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包君满意最新章节

第十章

包君满意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9-02-15 19:38:14
推荐阅读:水浴晨光夺美记江山风月剑唐朝绝代佳乞歪传牡丹春睡图千年玄冰小女人的幸福谁怜葬花人小货郎妲已
     
第十章
      
        母后?
 
 
 
  蓝眸公子对妇人的称呼,在她脑子里萦绕不去。
 
 
 
  什么母后?什么人会被称为母后?这些人又是谁?他们要带她去哪里?
 
 
 
  万千的疑问,在满意嘴里滚动,却全被侍卫的大手捣住,她只能不断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出了跨院后,他们虽然不再扛着她,却仍紧箝着她,逼着她一起往前走。
 
 
 
  那个霸道的妇人,一路领在前头,蓝眸公子则是频频回头,注视着满眼惊慌的满意,表情既是抱歉,又是怜惜。
 
 
 
  众多人高马大的侍卫,遮住了挣扎不已的满意,她甚至瞧不见队伍外的景况,更别提是求救了。
 
 
 
  大批人马架着满意,走进了大厅,眼看再走几步,就要走出龙门客栈了!
 
 
 
  「唔、唔唔唔唔唔!」她脸色苍白,无助的猛摇头。
 
 
 
  一声娇叱,突然从上方传来。
 
 
 
  「慢着!」
 
 
 
  只见火红绸裙翻飞,一个娇艳的女子从特等席翻身而下,直接落在妇人前头,挡住了大队人马。
 
 
 
  在这之前,满意压根儿无法想像,自己竟会有高兴见到龙无双的一天!
 
 
 
  「放肆!」捣住她嘴巴的那个侍卫,发现有人挡路,立刻大声喝叱。「你是谁?竟敢挡我家主母去路,还不给我让开!」
 
 
 
  龙无双冷笑两声。
 
 
 
  「你们踩了我的地盘,抢了我的酿酒师傅,还敢要我让开?」她一抖软绸披风,露出细嫩的玉手,轻拍了两下。
 
 
 
  瞬间,周遭冒出几十个伙计装扮的男人,个个身形结实,一看就知道是有武功底子。他们群聚过来,把蓝眸公子等人团团围住,两方人马对峙着,气氛格外紧张。
 
 
 
  大厅里的客人,原本在吴霖上门时,就已经吓跑一半。现在,就连剩下的那一半,眼看情况不对,也纷纷抱头鼠窜,个个溜之大吉。
 
 
 
  满意又怕又慌,睁着还有些泪湿的眼,轮流看着那妇人与龙无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竟又来了一队人马。
 
 
 
  公孙明德到了。
 
 
 
  瞧见当朝宰相光临,龙无双就沉下脸,丝毫不给对方好脸色,当着他的面,照例又是那一句:「你来做什么?」
 
 
 
  「皇上听闻,有贵客来到京城,特地派遣臣下,前来迎接贵客,到宫里一叙。」公孙明德垂眼敛目,声调平稳的回答。
 
 
 
  「哪来的贵客?」
 
 
 
  公孙明德没有回答,迳自走到那妇人的面前,恭敬的拱手一揖。「赫连太后、阿肯那大王,皇上听闻太后与大王光临京城,已让人备了宴席,特请两位移驾进宫。」
 
 
 
  听见他对两人的称呼,满意的脸色更白,这才明白这些人的身分,知晓那蓝眸公子为什么称妇人为母后。
 
 
 
  完了完了!她还记得,当初那个派遣使者,要求和亲的蛮王,名号即是阿肯那!呜呜,不会吧,她都嫁给铁索了,蛮王却还不放过她,非要来逮她回去吗?
 
 
 
  她正在心里无声哀叫,忽地一支红缨长枪,从外头飞旋而入,来势飞快,力道极强。
 
 
 
  红缨长枪疾射赫连太后,一旁卫士护主心切,出刀便砍。
 
 
 
  锵!
 
 
 
  一声巨响,只见长枪未断,大刀却被弹开。赫连太后急忙闪开,而站在她身后的,却是不懂武功,还被两个大汉架着的满意。
 
 
 
  长枪来势极强,架着她的两个大汉退无可退,只能眼看长枪刺来,即将当场在她身上刺出一个大洞——
 
 
 
  一道黑影如似墨箭,飞身而人,大手一伸,抓住飞旋的枪身。
 
 
 
  枪身发出鸣响,被黑衣男人握住,再翻身一转,把长枪顺势砸下,力道刚猛如雷,在地上劈出骇人深痕,石砖顿时碎散。
 
 
 
  众人的视线,全都落在那支长枪,以及那个制住它的男人身上。
 
 
 
