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断袖问情最新章节

第十章

断袖问情 | 作者:左晴雯 | 更新时间:2019-01-31 15:52:15
推荐阅读:遇见总裁的暖床秘书疯狂女佣太劲爆霸占惹火情妇制服下的诱惑三生有性超级名模狂欲总裁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我的老公是大神
第十章加拿大邵克棠一听到邵可萱瞒着他到欧洲去做毕业旅行的讯息时,立
刻勃然大怒。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趁我不在时,让可可到欧洲去?!”这还得
了,那个刘欣的转世正是定居在欧洲的德国啊!这些年来,他如此小心翼翼的
严禁可可到欧洲,为的是什么?!图的又是什么?!
 
 没想到现在却——“你和我一样清楚,他们两人的再度邂逅是命中注定的安
排,并非你我之力所能轻易改变的。”上官紫绪平心静气的表示。
 
 “可以的,命运会因人的努力而改变的,我相信这种说法,就像可可未在十
八岁和刘欣的转世重逢,便是最好的证明,不是吗?”说到这个,他便很庆幸
自己这些年来的“努力”没有白费。
 
 上官紫绪轻笑一声,才淡淡的开口道:“那又如何?重逢时间的早晚并没有
什么绝对的意义,你不会不知道吧?”
 
 邵克棠顿时语塞。
 
 上官紫绪则继续说道:“不论你如何努力挽回也来不及了,可可现在应该已
到德国,并和那位侯爵邂逅了!”
 
 她的占卜结果是这么显示的。
 
 邵克棠一听,原本已够难看的脸色,因而变得更加恐怖,“我不会容许的,
我这就到德国去把可可带回来!”
 
 他说做就做,抓起电话便下达命令,要总管为他准备机票并打点行囊。
 
 “你不能理智一点吗?为什么一定要让前世的事来影响今生呢?今生并不是
为了延续前世而存在的,你为什么总是不明白?!”上官紫绪显得相当激动。
 
 她和当时的先知高僧一样,对眼前这男人有着一股难以割舍的情愫,希望能
将他带离悲哀的命运。
 
 邵克棠岂会不明白她的意思,但他已无意回首,更不可能改变初衷。“我只
知道,那个男人一定会带给可可不幸,前世如此,今生也将相同,所以,我必
须在悲剧发生前,将他们分开,永不再相见,如此可可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事情不见得会如你想象般的发展,你……”
 
 不等上官紫绪把话说完,邵克棠便已走到门口。“谢谢你,紫绪,但我心意
已决,你应该明白,我走了!”
 
 之后他便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去。
 
 “克棠,回来!”明知如何呼喊也唤不回他远去的背影,上官紫绪依然不能
自己的声声吶喊。
 
 “克棠——”
 
 德国南部成堡中秦孟廷望着躺在床上熟睡的邵可萱,心中有说不出的甜蜜感
觉与熟悉又似陌生的怀念。
 
 真的是她,真的是她,那个总是出现在我梦中,总是以汉朝装扮出现的女孩,
她真的存在于这个世上。
 
 柔美脱俗的清丽容颜,如花瓣般诱人的红唇,乌绢般的细柔发丝,一切的一
切,在在牵引着他那早已遗忘的热情,让他不由得怦然心动,情不自禁的为她
拨动心弦……
 
 邵可萱直觉脑袋瓜昏沉沉的,困难的撑开千斤重般的眼皮,却赫然发现眼前
“横亘”
 
 着偌大的不明物体,彷如乌云罩顶般,眼看就要紧贴住她的脸——“你干什
么,变态!”被她那娟秀纤丽的外貌" 蒙蔽" 双眸的人,注定都要倒大楣,眼
前这个男人无异又是活生生的一个例子。
 
 只见他那张帅气有型的英俊脸庞,被邵可萱“正面冲击”,扎扎实实的“一
掌”推开,货真价实的“一掌”,他的鼻梁骨差点儿给推歪了哩!
 
 “无理的人,快报出你的名字,别以为本大姑娘是好欺负的!”邵可萱绝对
不是省油的灯,更不是“得饶人处且饶人”那一款的人类。
 
 秦孟廷因她意料外的举动,而呆愣在那儿。
 
 怪怪!那么柔美纤弱的外表,内在居然如此强悍而精力充沛!简直就是他梦
中那个古装佳人的翻版!
 
