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画眉最新章节

第十二章

画眉 | 作者:典心 | 更新时间:2019-02-23 09:46:22
推荐阅读:夺美记参情水浴晨光江山风月剑将军抱抱要睡觉少爷的点心唐朝绝代佳乞歪传绝色俏千金夺情霸爱千年玄冰
第十二章
 
 
  墙角的莺儿,虽然嘴里塞着布,却仍努力的试图发出声音。
 
  眼睁睁看着夫人被掳走,她吓坏了,担忧的在地上又滚又爬。她使劲的挪动身子,砰的一声跌在地上,也顾不得疼,就像条毛毛虫似的,奋力往门口蠕动。
 
  好不容易,花了一番功夫,一身是汗的莺儿,终于来到门前。
 
  她先利用门槛,弄掉了嘴里的布,接着才放声大喊。
 
  「救人啊!救命啊!快点来人啊!」她一边哭着,一边用尽力气,声嘶力竭的大叫,只希望左邻右舍能听见。
 
  只是,她才刚喊了两句,就听得砰的一声,大门猛地被人推开,三个身穿黑衣的男人,闻声闯了进来。
 
  啊,这邻居来得好快!
 
  但是……但是……好奇怪,她好像从没见过他们啊!
 
  不过,陌生归陌生,一瞧见有人,莺儿就心头一松,眼泪更是滴滴答答,不受控制的往下掉。「求求你们,我家夫人、我家夫人……她、她被……」
 
  黑衣人蹲下来,抽出刀子,割断了绳索。
 
  「拜托,夫人她……」
 
  「夫人怎么了?」黑衣人的口气,比她还要焦急。
 
  「呜呜呜,夫人她……夫人她被坏蛋绑走了。」莺儿抽噎着。「我亲眼看到,那个坏人抓着夫人,从后门走的。」
 
  三个黑衣人全都变了脸色,无声的交换了个眼色,就算不需言语,也知道各自该做些什么。
 
  其中一个,留了下来,详细追问吓坏的小丫鬟。
 
  另一个人赶回风家,抢在最短的时间内,向夏侯寅报告。
 
  剩下的那个,则是出了后门,一路追踪下去,沿着青石街上最新、最鲜明的一道车辙,追到了东门口。
 
  消息传回风家,尚未入睡的夏侯寅,匆匆走了出来。只听完属下报告,画眉被不明人士掳走,他就脸色惨白,吓得肝胆俱裂。
 
  「放出消息,让所有人都出去追查!」
 
  他压抑着恐惧,以及几近蚀骨的担忧,厉声质问道:「有谁瞧见,她是怎么被掳走的?」
 
  从画眉住处赶回来的人,急忙上前,说出好不容易问到的宝贵线索。
 
  「夫人的丫鬟说,那人拿她威胁夫人,再用刀强押着夫人,从后门出去了。两人离开时,她听见了马车的声音。」
 
  「那条路上呢?」
 
  「已经有人去追了。」
 
  夏侯寅收握指掌,就连先前被押入牢狱,与贾欣之间难分胜败时,他也不曾这么慌乱过。
 
  画眉是他的心、他的命。他不能忍受,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那个丫鬟还说了什么?」
 
  「她说,那个人蒙着脸,看不清样貌,还称夫人为夏侯夫人。」
 
  他心头一寒。
 
  如此说来,掳劫画眉的人,其实知道她真正的身分?
 
  到底会是什么人,不但晓得她的身分?还会特地来到赤阳城,出手掳走了她?
 
  夏侯寅咬紧牙根,强迫自己定下心神。
 
  他现在不能慌乱,必须保持冷静。唯有这样,他才有机会,赶在那个蒙面人伤害画眉前,尽快找到她,把她救出来。
 
  屋檐上传来轻响,一个黑衣人施展轻功,落在庭院中,匆匆奔了进来。
 
  「风爷,有人打昏了东城门的守卫,开了城门,驾车出城去了!」这消息十万火急,他不敢耽搁,急着赶回来通报。
 
  「好!」夏侯寅心念急转,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做出决定。「去把猎犬牵出来,拿她的衣裳,给猎犬闻闻,所有人分头去找,找到的就发火信通知!」
 
  「是!」
 
  黑衣人们尽速奔了出去,却还是追不上心急如焚、放出猎犬后就疾步追出东城门外的夏侯寅。
 
  他在官道上奔驰,不肯浪费半点时间,心中不断祈求着。
 
  不要!
 