  铁索剑眉一抬,瞧见满意被抓,身旁还有那个漂亮得过头的蓝眼男人,黑眸进出危险的光芒。
 
 
 
  「放开她。」他只说了三个字。
 
 
 
  两个大汉心头一惊,虽然很想立刻放松,然后转身拔腿就逃。但是碍于太后在场,他们只得冒着冷汗、硬着头皮,继续抓着满意。
 
 
 
  黑眸一眯,不再多言,直接飞身上前,一招两掌,就把两个卫士击飞出去,轻易把她救回怀里。
 
 
 
  满意还在挂心,刚刚他拦下长枪,不知有没有伤到哪里,一时竟把娶妾跟问话的事全忘了,小脸仰望着他,担心的问道。
 
 
 
  「你还好吧?没受伤吧?」她柔声问道,一旁却起了争执,轻易就盖过她的声立曰。
 
 
 
  眼看未来儿媳被抢回去,赫连太后马上翻脸了。
 
 
 
  「公孙明德,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她凤颜大怒,怒声质问。
 
 
 
  「哟,你这是恶人先告状啊!」龙无双嘴上不饶人,故意针锋相对。「这还有天理吗?明明就是你要强抢民妇。」
 
 
 
  满意见铁索一声不吭,一脸铁青,还以为他没听见。她伸出小手,抚上他的胸口,还想检查他是否有伤,小手却被他握住,不能再动。
 
 
 
  她感觉得到,他生气了。
 
 
 
  旁边又吵了起来,那些北方武士们,听见龙无双出言冒犯,个个震怒不已,激动的开口。
 
 
 
  「大胆!」怒声喝叱,声势震天。
 
 
 
  「哎哟,我好怕喔!」龙无双装腔作势,纤纤玉手轻拍胸口,还故意看着公孙明德,讽刺的弯唇一笑。「相爷,您的好贵客竟在恐吓我呢!您说,该怎么办呢?」
 
 
 
  谁知,他看都不看她一眼。
 
 
 
  「赫连太后请息怒。」
 
 
 
  「公、孙、明、德!」龙无双顿时火冒三丈。「你叫她息怒?怎不叫我息怒啊?今天强抢民妇的可不是我!」
 
 
 
  「什么强抢民妇,这女人不就是你们挑出来,预备要送来和亲的人选吗?」赫连太后也不是省油的灯。
 
 
 
  「那是先前啊,这会儿她都嫁人了,你还来抢,不是强抢民妇还会是什么?」
 
 
 
  「嫁人?」赫连太后一愣。
 
 
 
  一旁的阿肯那,终于找到机会说话。
 
 
 
  「母后,她真的已经嫁人了。」他小心翼翼的说道。
 
 
 
  「瞧,连你儿子都晓得了。」龙无双插腰,意态猖狂的笑着,尽显小人得志之能事。「她早跟黑脸的成亲一个多月了,这亲也亲了、摸也摸了,连肚子可能都大了,你还抢个什么劲啊?」
 
 
 
  一时之间,只见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乱哄哄的全吵成一团。
 
 
 
  吵闹的声音,不断传过来,满意却充耳不闻。她又从铁索的身上,闻见那大豆的香气,被抓之前的事情,又回到小脑袋瓜里,娇小的身子僵住,眼泪差点又滚出来了。
 
 
 
  趁着先前凝聚的勇气还没有散去,她决定问出答案,看着那张严酷的俊脸,张开小嘴,很努力的尝试着,要在一片吵闹声中说话。
 
 
 
  「铁索,我、我有话要问你——」
 
 
 
  铁索没反应,倒是赫连太后的声音响起。
 
 
 
  「阿肯那,你怎不早说?」
 
 
 
  满意不死心,还以为他没听见,还踮高脚尖,努力靠近他的耳边。
 
 
 
  「我要问你,那个豆腐姑娘,你是不是真的准备要——」提到豆腐西施,她心头一疼,声音变得微弱了些,立刻就被阿肯那无辜的声音盖过。
 
 
 
  「母后,我说过了,可是您——」
 
 
 
  满意振作精神,再接再厉。
 
 
 
  「我想知道,你当初会娶我,是不是因为——」
 
 
 
  这次盖过她声音的,是幸灾乐祸的龙无双。
 
 
 
  「看吧看吧,就说你是强抢民妇嘛!」
 
 
 
  争吵持续着,满意一问再问,不但得不到铁索的回答,甚至连自个儿的声音也每每被盖去。事关终身聿福,也关乎她心口的那个结,他们继续吵下去,她就得不到答案,不知道铁索娶不娶妾、不知道他娶她的原因……
 
 
 
  蓦地,一股汹涌澎湃的怒气,从胸口轰隆隆的烧上来,她突然觉得好生气好生气,再也忍耐不住——
 
 
 
  「安静、安静!你们安静啊!」
 
 
 
  尖叫声响起,原本气氛热烈的争吵,顿时静了下来。
 
 
 
  所有人转过头来,像是看见不可思议的事般,都是满脸错愕。
 
 
 
  喊出那声尖叫的,不是别人,竟是那个娇娇软软,一受委屈就落泪,老是嚷着「不要不要」,却被众人拉来扯去,随意摆布的满意。
 
 
 
  狗被逼急了会跳墙,猫被逼急了会咬人,而她被逼急了,也是有脾气的!
 