 那股熟悉、遥远的怀念感觉因而再度袭上他的心扉。
 
 “老夫人请息怒,老夫人……”
 
 门外传来的慌乱叫嚷和急促接近的脚步声打断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对话。
 
 不到两秒钟,房门被用力打开了,进来的是一位严肃难于亲近,且神情高傲
的老妇人,她的身后则跟着一名同为德国人的年轻女子,以及一位中年男人。
 
 “奶奶……”秦孟廷不自在的唤了一下,面对这个拥有纯正德国贵族血统的
祖母,他总是有种自残形秽的自卑感,令他无法正视她。
 
 那老夫人则一如往常般,视他为家族之耻,鄙视至极。“床上那位小姐,请
你立刻起来,和你大门外那些同伴一起离开这儿,我们高贵的城堡不欢迎你们
这种卑贱的有色人种,更拒绝外人参观,快走吧!鲍伯,送客!”
 
 她僻哩啪啦的说了一大堆之后,便把下巴翘得高高的,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奶奶请别……”不!他不要这女孩离开他,他好不容易才遇见她的啊!
 
 “喂!老太婆!”秦孟廷的话才起了个话头,便被邵可萱夺去了发言权。
 
 “我可是好心才奉劝你,你年纪已经那么大了,几乎已是一脚踏在棺材里的
人了,如果那种孤僻高傲的个性不改的话,可是会变成惹人嫌的孤僻老太婆,
孤独的终老一生,甚至孤零零的死去之后,还没有人发现,更没有亲人为你下
莽哦!所以劝你还是改变一下你的态度,做个可爱的老太婆比较受人欢迎,你
说是吧!”
 
 说完之后,她还不忘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外加送出了一个飞吻。
 
 室内顿时一片哑然——全给她那意外惊人的举动给吓呆啦!
 
 哈!哈……
 
 秦孟廷冷不防的纵笑大笑,室内的气氛因而变得得更加怪异而尴尬。
 
 安洛尔?!站在老夫人身后的伊莉莎以一种怪异的眼神注视着大笑的秦孟廷。
 
 他也会有这样人性化而迷人的笑脸?!那个终年冷着一张没有表情的漠然脸
庞的男人?!因为那个黄种女孩?!
 
 伊莉莎的心中燃起一簇莫名而充满危险味道的火焰。
 
 老夫人眼见秦孟廷笑得愈来愈无法无天,更加尴尬而怒火冲天。“真是没教
养,物以类聚果然是真的,鲍伯、伊莉莎我们走,这么污秽恶心的地方,我再
也待不下去了,安洛尔,希望我下次再来时,这城堡里已没有不洁的垃圾存在,
听到没!”
 
 说完便重重的关上门离去。
 
 秦孟廷的笑声因那响云霄的关门声而中断。“很抱歉,让你受委屈了!”
 
 说这话时,他又恢复了原有的冷漠。
 
 “又不是你的错,你何必道歉呢!”邵可萱一向是个恩怨分明的人。“那个
老太婆是你奶奶?”
 
 秦孟廷沉默了三秒钟,才以自嘲般的口吻说道:“嗯!只不过她对我这个拥
有一半中国血统的孙子不甚满意,认为我配不上当这个家族的一员!”
 
 “你管那个变态老太婆说的鬼话做什么,都什么时代了,谁还管什么血统不
血统的,只要活得自在快乐就成啦!”邵可萱大不以为然的发表高论。
 
 秦孟廷微微愣了一下,才似笑非笑的表示。“那是你,是一般人才能这么说,
而我……”
 
 “喂!你告诉我!”她怒气冲天的冲到他面前,由下往上仰脸瞪视着他,一
只食指还理直气壮的用力指住他的胸口。“难道你也以你体内的那一半中国血
统为耻吗?”
 
 “我……”
 
 啪!邵可萱毫不留情狠狠的就甩了他一巴掌。
 
 “你给我听清楚,如果你真的对自己体内那一半血统感到可耻的话,你就是
和那个老太婆一样是又臭又硬的顽石了,你明白吗?要知道你这种心态是会让
生下你的父母非常伤心的!再说,人生就这么短短几十年,你居然把大半的时
间,耗在这个无聊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上,真是太浪费生命了,如果你今后还是
要继续这样生活下去的话,干脆早早结束生命投胎去比较妥当,也比较不会侮
辱你父母赋予你的美丽生命!”她最看不惯这种人,为什么老是把自己关在悲
伤的象牙塔中呢?!他明明有着羡煞世人的外貌与条件,为什么不好好生活,
要如此“暴殄天物”呢?真是教人心痛又生气!
 
