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偷心小猫猫最新章节

第十章

偷心小猫猫 | 作者:左晴雯 | 更新时间:2019-01-26 09:49:44
推荐阅读:遇见总裁的暖床秘书疯狂女佣太劲爆霸占惹火情妇制服下的诱惑三生有性超级名模狂欲总裁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我的老公是大神
「第十章」
 
 纪小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见的奇景。
 
 噢!老天!现在已是二十世纪末,要跨入二十一世纪了啊!
 
 而在这样的世界里,居然还存在着如此宏伟壮观、令人惊叹的绮丽建筑——
一座仿中国唐朝富豪人家的宅邸反建构的古式建筑!
 
 构图特殊的月洞门、古意盎然的闩人蕉、杨柳低垂的天然湖,湖上架筑着千
曲百折的曲桥,桥的尽头是位在湖中央的轩阁。湖中的另一处奇景则是古色古
香的拱桥,桥墩下还泊了一艘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画舫,而湖的彼端则是浑然
天成的满山苍翠,清澈见底的湖水中有七彩缤纷的鱼群优游,湖畔则散居了一
群纯白无瑕的天鹅,树梢上则是百鸟争鸣。
 
 然而,如此梦幻般的奇景竟只是这座不可思议的宅院中的一隅,在宅邸的另
一边,则是一片美轮美奂的花园,里面遍植各种不同的奇花异草,按照时令而
依序盛开。
 
 ……。
 
 但是,最令人讶异的还是主屋本身!
 
 在完全仿唐风所建的古典建筑里面,居然会是一些最现代化的家电设备——
连通主屋里的每一个房间的空调设备、冰箱、电视、录放影机、真皮沙发、电
灯…
 
 …凡是现代人该有的设备,里面是一应俱全。
 
 甚至连「不该有」的东西都有了。
 
 而所谓「不该有」的东西可就多了……智慧型洒扫机器人、全天候遥控式的
电器网络开关系统,更夸张的是厨房里的自动化食物调理生产线设备。
 
 其他还有许许多多稀奇古怪、在别处看不到的奇怪发明物。
 
 当然,全岛的最尖端科技防御系统就更不在话下。
 
 别怀疑,这些东西大都是出自「发明狂」安凯臣之手没错!
 
 纪小彤从头看到尾、从东看到西都是同一号表情——目瞪口呆。
 
 安凯臣见她那副「惊奇」样,不禁开口捉弄她:「小心!口水流出来了!」
 
 纪小彤被他这么一唬,当真反射性的用手去擦拭自己的小嘴。
 
 安凯臣则在一旁笑翻了天。
 
 「大坏蛋!」
 
 纪小彤尴尬得面红耳赤,不过也托他的福,她那因太过惊愕而四处神游的魂
儿乘机「归位」。
 
 「喜欢吗?」安凯臣双手交抱在胸前,一派潇洒自若的模样。
 
 纪小彤坦率的猛点头。
 
 「嗯!好漂亮,像进入了另一个国度,美得梦幻而不可思议。应该这么说,
这座宅邸的硬体建构非常复古典雅,然而内在却是属于未来的,走在科技尖端
的超现代化设备,并且在古风与未来风之间,取得一种不可思议的微妙平衡,
令人印象十分深刻而恋恋不舍!」
 
 这全是她的真心话,她确是被岛上的一切给迷住了。
 
 「这房子是我二弟设计的!」看得出来他本身对这座岛上的一切非常满意。
 
 「你二弟?!」纪小彤颇感意外,她以为威濂集团那么庞大的企业体系,应
该是全家族都投入为集团效命才是。
 
 安凯臣自然明白她的想法——人之常情嘛!
 
 「在安家选择自己的志向和职业算是挺自由的,我因自己的意愿呆在集团里,
我二弟也是因自己的志趣,而选择了建筑师与室内设计师这两份工作的,我还
有一个妹妹也因自己的志向是将来要为威京集团设计、建造最好最精良先进的
船舶,而主修造船工作,两个人都搞得挺有声有色的,而我们家的人也乐见其
成,并未反对!」
 
 「原来是这样……」无形中,她对他的了解又添增了一层——从他的神情表
现,她发现他是一个十分重视手足之情的好哥哥。
 
 而安凯臣自从来到这个岛上后,心情很明显的变得更加开朗,人也跟着多话
起来。
 
 「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这座岛本来是我二伯的,大约是在十多年前,我
第二次病发之后,我那群' 东邦' 的死党为了要让我有隐身的秘所,以实现他
们为我想出来的' 度假掩饰法' ,才设计从我二伯手上取得这座岛的呢!」
 