 
 
  秀丽的小脸上,不再有逆来顺受的委屈神情,反倒气呼呼的。她握紧拳头,秀眸环顾众人。
 
 
 
  唯独龙无双还想开口。
 
 
 
  「我说,如意妹——」
 
 
 
  话还没说完,秀丽的脸儿就转过来,怒叫了一句。
 
 
 
  「闭嘴!」
 
 
 
  龙无双目瞪口呆,一来是没想到,满意竟会对她发脾气;二来,是她这辈子还没被骂过这句话,顿时傻眼,还真的闭了嘴。
 
 
 
  确认每张嘴闭上后,满意这才转头,回身看着铁索,深吸了一口气,在鸦雀无声的客栈大厅中,深吸了口气,红着眼圈儿,慎重的开口。
 
 
 
  「你说啊,你当初愿意娶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没想到她会当着众人的面,问出这句话,铁索身子一僵,习惯性的沉默,只是望着她。
 
 
 
  这回,沉默不再能满足她,她要的是答案。
 
 
 
  「你为什么不说话?说啊!」她非常坚持,眼圈儿更红了。
 
 
 
  那张薄唇,还是掀也不掀。
 
 
 
  「你不要不说话啊!」等不到答案,她直跺脚,气恼这男人喝了酒就口若悬河,清醒时却老像蚌壳。
 
 
 
  铁索的脸色愈来愈难看,却还是不吭一声。
 
 
 
  积在眼里的泪,终于又滑落粉颊,她的坚强假象,究竟维持不了太久。纤细的双肩垂下来,她只觉得好委屈,心口又疼了。
 
 
 
  「你没有话要说吗?」她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声音愈来愈哽咽。「你……你……你真的是因为那一诺千金,才被逼着娶我的?」说到这里,她喉头一哽,再也说不下去,转身就想跑走。
 
 
 
  硬如铁石的大手探来,牢牢抓住她,铁索总算开了金口!
 
 
 
  「你去哪里?」他问道,声音已经失了冷静,连脸色都变了。
 
 
 
  「去哪里你在乎吗?」她心里更难过,伸手在他胸口乱推。「你放开我、放开我,我去嫁蛮王算了!」
 
 
 
  阿肯那一听,马上面露喜色,连连点头,甚至还张开双臂,就等着要接受美人儿。
 
 
 
  只是,冷锐的视线随即扫来,铁索警告的狠瞪他一眼。他吓得连忙后退,躲到母后的身后去了。
 
 
 
  收回视线后,铁索硬是把挣扎不已的小女人拉进怀中,抓着她乱挥的小手,咬牙低咆。
 
 
 
  「你已经嫁给我了!」
 
 
 
  「可是,你不要我啊!」她伤心万分的啜泣。
 
 
 
  他气得快抓狂了。
 
 
 
  「我从来没这么说过!」
 
 
 
  「但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啊!」她指控着,把心中的疑虑,一股脑儿全倾吐出来。「你根本是为了那一诺千金,被龙无双逼迫,才会改变主意——」
 
 
 
  「我会改变主意,不是因为她。」他怒吼着,低头逼近那张泪汪汪的小脸。「是因为你!」
 
 
 
  眼泪稍停,一丝希望的火苗,悄悄冒了出来。
 
 
 
  「我?」她小声的问,心里有很多很多的不安,跟更多更多的期盼。
 
 
 
  铁索深吸一口气,被逼得再无退路,只能全盘托出。
 
 
 
  「把你藏起来当然是可以,但我不想,我要你!是我自己要你!跟龙无双那个女人无关!」
 
 
 
  「喂,说话客气点,好歹我——」龙无双忍不住抗议,旁边一道气劲袭来,点了她的穴道,让她顿时不能说话、不能动弹。
 
 
 
  她气恼在心里,身子无法动弹,眼珠子却猛转,瞪着旁边的公孙明德,非常确定就是这个家伙动手的。
 
 
 
  可恶,他怎么也会这招?!
 