 秦孟廷真是被她的一番高论给吓住了。从来就没有人这么骂过他,更没有人
这么告诉过他!
 
 从小到大他都活在族人“血统论”的阴影下,郁郁寡欢,尝尽倍受歧视与排
挤的孤独和寂寞。
 
 而今,这位一直出现在他梦中的俏丽女子居然……
 
 “你不要尽在那儿发呆,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邵可萱又猛力的用
食指戳了他胸口好几下。
 
 秦孟廷轻笑了两声之后,露出难得一见的温柔表情,握住她那只小手,以迷
人的嗓音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可爱的小姐,我的中文名字是秦孟廷,
秦是我母亲的姓氏!你也可以叫我安洛尔,不过,我比较希望你叫我孟廷。”
这对他而言可真是破天荒的大突破呢!一直以来,他都很不愿意向人提及“秦
孟廷”这个中文名字的。
 
 “秦孟廷,孟廷!很好听啊!比安洛尔顺口多了,好吧!我就叫你孟廷吧!”
见到他态度有所转变,令邵可萱感到颇为满意。
 
 是嘛!这种柔和的表情远比冷漠的扑克脸更适合他太多了。
 
 “你呢?我该怎么称呼你?”很奇怪的,听到她唤他“孟廷”时,他居然有
一种难言的幸福感觉。
 
 “我叫邵可萱,来自加拿大,你叫我可可便行,朋友都是这样叫我的。”她
本来就是一个很容易和人打成一片的俏女孩,再加上她那张绝美容颜,更让她
所到之处无往不利。
 
 “可可你好,我们当个朋友好吗?”他好喜欢她的天真无邪与活泼热情。
 
 邵可萱甜甜一笑。“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
 
 旋即,她的笑容凝固在嘴边,双眼直直望向他身后的墙壁,脸上尽是不可思
议的表情。“那幅肖像画是……”
 
 秦孟廷回眸一看,正巧瞧见了那幅古代装扮的巨幅肖像画,接着,他泛起款
款深情的笑意。“说来不可思议,从我十七岁那年开始,我就经常梦见这个女
孩,她总是以中国汉朝时代的装扮出现在我的梦中,且逐年而愈来愈清晰,后
来我便找了画匠画下这幅肖像画,并一直不断寻找这女子的下落,遗憾的是一
直没有下文,于是我开始怀疑她是否真的存在,没想到今天却意外的遇见了容
貌和她酷似,不!应该说简直是同一个人的你!”
 
 绝不是他一厢情愿的自作多情,愈和她相处,他愈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和梦中
那个古装佳人是同一个人,为什么?!
 
 邵可萱的视线始终未曾自那幅肖像画移开。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面对着这幅画,她居然感到怀念而心痛?!
 
 问题是,她从未做过那样的装扮啊!而且他又为什么会一直梦到这个与我酷
似的女孩?!
 
 见她那么惊愕,秦孟廷反而有些后悔不该让她看到这幅画,他实在爱极了她
纯真的笑颜,像现在这般的惊愕表情着实不适合她啊!
 
 “我带你好好的参观一下这城堡好吗?”他试着使她回复笑容。
 
 “真的可以吗?”邵可萱果然因他的提议而重展笑颜,原本她此次到欧洲来
做毕业旅行,最期盼的事便是参观这座古老的城堡。
 
 “当然可以!而且如果可能,我希望你能多住几天,好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陪你四处游览观光,好吗?”有生以来,这是第一次,他如此渴望的需要别人,
如此迫切的希望能留住眼前的佳人,甚至有股希望把她永远留在他身边的强烈
冲动。
 
 “那我就不客气啰!不过,我得先到大门外知会一下和我同行的伙伴们,要
他们继续去旅行,不必担心我。”邵可萱大方的接受邀约。一来是因为她真的
喜欢这古堡,二来则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
 
