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倾国最新章节

第十章

倾国 | 作者:典心 | 更新时间:2019-02-18 14:26:21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长生狱
第十章
 
  红烛高燃,祈国的宫殿之中,人人笑容满面,全都沈浸在兽王封后的喜悦之中。宫殿中装饰得金碧辉煌,就连最微小的细节都没有疏忽,在册封大典上,所使用的装饰、布科、食材,都是最珍贵的东西,足以看得出,兽王对王后有多么宠爱。
 
  “好盛大的婚礼喔!”充满羡慕的声音,从红绒披风下传出。披风拉得极低,旁人只能瞧见她的红唇微嘟。
 
  紧靠在她身旁的是,穿着黑绒披风的高大男人。此时此刻,他们正藏身于宫殿上方的重重红纱之中,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整场华丽非凡,让人目不暇给的典礼。
 
  “你看,雪葵穿得好漂亮。”她又说着,忍不住抱怨。“真让人羡慕,我当初大婚的时候,穿的还是别人的嫁裳一不对,那也不是穿,你根本只是用那件衣服来绑我。”她记得可清楚了。
 
  躲藏在红纱之中的,不是别人,正是甜甜与厉刃。
 
  死里逃生后,她休养了好一阵子,这段时间里,他每天盯着她吃饭跟吃药。吃饭的时候,她照样跟他抢;吃药的时候,她就跑给他追。
 
  那曰她落江后的情形,都是由他告诉她的。
 
  宁岁的诡计,原本是要厉刃也跟着她陪葬江底,而他刻意在船头与厉刃对话,也是要告诉黑船上的士兵,厉刃不会游泳。
 
  他料想,厉刃随她落江时,士兵们为了救王,也会慌了手脚。这么一来,他就可以杀尽黑船上的人,消灭物证与人证,正式取代厉刃。
 
  偏偏,他的如意算然,漏算了一点。
 
  其实,在甜甜的教导下。厉刃已经学会了游泳。这件事情唯有太傅知道,所以在厉刃跳下江水时,太傅同时下令放箭,在着火的大船上,很快就逮住宁岁。
 
  她无私的教导,以及固执的坚持,同时救了厉刃,还有她自己。等到身体完全恢复后,她用他在那时所说的话,转过头来催促,她白天念、晚上念,念得他耳朵长茧,非要他实践承诺不可。她的要求很简单,但是对他来说,其实难如登天。甜甜要求,厉刃必须放下成见,主动向其它两国的王提出组成联军,共同抵御贪狼国的建议。
 
  男人的自尊!尤其是王者的自尊!最是顽固。
 
  就算是情报显示,贪狼国即将兴兵,攻打中土三国。
 
  就算是为了取得最大胜算,保护人民,避免生灵涂炭。
 
  就算是他亲口许诺过,不论任何事情,都愿意为她办到。
 
  但是,要他来到祈国,主动释出善意,换取三国协谈,对他来说,是对尊严的最大摧残,比一刀抹了他的脖子,更教他无法忍受。
 
  自从接到消息,知道祈国兽王,即将册封甜甜的好友为后,她就兴奋得又蹦又跳,坚持这是最好的时机,利用她的口才以及“身材”,半哄半诱的要求厉刃,要去参加雪葵的封后大典。
 
  他们前一晚就乘夜搭着船,渡过了冰冷幽暗的沧浪江,来到祈国的宫殿中。
 
  厉刃轻功了得,抱着她躲进红纱里,从大典开始至今,仍没有人家觉他们就在上头观礼。噢,能来参加雪葵的封后仪式,果然是正确的!精致的嫁裳、盛大的排场、欢欣又隆重的气氛,这全都是甜甜在自个儿的婚礼上所未曾拥有的。她心里替雪葵高兴,但也忍不住比较起来。
 
  “为什么她有中宫玉玺,我就没有?”她追问。
 
  厉刃瞄了她一眼。
 
  “因为我没有后宫。”
 
  “喔。”这个回答,让她心花朵朵开。
 
  只是,她只沉默了一会儿,又挪靠到他耳边,很慎重的问他。
 
  “你想要有个后宫吗?”俏丽的小脸上,充满严肃。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太重要了,她可不愿意跟别的女人分享厉刃的心一跟身体!
 