 
 
  没了龙无双的打扰,夫妻二人仍在互诉情愫,冰释一桩又一桩的误会。
 
 
 
  「你……你要我?」满意不知何时止了哭,羞涩的吐出那个字,用最轻的声音问他。
 
 
 
  「你用酒用药迷倒我的那晚,我就改变主意了。所以,我才会在回程的船上,用飞鸽传书,要龙无双备好喜宴,尽速跟你成了亲。」他捧着她的脸,抹去粉颊上的残泪,也不管四周有人在看,只专心跟她说话。「我承诺的不过是十年,娶妻却是一辈子的事。」
 
 
 
  「那……你不会再娶妾?」
 
 
 
  「不会。」
 
 
 
  「不会娶那豆腐西施?」
 
 
 
  他回答得斩钉截铁。
 
 
 
  「我只要你。」
 
 
 
  久违的暖甜感动,再度涌上心头。她喉头一哽,本想扑进他怀里,却又想到他前几日的事情,眼圈儿竟然又红了。
 
 
 
  「那么,你那天回来,为什么要生气?」
 
 
 
  可疑的暗红,蓦地涌上黝黑的面容,铁索竟转过头去,脸色是前所未有的不自在。
 
 
 
  「我不是在生气。」
 
 
 
  「你、你明明就在生气——」她指控着,对那日的事情,记得可清楚了。「明明满脸不高兴,进房后连看都不看我一眼,身上还有大豆的味道——」她说着说着,眼泪又冒出来了。
 
 
 
  「我……」
 
 
 
  眼看妻子泪如雨下,铁索陷入空前挣扎,一张脸红了又黑、黑了又红。
 
 
 
  该死,他认了!他全招了!
 
 
 
  薄唇一掀,黑脸胀得通红,终于惊天动地的吼了出来。
 
 
 
  「我是在吃醋!」
 
 
 
  围观的人群里,发出一阵小小的骚动,难以想像铁汉如他,竟也会吃醋。
 
 
 
  「吃醋?你吃醋?」满意呆呆看着他,茫然的重复。她作梦都想不到,竟会从他嘴里,听见这个答案。
 
 
 
  「不行吗?」铁索黑脸泛红,恼羞成怒的低咆。「我就是不喜欢,你跟那个漂亮得像娘儿们的男人贴在一起!」
 
 
 
  「我只是……不小心跌倒……」她红着脸,小小声的解释,心里却觉得又喜又羞,不禁偷瞧了他一眼,结结巴巴的追问。「所以,你、你真的要我?」他一定是很在乎她,才会吃醋的吧?
 
 
 
  大手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小脸,眯着眼睛警告。
 
 
 
  「没错!而且这一辈子,你都休想离开我!」更别说是去嫁那个该死的蛮王了!
 
 
 
  她笑中带泪,用力点点头,丝毫不在乎他的霸道,多么情愿这一辈子,都跟他相伴在一块儿,永远不要分开。
 
 
 
  娇小的身子,投入那宽阔的胸怀。她用力抱着铁索,抱得牢牢的,倚偎在他的胸口,仿佛那就是她今生的归宿。
 
 
 
  他也抱着她,重重吁了一口气,黑脸埋进她的发里。
 
 
 
  只一会儿,满意又抬起头了。这回她一脸狐疑,捧着他的脸,再度发问:「你喝酒了吗?」
 
 
 
  「没有。」
 
 
 
  「但是——但是——你只有喝了酒,话才会这么多啊!」
 
 
 
  铁索埋在她的发里,发出一声挫败的呻吟。
 
 
 
  他今天话多,还不全是被她的哭哭啼啼给逼出来的?有生以来,他还是头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说了这么多的话。
 
 
 
  「铁索?铁索?你说话啊!你是不是——」话还没问完,懒得再做解释的他已经俯身,直接吻住她。
 
 
 
  啊啊,他竟学了她那夜的作法,直接堵了她的嘴,让她再也不能说话,而且还吻得格外火热,让她手脚发软,像是喝了几瓮好酒般,全身晕陶陶的。
 
 
 
  她好羞好羞,却也好喜欢,红唇逸出娇甜的轻吟,早忘了四周全是人,全心陶醉在他的吻中。
 
 
 
  半晌之后,铁索才结束这个濒临失控的吻。他抵着她的粉唇,哑声问道:「我嘴里有酒味吗?」
 
 
 
  她羞得脸儿红透,垂下视线,不敢看他,轻轻摇了摇头。
 
 
 
  低哑的声音,再度响起,这次是靠在她耳畔说的。那语气无比慎重、无比认真,像是在说着一个即将奉行一辈子的誓言。
 
 
 
  「我爱你。」
 
 
 
  短短三个字,却有着最神奇的魔力,足以弥补她先前为他流过的所有泪水。她抬起头来,看见他脸上的表情。
 
 
 
  她认得这个表情。
 
 
 