  不要!
 
  不要!
 
  他什么都愿意做。
 
  老天爷啊,就是别让她出事!
 
  
 
  月光淡薄,一辆马车在官道上疾驰着。
 
  马车颠簸,让画眉头晕目眩,驾车者粗鲁的鞭打马匹,让马疯狂的跑着,马车几次重重的起落,都震得她五内发疼,差点要呕了出来。
 
  「你究竟想带我去哪里?」她忍着不安以及厌恶,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认得他。
 
  那张尖嘴猴腮、目小如豆的脸,以及嘴角的狞笑,邪恶得让她就算想忘也忘不了。
 
  月光之下,贾易回过头来,冷笑了几声。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妳找了风家当靠山。留在那地方,有风家的人随时会来煞风景,老子不能尽情享受。」他打量着画眉,忍不住舔了舔唇,当下扯紧了缰绳。
 
  马匹人立嘶鸣,四蹄终于落地时,细瘦的四肢都累得发抖。
 
  「这里离赤阳城也够远了,既然妳等不及,咱们现在就来吧!」他伸出手,眼里的光芒,淫邪得让人作呕,那只不知做过多少恶事的手,就要摸上画眉的肚子。
 
  毛骨悚然的画眉,用力挥开那只手。
 
  「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她瞪着贾易,双手抱着腹部,极力想保护肚子里的孩子。
 
  这一挥,却让贾易恼羞成怒。
 
  那张邪恶的脸,转瞬之间,就化为疯狂的愤怒。
 
  「妈的!」他粗声咒骂着,扬起了手,重重的打了画眉一掌,打得她翻落马车,娇柔的身子重摔在地上,发出一声痛极的呻吟。
 
  「妳这臭婆娘,不要以为又找到了靠山,我就不敢动妳。」他走了过去,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咒骂着,恶狠狠的踢了她一脚。
 
  那一脚不偏不倚,就踢在画眉的肚子上。她闷哼一声,痛得脸色惨白,只能抱着肚子,蜷缩在地上,身子因为剧痛,不断颤抖着。
 
  贾易睨着她,嘿嘿冷笑了几声。
 
  「老子要的女人,从来没有人敢挡。妳这贱人,却敢坏了我的事。那时,夏侯家垮了,妳却走得不见踪影,我就在心里发誓,不论花多少功夫,都要逮到妳,好好的教训教训。」
 
  他伸出手,抓起软弱无力的画眉,逼靠到她面前。
 
  「我倒是没料到,妳竟然怀孕了。妳是姘上哪个野男人?还是说,妳肚子里的就是风家那个老怪胎的种?」
 
  纵然在剧痛之中,身陷险境的画眉,听见贾易那不堪的羞辱,却还是松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贾易只查出,她为风家工作,却还不知道,风家的主人其实就是那个被贾家赶尽杀绝,还能从鬼门关前回来的夏侯寅!
 
  一阵剧痛袭来,教她痛得呻吟。
 
  眼看那男人靠近,虽明知逃不过,她还是忍着痛往后爬退。
 
  贾易却上前抓住她的头发,用力的扯着,对着她露出鄙夷的笑。
 
  「妳倒是厉害啊,才刚到这里,立刻就搭上了个男人,还怀了野种。」他哼笑着,朝她的肚子睨了一眼。「妳跟了夏侯寅八年,他要是地下有知,不知道会有多伤心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她扯了回来,重重把她摔在地上。
 
  这一次,画眉连呻吟声都发不出来。她咬紧牙关,冷汗直流,肚子一阵一阵的疼着,她甚至能感觉到,腿间漫开的濡湿。
 
  贾易抽出刀子,那锐利的刀刃,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青色的光芒,让人心口发寒。
 
  「看在我跟夏侯寅还有些交情,不如,我就先替他清理门户,把妳肚子里的野种挖出来,咱们再来好好享受。」他森冷的笑着,用刀尖抵住画眉的下巴,看着刀尖划破雪肤,滴下鲜红的血。
 