 想起学生时代那段轰轰烈烈的往事,安凯臣又是一副幸福无尽的神情。
 
 纪小彤因而对他口中那群「东邦人」又更加感兴趣了。
 
 「你和你二伯处得不好吗?」
 
 这是她在船上时,从他的言谈举止中早已发现的疑问。
 
 安凯臣也无意隐瞒她。「应该说是我二伯对我和我父亲有很深的心结。在安
氏家族中,并没有长子继承的传统,而是由董事会从同辈中选出最适合的总裁
人选,一切以对威京集团最有帮助为出发点。在我父亲那一代时,我大伯本是
同辈中最杰出优秀、最被董事会看好的总裁人选,可惜大伯他无意继承,于是
董事会只好重新选择适当人选,那时被公认为第二号人选的有两人,就是我二
伯的我父亲,二伯较具雄才大略、野心勃勃,但却急功近利,缺乏体恤部属的
心和宽宏的器量;而我父亲虽然能力较二伯略逊一筹,但却很体恤部属,具有
宽宏的器量,且较具统率力。简单的说,二伯是属攻击型的,而我父亲则是防
御型的,当时为了总裁人选,集团内几乎分成两派,后来以爷爷为首的董事会
选择了我父亲,理由是当时的威京集团规模已够大,最迫切需要的是暂缓脚步,
整顿内部之后,再继续扩张较适当,所以防御型的父亲因而屏雀中选……」
 
 安凯臣看了看纪小彤的反应之后,才又继续说:「人选公布后,二伯相当不
服气,认为能力较强的他才是最适当的总裁人选,而认定董事会偏心,几经抗
议无效之后,从此对我父亲怀恨在心,处处找碴挑□,并且把希望全寄托在他
的儿子,也就是我堂哥身上,没想到董事会却一致属意我为下任总裁,所以二
伯和堂哥便把我也视为眼中钉,一直处心积虑想拉我下台,尤其在发生夺取这
座岛的事件之后,他们父子更是和我水火不容,想尽办法企图给我严重的一击,
因此,我具有双重性格的秘密就更加危险了,你明白吗?」
 
 可能的话,纪小彤真希望自己能够为心上人分担一些重担,她知道一个集团
的负责人责任很重大,但却没有想到其内部还有如此不为外人知和秘密。
 
 「我能帮你做什么吗?」她出自肺腑的说道。
 
 他从她那双深情无限的眼眸的感受到她的真心。「你只要陪在我身边,为我
展现最甜美的笑靥就行了!」
 
 「我是认真的,让我帮你吧!我可以帮上忙的,我在大学是主修财务金融的,
而且都名列前茅,到外面大公司实习时能力也都很受肯定,所以我可以帮你的,
好不好?我不要写小说了,让我帮你吧!我不要看你一个人孤军奋斗!」纪小
彤紧抓住他胸前的衣襟,激动得眼眶四周都泛红湿濡。
 
 「小彤……」
 
 安凯臣深爱感动,忘情的将她狠狠搂在怀中,久久无法言语。
 
 「谢谢你,但是你喜欢写小说、为自己筑梦、神采飞扬的你,我不要你为我
放弃你的最爱,何况你现在这番成就得来不易,因我而放弃太可惜了,你有这
份心我就很高兴了,而且我并不孤独,我有忠心耿耿又实力坚强的部属,还有
一群举世无双的' 东邦' 夥伴,所以我从不觉得孤立无援。最重要的是我喜欢
这种挑战的压力,它会让我从中得到满足感与成就感,所以你只要专心做你喜
欢的事就行了,不必为我担心!」
 