 连她自己都感到诧异,她竟然对一个初次见面的男人产生一股强烈的不舍之
情,总觉得无法丢下他不管。
 
 才短短的三天,秦孟廷和邵可萱已经熟稔热络得像是相交多年的朋友般,完
全没有陌生的隔阂感,彼此间的情谊更是快速累增。
 
 伫立在不醒眼的窗边,远远的注视着,正在前院偌大草坪上嬉戏的秦孟廷和
邵可萱的伊莉莎,眼中有着可怕的光芒,如果视线能杀人,只怕他们俩人早已
被她杀了千遍万遍,尤其是邵可萱。
 
 “伊莉莎小姐……”管家鲍伯见她那模样,不禁不安的唤道,只可惜伊莉莎
并未理睬他。
 
 原来那天伊莉莎并未和老夫人一同离去,而留了下来,只是秦孟廷一直没有
注意到她的存在罢了。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伊莉莎才会更加妒恨。
 
 “你们给我记着,我绝对不会轻饶你们的!”她在心中恨恨的立咒。
 
 尤其看到秦孟廷对邵可萱展露出她这个未婚妻从未见过的迷人笑容,她就更
加憎恨妒嫉了……
 
 匆匆自加拿大赶来的邵克棠,在瞥见秦孟廷和邵可萱腻在一起快乐嬉闹时,
也不禁呆愣在原地不动。
 
 眼前的情景,和两千年前刘欣和董贤卿卿我我的情景,几乎重叠在一起,让
他感触良深,更是受到极大的冲击。
 
 “就和你现在所看见的,他们两个正互相爱慕着对方,这和前世并没有任何
关联,因为他们两人都没有前世的记忆,只是因为单纯的一见钟情,进而发展
出这份友谊,没错吧!”尾随而来的上官紫绪,站在身边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
楚的诉说。
 
 “不!我不相信……不管是小贤或可可都绝对不能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他只
会带给他们不幸和悲伤罢了!”邵克棠显然相当激动。
 
 上官紫绪耐着性子极力劝解。“我说过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看法罢了!你为
什么就不能忘记前世的种种,以较客观的心态来面对他们两人的相识相恋呢?
就算你在前世是如何的爱他,如今,他已转生为你的亲妹妹,你还能怎样?”
 
 “我从未想过要占有小贤,只要能待在他身边,看他幸福的笑容,我就心满
意足了,在前世是这样,现在,这份心依旧不变,我不要可可和小贤一样的不
幸……”邵克棠愈说愈无法自持,连声音也变得哽咽沙哑。
 
 这个男人真是太痴太傻了。上官紫绪为他心疼不已。“这样吧!我们把前世
的事告诉他们两个……”
 
 “不行!”邵克棠立即大加反对。
 
 “为什么不行,你不是希望他们两人分开吗?一旦把真相告诉他们,依照可
可的个性,说不定就会离开那位先生,如此一来,你的愿望不就实现了!”上
官紫绪自顾自的说个不停。
 
 “不行!我是不想让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但我更不要小贤因我而痛苦,绝不
……”
 
 他真是矛盾又痛苦极了。
 
 上官紫绪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之后,才自行下了决定,“既然如此,那就由我
来说吧!”
 
 说着,她便迅速的走向在草坪上嬉笑的秦孟廷和邵可萱。
 
 “紫绪!”邵克棠脸色大变的跟了上去。
 
 “紫绪姊姊,哥哥!你们怎么来了?”邵可萱相当意外。
 
 上官紫绪眼明手快的阻止了邵克棠的动作。“克棠他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们,
所以才特地到德国来的!”
 
 “我们?!”秦孟廷和邵可萱互看了一眼。
 
 “紫绪你……”邵克棠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有此一招。
 
 “真的吗?哥哥!”她不是傻瓜,一眼就看出哥哥的眼中有明显的怒意,唯
一令她不解的是,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哀伤,为什么?!
 
 而且,哥哥为什么要找秦孟廷?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早就认识的朋友啊!
 
 一向善于解读人心的上官紫绪自然知道她眼中的问号代表着什么。“可可,
你记不记得,我曾为你以及你另外两位好友占卜过,说你们三个将分别遇上一
段奇缘一事?”
 
 “紫绪……”邵克棠想阻止她往下说,但另一方面,邵可萱方才那幸福的甜
笑却又让他犹豫了。
 
 “嗯!当然记得,柔柔的奇遇已经实现,可是我和安安的奇缘至今却未有下
文呢!”
 
