使带回阎罗族的代理
阎王即将迎娶第三度空间的女子为妻的消息后,他们就渐渐的把水荒的原因推
到那个第三度空间的女子身上──」
 
 「这关菲儿什么事?!」焰忍不住怒吼。
 
 「是不关菲儿小姐的事。但你也知道,当人在求助无门、陷入极端恐惧与绝
望之中时,往往会将自身不幸的原因加诸在别人身上,怨天尤人,以舒缓内心
的焦虑,我想人鱼族的人对菲儿就是这种心态。更何况,据我所知,一百年前
最后一位人鱼族女王私奔的对象就是误闯咱们这个世界的一个第三度空间的男
子,而现在又听到你要迎娶来自第三度空间的女子,菲儿小姐的名字在咱们这
儿开始流传开来的时间又很凑巧的发生在月湖加速干涸的一年前,也难怪他们
会将新仇旧恨全算在菲儿小姐头上。」说到这儿,楚江王特别声明,「当然这
绝对是欲加之罪,我绝对相信那和菲儿小姐无关。」
 
 「他们最近的一次庆典或节日是什么时候?」焰之所以能这么沉得住气,这
也是原因之一──他知道一般祭天之类的事都不会马上杀掉祭品,而事先至少
会有三天以上的净身仪式,也就是说他的菲儿暂时不会立刻有生命危险。同样
的,这也表示他最少还有三天的时间可以救菲儿。
 
 楚江王想了一下,脸色大变的叫道:「就是明天,明天正好是最后一位女王
离开人鱼族一百年的日子,他们很可能挑在明天!」
 
 「什么?!」焰一听,原来还尚称冷静的脸顿时刷白,毫无血色。「怎么会
这样?!」事情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却愈想愈觉得有可能,究竟对一已经
疯狂、失去理智的人是不能用常理去推断他们的行为的。
 
 秦广王、都市王、金和平等王也开始着急,争相追问楚江王:「那你知不知
道如何进入人鱼族的领地?!」
 
 楚江王无奈的摇摇头。
 
 连和人鱼族素有往来的楚江王都不知道,其它人就更甭提了,一伙人因而更
加慌乱着急。
 
 「怎么会这样?!」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在菲儿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居然是
这么无能。「我应该一直守在她身边的,我应该一直守在她身边……」
 
 他恨透自己的过度自信,以为在这个王城中,有他和平等王双重结界的保护,
应该不会有问题,没想到还是让人轻易的劫走菲儿!
 
 是的!真相已经大白,但是面对谋害菲儿的凶手,他竟然束手无策,连敌人
的行也查不出来,更甭提救菲儿!
 
 「一定还有办法的,一定还有办法……」焰像是在说给在场的每一个人听,
更像是在说服自己相信。
 
 「没错,别急着绝望,确实还有一个方法!」
 
 一个熟悉的人声由远而近的飞向他们。不久之后,安德烈和耿克柔便双双出
现在他们面前。
 
 「安德烈、柔柔,你们不是回第四度空间去了,怎么──」此时此刻见到知
己好友,对焰而言无异是一剂精神振奋剂。
 
 安德烈连客套的寒暄都省了,开门见山的说出来意,「菲儿被人鱼族劫走的
事,我已经由长年隐居在我们那个空间的一位长老口中知道了!」
 
 「呃?!」
 
 不止是焰,在场的人都大感惊愕,席菲儿被劫的事才刚发生不久,而且事件
发生后就立刻封锁消息,怎么会这么快就传到第四度空间去了?!
 