  鲜血让他不由自主的笑了,甚至想到许多回忆。
 
  「啧啧啧,我真怕夏侯寅会死不瞑目。」他用刀尖,挑起她的下巴,愉快而享受的问:「妳知道,我是怎么『款待』他的吗?」
 
  「我叔叔交代,无论死活,都得从夏侯寅嘴里,问出妳的下落。」他冷笑着。「我问了他十次,每问一次,就夹断他一根指骨,他却宁可死,也不肯说出妳的下落。」
 
  画眉咬着唇瓣,全身战栗着,同时被下腹的剧痛,以及贾易所描述的景况折磨着。
 
  「等到他指骨全断后,我挖出他一只眼睛,再用鞭子打烂他那张脸。」他笑得无比得意,像在重复着一件最光荣的事。「我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每天每天都换了新花样,用鞭子打、用火烙,啊,对了,我还用铁棒,一根一根的打断他的骨头。」
 
  说到这里,贾易竟露出惋惜的表情。
 
  「可惜啊,他只撑了十多天就死了。他要是能多活两天,我打算剥了他的皮,再用刀子切下他的命根子。」他微笑着,用刀面拍拍画眉的脸,刀刃上的血,染红了她的颊。「唉,夏侯寅一定不晓得,他用命护着的女人,才转过身,就找上别的男人,还怀了身孕。」
 
  他半蹲到她面前,举起刀子,缓缓的、慢慢的、逐吋逐吋的划开她的衣裳,刀刃落在白皙的肚皮上。
 
  「夏侯夫人,您就算怀着野种,还是这么的美啊!」冰冷的刀尖,在她的腹上,轻轻的游走着。他狰狞的笑着。「看来,妳也是个少不得男人的骚货。现在呢,我就把妳的肚子掏干净了,然后咱们再来痛快几回吧!」
 
  他发出尖锐的笑声,握住画眉的手,再举起了刀,看准了她的腹部,狠狠的戳刺下去──
 
  就在刀尖即将刺入画眉的那瞬间,一支锋利的飞刀,从黑暗中袭来,劲道极强,只听见当的一声,贾易手里的刀,就断成两截,像破铜烂铁般,叮叮当当的掉落。
 
  他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听到黑暗之中传来如兽咆、如鬼嚎,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哑吼声。
 
  「贾易──」
 
  那声音,听得他全身发冷。
 
  「谁?是谁?」他连忙起身,才刚回头,就看见那恶鬼般的男人,一步一步朝他走了过来。
 
  夏侯寅!
 
  这三个字刚闪过脑海,那恶鬼已经来到眼前,速度快得诡异。接着,他只觉得胸口一痛,整个人就被踢倒,狼狈的滚倒到一旁。
 
  不!怎么可能?
 
  这念头才闪过,下一瞬间,恶鬼的双手,已经掐住他的脖子。
 
  「贾易,你竟敢伤她!」
 
  他瞪大了眼,满脸不敢置信,不断惊叫挣扎着。
 
  「不、不可能!你死了!我亲眼看见,他们把你埋了。」他竭力挣扎,却还是摆脱不了,紧扣在喉间的指掌。那双骨节扭曲的手,在他的颈间,愈陷愈深、愈陷愈深。
 
  鬼!
 
  是鬼!
 
  无法呼吸的贾易,又惊又怕的想着。
 
  那张可怕的脸,就近在眼前,明明就是那个,早该在土里腐烂了的夏侯寅。他绝对不会认错,那张脸上的每条鞭痕,都是他打上去的,就连那颗眼珠,也是他亲手挖出来的……
 
  是恶鬼来索命了!
 
