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翘爱天使最新章节

第10章

翘爱天使 | 作者:左晴雯 | 更新时间:2019-02-18 14:41:45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为幸福加加油
第10章经过连日的赶路,龚季云一行人终于赶在月圆之日的清晨来到关键之
地。接下来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一路上,沙洛克老亲王显得非常激动,“神医”曲希瑞见他情况不妙,在征
求沙卡默尔王子的允许后,给老亲王注射了一剂镇定剂。
 
 药效发生后,老亲王渐渐昏睡过去。在完全昏睡之前,他嘴里还念念不忘的
重复着:“立翔……莉儿……你们一定要平安无事的回来……”
 
 “这一剂药可以让他睡到太阳下山。”曲希瑞一行人表示。
 
 车内的一群人,除了昏睡的老亲王沙洛克不算,有着担忧神色的只有上官紫
绪和沙卡默尔。
 
 至于以龚季云为首的那六个奇怪的男人,则依然是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
 
 沙卡默尔对他们的反应更加不解了,但在同时,对他们的兴趣也愈来愈浓厚
——该怎么说呢?只要他们六个人聚在一起,似乎就会散发出一股难言的魅力,
让人舍不得将目光自他们身上移去。就连先知上官紫绪也时常会情不自禁的被
他们六个人所创造出来的魅力深深吸引住。而他们总是以六个人独特的步调行
动,仿佛他们两个人不存在似的。
 
 “希瑞!弄些早餐来吃吧!”看着车窗外愈来愈灿烂的阳光,龚季云代表
“东邦”发言。
 
 曲希瑞就像以往一般合作,马上就往小厨房走过去,手上还是带着一把手术
刀——不能怪他,那正是他用惯的“菜刀”啊!
 
 “要不要我帮忙?”上官紫绪总觉得把早餐交给一个一天到晚手术刀不离手
的大男人去料理,似乎有些不太可靠。
 
 “神算”雷君凡不慌不忙的阻止她。“放心吧!他的手艺之好,只怕连闻名
遐尔的饭店大厨都望尘莫及呢!”
 
 听他这么一说,上官紫绪对他们这六个人的来历更加感兴趣了,沙卡默尔当
然也是兴致勃勃。
 
 奈何这六个怪人却从没有谈过任何有关他们自己的事,就是主动问他们,他
们也会东拉西扯一大堆,到最后该说的重点还是没有下文。
 
 在试过多次之后,上官紫绪和沙卡默尔双双宣告投降放弃,但也就是因为这
样,他们才会对这六个奇怪的男人如此感兴趣。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曲希瑞便端出许多可口的早餐。
 
 一直在旁交头接耳的五个怪胎,在曲希瑞端上早餐后,像是一群饿死鬼,立
刻围了过来。
 
 “上官小姐最近有没有卜出什么怪卦?我是说除了立翔和莉儿的事之外!”
龚季云轻描淡写的问道。
 
 上官紫绪决定据实以告。“是有一件事,而且是紧接着这件事而来的,卦象
也颇不寻常,预言中所显示的关键人物竟然是你们六个人!”
 
 听完她的话,龚季云一行人又开始叽哩呱啦的说个不停,虽然他们六人的声
音大得足以让上官紫绪和沙卡默尔听得一清二楚,奈何他们所用的语言却是上
官紫绪和沙卡默尔都一窍不通的日语,所以就算听到也没有用,根本听不懂。
 
 “从我懂事开始,我就时常听爷爷谈起他九岁时和方立翔、莉儿两人那段短
暂却充满奇妙的邂逅,他始终念念不忘小时候那段奇迹的回忆,而且一直期待
着和立翔、莉儿能再度相会。就因为立翔和莉儿曾对他说过,他们来自十九九
○年代,所以爷爷一直很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老是说他一定要长命百岁,才
有机会再见到立翔和莉儿。爷爷还常说,穆拉罕一族之所以能有今天这样民主
的社会型态,他们两人功不可没。他也是因为九岁那年听他们谈过民主政治和
社会的种种,深受影响,才会一直坚持走民主道路的理念……”沙卡默尔自顾
自地说道。
 
