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吃错药的爱神最新章节

第十章

吃错药的爱神 | 作者:左晴雯 | 更新时间:2019-02-18 14:30:27
推荐阅读:恶劣继子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逗弄水芙蓉激情游戏狂欲总裁米虫床上的魔鬼秘书的成长之路都市猛男贪色男人
第十章见心上人愈哭愈伤心,邵克强都快没了主意了。
 
 「我不相信,除非你答应我!」
 
 「这……」
 
 「哇,我就知道你骗我!」加油!加加油!强强已经快投降了,呵呵﹗邵克
强挣扎到最后,终于作出最后的决定,一副殉教者慷慨赴义的气势说:「好吧!
我答应妳就是了,不过」
 
 万岁!成功了!「不过什么?」
 
 他停顿了片刻才说出交换条件。「我们得努力一些,早日生个宝宝。」
 
 「嗯!」第一步达成了,耶!「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现在﹖﹗」
 
 「是啊!这种事愈早进行对你愈好,不是吗?难不成你想出尔反尔?」
 
 眼看牠的泪水又即将决堤,他赶紧「补强」。「没这回事,现在就现在吧!」
 
 唉!他究竟是招谁惹谁了,竟然一而再的犯「女祸」。
 
 汪碧文见他一脸无奈的沮丧貌,心里直乐得鼓掌叫好。
 
 走着瞧,这才不过是我的第一个反攻计画而已呢﹗虽然说是为了报复,给邵
克强吃点苦头,但是好奇心也确实占了不少的成分。
 
 过度兴奋的心情,让汪碧文在为邵克强上妆时,一双手直抖个不停。
 
 邵克强见状,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连忙问道:「怎么了,汪汪,手怎么抖个
不停?」
 
 为了不露出破绽,汪碧文硬挤出眼泪,哽咽着说道:「人家伤心嘛!都是因
为我一时疏忽,才害你做不成男人,其实人家一点也不希望你变成女人啊,我
希望你永远都是男人的陪在我身边嘛!」真不愧是大学戏剧社的三大美人之一,
演技果真是一流的。
 
 「汪汪,其实」
 
 「其实怎样,快告诉我吧!我说过我最讨厌人家骗我,而强强你绝对不会骗
我的是吗?」事到如今,她才不要太快让他说破呢﹗被她一说,已到嘴边的「
真相」硬是又吞回肚子里去。「是……是啊!我当然不会骗妳,我只是想告诉
妳,其实我也想一直当男人的。」
 
 「这么说来,妳还是在埋怨我了,对不对?」反正不管他怎么说,她就是有
办法让他急得跳脚。
 
 「不!不!这完全是两回事啊!」邵克强愈来愈「悔不当初」,搞什么「将
计就计」的把戏,现在可好啦!「售后服务」纷纷出笼了。
 
 好不容易完成「改造淑女」的游戏,汪碧文对自己的「成果」甚是满意。
 
 「好漂亮啊!强强,没想到你的女装这么好看,非常富有个性美耶!」汪碧
文兴奋得哇哇大叫,赞不绝口。
 
 邵克强却恨不得挖个洞躲起来,省得在这儿丢人现眼。
 
 「独乐乐」够了之后,汪碧文便接着准备进行第二步计画「众乐乐」啰﹗「
好了,现在我们下楼去吃饭吧!哦!对了,今天我爸妈也会过来一块儿吃,我
正好趁这个机会向大家解释我的计画,省得事后还要一个一个说。」她拉着他
使往房门口走去。
 
 邵克强自然是不可能如她所愿,像生了根般定在原地不动。「等等,汪汪,
这不太好吧!我是说我这一身女人的装扮下去见爸妈准会吓死他们的。」
 
 「不会吧!爸妈他们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况且他们应该早有心理准备才是:
如果没有,正好给他们一个调适的好机会,你说是不是?好了,我们快走吧!
早过了吃饭时间,再不下去不好意思。」目睹他那副痛不欲生的糗相,她早在
心中笑翻了天。
 