  替她抹泪那晚,以及站在喜堂前的时候,铁索就是用这种表情,定定的看着她,黑眸笔直的望进她的眼里,有着说不出的专注与笃定。
 
 
 
  这个表情太难得出现,她直到如今,才终于读懂,他这个表情所代表的深浓情感。
 
 
 
  「我爱你!我也爱你!」她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再度热泪盈眶,却不再是因为猜疑与委屈,而是为了过多的欣喜。
 
 
 
  铁索低下头,在她的发上,印下无限轻柔的一吻。接着,他拦腰抱起小妻子,无视其他人的存在,转身就往客栈后方的跨院走去。
 
 
 
  赫连太后见状,忍不住要上前开口,却被公孙明德拦了下来。
 
 
 
  「公孙明德,你们这算什么意思?我们大老远来迎亲,你们非但把人给嫁了,现在还——」
 
 
 
  「皇上会另择和亲人选,还请赫连太后见谅。」
 
 
 
  龙无双很想发表意见,无奈穴道却还没解开,只能站在一旁干瞪眼。
 
 
 
  「另选一个,我儿子未必会喜欢。」赫连太后又说道。
 
 
 
  「皇上交代,务必尽力挑选。」
 
 
 
  「母后——」
 
 
 
  「你闭嘴!」
 
 
 
  赫连太后拔高的声音愈来愈远,相爷沉稳的声音,则是早已听不见了。满意还是窝在丈夫怀中,任他抱着她,大步走出大厅,远离那些仍在争论和亲之事的人们。
 
 
 
  无论是让谁去和亲,那都与她无关了。
 
 
 
                
 
 
 
  几个月后,在城外的酒坊,新酒酿成了。
 
 
 
  一个娇小的身子,肚子圆滚得像颗球儿,在酒坊内走动,指挥着师傅们开窖取酒。在她身后,则跟着高大的黑衣身影,亦步亦趋的跟着,简直像在看顾宝藏的守财奴。
 
 
 
  「罗师傅,可以开窖了。」满意一边说着,一边挪移脚步,往酒窖愈靠愈近。只是,她才刚到酒窖旁,一只大手就拉住她,不许她轻举妄动。
 
 
 
  她无辜的抬头,看见铁索拧着眉,不赞同的看着她。
 
 
 
  「这是我酿出的第一批新酒,得自个儿下去,亲自试试味道才成啊!」她抬起小手,抚平他眉间的皱摺。
 
 
 
  他摇摇头,还是不肯放手。
 
 
 
  一旁的罗师傅,也出来帮腔。
 
 
 
  「铁夫人,你就别忙了,我拿上来就是了。」
 
 
 
  瞧见铁索的表情,她无奈的一笑,只能放弃亲自下去酒窖的念头。「好吧,罗师傅,就请你下去。对了,请多取一瓮上来,我要送去给无双姑娘。」
 
 
 
  浓眉间愈拧愈深了。
 
 
 
  「没办法啊,你说过的,一诺千金呢!」她奸笑的望着他,就算他不开口,也能懂得他的意思。「我答应过,新酒一酿成,就亲自送一瓮过去的。」
 
 
 
  铁索紧抿着唇,一脸不悦。
 
 
 
  见他生着闷气,满意小手搭在他胸膛上,温言软语的安抚着。「我成天老待在家里也闷,反正送个酒过去,也只不过一会儿时间,碍不了事的。」
 
 
 
  紧绷的脸色稍缓,薄唇一开,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
 
 
 
  「送完酒之后,你就得回去休息。」
 
 
 
  「好。」她微笑点头,却又说了一句。「啊,还得送一壶到相爷府才成。」
 
 
 
  「为什么?」他一瞪眼。
 
 
 
  「我也答应,要送相爷一壶新酒。」
 
 
 
  「就这两个,不许再多了。」
 
 
 
  「是,就这两个,不会再多了。」她甜甜的一笑。
 
 
 
  送新酒给龙无双,是因为有言在先,也要感谢她乱点鸳鸯,才让他们成了亲。而送给公孙明德,则是要感谢他从中斡旋,手腕高妙,送走了赫连太后与阿肯那,让她当真不必去和亲,今生今世只会是铁索的妻子。
 
 
 
  说起来,那势如水火的两人,都是她的恩人呢!
 
