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花心追婚狂最新章节

第10章

花心追婚狂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9-01-28 20:08:02
推荐阅读:遇见总裁的暖床秘书疯狂女佣太劲爆霸占惹火情妇制服下的诱惑三生有性超级名模狂欲总裁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我的老公是大神
第10章
                  布查花园坐落在文教区内的小巷里,虽没显着招牌,但典雅明朗的设计风格却常常吸引着过路人的目光,进而不由自主的推门而入,徜徉在浪漫的法国情怀中。
                  浪漫的感觉适合与情人共享,瞧,这餐厅在座的客人虽然不多,但是除了她们两人之外,全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好浪漫。
                  卓宛榆无法遏制心中不断冒出的苦涩感,她实在不应该和小雪到这里来的,早该在她说要到这里来吃饭时,就该表示反对的意见,换个地方才对。
                  虽说她没有真正的来过这里,但当初计划来这儿时,她和盛志綦可是拿着杂志上介绍的每一张照片一一讨论过,要坐哪张桌子、要面对哪扇窗、要点哪些菜,他们热络得就如置身在这里似的,所以虽然她今天才第一次踏进这间餐厅,但感觉却像她早已跟他来过了一样。
                  「卓姊,你怎么了?」她沉郁的神情引来蒙伊雪的关心。
                  「没事。」她对她摇摇头。
                  「你想吃什么?」waiter送来菜单,蒙伊雪稍微看了一下,抬头询问卓宛榆。
                  「我不挑食,什么都吃,所以你帮我点吧!」卓宛榆碰也没碰一下面前的菜单。
                  「你不看一下菜单吗?」蒙伊雪讶然的挑眉。
                  「你决定就好了。」她再度摇摇头。
                  「你说你们的杂志曾经报导过,我还以为你知道什么比较好吃。」
                  「那篇报导不在我负责的范围里,所以我并没有仔细的阅读过,不过据我同事所说,这里的东西都还不错。」卓宛榆轻描淡写的说。
                  事实上,她只是不想再勾起任何关于他的事,因为眼前这份菜单她曾和他仔细的研究过,当初专题报导这间餐厅的同事,曾拿了一份菜单回杂志社当作参考数据,后来那同事听说她对这间餐厅挺有兴趣的,就把那份菜单给了她,至今它仍躺在她的租屋处。
                  「这样吗?那我真的就随便点喽!」蒙伊雪再次确认的说。
                  卓宛榆还是点点头。
                  「我觉得海鲜蘑菇酥盒和虾汁鲈鱼好像不错,我们就吃这个好不好?」
                  卓宛榆浑身一僵,惊愕的说不出话来,这两道菜就是她当初和盛志綦说好,一定要来吃的两道,怎么会这么巧呢?
                  「卓姊?你不喜欢吗?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再帮你重选一道好了。」蒙伊雪说着又看向了Menu?
                  「不,这样就行了。」
                  「那我真的要点菜喽?」
                  蒙伊雪立刻伸手招来Waiter,Waiter迅速登记好她们点的餐点并向她们确定后,收回Menu薇笑的朝她们说声稍等后,转身离开。
                  「好啦!卓姊,你在电话里不是说有事要问我吗?什么事?」趁着等上菜的时间,蒙伊雪问。
                  「我……」卓宛榆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卓姊?」
                  「小雪,过去半个月来你有找过我吗?」卓宛榆深吸一口气问道。
                  「有,不过你的手机是不是换了号码了?我拨去,都响应是空号,还有,你家的电话也没人接。」蒙伊雪朝她点头。
                  「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问你,你和盛志綦分手了,这是真的吗?」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卓宛榆沉默的点头。
                  「为什么?你不是爱他吗?」
                  「爱并不能解决问题。」
                  「什么问题?」
                  「我不想结婚、害怕结婚,不相信爱情可以永远、不相信他会因为我爱他而永远不离开我、不相信现在所感受到的幸福能一直持续下去、不相信自己不会变得讨人厌等等……」