 见他还是定住不动,她立即又亮出另一高招。「怎么了?莫非你有什么事瞒
着我?」
 
 为了达到威吓效果,她还刻意装出一脸足以将人吓出心脏病的可怖表情。
 
 这么一来,邵克强只有乖乖认栽的份啦﹗「当然没有,妳千万别多心!」
 
 「我也这么想,那我们下楼去吧!」
 
 「嗯!」
 
 唉!真是自作自受,恕不得别人﹗理所当然的,当邵克强以女装装扮出现在
四位长辈面前时,引起了相当的震撼邵正扬打翻了棋盘,汪齐瑞吓掉了眼镜,
傅佩芬手上的锅铲掉在地上,方红绫摔破了一个碟子,个个面面相觑,气氛非
常的尴尬。
 
 邵克强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只有诡计得逞的汪碧文在一旁敲锣打鼓约为众人详尽解释。
 
 瞧见他们个个那副可笑至极的滑稽相,汪碧文差点就忍不住笑场,哇哈哈﹗
接下来的日子,邵克强自然是灾难连连,除了白天上班得以回复男儿身之外,
在家的时间几乎都与女装脱不了关系,搞得他都快抓狂了。
 
 偏偏他又对汪碧文的泪眼攻势没辙,所以也只好「委曲求全」,只盼能早日
脱离苦海。
 
 两家的父母看到这样的情况,纷纷提议干脆说「解药」已研制成功,好结束
这场今人啼笑皆非的闹剧。
 
 但却被邵克强否决,坚持作确定汪碧文怀孕才肯公开,于是「解药」的提议
暂时被搁置。
 
 本来仅是穿女装「忍一时之痛」也就算了,然而,汪碧文似乎是「热心」过
头了,这会儿居然还提出要为他物色「未来夫婿」的提议﹖﹗「妳不会是在开
玩笑吧?汪汪!」邵克强希望是,怎奈她那一脸认真的表情怎么看也不像是说
说而已。
 
 何况汪碧文还以中气十足的肯定句加强他的认知。「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我是很认真的在为妳设想啊!我从上次在你房裹看到你跟君翔「相处融洽」时,
就一直在想你们还挺相配的,君翔他不但是唯一知道真相的男人,且又是妳的
好朋友,又不会排斥变成女人的你,综合这么多的「因素判斯」,他的确是最
适合你的「老公」人选了,所以我才特地把他请到家里来啊!」
 
 冷静!冷静!我必须保持冷静!邵克强如此命令自己。嗯!还挺有效的。「
汪汪,妳听我说,我和君翔一百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这样的关系将会持续到
永远,所以我绝对不可能和君翔有超友谊的关系,妳明白我的意思吗?」
 
 汪碧文不慌不忙的紧握住牠的双手,以一副很了解的口吻说道:「强强,我
当然明白你此刻的心情,要依然拥有男人意识的你去接受同样身为男人的君翔,
的确是很残忍的要求,但是为了长久的未来着想,你还是得忍耐一点,尝试去
爱君翔。虽然一开始会很痛苦,甚至有一点恶心,但万事起头难是很平常的,
只要坚持下去,一定会愈走愈顺的,而且当你体内的女性意识愈来愈强烈之后,
你就不会再排斥君翔了,OK?」言谈之间,还不时以一双闪烁着天使救世般光
芒的眼睛,直直的望进他的眸底。
 
 「这」邵克强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事情怎么愈来愈失控了呢?
 
