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钦点红妆最新章节

第十章

钦点红妆 | 作者:左晴雯 | 更新时间:2019-02-17 18:04:02
推荐阅读:夺美记参情水浴晨光江山风月剑将军抱抱要睡觉少爷的点心绝色俏千金唐朝绝代佳乞歪传夺情霸爱千年玄冰
「第十章」
 
 压轴的男女共骑赛最后是由布莱恩和夜蔷夺得冠军,颁奖后比赛也随之落幕。
 
 接着大伙儿便移师室内,开始热闹非凡的联欢晚宴。
 
 晚宴的地点是英国王室位于此地的“查尔斯堡”。
 
 查尔斯堡外观庄严典雅、古意盎然,镌镂着英国王室徽章的大门气派尊贵,
堡内早已为了今夜的舞会而布置得耀眼夺目、贵气十足。
 
 宴会大厅四壁全是华丽动人的浮雕,回廊厅柱上挂满印象派大师的骨董名画。
 
 大厅正中央垂吊着高达一层楼的古典水晶吊灯,把大厅点缀得更加璀璨、令
人目眩。
 
 绅士淑女们早已褪去骑马服和观赛的户外休闲装,纷纷换上珠光宝气、设计
出众的晚宴礼服出席今晚的王室舞会。
 
 已经换好礼服的索天权又重振旗鼓地找寻夜蔷,他一定要夜蔷陪他跳一整晚
的舞,好补偿今天一整天的失意和落寞。
 
 哪知又事与愿违,夜蔷就事论事的对他说:“我也很想和你跳一整夜的舞,
可是情况不允许。是不是?”
 
 “那至少第一支舞一定要和我跳。”索天权退而求其次的要求。
 
 夜蔷还是摇摇头,头头是道的拒绝:“你的第一支舞应该陪公主跳才合乎礼
数,不会招人非议。”
 
 “不必管她~~我的意思是我刚刚已问过她,她说她不太舒服不想跳舞,所以
我们可以共舞,没关系的。”事实上是他为了能不受阻挠地和夜蔷共舞,而霸
道地硬要瑞典公主说出不想跳舞的话来。
 
 夜蔷微微一愣,变得为难起来,吞吞吐吐的说:“可是我和布莱恩是男女共
骑赛的冠军,按照惯例,我得和布莱恩跳第一支舞才行,所以……”
 
 “这还不简单?我去叫布莱恩放弃就行了。”他说做就做,当真想去找布莱
恩。
 
 夜蔷连忙阻止他,苦口婆心的说服他打消念头。
 
 “天权,你不可以这样。你这么做会惹人是非也会让我为难,我不想成为媒
体和流言的主角,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可是我~~”索天权果然有所顾忌的停下脚步。
 
 他是可以不管自己的处境,但他可受不了他的小蔷遭受半点委屈。
 
 夜蔷见他动摇,乘胜追击的又说:“这样好了,等我和布莱恩还有晚会的主
人查理王子共舞后,我就和你一起跳,好不好?”
 
 索天权老大不愿意的闷着气道:“我能说不好吗?”
 
 眼看布莱恩在众人欣羡的目光下,得意洋洋地搂抱着彩蝶般的夜蔷翩翩起舞,
索天权心中更加不是滋味。
 
 不该是这样的,和小蔷共舞令人欣羡的应该是他才对。他和小蔷才是天造地
设、两情相悦的一对,不是布莱恩,不该是布莱恩。
 
 谁能告诉他,这一切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
 
 好不容易夜蔷和布莱恩跳完第一支舞,和查理王子的第二支舞也即将曲终,
索天权早已摩拳擦掌随时准备把佳人拥抱入怀,瑞典公主却偏偏在这个节骨眼
上身体不适的昏倒了。
 
 索天权再不愿意也只能被迫死心,硬生生把和夜蔷的第三支舞机会拱手让人,
心不甘情不愿地抱着昏迷不醒的瑞典公主先行离席。
 
 他的心情也随着离开宴会而跌入谷底,整晚都寒着一张极度不悦的冰脸,未
曾再开口说过一句话。
 
 ★        ★        ★索天权绝对不是会轻易打退堂鼓
的男人。
 
 经过一夜的消沉,次日一早,他立刻打电话到夜蔷的办公室约她中午和晚上
一起公餐。遗憾的是,夜蔷工作表早排得满满的,根本挪不出时间和他约会。
索天权锲而不舍的马上预约第二天,结果夜蔷又满口歉意的告诉他,他一直到
这个月月底都挪不出时间陪他。
 