 安德烈明白他们的疑问,继续说:「我和柔柔这次就是因为那位隐居的长老
才被召回去的。那位长老是个有很强能力的占卜师,他早就卜出今天的事来,
但却一直到菲儿被劫的事发生后,他才告诉我这件事和故事的真相。」
 
 如果他更早知道,早就火速跑来告诉焰,那么不幸的事也就不会发生了,只
可惜……安德烈相当感慨。
 
 不过现在赶快亡羊补牢也不迟,所以他很快又说:「那个长老知道去人鱼族
的方法 .」
 
 他也是直到刚才才顿悟,这就是双亲派秘密特使急召他和柔柔回去的真正原
因。
 
 「快说!」焰如濒死的人重见曙光般的兴奋。
 
 安德烈以一种很复杂又为难的眼神看了神色比死尸还难看的焰一眼,依然开
不了口 .焰一秒钟也无法按捺的催促,「你快说,人命关天呀!」
 
 耿克柔的表情也相当复杂,不过她实在不忍心看焰急得像要疯了一般,加上
对菲儿的关心之情,她忍不住扯扯安德烈的衣袖哽咽的说:「你就说出来吧!
一切就让焰自己决定,这样才公平,我们没有权力左右这件事的发展,对吗?」
 
 安德烈深深明白耿克柔所说的道理,但是他……
 
 「安德烈,你快说,我跟你下跪──」只要能救菲儿,焰连自尊心都不要了。
 
 「焰,你别这样,我说就是了!」安德烈连忙阻止好友的动作。
 
 他深吸了一口气,双眼闪烁着慑人的眸光,看得出他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来说
这件事。他将长老交给他的一块稀世宝石交给焰,紧接着才说:「这是长老要
我交给你的「火月石」,是由月湖里取得的。」他又深吸一口气才接续下去,
「焰,你听好,想救菲儿只有一个机会,就是在明天这个火月石由现在的晶莹
剔透变成如熊熊烈火般的火焰色时,紧紧握住它,它将会和月湖产生共鸣,你
便能利用强大的超能力在它的指引下到月湖去。」
 
 「那我们也一起去!」秦广王等人争相跟随。
 
 「恐怕不行,长老说过这个火月石除了指引方向之外,还有许可证的作用。
也就是说,只有拥有这颗火月石的人才能顺利进入人鱼族的圣地月湖。」若非
如此,安德烈也就不必如此担心了。
 
 「为什么一定要等到明天这颗火月石才会变色?」焰恨不得现在就去救心上
人。
 
 可能的话,安德烈真不想说出这件事,但不说又不行。「火月石对人鱼族而
言,是和月湖一样重要的宝物,所以他们从不轻易凿取,更不轻易把它送给外
人,只除了少数和他们一样有特殊渊源的外人例外,而长老就是少数获得火月
石的异族人之一。它之所以被称为「火月石」,是因为它本身的特殊性,取自
月湖里的它,无论被取出月湖多久、离月湖多远,都会藉由火而和月湖产生共
鸣。简单的说就是,只要在月湖湖畔那个唯一露出水面部分的火月石建造的圣
石台点火,火月石便会互相牵引、产生共呜,而由原来的透明水晶模样转为火
焰色,这便是「火月石」一名的由来。而人鱼族几千年来都是利用火月石和圣
石台来发布紧急集合令的,只要祭司在圣石台点火,就能和旅游在外的族人联
系,所以通常长年在外的人鱼族身上都会带着火月石──」
 
 焰瞬时大彻大悟,「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明天将在圣石台举行火祭,活活烧
死菲儿,而我唯一能救菲儿的机会,就是在火把点燃、菲儿还没被烧成灰烬之
间那段短暂的时间?!」
 
 「正是。」这就是安德烈迟迟说不出口的原因。
 
 「不行!焰,你不能去!你是一国之君,阎罗族不能没有你,让我们代替你
去救菲儿吧!」秦广王一人好象在比谁比较大胆一样的争相代替焰,一个比
一个还不怕死。
 
 「不!不行,我要自己去,没理由要你们代我去。」焰立刻就否决。
 
 但秦广王一伙人岂肯轻易罢休,于是双方人马争得不可开交,直到安德烈又
说了一句话,纷争才告平息。「长老特别叮咛我,根据他的占卜,这次的救援
行动只有焰亲自出马才有成功的机会。而长老他的占卜一向很准,从未出过差
错!」
 