  他低下头来,注视着怀里的小女人,回答得万分肯定。
 
  “不想。”他的心,已经完全给了她。
 
  甜甜松了一口气,绽放笑容,像猫儿似的,贪恋的在他怀中摩擦。
 
  “太好了。”她愉快的说。
 
  他低下头,亲吻她的发,嗅进她清新美好的香气。“好什么?”她笑得更开心。
 
  “这样我就不用准备剪刀了。”这个小女人,又想到什么鬼主意了?
 
  “你要剪刀做什么?”厉刃问。
 
  “喀嚓你啊!”她笑吟吟的。
 
  厉刃的身躯,蓦地僵硬了。他缓慢的抬起头来,慎重的问:“喀嚓什么?”
 
  “你腿间的坏家伙。”她伸出小手,做成剪刀状,还充满恶意的剪啊剪。“你要是敢跟别的女人亲热,我就要趁你睡觉时,一刀剪下去…”
 
  高大威猛、勇敢无敌的厉刃,在妻子的威胁下,竟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保护那个正深受威胁,而他又非常喜欢、根本不愿意被剪去的器官。
 
  “我不会有别的女人。”他保证,知道她可不是说着玩的。
 
  “我也不会有别的男人。”她眨着圆圆的眼儿。
 
  忠诚与嫉妒都是相对的。厉刃一想到,她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就嫉妒得几乎疯狂,他记住了这种情绪,知道他倘若有了别的女人,她也会这么痛苦。
 
  原来,忠诚的真正意义,是为了保护心爱的伴侣。在他们的婚礼时,他们未曾交换誓言。然而,在他人的婚礼上,他们却得到了对方最诚心的保证。厉刃注视着甜甜,在心中暗暗的发誓,今生都将信守这个承诺,绝不会让地灿烂的笑容变得黯然失色。
 
  红纱之中,两人依偎相拥,而宫殿里头,大典已经到了尾声。
 
  “嘿,我们下去吧!”虽然,她好喜欢这样跟他依偎着,但她得以大局为重,眼前正事要紧。
 
  厉刃拧着眉头,显然很不高兴,此时的美好气氛被迫打断。
 
  他一手揪住红纱,一手抱紧了甜甜,就在祈国宫殿欢欣庆贺的鼓噪,以及宫女们挥撒满殿的花办中,翩然飞旋,落到宫殿正中央的红毯上。
 
  喧闹的宫殿,瞬间一静,人人都被两个不速之客,吓得一时僵住。
 
  训练有素的侍卫们,最先反应过来。
 
  “有刺客!”
 
  “快!”
 
  “包围他们!”轰隆隆的脚步声,急急围靠过来,锋利的刀尖全指着他们。甜甜紧抱住厉刃,尽力不让他动弹,她不是怕被伤害,反倒是怕他一时忍不住,伤了祈国的侍卫们,坏了和谈的大事。
 
  “雪葵!”她匆忙大叫,转头求救。“雪葵,是我啦!我是甜甜啦,你快叫这些人退下去。”站在兽王身旁,双颊酷红,分外娇艳的雪葵,听见那声音也傻了。
 
  “甜甜?!”
 
  “对啦,是我!”雪葵连忙转身,向兽王求情。
 
  “她是我的好友,请大王不要为难她。”她恳求着。
 
  心爱美人的要求,兽王自然无法拒绝。况且来人只有一男一女,而且还被侍卫们重重包围,不至于会有所危害。
 
  “侍卫,停住。”兽王下令。
 
  身穿镜甲的侍卫,同时站定,但是亮晃晃的刀尖,却还是指着他们。
 
  “雪葵。”就算被刀尖指着,甜甜还是兴高采烈的猛挥手。
 
  “你好漂亮喔,这场大典真是盛大极了。”她想朝好友跑近,但是才刚踏出一步,腰上就陡然一紧。被厉刃又逮了回来。“谢谢你。”雪葵也想跑下高台,同样被兽王抓住。
 
  两个男人,各自抓住自己的女人,逼得她们只能隔空喊话。
 
  “你怎么来了?”
 
  “我来恭喜你啊!”
 