 索天权闻言,心中的失望可想而知,但他还是不轻言放弃的预约下个月的第
一天,终于得偿夙愿。
 
 谁知他苦苦的等过无数个难以成眠的寂寞夜晚、熬到了和夜蔷约会的日子,
夜蔷却在接近下班前才从巴黎国际机场拨了一通电话给他,告诉他她临时奉派
要到意大利米兰见一位大客户,于是他盼了又盼的约会就这样告吹。
 
 接下来的日子,索天权依然紧迫盯人的约会夜蔷,可是夜蔷还是经常挪不出
太多时间来陪他,而且十次的约会有七次都因公爽约。
 
 索天权于是变得愈来愈消沉、愈来愈沮丧。
 
 他好羡慕布莱恩,那家伙既是小蔷的顶头上司和小蔷又是世交、还是自由之
身,所以随时随地都能和小蔷在一起,不像他……
 
 这天,夜蔷又为了和布莱恩去奥诺兰大饭店接见美国来的重要客户而临时取
消和他的约会,索天权原本就沉郁的心便每况愈下的沉甸甸。
 
 可是他又不想这么早回自己的别宫去,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亭台池阁,找朋
友一齐寻欢作乐他又提不起兴致。最后,他决定到夜家大宅附近等待夜蔷归来。
 
 他并不奢望夜蔷突然跑回来,只求能在夜蔷深夜归来时,好好的看她几眼、
抱抱她柔软芬芳的香躯一解相思之苦,他就满足了。
 
 不知是不是老天同情他的疑心,他居然看到夜蔷从一辆银蓝色保时捷跑车走
下来,接着,布莱恩也尾随下车。
 
 索天权喜出望外的正想冲出去,却惊见布莱恩把夜蔷打横抱起,状甚亲匿的
抱在怀中,夜蔷不但完全不反抗,还把双臂绕过布莱恩的双肩勾住布莱恩的颈
项,像极了一对亲密爱侣。
 
 索天权的脚步因而停住,呆呆的看着布莱恩把夜蔷重新抱进车里。然后把银
蓝色的保时捷跑车开进夜家大宅。
 
 原来如此。原来小蔷是为了和布莱恩约会,所以才藉口公事取消和他的约会,
原来是这样……
 
 坐在车子里的夜蔷和布莱恩浑然不觉索天权的存在,两人吵得不亦乐乎~~
“布莱恩你听我说,我的脚真的没事,只是稍微扭伤休息一下就好了,不必小
题大作的找医生来,你知道我最讨厌看医生了。”
 
 “不行。你刚刚明明痛得无法自己站立还想逞强?再说你今天会受伤我也有
责任。”
 
 布莱恩相当坚持。
 
 “不关你的事。是对方不对,竟然没有事先通知就临时取消约会害我们白跑
一趟。
 
 根本是把人当傻瓜耍,太过分了。“害她忍痛取消和天权今晚的约会,又扭
伤了脚一点也不划算。
 
 “所以我决定取消这笔交易,不和他们合作了。”
 
 车子就在他们的吵闹声中慢慢的驶往夜家大宅的车库。
 
 ★        ★        ★由于索天权自皇家马术联谊会之
后就不曾回去位于瑞士的炎龙宫殿,而一直停留在南法“枫丹白露山庄”的别
宫,所以皇上和皇后便派二皇子索天昂前来探探究竟。
 
 索天昂一进门就看见意志消沉、一脸颓废的索天权,这令他大大地吓了一跳。
 
 在他的印象中,他的大哥永远是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他从未见过他如此
沮丧失意过。
 
 “皇兄,你怎么了?”索天昂十分关心的问。
 
 索天权两眼空洞无神,神情恍憾的说:“我发现小蔷离我愈来愈远了……”
 