 否则他早就自己偷偷跑去救菲儿了,而不必特地跑来找焰。
 
 安德烈这番话让原本争闹不休的室内,旋即鸦雀无声,一个个我看你、你看
我,所有的人全都说不出话来了。
 
 焰则以殉教者般的骇人气势,下了最后的结论:「明天由我去救菲儿,谁也
不准妨碍我,听到没!」
 
 他黑夜般的双眸闪烁着坚定可怕的光芒──那是势在必行、势死如归的神情
……
 
 ***席菲儿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觉醒来
就被人绑在木桩上动弹不得,而四周又是她从没见过的陌生景象,还有一大
眼神疯狂、对她极不友善的陌生人围着她,此起彼落的对她咒骂连连──「去
死吧!异世界的魔女!」
 
 「快烧死她,这样我们就能脱离苦海了!」
 
 「对,快烧死她,我们就不会再有水荒的问题!」
 
 「该死的魔女,妳别想逃走,我们知道你们那个世界的人都是用火刑对付魔
女的,现在我们用你们发明的火刑来烧死妳,妳应该很欣慰吧!哈哈哈!快去
死吧!」
 
 「可恶的魔女!」
 
 席菲儿被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她明明记得她是在平等王的王宫里,借口
要休息而溜回房中,不久就因为头又开始昏沉沉而真的入睡了,接下来的事她
就不知道了,怎么一觉醒来,她就莫名其妙的被人绑在木桩上,看样子这些人
是真的想烧死她。
 
 不!不要!我不想死,我今天才将满二十岁呀!
 
 焰!救我!救我!焰!
 
 她在心中拚命吶喊:焰,快来救我!
 
 眼看着一个身着一身白色长袍的男子,拿着熊熊燃烧的火把愈来愈逼近她时,
她都快吓得睁着眼睛昏过去。「不──!」
 
 「我是人鱼族的祭司,再过一会儿,就将点燃妳脚底下的木柴,拿妳祭天,
妳有什么话就快点交代!」他的语气很冷,但却没有敌意。
 
 意识到他没有敌意,席菲儿才勉强挤山话来,「为什么要烧死我……我又不
认识你们……应该和你们无冤无仇啊……」
 
 焰!救我!快来救我,我好怕啊!焰!她在心中绝望的嘶喊,只因为她本能
的知道,焰一定是不知道她在这儿,否则他早就来救她了。但是她还是不死心
的拚命吶喊!
 
 那祭司不带感情的说:「妳别异想天开了,这个地方是我们人鱼族的圣地,
除了人鱼族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更没有任何外人能擅自闯进这里,
所以妳还是死心吧,阎王焰不可能来求妳的!」
 
 「不……为什么要杀我……」经他这一说,她更加绝望。
 
 「我知道妳是无辜的,但是长年的水荒和绝种的恐惧已经让我的族人陷入疯
狂的状态,为了稍稍安抚他们不安的心和心中的怨恨,我只能烧死无辜的妳了。」
 
 「不──」
 
 「时间到了,点火!」另一个祭司在另一角落下达命令。
 
 拿着火把的祭司便毫不留情的将火把丢向席菲儿脚下堆得像小山的木柴堆,
自己退离了圣石台。
 
 「不!不要──焰──救我──」
 
 此时紧盯住火月石的焰,一发现火月石变红,便使尽全身的超能力,以最快
的速度做「瞬间移动」,把握短暂的时间去救他最心爱的菲儿。
 
 「焰!你一定要和菲儿一起平安无事的回来啊!」耿克柔泪流满面的朝已消
失无的焰哭喊。
 
 其它人也是个个面色死灰,他们什么也不能做,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和等待
了。
 
 「焰──救我──我怕──好烫呀──焰──」
 
 眼看脚下的火愈烧愈旺,就要烧上她动弹不得的脚,席菲儿更为惊慌失措,
偏偏在生死边缘,她依然挤不出半滴眼泪来。
 
 「焰──」
 
 「菲儿!」焰倏地出现在火焰中,席菲儿的眼前。
 
 「焰?!焰?!真的是你?!」席菲儿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以为是
在过度绝望中产生的幻觉。
 
