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奇幻修真小说 > 憨擒狂星最新章节

第七章

憨擒狂星 | 作者:金萱 | 更新时间:2019-01-24 11:44:31
推荐阅读:妖界淫游记凌辱兽丛林春色神女也疯狂女王的七彩后宫百炼成仙兔儿宝贝灰姑娘龙女傲情圣女
 
第七章
 
怀中的她突然动了一下,他松开她,然后退后一步。
 
“你早上特地在这里等我,是为了什么事?”他低头看着她问,见她像是为了自己刚刚的哭泣而不好意思的回避他的目光。
 
“我听说你昨天去相亲了。”她以微哑的嗓音咕哝的说。
 
“啥?”她的回答着实让梁矢玑惊讶得张口结舌了起来,“谁说的?”
 
他的语气和表情让艾媺明显地知道自己受骗了,可是……不对呀,那他昨天下午请假做什么?还有,昨天晚上出来在他电话里头的那个女生又是谁?而刚刚那个美少女……她怀疑的看着他。
 
“你想问什么?”他看出了她眼中的疑问。
 
“昨天下午你为什么请假?”
 
他老实说:“连续三天面对你的不理不睬,心情不好就请假了。”
 
“那昨天晚上你和谁在一起,为什么我打电话给你是个女生接的?”
 
“大概是小瑶接的吧,就是刚刚那个女生。她是我国中到现在的死党之一,昨天晚上是死党的聚会,你打电话来那时,我大概和谁在说话吧,她就帮我接了电话。”
 
“那你们之所以会一起来上学……”
 
“只是刚刚在途中恰巧碰上而已。”
 
“噢,我真讨厌自己。”她蓦然地说道。
 
梁矢玑讶异的挑高了眉头。“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我一直不想让自己变得这么讨人厌的。”她泫然欲泣又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说。
 
“怎么了?”
 
“占有欲、嫉妒、疑神疑鬼的充满神经质。我不要因为喜欢你,就变成那样子。”
 
梁矢玑全身一僵,因担心她再度哭泣而伸出去想让她做为依靠的手僵硬停在半空中。她刚刚说了什么?“你刚刚说你喜欢我,或者那只是我听错了?”他盯着她尝试以冷静的声音问,但出口的声音依然偏低偏哑。
 
这回僵硬的人换成了艾媺,她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将那几个字说了出来。这下子她还有机会、有时间可以调适自己的心态,对他少有一点占有欲、少一点嫉妒吗?也许否认……
 
“不,我没听错,你的确是说了你喜欢我。”他果断的说。
 
完了,来不及了。“你可不可以假装没听到,或者把它忘了?”她以哭丧脸的表情对他要求的说。
 
“不行,这辈子你休想要我忘了……惨了,跑!”
 
他突如其来的惊叫让艾媺直觉反应的拔腿跟他跑了起来,然而疑问在下一秒钟立刻充斥着她的脑袋,为什么要跑?问题尚未出口答案已在耳边响起。
 
“停下来,停下来!”生活指导老师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咆哮着,接着便是惊人的哨子声,“哔——哔——”的响个不停。
 
“矢玑?”艾媺边跑边发出疑问的声响,她不懂他为什么要带着她与校门的反方向跑,因为他们现在进校门除了迟到之外,并无犯下任何大过呀。
 
回过头,脸上带着飞扬笑意的梁矢玑给了她答案。他说:“为了庆祝我们的正式交往,今天跷课一天!”
 
在罗致旋的客厅中,虽说是始无前例的聚集了将近十个人,然而其显现出现的景象却也是始无前例的静默与怪异。说静默,最简单的解释是在场明明有九个人,却无一人开口讲话;说怪异,因为只需看他们的表情便可一目了然。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个奇怪的现象?原因就在梁矢玑——的女朋友的身上。
 
这是艾媺第一次见到梁矢玑所谓的死党,然而第一次见面就让她讶异得瞠目结舌,因为他所谓的死党其中竟然包括了学生会的会长罗致旋,还有训导处的常客,校内最让人闻风丧胆的倪天枢、当红模特儿偶像迈斯,而最让她感到意外的还是她的同班同学杨开?,因为她几乎能发誓,在学校的时候他们俩有如两个陌生人一样,连最基本的碰面时打招呼一声都没有,结果他们竟然还是死党,这实在太奇怪了!
 