  “但是…””雪葵有点迟疑的,看着好友身旁的男人。
 
  “别担心啦!”甜甜拍着胸脯保证。“我已经说服他了,今晚我们来祈国,纯粹就为了祝贺你们。我们没带一兵一卒,也没带任何武器。”这个决定虽然惊险,却是厉刃主动提出的。
 
  “不靠武器,我也能摇倒这些人。”厉刃在她身后,淡淡的说,还好声音不大,除了她之外,也没人听见。
 
  甜甜先瞪了他一眼,然后深吸一口气,露出最美丽的笑容,对着雪葵身旁的兽王说道:“沧浪之王,与沧浪之后,特来祝贺兽王封后。”她清脆的声音,清楚的传进在场每一个人的耳里。
 
  人们发出愕然惊叫。沧浪国的王与后,竞来会来到祈国的宫殿之内,主动释出善意,亲自送来祝贺,这可是百年来都未曾有过的事。
 
  甜甜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但是站在一旁的厉刃,却还是绷着脸,面无表情,僵硬得如同石像。
 
  她侧着头,偷偷提醒。
 
  “厉刃。”
 
  “做什么?”他没好气的应着。
 
  “咱们是来道贺的。”
 
  “那又怎么样?”
 
  “你要说话啊!”他不肯合作。
 
  甜甜忍无可忍,只能偷偷的,有点用力的踢他的脚。“快说啊,我在家里头不是都教过你了。”她教得可辛苦了。
 
  厉刃黑眸一眯,咬牙切齿了半响,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口。
 
  “恭喜。”他说这两个字的口气,简直像是在骂脏话。紧张的气氛,因为这简单的两个字,逐渐变得和缓。在两个女人、心急又担忧的注视下,兽王也不得不开口,回应好意。
 
  “今天是本王的大喜之日。只要是来祝贺的,就都是我的客人。”他从容说着,虽然长久以来的不爽仍在心里发酵,但是总不能在大婚的日子,就杀掉心爱女人的好友。
 
  再说,为了共同对抗贪狼国,三国的确必须放下成见。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兽王宣布:“沧浪国之王,与沧浪国之后都是本王的贵客,领两位入喜宴,用最好的酒菜伺候,不得怠慢。”
 
  “是!”提着红纱喜灯的宫女,恭敬的上前,领着厉刃与甜甜,离开了大殿。在离开之前,甜甜还热情的朝着好友猛挥手。
 
  虽然时间紧迫,但是喜宴正中央还是辟出一张空桌,桌上摆满了令人垂涎欲滴的好酒好菜,桌边却没有半个客人。这一桌很显然的,是专为他们两人,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高规格筹备出来的。一直到入了座,甜甜还是笑咪咪的,直盯着厉刃瞧,那笑容之甜美,仿佛就要滴出蜂蜜来似的。
 
  “你笑什么?”他瞪着她,表情仍臭得很。
 
  她凑了过来,亲昵的揽着他粗壮的手臂。
 
  “你看,这并不困难啊!”她紧靠着他,心里觉得好高兴,为他的付出而骄傲。“只要你们三个人改变态度,对中土三国将会有莫大的影响。你这么做,都是为了人民啊!”他睨了她一眼。
 
  “还有你。”他强调。
 
  她满心雀跃,再也懒得理会四周投射来的无数视线,娇小的身躯挤凑到他怀里,软声软语的撒娇。
 
  “我知道,你最爱我了!”她快乐的决定,要给他一点甜头,于是大胆的揽住他的颈项,用从他那里学来的所有技巧,热情的吻着他。
 
  当她结束这个吻时,厉刃的脸色已经和缓许多。只是,他嘴上仍不饶不依,还要抱怨。“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她又吻了他。
 
  “你!”又是一个吻。
 
  这次,当地结束时,厉刃的回答是。
 
  “再一次。”甜甜乐于乖乖照办,整个人已经坐上他的大腿,缠绵的吻着最心爱的男人。
 
  “再一次。”他又说,大手圈抱着她。
 
  她又吻了他。
 
  “够了吗?”
 
