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恶魔的吻痕最新章节

第十章

恶魔的吻痕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9-01-26 09:54:24
推荐阅读:春宫图夺美记皇帝是个大流氓水浴晨光采花贼盼君怜情小女人的幸福妲已江山风月剑夜色妖娆之杀手娘子
第十章
  这是一个奇异的景象,所有人无不停下脚步,诧异的行注目礼。
  穿着白纱礼服的美丽新娘,手中牵着花童打扮的漂亮小女孩,黑衣的俊帅男人在前头。这样的组合,原本应该很是赏心悦目,但是新娘却一脸凝重,半点没有新婚的喜悦。
  踏入饭店大厅的瞬间,千吻偏头偷瞄角落,想找个逃生路子,裸露的手臂却被人扶住。
  “黎小姐,我很坚持,必须跟你当面详谈。”黑杰克靠在她发边低语,所用的劲道让她挣脱不开。旁人看来亲昵的耳语,其实是温和的威胁。
  “我……”正想说诂,却发现黑杰克的视线扫向小釉,千吻打了个冷战,立刻屈服,点头同意他的要求。
  据说,这个男人无恶不作,做过的坏事无法计数,多到塞满了好几个电脑档案柜,要是惹恼了他,她跟小釉只怕都会被杀了灭口!
  说来只能算她失算,没想到黑杰克竟能躲过众人的眼睛,在“绝世”菁英手中,神下知鬼不觉的把她掳了出来,家里现在肯定乱极了,不但新娘子失踪,连小花童都不见踪影。
  唉,别的不提,杜鹰扬肯定又要火大了。
  她在心里叹气,一手牵着小釉,另一手在白纱长裙里摸索。两人走过时,地上每隔几步距离,就跌落一颗小豆子,仔细一看,那东西是从白纱长裙里掉出来的,五颜六色的,有几分像是糖果。
  饭店的高阶主管迎了过来,对黑杰克十分恭敬,领着三人走到僻静的角落。
  “我们不上楼吗?”千吻诧异的问,转头就看见大厅内人来人往。
  这儿虽然僻静,但一点都不隐密,难道他打算在这里,就找她算帐?不会吧?这恐怖份子难道做坏事时,都不需找个隐密的地方?
  “在这里谈就好。”
  “喔。”千吻眨了眨眼睛,在心里喊了一声糟,真是的,也不早说,害她一路扔得那么高兴,说不定等会儿一乱起来,她也会惨遭池鱼之殃。
  在白纱长裙下,千吻开始用脚把那些小豆子踢开。
  蓝黑色的眸子打量着她,久久不语。俊帅的脸庞、挺拔健硕的体格,以及神秘高贵的气质,让周围所有男人为之失色。薄唇上始终噙着笑,但是那双眼睛却冰冷得像是无生命的水晶,被他盯着的感觉,让人手足无措,像是什么秘密都藏不住。
  初次见到黑杰克,千吻有些存疑,不敢相信恶名昭彰的男人,竟会有这么出色的皮相。再者,他的举止与谈吐都十分优雅,根本不像是穷凶极恶的歹徒……
  千吻在心里拼命摇头,制止自己的怀疑。不不不,人心隔肚皮,她怎么能够靠着那张好看的俊脸,就质疑他并不是坏人?上官媚明明就说过,这男人邪恶极了。
  “请别紧张,冷静下来。”黑杰克开口说道,连口气都很礼貌。
  千吻勉强一笑,那表情却比哭还难看。别紧张?从婚礼上,都被坏人集团里的大头目绑架,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还叫她别紧张?她没吓得当场昏厥,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可以冷静,下过,你必须给我个承诺。”千吻豉起勇气直视他,把小釉抱得紧紧的。她曾经听人说过,黑杰克虽然行事很毒,却也一诺千金,答应的事情就绝不反悔。
  “请说。”他的手支着下颚,长指抵着唇,感兴趣的望着她。
  “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就好,不许伤害到小孩,她是无辜的。”千吻把小釉抱紧,在最危险的时候,仍想着要保护孩子。
  “冲着你?”剑眉挑起,懒懒的重复她说的话。
  千吻咬牙,以为黑杰克在装傻。她倾身向前,双手啪的拍往典雅的精致木桌。
  “对!那些炸你仓库、毁你船只、断你货源的武器都是我设计的,你要还算是个男人,想报仇就冲着我来,别迁怒在小孩身上。”她说得义愤填膺,喘了几口气,还想对着那张俊脸继续嚷下去时,小釉扯扯她的裙摆。
  “妈咪,我可以吃这个吗?”小女孩嘴上在问,手上已经拿着五颜六色的小豆子,积极的就要往嘴里塞去。这些小豆子,是在妈妈藏在裙子下的小盒子里找到的,妈码好坏,带了糖果来也不跟她说,是想独吞吗?