 说这番话时,他的双眸散发着坚定自信的光芒,他的脸上尽是极具攻击性的
光彩,非常的吸引人。
 
 纪小彤的心跳不禁猛然加速。「你是天生的战将、英雄型的人物,对吧!臣
臣!」
 
 安凯臣深深的一笑。
 
 她更加深爱眼前这个充满自信与战斗力的男人了。
 
 「嗯!我听你的,但是你也要答应我,需要我帮忙时,一定要让我知道!」
 
 虽然她嘴上说得很含蓄,但事实上,此刻在她内心深处已偷偷的暗下决定,
她将慢慢脱离小说的世界,好好磨练自己的专业能力,以期有朝一日能和心上
人并肩作战。
 
 「嗯!」安凯臣捧起了她那张令他心动的俏脸,倾注所有的深情,吻上她娇
艳欲滴的樱唇。
 
 *** 在岛上的日子是非常令人爱不释手,流连忘返的。
 
 白天,他们自己做菜,玩冲浪板、拖曳伞,驾游艇徜徉在碧海蓝天下,有时
也玩滑翔翼、游泳比赛、做日光浴,的小猫猫及十二只小猫咪们同乐。
 
 到了夜晚,她便和热情狂野的另一个安凯臣追逐于芬芳扑鼻的花园中,在湖
上的画舫对着满天繁星与天籁诉尽衷曲,在四通八达的宽敞主屋中,玩遍各种
稀奇古怪的把戏。
 
 日子过得十分惬意自在。
 
 若说这是一座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还真是名副其实,一点儿也不为过。
 
 「嗯!决定了!以后我不叫你小彤了,要改叫你' 小猫猫' !」安凯臣煞有
介事的发表高论。
 
 「什么?!我才不要!」
 
 纪小彤立即举双手反对,虽然她一直觉得「小猫猫」这个词儿听起来很可爱、
很亲切,但是……奈何安凯臣心意已决,叫定了。他伸手摸摸身旁那只「猫咪
保父」小猫猫。
 
 「好!就这么决定,以后就叫你小猫猫,放心,我不会把你和另一个小猫猫
搞错的!」
 
 「不准!我坚持抗议到底!」其实她也不过是嚷嚷着好玩罢了,倒也不是真
的那么反对。
 
 「好啦!你不觉得小猫猫听起来很顺心,很亲密吗?」
 
 这个男人还真知道该从何处「下手」呢!
 
 纪小彤果然更加心动了。「可是……」
 
 「好啦!就这么说定了,可爱的小猫猫!」他热烈的搂紧她,深深的一吻。
 
 这么一吻,「小猫猫」这个「匿称」就「敲定」啦!
 
 *** 日本琉球群岛伊藤忍接获狙击安凯臣的计划惨败,安凯臣平安逃过一劫,
不知过向一事的报告之后,气愤异常。
 
 「可恶!全是一群靠不住的笨蛋!」
 
 他气得大拍桌子,用力摔掉电话。
 
 「哼!没关系,狙击失败就算了,我还有另一着棋!」
 
 冷笑两声之后,他便再度拿起听筒,拨了一个号码。
 
 这通电话谈了将近一个小时,然后一个新的「阴谋」又成交,开始进行了。
 
 只是,过于热烈的讨论,使他疏忽了从一开始便躲在另一个房间窃听的宫崎
耀司和龚季云。
 
 伊藤忍一直以为宫崎耀司会如往常一样,将他交代的事办得万无一失,所以
才托他暂时将龚季云「牵制」在另一个房间,「陪伴」他,好让伊藤忍能顺利
进行自己对抗安凯臣的「阴谋」。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宫崎耀司会「背叛」他,而和龚季云「狼狈为奸」。
 
 「忍这家伙怎么老是劝不听,这回居然还疯狂到的安仲岳那只不安好心的老
狐狸勾结,真是——」宫崎耀司又气又心痛,却又无可奈何。
 
 一直是这样的,这十多年来,每次只要碰到的龚季云有关的事,伊藤忍就会
变得疯狂盲目、理智尽失、不可理喻。
 
 「所以我们必须在事情未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之前,先下手为强!」龚季
云还是一张气定神闲的笑脸提出建议。
 
 宫崎耀司真的愈来愈不了解眼前这个男人了。「说吧!我想你应该已有完美
的底案了,我全力配合你就是!」
 
 听完他的回答,龚季云果然露出一脸「果真如我愿」的笑容。
 
 「那就把电脑网路借我吧!」
 
 宫崎耀司二话不说地照做。
 
 待他看到他以特殊锁码方式传送出去的「应战计划」时,双眼不由得大瞪。
 
 「我早该杀了你的!」
 
 「现在也还来得及啊!」龚季云笑得好迷人又自信满满。
 
 「你——」
 
 宫崎耀司又陷入两难的迷惑之中了。
 
 为伊藤忍着想,他实在早该把眼前这个奇怪的男人给杀了才是上策。
 
 然而,在另一方面,他却也和伊藤忍一样,深为眼前这个特殊的怪人所吸引,
舍不得下手。「我相信在你周围想杀你的人一定不少!」
 
 「但是舍不得杀我的人更多!」
 
 这就是龚季云,永远掌控优势,自负而满不在乎的笑着天生赢家。
 
 「真服了你了!」一番对话下来,宫崎耀司更欣赏、更舍不得眼前这个负的
怪人了,同时,内心的矛盾也就更加深一层。
 
 *** 太平洋的岛屿上安凯臣从设备完善的大型电脑网路上,接收到来自龚季
云的讯息——原来龚季云那道特殊锁码资讯的收受者正是安凯臣。
 
 上面简单扼要的写着:伊藤和安仲岳勾结,安仲岳将于近日带领他的心腹手
下,瞒着董事会在你岛边的海上和伊藤的手下会合从事「非法交易」,并硬闯
你那座岛,除掉你。速召君凡和以农前来支援,在此建议「应战计划」如下…
………。
 