 也不管有没有人在听他说话,沙卡默尔还是一迳的说个没完。
 
 离别的月夜终于到来——“月蚀?是月蚀!”莉儿兴奋的大叫。
 
 然后,当月全蚀发生时,漆黑的沙漠倏地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而且愈摇愈
厉害,还不时发出隆隆的巨响。
 
 接着,浩瀚的大漠毫无预警的出现一个黑色漩涡,而且愈来愈大……
 
 “莉儿,快过来!”方立翔将莉儿紧紧的抱在怀中,对着那个愈来愈大的黑
色漩涡冲了过去——那黑色漩涡就像一个神秘的大黑洞般,以一股神秘巨大的
力量,将方立翔和莉儿吸了进去。
 
 “不要!不要走!立翔、莉儿!你们留下来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啊!立翔、
莉儿!”望着逐渐远去、愈来愈小的黑色漩涡中的两个人影,沙洛克忍不住放
声大哭,朝那个黑色漩涡冲了过去。
 
 但是,那个黑色漩涡却用一股极大的斥力将沙洛克弹开,他不死心的重复试
了好多遍,却都得到一样的结果。
 
 无计可施之下,只好眼睁睁的对着距离自己愈来愈远的方立翔和莉儿不断哭
叫:“不要走!留下来!立翔!莉儿!你们留下来呀!不要走!”
 
 “要做个贤君哦!沙洛克!”这是来自方立翔和莉儿最后的呼唤。
 
 然后,那个黑色漩涡在月儿开始露出脸来时,愈变愈小,地震的摇撼力也随
之减弱。当月蚀完全过去,月亮重新在夜空中大放光彩时,那个黑色漩涡也完
全消失无踪,大地也随之停止了摇撼。
 
 一切再度回归原有的平静宁谧。
 
 只是,方立翔和莉儿不见了。
 
 “立翔!莉儿!”沙洛克对着夜色大声嘶吼,一直到筋疲力尽为止。
 
 拉夫曼慈爱的抚摸着儿子的头,沙洛克扑进父亲的怀中,再度放声痛哭。
 
 “他们走了,立翔和莉儿真的走了——”
 
 小男孩悲凄的哭泣声,划破宁静的夜空,直达天地的尽处……
 
 当老亲王醒来时,正是月亮高挂在空中的时刻。接着,月蚀开始了,大地开
始摇晃起来。
 
 “对!就是这样。那时也是这样!月蚀、地震,然后黑色漩涡出现,接着立
翔和莉儿就在我眼前消失了——”老亲王沙洛克激动的大叫。
 
 一伙人听他这么一说,全跑出车外去。
 
 “莉儿!抓紧我!”
 
 “我知道!我不会放手的!”
 
 夜空中倏地出现一对男女的声音,紧接着一双紧紧相拥在一起的男女,毫无
预警的出现在半空中,眼看就要掉下来……
 
 “是立翔和莉儿!”老亲王第一个大叫。
 
 龚季云一行六个人则不断移动预先准备好的气垫的位置,好让方立翔和莉儿
能顺利的降落在气垫上,否则从那么高的高空摔下来的话,就算不死也去掉半
条命了。
 
 “哎——呀——!”
 
 随着一声尖叫,方立翔和莉儿安全的降落在气垫上。
 
 “欢迎归来!莉儿、立翔!”龚季云还是一副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的神情,
笑得好自在写意。
 
 莉儿定神一看,立刻兴奋的扑进龚季云怀中。“季云!真的是季云!你怎么
会在这儿?!”
 
 “当然是特地来迎接你的!”龚季云笑得更加迷人了。
 
 方立翔看看龚季云,又看了看龚季云身边的五个帅哥,不禁露出一抹耐人寻
味的笑意。
 
 倏地,方立翔的眼角余光瞄到了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人影——“莉儿!快看
那边!”方立翔拉了拉莉儿的手。
 
 莉儿沿着方立翔视线的方向望过去——“沙洛克?!”两个人异口同声的惊
叫。
 
 只见那个老亲王老泪纵横的朝他们踉跄的走过来。
 
 “立翔、莉儿,真的是你们,我终于又见到你们了,我是沙洛克啊!”老人
的声音颤抖得非常厉害。
 
 方立翔和莉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见的情景。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莉儿热沮盈眶。
 
 不能怪她如此激动,因为数分钟前,她才刚和九岁的小沙洛克道别啊!她怎
么接受才一转眼间……那个活蹦乱跳的九岁小男孩已经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
子了?!这太不可思议、太教她震惊了。
 
 他们三人就在那儿对峙了好久好久……
 
 不知经过了多久,三个人才又同时动了起来。
 
 “沙洛克!”
 