 「真的是我,我来救妳了!」焰迅速的解开束缚在席菲儿身上的绳索,他本
想直接以「瞬间移动」带走菲儿的,但偏偏天不从人愿,那绳索似乎是特制的,
具有阻碍「瞬间移动」的作用,逼不得已他只好先设法切断绳索。然而祸不单
行的是,那绳索出乎意料的顽强,很难切断。
 
 烈火眼看就要烧上席菲儿的脚,焰却还没能将她脚部的绳索解开,他便用精
神波将柴火甩开。
 
 此时,他的身后却传来人鱼族祭司和特使们的声音,「阎王焰,你最好立刻
离开圣石台,我们并不想和你为敌,否则你将会被即将射过去的火箭烧死,到
时休怪我们无情 .我数到三──」
 
 「一──!」
 
 「焰!你快走,不要管我了!」席菲儿眼看如满天星光的火箭全朝他们这边
瞄准,心头大乱,反正她是逃不了了,但是她不能让焰为她陪葬。
 
 「别担心,我已在这个圣石台四周布下结界,那些火箭射不进来的。」其实
他是哄她的,因为他知道他的结界根本挡不住那几个超能力特强的祭司和特使
们的联手攻击。
 
 「二──!」
 
 「真的吗?」席菲儿还是不放心。
 
 「当然,妳别乱动。很好,脚的绳子解开了,剩下手和腰部的绳子!」
 
 「三──!」
 
 「射──!」
 
 席菲儿被那些如雨点般飞来的火箭吓呆了,而在她呆愣的同时,焰毫不犹豫
的用身体护住她,让那些火箭没办法伤到菲儿。
 
 「焰──放手──不要──」
 
 眼看焰全身都是血,整个背部都着火了,她才知道他在唬她。「快走!不要
管我了,你的背后已经着火了,再不走会被烧死的,快走啊!」
 
 「我不走!如果救不了妳,我宁愿和妳一起烧死在这里,我绝对不会一个人
走的!」焰早已下定必死的决心,一心一意只想救他心爱的人儿,根本感觉不
到在他身上迅速蔓延的火势。
 
 「不!你这又是何苦……我一点也不爱你,一点也不想当你的新娘……我一
直在骗你……和你一起拜访各个亲王时,我一直处心积虑的想破坏他们对我的
印象,好破坏婚事呀!我是如此的讨厌你……你知不知道……你听到没有……
快走!」
 
 这番话在这一刻之前或许是她的真心话,然而在冲口而出的剎那,它们却全
部成了谎言,因为她在那一剎那发现了自己真正的心意──她是爱焰的,早在
不知不觉中深深的爱上他!
 
 但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她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彻底伤他的心,藉以逼
走他,好救他一命!
 
 没想到焰却平静的说:「这些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我爱妳,无论妳如何讨厌
我、不爱我,我还是深深爱着妳,所以妳什么都不必说了,我一定要救妳!」
 
 他给她一个她一生中见过最深情、最撼动人心的笑容,然后就继续忙他的事。
 
 席菲儿的心好痛好痛,尤其在目睹他那在这世上最令她心疼的笑容后,她的
心更是痛得碎成片片……
 
 「不──!」
 
 神啊!如果?真的存在,请?救救焰,立刻把他从我身边带走吧!求求?!
 
