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凝眸深处的温柔最新章节

第十章

凝眸深处的温柔 | 作者:左晴雯 | 更新时间:2019-02-18 14:33:44
推荐阅读:情哥哥,我坏掉了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爱的练习都市猛男秘书的成长之路狂欲总裁邵韩贪色男人长生狱
第十章柳逸轩赶到手术室门口,恰好遇见柳文华正在安慰身旁的丁以宁,他
四处张望一番,就是看不到以琳,便开口问道:“爸,以琳呢?”
 
 “你还有脸说!还不都是因为你,以琳才不得不回避……”丁以宁一方面是
为以琳遭双亲唾骂感到不平,再一方面则因突来的恶耗之故,情绪相当激动,
这会儿碰到他一直耿耿于怀的柳逸轩,语气自然非常恶劣。
 
 “你说什么?!你才是罪该万死,我都还没和你算帐,这会儿倒好,你竟敢
恶人先告状,反过来咬我一口!”新仇加旧恨,柳逸轩的表情可没比丁以宁好
看到哪里去。
 
 他们两个就像老鹰和眼镜蛇一般,互相瞪视著对方,火爆的场面蓄势待发。
 
 “你们俩在干什么,可凡现在还躺在手术室,情况未明,你们竟还有心情在
那儿斗!”
 
 柳文华果真不简单,一句话就让丁以宁及柳逸轩暂时收起战甲,各踞一方,
三个大男人之间,不再有人说话。柳文华偷偷的扫描了身旁两个年轻人的神态,
心中自有一套想法。
 
 ***小翠听完以琳的哭诉,心中悲愤交加,恨不得立刻冲去找柳逸轩和周
红颖理论。“那个狐狸精真够不要脸,少爷也真是……”
 
 以琳听小翠这么一骂,心中更伤心欲绝了。
 
 小翠连忙住嘴。“以琳,你别一直哭呀!说不定这一切都是那个狐狸精一个
人在搞鬼,在事情还未水落石出之前,你别妄下断论呀!”虽然小翠压根儿就
不认为柳逸轩是清白无辜的,但是看以琳哭得如此令人心碎,她不得不如此安
慰她。
 
 “你真的这么认为?”以琳听小翠这么一说,心中有了一丝安慰。她之所以
一直未对柳逸轩兴师问罪,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心中不免认为,说不定一切
真的只是周红颖一个人在搞鬼,虽然她对这个答案没有任何信心,但如此想至
少令自己好过些,算是自我安慰吧!
 
 “嗯!所以你别再哭了,看情况再说吧,我相信少爷不会背叛你的,他是那
么爱你,不是吗?”
 
 以琳总算破涕为笑。
 
 而小翠却为自己的违心之论,呕得差点儿没吐血。她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
立刻去向柳文华禀明所有的事。
 
 “以琳,你先回去吧!可凡小姐那儿一有状况,我会立刻通知你,好吗?”
 
 “嗯,也好。”想起丁明安夫妇的态度,以琳不得不答应。
 
 “以琳,回去之后,千万别再胡思乱想,有事一定要告诉我,别一个人闷在
心里,知道吗?”小翠再三叮咛她。
 
 “我知道,你快回爸和哥那儿吧!”对于小翠的关心,以琳心中相当受用。
 
 ***小翠送走以琳,回到手术室门口,见到柳逸轩那一刹那,心中的不满
与怒火顿时横生,她好不容易忍住心中的不快,向柳文华说道:“老爷,我依
你的吩咐,先把以琳劝回家去了!”
 
 “那就好!”柳文华点点头,不著痕迹的转向柳逸轩,“逸轩,我看你也先
回去吧!你明天还得上班,而且,你留在这儿也没什么作用,乾脆先回去陪以
琳,可凡一有消息,我会立刻通知你们,好吗?”
 
 “也好。”柳逸轩想想便同意了。“那这儿就请爸多担待一下,我先回去了!”
柳逸轩临去之前,还朝丁以宁狠狠的瞪了一眼。
 
 幸好丁以宁正埋首沉思中,否则这一挑衅,战火再起势必难免。
 
 柳逸轩离去不久,手术室门便打开了。
 
 医生遗憾的表示,俞可凡流产了,母体现在很虚弱,需要住院疗养一阵子,
并交代他们,俞可凡醒来后,一定会因丧子而情绪大为激动,要他们多安慰她,
以免节外生枝。
 
 “我可以去陪我太太吗?”丁以宁强忍丧子之痛,抖著声音,惨白著脸向医
生问道。
 
 医生看看他们,“病患现在很虚弱,只能一个人进去看她。”
 
 “什么?!”丁明安扶著甫醒来的丁华娟走过来。
 
 “医生,我的孙子怎么啦?”丁华娟抓住医生,迫切的问道。
 
 “小孩流产了,幸好保住了母亲的生命。”医生淡淡的回道。
 
 “啊!我的孙子……”丁华娟一听,又瘫了下去,幸好丁明安扶住了她,
“都是那个扫把星!当初根本就不该领养她……来路不明的贱女人!”
 