 
 
  微风轻吹,带着浓郁的酒香,她勾着铁索的长臂,嘴角噙着笑意。「别不高兴了,送完那两瓮酒,我就跟你回家,好不好?」
 
 
 
  浓眉松开,他注视着她,眼里已不再有戾气,反倒是温柔无限。
 
 
 
  她窝进他的怀里,背靠着他的胸膛,微笑着闭上双眼,深吸了口气,双手拉着他的大手,圈抱着她的肚子,一起抱着他们未出世的孩子。
 
 
 
  清风一阵又一阵的吹来,撩动他跟她的发,两人紧紧倚偎着,静静品味温馨的滋味,在彼此的心中蔓延。
 
 
 
  一阵轻微的踢动,从腹中传出,她俯近他的耳畔。
 
 
 
  「孩子在动呢!」她轻声说道,感觉到铁索的大手,把她圈抱得更紧,护卫着她,也护卫着他们的孩子。
 
 
 
  初秋的清风,吹来几瓣不知名的花瓣,她抬起头来,秋水瞳眸看着他眨了眨,带着羞意也带着无限幸福,对他弯唇一笑。
 
 
 
  注视着那张秀丽的脸儿,他的黑眸暖了,薄唇有了上扬的弧度。
 
 
 
  长年的孤寂与痛苦,早已被她的甜美、她的羞怯、她的温柔填补,眸底的阴鸷,也全数烟消云散。
 
 
 
  他已心满意足了。
 
 
 
 
 
  【全书完】
 
 
 
 
 
  编注:
 
 
 
  一、想知道龙门客栈的名厨勺勺客有什么令人垂涎的爱情故事吗?一定要看采花系列317《勺勺客》。
 
 
 
  二、龙门客栈里还有一则跟小笼包有关的香甜可口的爱情故事,就在采花系列  344《口下留人》。
 
 
 
  三、至于龙门客栈的大掌柜宫清扬的爱情故事就更让人津津乐道了,千万不能错过采花系列365《酱门虎女》。
 
 
  
  
    
      
        
    
  
 
 
 
 
 
        
 
        
      
 
 
 
 
 
 
 
  
 
 
 
  
 
  
    
      
        
后记
      
        椰子糕新春来报到  椰子糕
 
 
 
  恭喜老爷、贺喜夫人,椰子糕抢在新春来报到!
 
 
 
  真是好久不见了,各位。
 
 
 
  话说入冬之际,椰子糕总觉得,某件要事好像没办成,但又想不起到底是什么事,因而心头惴惴,偶尔远远地看到阿心仔走来,两条腿儿总会不自觉地绕道而行。
 
 
 
  直到那一天,守护神离我而去,房内专线电话终于响起……
 
 
 
  「椰子糕,你是不是什么东西没给我?」电话才通,阿心仔劈头就问。
 
 
 
  「什么东西没给你?」我一头雾水。
 
 
 
  「你说要给我的东西,拖了那么久,你都忘记啦?」在电话那头的阿心仔嚼着鱿鱼丝,尾音微微拉高。
 
 
 
  就像被神仙教母一魔杖敲中后脑勺,椰子糕恍然大悟。
 
 
 
  「啊,对对对,我说要写后记。」
 
 
 
  「那你什么时候才要交?」
 
 
 
  「过两天就交。」
 
 
 
  「好,过『两天』,记住,『两天』。」
 
 
 
  阿心仔毫不罗唆,说了句「我出门去买蛋糕」,之后就迅速收线,留下很闷的我。
 
 
 
  @#$%$#……真想让阿心仔的编编听听看,她催后记有多果断、有多凌厉,相信老是盼不到阿心仔大作的可怜编编,听了一定会满把辛酸泪吧!
 
 
 
  (编编按:我严重怀疑,我们认识的阿心仔,真的是同一个人?!)
 
 
 
  不过呢,这个写后记的机会,是我自己讨来的,所以严格说来,阿心仔也不算「催交」,只是「好意提点」经常失忆的我。
 
 
 
  而区区不才在下我,为什么要讨后记来写呢?
 
 
 
  一切皆因《酱门虎女》而起。
 
 
 
  去年七月,此书才上市,椰子糕就抢第一个,急呼呼的把新书抱回家。
 
 
 
  之前就听阿心仔提过片段故事,冲着书名中「虎女」二字,是多么生猛、多么有力!椰子糕实在等不及,要看她对宫清扬怎么「下手」。阿心仔甚至神秘兮兮的告诉我,这本书里头,有足足一章半的「床戏」!
 
 
 
  回到家里,在沙发上摆了最舒服的姿势,我翻开第一页,连茶也没泡来喝,马上开始看。
 
 
 
  喔喔,这唐十九果然爽快,跟龙无双达成协议,迅速订下宫清扬。
 
 
 
  太好了,接下来就有嘿咻场面看了!
 
 
 
  椰子糕我,用力克制亢奋的心情,心里直呐喊着:快下手,十九,你行的!
 
 
 
  是的,她行的。
 
 
 
  即使宫清扬百般推托、东扯西拉,但还是被她一一破解。豪迈的她甚至把他推到床上,还扯掉了他的裤腰带。
 
 
 
  太帅了!十九啊,压倒他、快点压倒他!
 