 「快走──焰──」
 
 「不,我一定要救妳!」他心里就只有这个念头。
 
 「快走啊──」席菲儿的哀号听来比哭还令人心酸,眼睛竟泛起久违的雾气。
 
 此时,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真的听到了她的祈求,已经一百年没有出现过闪电
和雷声的天空,竟然乌云密布、出人意料的闪过一道闪电,紧接着竟然打雷了。
 
 而席菲儿久违的泪水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归来,如决堤般的一倾而下──「求
求你,快走,焰,你快走啦──哇──」
 
 眼看她哭得唏哩哗啦,焰呆了一下,旋即笑道:「太好了,妳终于会哭了!」
 
 尽管死神已经将镰刀搁在他的脖子上,随时都可能取走他的生命,他心里念
的、在乎的还是只有眼前的佳人。
 
 席菲儿因而哭得更凶,「你快走啦──哇──」
 
 轰──隆──!
 
 哗──啦──啦──啦──在席菲儿放声大哭约莫一分钟后,天空开始下起
倾盆大雨。
 
 「下雨了!下雨了!万岁──!下雨了──」
 
 人鱼族的人全部都欣喜若狂的大呼小叫。
 
 祭司们却脸色大变的大吼:「大家快帮忙,快把公主放下来,快啊!」
 
 他们一面叫,一面便已用「瞬间移动」移到圣石台上。
 
 而席菲儿根本听不到周遭的声音,她只是因为突然降下的及时雨灭了大火,
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她最重要的焰,喜极而泣的号咷大哭。
 
 焰则是自始至终都没在乎过自己,只是拚命的想解开她身上的绳子。「全部
解开了,我们快走!」
 
 「等等,请留步!」
 
 祭司们领着一干特使,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跪在即将离开的两人面前,
大声的说道:「参见公主,请公主原谅!」
 
 「呃?!」
 
 公主?!焰和席菲儿被这戏剧化的转变弄得呆愣在原地。
 
 然而,焰毕竟是以冷静著称的明君,马上就从惊讶中恢复,重新掌握住状况。
 
 他立刻发现另一件喜事。「菲儿,妳不但有了眼泪,而且「怪病」也好了?!
瞧!淋得这么湿依然没有改变性情。」
 
 「真的?!」经他一提醒,她才惊觉。「我好高兴,哇──」一高兴又马上
哭得响彻云霄。
 
 焰则满心爱怜的细心哄着她。说实话,他还是最喜欢这个动不动就哭得唏哩
哗啦的「哇小姐」,好可爱好可爱呀!
 
 而本来已经变小的雨势,在席菲儿大哭的同时,又变得雨势磅。
 
 一向观察入微、精明睿智的焰立即注意到这一连串的「巧合」。
 
 尤其是人鱼族族人骤变的态度,更让他相信事情一定还有内幕──本来只是
祭司和特使下跪,但在雨势再次随着席菲儿的哭声而变大后,下跪的族人愈来
愈多,纷纷叫着:「公主!是公主!是公主回来了──」
 
 席菲儿才不管什么公主不公主,她只是紧紧抱住焰,哭得梨花带雨的直喊:
「太好了,你没事──太好了──傻瓜──大傻瓜──哇──」
 
 ***一切的真相在人鱼族祭司们的解释下,终于完完全全的真相大白了!
 
 原来席菲儿遇不同水温的水会变成不同性格的「怪病」,以及泪水突然消失
并非有人对她下了毒手,而是人鱼族王位继承人的「人鱼公主」在即将届满二
十岁前的正常现象。
 
 那正是在人鱼公主体内的特殊力量开始觉醒的特征。一开始会莫名的剧烈头
痛,然后四周会随头痛的增强而出现强烈的光束,接着性情就开始丕变,变化
无常、捉摸不定,同时泪腺会失去功用,还有一点就是会变得亲水性很强、很
会游泳,而阴晴不定的个性则会一直持续到二十岁生日当天,执行第一次的「
祈雨」之后才恢复正常。
 