  贾易的脑子里,最后只闪过这个念头。接着,就听到喀的一声,他的喉骨被捏碎,整个人抽搐了几下,脑袋一偏,再也不动了。
 
  死去的时候,他的表情扭曲,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惊恐。
 
  丢下贾易的尸体后,夏侯寅站起身来。一声痛极的呻吟,传进他的耳中,他匆匆转过身来,那股锐利得足以伤人的杀气,在望见她的时候,才消失得无影无踪。
 
  「画眉!」
 
  她蜷缩在冰冷的泥地上,脸色苍白,紧抱着肚子,发出低低的呻吟,腿间的濡湿已转为黏腻。
 
  「我……我……」她睁开眼睛,虚弱的喘息着。「我要生了……」胎儿即将足月,但是马车的奔驰、贾易对她的暴行,都已让她动了胎气,这孩子要提早出世了。
 
  夏侯寅的脸色,霎时之间,也变得跟她一样苍白。
 
  「我带妳回城里去。」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抱住她,仿佛捧在手中的,是他今生最爱的珍宝。
 
  画眉虚弱的摇头。
 
  「不行,来不及了。」她的羊水早就破了,痛楚一阵比一阵强,像是要将她撕裂。现在的她,几乎无法移动,更别说是赶回城里了。
 
  夏侯寅心急如焚,抱着她的双手,无法克制的颤抖着。他看见她裙下的血迹,那些鲜血,不断由她腿间漫出,濡湿了她的裙子,还有他的手。
 
  她在流血!
 
  孕妇生产,会流这么多血吗?
 
  聪明如他,此刻竟然完全无法思考。他颤抖的深吸一口气,靠着残余的理智,观察着四周的地形。
 
  宁静的夜色中,传来细微的流水声。
 
  夏侯寅小心翼翼的抱着她,穿过一片芦苇,来到一弯小河旁。他砍掉一片芦苇草,铺在地上,再脱掉身上的衣服,才扶着她躺下。
 
  月光之下,她因为疼痛而蒙眬的双眼,透过贴在额前被冷汗浸湿的发,瞧见了某些东西。
 
  她喘息着,瞪大了双眼。
 
  只见夏侯寅的背上,满是数不尽的刀伤、鞭伤,那一条一条的伤疤,撕裂他的肌肤。他的背上,几乎看不见一处完好的皮肤。
 
  当他转过身来时,前胸的伤痕,甚至远比背后可怕!
 
  除了刀伤与鞭伤,他的胸口还有烙铁留下的,诡异而可怕的烙痕。烙痕在黝黑的肌肤上,形成丑陋的皱摺,每一道痕迹,都是那么狰狞、可怕……
 
  天啊!
 
  画眉的肚子疼着,心口更是痛着。
 
  一颗颗的泪,像是断线珍珠般滚落,她颤抖的伸出手,想去触摸他身上的伤,但一阵更锐利的疼痛,再度袭击了她。
 
  夏侯寅来到她身边,将落泪不已的她,抱入满是伤痕的胸膛。
 
  「嘘,别哭。」他吻她的发,握着她的手,仿佛将他余生的全部柔情,都倾注在每一个抚触、每一个轻吻中。
 
  「他们竟然这么对待你……」
 
  「都过去了。」他轻描淡写的说道。
 
  画眉张开嘴,还想说话,但逸出口唇的,却只剩下呻吟。她偎进他怀中,因为剧痛而颤抖。
 
  「我在这里。」他怀抱着她,向她,也是向他自己保证。「妳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妳有事的。」
 
  阵痛。
 
  愈来愈密集。
 
  她握紧了他的手,感觉到下腹的压力愈来愈大。她全身紧绷,痛得仿佛所有的骨头,都因为过度用力而分开。
 
  痛。
 
  好痛。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她呻吟着,依靠着夏侯寅,汗跟泪都像雨一般落下。
 
  意识愈来愈模糊,她只听得见,他靠在她耳边,用嘶哑而颤抖的声音,不断的跟她说话。
 
  「撑住。」
 
  「画眉,为我撑下去。」
 
  「妳还没看到,我为妳造的院落。」
 
  「画眉,我爱妳……」他的声音,颤抖得几乎无法成语。
 
  她勉强睁开眼,望着那张苍白的脸,张开毫无血色的唇,轻轻唤了一声:「虎哥──」
 
  下一瞬间,痛楚到达顶端。
 
  她像是被撕裂了。
 
  「画眉,撑着,求妳撑着。」他紧抱着她,看着她血流如注,语音嘎哑的喊着:「妳死了我也不会独活!妳听到了没有?我不会独活的!」
 
  画眉发出一声尖叫,下腹的压力,像流水般化开。她颓然软倒,蒙眬中只听见,身旁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画眉……画眉……」
 