 安凯臣记住那份资讯后不久,萤幕上的那道讯息便自动消失——原来龚季云
设定了「定时自动摧毁程式」。
 
 「这个小子就是这样……」
 
 安凯臣心中真是窝心又激动,如此为己着想的挚友,这世上能有几个呢!
 
 之后,他便依照龚季云的「建言」,立刻秘密电召向以农和雷君凡。
 
 *** 「臣臣,你的朋友都那么忙,真的能及时赶到吗?」
 
 纪小彤仰望着蓝天,忧心忡忡的追问。
 
 她并不是为自己的安危担心,而是为了心上人。
 
 她讨厌死安仲岳了,身为人家的二伯,居然还那么居心不良,坏透了!
 
 「他们一定会赶来,这是我们之间义气!」安凯臣一点也不怀疑这个「事实」。
 
 正是「东邦人」之间那份浓烈坚韧的羁绊,让他毫无缘由的深信。
 
 「就算他们现在人在南极上,甚至月球上,都会想尽办法准时赴约!」
 
 「嗯!」望着他眼眸中那份无可抹减动摇的坚强信念,纪小彤对「东邦人」
之间的深厚友谊更加羡慕好奇了。
 
 安凯臣的话才说完不到一个小时,蓝空中便出现一架小型私人飞机,笔直的
朝岛的方向直冲而来。
 
 「瞧!说人人到!」
 
 安凯臣投给纪小彤一个自负的微笑,便拉着她往停机坪走去。
 
 「嗯!」纪小彤只觉心中澎湃汹涌。
 
 *** 由于事情迫在眉睫,四个人决定先协力渡过难关这后,再好好的聚聚,
认识彼此。
 
 「嗯!就照季云所提议的进行吧!」
 
 「神算」雷君凡首先做出结论。
 
 「神偷」向以农接着说:「赞成!所以,雷大少,你就快开始行动吧!设备
完善的电脑就在那儿,别客气,快去露一手吧!」
 
 「谢谢你们,君凡、以农!」纪小彤抢在安凯臣开口之前,对他们行九十度
的大礼,深表谢意。能这么快和他们两个混熟,除了她自身的健谈与善于与人
相处之外,还得归功他们那难言的亲和力呢!
 
 向以农和雷君凡互看一眼,相视而莞尔。很显然,他们都认定眼前这个女孩
和安凯臣很相配,虽然他们这是第一次和她碰面,但由于先前安凯臣还在船上
时,他们就已经从和安凯臣的多次交谈中,知道了许多关于她的种种,所以未
见她之前,就对她先有了一份亲切熟悉之感了。
 
 最后还是向以农代表发言。「小猫猫不必多礼,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我们还
要拜托你到时得好好关照夜晚的凯臣,免得被安仲岳发现凯臣的毛病,你的责
任可不比我们轻呢!所以,别说客气话了,那多见外!」
 
 「嗯!」感受到来自两位夥伴的挚情,令纪小彤十分感动。
 
 「那就这么决定了,凯臣,到时武打卖命的场面还得靠你自己,可别砸了自
己的招牌啊!」雷君凡纯粹是闲来无事说着好玩。
 
 偏不巧,此刻正值日落时分,安凯臣在瞬间转变了性格。
 
 只见他面向大门外,迎着夜空中的海风大声狂笑。「等着瞧吧!我会把他们
整得落花流水,再丢进海里喂鲨鱼去的,哇——哈哈!」
 
 对在场的另外三个人而言,这种情景早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
 
 只不过雷君凡和向以农还是不忘消遣消遣好友,一搭一唱的说得好不快乐—
—「我到现在还是感到不可思议,难道他从来不曾被自己这种双重性格的可怕
威力吓坏过吗?」先是向以农夸张的摆出「百思不解」的POSE说道。
 