 「你不说话就表示默许我的说法了是耶!很好,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呢!既
然我们已达成共识,现在可以离开这个「闻香阁」,到客厅去招呼君翔了吧!」
原来他们小俩口这会儿是在「梳洗室」举行「高峰会议」,或许这地点的适宜
性有待商榷,但是方才邵克强下班一进门,便听到如此「骇人听闻」的消息,
一时慌了手脚,才会如此「不择地点」的。
 
 「汪汪,等一下」
 
 「出去再说吧!」她像个神力女超人一般,硬是把他给拖到客厅去。
 
 客厅里又是另一番光景坐在客厅裹的五个男男女女,除了纪君翔又是吃点心、
又是喝果汁,一副很幸福满足的模样外,邵家和汪家两对夫妻档可就脸色一个
比一个难看了 .本来他们还打算趁汪碧文和邵克强还在W.C.中开会时,向「盟
友」纪君翔探采口风,好做出适当的应对,谁知纪君翔却很有技巧的一一请他
们吃「闭门羹」,害他们只有在一旁你看我我看你,光是干著急的份。
 
 汪碧文拉着邵克强回到客厅的第一句话是:「君翔,真不好意思,特地请你
来,还让妳等那么久。不过没关系,我已经说服强强了,也难怪强强会闹瞥扭,
再怎么说,他现在终究还是个男人嘛!」
 
 纪君翔很善解人意的回道:「我了解,我不会介意的。」
 
 「君翔!」邵克强冷不防的冲向他,用力的将他从沙发椅拖起来,笑里藏刀
的说:「我们私底下聊聊好吗?现在!」
 
 汪碧文才不会坐视对她不利的情况发生,立即大声表示,「这样不太好吧,
强强,虽然君翔接受度很高,但突然进展这么快,恐怕会吓着君翔,还是慢慢
来比较好,你说是吗?君翔!」
 
 她看向纪君翔的眼眸在在传达着:「你敢背叛我就试试看!」的讯息。
 
 并非纪君翔真怕她,而是因为他玩得正乐,无意就这么回归邵克强的阵营,
所以便以只有汪碧文才听得懂的「弦外之音」说:「我看我就和克强私下谈谈,
妳不必担心,我没有被他吓到,我还挺高兴克强这么热情又主动呢!我一定会
说服他,妳等我的好消息吧!」
 
 这浑蛋在说什么鬼话「害他的鸡皮疙瘩差点掉满地!邵克强恨不得朝他那可
恶的下巴猛挥一拳,以示「说话不当」的薄惩。
 
 而收到纪君翔那「弦外之音」的汪碧文,虽然相信纪君翔不会背叛她,而且
会处理得很好,但还是不忘再叮咛一遍,「那一切就拜托你了,君翔,一定要
说服强强接受你啊!」
 
 「OK,包在我身上!」
 
 「快走!」邵克强忍无可忍的强行拉走纪君翔,再次进到「闻香阁」丢开「
高峰会议」。
 
 留在原地的汪碧文瞥见两家父母个个一副滑稽相时,坏心眼顿时而生,故意
拉开嗓门对盟洗室大喊:「君翔,强强,我知道热恋是很容易昏了头的,但你
们还是得克制一点,在未变成真正的夫妻之前,可别做出事后会后悔的事啊!」
 
 「知道啦!」纪君翔仁至义尽的响应她。
 
 面对四个脸色更加难看的长辈,汪碧文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快感。
 
 活该!谁教你们要联合起来骗我﹗话说邵克强一把纪君翔拉进盟洗室,便炮
声隆隆响。
 
 「你给我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干嘛帮着汪汪来整我?」若不是
怕客厅的汪碧文会听到他的吼声,他才不会表现得这么绅士。
 
 纪君翔何其无辜的摊摊手。「暧,老兄,你这么说有欠公允哦!我怎么会帮
着碧文来整你嘛!
 
 今天中午碧文突然跑来找我,说为了你将来的幸福着想,所以要把我们两个
凑成一对,而我为了不让事情穿帮,只好顺着她的意了。当碧文离开之后,我
试着找过你,但你的秘书小姐说你外出和客户谈一个重要的CASE,我不想用私
事耽搁你,想了一下,使决定等你下班回来之后再来商量,我这么做有错吗?」
 
 纪君翔的话听来头头是道,让邵克强不好再迁怒于他,变得很泄气。「那你
说现在该怎么办?我话可说在前头,在汪汪面前穿女装已够秽气了,别想要我
进一步在她面前和你演亲热戏!」
 
 想到那恶心的镜头,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安啦!我不会让那种事发生的。」纪君翔嘴巴是说得很好听,但骨子裹可
不是那么一回事,捉弄这个小子是这么有趣,怎么可以轻言放弃呢?
 