 也就是说,席菲儿事实上是一百年前和第三度空间人类私奔那个最后一位女
王的后裔。
 
 换句话说,就是席菲儿是个不折不扣的「人鱼公主」。
 
 在知道所有的事、天下太平之后,一伙人便齐聚在阎王的城堡闲聊。
 
 在座的有四位亲王和金、真正的阎王夫妇、安德烈和耿克柔,以及人鱼族的
祭司和一位特使,就独缺当事人的焰和席菲儿,不过气氛却相当融洽。
 
 「原来菲儿那么爱哭是有这么大的渊源啊!」耿克柔到现在还啧啧称奇。
 
 「就是啊!我还真是第一次听到这么鲜的「祈雨」方式呢!」安德烈发现说
错话,连忙道:「抱歉,我并无恶意。」
 
 人鱼族的祭司不以为忤的笑道:「其实并不是每位女王都是用哭这种方式来
祈雨的,菲儿公主算是比较特殊的例子。不过,女王的眼泪会左右月湖一带的
天气和雨量却是真的,这就是要继承王位的公主所必须具有的特殊能力,也正
是我们一族延续生命的重要倚赖,所以并不是每一位公主都能成为一族的女王
的。」
 
 人鱼族的特使接着说:「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一族对女王都非常呵护,
因为我们知道女王的责任和压力是很重的。」
 
 「那……万一女王的泪水过多,会不会有淹水灾的顾虑?我只是好奇,并无
恶意。」秦广王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
 
 「这倒不会,因为女王只有待在月湖一带哭泣时,才会左右附近的雨量和天
气,离月湖太远就起不了作用了,所以不会有水患的问题。」祭司很亲切的公
布答案。
 
 「那就好!」安德烈和耿克柔不约而同的大松一口气,旋即会心的大笑。
 
 「喂!你们小俩口在笑什么,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呀!」
 
 几个亲王在那儿连连发出抗议。
 
 安德烈和耿克柔也很大方的把焰老爱逗哭席菲儿,还戏称她为「哇小姐」的
种种趣闻说给大家分享。
 
 一时之间,笑声四起,绵延不绝于耳。
 
 阎王夫妇难得如此相敬如宾的「和平」相处,相视莞尔一笑──太好了,一
切都圆满落幕了!
 
 不但解开了「谋杀事件」的真相,同时还顺利的解决了焰和席菲儿的婚事─
─再也没有人反对他们两人的婚事。
 
 人鱼族也安渡难关,不再有绝种的恐惧,而且在新任女王席菲儿的开导下,
一族已决定打破这一百年来的「闭关自守」,和外族人多多接触,而且全族的
人都十分喜欢爱哭却坚强、心地善良的席菲儿呢!
 
 同时,阎罗族和人鱼族双方都对焰和席菲儿的婚事相当满意,也都很乐于和
彼此缔结婚姻关系。
 
 一切都是如此的圆满美好,就只差当事的两人似乎还没有「ㄑㄧㄠˊ好」…
 
 ***这会儿正在皇家花园喷泉边的树下哄着席菲儿的焰,正满面春风、幸
福的笑着。一想起菲儿在那场危急的火焰中,真情流露的表现,他就无法不笑
容满面。
 
 但最让他心满意足的,还是菲儿此时此刻完好无缺的映在他的眼眸中,再也
没有比这更令他感到宽心的事了。
 
 而席菲儿从刚才就一直嘟着一张嘴,老大不高兴,任凭焰怎么逗她、怎么赔
不是,也不肯轻易妥协。
 
 焰一点也不以为意,耐心十足的哄她,「好了啦!别生气了,我知道我不该
骗妳平等王的事,但是妳先骗我在先的哦!」
 
 「我不管,反正你骗我!」其实她早就原谅他了。何况整个事情从头到尾都
是她比较理亏,焰才骗她一次,而她却骗人家好几次,人家焰没生她的气就已
经很阿弥陀佛了,她哪还有什么立场生他的气。
 
 真正令她生气的是他的伤!
 