 “妈!”丁以宁冲口嘶吼,他实在不满丁明安夫妇老是动不动就归咎丁以琳
的作法。
 
 “阿娟!”丁华娟因过分悲恸又晕过去了,在医生的指示下,丁明安又扶著
昏厥的丁华娟,随护士回到病房休息。
 
 “以宁,你快去陪可凡吧!其他的由我和医生谈吧!”柳文华推了他一把。
 
 “嗯!那就拜托你了,岳父。”丁以宁语毕,便踉跄的朝俞可凡的病房走去。
 
 柳文华望著丁以宁那创痛的背影,心里也没有好过到哪里去,毕竟俞可凡是
他的女儿,何况还有未谋面便消逝的孙儿……他极力保持冷静的和医生讨论相
关事宜。
 
 小翠乘机溜去打电话告诉丁以琳,虽然她不希望以琳知道这个坏消息,免得
以琳又哭得死去活来,但又不得不说。
 
 ***小翠打完电话,便回头去找柳文华。柳文华又和医生谈了一阵子,医
生才离去。
 
 “医生怎么说?”小翠问道。
 
 “大概就像刚刚说的那样,要我们多注意可凡的心境,多多安慰她,还有要
住院一阵子就是了。”柳文华语气中充斥著浓郁的悲恸。
 
 小翠心里也不好过。
 
 良久,柳文华才开口道:“好了,先别谈这件事,可凡有以宁照顾,暂时还
不会有事的,你倒是快告诉我以琳的情况!”柳文华回到老问题。
 
 小翠赶紧把事情一口气向他报告。
 
 柳文华听完后,沉思了一会儿,才又开口:“小翠,我跟你说……”他交代
她许多事。
 
 只见小翠一个劲儿猛点头。
 
 ***以琳听完小翠传来的消息,心里难过极了。丁以宁和俞可凡本身的悲
恸自不在话下,丁明安夫妇的失望与伤心也是可预期的,柳文华自然也不好过。
 
 以琳当然也很难过,但是她同时也为了暂时被迫停摆,而让她免去向柳逸轩
提出明天她将不会参加婚礼一事,而感到松了一口气。对于自己这种似是幸灾
乐祸的心态,以琳更是自责不已。心中许多事不停的运转,以琳的脑袋瓜简直
就要不胜负荷地爆炸了。
 
 以琳想起小翠告诉她,柳逸轩将从医院回来一事,便连忙拨了一个电话到楼
下找张妈,要她代为转告柳逸轩关于俞可凡的事,然后她便故意装成睡著的样
子,把头埋在枕头下,继续想她的心事。她是刻意避免待会儿和柳逸轩碰面的
场面,否则这一天下来,发生一连串的大事,她不知道自己会对柳逸轩说出什
么话来,情况已经够糟了,以琳不想再追加一笔。
 
 ***柳逸轩回到柳园,听到张妈的话,心里不免为俞可凡感到难过。他回
到房里,本想和以琳谈谈心,但当他见到以琳沉睡的脸,不忍心吵醒她,便在
她的额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喃喃的耳语道:“晚安,睡美人,愿你有个好梦!”
然后又欣赏了她的睡姿片刻,才轻轻的阖上门出去。
 
 以琳一听到关门的声音,泪水便泉涌而下。那么温柔的柳逸轩,令她的心全
绞在一块儿了,事到如今,她不知道什么才是事实?什么又是虚假?她已弄不
清楚了,只觉得眼前模糊一片。
 
 柳逸轩进到葛丽雯的房间,母子俩一如往常般冷淡而无言。
 
 “可凡流产了,需要住院一阵子,明天的婚礼势必得取消,所以……”柳逸
轩见葛丽雯一脸漠然,心中一阵悲愤,而未能把话说完。
 
 两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糟糕。
 
 “这是张妈给我的客人名册,你去联络男方的亲友,我负责通知我们这边的
亲友。”葛丽雯把名册丢给柳逸轩后,便自顾自的打起电话来。
 
 “谢谢妈!”柳逸轩艰涩的丢下这么一句,便举步退出门外。
 
 葛丽雯待他离去,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发呆了半晌,拭去眼角的泪珠,继
续打电话联络各亲友,明天不必来参加婚礼,幸好明天是星期日。
 
 ***柳逸轩好不容易才把正经事办完,他用力的松懈筋骨一番。
 
 “能联络上的都联络了,其他的也只能等明天到会场去,再向他们致歉了。”
柳逸轩喃喃自语。
 
 俞可凡的身影浮上他的心头。虽然俞可凡曾因逃婚一事令他暴跳如雷,但他
也因此而歪打正著的获得真心爱恋的丁以琳,加上自小他对俞可凡便照顾有加,
总是有那么一份手足之情,所以对俞可凡流产一事,他心中自是不会太好受。
 
 唉!好好的怎么会失足滑倒呢?
 
 柳逸轩为俞可凡感到难过,但愿可凡能早日康复!他心中如此盼望。
 
 夜很深了,他拖著疲惫不堪的步伐回到寝室,淋浴后,本想再思索一番关于
丁以宁的事,但他实在累了,倒在床上后,不久便酣睡了。
 
 ***俞可凡住院已经三天了,在丁以宁的悉心呵护下,她总算情绪稳定了
些;加上丁明安夫妇对她亦照顾有加,虽然他们两个偶尔会对丧孙一事,念念
有词,但俞可凡能体谅他们的心情,所以也就刻意忽略他们的言语。何况,丁
以宁自始至终都对她相当体贴。
 
 小翠也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总是讲些俞可凡爱听的话,令俞可凡开心些。
 
 以琳更是冒著被丁明安夫妇发现的危险,抱著一大束鲜花和一大篮水果来看
她。柳文华和柳逸轩也曾来探望过她。
 
 俞可凡觉得自己真是太幸福了,虽然丧子的椎心之痛并非一朝一夕可愈合,
但在爱情、亲情和友情的重重包围下,俞可凡相信自己一定能够迅速康复的。
 
 “可凡,我回柳园一趟,你睡一下,丁先生会在这儿陪你的!”小翠说道,
她是中午打电话回家,柳文华告诉她以琳中午不到就出去了,所以想乘机溜回
柳园,去做柳文华交代她的事。
 
 “你安心的回去吧!”俞可凡答道。虽然她的脸色依然很苍白,但人显得有
精神多了。“这儿有以宁陪我就行了。”
 
 ***以琳自从接到周红颖的电话,冲出柳家大门后,已经不知道在街上漫
无目的的晃了多久了。
 
 我怀了逸轩的孩子,逸轩也承认了,还说他会负责到底,今天下午他还要亲
自陪我到医院去检查呢!不信的话,你可以跟踪来一探虚实,时间是下午三点,
仁爱综合医院……周红颖的话一直缠绕在以琳耳畔。“这不是真的……不是真
的……”以琳目光呆滞,像行尸走肉般,双脚不停的向前移步。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哪里,只是不停的走著走著,等她回过神后,发现自
己竟站在仁爱综合医院门口了。
 