                  「卓姊,你有没有听过一句成语叫做因噎废食?」蒙伊雪蹙紧眉头。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的情况和因噎废食不同,毕竟不结婚不会死人。」
                  「但相思过度却会死人。」
                  「小雪……」
                  「卓姊,你敢说在和盛志綦分手的这些日子里,你都不曾想过他吗?最近你有没有照过镜子?你知不知道你瘦了,就跟他一样,两个人都瘦了。」蒙伊雪不让她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瞬间,卓宛榆完全遏制不住心里的激动,伸手越过餐桌,紧紧的抓住蒙伊雪的手。
                  「他真的瘦了吗?很瘦吗?小雪。你最近一次是在什么时候看到他的?他看起来怎么样,很苍白、很虚弱吗?吃得下东西吗?」她担心地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蒙伊雪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卓姊你知道吗?通常分手后的情侣、是不会再去管对方的死活的,你会这么激动,那就表示你仍然很爱他,既然如此爱他,为什么你不试着为爱努力一下呢?」
                  「小雪,他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好吗?」卓宛榆紧紧地抓着她的手。
                  「如果我说他快死了,你会回到他身边吗?一
                  浑身-僵。血色迅速地从卓宛榆脸上褪去,她瞪着她,感觉自己猛然被一阵晕眩攫住,差一点就要失去意识。
                  「你说什么?」她开口问道,颤抖的声音几乎让人听不清楚。
                  「我说,如果盛志綦快死了,你会回到他身边吗?」
                  「你骗我的对不对?」卓宛榆面无血色的瞪着她喃喃地摇头说。她不相信!
                  「对,我是骗你的。」
                  就像机器故障,突然间完全不会动,卓宛榆瞪着蒙伊雪一动也不动的。
                  她刚刚说什么?
                  「对,我是骗你的。」蒙伊雪又说了一次。
                  「小雪!」卓宛榆吼着,她简直就不敢相信她会跟她开这么恶劣的玩笑!
                  「可是他变瘦这一点我没骗你,要不信的话,你自已可以看。」蒙伊雪忽然伸手指向大门入口的方向,卓宛榆顺着她指的方向茫然的转头。
                  盛志綦!
                  没想到他会这么突然的出现在她眼前,卓宛榆顿时激动的泪如泉涌,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将他从头到脚看一遍没有遗露任何一处,他瘦了,真的瘦了,脸上不见以往那般神釆奕奕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憔悴和什么也不在乎的木然神情,可是至少他能站立、能走路、能到这里来,而不是因厌食症而虚弱的躺在家里或医院,那就够了。
                  「看到了吗?站在他身边的就是他的新女朋友,听说是相亲认识的。」蒙伊雪有如旁白般的说道,一没想到他曾去相亲吧?但是自从和你分手后,他消极了好一阵子,就像变个人似的,害我们担心死了,后来我听翟霖说,他去相亲了,对象是他父亲一直希望合作的企业千金小姐。偌,就是她,听说是个胸大无脑,除了会花钱买名牌之外,什么也不会的刁蛮千金女,这种女人过去一向是盛志綦最讨厌的类型,没想到他现在不仅和这种女人交往。还听说他们下个月中就要订婚了。」
                  卓宛榆终于将视线转回到蒙伊雪脸上,她泪眼汪汪,愕然的看着她,不确定自己刚刚听见了什么。
                  由于她刚刚是背对着蒙伊雪的,所以她并不知道她在哭,怎知她这么突然一回头过来,蒙伊雪顿时便被她泪流满面的脸庞吓了一大跳。
                  「卓姊,你怎么哭成这样?J她慌得立刻从皮包内翻出一包面纸递给她,一你别哭呀!如果你真那么爱他、那么不希望他娶别的女人的话,大不了就去把他抢回来不就好了?更何况我们都相信盛志綦其实还是爱着你,会去相亲或答应这门亲事,根本就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自暴自弃的行为,他在丧送自己的幸福,所以为了你们两个将来的幸福,我希望你们能够和好,我们过去找他好不好?-
                  卓宛榆紧紧的咬住唇瓣,痛苦的摇头,泪水不断地滑下她眼眶,她觉得心好痛,他下个月中就要订婚了!