 「最好是这样!」不知自己早已被出卖的邵克强,还倍以为真的松了一口气。
 
 而在客厅等了好些时候的汪碧文深怕纪君翔再度倒戈,于是上前去大敌盟洗
室的门 .「嗨!裹面的两位,你们也该出来了吧!否则我会以为你们在裹而做
什么暧昧的事耶﹗听到没?快出来!」真希望此刻手上有只锋利的大斧头,如
此一来她便能轻轻松松的劈开这扇碍事的门,省得她在这儿敲得手部麻了。
 
 「现在怎么办?」邵克强瞪着好友。
 
 纪君翔扬扬眉毛,无关紧要的说:「静观其变,再伺机而动啰!好啦!我们
快出去吧﹗再不出去,恐怕碧文真会以为我们在这里面干了什么坏事呢!」
 
 「少胡说!」邵克强听得头皮发麻,连忙把门打开。
 
 门外的汪碧文迅速的和纪君翔交换了一下眼色,确定他没背叛她才放下心。
 
 「君翔,你说服强强啦?」既然情况没有什么变化,她当然就继续牠的「报
复」行动。
 
 邵克强警告性的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别乱接腔,只可惜纪君翔「好象」没有
看见,我行我素的回道:「当然,克强已经明白妳的用心良苦,决定接受妳的
安排了。」
 
 「什么﹖﹗」
 
 「太好了,我就知道强强终会明白我的一番心意的。」她以比邵克强少说大
声十倍的音量,便把他的惊吼声盖过去。「走!我们到客厅坐下再谈。」
 
 完全不给邵克强反抗的机会,便硬把他推往客厅。
 
 好心的纪君翔也很够朋友的助了她一「掌」之力,以加快邵克强的行进动作。
 
 到了客厅,汪碧文便强迫邵克强坐在纪君翔身边,还要他们表现出相亲相爱
的模样。纪君翔乐得照做好捉弄邵克强,邵克强只好勉强的配合,以免事迹败
露,心里却呕得要死。
 
 汪碧文见他那一副大「屎」相,心里简直快乐得不得了。
 
 嗯!这游戏玩了一个多月也差不多该收手了,否则看强强那副快抓狂的样子,
只怕再也熬不了多久了。
 
 所以就来玩最后一招吧!汪碧文把最后的计画再复习一遍,才展开行动「爸,
妈,你们看君翔和强强多么相配啊!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们说是不是?」
她现在需要的是「制造良机」,好让最后的行动效果达到最大。
 
 邵、汪两对夫妻档只能陪笑。
 
 汪碧文做出一个拍掌的动作,以示临时想到什么好主意的意思。「这样吧!
我们不如趁这个机会帮强强取个名字。」
 
 「取名字﹖﹗」众人皆不解。
 
 「就是帮强强取个女性化的名字,以便日后强强变成女人时用啊!否则强强
变成女人之后,若还用这个名字不是很奇怪吗?」眼见邵克强即将爆发,汪碧
文心中大乐。
 
 太好了,机会就快要来临了﹗邵克强再也无法忍气吞声,撞开纪君翔那只勾
住他的肩,让他全身发毛的「变态手」,猛力的站起来大声吼道:「够了,我
不玩了!」
 
 「克强﹖﹗」四个长辈脸色大变。
 
 邵克强已顾不了那许多,豁出去了。「汪汪,我告诉妳,事实上根本没有「
变性药」那回事,我那天喝下的的确只是一杯普通的红茶,这一切都是我们联
合起来设计妳的骗局,也就是说我根本不会变成女人,我知道妳听了以后一定
会大发雷霆,但请你相信我,我之所以会这么做,全都是因为我爱妳,我不想
失去妳,妳可以打我、骂我、气我,但是我们别再玩这种令人作恶的游戏了,
好不好?」
 