 “不!我并不想来的,我相信逸轩,那只是谎言,可笑的笑话……”以琳有
些失神的歇斯底里。
 
 倏地,她发现一辆眼熟而抢眼的宾士,正朝她的方向驶来,在那儿寻找停车
位。
 
 以琳赶快躲到医院里面隐没的一角。
 
 不一会儿,柳逸轩便和周红颖出现在挂号处。周红颖还亲匿的挽著逸轩的手
臂。
 
 “逸轩,你陪人家过去妇产科那儿等,我一个人不好意思……”周红颖故意
将身体贴近柳逸轩,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丁以琳接到她那通电话后,一定会来,
而且,一定已经来了,正躲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偷窥他们。虽然她无法确定丁
以琳真正的位置,但她深信自己的想法不会错,丁以琳现在一定在这医院里,
所以她才故意做出和柳逸轩很亲密的模样。
 
 “走吧!”柳逸轩毫不知情,顺口就答应周红颖。
 
 周红颖满脸笑意的挽著柳逸轩的手臂,双双朝妇产科的候诊室走去。
 
 不一会儿,护士叫道:“二十三号,周红颖小姐。”
 
 周红颖朝柳逸轩一笑,“你在这儿等我就好,我自己进去!”那是当然的,
要是让柳逸轩跟进去,那她的西洋镜不就拆穿了。
 
 半晌,周红颖从诊疗室出来,便拉著柳逸轩迅速离开妇产科。
 
 “医生怎么说?”柳逸轩不忘问道。
 
 “他说我胎位正常!可以安心。”周红颖顺口胡诌。
 
 “咦?这么早就能知道胎位正常与否啦!”柳逸轩有些讶异,虽然他对这些
事不是很懂,但至少有点基本的常识。
 
 “现在医学发达麻!唉呀!不管这个了,你还得上班,快送我回去吧!我有
点累,想回去睡一觉。”周红颖立刻搪塞道。
 
 “哦……医生有约你下一次什么时候再来吗?”
 
 “当然有,这个下次再说吧!我真的很累了,你知道怀孕初期是很容易累的,
快送我回家吧!逸轩。”周红颖怕柳逸轩再问下去,就会露出破绽了,连忙催
促道。
 
 “呃?好吧!”柳逸轩只好答应她,虽然他心中还有一些话想问。
 
 “你最好了!”周红颖松了一口气,挽著他双双离去。
 
 ***望著柳逸轩和周红颖状甚亲匿的离去,以琳的心像是被偷了般,她无
知无觉的飘著,两行泪水未曾间断过。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以琳只觉得眼前一片晕眩,她知道自己就要晕过去了。
 
 “不!我不能就这样昏过去,我一定要回去问逸轩,听他亲口对我说……”
 
 于是,她撑著一口气,往柳园的方向,踉踉跄跄的移步。
 
 尽管四周往来的车辆,是多么地漫天作响,以琳一丝一毫也没有听到,她甚
至看不清眼前的事物,只是凭著一股坚定的意志力,支持著她移动脚步。
 
 ***柳文华由小翠交给他的信件和照片上,知道了以琳最近这些日子愁眉
不展的怀疑,并非是无中生有,而是其来有自,就如那天小翠告诉他的那般。
他慎思熟虑了半晌,心中有个谱,便要小翠先不动声色的回医院去陪俞可凡。
 
 柳文华看著手上周红颖的照片,眼底充满鄙夷与愤怒,他握了一下拳头,转
身回房里去。
 
 葛丽雯被他低声下气的态度吓了一跳,“你……不是一直不屑和我多说一句
话的吗?怎么……”她按捺住心中的激动。
 
 “丽雯,你别激我,我今天找你是真的有事想请你帮忙,而且这事也只有你
能帮得上忙。”
 
 柳文华坦诚不讳的态度,令葛丽雯不好再冷嘲热讽,她知道他此刻是真心需
要她,这令她内心激动不已。“什么事?”她尽量使自己的声音不要透露出太
多感情。
 
 “我知道你向来交游广阔,”柳文华将手上的一堆照片递给葛丽雯,“能不
能请你帮忙调查这个叫周红颖的女人的底细?”
 
 “你为什么要调查她?”葛丽雯看著手上的照片,心中充满狐疑。
 
 “她一直在挑拨逸轩和以琳的感情,害得以琳最近总是闷闷不乐……”
 
 “我就知道。”葛丽雯强忍住胸中波涛万顷的妒意与伤痛。
 
 “丽雯……”柳文华放下身段的恳求她。
 
 “我尽力就是!”葛丽雯心中百感交集,“好了,我累了,要休息一下。”
 
 柳文华丢下一句道谢的话,便退出房间。
 
 葛丽雯低声呜咽。丁以琳!你真是个幸运的女孩!
 
 她愈想心愈痛……***丁明安夫妇和丁以宁口角之后,带著愤怒离开医院,
临走之前,丁华娟还恶狠狠的丢下一句:“你就只会护著那个扫把星,真是没
有出息!”然后房门被重重的关上。
 
 丁以宁长叹一口气,他今天为丁以琳请命一事,又告失败了,心中不免有些
替以琳难过。
 
 “以宁,你明明知道爸妈对以琳成见已深,你何必有事没事就……难道以琳
对你就那么重要?”俞可凡语气中充斥著露骨的酸味。
 
 丁以宁思忖了片刻,决定将最近所下定的决心告诉俞可凡。他坐到她身边,
双手温柔的抱著她,将她揽入自己怀里。
 
 “可凡,我知道这些日子,你心中一直很气我,是吧!”
 
 “我……才没有!”俞可凡脸有些微红。
 
 “可凡,你静静听完我现在要说的话,这是我这些日子来,经过无数挣扎后,
才得出来的肺腑之言,所以,不管你喜不喜欢,都请你先听完它,好吗?”丁
以宁慎重而诚挚的凝视著她。
 
 俞可凡只得点点头。
 
 “或许你心里知道,只是不便对我挑明说,又或许你根本没发现,但不管如
何,我现在要向你坦承,这些日子里,我的心的确有些背叛你,可凡。”他话
至此,暂时停顿一下,观察俞可凡的反应。
 
 俞可凡倒抽一口气,眼眶微红,但她的神情表示她愿意继续听下文。
 
 于是,丁以宁继续说道:“自从我们私奔之后,对以琳的歉疚感,使我几乎
夜夜从噩梦中惊醒。日积月累的罪恶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于是,我决定不再
逃避,回到这里,面对自己闯的祸。果然,在向你爸爸还有逸轩坦承认罪后,
我心里踏实多了。然后,当我向逸轩提出要他放开以琳之后,我才发现事情并
非如我想像的那般,以琳竟然是真的爱逸轩的,这出乎意料的结果,一时之间
令我反应不过来……”
 