                  「卓姊…」蒙伊雪顿觉得难以置信又无力。
                  卓宛榆用面纸擦去脸上和眼眶中的泪水,强迫自己忍住不要再流泪,她扯唇,勉强露出一抹苦笑。
                  「他不是一个会意气用事或一蹶不振的人,我相信他不曾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她沙哑而缓慢的说。
                  「你说的没错,但先决条件是在他尚未放弃自己之前,可是他现在根本已经是自暴自弃了。」
                  「这只是一时性的,他会再站起来的。」
                  「如果它不是一时性的呢?如果他真的就这样一蹶不振的毁了自己的一生,卓姊难道没有半点的罪恶感?」
                  「小雪……」
                  「卓姊,我不是在吓唬你,但是我是真的不希望看到你后悔莫及的模样。」蒙伊雪打断她的话,﹃我们过去找他好不好?如果你不好意思过去的话,我去叫他过来。」蒙伊雪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不要,小雪!」卓宛榆急忙拉住她。
                  「你到底在怕什么,卓姊?」
                  卓宛榆拚命的摇头,她不知道,她就是不知道。
                  「啊!他看到我了。」蒙伊雪忽然大叫一声,「他好像认出了你的背影的样子,啊!他站起来了,走过来了。」
                  随着蒙伊雪的现场转播,卓宛榆慢慢地变得僵硬,并在听到「走过来了」这四个字时,倏然浑身一震,脸色也在一瞬间变得苍白若纸。
                  「嗨!盛志綦。」蒙伊雪对接收到她讯息而前来的他打招呼,不过显然的,他的注意力全在他们的女主角身上。
                  卓宛榆一动也不动的盯着桌面,好像这样就能躲过一切,不必与他面对面。
                  空气在他们三人周遭凝窒冻结,蒙伊雪不知道他们俩怎么还可以沉得住气,她快要窒息了!
                  「你们两个好好谈谈,我到那边去。」她终于忍不住的开口。
                  「不!」卓宛榆霍然抬头想留住她,怎知却一头撞进盛志綦痴恋而痛苦的目光中,瞬间沉沦深陷。
                  没有人注意到蒙伊雪在何时已悄悄的离去,两人眼中除了对方之外,再也容不下其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他看见她的泪,她看见他的憔悴,他看见她眼底的挣扎与抱歉,她却看见他的深情与思念。
                  「他们俩在干么?」退到一旁与翟霖等人会合的蒙伊雪,在等了半天却仍不见他们俩有所动作后,终于忍不住的皱眉问道。
                  「理化科中有一个名词叫作催化剂,你知不知道那东西的用途?」翟霖不答反问。
                  「我知道,该我出场了对不对?」不等蒙伊雪回答,饰演刁蛮千金女的第二女配角褚明俐已率先回答。
                  「啊!你真聪明,我一向就喜欢聪明又漂亮的女人,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和我交往?」翟霖说。
                  「想和我交往的人太多了,想约我你得先去排队。」褚明俐对他笑了笑,「好了,接下来她看我表演了。」说完,她便走向那两座活体雕像。
                  「可恶!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褚明俐一离开,梅兆曳立刻发飙的一把揪起翟霖的衣领,他明明就知道她是他暗恋好久的对象,他竟还说出想和她交往的话来,这个混蛋!
                  「嘿!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翟霖举起双手,一脸无辜。
                  「开玩笑?如果她点头说好,你要怎么跟她说你是在跟她开玩笑?」梅兆曳咄咄逼人的逼间他,事实上他害怕的是明俐如果真的喜欢上翟霖的话,他该怎么办?一个是他喜欢的女人,一个却是他最要好的朋友。
                  「当然是用嘴巴说。」翟霖嘻皮笑脸的说。
                  梅兆曳无力的闭上眼睛,同时松开他衣领。
                  「算了。」他既颓然又痛苦的退后一步,「毕竟她要喜欢上谁,并不是我能左右的,如果她到时真的喜欢上你的话,我……我会祝福你们的。」
                  翟霖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实在有点受不了他轻易就放弃这一点。
                  「放心,比起她来我更喜欢你。」他故意暧昧的说,然后不理他的反应径自转头看向餐厅中那三个。
                  褚明俐已经走到盛志綦身边,并就定位的伸手霸住他手臂,一副「蛮千金宣示所有权的模样。
                  「你一直站在这里干么,她是谁?」褚明俐傲慢的问。
                  盛志綦被她一扯后才恍然回神,他转头看向身旁的她,想起了他们的计划。