 一口气说完之后,闭上双眼准备接受汪碧文如怒海狂涛般的迎头痛击。
 
 出乎意料的发展让在场其它人全噤若寒蝉,不敢多吭一声,个个屏气凝神的
等着接下来的发展───当然纪君翔除外。
 
 然而邵克强等呀等的,就是等不到汪碧文的「攻击」,却听到汪碧文的哭声,
赶紧张开眼睛。
 
 「汪汪﹖﹗」
 
 只见汪碧文垂下头,双手捂住脸,呜咽的泣诉,「你不要骗我了,妳是怕我
自责,所以才故意编造这么美好的谎言来安抚我,对不对?其实你已经快要变
成女人了,对不对?」
 
 「不是啊!」邵克强急得大叫。
 
 「一定是!」汪碧文语气十分坚定。
 
 「我真的没喝什么变性药,不会变成女人的,不信妳问爸妈,他们全是证人!」
反了,反了,当他撒了漫天大谎时,她一下子就相信了,现在他鼓起勇气说实
话,她反而认为他在诓她﹖﹗这是什么世界啊﹗「汪汪,克强说的是事实,老
爸的确没研发什么「变性药」,那天之所以会对妳那么说,完全是因为老爸一
心希望妳和克强配成对,而妳偏又和那位祁先生走得那么近,老爸舍不得妳嫁
到美国去,所以才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对妳撒了那个大谎,没想到事情出乎意
料的顺利,老爸说的全是真心话,妳相倍我吧!」汪齐瑞看先声援孤军奋斗的
好女婿。
 
 「你们就别再安慰我了,我是不会轻易相信么荒谬的谎言的,我呕!」好大
的一声作呕声。她就是为了制造这个场面啰﹗「汪汪﹖﹗」
 
 呕!又是一声作呕声。
 
 「汪汪,莫非妳」邵克强兴奋得声音发抖,冲到她面前,蹲跪在她脚边,紧
紧的握住她的双手,迫不及待的追问道:「妳怀孕了?」
 
 四个长辈也全凑了过来,脸上全是兴奋又期待的表情。
 
 只有纪君翔没有瞎参一「脚」,开开心心的在一旁当快乐的免费观众,当作
是方才演那「变态亲热戏」的报酬,尤其看到老友那副被诓了还高兴得半死的
拙相,就更觉值回票价。
 
 「汪汪,快告诉我,是不是?!妳是不是怀孕了?」邵克强愈说愈激动。
 
 太好了,如果真是这样,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汪碧文偷笑在心中,以完美的演技点点头,「我昨天才知道的,但是」
 
 「为什么不马上告诉我?」他只是太兴奋,并非责备她。
 
 「我就是打算告诉你,才特地邀君翔来我们家啊!」
 
 「这和君翔来我们家有什么关系?」邵克强被搞胡涂啦!
 
 「当然大有关系,我昨天想了很久,虽然你说过想要为「男性生涯」划下一
个完美的句点,所以想要有个孩子,但是我想了又想,觉得这么一来,孩子将
来生下来会很可怜,他会变成没有父亲的私生子,对他太不公平了,所以我才
想干脆先帮你物色适当的对象,等你将来变成完全的女人,再和你的老公生小
孩,我相信君翔不会介意让第一个孩子姓邵的,这么一来你就不需再有遗憾,
所以才把君翔找来,幸好你们的感情进展得出我想象中还快,这样我就可以安
心的把这个小孩拿掉了。」说了那一大串,只有最后一句才是她真正诉求的重
点。
 
 「什么?!」四老齐声惊叫。
 
 「我不准!」邵克强的声音比他们四人合奏的结果还惊人。「我不准妳拿掉
小孩,那是我们的第一个宝宝啊!」
 
 开什么玩笑!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干出这种荒唐事!
 