 说起这个,她和安凯玲一样——也就是安安,都很羡慕已经遇上的耿克柔哩!
 
 上官紫绪颇具玩味的一笑。“你现在已遇上你的奇缘啦!”
 
 她刻意将视线投向邵可萱身边的秦孟廷。
 
 “呃?!莫非我的奇遇和孟廷有关?”邵可萱比方才更为感兴趣。
 
 连秦孟廷也显露出一脸好奇。难道他们知道可可和我梦中那位古代美女的关
系?!
 
 她们的反应让上官紫绪十分满意。“不只有关,而且是大有关系,所以我和
克棠才会特意走这一趟,为的就是要告诉你们一个大秘密,克棠,你说是吧!”
 
 事到如今,邵克棠也无意再加以辩白,就赌赌看吧!“紫绪说的没错!”
 
 “那我们到屋里谈,如何?”秦孟廷温和的表示。
 
 真的很不可思议,眼前这个男人也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难这是因为他
是可可的哥哥之故?
 
 听完邵克棠所说的两千年前的曲折恋情之后,秦孟廷和邵可萱一时之间都未
表示任何意见。
 
 半晌,秦孟廷才似笑非笑的说:“依照你们的说法,我正是那个西汉哀帝刘
欣的转世,而可可则是董贤董圣卿的今生,邵先生是朱诩转生,上官小姐则承
继了那位先知流传下来的使命?!”虽然他表面上表现得充满疑惑,但事实上
他心底早已完全相信并接受这个事实。
 
 因为它和他这些年来的梦境几乎完全吻合,尤其是梦中的那位古代女子,不!
应是貌若女子的美少年出现在他梦中的理由,皆可以迎刃而解。
 
 “正是如此!”上官紫绪代邵克棠回答道。
 
 呵!哈……
 
 秦孟廷冷不防的怪声大笑。“这简直是太讽刺了!两千年前,我是处处受制
于奶奶,失意不得志的少年帝王,两千年后的今天,我居然还是受制于大权在
握的奶奶,依旧是傀儡般的存在,只是空有人人羡煞的‘德国皇帝’封号?!
真是太有意思了,呵……”
 
 他的声音和他的表情一样悲哀无奈,也一样的令人感到心酸。
 
 “你少在那儿自我陶醉了!”邵可萱如春雷骤响的“雷公声”把在场的人全
给吓了一大跳。“人的命运是要靠自己去创造的,为什么要那么相信‘宿命论
’呢!以我来说,就算我真的是董贤的转世,我也不会因而改变我现在的生活
方式和想法,你也是一样,你就是你,并不是刘欣,哥哥也一样,是我最爱
哥哥,但我对朱诩却完全没有感觉,因为我是可可,是邵可萱,一个生在二十
世纪的女孩,而不是两千年前那个董贤,你懂吗?孟廷!”
 
 这全是她的肺腑之言。
 
 “说得好,可可,我们还真是志同道合呢!”听完邵可萱这番话,上官紫绪
总算安心了一大半。
 
 “可是……”秦孟廷再度感受到眼前这个可人儿所带给他的强烈震撼。
 
 同时,他完全可以了解,为什么在两千年前,哀帝刘欣会爱上董贤,而且爱
得那么痴情无悔,因为此刻的他也……
 
 “还有什么好可是的?”邵可萱恨不得能狠狠的K他一拳,看看能不能让他
因而清醒些,为什么就不能以乐观一点的心态来看待这个世界呢?
 
 “可可,你的意思是,不论前世董贤和刘欣是如何的相爱,现在的你并不一
定会爱上秦先生,是吗?”邵克棠一脸认真的探问。一直到现在,他才完全肯
定上官紫绪的见解。
 
 这话听进秦孟廷耳里也十分在意。
 
 邵可萱看了秦孟廷一眼,才甜甜的笑道:“那是当然的,前世和今生怎能混
为一谈!”
 
 这下子,邵克棠真个是释怀许多。
 
 反而是秦孟廷表现得十分恐慌沮丧,像是被主人丢弃的小狗般无助的望着邵
可萱。
 
 邵可萱就是看不得他那孤寂无助的模样,叹了一口气才正色的说道:“你喜
欢我吗?”
 