 他竟然为了救她,连自己被烈火焚身都不在乎。瞧他全身除了那张脸,几乎
从上到下都包满了绷带,活像具会走路的「木乃伊」,她就又气又心疼。
 
 焰不笨,自然知道她为什么生气,深情款款的从她身后搂抱住她,将双手在
她小腹前交握,似水柔情的圈住她。「好了,别再气了,我答应妳以后会小心
自己的身体,好不好?」
 
 「你骗人!」她说着说着眼眶又红了起来。
 
 「那──我老实说,我今后还是会把妳看得比我重要,如何?」
 
 「不准这么说!」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语句中却充满小女儿的娇气。
 
 焰又开始心神荡漾。「那我说我爱妳,好爱好爱妳,总可以了吧?」
 
 「你──唔──」
 
 她才仰起含泪的俏脸,他便爱火难耐的封住她的小嘴。
 
 然后,四周的花、草、树木、天空和夏风都醉了,醉在他们两人浓烈难舍的
缠绵悱恻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焰的唇才恋恋不舍的自她的红嫣移开,喘着气说:「嫁给我
好吗?菲儿。」
 
 「我──」
 
 「我不是指现在,我知道妳想完成巴黎音乐大学的学业,我会等到妳毕业的,
好不好?」
 
 「我──」
 
 「我会负责把妳和人鱼族的渊源和我的身分告诉妳的亲人,并努力争取妳家
人的好感,绝对不会让妳左右为难,我发誓!」
 
 「我──」
 
 「我不会再动不动就逗妳哭,戏称妳为「哇小姐」了,妳相信我!」
 
 「我──」
 
 「我爱妳!好爱好爱妳,一辈子都只爱妳一个人,真的!」
 
 「我……哇──」
 
 「菲儿!菲儿!妳怎么了?别哭啊!我没有欺负妳啊!」焰急了。
 
 「你……你……哇──你一直一直说,都不给我机会说话,教我怎么告诉你
……我愿意当「阎王的新娘」嘛!哇──你还说你没有欺负我……哇呜──」
席菲儿才说完,又哭得像海水泛滥。
 
 焰则高兴的将她高高的腾空举起,大声的欢呼:「万岁!妳答应了,妳终于
答应当我的新娘了!太棒了!」
 
 席菲儿被他高举之后,吓得哭得更大声,但大哭的同时还不忘记问:「你到
底喜欢我哪一点?」
 
 「全部都喜欢!」焰毫不犹豫的大声回答。
 
 席菲儿又问:「最喜欢哪一样?」
 
 「妳哭泣的样子!」他老实的说。
 
 「哇──你欺负我啦!」其实她心里很高兴,因为她最担心的就是她的爱哭
会成了他日后讨厌她的原因。
 
 焰自然也知道她的心思,便再一次大声的对天吶喊:「我最爱菲儿哭的样子,
一辈子也看不腻,妳永远都是我最爱、最宠、最珍惜、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哇
小姐」,我发誓!」
 
 席菲儿明明既放心又开心,却又忍不住哭道:「你才说你不会再叫我「哇小
姐」的,哇──」
 
 焰则一脸陶醉的看着她那令人百看不厌的哭脸,放声大笑,将她转了一圈又
一圈,幸福的嘴笑得连最强力的三秒胶也没办法让它合拢哩!
 
 他们的变身兽波波和拉拉这对小情侣也在一边祝福亲爱的主人呢!
 
 而不知何时就躲在一旁偷偷欣赏这一幕幸福画面那一大「电灯泡」,则一
个个都感到不可思议──没想到「未老先衰」和「爱哭鬼」竟然会是绝配!
 
 但他们都公认「哇小姐」席菲儿,哦!不,正确的说,应是「人鱼公主」席
菲儿是最佳的「阎王的新娘」哦!
 
 抗议?!
 
 行!
 
 自己去找阎王焰说!
 
 不过必须有被焰打断鼻梁和三根肋骨,再被阎罗族和人鱼族的人联脚踹到南
极洲去和企鹅作伴的心理准备,不怕死的尽管去,不过别拖我下水,拜托!
 
 《本书完》
阎王的新娘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86/,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妖界淫游记凌辱兽神女也疯狂丛林春色百炼成仙圣女女王的七彩后宫兔儿宝贝龙女傲情灰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