 俞可凡依然沉默不语,打算等丁以宁再续下文。
 
 丁以宁吐了一口气后,又接著道:“然后,渐渐的我发现自己竟然愈来愈在
意以琳的一举一动,甚至对逸轩感到嫉妒,但是,我依然未顿悟到自己对以琳
的爱意。直到那天,你在柳园昏倒那天,我才知道原来我爱上了以琳,但同时,
对你的背叛所产生的歉疚感也随之而来……”
 
 丁以宁平抚一下有些激动的情绪,才又继续说:“从那时,我便一直痛苦而
不知如何是好,虽然你怀孕之后,那份将为人父的喜悦感和责任感,暂时抑制
了我对以琳的爱慕之意,但渐渐的我又开始情不自禁了,有好几次,我恨不得
冲动的跑去向以琳示爱,但是在最紧要的关头,你哭泣的脸总是浮现在我眼前,
让我在千钧一发之际踩了煞车,如此反覆不已……”
 
 俞可凡听到这儿,已经忍不住落泪,但她还是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好让自
己能好好的听完丁以宁的话。
 
 丁以宁随手抽了一张面纸为她拭泪,才又说道:“直到你不慎摔跤那天,医
生宣布你……流产了……我痛不欲生,但也是因为这件事,才令我彻彻底底的
将所有的事情,重新再仔细好好的想过。然后,在经过几番痛苦不堪的反覆挣
扎之后,我终于得出一个结论,我终于想通了……”
 
 丁以宁轻轻的抬起俞可凡的下颔,双眼充满无限温柔的凝视著她。“可凡,
我终于想通了,我不能否认我真的爱过以琳,直到现在,我的心底依然残留著
她的影子,但是,我已不再迷恋,更不再迷惑了,经过这件事的冲击,我再度
发现,原来你在我心中是如此的重要,可凡……”
 
 俞可凡又惊又喜的淌著捩水,她简直不敢相信她耳朵所听到的事实。
 
 “可凡,我爱你,请你原谅我一时的感情脱轨,我会努力忘记对以琳那份不
该有的爱恋,让我们重新再来,我的人生是不能没有你的,相信我,可凡!”
丁以宁句句出自肺腑。
 
 “可凡……”
 
 “不要对我说抱歉,我爱你,一直深爱著你,我只要你今生今世都陪在我身
边,我就心满意足了……”俞可凡泣不成声,多少日子来的担惊受怕,现在总
算可以真正放心了。
 
 “我一定会的,我这一生永远都会深爱著你,呵护著你,永远陪在你的身边,
以弥补我对你造成的伤害。”丁以宁激动得眼眶有些湿濡。
 
 俞可凡在丁以宁怀中尽情哭泣。
 
 过了许久,丁以宁才再度开口:“等你康复出院后,我们立刻补行婚礼,然
后我们出国去度蜜月,好吗?”
 
 “嗯!当然好!”俞可凡含泪笑著答道。
 
 俞可凡真的释怀了,她流了多少泪,担了多少心,心中一直祈祷丁以宁能再
爱她一次,如今,她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丁以宁又再度完完全全属于她了,她
知道她今后都不必再担心丁以宁会再背叛她的爱了,因为现在的丁以宁给了她
足够的信心,所以她相信她今后将会很幸福很幸福的!
 
 而丁以宁则在心里暗道:以琳,这次真的再见了,今后你将永远是我的妹妹
了,我现在非常满足而幸福,也希望你能快乐幸福,以琳,我亲爱的妹妹!
 
 「第十章」以琳一回到柳园,看到柳文华温和慈爱的脸,立刻瘫了下去。
 
 “以琳,振作点!你怎么了?”柳文华被她的样子吓了一大跳。
 
 以琳整张脸没有丝毫的血色,她真是靠意志力强撑著回到柳园的,而她的心,
早在医院目睹柳逸轩和周红颖的卿卿我我时,就已碎成片片,化成灰烬,随风
散去了。
 
 “以琳,发生什么事了?快告诉爸,爸一定替你做主!”柳文华试图让以琳
保持清醒。
 
 “逸轩不要我了……他竟然背著我和周红颖旧情复燃……连孩子都有了……”
以琳像疯了般,竭力的嘶喊,泪水更是肆无忌惮的挥洒。
 
 “他不要我了……逸轩不要我了……”
 
 柳文华听以琳这么一说,心中总算有个底了。
 
 看来,已到了非和逸轩好好谈谈不可的情况了!柳文华心中忖道,眼中散发
著笃定的光芒。
 
 “冷静点,以琳,听我说,事情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糟,一切都交给爸爸,
我一定会替你摆平一切事情的,好吗?相信爸爸,爸从没骗过你的,不是吗?”
柳文华温柔的语气中透著无比的坚决。
 
 “爸……”以琳在他怀中放声痛哭。
 
 经过一个下午的折腾,以琳真的身心俱疲,脚跟一软,便倒了下去。
 
 “以琳!”所幸柳文华眼明手快,在她倒下去的刹那扶住了她。
 
 “交给我吧!待会儿逸轩回来,你好好跟他谈谈!”葛丽雯不知何时来到他
们身边。
 
 柳文华有些讶异,但随即温和的说道:“也对!那以琳就拜托你了,丽雯。”
 
 “嗯!”葛丽雯心中悲喜交加。喜的是,已经多少年了,柳文华总算又用那
温柔的声音唤著自己的名字;可悲的是,他是因为他的媳妇,别的女人,才如
此温柔的待她的。
 
 葛丽雯甩了一下头,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力协助柳文华解决柳逸轩和丁以琳
之间的事,这么一想,她便集中心力,将陷入半疯狂状态的以琳,搀扶到她的
房里。
 
 ***柳逸轩加完班回来,一踏进客厅,便嗅到一股不寻常的味道。然后,
他发现柳文华正坐在客厅,那样子似乎是刻意在等他一般。
 
 “爸!我回来了。以琳呢?”
 