怪异的事实在太多了,短短的几分钟浮现在她脑中的疑问就多得几乎要将她的脑袋给撑破,然而她却一反常态的不敢吭声,也不敢发问,因为他们看她的眼神把她给吓呆了!比起刚从澳州移民到台湾的那两只无尾熊,她觉得自己好像稀奇多了。
 
她不自觉的向身旁的他靠近,被他握住的手因紧张而用力的握了他一下。
 
“收起你们脸上奇怪的表情,够了吧!”感觉到她的紧张,梁矢玑终于开口,警告的各瞪了在场的每个人一眼。
 
“不能怪我们好奇,毕竟对艾媺,我们几个可是神交已久。”
 
“你们我没话说,但是开阳,你凑什么热闹?”梁矢玑狠狠地瞪向杨开阳道,“在这里你和艾媺可以说是认识最久的,你不帮助她克服初来乍到的紧张气氛,还火上加油,你在搞什么鬼?”
 
“入境随俗嘛,你没听过吗?”杨开阳咧嘴笑道,旋即将他目光移向艾媺,“嗨,欢迎加入我们这一班——杂交班。”
 
“去你的,什么杂交班!”罗致旋霍然给了他一拳,然后一把将他身旁的管初彗拥进怀中道:“小彗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你嘴巴放干净点!”
 
艾媺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向来在她眼中代表着沉稳、正经、有些无情却又能力无限的学生会长,没想到竟然有这一面。他真的很喜欢那个女生,至于杨开阳,还是那么吊儿郎当的。
 
“别听他胡说,他的不正经你应该知道。来,我介绍他们给你认识。”牵着她的手,梁矢玑将她带向他们一个个的替她介绍。“罗致旋,我们的学生会长,你应该知道。小彗,管初彗,他的女朋友。对于他们两个的事,我想前阵子也在学校轰动一时,你应该多少有些印象吧?”
 
艾媺点点头,对他们俩欢迎的言词还以一个微笑。
 
“然后——这个跳过。”梁矢玑跳过坐在罗致旋身边的杨开?说,“这是小瑶……”
 
“喂喂喂,什么叫做这个跳过?”杨开阳立刻发难的叫道,他伸手拉住正从他眼前越过的艾媺,抗议梁矢玑对他的漠视。
 
“别对我老婆毛手毛脚的!”梁矢玑反应极快的一巴掌拍开了他对艾媺的触碰,瞪着他。“这个混帐叫杨开阳,介绍完毕。”随即,梁矢玑环着她离得他远远的。
 
“喂,你看看他,哪有人这样介绍的!”杨开阳呆愕了一下,委屈的向身旁的季笋瑶抱怨道,怎知——
 
季笋瑶朝他微微一笑。“他这样说算客气了,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说这个人渣叫杨开阳。”
 
嘴巴一嘟,杨开阳自讨没趣的摸摸鼻子,不再说话。梁矢玑给了季笋瑶一个谢了的眼神。“你见过的,我们七人组中唯一的女生小瑶,本名季笋瑶。”他对艾媺说,“她能在我们六个大男生当中安然无恙这么久,你知道为什么了吧?”他若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杨开阳微笑道。
 
艾媺敬畏的点头。和杨开阳同班这么久,并且常看喻琦与他对峙的相互冷嘲热讽,她却从未看过他居于下风过,可是刚刚季笋瑶只用一句话而已就让他闭上嘴巴,这等功力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如果她再不了解为什么季笋瑶能在六个大男生当中如鱼得水,她就太笨了。
 