  “不可以!”千吻惊叫,连忙把小豆子拨开,当着黑杰克的面,把小釉头下脚上的拎起来,用力的抖动。
  几下清脆的声音,小釉藏在掌心里的小豆子,全跌回地上去了。
  “有吃到嘴里吗?”千吻焦急的问,把小女孩的嘴撬开,仔细的找。
  “没有。”小釉嘟着嘴,诚实说道,看着妈咪把小豆子全扔到地毯上。
  黑杰克从头到尾坐在原处,挑眉以对。
  “那是什么?”他礼貌的发问,偏头看向汗流浃背的千吻。
  “呃,糖果。”千吻匆忙回答,警戒的看着他。见那双浓眉仍挑得高高的,像是不太相信,她又补了一句。“她蛀牙,所以不能吃零食。”
  清洁女工扫着地面,把小豆子全扫进垃圾桶里,千吻的视线跟着看向垃圾桶,再看看垃圾桶上方,支撑饭店大厅的大梁,显得更加不安。
  “小釉没蛀牙。”被诬赖的小釉很不高兴,对着黑杰克露出一口健康闪亮的乳牙,证明自己的清白。
  蓝黑色的视线又扫了过来,千吻收回视线,笑得很尴尬,冷汗点点,在粉颊上乱流。“我只是‘预防’她蛀牙。”小釉啊小釉,要命的话,就别拆她的台啊!
  怕他看不清楚,小釉还走上前去,用手指把脸颊拉开,非要他看个仔细。
  “看,没蛀牙!”她强调。
  黝黑的手伸出,千吻低呼一声,一颗心跳到喉咙,差点没迸出来。“不要伤……”话还没说完,眼前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
  那个人人得而诛之的黑杰克,竟然徐缓的抚着小釉的头,给予温和的鼓励,甚至还附赠一个迷人的笑容,蓝黑色的眼睛里,甚至还出现一丝情绪。
  小釉笑开了,小脸格外灿烂,完全不怕他。
  千吻愣愣的眨着眼睛,原本还以为,他是想伤害小釉。她以为,所有的坏人应该都是讨厌小孩子的吧?哪里还会亲切的鼓励孩子?这人的熊度真好?半点都不像是不讲理的危险份子。
  更难以解释的是她在面对他时,竟没有任何恐惧的感觉……
  黑杰克的言行态度,竟跟上官媚所说的,差距十万八千里。
  困惑接连冒出来,千吻拧紧秀眉,把小釉抱了过来,一脸警戒的瞪着他。
  “别以为摆出好脸色,我就会上当。”她用力摇头,不肯被黑杰克所骗。
  “我不必欺骗你。”黑杰克缓慢的说道。
  千吻猛地一跺脚,再也受不了他诡异的态度。“混蛋,把话说明白啊!别兜圈子,要杀要剐一句话!”她喊道。
  “我为什么要杀你?”