  “不够,再来……”在祈国之王的喜宴中,甜甜与厉刃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了许久许久。
 
  哨兵的呼吼响起时,甜甜与厉刃还在喜宴上享用可口的佳肴、香醇的美酒。即使四周的宾客,醉的醉、撑的撵,他们的好胃口仍不受影响。就在宫女们担心再也端不出食物时,哨兵冲入宫殿,焦急的吼叫声,传遍整座王宫。
 
  “风国骁王举兵来犯,军队已经渡过掬月江,朝燕京而来。”这个消息,让欢庆的气氛全部一扫而空,祈国的人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进入备战状态。
 
  吃得满手油腻腻的甜甜,立刻抛下食物,抓住厉刃握住烤羊腿的大手。
 
  “你又想跟我抢?”他难以置信。
 
  “不是啦,”她摇头,急忙说。“你没听到吗?风国举兵往这儿来了。”“这不是我的国家,关我什么事?”甜甜急得跺脚。
 
  “不是说好了。三国要合作吗?”她拖着他。
 
  急着要到外头去看看状况。“再说,风国会有动静,肯定跟丝绮有关。说不定,是她出了什么事。”想到体弱多病的好友,她就担心不已。厉刃拧着眉头。虽然不甘愿,还是丢下烤羊腿,跟着甜甜往外走去。宫殿之外,烽火台一座座的燃起,照亮大半夜空。燕京之中,无数的精兵已准备妥当,每个人的脸上都散发着冰冷的杀意。
 
  被打断花月良宵的兽王,表情格外狰狞,正站在楼台之上,而穿着皮裘的雪葵也跟在一旁。
 
  她脸色苍白,正在阅读着一封侍卫刚送上的书信。
 
  看完书信后,她的脸色变得更白,焦急的对兽王说话。
 
  距离太远,甜甜并没有听见两人对话的内容。
 
  但是,等到对话结束,兽王立刻宣告,军队只能备战,在他没有下令之前,绝对不许展开攻击。
 
  随后,当城墙之外,因为众多兵马的逼近而响起的隆隆巨响,由遥远的彼方,逼靠到城墙外侧时才陡然静止,而地面也震动不已的时候,在沉重的肃杀气氛之中,兽王终于挥手下令。
 
  “开城门!”在无数火炬的照耀下,厚实的城门缓缓打开。
 
  一个神情严峻的俊美男人,正小心翼翼的,将身披雪白毛裘、虚弱不已的丝绮抱下马车,不带任何兵卒的踏入燕京城内。甜甜与雪葵,在同一时间,想也不想的就往前扑去。
 
  “请你救救她!”那男人神情痛苦的请求。
 
  这个男人肯定就是骁王。甜甜想着。要让这么骄傲的王者低头恳求,肯定比杀了他更痛苦。
 
  这也代表着,他非常爱着怀里的女人。
 
  雪葵点了点头,迅速凑上前去。“丝绮,你还好吗?”
 
  “丝绮,你哪里不舒服?”甜甜追问着。
 
  虚弱的丝绮,眼中泪光闪闪,情绪激动不已。
 
  “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可怜的丝绮……”
 
  “你又犯气喘了是吗?别紧张,不会有事的。”
 
  “别怕,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甜甜也赶紧说,握住好友的手。
 
  “来,深呼吸,慢慢放轻松,不怕喔!”雪葵说着,握住好友的另一只手,露出温暖的笑容,还吩咐宫女。
 
  “快将贵客带入别馆,还有,快请太医院的最高御医,动作快!”
 
  “是。”宫女们抬来软轿,预备让病人乘坐,骁王却拒绝放手,坚决要亲自抱着丝绮进入别馆。时间紧迫,宫女们也不敢上前,所有人只能看着,骁王如同护卫着最珍贵的宝物般,无限深情的将丝绮抱往别馆。
 
  别馆之中,三个无话不谈、亲若姊妹的女人,与三个互视为敌人、恨不得铲除对方的男人,难得共处一室,但两方的态度却截然不同。
 
  女人们激动不已,热络的抢着说话;男人们却表情冷硬,虽然偶尔交谈,但说的都是客套话,能不说话就不说话,他们的视线都牢牢的锁定在自己的女人身上。
 
  “丝绮,你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骁王是不是又欺负你了?”雪葵追问,没忘记上回在鹦鹉洲时,丝绮曾提起的抱怨。
 