 汪碧文猛摇头,依旧捂住脸,就怕被他瞧见她掌心里的笑脸。「强强,我明
白你的心情,但我们不能这么自私,得为孩子的将来着想才行。」
 
 「我当然是在为我们的孩子着想,所以才……」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由她
指缝间的空隙瞥见了「关键的一幕」。
 
 这丫头在笑?!他的思路因而起了重大的革命,很快的顿悟了什么,把视线
转向纪君翔,纪君翔则传给他一个「你自己看着办」的讯息,邵克强因而更相
信自己的猜测无误。
 
 因此决定做个小小的试验。
 
 「既然用说的妳不相信,我只好诉诸行动了。」说着便出其不意的将她腾空
抱起,往二楼走去。
 
 「你要做什么﹖﹗放我下来!」他这跳出她预设范围的行动让她不禁大嚷。
 
 「我要以行动说服妳啊!」他悠悠哉哉的回答,继续往二楼移动。
 
 「说服我﹖﹗」她条地产生一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是啊!就像这样」
 
 「啊!」
 
 这两个声音几乎是同时扬起,就在邵克强倚在二楼栏杆边,将抱住她的双手
伸出挑空部分,悬空的将她平举在半空中时。
 
 「拉我进去,我怕!」有些微惧高症的汪碧文吓得哇哇大叫。
 
 情势逆转,邵克强可乐了。「拉妳进来是可以,但是妳得答应我,不能拿掉
小孩子,而且要相信我刚才说的话,我根本没喝什么「变性药」。」
 
 「这」要她这么功亏一篑,她实在心有不甘。
 
 邵克强才不会给她更多的时间考虑,故意把双臂上下猛力的晃了一下。
 
 哇啊汪碧文吓得魂都快飞了,再也顾不得一切,什么都招啦﹗「我根本没有
怀孕,而且我早在结婚前一天就知道你们的诡计,所以才反过来教训你们的,
快拉我进去,快呀!」
 
 邵克强这才露出全面胜利的笑意。「总算说实话了,真乖,果然和我猜的一
样,好了,我这就把妳抱进来。」
 
 相当得意洋洋的口气。
 
 「你何时知道的﹖﹗」她暗吃一惊。他看穿了﹖﹗难怪他会来个「大反攻」
﹗「就在刚刚,我瞥见妳手掌中的笑脸。」他倒也大方的回答。
 
 原来是自己露了马脚!那就无话可说了,只是瞧他那一脸得意相,她着实心
有不甘,狠狠的用抓住他双臂的手拧了他好大两下。
 
 噢邵克强因意外的「攻击」而松了一下手,臂弯中的汪碧文因而摔了下去啊
「汪汪,危险!」
 
 邵克强眼见心爱的人儿滚离自己的掌握,奋不顾身的翻过栏杆,飞扑上去,
将汪碧文牢牢的包裹在怀中,双双坠楼。
 
 「危险啊!」楼下的人乍见这一幕,吓得尖叫声四起。
 
 幸好纪君翔眼明手快的发挥神力,将最靠近他们坠落位置的长沙发推过去,
千钧一发的接住邵克强和汪碧文,才免去他们直接摔落在地的灾难。
 
 众人这才松了一大口气,全围了过来。
 
 「要不要紧,有没有摔伤﹖﹗」
 
 「我没事,快看看强强,他被我压在下面啊!」汪碧文又焦急又感动,强强
护着她,在坠楼的剎那拚命的护着她,用他自己的身体倾全力的保护她!「强
强,你要不要紧,你说话啊!」
 