                  「只是一个老朋友。」他伸手想拉她离开,怎知她的双脚却像在地上生了根般的动也不动,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演戏。
                  「老朋友?」褚明俐尖声叫喊,「我看不是老朋友,是老情人吧?」
                  盛志綦无言,褚明俐则表现出更加刻薄和蛮横的态度。
                  「说呀!我在问你话你没听到吗?」她甩开他的手,双手杈腰地瞪着他。
                  「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真的过去了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过去的花心事迹,像你这种男人,要不是因为长得还不错,可以让我向朋友炫耀的话,我才不会答应嫁给你呢!」她不可一世的抬高下巴,「还有,你最好搞清楚一点,是你爸的公司想和我爸的公司合作,你若不对我好一点,小心我叫我爸取消所有合作关系,听见没有?」
                  「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还不快过来陪我吃饭。」
                  盛志綦默默地转身,突然
                  「等一下!」卓宛榆霍然出声叫道。
                  她再也忍不住了,若非亲眼所见,她绝不相信盛志綦会变成这样,感觉就像……就像一个失去所有一切,包括他的心、他的自尊、他的傲气和才华的懦夫一样,只能靠摇尾乞怜的施舍来过活,他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盛志綦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看她,反倒是褶明俐回过头来。
                  「你想干么?」她凶巴巴的对她吼着。
                  「綦,我们谈一谈好不好?」卓宛榆不回答褚明俐的问题,径自对着他的背影说。
                  「喂,他是我男朋友,又不是你的,你凭什么跟他谈一谈?」褚明俐倏然走到他们之间,挡住她的视线。
                  「綦,我们谈一谈好不好?」卓宛榆依旧没理她,始终只对他一人说话。
                  「谈什么?我以为我们俩早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盛志綦缓缓地回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我们……还可以是朋友。」卓宛痛苦的咽了下口水。
                  「朋友?」盛志綦惨然一笑。
                  「我不准!」褚明俐倏然尖声叫喊,「什么叫朋友?盛志綦你给我听清楚,我不准你再和这个女人见面或联络,听见没有?」她转身命令他。
                  「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和她成为朋友。」盛志綦忽然低下头说。
                  「听到没有?我要他往东,他不敢往西,我要他不准和你见面或联络,他就绝对不敢违抗。」褚明俐得意的抬高下巴,转头对卓宛榆炫耀。
                  「盛志綦,你真要听她的话,一辈子不再和我见面吗?」卓宛榆有丝薄怒,连名带姓的叫着他。
                  他怎么可以容许这么一个目中无人又自我的女人,这样对待他?而他甚至于还要娶她!
                  不,他不能用自己一辈子的幸福来报复她,他不能这样做!
                  若他真要娶这个女人,不如她自己和他结婚算了,因为可以想见的,眼前这个目中无人的女人除了颐指气使之外,根本不可能带给他任何幸福的感受。而她,虽然不能保证可以让他们之间的幸福存延多久,但至少现阶段她可以带给他幸福的。
                  「他当然要听我的话,毕竟再过不久我就是他老婆了,而你?算什么东西!」褚明俐杈腰拽声道。
                  「盛志綦,你真的要娶她吗?」想到接下来要说的话,她双颊瞬间泛红,「如果我说……我爱你呢?」
                  闻言,盛志綦倏然抬起头惊愕看她,他发现她的眼神似乎与刚才有所不同,原先的犹豫不决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斩钉截铁的坚定神情,他不知不觉地屏住了呼吸。
                  「如果我希望你娶我,而不要娶她呢?」她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小心翼翼地说,「你仍会坚持要娶她吗?」
                  盛志綦激动得差一点说不出话来,「你……是认真的吗?」
                  她点头。
                  「你真的愿意嫁给我?」
                  她再次点头,犹豫了一下,才以不太确定的语气开口,「你要我吗?」
                  「要要要,我当然要。」他在一瞬间奔向她,将她紧紧的抱进怀里,他的双眼因喜悦而闪烁,心跳因激动而加速,全身血液更是快速流窜得有如万马奔腾。她终于又回到他怀抱了!