  甜甜更是义愤填膺。
 
  “你放胆说,有我们在。我们会马上替你讨回公道!”她豪迈的拍着胸脯,故意大声的保证。
 
  “他没有欺负我,是我自己情绪不稳,才又犯病。”丝绮微笑着摇头。喝下仅产于祈国境内,专治气喘的草药所煎熬出的汤药后,她虽然仍旧虚弱,但呼吸却已经平顺多了。
 
  “你怎么会突然情绪不稳?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是啊,丝绮,你何时这么含蓄来着?被欺负就大声说……况且向来都是你欺负人比较多,你怎能让人欺负去?这一点都不像你。”丝绮再度摇了摇头。
 
  “我才不是含蓄,就像甜甜说的,向来只有我欺负别人的分,哪有别人欺负我的分?你说,我可能受尽他的欺负而默不吭声吗?”意思是说,堂堂骁王陛下,才是那个被踩在脚下、饱受欺凌的人吗?
 
  在场所有人的视线,带着些许同情,全都同时望向一脸无奈、聪明的选择不多作解释的骁王,丝绮连忙替骁王解围,改了话题。
 
  “我只是为贪狼国的事感到烦躁。”她说。
 
  一提起贪狼国,每个人的脸色都陡然一变。
 
  女人们满是担忧,男人们则神情凝重,却又充满战意。
 
  “贪狼国将士虽然残暴好斗,但是我风国的战士亦非等闲之辈,贪狼女王若以为她的大军能够如入无人之境,杀尽我风国将士,那是她太自以为是。!
 
  “听骁王言下之意,是说我祈国将士,就抵抗不了贪狼国将士?”兽王怒目瞪向骁王。
 
  “我沧浪国将士也不是泛泛之辈,骁王不会认为,只有你风国的战士,可以抵挡贪狼国大军入境吧?”厉刃也说道,脸色同样难看。
 
  “你们的军队济不济事,各自心里有数。”
 
  “那么我们来打一仗,骁王就会知道,我祈国将士有多骁勇善战。”
 
  “本王也不介意,让骁王见识,我国将士驰骋沙场有多栗悍。”
 
  “好,那么我们就在战场上见真章。”三个男人身上各自辐射出浓浓敌意,谁也不服谁,谁也不肯退让。
 
  “等一下!”眼看情况不对,雪葵连忙说。
 
  “贪狼国还没打过来,怎么你们就要先开打了?”这些男人真是的!
 
  丝绮也娇声劝道:“大王!你们自己先打起来,岂不是让贪狼国坐享渔翁之利?”甜甜更是一头雾水,小脑袋左看看、右看看,看着这三个不知为什么。光是坐在一起,讲没几句话。就决定要兴起战争的笨男人。
 
  “咦?为什么突然要要开打?你们刚刚不是还聊得好好的吗?”江甜甜不解的看着火气都很大的三个男人。
 
  男人们互睨了一眼,个个都心高气傲、不肯服输,要不是碍子心爱的女人在场,他们肯定已经当场开打。
 
  甜甜与好友机灵的互使了个眼色,全挨到自己的男人身边去。
 
  “你答应过我的。”她走到厉刃面前,仰头望着他,把小手塞进他的大手里,俏丽的脸上有些儿埋怨。
 
  “是那家伙蓄意挑衅!”厉刃怒道。
 
  她只能哄着他。
 
  “别气别气,”她贴上他的胸前,小声的告诉他。“你心胸宽大,别跟他计较嘛!”她轻拍着他的胸膛。
 
  “哼!”
 
  “要为大局着想。”她半撒娇的说,一双乌黑的大眼儿眨了又眨。
 
  “好不好?”她不肯罢休,就是要听到答案。纵然厉刃心里还有满满的不爽,但是他仍旧无法拒绝甜甜的软语要求。再者,她说的也有理。此番为了和谈而来,他实在不该为了意气用事,而毁了三国合作的契机。
 
  注视着她的双眸,他终于点了点头。
 
  甜甜露出美丽的笑容,扑进厉刃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两人紧密相拥,分享彼此的体温,心里明白,彼此的怀抱,就是今生的归宿。
 
  这儿的气氛正温馨,那儿却传出雪葵的惊叫。
 
  “什么?丝绮,你曾被掳走?”被掳走?
 