 “小蔷?这是怎么回事?”一听到夜蔷的名字,索天昂心底马上有了谱。
 
 索天权把今天发生在夜家人宅前的事,以及这些日子来和夜蔷之间的种种挫
折吐苦水般的全说了出来。
 
 “我希望是我多心,可是小蔷好像真的和布莱恩坠入情网了……他们于公于
私都交往甚密,我知道我已经没有权利说什么,可是我……我……我不想失去
小蔷,真的不想……”索天权痛苦极了。
 
 害怕失去夜蔷的恐惧像魑魅魍魉般紧紧的缠住他不放,让他深陷无底的恐怖
泥沼中,愈是挣扎愈往下沉。
 
 索天昂深深地看了痛苦不堪的索天权半晌,平板的说:“既然你那么舍不得
她,把她娶回家不就好了?”
 
 “不可能的。当初小蔷就是因为无法接受一夫多妻才不肯嫁给我,现在她又
怎么可能委屈的当第二王妃?我也不会让小蔷委身当第二王妃的。”如果事情
那么容易解决他和小蔷当时就不会分手了。
 
 “那我来娶夜蔷吧!”
 
 “你说什么!?”索天权一副要把自家兄弟生吞活剥的狰狞相。
 
 “别急,先听我说完。你不想失去夜蔷,可是夜蔷又不肯嫁给你,而夜蔷自
身条件那么好又是欧洲船王的掌上明珠,照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她一定会嫁给
别人。
 
 不说以后,光是眼前你就认为她极有可能嫁给布莱恩。夏洛特公爵。既然她
一定会嫁人,那与其坐视她被别的男人娶走,不如由我来娶她;如此一来,你
既不用担心她被别的男人抢走又可以天天和她朝夕相处,岂不两全其美?“
 
 反正他们炎龙皇朝是一夫多妻制,而且娶几个妃子对他都没什么差别,所以
倘若他娶了夜蔷为妃就可以让皇兄重展笑颜。他何乐不为?
 
 索天权被他说得龙心大动,当下就连连点头附和赞不绝口的说:“这个好,
就这么办!”
 
 “那我明天就去向夜蔷求婚。”
 
 “可是万一小蔷不答应呢?”索天权不免担心。
 
 索天昂莫测高深的笑道:“只要她还爱着你应该会认真考虑,除非……现在
她心中已经有了比你更重要的男人。”
 
 “不可能的!”索天权极力驳斥。
 
 可是心中的恐惧却愈来愈加深又愈来愈扩大……
 
 ★        ★        ★翌日,索天昂一早便启程去向夜
蔷求婚,留下来等候消息的索天权心里一直怪怪的,愈想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
太对劲。
 
 虽然说天昂娶小蔷对他而言远比小蔷嫁给布莱恩好太多了,但他还是老大不
愿意。
 
 他真正的希望是小蔷谁也不嫁永远留在他身边、永远爱他一人,就像他只爱
她一样。
 
 可是如果不答应天昂娶小蔷,那他又极可能永远失去小蔷,这该如何是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他矛盾烦恼中流逝,当索天昂打电话回来告诉他,他已经
同夜蔷求婚并要求夜蔷明天直接把答案告诉索天权,让索天权代为转答的消息
之后,索天权在瞬间爆发了。
 
 “不~~”他像发疯似的冲出别宫,以最快的速度去找夜蔷。
 
 “不要嫁给天昂,不要!”
 
 索天权一冲进夜家大宅,看见夜蔷娇俏绝美的容颜,便不顾一切的紧紧抱住
她,声音极为沙哑的痛苦嘶嚷。
 
 因为扭伤脚而请假在家休息的夜蔷,一整天下来都快给索家这对兄弟搞得晕
头转向了。
 
 早上先是炎龙二皇子索天昂唐突的跑来向她求婚,这会儿,天权又气急败坏
的冲来要她别嫁给索天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天权,你冷静点。有话慢慢说,别把我抱得那么紧。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夜蔷试着安抚他。
 
 索天权却执扭的紧抱不放,非要夜蔷承诺他不可,“我不放手,除非你答应
我不要嫁给天昂也不要嫁给任何人,我不要你嫁给别的男人,谁都不可以。我
不想失去你,小蔷,我爱你啊!小蔷,你知道的,我一直只爱着你一个人。”
 