 “先别管以琳,她很好。来,逸轩,坐下来,陪爸爸聊聊天好吗?”柳文华
虽说得很含蓄,但字句间却透著不容拒绝的气势。
 
 柳逸轩更确定一定发生什么事了,于是他便顺从的坐了下来。“也好,最近
公司忙了些,老是这么晚回来,都没有时间和爸聊天了。”
 
 “没关系,如果你真是为公事忙,那我和以琳都会体谅你的。”柳文华留心
著柳逸轩表情的变化。
 
 “我当然是在忙公事呀!”柳逸轩倒是理直气壮。
 
 柳文华端详了自己的儿子片刻,才语重心长的说道:“逸轩,人啊!经常因
一时冲动而忽略了在他身边对他最重要的人及事物,而沉溺于一时的刺激享乐,
直到他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事、物时,才恍然大悟,哭天喊地,而造成许多憾
事,实在令人惋惜,不是吗?”
 
 “没错!世上这种人很多,但绝对不会是我!”柳逸轩答得倒很快,只是他
不明白柳文华怎么会突然提到这个。
 
 “逸轩,你知道以琳最近一直闷闷不乐吗?”
 
 “真的?!”柳逸轩吃了一惊,因为他最近公事繁忙,回来时,以琳都已经
睡著,他不忍心叫醒她;而早上,他起身要去上班时,以琳还在睡,他又不想
吵醒她、于是,这些日子来,他都只是静静的欣赏以琳的睡姿,而不去吵醒她
的甜梦。再加上又要为周红颖的事忙,他实在分身乏术,他一直以为以琳和往
常一样,过得很快乐,所以也就没有多加注意以琳的心境变化。
 
 因此,现在听柳文华如此说时,他才会感到讶然。
 
 “逸轩,爸爸知道你事业忙,但是以琳是你的妻子,你该多关心她,陪陪她
才是!”
 
 “我很爱以琳的!”柳逸轩立刻表态。
 
 柳逸轩如此坦承不讳的表明心意,令柳文华感到意外,但也更令他确定了一
件事…
 
 …“那就好!倒是有件事,以琳一直不愿让你知道,怕你难过,但我想还是
该告诉你。”
 
 “什么事?”柳逸轩急急的问道。
 
 “以琳是养女,你是知道的,她的父母原本对她就不是很好,自从以宁和可
凡私奔后,他们更认定以琳是罪魁祸首,而和她断绝关系,还要她一辈子不准
再踏进丁家大门一步,甚至可凡流产那件事,他们也把帐算到以琳头上,直骂
她是扫把星……”柳文华愈说,心中愈为以琳不值。
 
 “可恶,什么东西嘛!竟敢这样对待以琳。以琳也真是的,竟一个字也没跟
我提,否则我早杀到丁家去找那两个老秃驴算帐了!”柳逸轩口不择言的咒骂,
他实在又气又心痛。
 
 “以琳是贴体你,不要你为这件事难过。”柳文华提醒他。
 
 “我知道,但这实在太过分,太委屈以琳了!”柳逸轩更加愤恨难平。
 
 “虽然丁家夫妇对以琳不慈,但以琳却对他们孝顺有加,所以你……”
 
 “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今后,我会多加劝导丁家夫妇,直到他们放弃对以
琳的成见为止!”柳逸轩信誓旦旦的说道。
 
 柳文华欣赏的笑了一下。“好了!你去休息吧!哦,还有一件事……”
 
 “你尽管说!”
 
 “逸轩,你老实告诉爸爸,你和以琳相恋后,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以琳
的事?”
 
 “没有!绝对没有!我可以发誓!”柳逸轩非常严肃的说道。
 
 “很好,不愧是我儿子。好了,没事了!”柳文华知道柳逸轩说的句句实言,
于是,他更加掌握住状况了。
 
 果然如我所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在搞鬼!柳文华心中愤怒不已。
 
 “哦!对了!逸轩,今晚以琳和丽雯谈天,她会睡在丽雯那儿,你就不必去
找她了!”
 
 “妈?!”柳逸轩感到相当意外。
 
 “嗯。放心吧!她们处得挺好的,你快去休息吧!明天还得上班呢!”柳文
华不给他继续追问的机会,连番催促道。
 
 柳逸轩只得半推半就地回到自己房里,他也著实累了,倒头就睡。
 
 ***以琳在葛丽雯房里不断哭泣,或许是哭够了,哭累了,她冷静了许多。
 
 反倒是葛丽雯在她那一声声泣诉:“我爱逸轩……他不要我了……”之中,
显得激动不已。
 
 以琳的哭喊令葛丽雯忆起了自己和柳文华年轻时的种种……曾经,她也和以
琳一样热情过,为爱哭过,如今却……葛丽雯凄然的喟叹一声。
 
 “妈……今晚真对不起,这样打扰你……”以琳有些胆怯,她向来和葛丽雯
不熟,更觉得葛丽雯离她很远,但是现在,她却对葛丽雯有种熟悉的感觉。
 
 “不,没关系的,我们难得这么亲近。”葛丽雯意外的温柔亲切,令以琳有
些讶异。
 
 她现在才明白,她会觉得今晚的葛丽雯格外平易近人,主要是因为葛丽雯脸
上那忘了掩饰的热情与悲哀。
 
 “关于逸轩的事,你放心吧!文华一定会为你处理得非常完美的,他是那么
爱你…
 
 …“葛丽雯带点嫉羡的口吻说道。
 
 以琳并未忽略葛丽雯的表情,她想起了以往,葛丽雯目睹以琳和柳文华在一
起时,所表现出来的种种情绪反应……她思忖了半晌,决定试探葛丽雯真正的
心意。
 
 “爸爸是一直很疼爱我,把我当成亲生女儿一样。”以琳小心观察葛丽雯的
反应。
 
 “是吧。”葛丽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妈……我能不能问你一些事?”
 
 “你问吧!”
 
 “你……可凡流产时,其实你是最难过、最想去探望她的,因为你有过和可
凡一样的椎心之痛,是吧!”
 
 葛丽雯讶异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两行热泪盈眶而出。终于有人了解她真正的
心意和想法,而那个人不是她最爱的丈夫,也不是她最疼的儿子、女儿,竟然
是她又嫉又羡的媳妇。
 
 以琳知道自己推想的没错,她连忙递面纸给葛丽雯拭泪。
 
 “我相信妈妈是疼爱逸轩和可凡的,就像爸爸对他们的爱一样,只是,妈妈
也和爸爸一样,不知道如何去和他们亲近而已。”
 
 “以琳……”葛丽雯忍不住抱著以琳尽情落泪。多少年了,终于有人能明白
她,体谅她的真心。
 
 半晌,葛丽雯平复了些,“你知道我和文华的事吧!”
 