  他的呐喊在耳边回响着,下一瞬,她只觉得眼前一黑,所有的画面、声音,全部消失了。
 
 
  痛。
 
  她仍痛着。
 
  虽不像先前,那种撕筋断骨的痛,却也是隐隐的抽痛。
 
  画眉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还没认清身在何处,就听见床畔传来谈话声。
 
  「她还好吗?」
 
  「风爷,夫人是动了胎气,所以早产。现在看来,夫人的身子还好,只是需要好好静养,注意千万别吹着风。她身子太虚,加上失血过多,一旦染上风寒,就很难撑得过去。」
 
  「我会注意的。」
 
  「另外,这是调养身子的药方,风爷可以派人,照这药单子去抓药。」
 
  「谢谢大夫。」
 
  「风爷客气了。那么,老夫这就先走了。」
 
  脚步声响起,接着,门就被关上了。夏侯寅穿过花厅,走进了卧房,赫然发现,原本昏迷不醒的画眉,已经醒了过来。
 
  「孩子呢?」她一开口,就急着追问。
 
  夏侯寅走到一旁,从摇篮中捧出一个包着红绸的小娃儿,小心翼翼的放进她怀里。
 
  「孩子很好,很像妳。」他轻声说道,同时注视着画眉以及她怀中的孩子。「是个儿子。」
 
  那是一个粉嫩的小娃儿,正闭着眼,偎着胖胖的指,睡得好香甜。画眉的眼里,有着感动的泪水,她颤抖的伸出手,轻碰那张小脸蛋,小娃儿皱了皱嘴,给了她些许回应,接着又沉沉睡去。
 
  「妳想喂他吗?」夏侯寅哑声问道,克制着那股想将这对母子,一同拥入怀中的冲动。
 
  画眉点了点头,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胸前,有着敏感、奇异的胀痛。
 
  「我去唤莺儿来,她应该可以帮妳。」他克制着语调不变,还要克制着想留下来,亲眼看着她哺喂孩子的冲动,转身离开了卧房。
 
  生下孩子之后,她身子虚弱,夏侯寅坚持,她非得留在风府里调养身子。
 
  只是,除此之外,他没有再逼迫她,甚至不曾提起,他们之间的往事。
 
  夏侯寅甚至严守份际,不再逾矩,不论是对待她,或是对待孩子,都是体贴入微。担心莺儿照顾不周,他甚至以主人之尊,搬进了卧房隔壁那间小丫鬟睡的小房间,亲自照顾他们母子。
 
  因为生产时失血过多,有很长一段时间,画眉总是睡得很早。
 
  而她的儿子,似乎也有着爹爹的体贴,从来不曾夜啼过,总能让她安眠到天明。
 
  充分的休息,加上三餐不断的补品,让她逐渐恢复健康,粉颊终于恢复往昔的红润。
 
  那一夜,画眉本来已经睡了。
 
  梦中,有某种低低的声音,将她唤醒过来。
 
  那声音其实她并不陌生,这段时间里,夜来偶尔都会听见。只是她先前太虚弱,总睡得很沈,而那声音也太过细微,所以就不曾起身察看。
 
  只是,今晚,她却醒了。
 
  清醒之后,那声音更清晰了些。她撑起身子,视线穿越卧房,瞧见方厅里的景况。
 
  就看见月色之下,夏侯寅在方厅之内,来回踱步,一边拍哄着怀里的孩子。「乖乖乖,别哭,别吵醒了你娘。」他低声说着,望着孩子的表情,有着慈爱,也有无奈。「嘘,别哭了。」
 