  “‘洛尔斯’是犯罪组识,不是早就习惯杀人不眨眼,我算是你的仇人,遇上好机会,你怎么会放过我?”千吻问道,勇敢的挺起下颚,不肯认输。
  黑杰克面色一沉,浓眉紧拧。他没有回答,只是以蓝黑色的眸子瞅着她。
  气氛凝滞,当他凝望时,时间仿佛也为之冻结。
  他走上前来,高大的身躯优雅如一头豹,精敛而危险。千吻知道该逃开,双脚偏偏不听话,只能呆望着他。
  “我没有要杀你。”黑杰克礼貌的说道,走到她身边最近一处,几乎就要贴上她的身躯。他缓慢的伸出手,勾起她小巧的下愕,注视着她的眼睛。“我只是想雇用你来为我工作,研发出那套采统。”他徐缓说道。
  残余的理智在脑子里尖叫,千吻用力摇头甩开他的手。“我不帮恐怖份子设计武器。”
  有力的手又伸来,再度扣住她的下颚。“我贩卖武器,并非为了屠杀。”他淡淡说道,眸光深浓。
  千吻红唇微张,不知所措的眨着眼睛。怎么办?她的心竟然有一点点相信他呢,有这种专注眼神的男人,会说谎吗?
  被那双蓝黑色的眼睛注视,就像是跌进最深的海洋,她仿佛就要被催眠……
  大厅门前传来砰的一声巨响,落地玻璃门被撞开,撞击声把几乎要开口答应的千吻吓醒了。
  “放开她们。”一大一小,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大小男人,异口同声的怒吼。
  看见杜鹰扬与定睿的那一瞬间,千吻双腿一软,松懈的跪在地上。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紧张,心中有多么渴望见到他们。
  杜鹰扬大步走了过来,阴沉的脸色犹如死神。他瞪视着黑杰克,一面伸手扶起千吻,仔细检查她是否安然无恙。
  “他伤了你吗?”他压抑着满腔怒气,将千吻紧紧的抱在怀中。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他将她抱得更紧。
  先前发现她与小釉同时失踪时,他几乎陷入疯狂,地板上那张扑克牌,证实她是被黑杰克带走的。他急切的寻找,却发现黑杰克根本懒得掩饰,一路留下明显的证据,像是不怕他追来。
  “没有。”千吻摇头,紧紧抱住他,娇小的身子不断颤抖。她不恐惧,却很紧张,多么希望他陪在她身边。
  直到如今,她才完全能够确定,自己多么依恋他,无法忍受失去他的陪伴。这一辈子,她都要好好抱住他,绝对不放手!
  “我只是想找她详谈,没有要伤害她。”黑杰克徐缓的说道,打量着全身散发着杀气的杜鹰扬,评估对方的能耐。
  杜鹰扬冷酷的望着他,不打算听进任何解释。“你不该接近她。”他眯起眼睛。
  黑杰克皱起眉头,俊美的脸上出现无奈的神情。“你们都非得这么不可理喻吗?”他忍无可忍的问道。
  “等等,我想这其中或许有些误会。”千吻站到两人中间,回头想让两人坐下,却瞥见墙上的大钟。她全身一僵,不断眨着眼睛。“噢喔,糟了。”她低声说道,觉得头皮开始发麻。
  该死了,刚刚沉溺在黑杰克的视线里,竟让她忘了该计算时间!
  “什么糟了?”杜鹰扬低头看向她。
  “没时间解释,我们先离开。”千吻匆忙说道,决定此地不宜久留。她的视线钉住墙角的垃圾桶,像是里头正要发生什么可怕的变化。
  “不行。”他冷冷说道,嘴角绽开残忍的笑,走向黑杰克,坚决要把对方大卸八块。
  “真是的!”千吻气得想咬他。这个笨男人!都到这时候了,还在坚持有仇必报,难道他就不能听她一次吗?
  杜鹰扬缓步上前,指掌微扣,左脚斜斜踏出,全身的肌肉紧绷,杀气凝聚到顶点,即时无枪无刀,也散发出致命的危险,令人心惊胆战。他不以枪枝解决黑杰克,反倒准备以拳法,活生生将这恐怖份子支解。
  尤其是那只碰过千吻的手,他非要狠狠折断不可!