 雷君凡旋即不慌不忙的接口道:「你有听过毒蛇被自己的毒给毒死过吗?」
 
 纪小彤听得先是目瞪口呆,接着便笑得人仰马翻。
 
 然后,四个人都笑开了,屋内响起一片轻松自在的欢笑声,一点儿也没有大
难临头的紧张感。
 
 *** 三天后,安仲岳如他们所计算的时间出现了。
 
 于是四个人便很有默契按照事先的「计划」,各自展天行动。
 
 「神算」雷君凡接续这些日子来奋斗的成果,继续暗中大量的操控、收购安
仲岳父子所持有的股票。
 
 「神枪手」安凯臣则负责将安仲岳牵制在主屋内,并负责稍后的「清除」工
作。
 
 由于此刻已是月亮高挂时分,所以纪小彤的任务是陪伴在安凯臣身边,伺机
为安凯臣的「双重人格」做掩护工作。
 
 而「神偷」向以农则趁安仲岳被牵制在主屋内时,去偷取双方进行非法交易
的证据。
 
 这就是以龚季云传递过来的「应战计划」内容这蓝图,所展开的「反攻行动」,
当然纪小彤的介入并不在龚季云的预计之中。
 
 「凯臣侄儿,你不会介意二伯未事先知会,就突然到岛上来造访你吧!二伯
是觉得我们两人平时因各忙各的,很少有机会好好谈谈,才想利用你到岛上来
度假时找你聊聊。正好这几天二伯有事到香港去,回程经过这儿,就顺道来探
望臣侄你,你不会不欢迎吧!」
 
 安仲岳一踏进主屋内的客厅,便目中无人,嚣张跋扈、自顾自的说个没完,
丝毫不见慈爱与诚意。
 
 「二伯别那么见外,我和臣臣都很欢迎你的!」纪小彤抢在安凯臣之前开口,
而且还刻意表现得很三八而缺乏教养,将自己的身子半挂在安凯臣身上,紧紧
粘住安凯臣。
 
 她希望制造出「安凯臣是国为有这么骚包的情人,才会顺水推舟的表现得较
为开放狂野」的「假象」,以便瞒过安仲岳。
 
 安仲岳这才注意到纪小彤的存在。「凯臣,这位小姐是——」
 
 「哎唷!二伯好讨厌哦!人家是小彤啦!我当然是臣臣最爱的恋人,否则臣
臣怎么会这么顺着我!」连纪小彤都被自己的八婆样吓出满身鸡皮疙瘩。
 
 不过,安仲岳也如她所愿的上当了。
 
 「哦!原来你是凯臣的情人,凯臣也真是的,竟然都没提过!」
 
 这个三八女孩一点教养也没有,真不知这小子是看上她哪一点,真够没眼光,
啧!
 
 安仲岳脸上堆满笑意的同时,心中却对纪小彤鄙夷至极,若非要将安凯臣牵
制在屋内,好让海边正在进行的「非法交易」顺利完成,他肯定立刻掉头就走
人。
 
 「是小彤不要臣臣说的啦!人家想给二伯你们一个天大的惊喜嘛!」说这话
时,还不忘挤出一个「东施效颦」的可怖笑容。
 
 安仲岳直觉背脊发凉,全身冒冷汗,困难的笑道:「果然是个大' 惊喜' 呢!」
 
 原来这小子竟是一个标准的「老婆奴」呢!
 
 早知安凯臣对女性的态度是这样,他早就找来一个大美人将他给迷住,如此
一来,他就能将安凯臣像傀儡般操控在股掌中啦!
 
 真是错失良机!安仲岳在心中大叹可惜。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等外面的「交易」完成后,这个碍眼的小子死期就到了,
从明天起,这个世上将不再有安凯臣这个人,嘿嘿!
 
 正当安仲岳心中正得意时,「神偷」向以农顺利完成行动的讯号进来了,现
在他正在外面暗中监视那群坏蛋。
 
 接着,「神算」雷君凡也大功告成的自电脑室走出客厅来。
 
 安仲岳一见到不该出现的人雷君凡,心中突感不妙。「雷先生也来岛上度假?!」
 
 雷君凡巧妙的阻止安凯臣开口,不动声色的笑道:「是啊!正巧比你早到一
些,二世伯!」
 
 「哦……」
 
 安仲岳心中不祥的感觉愈来愈浓烈,此时,距离「交易完成」的时间还有一
段距离,他决定按下随身携带的通讯器,要外面的人加快脚步,速战速决,以
免节外生枝。
 
 谁知就在他即将伸手按下按钮时,安凯臣比他快一步按了自己手上那具「话
筒型」
 
 的遥控器。
 
 轰——隆——!
 