 “爸是说过了一些。”以琳有些不好意思。
 
 “学生时代,文华是众多追求我的人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他和别人不同,
并不是因为我是校花,我出众的才华和美貌而追我,他是真正了解我的内心…
…你知道吗?
 
 每当接到文华的情书时,都是我最高兴的时候。“以琳发现葛丽雯脸上竟有
一片少女的嫣红。
 
 “我从不回信,也不对他做任何表示,为的是试试他对我的真心有多少。然
后,我被感动了,我下定决心,当我收到他的第一百封情书时,便要告诉他我
真正的心意!”
 
 以琳愈来愈确定葛丽雯是爱柳文华的了。
 
 “然后,我们结婚了,我知道文华不爱经商,而我正好是学商的,我不知道
我究竟能为文华做些什么,于是便自告奋勇要为他打理事业,文华也欣然答应,
并慎重的将事业交给我,还夸我最适合当女老板了。那时候我真的好高兴,于
是我努力的想把柳家的事业弄得更加有声有色。但是逐渐的,我发现文华很少
对我笑了,而愈来愈竞争的环境,逼得我不得不全力以赴于事业上……甚至生
下逸轩之后,也没有时间亲自照顾他,使文华对我更加怨声连连,但那时我已
身不由己,我满腹委屈的和他大吵,我们之间的情况便每况愈下……”
 
 以琳看见葛丽雯那张悲凄的脸,心中难过极了。
 
 “好不容易,公司总算稳定了,还不断成长,我松了一大口气,心里兴奋的
想著,今后终于能有较多的时间和文华,逸轩重建天伦之乐了,偏偏……就在
这时,我流产了。”葛丽雯再度落泪。
 
 以琳的泪水不比她少。
 
 “文华好伤心,我简直心碎不已。文华告诉我,没关系,一切重头再来,我
深为他的爱所感动,以为是因祸得福,从此会渐入佳境,那时正好可凡失去了
双亲,我便想把对来不及出世便消逝的孩子的爱,转移到可凡身上,于是领养
了可凡,文华也非常赞成……正当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又幸福之际,医生竟残
酷的宣布,我……以后永远无法生育了。”
 
 以琳更难过了。
 
 “虽然文华坚定的表示,他不介意我的不孕。但是,我却感到自惭形秽,觉
得自己配不上文华,自卑感愈来愈深,于是我渐渐疏远他,因为在他身边会令
我更加难以自处,我再度把心力全部放在事业上,然后……就演变成今大这步
田地了!”
 
 葛丽雯凄然一笑。
 
 “你到现在还是深爱著爸爸的,对吧!”以琳冲口而出。
 
 “那又如何呢?文华的心早已不在我身上了。”葛丽雯更加感伤。
 
 “爸爸依然是爱著你的。”
 
 葛丽雯深深的看了以琳一眼,对于自己会把放在心中多年,未向任何人倾诉
的话,全告诉以琳,她自己也颇感意外。“你真是个善体人意又温柔体贴的好
女孩……”难怪文华爱你!可惜这话她说不出口。
 
 “爸是真的爱你,否则他不会到现在还把那块扁玉随身带著。”以琳真的如
此相信。
 
 “扁玉?!”葛丽雯相当意外。
 
 “嗯!就是爸送你的定情之物,和你那块是一对的!”
 
 葛丽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热泪盈眶……半晌,葛丽雯抹乾
了泪水,非常温柔的问道:“以琳,你爱逸轩吧!”
 
 “嗯。”
 
 “那你一定要相信逸轩是爱你的,始终都没有背叛你!”葛丽雯坚定的说道。
 
 “可是……”
 
 “以琳,听妈一句话,再给逸轩一次机会,一切由爸和妈做主,好吗?妈不
希望你和逸轩弄成像我和文华这样。”
 
 “妈……”
 
 “好吗?”
 
 “嗯!一切就请妈,还有爸安排吧。”以琳心中百感交集。
 
 “好孩子,很晚了,我们睡吧!”
 
 “嗯。”
 
 ***次日,柳逸轩毫不知情的照常上班去。以琳则在柳文华的催促下,被
负有使命的小翠拉出了柳园。
 
 “很好,现在只等那个女人的电话了!”柳文华算准周红颖昨天计诱以琳,
目睹医院那一幕,今天一定会打电话来落井下石的。
 
 “小翠能把以琳拖住到晚上吗?”葛丽雯有些不放心。
 
 “放心,小翠最维护以琳了,何况我已经把今天的计画告诉她了,她一定会
做好拖住以琳的差事。”柳文华自信满满。
 
 “那就好!”
 
 “我们现在看起来真像一对夫妻!”柳文华有意无意的笑道。
 
 “呃?!”葛丽雯为他突来的一句,感到一阵燥热。
 
 铃……电话响了,柳文华和葛丽雯互看了一眼,葛丽雯便照计画拿起了话筒。
 
 周红颖以为是以琳接电话,便肆无忌惮的说:“柳少奶奶吗?相信你昨天一
定有看见逸轩陪我上医院的镜头吧!嘻嘻!我没骗你吧!我真的怀了逸轩的孩
子。看著吧!逸轩说过会给我一个名分的,你这只生不出半颗蛋的母鸡,就等
著被休掉吧!”
 
 “我也正有此意呢!周小姐。”葛丽雯不愧是商场老手,此刻她心中气极了,
嘴巴竟还能讲出如此热烈的话来。
 
 “呃?!你是……”周红颖这才发现苗头不对。
 
 “周小姐,你不必害怕,我是葛丽雯,逸轩的妈妈,你怀孕的事,我昨天听
以琳哭著说过了,本来还不大敢相信,今天听你本人这么说了,我总算深信不
移了。放心,柳妈妈是站在你这边的!”
 