  黑杰克冷然一笑,优雅的气质褪去,显露内在的危险。
  “好,我也不用枪枝。”他的手探到腰间,飕的取下系在腰间的一条软鞭,威胁的轻击地面,没打算躲过杜鹰扬的挑战。
  千吻抱住头,发出呻吟。“你们理智一点。”她的努力,就像是对牛弹琴。而且,还是两头已经瞪红眼的公牛!“就算要打,也到外头去打吧!”她火烧屁股似的又蹦又跳,在两人之间奔走,妄想阻止这场恶斗。
  “千吻,让开。”杜鹰扬冷冷说道。
  黑杰克勾唇冷笑。“是的,黎小姐请让开,我也不希望伤了你。”他礼貌的道。
  “不让!”千吻尖叫一声,硬是站在中间不动。“定睿,把小釉带出去。”她转头喊道,不忘看一眼墙上的大钟。
  在危机当头时,定睿选择乖乖听话,抱起小釉就住外冲,头也不回的直奔大厅外。
  “走啊!”千吻大喊着,视线离不开时钟。“快走,再不走要来不及了。”她急得跳脚,拼命拉住杜鹰扬,想把高大如山的他往外拖。
  “什么来不及?”杜鹰扬皱起浓眉,瞪着一脸惊慌的她。
  轰!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大梁下的垃圾桶炸成碎片,尖锐的塑胶碎片飞开,力道十分强劲。几乎是同一瞬间,杜鹰扬将她扑倒在地,以庞大的身躯做为屏障,将她保护在怀中。
  爆炸的风压震碎了数块落地大玻璃,破碎的玻璃雨格外缤纷,大厅里瞬间乱成一围,人人争相逃命。
  “老天。”千吻哀叹一声,把脸埋进他的胸膛。她就说会来不及的嘛!
  “那是什么?”杜鹰扬抱着她起身,皱眉看着大厅内一片狼藉。他逼问着,总算察觉她的举止有问题,显然跟这场爆炸脱不了关系。
  大厅内华丽的装潢全变得残破不堪,受创最重的,是大厅角落,原先摆放垃圾桶的地方,爆炸波及到主要结构,大梁已经崩塌了一半。
  “呃,我本想自行逃走,所以带了一盒东西来。”她说得吞吞吐吐,充满歉意的看着尖叫逃命的人们。对不起啊,她真的不是有心的!
  “什么东西?”两个男人同时吼了出来,瞪着她低垂的小脑袋。
  千吻缩了一下脖子,不知该笑还是该哭。她该庆幸,这场爆炸让他们小小的达成共识吗?虽然,这个共识是用在责骂她上头。
  “只是……只是……微型炸弹。”她说得格外小声。
  黑杰克出现时,她正在床底下乱摸,灵机一动,就把这盒东西摸了出来。
  “炸弹?!”又是同声咆哮。
  杜鹰扬握紧拳头,不断吸气。遇上这小女人后,他的理智就烟消云散,如今他气得想给她那可爱的圆臀一顿好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制造出这么一场大爆炸,是想连小命也一块送掉吗?
