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别闹了,亲爱の最新章节

第九章

别闹了,亲爱の | 作者:左晴雯 | 更新时间:2019-02-03 14:19:05
推荐阅读:遇见总裁的暖床秘书疯狂女佣太劲爆霸占惹火情妇制服下的诱惑三生有性超级名模狂欲总裁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我的老公是大神
第九章次日,上官展云满心欢喜地带着一大束红玫瑰到「赖着不走」报到。
 
 原以为可以很快地执起佳人的小手去约会,没想到迎接他的居然是个晴天霹
雳般的打击。
 
 应楚楚像个最公正的法官,条理分明地颁布游戏规则——「人家连先生已经
追了纤纤半年多,为了公平起见,从今天开始你们两个公平竞争。星期一、三、
五属于你,二、四、六是连先生的,星期天纤纤休假,谁也不许约她。违反游
戏规则的人,就失去追求的资格,就这样。今天是星期四,所以由连先生和纤
纤约会,你就先回去吧!」
 
 上官展云还来不及反应,连振宇已经带着董纤纤和他擦肩而过,对他说了一
句:「失礼了!」然后便双双出门约会去了。
 
 「怎么?你不服气?」应楚楚对呆愣在原地、如丧考妣的上官展云挑衅道。
 
 「不——」一切都是他自己不懂珍惜所闯的祸,怨不得别人。
 
 「那就请便,别杵在那边妨碍我做生意。」应楚楚不客气的下起逐客令。
 
 「对不起。」上官展云沮丧至极,有气无力的消失在店里。
 
 *          *          *今天,上官展云重振旗
鼓,再度抱着一大束大红玫瑰来约董纤纤。
 
 原以为今晚没有碍事的连振宇,必能顺利地约会佳人,谁知事与愿违。
 
 只见董纤纤满脸歉意对他说:「很抱歉,今天晚上临时有学校社团的同学到
这里来庆生,店里今晚偏只剩下楚楚一个人,一定会忙不过来,所以我想留下
来帮忙招呼客人。因此恐怕不能和你出去。」其实她心里很希望他能留下来。
 
 上官展云却不以为意,如她所愿的说:「没关系,那——我可不可以留下来
吃饭?我很久没吃到你亲手煮的东西,很想尝尝,可以吗?」他满怀期盼,好
怕她会断然拒绝。
 
 董纤纤窝心极了,一个头猛点个不停。
 
 应楚楚偏爱在一旁大泼冷水,夹枪带棍的嗤哼:「说得可真好听。真那么喜
欢纤纤的手艺,怎么纤纤嫁给你那么久,就从来没有听你称赞过她的手艺好?
这会见是怎么啦?突然大献殷勤起来,不知安的是什么心唷!」
 
 「我真的——」上官展云自知理亏,只能垂下头一言不发的任她奚落。
 
 经楚楚一提醒,董纤纤原来的喜悦一瞬间化为乌有,脑海逐渐被过去的回忆
占领,心中开始发酵发酸,产生了埋怨。她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沉默地走进
厨房继续忙得天翻地覆。
 