 “天权你别这样,听我说……”
 
 “不,我不要听,我什么都不要再听~~”
 
 “天权~~”虽然她还是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的心湖早已被索
天权翻搅得波涛汹涌,难以平复。
 
 “你什么都别再说了,我再也不要听你说那些什么王族的义务、什么蜚短流
长,我只知道我爱你、想要你~~”
 
 他失控地吻住她的小嘴,用浓烈的爱摧毁她的理智、用狂妄的热情吞噬她的
拒绝、用放肆的真心征服激渴的炽意挑起她的渴望。
 
 夜蔷多希望就这么放纵自己,任自己和深深爱恋的男人恣情地沉醉在惊涛骇
浪的爱情海中,什么也不要想更别去管天权已经有未婚妻,不再属于她的事实。
 
 可是,她却办不到。
 
 一想到再这么任它发展下去,她和天权便真的要就此结束,再也无法以朋友
之名来维系这段刻骨铭心的爱,她便感到无尽的恐慌,狠下心反抗到底。
 
 “放开我,快放开我,天权,你听到没?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和你绝交从此
再也不要见你!”她不得不使出杀手斩。
 
 她的话宛如洪流猛兽般让索天权受到空前的创击,害怕失去所爱的恐慌令他
自她身上跳开,狼狈不堪的死死瞅住她,深遂的黑眸布满恐惧,抖颤的唇瓣逸
泄着锥心的痛楚。
 
 他仓皇无措的拚命摇头,几近乞怜的央求:“不……我不再乱来了,小蔷,
别说绝交,我不要绝交,我发誓绝对不会再乱来。
 
 你别生气。好不好?小蔷……“迎着他的无助恐慌,夜蔷的心痛苦得揪拧成
一团连呼吸都变得困难,眼泪几乎要全面决堤。
 
 不过她还是硬撑下去,抬高下巴仰视着上方,不让眼眶的热泪有机会淌落。
她深吸了一口气,竭力维持平稳的音调道:“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改天再谈。
我累了,想好好休息一下。”
 
 “我陪你,我保证不吵你,让我留下来陪你。”
 
 “不,我想一个人安静的休息,你先回去,否则~~”
 
 “我回去,我立刻回去!”眼看夜蔷又要口出威胁,索天权立即见风转舵的
起身准备离去。
 
 见夜蔷不再看他,他不敢再多做耽搁,深情难舍地看了佳人一遍又一遍之后,
终于像只斗败的丧家之犬般惆怅落寞的离开夜家大宅。
 
 夜蔷才想好好的放声痛哭,管家珍妈偏又前来通报有不速之客来访。
 
 “小姐,客厅来了一位自称瑞典公主的女子,说她想立刻见你。”
 
 瑞典公主?夜蔷心头一诧,连忙交待珍妈先去招呼客人,她飞快重整自己紊
乱的心绪,换了件较正式的家居休闲服便匆匆下楼会客。
 
 果然如她所料,来访的瑞典公主正是天权的准太子妃。
 
 在一阵礼貌性的寒喧之后,瑞典公主便见腆地说出此番来意:“我听说夜小
姐和殿下曾是情人也曾有过婚约,不过那些应该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
才是殿下的准太子妃,所以找希望夜小姐能……能……”
 
 公主生性怯儒面皮又薄,说到了最重要的部份便舌头打结,没有勇气再往下
说,连忙垂下头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相。
 
 夜蔷岂会不知她接下去想说的话?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神情冷峻、口气决绝的对公主道:“请公主放心,我
和殿下之间只是普通朋友罢了。因为我就要结婚。所以公主尽管安心的等着当
太子妃吧!”
 