 “呃?!”周红颖对这意外的转变,感到惊讶不已。“你是说……”
 
 “你不是怀了逸轩的孩子吗?那我岂能让你再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何况,
我对一直生不出一颗蛋的媳妇,早就相当不满了,现在正好趁著这个机会休了
她!”
 
 周红颖听到葛丽雯这么一说,差点儿没笑岔了气。她的计画竟然比她预料的
更加顺利,且更具杀伤力。
 
 “柳妈妈,这样不太好吧!我怕逸轩他……”周红颖真以为葛丽雯是个抱孙
心切的老胡涂。
 
 “放心!我和你柳爸爸说好了,一切就由我和柳爸爸做主,替你撑腰,我非
要你当我的媳妇不可!”葛丽雯说得跟真的一样。
 
 “那……”周红颖快笑毙了,搞不好她还真能歪打正著,坐上她梦寐以求的
柳逸轩夫人的宝座呢!这么一想,她更得意了。
 
 “这样吧!我和柳爸爸现在去接你,你就来住在柳园吧!今晚逸轩回来,我
就要他和以琳签离婚协议书。告诉我你的住址,我和柳爸爸立刻来接你!”
 
 “我……”周红颖踌躇了一下,“好吧,地址是……”她实在太高兴了,柳
园是她连作梦也想一睹风采的豪华巨宅呢!可惜无论她怎么要求,柳逸轩始终
未曾带她去过,现在竟然……周红颖差点儿笑出声音来。
 
 ***关键的晚上终于来临,周红颖自进了柳园客厅,就一直不停的东张西
望,想到她即将是这栋气派万千的巨宅的新任少奶奶,周红颖差点儿没叫出来。
但是,她可不想功亏一篑,因此,对于柳文华和葛丽雯的问话,她还是小心翼
翼,脸不红气不喘的胡乱瞎掰著。
 
 原本她心里还有些忌讳,但当她看到摆在她眼前的离婚协议证书,而葛丽雯
又说,等柳逸轩和丁以琳回来,便要他们在上面签名之后,她就更百无禁忌的
作她的柳夫人大梦了。
 
 柳逸轩经过昨晚和柳文华长谈后,今天特意赶完公事,一下班便跑回来,想
好好的陪陪以琳,以补偿最近因公冷落了她。
 
 他一进客厅大门,吓了一跳。单是柳文华和葛丽雯同时并坐在客厅,就已足
够令他讶异了,更何况他们中间还坐了一个周红颖。
 
 “逸轩,你回来啦!”周红颖忘形的娇嗔,想到她即将美梦成真,她几乎忘
了柳逸轩还被蒙在鼓里。
 
 “你……”
 
 “柳逸轩!你够种!”丁以琳的声音在客厅门口,惊天动地的响了起来。
 
 以琳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向柳逸轩,狠狠的掴了他一个巨灵之掌。
 
 “你干什么!”柳逸轩又惊又气。
 
 小翠本想冲过去护著以琳,为以琳出气,但柳文华却示意她别插手,小翠只
好忧心忡忡的旁观。
 
 “你……”
 
 “打得好!以琳,你气该消了许多了吧!”柳文华出其不意的纵声大笑。
 
 除了葛丽雯,其他人都吓了一大跳。
 
 “爸……”柳逸轩想说什么。
 
 “你们两个都给我坐下!”柳文华突然的怒吼,连共谋的葛丽雯都震惊不已。
 
 柳逸轩和丁以琳都是第一次目睹和善的柳文华,对他们怒目相向,所以都乖
乖的坐下来。
 
 “小翠,你也坐下。”葛丽雯说道。小翠连忙坐下。
 
 “很好,所有人员都到齐了,现在我让大家听一段”金玉良言“吧!”葛丽
雯从身后拿出一卷录音带,放进电话答录机里。
 
 “柳少奶奶吗?相信你昨天一定有看见逸轩陪我上医院的镜头吧……”
 
 “周红颖!”柳逸轩听完那卷录音带,气得差点没吐血,要不是柳文华吼住
了他,他真会冲过去掐死周红颖。他顿时明白了周红颖再度出现在他眼前的真
正目的。
 
 “有点风度好吗?偷情被抓了,也犯不著如此没风度呀!怎么,还是你急著
湮灭证据?”以琳朝柳逸轩冷嘲热讽。
 
 “以琳,你听我说……”柳逸轩百口莫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我……要回去了!”周红颖这才明白柳氏夫妇今天找她来的真正目的。
 
 “干嘛急著走,你可是今天的主角呢!周小姐。”柳文华硬拉住她的手,把
她固定在沙发上,葛丽雯也提防著她的一举一动。
 
 “我……”周红颖恨死自己了,竟然因一时失察而功亏一篑,误入敌阵,现
在只有任人宰杀的分了。
 
 柳文华拿出一叠信和照片,丢在柳逸轩眼前,“你自己看吧!”
 
 以琳惊愕不已。这些不是放在我房里吗?怎么这会儿会在爸爸手上?以琳转
身看了小翠一眼,只见小翠向她吐吐舌头,以琳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她不觉
莞尔。
 
 柳逸轩看著那些信和照片,脸色由红转紫,又转黑,愈来愈难看,那副样子
活像要吃人般恐怖。
 
 以琳本想说什么,但看到他那比以前掐她脖子时,还恐怖的神情时,她立刻
打消了念头。
 
 “周红颖!”如果杀人没罪,柳逸轩会立刻将眼前这个该下第十九层地狱
女人碎尸万段。“原来你一直在搞鬼……”
 
 “做贼还喊捉贼!”以琳忍不住冷哼一声。
 
 “以琳,我是冤枉的呀……”柳逸轩急得跳脚。
 
 “周小姐,麻烦你从实招来,否则,我把这卷录音带和信件、照片送到法院
去,你可是要吃官司的唷!”葛丽雯威吓道。
 
 “我……”周红颖可不想坐牢,她连忙说道:“一切都是我在搞鬼的,我不
甘心逸轩为了丁以琳而和我断绝往来,所以才一面写信、寄照片,打电话给丁
以琳,向她搬弄是非;另一方面,我知道逸轩重情分,所以就假装有孕在身,
被有妇之夫始乱终弃的哀兵姿态,向逸轩求援,然后……”
 
 “很好!现在你们都明白故事的真相了吧!”柳文华大声说道,脸上自有一
副快意的笑容。
 
 柳逸轩和丁以琳互相看了一眼。小翠则在一旁哭泣,她为以琳感到高兴,原
来柳逸轩真的没有背叛以琳。
 
 “周红颖……”柳逸轩正要发飙,柳文华打断了他。
 
 “逸轩,这件事你也有责任,所以就到此为止吧!”
 