 
 
  我的喝采没持续多久,才一翻页,就瞧见书里有不速之客冒出来,中断男女主角的好事。
 
 
 
  幸好,这个不速之客没耽搁太久,好事继续进行。我也就往下翻看,没起身去泡茶。
 
 
 
  但不速之客一个接一个出现,椰子糕苦等不到预料中的香艳情事,书页愈翻愈快、愈看愈急,即使口渴得像离水的鱼,还是坚持要坐在那里看、下、去。
 
 
 
  终于,我看完了。
 
 
 
  我快渴死了。
 
 
 
  我也累毙了。
 
 
 
  而且,我还一肚子火!
 
 
 
  对!床戏!他们在床上的戏!
 
 
 
  (阿心仔:人家没说错啊,是你自己想歪了……)
 
 
 
  我立刻致电阿心仔,劈头就骂。「你是怎么回事?一直钓人家往下看,最后居然没让唐十九上了宫清扬?上上上!这不是本书的终极目标吗?」
 
 
 
  阿心仔的声音超无辜。「没办法啊,宫清扬不是那种会发生婚前性行为的男人。」
 
 
 
  这是什么理由?各位看倌请评评理,这是什么理由?啊?!
 
 
 
  整个看书期间,椰子糕就像挂在赛马场栏杆上的赌徒,用力挥拳、拚命嘶吼,喊破了喉咙,谁知翻完一整本书,却还看不到养眼的镜头,教我情何以堪?!看阿心仔的书至今,从没有一本书,让我如此激烈狂乱的。
 
 
 
  阿心仔完全不同情我,而且在那当时,她似平不以为意。
 
 
 
  慢慢的,书出了一天、两天、三天,一个礼拜过去了,读者们的意见纷纷回笼,阿心仔才开始发现,原来有这种抱怨的,不只椰子糕我。
 
 
 
  没看到唐十九吃掉宫清扬的怨念,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终于热烈的反扑向阿心仔。
 
 
 
  「怎么搞的?宫清扬明明不是那种人啊,你们怎么会期待他被上呢……」她一直喃喃自语,在电话的那头,翻来覆去的就是这两句话。
 
 
 
  所以,椰子糕跳出来写后记,流着滚滚热泪,就是要告诉大家——
 
 
 
  如果在看《酱门虎女》时,各位出现以上种种疯狂的症状,想跳脚、想叫嚣、想把春药直接灌进宫清扬与唐十九嘴里,顺便把他们锁进谷仓,或是直接扔到床上去,叫他们快快「办事」,别再耽搁下去……
 
 
 
  记住,千万不要担心自己反应过度,更不要误以为自己是色情狂。
 
 
 
  你并不寂寞,因为有好多同伴都是如此。一切都怪阿心仔,谁叫她把我们挠得心痒痒?
 
 
 
  叫她负责!
 
 
 
 
 
 
 
  新年新希望  典心
 
 
 
  哈罗哈罗,新春愉快。
 
 
 
  转眼之间一年又过去了。
 
 
 
  唉啊,时光飞逝,每年到这时候,都得照例感叹一下。岁月不但催人老,还催出一本又一本的书书,每年看着书书本数往上叠,都让阿心仔一则以喜、一则以惊。
 
 
 
  写这本《包君满意》的时候,天气很冷,不但冷,还冷得不像话。
 
 
 
  十二月初时,还可以穿着薄外套出门,到了十二月底,连续几个寒流抢着报到,虽说本鲸鱼肚肉肥厚,但是却格外怕冷,为了抵御寒冬,狠下心掏钱,斥资买了一台电暖器回家。
 
 
 
  啊啊啊,请容许我歌颂一下科技的美妙,从此之后,我的寒冬里就有了温暖。
 
 
 
  不论去哪里,电暖器始终跟着我。
 
 
 
  睡觉——呃,不,我是说工作时,电暖器就摆在书桌旁,吹拂我的鲸鱼尾巴;吃饭时,电暖器就带下楼去,搁在饭桌旁;洗碗时,电暖器就一起进厨房。
 
 
 
  起初,娘亲看不过去,嫌我太过贪暖,不知节省电费。
 
 
 
  但是某一天,当孝顺体贴的阿心仔,在她晾衣服时,自动把电暖器挪到后院,为她提供暖气,驱逐户外的飕飕冷风后,嫌弃我浪费电源的碎碎念就正式消失无踪了。
 
 
 
  只是,紧接着而来的,是更锐不可当的攻击!
 