 上官展云则安静地坐在最不醒眼的角落,不断自责并反省自己的不是。
 
 纵然知道自己有千错万错,然而他心中的一片小小的角落,依然雀跃万分地
期待着董纤纤亲手为他烧的菜。
 
 当一桌热腾腾的菜肴上桌后,上官展云却呆愣在那边。
 
 董纤纤以刺耳的语调说:「怎么不快动手?你不是说你很喜欢我烧的菜,现
在我辛辛苦苦地为你烧了一桌的菜,你怎么不吃?」她很满意自己那一桌「杰
作」——黑碳大餐。
 
 「我正要吃——」上官展云当真拿起筷子,开始吃了起来。
 
 董纤纤脸无表情的看着他把焦黑的菜一口一口地往嘴里塞,没有丝毫犹豫,
更没有露出食不下咽的痛苦表情,只是很专心地一直吃。
 
 没多久的工夫,上官展云已经把「黑碳大餐」一扫而空,并出自肺腑的说:
「谢谢你,很好吃。」
 
 董纤纤微微动容,咬了一下下唇,又以不友善的口吻提议道:「既然你喜欢,
那我下次再煮给你吃。」
 
 「真的?不可以反悔哦!」上官展云露出受宠若惊的高兴表情。
 
 董纤纤因他出乎意外的反应而心中隐隐作痛。
 
 结果,上官展云连续吃了一个多月的「超难吃大餐」。
 
 这天,当上官展云和往常一样欢天喜地的准备开动时,董纤纤终于忍不住大
吼一声:「够了!那些菜不是焦黑就是半生不熟,难吃极了,你干嘛吃它们?
你明明知道我是故意整你,你为什么还要吃得那?高兴?」够了!这个月来她
心痛极了,不忍再继续折磨他了。
 
 上官展云非常恳切的说:「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过去,我太过份了,拥
有的时候不知惜福,把它当成理所当然的,所以上天惩罚我,让我失去了你…
…现在,你肯给我机会、又愿意再次为我烧菜,我真是太高兴了,所以我真的
觉得很好吃,一点都没有勉强。你相信我,纤纤——」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
该怎么做。似乎他怎么做都会惹纤纤生气,所以他变得很没自信又战战兢兢。
 
 董纤纤心中再有多少的怨、多少的委屈,至此也全数烟消云散了。「别说了,
我们出去吃饭。」她哽咽的说。
 
 「纤纤?」上官展云以为自己又哪里做错或说错惹她生气了,极度慌乱不安
的瞅住她。
 
 董纤纤又是一阵不忍,语气放得更柔,「我说我想和你到外面吃晚餐,难道
你不愿意?」
 
 「愿意,我当然愿意!」上官展云终于确定纤纤并没有生气,便为从天而降
的天大幸运欣喜若狂。他忘形的拉起董纤纤的小手就想往外冲,幸好马上发现
自己又露出大男人的作风,赶紧改弦易辙,抽回自己过于鲁莽的手,紧紧放在
背后,配合着董纤纤的脚步,缓步前进。
 
 应楚楚在他们即将步出门口时,刻意拉高嗓门提醒董纤纤——「所谓江山易
改、本性难移。纤纤,你可得小心一点哪!」
 
 董纤纤闻言,稍稍停顿了一下才和上官展云绝尘远去。
 
 「你为什么要故意泼冷水?」前来店里帮忙的程步云对身旁的应楚楚问道。
 
 应楚楚自有一套独到的见解:「你们男人都一样,对于愈不容易得到的东西
才会愈加珍惜,不是吗?」说来说去,她就是一面倒的为自家姊妹打算。
 
 程步云真是服了她了,衷心的说:「你是个好女人,将来看上你的男人一定
是第一流的男人!」
 
 「好说!」应楚楚大方地收下他的赞美。
 
 至于上官展云,她不会这么轻易放他过关的……
 
 *          *          *由于昨天董纤纤因公事
而和连振宇留在公司加班,上官展云和董纤纤的星期五之约于是泡汤。
 
 为了公平起见,应楚楚提议这个周未,也就是今天,他们干脆来个三人行。
于是,两个男人之间的龙争虎斗便一路蔓烧至餐厅来。
 
 一坐定,上官展云便抢着帮董纤纤点东西,对服务生说:「两客烤龙虾。」
点完他先对董纤纤深情一笑,接着便得意洋洋地对慢了一步的连振宇挑挑眉,
好象在示威。
 
 连振宇当下就回敬他一记软钉子,对服务生更正道:「刚刚的烤龙虾一客就
好,另外给这位小姐一客法式鳕鱼排,另外给我一客烤羊排。」
 
 「你少自作聪明,纤纤最喜欢吃的是烤龙虾,你别乱献殷勤。」上官展云幸
灾乐祸的再次攻击。
 
 「你搞错了吧?纤纤对虾类过敏,一直避免吃虾类,怎么可能喜欢吃烤龙虾?
我看爱吃的恐怕是你自己,所以才一厢情愿的这么认为。」连振宇风度比他好,
但火花可不比他少。
 
 「不可能,纤纤和我在一起时明明都吃龙虾——」上官展云差点从椅子上跳
起来。
 
 连振宇却恍然大悟的低叫:「原来你就是罪魁祸首,怪不得我最近老是在办
公室里撞见纤纤在吃皮肤过敏的药。」他心中很不是滋味,纤纤居然为了这个
男人如此虐待自己!
 