  画眉看着这一幕,看着他,跟他们的孩子,无法转开视线。
 
  原来,孩子并非从未夜啼。
 
  原来,是他每个夜里,都牺牲睡眠,抱着孩子,在方厅里轻声哄着,才让她能够睡到天明。
 
  她没有出声,反倒卧回枕上,闭上眼睛,听着方厅那儿,传来他用嘶哑的声音,唱着奇怪的童谣,安抚着哭闹的孩子。
 
  一串泪水滑落,沾湿了枕巾。
 
  只是,不同于往昔的伤痛、心疼、忧虑。
 
  这次,她虽然落泪,却有着深深的感动。
 
  
  孩子终于睡了。
 
  夏侯寅松了一口气,轻手轻脚的回到卧房里,把睡着的孩子放进摇篮里,然后才转过身,往床榻上望去。
 
  画眉还在睡。
 
  他露出微笑,仿佛所有的辛苦,都得到了补偿。
 
  只是,他才刚跨出步伐,准备回到隔壁的小房间,摇篮的小娃儿,却又发出呻吟,预告着即将大哭。
 
  这孩子就是这样,只要放下,躺没一会儿,就要不高兴的哭闹着,非要整夜都让人抱着、哄着才行。
 
  夏侯寅重新抱起孩子,走回方厅里,又开始踱步、拍哄。
 
  这样折腾了一整夜,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累了的孩子,才终于肯入睡。他把孩子放回摇篮,又等了一会儿,确定小娃儿已经睡了,才走拖着疲累的脚步,走回隔壁的房间。
 
  几乎是一沾枕,他就睡着了。
 
  直到几个时辰后,婴儿的叽咕声,以及某种轻响,让他猛然惊醒过来。
 
  迤逦进窗的日光之中,画眉正抱着孩子,她面前的桌上,还搁着一碗热腾腾的干贝粥。她抬起头来,注视着他,轻轻的弯起嘴角。
 
  「你的粥。」她说。
 
  夏侯寅凝望着她,然后缓缓坐起了身,来到桌前,坐了下来。
 
  看着那碗冒着白烟的干贝粥,他的喉头不由得紧缩着,有生以来,他头一次有落泪的冲动。
 
  在她开口的那一瞬间,他知道她终于开始原谅他了。
 
  「趁热喝吧。」她柔软的声音淡淡响起。
 
  无法出声,他只能点头。
 
  他拿起调羹,舀粥入嘴。
 
  粥味温热清淡,是他最熟悉的味道,如往日一般,温暖了他的心肺。
 
  他一口接一口、万般珍惜的慢慢吃着。
 
  只要画眉能够原谅他,他的生命就已完整了。
 
  对他而言,这一辈子里,只有画眉才是最重要的。但是,从今以后,还要再加上他们的儿子。
 
  日光暖暖,在妻儿的陪伴下,夏侯寅喝完了那碗干贝粥。 
尾声
 
 
  几个月后,他以风寅之名,重新迎娶了她。
 
  这一次,他依着她的意思,低调的办了几桌宴席,只宴请了亲近的好友,以及曾患难与共的家仆们。
 
  董洁跟曹允,也赶来道贺。
 
  他们因此事结缘,早在数个月前,就已经成亲。到了这会儿,董洁都有三个月的身孕了。
 
  喜宴过后,人们都离去了。
 
  画眉在前厅忙了一会儿,直到夜色深了,才转身走回院落里。她踩过石砖,刚跨过庭院的门槛,就瞧见了他的身影。
 
  夏侯寅抱着未满一岁的儿子,站在梅林之间。
 
  这一整座梅林,是他重新栽植的,每一株皆是他从夏侯府的梅园,辗转移植而来,亲手植下。
 
  看着丈夫与儿子,画眉心中一暖,缓步上前。
 
  他闻声回头,在看到她时,嘴角轻扬,朝她伸出了手。
 
  他的双手因为旧伤而扭曲着,无法如往日一般,密实的包覆着她,画眉却半点都不介意,温柔的反握住他的手,仰头对他微笑。
 
  冬日渐暖,院子里的花早已开了满园。白色的花瓣随风轻飘落下。
 
  他低下头,深情的吻了她。
 
  花儿继续随风飘落,似雪一般,但却有着春的气息。
 
  看,春天来了。
 
  梅花开了。
画眉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83/,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夺美记参情水浴晨光将军抱抱要睡觉少爷的点心绝色俏千金唐朝绝代佳乞歪传夺情霸爱千年玄冰王爷的倔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