 
 
  同样受到科技产品感召的娘亲,开始不断暗示,冬季严寒,她操劳家务时,时时需要暖气随身伺候,免得感染风寒,再也不能伺候我们这一家子。最后,她索性单刀直入,拎着我去大卖场,直直走到电器专区,挑了一台中意的电暖器,很干脆的要我付钱。
 
 
 
  孝顺体贴的阿心仔当然不能摇头、不能拒绝,更不能说一个「不」字。还要露出体贴的微笑,乖乖掏钱出来,只在回到家里时,躲进房间里头,捏着小荷包流泪。
 
 
 
  呜呜呜,小荷包啊小荷包,我对不起你,从来就不曾养胖你,一直都让你瘦瘪瘪的,肥的永远都只有我的肚皮,呜呜呜……
 
 
 
                
 
 
 
  【龙门客栈】系列的第四本,写的是龙家的「长工」,那个老是杵在龙无双身后,替她挡刀挡剑的黑衣男人。
 
 
 
  先前总有人问,那这位仁兄,该要怎么称呼?虽然他号称「黑无常」,但那是他外号,当然不是本名,他姓铁名索,是个武功高强的大侠喔!只是运气不好,才会「沦落」到龙门客栈,成了龙无双的打手。
 
 
 
  可能因为先前连续两本,男主角的名字都有恶搞之嫌。
 
 
 
  阿心仔:真的吗?真的吗?你们真的觉得,前两本的男主角,名字很恶搞吗?
 
 
 
  圣堂教母:……你还在怀疑吗?
 
 
 
  为了替男主角请命,读者虎儿妹妹写信来哀求,拜托阿心仔,这本的男主角,千万不要叫「郝大人」。
 
 
 
  呃,放心放心啦,我没这么残忍啦!你们看,这次男主角的名字就正常多了吧!
 
 
 
  包满意:那,请问鲸鱼姑娘,我的名字是怎么回事?
 
 
 
  阿心仔:这个名字很可爱啊,虽然——虽然——有人听到的时候,立刻发出一阵狂笑。
 
 
 
  整个系列写到第四本,才赫然发现,铁索大侠先前虽然出手过数次,但是却没有半句台词,我跟小辣椒提起,要写这个角色时,她还很茫然的问我:「黑无常?他不是个哑巴吗?」
 
 
 
  啊,非也非也,他只是心情不好,所以不爱说话。
 
 
 
  为啥心情不好?嘿嘿,被迫要为龙无双卖命,替她出生入死、替她挡刀挡剑、替她偷鸡摸狗,各位想想,他的心情好得起来吗?
 
 
 
  他生来就话少了点,而遇上龙无双之后,是根本对这个女人无力,所以才会彻底的「哑口无言」。不过,遇上了真命天女时,当然就不能再继续保持沉默啦!
 
 
 
  写稿期间,可怕的传闻再度出现,继宫清扬之后,又听见不少读者猜测,以为铁索该是跟龙无双配成对,还有人说,他会随时出面,为龙无双挡刀挡剑,是因为对龙无双有满腔的热爱——呃,啊,我想,他可能宁愿切腹自杀吧!
 
 
 
  有监于各本男主角们的「抵死不从」,阿心仔诚惶诚恐,爬去向龙姑娘报告。
 
 
 
  「怎么办?龙姑娘,没有人愿意跟您配在一起耶!」
 
 
 
  龙姑娘喝着不知从哪里抢来的碧螺春,嗑着不知从哪里抢来的玫瑰瓜子,娇慵的哼了一声。
 
 
 
  「那些凡夫俗子,哪里配得上我?」
 
 
 
  阿心仔连连点头。
 
 
 
  「是啊是啊,所以龙姑娘至今小姑独处,还找不到人嫁—へ,不对不对,是还没人有荣聿,能把您娶回去。」
 
 
 
  明眸睐了过来,嫩如春葱的指,在阿心仔嫩如凝脂(俗称五花肉)的胖脸上,慢条斯理的游走。
 
 
 
  「我说,小鲸鱼啊,你是活腻了吗?」
 
 
 
  「呃——」
 
 
 
  「听说,鲸鱼脑能做蜡烛、骨能熬汤、油能点灯、皮能制衣、肠子能做成龙涎香……」玉指一路往下溜,戳了戳阿心仔的肚皮。「惹恼了我,我就把你从头剥到尾,让你寸骨不留!」
 
 
 
  啊,是是是,您的婚事,小的怎么敢马虎呢?人家不会偷偷摸摸的把您嫁掉,肯定会把您嫁得风风光光、热热闹闹,还发帖子昭告天下,这样好吗?这样行吗?
 
 
 
  呜呜呜,所以——龙姑娘,拜托你不要砍我啦,鲸鱼可是保育类动物耶!
包君满意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66/,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水浴晨光夺美记唐朝绝代佳乞歪传牡丹春睡图千年玄冰小女人的幸福谁怜葬花人小货郎妲已黑暗女神的男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