 上官展云所受的打击更重,几近吼叫的否定,「不可能的——」
 
 「怎么会不可能?哦,我知道了,一定是纤纤心肠太好,不好让你下不了台,
所以才委屈自己配合你的喜好。你也真是的,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连人家的体
贴和真心喜欢也分不清楚。」满腹的嫉妒让连振宇毫不留情的攻击上官展云。
 
 上官展云还没开口问,便从董纤纤心虚的表情知道连振宇的话是正确的。
 
 于是他被击溃了,顿时感到全身无力,非常气恨自己的无知——为什么他这
么笨?一点都没有发现纤纤真正的心意?为什么?
 
 不过他不是会被轻易击倒的男人,很快便重披战甲,想找机会表现,好弥补
自己的轻忽和无知。
 
 但他又再一次失败了!
 
 面对连振宇这个对董纤纤的习性、喜好了若指掌的超级劲敌,他根本就英雄
无用武之地,连插手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冷冷清清的被掠在一旁,睁大眼睛观
摩连振宇呵护佳人时那无懈可击的演出。于是整个晚上,他变得格外沉默。
 
 一直到约会结束,上官展云都一副落落寡欢的颓丧模样。
 
 「纤纤,晚安。祝你有个好梦,后天早上公司见。」连振宇可说是今晚一面
倒的大赢家,春风得意的在董纤纤额上烙上再见之吻,便潇洒的远扬。
 
 相较之下,上官展云就像乌云罩顶似的,硬挤出一个有气无力的微笑向她道
晚安后,便缓步走向自己的车。
 
 「展云——」董纤纤不忍心见他如此颓丧,轻声唤住他,吞吞吐吐地小小声
说:「明天是星期天——我想找你陪我出去走走,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真的!?」上官展云突然精神大振,像要到糖吃的小孩一样振奋地再三确
定,「你没骗我?你真的要我和你去?只有我们两个?」
 
 「嗯!难道你不愿意?」见他精神大大好转,董纤纤的心情也跟着飞扬起来。
 
 「愿意,我当然愿意,就算明天有强烈地震或超级台风,我都会准时赴约!」
上官展云就差没有指天立誓。
 
 「那我明天九点在这里等你。」
 
 「我一定准时到,并把明天的节目安排得妥妥当当,你尽管放心。」他拍胸
脯保证。今晚就算熬个通宵,他也要好好的规划出最完美的节目表来。
 
 董纤纤见时机成熟,便问道:「你今晚怎么了?怎么格外沈默寡言,和平时
都不同?」害她整个晚上都心不在焉,老是牵挂着他。
 
 上官展云脸色瞬时黯淡下来,「你注意到了——」
 
 「嗯!」
 
 面对她的细心,上官展云更加感慨自责,苦涩的说:「说起来丢脸——我是
因为目睹连振宇对你那么了解、又对你那么温柔体贴,把你呵护得无微不至;
而我却连你对虾类过敏,却为了体贴我而一直陪我吃龙虾的事也没发现。相较
之下,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既大男人、自私自利又不体贴,根本和连振宇没
得比。一方面又怕你会被连振宇抢去,于是愈想愈沮丧不安,所以才——」他
说不下去了。
 