  甜甜心头一惊,柔情全数飞走。被紧张所取代。她连忙从厉刃怀里匆匆探出头来,不敢置信的嚷着。
 
  “贪狼国实在是太可恶了!居然使出这种卑鄙手段。”她忿忿不平,简直想把那些胆敢掳走丝绮的人,全抓来痛扁一顿。她把好友的事,看得比自己还重,甚至忘了,自己差点溺死,也是因为贪狼国在背后作怪。丝绮微笑着,安抚好友们。“大王救了我,所以我现在一点事也没有,你们别为我担心。”她转过头,努力再说服骁王。
 
  甜甜也点点头。“太好了。”她强调。“所以我说,合作绝对是必要的!”雪葵也接口,点出她们最不愿提起,却又不得不提的一件事。
 
  “况且,如果三国不能合作,我们三个就会……”她没有把话说完。
 
  “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雪葵也点头。
 
  三个男人看着对方,若不握手,就显得他们气度太过狭小,他们是一国之君,自然得有泱泱大度,不管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这个手非握不可。兽王抬起手,眉间紧锁,几乎可以夹死一只苍蝇。厉王抬起手,嘴巴紧抿,慷慨就义。
 
  骁王抬起手,面色凝重,期望这一刻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三只结实有力的大掌迫子无奈,如蜻蜒点水,迅速交握了下,随即放开,仿佛摸到什么脏东西一样,充满厌恶感。
 
  兽王右手粗率的在衣袍上使劲擦拭,恨不得将已受到玷污的右手剁掉。
 
  厉王瞪着他的右手,感觉他的右手不再属于他,而是属于别人。
 
  骁王强忍下命人拿盆清水让他清洗右手的冲动,神色木然,将右手置于身后,尽量不去想。
 
  蓦地,一团灿斓金光,在半空中出现,光芒之中,还飘落了片片粉色的花办。
 
  三个男人的反应,同样迅速。
 
  兽王火速抄起雪葵,将她带离可疑光芒所能碰触到的范围。
 
  厉王用力拉过甜甜,将她护卫在身后。
 
  骁王警戒的揽住丝绮,将她拥在怀中。那团金光,她们可是再熟悉不过,全都知道金光之中,就是那个将她们送来这里的天使。悦耳的音乐当哪响起,光芒中央的天使开口。
 
  “恭喜你们,终于达成我所交付的任务!”花办飘啊飘,乐声铿铃呕哪,天使好不得意。
 
  “你们已拥有全新的生命,可以回到你们的世界了。”回去?
 
  她可以回去!那个一条街上就有好几间便利商店,二十四小时开放;还有充满着便利的交通、全球化的网络、看不完的小说跟漫画、舒适的现代生活,跟加长尺寸,标榜绝不侧漏,可以一觉安眠到天亮的卫生棉的世界?
 
  她回过头,注视着厉刃。他正握着她的手,黑眸黝亮,那双眼里已许诺了她一生一世的幸福。
 
  她曾经生活的世界虽然美好而便利,但是,那个世界里,没有他。
 
  甜甜没有半点犹豫。
 
  “不,我不回去!”她拒绝离开厉刃,决定今生都要与他厮守。
 
  “我也不要!”
 
  “我们要留下来!”
 
  三个女人的回答相同,全都选择了留下!
 
  金光耀眼,天使轻笑着。仿佛早就猜到会有这样的结局。带着笑意的语音飘出,伴随着更多的花办,以及喜气洋洋的音乐。
 
  “你们确定吗?”
 
  “确定!”三人异口同声。
 
  “一旦决定了,就不能再更改。”天使提醒。
 
  这是最后的机会,但是她们都为了心爱的男人,选择留下。
 
  “我们都不走。”她们说。
 
  “那么,我就依从你们的愿望,让你们留下。”天使说道,金光缓缓往上升起,最后融入了上方的石璧,穿透,而后消失,只留下更多的芬芳花办,以及一句道别。
 
  “再见了,我祝福你们。”直到那团金光,还有回荡的语音全部都消失之后,厉刃才松了一口气。他的胸口,因为屏住呼吸而疼痛着,只能将甜甜用力的拉入怀中紧拥,才能安抚他那股像是险些被夺走今生最重要宝物的恐惧。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愿意献上生命,恳求天使让她留下。戚受到厉刃的情绪,甜甜依靠着他,轻抚着他的轮廓,因为他难以停止的颤抖,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我不走。”她轻声告诉他。“我留下来了,永远都不走了。”
 
  “这一生,我不会让你离开我。”他抱得更紧。
 
  “好。”她难得的温驯。
 
  “我不会让你后悔的。”他许诺。
 
  “我知道。”她甜笑着。“我爱你。”厉刃点头,黑眸之中,浮现些许可疑的水雾,但又很快的消失,他难以言喻此时的感动,因为有了怀中的女人,他的人生才称得上圆满。
 
  他愿意将生命与魂魄,还有浓浓深情,都交付到她的手中。
 
  甜甜拥抱着厉刃,选在最温柔的时刻,再度强调她最在意的事。她靠在他耳边,用最甜蜜的口气告诉他。
 
  “但是,如果你有了别的女人,我还是会喀嚓你喔!”
 