 哦!神啊!请你大发慈悲,千万别让我的强强受伤。
 
 邵克强困难的吐了一口气,第一句话竟是:「妳真的没事吗?」
 
 「嗯!」汪碧文泪眼婆娑的猛点头。「我不要紧,你呢?强强,你要不要紧
﹖﹗」
 
 「太好了,妳没事!」他答非所问,只关心自己的问话结果,轻轻的拉了她
一把,将她搂进怀中,直说:「太好了,妳没事!」
 
 汪碧文的泪因而更加肆无忌惮的滑落。「我没事,没事,你快告诉我你的情
况啊!」
 
 「我没事,只是有点闪到腰。」
 
 「真的﹖﹗」
 
 「嗯!」
 
 「太好了!」她这才放下心中的大石,趴在他温暧的胸膛上猛落泪。「太好
了﹗」
 
 「对不起,汪汪,一切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邵克强出自肺腑的道歉。
 
 汪碧文却阻止他往下说。「什么都别说了,我全都知道,那天你们在实验室
的话我全都听到了。」
 
 「那」他这才恍然明白,接下来就只剩最重要的问题,也是他最担心的问题。
「妳会和我离婚吗?」
 
 瞧他那一副像是怕被主人丢弃的小狗般楚楚可怜的表情,她不由得有股想笑
的冲动 .邵克强紧张兮兮的直说:「汪汪,妳别离开我,我是太爱妳了,怕妳
被祁雷文那家伙抢走,所以才会不择手段。我说过妳可以骂我、打我、气我,
但绝对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傻瓜!如果我想和妳离婚,那天就会直接冲进实验室揭穿真相,而不会和
你结婚了。」
 
 「妳的意思是说?」他此时的表情看起来十足像个呆子。
 
 「我爱你!强强!」她柔柔的诉说。
 
 他魂都快飞了。「我更爱妳,爱妳,好爱妳,爱得心都痛了。」
 
 说到最后,他居然激动的哭了。
 
 「强强,你别哭,强强……」汪碧文想为他拭泪,自己却反而哭得更凶。
 
 眼见雨过天青,五个「闲杂人等」因而悄悄退出,将幸福的空间留给浓情缱
绻的两人。
 
 相爱的两人相知相惜的诉说着属于他们的深情万种用吻,炽烈的狂吻。
 
 缠绵过后,汪碧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禁轻笑一声。
 
 「妳在笑什么?」他深情宠溺着她。
 
 她甜甜的依偎在他热情的怀抱中,笑说:「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我们的恋
情开端挺有意思的呢!先是喝错「变性药」开启,接着是你一连串的「怪异行
动」加深了我的误信,然后」她愈说愈觉得好笑,因而笑场没能说完。
 
 「这么说来,我自己就是我们这段美好恋情的爱神啰!」他颇具玩味的说。
 
 「没错!而且你还是一个「吃错药的爱神」呢!」她好温柔好温柔的香了他
一下。
 
 「吃错药的爱神?」他深觉有意思,不禁莞尔一笑。「形容得好,给妳一个
褒奖!」
 
 「什么褒奖?」
 
 「这个!」
 
 于是,他的唇再度吻上她的,双双共游于洋溢着无尽幸福的爱情海里,流连
忘返。
 
 尾声一切风波过后,邵、汪两家现在天天都是在最最幸福的日子。
 
 而小俩口这会儿正在纪君翔店裹和纪君翔这个「双面间谍」天南地北的说个
没完没了。
 
 虽然邵克强和汪碧文双双声明不会找他算帐,但纪君翔为了今后的太平日子
着想,决定作东宴请他们───俗语说:「吃人的嘴软」啰﹗既然他这么有诚
意,邵克强和汪碧文这对小夫妻也不好不给面子,所以一口气把PUB 裹最贵的
名酒、名菜全都给征召上阵啦﹗聊了好一大x 之后,汪碧文顺口问了心中最后
的疑问。
 