 气氛顿时变得沉静无比,只有夜风瑟瑟。
 
 「你就是你,没有必要和别人比的。」董纤纤衷心的说。
 
 「嗯,谢谢你——」对于小妻子的体贴,上官展云十分感激受用。
 
 *          *          *一天玩下来,上官展云
又有了许多新发现。
 
 他发现纤纤也有很活泼的一面,而且纤纤很喜欢笑,笑起来又甜又可爱。
 
 纤纤真的很善良、温柔又体贴,无论自己玩得多开心,都不会忘记关心他的
喜怒哀乐。同时,上官展云也发现:今天所发现的点点滴滴,全都让他变得更
加深爱董纤纤。
 
 漫步前往停车场时,已是星月交辉的时刻。
 
 安静无声的步道上,只有他们两人的脚步声。
 
 上官展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好想偷牵董纤纤的小手,却又提不起勇气,深
怕纤纤会生气而不理他。但是他真的好想牵牵她的小手,挣扎了老半天,终于
下定决心放手一搏。
 
 于是他左右扫射了好几遍,确定四下无人,才将自己的右手悄悄的、慢慢的
移向她的。
 
 谁知差那么一公分就要握到的节骨眼上,身后突然大放光明,一辆车灯高照
的汽车疾驶而过,吓得他魂飞魄散,赶紧抽回自己不安分的手,心虚得直冒冷
汗。
 
 过了一会儿,他又做第二次尝试,眼看就要握到,却被突然惊地而起的狗吠
声吓得又缩了回去。这回不但冷汗直冒,连心跳、呼吸都超级吓人。
 
 上官展云还是不肯死心,决定再试第三次。
 
 这一次,他终于顺利地碰触到董纤纤的小手。一开始,他不敢太过大胆的用
力握,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偷瞄董纤纤的反应。只见董纤纤抽动了一下,接下来
便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上官展云这才敢放胆地紧紧握住她的小手
 
 太好了!终于进展到拉手的阶段了,太好了!上官展云高兴得想高声大叫,
向全世界宣布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太棒了!万岁!
 
 *          *          *一进店门,董纤纤便发
现应楚楚坐在柜台边等她。
 
 「你为什么要邀他出游?」应楚楚只是想知道她的心意,而不是要数落她,
否则今天早上她就不会放行了。
 
 她的动机董纤纤当然知道,对于这个对自己关心备至的三妹,她从来就不打
算隐瞒她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看他那么沮丧,我心有不忍,所以……」
 
 「别说你不知道,你和我一样明白,你的心里已逐渐有了成形的答案,对不
对?」应楚楚指住她的胸口。
 
 董纤纤保持沉默,看来像是默认。
 
 「纤纤,我再说一次,无论你到最后做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会全力支持你。
所以你一定要诚实地面对自己真正的心意,千万不可以迷惑、心软,懂吗?」
 
 「嗯!谢谢你,楚楚!」
 
 *          *          *「听说你昨天和上官展
云出去玩?」连振宇星期一一早上班,便迫不及待的向董纤纤证实。
 
 「嗯!」董纤纤只能老实点头。
 
 「为什么?星期天是休战日,你为什么要为他破例?」连振宇吃味极了。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不忍心看展云一副沮丧的样子。」董纤纤心虚的说。
 
 「不忍心?这半年来你却从来没有为我不忍心过。」连振宇啼笑皆非的说,
心中不是滋味极了。在这瞬间,他明白了某些事情……
 
 「振宇,我——」
 
 「什么都别再说了,我只是嫉妒罢了,不打紧的。」他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董纤纤知道自己很不应该,但是她此刻满脑子想的却全是昨天的点点滴滴,
尤其是展云握她的手那一幕。才想着,被展云握过的手便好象着了火似的,不
断地感到发烫……
 
 *          *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消逝,
上官展云和董纤纤之间的感情也愈来愈热络。
 
 像今天,他们便在湖畔约会。
 
 「你今天的围巾好特别,相当漂亮。」经过努力的学习,上官展云已懂得适
时发出赞美。
 
 董纤纤闻言,轻轻地将它解下来,放在手上把玩,别具感情的说:「这是我
已逝的亲娘买给我的,所以我一直很珍惜。」能像现在这么自然的和上官展云
共处,董纤纤非常满意,如今,她已不会再羡慕翩翩和盈盈了。
 