 送走瑞典公主后,夜蔷像具游魂似的飘上楼去把自己关在闺房中。恍恍惚惚
的拿起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向布莱恩求救。
 
 “布莱恩,你立刻来见我好不好?求你……”一听见布莱恩温柔关切的声音,
她再也无法遏抑的痛哭失声。
 
 当布莱恩放下电话匆匆赶至夜家大宅,夜蔷早已哭得梨花带雨投入他的怀中。
 
 接着便双脚一软的昏厥在他臂弯里。
 
 ★        ★        ★夜蔷苏醒时情绪已经平复许多,
便把今天发生的事全盘告诉布莱恩。
 
 “我以为我自己够坚强,能够一直和天权保持距离、和天权维持朋友的关系。
 
 现在我发现我错了,大错特错了……我太过高估自己,我并不像自己想象中
那般潇洒、那般提得起放得下。面对天权如火的热情时,我根本无法控制我自
己心中的强烈爱意,一想到天权即将完全属于另一个女人,我的心便疯狂的嫉
妒、恨不得撕碎那个女人,我……“布莱恩一言不发的递了面纸给她又端了一
杯冰镇的柠檬汁给她,帮助她冷静下来,保持情绪稳定。
 
 夜蔷拭去泪水。啜了几口沁凉的柠檬汁顺了顺气,让自己再度平复下来之后
才又按着说:“自从天权订婚后再来找我,我便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和天
权保持朋友的距离和情谊,如此我们之间才能永远维持下去。所以我便让自己
忙于工作,经常以工作忙没时间为由拒绝和天权高频率的接触,我以为这样便
能冷却自己对天权的爱恋;可是还是不行,我想得太天真了。我很快就发现不
论我怎么做,都无法稍稍减少自己对天权的情意,反而与日俱增愈来愈难以压
抑,我……”
 
 夜蔷痛苦得无法再往下说,只能失控的不停啜泣。
 
 布莱恩待她再一次平静下来才开口问:“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夜蔷十分认真的直视着布莱恩道:“我希望你要我。你先听我说完,布莱恩。
 
 我知道你对结婚没什么兴趣,而且我们之间只是兄妹之情,我实在不该做这
么无理的要求,可是我已经无法继续伪装了。再这样下去我一定又会忍不住地
重新投入天权的怀抱,但是天权身为王族的义务一样存在,所以我和天权最后
还是会走上分手一途……我无法承受再一次的心碎和打击,因此我只能藉着和
别人结婚来冻结与天权之间的感情发展,我真的不想失去天权,请你谅解……
“见布莱恩不发一言,夜蔷又继续游说:”我知道我的要求太强你所难,但是
你何不换个角度来想这件婚事:你是夏洛特家的当家公爵,无论你愿不愿意,
你迟早还是得为了家族而结婚。与其娶一个不甚了解的女子为妻,不如娶我这
个世交妹妹。
 
 而且你一旦娶了我还会有一个好处就是你可以继续过你风流花心的生活。完
全不必怕我会吃醋还是碍着你去寻欢作乐,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我可以答应娶你,不过我有个条件。”布莱恩正色的表示。“你说。”
 
 “你必须说服索天权当我的伴郎。”
 
 “这~~”夜蔷一脸难色,但旋即点头答应,“我尽力。”
 
 “那么婚礼订在这个星期天。”也就是四天后。
 
 “这么快?”夜蔷有点吃惊。
 
 “我喜欢速战速决,或者你反悔了?”布莱恩优雅迷人的笑道。
 
 “不……”
 
 ★        ★        ★如夜蔷所料,索天权果然隔天一
大早便又跑来夜家大宅报到。
 
 这次他收敛许多,不敢再一见到夜蔷就冲上前抱她、吻她,而且今天他可是
有着极为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访。
 
 “我是来问你有关天昂向你求婚的答案的。”虽然小蔷昨天已表明不会允婚,
但未正式听到小蔷的拒绝,他心中还是多少有点忐忑不安。
 
 夜蔷十分乾脆的表态:“很抱歉,我无法嫁给二皇子。”
 
 “太棒了!”索天权发觉自己太过失态,连忙轻咳数声尴尬的加以更正:
“我的意思是说那这件婚事就这么算了。”
 
 索天权的心情好得不得了,简直像搭上喷射机飞上云端般开心。
 
 夜蔷咬了咬下唇,握紧粉拳,深吸一口气又道:“我也很高兴这件事就到此
为止,因为我这个星期天就要嫁给布莱恩了。”
 