                  「走。」他忽然放开她,转身拉着她就往大门方向走去。
                  「去哪?」她拉住他问道。
                  「到附近书局买两本结婚证书,先签名盖章,明天一早我们就到户证事务所办理结婚登记。」他一脸认真的盯着她。
                  上回失去她的感受仍让他心有余悸,除非真正的确定她无法再将他推开,否则他永远没办法真正的放下心来。
                  「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反悔。」
                  「就当是让我安心好吗?」他用一脸哀怨的表情看着她。
                  「好吧!」她只犹豫了一会儿便点头答应,「但是你打算找路人甲还是书店的店员当证婚人?」她其实比较喜欢看见结婚证书上的人名全都是她所认识的人。
                  「这一点你用不着担心,说不定证婚人待会儿便会自动冒出来。」他喃喃自语般的说着。
                  「什么?」
                  「没事,我记得我刚刚来这里时,在不远的巷口转角处看见一间书店,我们先去买结婚证书,再回来这里庆祝我们俩结婚好不好?」他赶紧转移话题。
                  「好。」她点头,想一想好像有些地方不对劲,她停下脚步,回头张望,「她人呢?」她问。
                  「谁?」盛志綦一时间没有应过来。
                  「刚刚那个女人。」卓宛榆话刚说完,便看见她口中的那个女人,而且不只看见她而已,她还看见小雪、刁覃远、翟霖和梅兆曳,他们怎么全都在这里,而且和那女人在一起?
                  顺着她目光看去,盛志萦顿时忍不住轻咒一声。
                  「该死!」
                  「这是怎么一回事?」卓宛榆脑中突然浮现出一种难以置信的想法,这一切该不会全都是由他们一手策划出来的吧?
                  此时,翟霖他们也知道被识破了,几个人对看一眼后,依序的慢慢走到他们面前。
                  「这是怎么一回事?」卓宛榆再次问道,脸上表情也由茫然到严肃中掺杂着逐渐勃发的怒火。
                  盛志綦意识到危机立刻先下手为强的从她身后紧紧的圈住她,「你刚刚说过,即然答应了我,就不会反悔,这个婚我们是一定要结的,我先声明。」
                  「所以这一切真的是你们设计的?」卓宛榆的视线从蒙伊雪脸上移到翟霖脸上,然后一个接着一个的看着他们。
                  「卓姊,我们都希望你们能幸福。」蒙伊雪真诚的说。
                  「所以就欺骗我?」
                  「你很生气?」翟霖问。
                  「如果是你被设计了,你不会生气吗?」卓宛榆冷冷的说,不过说实在的,除了受骗的气之外,她心中还有一份被她压抑住的感谢,感谢他们愿意为她和盛志綦费尽心力设计出这一切,让他们能再度和好。
                  「所以你打算反悔,不结婚了?」翟霖又问。
                  「对。」暂时,她在心中补充一句,心想着至少要给他们一点教训的同时,感觉腰间圈住她的力道忽然加重,让她忍不住的蹙起眉头。他真的很紧张她不是吗?
                  「好,既然如此的话,我们只好进行最后一个计划了。」翟霖说。
                  「你们还想做什么?」卓宛榆蹙眉问。
                  「卓姊,你还记得我说的那个蓝色小药丸的笑话吗?」蒙伊雪忽然咧嘴笑着。
                  「你并没有告诉我。」
                  「那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
                  「什么?」现在不是说笑话的好时机吧?
                  「他们的终极计划就是,如果你最后仍不答应和盛志綦结婚的话,就叫盛志綦直接将你绑回家,直到让你怀孕为止再说,所以,他们就替他准备了一包蓝色小药丸,哇哈哈,你说好不好笑?」蒙伊雪笑不可遏的说。
                  卓宛榆一点也笑不出来。
                  她怎么会认识这群……这群恶霸朋友呀?真是:
                  她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呢?
                  尾声
                  鞭炮声劈哩咱啦的响起,震耳欲聋。
                  新娘来了,新娘来了。
                  礼车缓缓地停在一栋别墅大门口,新郎率先跨出车门,媒婆急忙地张开黑伞撑在在新郎牵引下缓缓跨出车门的美丽新娘头顶上,再慢慢地跨过门坎上的香炉走进家门。
                  「真是郎才女貌呀!」
                  「真是珠联璧合呀!」
                  「真是好不容易呀!」
                  等等,这句话哪来的?
花心追婚狂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27/,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遇见总裁的暖床秘书疯狂女佣太劲爆霸占惹火情妇制服下的诱惑三生有性超级名模狂欲总裁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那个人,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