  尾声
 
  繁花盛开,沧浪国王宫的左侧,花棚上美不胜收,鲜花的芬芳,隔着老远就闻得到。中土三国与贪狼国之战,已经结束许久,在三国的盟军协力对抗之下,船坚箭利的贪狼国,非但久攻不下,始终无法跨过国界,甚至一次次的被盟军打败,被迫连连撤退。
 
  经过半年的苦战,贪狼国终于兵疲马倦,无力再战,只能送出降书,被逼得彻回西方荒漠。
 
  盟军取得胜利,凯旋归来,并且共同协议,三国从此互为盟友,共创商利、共享兴衰。
 
  和平,终于降临了。
 
  但三国协议初期,关于文件与任官上,偶尔还有些不同意见,三位大王与王后。或许还能不放心上,但是臣子们可就斤斤计较,非要竞争不可。这日,白发白须的太傅,刚结束三国大臣的议会,就气冲冲的跑到了浴宫外头,又急又怒的喊:“大王!大王!老臣有事禀告,请听老臣一言!”他急着要告状。
 
  守在浴宫外头的栗儿,看着老太傅一副就要扑上前来,撞开石门的恼怒模样,连忙上前阻挡。
 
  “太傅,请留步。”
 
  “让开,我要跟大王说话!风国跟祈国,那些小官们实在太不象话,也不看在我是老人家的分上。一个比一个放肆。”
 
  “呃,太傅,大王有令,谁都不能进浴宫。”
 
  “我啊,是我啊,难道连我也不行。”栗儿心慌慌,也不敢点头或摇头,只能软下声音劝说。“大王与王后正在……正在……呃,在……忙……”她说得吞吞吐吐。脸儿都红了。
 
  “在忙什么?”栗儿还没回答,石门背后,倒是传出了答案。
 
  “啊,讨厌,厉刃,你又来剥我的衣服!”娇媚的抱怨,听得人骨头都要酥了。石门外的宫女们,都羞红了脸,连太傅的老脸,竟然也跟着发红。
 
  “啊哈,不要……”
 
  “不可以摸那里啦!”
 
  “嗯啊啊,不可以…不要亲那里,我会……啊……”一声声娇喘软语,虽然隔着石门,却还是清清楚楚的传了出来。
 
  栗儿忍着羞,出言化解尴尬。“太傅,不如您暍杯茶,先等一会儿,好吗?”她转身吩咐。“快,快送上茶来。”
 
  有个宫女却小小声的说:“一会儿怎么够?通常都要半个时辰以上呢!”
 
  太傅脸色更红,故意咳了两声,瞪了那宫女一眼,那宫女才知道自己失言,连忙低下头去。
 
  浴宫里头,娇声更媚。
 
  “啊,厉刃……”
 
  “不要这样子嘛!”
 
  “人家比较喜欢……”声音变得小小的,听不见是在说些什么。接着,更高亢的娇吟,颤颤传出石门。
 
  “啊,嗯,嗯啊,哈、哈啊……”太傅在门外,端着栗儿送来的茶,尴尬得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虽然光天化日就“忙”成这样,实在有违礼教,但是他心里也欣慰着,看这个情形,王家有后的日子也不远了。
 
  在微风轻拂下,太傅就这么杵在门外,听着句句娇声,直到他手里的茶都凉透了,却还不见石门打开。
 
  在太平日子里,甜蜜的恋人,还沈浸在欢愉中,不愿匆匆结束。
 
  爱情,就是如此醉人。
 
  《全书完》
倾国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75/,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走失在记忆里的塔塔制服下的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狂欲总裁爱的练习贪色男人富商的下堂妻T大的故事为幸福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