 「我唯一不明白的是,那个大三───,薇吉尼亚寄了那音乐盒来之后,怎
么就没有下文了?」她始终认为会在人家婚礼在实时寄那种东西来的人,照理
应是不会善罢甘休才对。
 
 「我也一直觉得纳闷。」见她先行提起,邵克强才敢把心中的疑问说出口。
 
 纪君翔指指自己,笑容可掬的公布「谜底的答案」。
 
 「赶快感谢我吧﹗一切都是我的功劳耶!」
 
 「你﹖﹗」邵克强突然产生不祥的预感。
 
 「是啊!我把你在PUB 开幕那天男扮女装和众多男宾打情骂俏的照片寄了一
份给她,并好心的告诉她,这是你最大的乐趣!她看了之后,马上就打电话告
诉我,她不认识你这个同性恋的大变态,随后马上又交上了一位香港巨富,所
以你才能安渡难关啰!」
 
 说完他机伶的躲到汪碧文身后去最佳避风港嘛﹗邵克强笑裹藏刀,眼睛都快
喷出火来了。「君翔,你干嘛躲到汪汪后面去,快回来坐着,好让我好好的感
谢你啊!」
 
 纪君翔才没那么笨,依旧躲在汪碧文身后说道:「我觉得这儿的风水比较好,
所以我还是待在这儿就好了。」
 
 两个大男人便在那儿大玩「攻防战」的游戏。
 
 最后还是汪碧文出面说了一句:「好了啦!别闹了,反正事情都解决了就好
了嘛!」一场闹剧才告平息,三个人又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
 
 聊得正起劲时,纪君翔随身的行动电话大响。
 
 「汪汪,妳的电话,心蔾打来的。」
 
 「我才奇怪这丫头怎么又无故失约了,这下子我倒要看看她有什么天大的好
理由﹗汪碧文接过电话才打算兴师问罪,莫心蔾的声音便抢先急急的在电话那
端扬起我说她要和她的老公离婚!」
 
 「汪汪,妳能不能马上过来,初初现在在我这儿,这小妮子居然离家出走,
一进门就跟「离婚﹖﹗真的吗﹖﹗太好了,初初终于想通了,我早说过那种花
心风流的差劲男人早离开他早好!」汪碧文非但没有半点着急之情,反而一派
大快人心的口吻。
 
 「初初愿意离婚,我也很高兴,但事情好象不是那么简单。唉!我在电话里
也说不清,妳还是马上过来,见了面再说吧!等妳﹗﹗」
 
 说完,莫心蔾便急急的挂了电话。
 
 汪碧文也着实够朋友,马上就对邵克强说:「强强,我」
 
 「什么都不必说了,我都听到了。」也难怪,莫心蔾那响彻云霄的音量,他
们想不听到也难。
 
 「那」
 
 「我载妳过去吧!顺便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毕竟初初是妳的好朋友,离
婚又是一件大事。」邵克强诚心诚意的表示。
 
 汪碧文想了一下,才说:「也好,多倜人多个商量,而且你和初初也不是不
认识。」
 
 「我也要去!」纪君翔摆出一副「非跟不可」的气势。
 
 小俩口互看了一下才作出决定,「就一起去吧!」
 
 途中,汪碧文乘机将初初和她老公的情况大略说了一遍,以免到时发生尴尬
的局面 .「这么说来那男人并不坏,而且还是个超级白马王子哩!」纪君翔和
邵克强一样大感兴趣。
 
 「凭良心说是那样没错,问题就出在那个男人太花心了!」汪碧文咬牙切齿
的说。
 
 「好了啦!别气了,去到那边了解全盘的情况再做商量吧!」邵克强温柔体
贴的安抚小娇妻。
 
 「也对!一切到了那边再说!」汪碧文这才冷静一些。
 
 车子不停的向前奔驰,愈来愈接近目的地。
 
 看来又有另一番「战事」要开打了,不是吗?
吃错药的爱神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76/,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恶劣继子制服下的诱惑总裁的暖床秘书逗弄水芙蓉激情游戏狂欲总裁米虫床上的魔鬼秘书的成长之路贪色男人长生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