 「啊——我的围巾——」突然刮起一阵强风,将董纤纤手中的围巾吹落湖里。
迅速吸水的结果,眼看就要沉下去。
 
 上官展云二话不说的便一头跳进湖里抢捞那条围巾。
 
 「展云,危险,快回来——」董纤纤急得放声大叫。
 
 然而湖面却一片宁静,没有丝毫反应。
 
 董纤纤心头一颤,放声大叫:「展云,快回来,不要捡了,展云——」
 
 「我找到了!」上官展云突然浮出水面,欢天喜地的带着湿透的围巾游回岸
上,全身湿淋淋的朝董纤纤飞奔而来,「来,给你,没事了。」
 
 啪!这是董纤纤第一次动手打人。
 
 「傻瓜!」她不但没有一点高兴的表示,反而泪眼相向的怒骂:「你知不知
道没有做暖身运动就猛然跳进湖里很危险的!简直就是自杀行为,何况这个湖
还曾死过人,你这个大傻瓜,大傻瓜——」她先是用力的捶打他的胸口,不停
的猛捶。后来,却紧紧地抱住他、偎在他怀里放声大哭,「太好了,你没事,
太好了——」
 
 上官展云感动极了,好用力好用力地抱紧怀中的佳人。
 
 原来纤纤把他看得如此重要,比亲娘的遗物还重要。他心里激荡不已,连连
说:「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渐渐的,他燃起了想吻她的强烈渴望。
 
 于是他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捧起她梨花带雨的小脸,好小声好小声的问:
「我可以吻你吗?」
 
 董纤纤先是睁大泪眼,接着便闭上双眸。上官展云惊喜万分,好温柔、好小
心地吻上她被泪沾湿的唇。
 
 一直到此刻,上官展云才恍然明白,原来他以前一看见她落泪,便会无端暴
怒生气是因为心疼!
 
 心疼她的泪,他——不要她哭!
 
 *          *          *经过湖边的事件,上官
展云决定鼓起勇气,试着向心爱的小妻子提出破镜重圆的请求。
 
 为了让气氛变得更容易成功,他特地买了比平常多两倍的大红玫瑰助阵。
 
 「加油!」他对镜子中的自己打气一番,便雄心万丈地出发——*    
      *          *「赖着不走」里,此时气氛显得分外
凄楚。
 
 董纤纤满脸歉意的对连振宇说:「振宇,我——」
 
 「停,你什么都不必再说了,我已经知道你的答案——打从知道你会对上官
展云感到不忍心,对我却不会之后,我就知道自己输定了——所以你不必再说
了。」即使到了最后,连振宇都是如此温柔,不忍心令心爱的人儿为难。
 
 董纤纤感激万分,泪痕交错的猛赔不是,「对不起——对不起——」
 
 「什么都别再说了。你并没有错,没关系的。」
 
 「可是——」
 
 「如果你真的觉得抱歉,那就给我一个吻,算是吻别。」连振宇认真的说。
 
 董纤纤迟疑了一下,便踮起脚尖,用自己的唇在他的唇上轻触了一下。
 
 「纤纤,我来了,我——」捧着一大束红玫瑰进门的上官展云,正好目睹他
们接吻的那一幕,手上的花因而掉落地上。
 
 「展云,你来得正好,我刚好有话要跟你说,我——」
 
 「我不要离婚——」上官展云大吼一声便逃命似的夺门而出,飞快的驾车以
极速逃逸。
 
 「他误会了,我们快去追!」连振宇拉着董纤纤上车。
 
 「我不要离婚——我绝对不要离婚——」上官展云的时速少说超过一八○,
然而,他嘴里、心里、脑海里念的、想的都只有这个念头。
 
 眼看连振宇和董纤纤追了上来,他又猛踩油门加速——「我不要离婚——」
 
 「展云,危险——」
 
 不幸终究还是发生了,极速行驶的上官展云一个不小心撞上了路旁的行道树。
 
 「我不要离婚——」在昏迷前,他依旧执着的念念不忘。
 
 *          *          *说起来上官展云的命实
在很大。那么大的撞击,居然都只是一些皮肉外伤,外加左腿轻微骨折。
 
 不过医生动完手术后,却说了一句:「这位患者很奇怪,昏迷中一直不断反
复的说着:「我不要离婚!」他是因为婚姻不愉快而想不开地开快车自杀吗?」
 
 「不,不是的,这全是一场误会!」董纤纤、应楚楚和连振宇异口同声的否
认。
 
 *          *          *上官展云被送进一般病
房后,依然不停的梦呓着:「我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婚——」
 