 随着岸边一声巨响扬起,夜空中的岸边瞬时变成一片火海。
 
 「不得了了,船失火了,快抢救船上的' 货' 啊——」
 
 「快!快!快灭火,抢救船上的货啊——」
 
 ……。
 
 响彻云霄的吼叫声,清清楚楚的传进客厅来,安仲岳这才惊觉大事不妙,他
身旁的两位贴身保镖旋即举枪要射击安凯臣三人。
 
 安凯臣却比他们快一步,双手同时自两边腰际上拔出两把预先藏妥的枪,动
作迅速、毫不含糊的双手同时开枪,各赏了那两个保镖一人一颗子弹,两个保
镖当即倒地「睡觉」,情势立见分晓。
 
 安仲岳见苗头不对,连忙转身朝屋外逃命,却在大门口被刚进门的向以农逮
个正着。
 
 「二世伯,好久不见了,别这么急着走嘛!」
 
 向以农笑咪咪的挡住安仲岳的去路。
 
 安凯臣则按照原订计划,冲出门外,跳上准备好的吉普车,往岸边冲锋陷阵,
做「清除」工作去也!
 
 之所以由安凯臣担任这个任务,除了他确实是最佳人选之外,还有两个原因
:一来,可避免安仲岳识破安凯臣的秘密。
 
 二来,是给安仲岳留一点颜面,不想伯侄两人正面冲突。
 
 「臣臣,你要小心哦!」站在雷君凡身后的纪小彤,大声的朝飞奔而去的安
凯臣叮咛道。
 
 接着,室内便又演变成另一个局面。
 
 向以农摇晃着手上的「证据」,笑容可掬的对安仲岳说道:「二世伯,你应
该知道这是什么吧?!」
 
 安仲岳定眼一看,立即脸色大变。「你们耍诈!坑我!」
 
 向以农早知他会有此反应,不慌不忙的笑道:「二世伯别说得这么难听嘛!
论起耍手段,我们这些后辈还不及你的万分之一呢!放心吧!我们也无意将这
件事告诉安爷爷他老人家,只希望今后二世伯别再为难凯臣便是!」
 
 不给安仲岳反应的时间,雷君凡立刻接着说:「对!只要你不再令凯臣为难,
我们不但会当没发生过这件事,还会将手上将近百份之四十的股份如数还给你
的,二世伯!」
 
 「什么?!」安仲岳差点儿因震惊过度而血压上升,当场暴毙。
 
 室内顿时陷入一片沉寂。
 
 半晌,安仲岳突然怪笑两声,恶心吧啦的说:「两位世侄可能误会了,我怎
么会去为难凯臣贤侄呢!他可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后辈,也是威京集团下任总裁。
我拥护他、栽培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为难他呢!」
 
 此时,向以农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前几天那段调侃安凯臣的「毒蛇
论」应该用到安仲岳身上来,一定再恰当不过啦!
 
 「听二世伯这么说,我们就安心了,这果然是个误会,请二世伯见谅!」
 
 「好说好说!」安仲岳心里哎得要死,嘴上却还不要脸的说着一些「大人大
量」的恶心话。
 
 幸好他们三人的修养工夫够到家,才没有当场吐出来。
 
 「那么,现在就让我送二世伯上机回去吧!放心,虽然双放的船都被方才的
爆炸事件给毁了,但是我们另外为二世伯准备了专机,我就带您到停同坪去吧!」
向以农不给他反对的机会,便将他往外推。
 
 安仲岳倒也很合作,反正他这回是裁定了,再不走只能是更加自取其辱罢了!
俗话说:「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哼哼!
 
 「那就有劳向世侄带路了。对了,你们转告凯臣贤侄一下,那位没教养的小
姐配不上这嫁,我相信我三弟他们也会赞同我的意见,要他早日和那个没教养
的三八女孩一刀两断吧!」
 
 这个烂人,连要走了还要放冷枪、咬人家一口,啧!
 
 若不是顾忌到安凯臣的立场,向以农和雷君凡早二话不说,给他一点「小小」
的教训了。
 
 纪小彤明知安仲岳不安好心,还是受不住转身离开,直冲后院的湖畔。
 
 「小彤!」雷君凡和向以农互看一眼之后,连忙追过去。
 
 安仲岳因扳回一城而露出狡黠的笑间。「二世伯,我们走吧!」向以农倏地
抓紧他的手臂,连走带跑的向前直冲,也不管安仲岳是否跟得上他的脚程。
 
 累得安仲岳上气不接下气,向以农心中才释怀些——总算为纪小彤出了一小
口气,哼!
 