 “立翔、莉儿!”
 
 三个重新再聚的“忘年好友”抱在一起,盈眶热泪不自觉的淌下,激动的情
绪许久无法平复……
 
 在回程的旅行车上,老沙洛克和方立翔、莉儿三个人始终聚在一起,说话的
一直是老沙洛克。他叨叨对年轻依旧的方立翔和莉儿述说自和他们分别以后,
他这七十多年来的种种,包括乌莎后来嫁给了拉夫曼……
 
 方立翔和莉儿当然只有倾听的份了,而他们也百分之两百乐于倾听沙洛克诉
说的每一句话。因为从消失到再度出现,对他们两人而言,只是短短一瞬而已,
然而,对沙洛克而言,却已经越过了七十多年的岁月!
 
 时间,究竟代表着什么意义?!空间,又代表了什么意义?!穿过时空又是
什么样的意义呢?!
 
 方立翔不懂!
 
 莉儿不懂!
 
 沙洛克不懂!
 
 其他人也不懂!
 
 这或许就是大自然难解的神秘奥妙之一吧!
 
 回到穆拉罕王宫后的第三天,王宫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哈杜。古尔库罕
亲王。他一开口便向沙卡默尔要人。要一个叫Mars的异族男人。
 
 哈杜。吉尔库罕亲王的固执,让沙卡默尔大叹无奈,无论他怎么说,那个亲
王就是不肯相信他们宫里并没有一个叫Mars的异族男子。
 
 “看来怪异卦象所指的就是这件事!”“神赌”南宫烈对身旁的龚季云说道。
 
 不过,他的声音大到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听得一清二楚。
 
 只见上官紫绪向他们六个人点点头。“没错!卦象预言的正是此事,而关键
人物是方先生!”
 
 “立翔?!”打从由沙卡默尔口中听到Mars这个名字时,莉儿便心生不妙,
而方立翔惨白的脸色正好印证了她的猜测。
 
 方立翔勉强对莉儿挤出一个笑容。
 
 莉儿心疼极了,一时之间却也想不出该怎么做比较妥当。
 
 倒是龚季云开口说话了。“立翔,你就说出事情的真相吧!”
 
 方立翔考虑了好一阵子,终于在莉儿的鼓舞下,把那段尹、方两家视为禁忌
的秘密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看来这个老奸巨猾的哈杜亲王是接到密报,说在穆拉罕王宫看见貌似Mars
的人,才会找上门来要人的!”龚季云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便转
过身和其他五个伙伴热烈的讨论起来。
 
 沙卡默尔和上官紫绪则是一脸好奇的望向龚季云他们六个人。
 
 半晌,六人小组的讨论似乎是已有结果出来了。
 
 只见龚季云又笑咪咪的开口说:“请大家把耳朵靠过来!”
 
 在“神偷”向以农高超的易容术塑造之下,方立翔那张脸丝毫不差的移到莉
儿脸上,而方立翔则拥有了一张没看过的陌生新脸庞。
 
 除了龚季云为首的六个人之外,其他人全都对向以农那巧夺天工的易容术赞
叹不已。
 
 “很好!现在我们就去见那位死赖着不走的哈杜。吉尔库罕亲王吧!?”龚
季云笑得非常邪恶。
 
 其他人也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结果,就如龚季云六人所预期的,当哈杜。吉尔库罕亲王看见和Mars长得一
模一样的女人时,大大的吃了一惊,偏偏莉儿还按照计划,发挥了高超的整人
功夫,把那个哈杜亲王吓得脸色惨白,那表情实在滑稽透了。
 