 “你说什么!?”夜蔷的话让他搭上喷射机的心瞬时坠机身亡。
 
 “我说我这个星期天就要嫁给布莱恩了。”夜蔷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你骗人,我不答应!”索天权像一头发狠的猛兽气势骇人的跳起来,重重
地将横亘在两人之间的茶几踢飞出去。
 
 夜蔷从没见他这么凶神恶煞过,吓得差点咬到舌头支支吾吾的说:“天……
天权……你听……听我说……”
 
 “我什么都不要听,你给我过来!”索天权像老鹰捉小鸡似的一扫,便强行
掳走夜蔷,往屋外疾冲。
 
 夜蔷完全没料到事惰会变成这样,大惊失色的放声喊叫:“天权,你想做什
么?
 
 快放我下来,天权~~“可惜索天权一个字也没听进去,霸道蛮横地把她丢进
银色的莲花跑车里全速前进,呼啸远扬。
 
 直待他们走远,躲在车子里偷窥的布莱恩和克莉丝汀兄妹俩才相视莞尔,以
罐装可口可乐代替美酒乾杯。
 
 “这两个人还真是麻烦。”克莉丝汀首先发难。
 
 “就是说啊,所以我们只好辛苦一点的帮帮这两个爱情智障儿了。”布莱恩
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一派潇洒。
 
 “不过你怎么那么有把握咱们亲爱的太子殿下会当场发飙?”这一点克莉丝
汀始终百思不得其解。
 
 布莱恩故弄玄虚,语带玄机的浅浅一笑:“因为他是索天权。”一个为爱疯
狂的男人。
 
 ★        ★        ★“天权,你冷静一点,你究竟想
把我带到哪里去?”
 
 被索天权劫持后,夜蔷一路心如悬旌的不停发问,然而索天权却从来没有给
过她任何答案,始终寒着一张索命阎王般的冷峻冰脸。
 
 当直升机缓缓降落在炎龙皇朝盘踞于阿尔卑斯山上那雄伟宫殿里的皇家专用
停机坪时,夜蔷才知道索天权的目的是皇宫。
 
 夜蔷突然心生不妙的失声大叫:“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做什么?”她的身体不
断地往机舱角落瑟缩。
 
 索天权唇边勾起一抹足教人心脏麻痹、背脊发凉的邪魅冷笑:“我说过你只
属于我,我才不会让你嫁给别的男人,你只能嫁给我!”
 
 说着,他大手一扫便把极力闪躲的夜蔷手到擒来,牢牢地扛在肩上径往宫殿
深处疾走,完全不理会夜蔷的挣扎抗议。
 
 “放开我,你休想要我当你的第二王妃,我死都不会答应,你听到没?放开
我、快放开我,我要和布莱恩结婚。不要当你的第二王妃,你快放我下来~~”
夜蔷气急败坏的拚命踢打索天权,奈何却一丁点也撼动不了稳如泰山的他。
 
 愈见反抗无效夜蔷便愈拚命挣扎,而愈挣扎反抗无效,她心里便愈加惊恐慌
乱。
 
 不!
 
 谁来救救她?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不要当天权的第二王妃!她当初连第
一王妃都不肯当了,现在又怎么会点头当第二王妃?她死也不要!
 
 “天权,你别开了,我死都不会嫁给你当第二王妃的,你到底听见没?”
 
 可想而知,索天权依然是有听没有到,我行我素的把她扛进养心大殿,拉高
嗓门震天吼嚷:“父皇、母后,你们快出来,我有话跟你们说。”
 
 皇上和皇后早在获悉他匆匆回来所引起的骚动,便已三步并两步的赶来养心
大殿会见这个唯我独尊的大皇子。
 
 索天权不待皇上皇后喘口气便大声道:“父皇母后,请你们听好了~~”
 
 “不准说,我死也不从!”夜蔷放声痛哭。
 
 索同权依然无动于衷的宣布:“我要娶小蔷当第一而且是唯一的王妃。所以
我从现在起放弃太子殿下的身分,请父皇母后成全。我心意已决无论你们是否
答应,我永远都不会改变主意。”
 
 “天~~你~~”面对从天骤降的意外惊喜,夜蔷惊愕得像只遭雷惊吓的鸭子,
瞪大不敢置信的泪眼,呆呆的楞住不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索天权完全不管已经昏倒的皇后和吓软了双脚的皇上,全副的心神都给了梨
花带雨的怀中佳人。
 
 他深遂迷人的黑眸装满了浓得化不开的涓涓深情,衷心地说:“嫁给我好不
好?
 