  小脑袋垂得更低了,声音里充满无辜。“我也不知道会弄成这样啊!那炸弹会在落地后二十分钟爆炸,威力其实也不大,能制道骚动,让我乘机逃走。没想到,黑杰克只打算在大厅跟我谈话,更没想到,清洁工会把炸弹全扫进垃圾桶里去。在密闭的空间里,威力会倍增,所造成的连锁反应会……”
  “闭嘴!”凶猛的吼叫声,充斥着残破的大厅,两个大男人的耐性已经用尽。
  千吻扁了扁嘴,好难过竟没人相信她不是故意的。她吸吸鼻子,抬起顽来看着杜鹰扬。“那,现在你们愿意听我的话,先行离开这里吗?”她充满希望的问。
  两个男人视线相对,虽然仍有警戒,杀气却明显的敛去许多。
  被千吻这么一瞎搞,一触即发的恶斗倒也失了气氛,况且如今环境险恶,马上离开才是明智之举。
  黑杰克缓慢的收起软鞭,无意再战。他的神态恢复先前的优雅,抬手拂开额前的一络黑发。
  “啊!”一声惊骇恐惧的娇呼传来,众人同时转过头去。
  那是一个纤细的女子,穿着白色的衣衫,背对着他们,似乎被头顶上摇摇欲坠的大梁吓傻了,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大梁发出危险的嘎吱声,还没人能够出声警告,一根钢筋崩然而裂,沉重的大理石瞬间垮了下来──
  电光石火之间,一个身影矫健的窜了出去,在大梁完全崩塌前,抱住那女人。
  “啊!”千吻发出尖叫,紧张的捏紧杜鹰扬的手臂。“天啊,他们没事吧?”她的声音颤抖,瞪大眼睛努力搜寻。老天保佑那两个人平安无事,否则她可是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总算,烟雾缓缓飘开,高大的身影站立在瓦砾废墟的另一端。他的怀里抱着昏迷不醒的女人,看来似乎毫发无伤。
  黑杰克抱起那女人,皱着眉头审视她昏厥的苍白脸容。他虽然尽力赶来,她却仍受了伤,尖锐的岩石似乎击中她的额,细致的肌肤被撞出伤口,鲜红的血淌了出来,染了血的发丝披盖在她脸上,更衬托出她的楚楚可怜。
  几个模糊的身影在烟雾后方出现。“主人。”男人们低声唤道,危险的目光有志一同的看向杜鹰扬。
  “我没事。”黑杰克简单的说道。
  “请交给我们处理。”男人们低语,隔着烟雾挥动手臂,纷纷抽出武器。
  危险的气味弥漫四周,杜鹰扬全身紧绷,猜出这些人是黑杰克的亲卫队,最贴近“洛尔斯”核心的危险人物。
  “该死!”他低咒一声,将千吻护在怀中。
  她却不肯乖乖的,硬是要扭出他的怀抱,站在他身前挡去危险。
  “千吻!”他低吼,握住她纤细的腰。
  “我不要他们伤害你。”千吻咬着唇,倔强的看着前方。看气势也知道,这些人不好惹,虽然她对杜鹰扬的身手有绝对的信心,但是一来双方人数差距过大,二来他若要保护她,势必难以施展,就算能打败他们,肯定也要挂彩受伤,无法全身而退。
  她挡在他身前的娇小身影,以及誓死捍卫他的模样,让他的心蓦的一紧,热烫的情绪,在最危险的时刻,竟满满的充斥胸怀。
  真正的关心,是无所谓生死,总把对方的安危放在自身前头,只有家人,才会有如此奋不顾身的付出……
  千吻是他的家人,他最爱的女人,有她的存在,这世间才有他容身的角落。
  坚实的手臂从后方伸来,紧紧的将她抱在怀中,她几乎难以呼吸。
  “我爱你。”热烫的呼吸,灌进她的耳。
  “什么?!”千吻惊愕的眨眨眼睛,不敢相信听见了什么。
  “我爱你。”他重复,充满肯定。
  她完全呆住了,没想到杜鹰扬竟会挑选在这时候,对她吐露爱语。老天,是他被吓傻了,还是她紧张过度,产生了幻听?