 坐在床边照顾他的董纤纤心疼得频频呼唤:「展云,你醒醒。你听我说,展
云!」
 
 「我不要离婚!」上官展云醒来的第一句依然是不变的执着。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董纤纤好高兴。
 
 上官展云一见到小妻子,便惊恐万分地握紧她的双手猛喊:「我不要离婚—
—纤纤,求求你,我不要离婚——我知道我不够好,但是我一定会努力改进。
求求你再多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改,好不好?我不要离婚,我爱你,我一
直只爱你一个,我不能失去你的,纤纤,我求求你——我不要离婚——死也不
要——」他激动得顾不得大男人的形象,热泪盈眶。
 
 董纤纤终于确定自己是深深被爱的,泪眼婆娑的说:「是谁说要离婚了?」
 
 「可是你——」
 
 「我只是想告诉你,等你在台湾的公事办完,我们就回家去吧!」
 
 「你——你是说——」上官展云激动得无法好好把话说完。
 
 「难道你不愿意?」她故意刺激他。
 
 「胡说——我愿意,我当然愿意,我求之不得呢!我们回家,现在就回家—
—噢——」他怕她又反悔,冲动得想起身,因而弄痛了骨折的左脚。
 
 「小心,别胡来——」见他痛苦万状,董纤纤一阵心痛。
 
 「我没事的,我们现在就回去!」其实痛得要命,可是他却强颜欢笑。
 
 「你再不好好躺着休息,我就不理你了!」她知道他在逞强,噙泪心疼的威
胁。
 
 他一听马上就投降,乖乖地不敢乱动,像个大孩子般无辜地瞅着她说:「我
怕你会临时反悔嘛!」
 
 董纤纤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只好柔柔的哄他,「我不会反悔,除非你不听话
躺下。」
 
 「真的?」他还是无法放心。
 
 她只能猛点头以示保证。
 
 「嗯!」
 
 接着,两个人便共坠浓情蜜意的爱河,吻得天旋地转。
 
 「太好了,我们终于要回家了!」上官展云到现在还不太敢相信,深怕自己
是在作梦。
 
 董纤纤偏还要逗他,故意不依的埋怨:「可是我记得有人叫我「别闹了!」
呢!」
 
 「没有那回事——」老天!她居然翻起旧帐来,教他捏了一大把冷汗。
 
 「你明明就说过。」她一口咬定。
 
 「啊!我是说过,不过我的意思是说:「别闹了!亲爱的老婆大人,求求你
快跟我回家吧,我一定会做一个好老公的!」。」他急中生智的来个乾坤大挪
移。
 
 「是吗?」看他那副紧张兮兮的模样,她就忍不住想多逗他几下。
 
 「当然是真的、真的、真的!」上官展云毫不知情,正满头大汗的拚命解释。
 
 董纤纤则是满脸春风。毕竟,一个女人能被一个男人一见钟情三次并非易事。
 
 室内是一片温馨甜蜜的幸福景像。而室外呢?
 
 一直在病房门外偷看的应楚楚和连振宇终于不约而同的走人,不再打扰他们
小俩口的甜蜜世界。
 
 「别这样,你条件这么好又专情,不会寂寞太久的。」应楚楚好心的安慰连
振宇。
 
 「你自己呢?纤纤、翩翩和盈盈都情有所归了,就只剩你是孤家寡人一个。」
连振宇报以同等的关心。
 
 「我不急!」应楚楚潇洒的说。
 
 「我也是!」
 
 今夜,台北的星光特别灿烂,好美!
别闹了,亲爱の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39/,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遇见总裁的暖床秘书疯狂女佣太劲爆霸占惹火情妇制服下的诱惑三生有性超级名模狂欲总裁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那个人,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