 当他们走出屋外时,外面的情况已被安凯臣摆平了,只见安凯臣的吉普车正
朝屋子的方向开回来。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向以农在安凯臣未靠近前,便迅速拖着安仲岳直冲停机
坪,不让他俩再次照面,在安仲岳气喘吁吁还未喘口气时,就硬把他丢到飞机
上,让飞机立即起飞。
 
 其他的两方「垃圾」,则由「适时」出现的宫崎耀司所属的一群心腹部下们
接应,一齐带走了——这也是龚季云「应战计划」中的一部分。
 
 危机终于有惊无险的落幕了。
 
 尾声当向以农送走安仲岳回到客厅时,只见到雷君凡一个人。
 
 「凯臣的小彤呢!」
 
 「托那只坏心眼老狐狸的福,凯臣到湖边去找小彤,进行安抚行动去了!」
雷君凡轻叹一声。
 
 「那个黑心人,还真够惹人嫌!」向以农也为纪小彤抱不平。
 
 「好了,都过去了,有凯臣在应该没问题,我想小彤也很清楚安仲岳的用心,
应该不会太伤心才是!」雷君凡骤下定论。
 
 向以农颇有同感,于是两人很有默契的结束这个话题,开始了另一段对话。
 
 「季云那小子还是那么神机妙算!真是——」说话的是雷君凡。
 
 一说起那小子,向以农不禁泛起笑意。「就是啊!」
 
 「你准备何时出发到日本拍片?!」
 
 「下个星期出发,想问我会不会去找季云是吗?」向以农先发制人。
 
 雷君凡以笑代答。
 
 「你以为呢?」向以农不答反问。
 
 「这个答案只有天知、地知,还有你知了,对吧!」雷君凡的回答颇耐人寻
味。
 
 向以农神秘的笑了。
 
 *** 当安凯臣寻获纪小彤时,她正躲在大榕树上的树屋里,这树屋是「东邦」
学生时代搭建,后来逐年翻修,故依旧很坚固舒适。
 
 安凯臣轻轻松松的爬上树屋,一踏进门便发现纪小彤蜷在角落啜泣。
 
 他一阵心痛,连忙冲过去,柔情万千的将她紧搂入怀。
 
 「好了,小彤乖,别哭了,事情我都听君凡说过了,别再哭了,乖,你哭我
会心疼的哦!」他极尽温柔的哄她。
 
 「我们完蛋了,你二伯一定会把我那三八模样告诉你爸爸他们,到时我——」
纪小彤愈想愈伤心,她并非怕当不成总裁夫人,而怕失去心上人。
 
 安凯臣岂会不明白她所指为何,「放心吧!爷爷他们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不会轻易相信二伯的片面之词,而且我也会把你为我所做的' 牺牲' 真相告诉
他们,相信他们会了解;如果再不行,我们就索性私奔,躲到这个岛上来,过
一辈子与世无争的生活,如何?」
 
 「臣臣——」纪小彤好感动好感动,她深深明白他对她的真情与诚意,绝无
半点虚假。
 
 「好了!没事了,别哭了,来,笑一个!」安凯臣把握机会,继续哄她。
 
 纪小彤终于破涕为笑。
 
 安凯臣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很好,这才是我最爱偷心小猫猫!」他颇具玩味的笑道。
 
 「偷心小猫猫?!」
 
 「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早就被你这只可爱的小猫猫偷走了!」他深情款
款的说道。
 
 「你最讨厌了啦!」纪小彤一脸幸福的偎依心上人宽阔可靠的臂弯中。
 
 安凯臣捧起她的脸蛋,献上浓烈狂热的深情之吻。「当我的新娘好吗?小彤!」
 
 纪小彤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热泪盈眶,一倾而下。
 
 安凯臣则继续深情款款的爱语。「嫁给我吧!我知道我们认识的时间还不太
长,但我更知道我的人生已少不了你,你是我这一生中,唯一令我动心的女孩,
真的,我爱你,小彤,我并不急着举行婚礼,你可以继续专心的写' 罗莎琳'
的小说,直到你想定下来那天,我们再进礼堂,好吗?小彤,答应我!」
 
 「答应!我当然答应,我从第一眼在街上看到你,就深深为你所吸引,进而
爱上你了呀!」纪小彤哭倒君怀,她真是太高兴了,没想到自己竟能如自己所
写的小说情节般,一见倾心,再见钟情,终至情定一生!
 