  “你……”她说不出话来,想要追问,偏又张口结舌。
  “回去再说。”他淡淡说道,制止她的欲言又止。等到安全之后,他要好好的抱着她,诉说一整夜的情话,将他心中压抑许久的爱恋,全部倾诉。
  杜鹰扬转身面对那些人,缓步走上前去。
  气氛紧绷得可以用刀子划开,“洛尔斯”的众人严阵以待。
  蓦的,清脆的弹指声响起,所有人为之一僵。
  “退下吧,你们不是他的对手。”黑杰克淡淡说道,轻易就制止了一场恶斗。
  “再者,我可不愿意见黎小姐伤心。对‘洛尔斯’来说,让她快乐,比让她愤怒来得安全。”他微笑,点头示意,抛下意味深长的一眼,而后抱着那个女子,转身消失在烟雾中。
  不到几杪的时间,连同黑杰克,那些模糊的人影也全都消失不见了,大厅转眼变得空汤汤的,只剩下杜鹰扬与千吻。
  “该死!”他低咒一声,跨步就要追上去,腰上却猛的一紧。
  “不,不要去追。”千吻用力抱住他,用尽所有力气拖住,不让他起身追去。
  “你要我放过他?”他疾声问道,不敢相信她会有这种要求。
  她摇头,抱得更紧,心儿还在怦怦跳。她不愿意他涉入危险,去追那个深不可测的男人。
  再者,跟黑杰克的短暂相处后,她心中的疑惑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先前那一幕,更让她印象深刻。
  “你不觉得奇怪吗?如果黑杰克真是十恶不赦的人,为什么会奋不顾身的去救那个女人?他应该冷血的站在旁,眼睁睁看着那女人被压死才对。”她匆促的说道。
  杜鹰扬沉默不语,阴鸷的黑眸看向黑杰克消失的那一处,紧皱的眉头许久之后才松开。跟千吻相比,残酷的追逐变得索然无味,他首度放弃追击,顺应她的恳求留下。
  他怀疑,今生是否有能够拒绝她的一日。
  “我们先回去。不是放过他,而是做更详尽的调查。”他暂且让步,收回视线,黑眸重新回到那张令他爱到心痛的小脸上。
  “好!”千吻欣喜的喊叫一声,扑进他的怀里,热烈的吻着他。
  她的心中充满狂喜,知道自己战胜了杜鹰扬心中的愤怒,保全了他的理智。
  在他首肯的那一瞬间,她几乎可以看见,他周身的黑暗与冰冷,在瞬间消融,她已经将他拉出愤怒的炼狱。
  从此之后,他将不再陷溺在仇恨中,她将拥抱着他、深深爱着他,永远永远……“带我回家。”千吻伸出双手圈住他强壮的颈项,紧紧抱住他,低声说出她的愿望。
  杜鹰扬抱紧了她,将脸埋进她的颈间,呼吸着她淡淡的香气。拥抱着她,他心中的杀戾之气自然而然的褪去,那些刀光剑影,从此再也与他无关。他已经寻到今生的港湾,不再于血海中浮沉。
  深吸一口气,他放弃追逐危险,拥抱她转身走向阳光。
  “好,我们回家。”他低语着,拥抱着她走向家的方向。
  一个他,一个她,再加上他们心爱的孩子,从此之后,温馨愉快的生活在一起,用暖暖的感情,填补每一处心的空隙。
  这就是家。
  几天之后,当婚礼举行完毕,大爆炸的事情也稍稍告一段落后的某个清晨,小小的身影从二楼踱步走下。
  小釉尝试要叫醒妈妈,但是妈妈不来开门,只有爸爸裸着上身出来,摸摸她的头,告诉她,妈妈还想睡。
  还想睡?咦,爸爸也想睡吗?她从门缝里偷偷瞧见爸爸压在妈妈身上呢!
  “爸爸又在欺负妈妈了。”小釉宣布,坐上专属的小椅子。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开始叫唤杜鹰扬为爸爸。
  定睿轻笑一声,端上荷包蛋,帮她绑头发。
  日子继续推进,这个家庭的不同,只是添了个能够守护他们的男主人,以及更多更多的欢笑。
  “睿睿,你会不会像那样欺负我?”小釉突然开口。
  “当然不会。”他们还未成年呢!
  “那明天呢?”
  “不会。”
  “明天的明天呢?”
  “不会。”
  这答案让小釉很满意,把蛋黄送进嘴里,慢条斯理的咀嚼。
  半晌后她不放心,抬起头来又问:“那下个月呢?”
  “不会。”
  “明年呢?”
  “不会。”
  “那,很久很久以后呢?你会不会欺负我?”
  这一次,定睿没有回答,薄唇上染了一抹笑。
  很久很久以后吗?嘿嘿,那可就说不一定了。
  定睿低下头来,亲吻小釉的粉嫩脸颊,算是给她的回答,阳光把两人的身影拖得长长的。
  关于他与她,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全文完
恶魔的吻痕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20/,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春宫图夺美记皇帝是个大流氓水浴晨光采花贼盼君怜情小女人的幸福妲已黑暗女神的男人们牡丹春睡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