 “这……”柳逸轩哑口无言,他虽然对周红颖不杀不快,但柳文华的话也是
真的,如果他机警一点,就不会沦为周红颖伤害心爱的以琳的工具了。想到这
里,他显得既沮丧又懊恼。
 
 “周小姐,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我们不再追究,希望你好自为之,今后若
再让我和我太太发现你图谋不轨,那……”
 
 “我知道,我再也不敢了!”周红颖不等柳文华说完,便逃命似的,夹著尾
逃离柳园,而屋内的人也没人阻止她。
 
 “好了!所有的戏都落幕啦!闲杂人等也该退下了。”
 
 柳文华说完,便和葛丽雯双双回避,小翠也含笑消失在客厅,只留下柳逸轩
和以琳。
 
 “以琳,对不起,都是我……”柳逸轩心痛不已,又担心以琳真的不肯相信
他的清白。
 
 “你最可恶了……”以琳掩面而泣。
 
 “是我不好,原谅我,我不该轻易相信那个坏女人的话。”柳逸轩后悔不已,
他乘机紧紧的抱住以琳,嘴里不停的重复著相同的话语。
 
 ***柳文华回到房里后,很真诚而温柔的对葛丽雯说道:“丽雯,这几天
真是谢谢你了。”
 
 葛丽雯内心激荡不已,“别说这些了,以琳真的是个好孩子,我是真心想帮
她的,她那么体贴可人,难怪你那么爱她。”虽然她心中依然有些心痛,但已
不再妒恨以琳了。
 
 “我疼爱以琳,除了她实在是个好女孩外,还有一个原因──以琳的神采像
极了我的初恋情人,都是那么神采飞扬,令我目眩。和以琳在一起,我彷彿从
她身上寻回了我年轻时热爱的初恋情人……”柳文华柔情万千的说道:“至今,
我依然爱著我的初恋情人,只是我说不出口罢了,我还记得我送了她一块扁玉
……”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我一直带在身上呢!”葛丽雯涕泪俱下,紧紧的依偎在柳文华怀中。“我以
为你早已不爱我了。”
 
 “我说过我这一生只爱我的初恋情人……”柳文华的眼睛四周都湿透了。
 
 两个相互深爱著对方的夫妻,绕了一大圈的路,总算又重续情缘了。想到这
里,他们更紧紧的抱住彼此,互诉衷曲。
 
 ***多日来的恐惧不安与委屈,在一阵恣情哭闹后,以琳总算平静了许多。
 
 “你肯原谅我了,以琳?”柳逸轩一副可怜相。
 
 “脸颊还痛吗?我刚刚太生气了,所以……”以琳好心疼的轻抚著柳逸轩还
有点红的左颊。
 
 “不痛!这是我应得的惩罚,我伤透了你的心,你有权利打我的。”柳逸轩
句句肺腑。
 
 “算了,别再说了,我也有不对。”
 
 “你该早点告诉我的……”柳逸轩又气又怜。
 
 “我不要你认为我是心胸狭窄又善嫉的女人嘛!”以琳嘟著小嘴。
 
 “以琳……”柳逸轩攫获了她的小嘴,激动不已的狂吻。
 
 良久,他才移开他的唇说道:“我现在终于知道,被自己深爱的人冤枉有多
痛苦了。”他想到前阵子,他老是妒嫉、猜忌丁以宁和以琳之间的种种,今天
情况逆转,他深深受教了。
 
 “你这才知道你自己有多小心眼了!”以琳又恢复平时的淘气,乘机糗他。
 
 “你这小淘气,看我怎么罚你……”柳逸轩再度吞噬她的唇,恣意品尝。
 
 直到以琳喘不过气,他才松口。
 
 “以琳,我发誓,我以后一定会相信你对我的爱,不再胡乱吃醋了,而且,
我的爱永远只属于你,一生一世!”柳逸轩信誓旦旦。
 
 “逸轩……”以琳太幸福了,她偎在他宽阔的胸膛上,流下幸福的泪珠。
 
 “还有,我会尽力消除你双亲对你的误解,让他们知道,他们有个孝顺的好
女儿。”
 
 “逸轩,谢谢……”以琳更激动了。
 
 “如果真要谢我,就吻我一下吧!”柳逸轩说著,就把嘴嘟了起来。
 
 以琳被他那副滑稽相逗笑了。
 
 “啊!你笑我!”柳逸轩笑著嚷嚷,接著又攻占她的唇瓣。
 
 “以琳,我们去蜜月旅行吧!”柳逸轩出其不意的说道。
 
 “什么时候?”以琳又惊又喜。
 
 “就最近吧!好吗?”
 
 “当然好!”以琳忘情的抱住他。
 
 热情的两人,又是一阵阵缠绵悱恻的热吻……
 
 尾声丁以宁和俞可凡在补行婚礼后,便出国度蜜月去了。
 
 柳文华和葛丽雯也急于填补彼此间的空白,更早早到澳洲旅行去了。
 
 而前些日子,某杂志报导著:国内名模特儿周红颖,身怀巨款在美国旧金山
惨遭洗劫,人财两空……小翠还连声说道:“罪有应得。”而小翠这会儿,正
和相识不久的男朋友热恋中。
 
 在柳逸轩和丁以琳的努力下,还有柳文华和葛丽雯的从旁助阵,丁明安和丁
华娟夫妇对以琳的态度也逐渐软化了。
 
 太好了!以琳露出满意的微笑。
 
 “以琳!你在发什么呆,快过来呀!再不走,就赶不上飞机了!”柳逸轩在
车门边朝她大叫。
 
 想起即将展开的蜜月旅行,以琳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哦!就来了!”她轻
快的跑过去。
 
 幸福的宾士,载著幸福的两人,朝机场扬长而去

凝眸深处的温柔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77/,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情哥哥,我坏掉了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爱的练习秘书的成长之路狂欲总裁邵韩贪色男人长生狱糊涂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