 小蔷。我发誓你永远是我唯一的王妃,不,是妻子。我们之间永远不会有一
夫多妻的荒唐事,相信我。“”你……“
 
 “难道你还不相信我?我真的爱你不能没有你。为了你,我连殿下的身分都
抛弃了,是不是?你相信我。小蔷。”
 
 “我……”
 
 “你听我说,我一直好傻,以为自己可以在没有你的相伴下依然如故的活着,
可是我错了。当我听到你要嫁给布莱恩时,我才赫然顿悟我彻彻底底的错了,
我根本不能失去你。在那瞬间,什么王族的义务、殿下的身分以及一切的一切
都变得不再重要。不再有任何意义。那时,在我脑海里、心湖里都只有最真且
唯一的声音~~我不能没有你,你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
小蔷。”
 
 “我……”
 
 “你知道吗?自从钦点你为妃的那一刻起,你便深深刻印在我的生命中。只
是我太笨又太过心高气傲,所以才会绕了这么一大圈后才发现在我心中,你最
珍贵,我真的很笨是不是?”
 
 夜蔷拚命的猛摇头,展开双臂紧紧的勾抱住心爱的男人,失声的抽噎着:
“我也是……从被你钦点为妃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就无可自拔的迷恋上你。只
是我太骄傲,无法坦率的表白我的真心。我一直希望能成为你唯一的妻子,可
是我从来不敢奢求,我……我……”“这么说你是答应嫁给我了?”索天权没
听她亲口承诺是怎么地无法放心踏实。
 
 夜蔷含情脉脉的噙泪笑道:“如果你以吻发誓。我就答应。”
 
 “我发誓!”索天权立刻兑现,深情款款的吻上她的唇。
 
 事后皇上皇后说他们会想办法向瑞典王室寻求谅解解除双方的婚约。也答应
索天权这一生只娶夜蔷一人为妃。唯一的条件是:索天权不可以抛弃王位继承
权。
 
 于是,事情圆满落幕。
 
 谢幕尾曲一个月后,“炎龙皇朝”的太子殿下索天权和“欧洲船王”的掌上
明珠夜蔷的世纪婚礼在全球瞩目下,热闹非凡的盛大举行。
 
 婚礼一连进行了三天,出席婚礼的嘉宾囊括了:各国政要、驻外使节、官商
名流、豪门大亨、各界菁英、绅士贵族、各地王族,尤其被誉为“金色皇朝”
和“金门豪门”
 
 的达官显贵、人中龙凤更是全数到齐为婚礼祝贺。
 
 当然还有自世界各地蜂涌而至的热情群众,他们都毫不吝啬的向这对金色佳
偶献上无限的祝福。
 
 其中,太子殿下曾为了船王千金抛弃殿下身分的气魄,更深深感动全球每一
颗女人的芳心,各国媒体更将这桩“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事迹大肆报导广为宣
扬,因而在世界各地皆成了脍炙人口的美谈。
 
 眼看自己的世交死党沐浴春风,漾满幸福泪光地依偎在如意郎君怀中,克莉
丝汀也忍不住喜极而泣。如此一来两家爷爷奶奶的心愿也达成了,一切都很圆
满。真好。
 
 此时,她不经意的瞥见布莱恩双眼闪烁着诡谲的笑意,不禁暗忖:敢情她这
个恶名昭彰、花名远播的大哥又在想什么馊主意了?
 
 布莱恩自然也是满心的祝福索天权和夜蔷有情人终成眷属。
 
 只是他心中还兴致勃勃的想着另一件大事:“点妃宴”似乎是个挺有意思的
玩意儿,哪天他也弄个点妃宴来玩玩吧……
 
 《全书完》
钦点红妆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74/,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夺美记参情水浴晨光将军抱抱要睡觉少爷的点心唐朝绝代佳乞歪传绝色俏千金夺情霸爱千年玄冰王爷的倔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