 待在一旁偷看的一群人全笑得人仰马翻,不过他们都很小心,没让客厅里的
哈杜亲王给发现。
 
 最后,哈杜亲王藉故匆匆离开了穆拉罕王宫,夹着尾巴跑了。
 
 一群人在大门口望着逐渐消失的车影,乐得额手称庆,口中大呼痛快。
 
 意外的是,以龚季云为首的六个人并没有笑,只是个个都对着那辆已消失在
眼界的车子,露出了莫测高深的眼神。
 
 “走远了吗?”龚季云问。
 
 “是走远了!”“神算”雷君凡说道。
 
 “你们说亲爱的哈杜今后会有什么遭遇呢?”龚季云又问。
 
 “首先,他会发现他的爱车居然在空旷无人的沙漠上抛锚了。”“神枪手”
安凯臣邪邪一笑,他正是让车子抛锚的罪魁祸首。
 
 “接着,他会发现自己突然肚子剧烈疼痛,大概会拉肚子拉个三、四天吧!”
“神医”曲希瑞悠哉的把玩着手上的手术刀。他正是让亲爱的哈杜拉肚子的元
凶。
 
 “然后,当他饿得半死不活,拉肚子拉得只剩半条命时,他的属下及时赶到!”
“神偷”向以农打了一个呵欠说道。
 
 最后“神赌”南宫烈双手合掌膜拜了几下。“善哉!善哉!”
 
 一致地,六个人齐声发出恐怖的笑声。
 
 听完他们一席话的一群人,此时都不禁在心中庆幸着,幸好,被他们整的人
不是我!
 
 三天后,当近侍带来哈杜。吉尔库罕一行人平安返回王宫的消息之后,穆拉
罕王宫中又出现沉寂好一阵子的爆笑声。
 
 “今夜你可以不要再愁眉苦脸了,方兄!”龚季云笑容可掬的看向方立翔。
 
 “嗯!谢谢你们!”经过这件事之后,对于那段痛苦的记忆、方立翔真的完
全释怀了。
 
 莉儿最是开心。“太棒了!”
 
 “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后天就是和段孟翔、妍妍、允辰以及紫翎他们四
人约定的日子啦!”龚季云一脸笑嘻嘻的说。
 
 “约定之日?!”方立翔和莉儿异口同声。
 
 “反正回去就知道啦!”这个关子龚季云六人可是卖定了。
 
 在方立翔和莉儿还没有反应之前,龚季云又接着转向老亲王沙洛克。“咱们
可是约好了,你们一定要到台湾来玩,顺便当立翔和莉儿的证婚人喔!”
 
 老亲王沙洛克一脸无奈的说:“我是很想啊!奈何准新郎和准新娘到现在都
没有任何表示。”
 
 然后,大伙眼光全看向方立翔和莉儿这两个众人口中的当事人。
 
 莉儿首先发难。“不是我不肯嫁啊!而是人家又还没向我求婚,我总不能拿
刀抵住他的喉咙,逼他娶我吧!”
 
 只见方立翔深情款款,柔情万千的将莉儿搂进怀中,万般恳切的说:“嫁给
我吧!莉儿!我爱你!我保证我们的新婚生活会是像我对你说过的那样,一起
访遍千山万水,一起绕着地球跑,永永远远双宿双飞,好吗?我们结婚吧!”
 
 “当然好啊!你这个坏蛋!让我等这么久才说!”莉儿儿因过度兴奋之故,
终于在方立翔怀中大哭。
 
 方立翔万般爱怜的哄着她。
 
 其他人则笑成一团。
 
 台湾,台北龚季云店里闹哄哄的,一大群人齐聚一堂,你一句我一句的谈论
着这一连串发生的大事。
 
 当所有真相大白时,耿丽妍不禁用捉弄的语气调侃莉儿。
 
 “我说我们这个翘爱天使,辛辛苦苦的从现代翘到一九一七年去,又从一九
一七年翘回现代来,挣扎了半天,到头来还是翘不出爱神的手掌心。唉!真是
白忙一场!早知结果和原先一样,又何必煞费苦心的逃婚呢!”耿丽妍虽然嘴
里这么说,不过言语间却充满对好友的祝福。
 
 莉儿岂肯被白亏一记,她斜睨着耿丽妍,像在下咒般邪邪的说:“别笑我了,
搞不好下一个被爱神逮到的人就是你!”
 
 “呸呸呸!我才没那么倒楣,少触我楣头!”耿丽妍急急的跳开。
 
 然后,一群人又绕着方立翔和莉儿婚礼的相关事宜讨论个没完没了,整个店
里一片喜气洋洋,热闹滚滚
 
 嗯!又是一个好结局!真好!
翘爱天使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78/,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为幸福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