 秦孟廷呆愣数秒,旋即老实的猛点头。
 
 邵可萱沦意的笑了。“那就来追我吧!不过,我不保证我一定会让你追上,
一切要看你怎么表现,如何?”
 
 此刻,梦中佳人的形象及感觉和眼前的邵可萱完完全全吻合重叠了,至少秦
孟廷真的这么认为。“嗯!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于是,相互恋慕的两人,深深的凝视着彼此,之后不约而同的泛起深情的笑
意。
 
 一旁旁观的邵克棠见到这一幕,心中真是五味杂陈,一时之间也理不出自己
此刻真正的感受。
 
 而上官紫绪则含情脉脉的凝望着他。
 
 由于他们四人都犬专心于他们的话题,以致于全都没有发现,从头到尾一直
躲在门边偷听的伊莉莎。
 
 当然,他们更没有看到她脸上那抹阴森慑人的笑意……
 
 时间一晃眼便又过了三天,这三天来,邵克棠的眼光总是执迷不悔的
追逐着秦孟廷和邵可萱的形影不放。
 
 上官紫绪毫无预警的说道:“你在嫉妒他们吗?”
 
 邵克棠因而回首注视着她。
 
 半晌才温柔至极的笑道:“你以为呢?”
 
 迎着他那熟悉的柔情目光,上官紫绪的芳心因而悸动了一番。
 
 见她未开口说话,他又继续发出疑问。“你呢?你又为什么要管我的事?甚
至不惜和我一起回到加拿大去,难道只是为了完成承继者的使命?”
 
 “啪!”
 
 她出其不意的掴了他一掌,语带激动的说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关心你的事,
难道你还不知道?”
 
 她的心好痛好痛。
 
 “对不起,紫绪,我……”看见她眼角闪烁着的泪光,他后悔了。除了妹妹
可可之外,眼前这个温柔坚强而充满灵异气息的女孩,是这世上唯一令他心疼
在乎的女子。
 
 遗憾的是,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硬闯进门的秦孟廷给打断——“可
可有没有来这儿?!”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一种极为不祥的预感。
 
 他那狼狈慌乱的模样,让上官紫绪和邵克棠也跟着紧张起来。
 
 “可可刚刚不是还和你在一起吗?”邵克棠力持冷静的探问。
 
 而一旁的上官紫绪则开始忙着占卜。
 
 “本来是一直在一起没错,后来她说想回房间拿件披肩,结果便一去不回,
我原本以为她又在和我玩捉迷藏的游戏,所以就多等了一下,但是左等右等就
是等不到可可,这时我心中突然泛起不好的预感,便即刻跑到她房间去一探究
竟,结果却不见踪影,我又四处找了一下,还是没有收获,所以才跑来你们这
儿看看,可可真的没来吗?”秦孟廷都快急死了。
 
 听他这么一说之后,邵克棠的脸色也没有比他好看到哪里去。“怎么会这样?!”
 
 “这城堡最高的地方在哪儿?”上官紫绪已占卜出结果。
 
 秦孟廷和邵克棠互看了一下,两人一样有着大事不妙的恶劣预感。
 
 偏偏老天还要选在这个节骨眼来凑热闹,雷电频传的下起倾盆大雨。
 
 “是钟塔,快跟我来!”说着,秦孟廷便带头往门外冲。
 
 当秦孟廷三个人上了钟塔之后,等待他们的竟是怵目惊心的画面——
两个彪形大汉架住邵可萱,站在塔的边缘,而伊莉莎则在一旁残忍的笑着。
 
 “可可!”邵克棠和上官紫绪脸色大变的齐声大叫。
 
 “伊莉莎,你怎么会在这儿?!你想对可可做什么?!快放开她!”秦孟廷
又气又急又意外。
 
 “我怎么会在这儿?我一直住在这儿,你不知道吗?”听到这样的话,让伊
莉莎更加的嫉恨难平。
 
 “你到底想干什么?”当务之急是将他的可可救离险境,所以秦孟廷立刻言
归正传。
 
 伊莉莎倒也很合作,马上就说出她真正的目的。“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立
刻和我结婚,二是从这里跳下去!”
 
 “你……”
 
 “孟廷不要听她的,她是一个心理变态的疯女人,你千万不可和她交换条件!”
邵可萱丝毫没有畏惧之色。
 
 “黄种贱女人,你给我闭嘴,这儿没有你说话的余地!”说着她便一巴掌掴
向邵可萱。
 
 “住手!不准你伤害她!”秦孟廷心疼至极的嘶吼。
 
 为了完成自己的目的,伊莉莎终于暂时放了她一马,收回自己的手。“你怎
么选择?”
 