 安凯臣不禁莞尔。「我们还真有默契呢!」
 
 「什么?!」纪小彤一时反应不过来。
 
 「你以为我在街上初见你时,为什么会二话不说的带你同行呢?」他笑得好
迷人。
 
 「我——」纪小彤这才会意过来,双颊旋即染上一抹幸福至极的红晕。「那
是因为你说我长得像小猫猫呀!」她偏要如此嚷嚷。
 
 他吻着她的小手提醒她,「我也说过,小猫猫是我最珍爱的宝贝吧!」
 
 「臣臣……」
 
 就这样,两个深情相待的人儿,在幸福的树屋里,卿卿我我个没完没了。
 
 而树下的两位友人,则相视莞尔的祝福着树上那对相称的恋人。
 
 是的!纪小彤这只可爱的「小猫猫」,真的在「误打误撞」间,「偷」走了
「年轻船王」安凯臣的心了,真是可喜可贺,我们就大方一点的祝福他们,OK?!
 
 其实,聪明的你们都已知道,当安凯臣和纪小彤回到美国去之后,将会发现
另一个天大的秘密「大喜事」——安老爷和纪小彤的嫂嫂贝丝所共谋的「二十
三岁新娘之约」,不是吗?呵呵!
 
 好吧!我们就开点儿小玩笑,暂且不要告诉那对正沉浸在幸福海里的甜蜜恋
人吧!
 
 嘻!
 
 *** 日本琉球群岛「那个笨蛋竟然也失败了!」伊藤忍接收到安仲岳败阵的
消息后,更加愤怒。
 
 为什么?!为什么那群「东邦人」的运气总是那么好,那么的难以对付?!
难不成幸运之神当真那么眷顾他们?!伊藤忍眼中的怒火与恨意又加深了些。
 
 不行!我必须再好好的想个办法对付他们才行,否则令扬早晚会被他们带走
的!我绝不让这样的事发生!绝不!
 
 有了这样的认知之后,他便又开始想另一套更为完美的「计划」了——而另
一方面,宫崎耀司在接获派去「接应」安凯臣那边做「善后处理」的心腹手下
顺利「完成使命」的报告之后,把最后的结果告诉了一旁的龚季云。
 
 「你该不会是恶魔转世吧!否则怎么能让一切的事都如你所愿的进行了呢!」
语气百份之百是赞赏。
 
 「你也该没什么怨言了,乘机扫除了帮派里面的' 大脓包' 了,不是吗?」
龚季云依旧以一0 一号的表情笑道。
 
 原来的安仲岳「勾结」,进行「非法交易」的是「双龙会」里面一个不守帮
规,宫崎耀司早就想除之为快的「恶势力」。
 
 宫崎耀司吐了一大口气才说道:「我哪敢有怨言,反正我也不吃亏!」
 
 这也是他会如此尽全力拥护龚季云那个「应战计划」的主因之一。
 
 而龚季云当然也早明白这一点,善加利用,事情才能瞒着伊藤忍而进行得如
此顺利呢!
 
 「所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龚季云骤下结论。
 
 宫崎耀司也正有这个意思。「你只要记得你和我的' 约定' 就行了!」
 
 龚季云以笑代答。
 
 然后,身边的电话响了,宫崎耀司顺手拿起话筒,来电的是正在日本东京的
织田靖彦。
 
 「耀司少爷,有急事呈报,方才大宅那边有消息进来,说伊藤老爷病危了!」
 
 「什么?!伊藤伯伯病危?!」
 
 宫崎耀司下意识的看向龚季云。
 
 「耀司少爷?!」
 
 「我知道了,你和戴维斯先尽力封锁这消息,我马上带忍回去!」宫崎耀司
当机立断。
 
 「是!靖彦一定尽力!」
 
 挂断电话之后,宫崎耀司直盯住龚季云。「我要你帮我劝忍回东京,当然你
也得跟着去,你不会拒绝吧!」
 
 好小子,竟然还是那一张「不变」的脸。
 
 其实宫崎耀司对伊藤老爷的生死并不在意,真正令他在乎的是伊藤忍听到这
件事之后的反应。
 
 龚季云则笑着默许了宫崎耀司的提议。
 
 「很好!那我们就即刻行动吧!」语毕,他便拉想龚季云的手,往伊藤忍的
房间快步走去。
 
 又是一个重大转变的开始……。
偷心小猫猫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19/,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遇见总裁的暖床秘书疯狂女佣太劲爆霸占惹火情妇制服下的诱惑三生有性超级名模狂欲总裁下课后爱的辅导课那个人,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