 秦孟廷定定的看了伊莉莎一眼,才说出最后的决定。“我跳下去就是了,但
你必须保证从此不再伤害可可!”
 
 “孟廷?!”
 
 “你……”伊莉莎像要吃人一般恶狠狠的死盯住他不放。
 
 “这样你该满意了吧!你的原则一向是:你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拥有,不
是吗?”
 
 秦孟廷语带嘲讽的说道。
 
 “对!就是这样!所以,你快跳下去吧!”伊莉莎恨不得这个该死一百次的
男人立即消失在她眼前——他居然宁愿死也不肯和她结婚!
 
 秦孟廷相当合作,立刻开始移动身子。
 
 “不要到这边来,你从那边跳下去就行了!”伊莉莎警戒的提防他耍花样。
 
 秦孟廷二话不说的照做,但在即将跳下去之际,他回眸唤了一声。“伊莉莎,
你过来一下好吗?我想要你帮我把这条传家之宝代为还给奶奶!”
 
 “叫那位小姐过去帮你拿便行!”她指的是上官紫绪。
 
 秦孟廷则乘机示意上官紫绪和邵克棠稍安勿躁。“你该知道奶奶的脾气,她
一向不准外人碰这样宝贝的,所以非你不可,如果你怕我会耍花招,大可要其
中一位保镖陪你过来。”
 
 伊莉莎考虑了几秒钟,终于走了过来,身旁则跟了一个保镖,看住邵可萱的
人因而只剩一个。
 
 秦孟廷又找机会示意邵克棠伺机而动,找机会去救邵可萱。
 
 “拿来!”伊莉莎语中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
 
 “嗯!小心拿好!”他在将那宝物交到她手上时,冷不防的用力拉了她一把。
“和我一起死吧!伊莉莎,我太了解你的个性了,我绝不会留你在这世上带给
可可不利的。”
 
 “不要,放手……我不想死啊……”伊莉莎怎么也没有料到他会来个玉石俱
焚,当场吓昏过去。
 
 “孟廷不要……”邵可萱凄厉的吶喊,泪水更泊泊淌落双颊。
 
 邵克棠则乘机扑向架住邵可萱的保镖,将邵可萱带离了危险之地。
 
 而秦孟廷这边也是有惊无险的安度危机——原来那个跟在伊莉莎身边的保镖,
在千钧一发之际拉了秦孟廷一把。
 
 “你算准了我会出手救你,才会出此狠招?”那保镖正色的问道。
 
 “不!我只有五成的把握,赌的是你不可能对伊莉莎见死不救,否则回去只
怕会无法对公爵交代!”秦孟廷据实以告。
 
 那保镖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之后,才从他手中将伊莉莎抱过去,语气坚定的表
示。
 
 “请安洛尔候爵放心!我保证今后绝不会再有类似的事发生。”
 
 之后,两个保镖便带着昏迷不醒的伊莉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啪!”
 
 邵可萱不声不响的就赏了死里逃生的秦孟廷一记。“你这个傻瓜,怎么如此
轻忽自己的生命!”
 
 “因为对我而言,你的命比我的命更重要!”秦孟廷语气坚定的大声嚷道。
 
 “你……这个傻瓜……”邵可萱感动至极的扑进他怀中放声大哭。
 
 秦孟廷则万般深情的紧搂住她,嘴巴还不断的重复着相同的庆幸。“幸好你
没事……
 
 幸好你没事……“旁观的上官紫绪忍不住红热了双眸,向侧边倾靠在邵克棠
的肩膀上。”你可以放心了吧!他不会让可可遭遇不幸的,他一定会誓死保护
可可的,这点你和我一样清楚,对吧?“
 
 事实摆在眼前,邵克棠还能一昧的否认吗?于是他保持缄默,只是温柔的搂
住上官紫绪。
 
 而秦孟廷和邵可萱则一直深情依偎,紧抱住彼此不放。
断袖问情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28/,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遇见总裁的暖床秘书疯狂女佣太劲爆霸占惹火情妇制服下的诱惑三生有性超级名模狂欲总裁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那个人,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