“这位老大是倪天枢,最够义气的朋友。然后最帅的混血儿简聿权,以及麦峪衡。”
 
“他是模特儿迈斯吗?”艾媺忍不住问。
 
“没错,那是我的艺名,不过在学校我叫麦峪衡。”麦峪衡露出做模特儿时So酷的微笑,对她说道。
 
“学校?”她不知道他还在读书。
 
“坐在这里的人都是北中的学生呀,我没说吗?”梁矢玑看了她一眼说。
 
“什么?”艾媺惊讶的瞠大双眼叫道。迈斯是北中的学生?这怎么可能,如果是的话那学校的女学生不早就疯了才怪!
 
看出她眼中的疑问与不信,麦峪衡对她点点头,一方面证实梁矢玑说的话,一方面解答她的怀疑。“我到学校的时候是不会以这种面貌出现的,所以除了我们这些人以外,是没有人知道模特儿迈斯就是我麦峪衡。”他一顿,“如果有机会我们在学校碰面的话,你就会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说了。”
 
看着他,艾媺似懂非懂的点头。
 
此时,罗致旋突然拍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好了,”他以惯有领导的方式开口说,“既然该到的都到了,该介绍的也都介绍完了,我们就言归正传吧。关于这些日子来,你们谁又发现了什么新的线索或消息?”
 
他的话顿时带了一股严肃的旋风,刮得在场所有人脸上轻松惬意的表情慢慢地变得严整,连一向嘻皮笑脸,没一刻正经的杨开?都正经了起来。
 
艾媺好奇的抬头看了梁矢玑一眼,只见他给了她一个安抚的微笑,带着她找了个位子坐下,开始与他们讨论起一些她听不太懂的话题。
 
毕竟都是中国人,讲的都是中文。艾媺在静静地听他们说了一阵子之后,慢慢地抓到了他们讨论的主题与重点。
 
她的表情由茫然变成恍然大悟,从难以置信到激愤难抑、开口发表自己的意见与建议。她没注意到身旁的梁矢玑从她开口的那一瞬间,从头到尾都带着满满的爱意看着她,她也没注意到众人在她开口之后一一对梁矢玑投以微笑,只是专注的发表她的看法与想法,所以她一点不知道在他这一群死党中,她已受到了最热诚的欢迎,真真正正的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分子。
 
尾声
 
十年后
 
冬的气息无声无息的在窗户上留下了足迹,让明静的玻璃因悲伤而哭了起来,流下一道道让人望之心酸,忍不住想伸手替它拂去泪水。
 
艾媺在拉高套头毛衣的领子后,微缩着脖子走出办公大楼的大门。今年冬天的寒流来得可真快,不过十一月底才要转冬而已,竟就迫不及待地登陆,她还真是好在早把冬天的衣服整理出来了,要不然她现在不被冷死那才怪。
 
缩着脖子与向自己挥手的同事说再见,艾媺才转正脖子便被站在大楼正前方不远处,双手环抱着一大束鲜花,嘴角带着微微向上扬的微笑,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梁矢玑给吓了一跳。
 
“你怎么来了?”顾不得周遭人对他们行的注目礼,尤其是办公室女性同仁那种讶异与羡慕的眼光,她迅速的走向他并在他来不及开口前抢先问道。
 
在他们交往这十年间,除了学生时代他们有着公开的男女朋友关系外,从他毕业去尽义务服兵役,而她步入社会成为上班族后,他们的关系虽然一直是持续的,却从未在现有各自的生活中公开。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是他们给双方的一种自由也是测试
 
梁矢玑的女人缘从来不用多说,即使他不去招惑女生,自然有女生前来招惑他,关于这一点,艾媺从他们还是学生时代就已经知道,所以久了她也练就了一种能不气不怒、冷眼旁观的气度,反正不管她多气多怒,依然改变不了这种前仆后继的事实,与其作苦自己,她选择了退一步海阔天空,也给了他能选择的自由——他梁矢玑公开是没有女朋友的。
 
她是一个很大方,且过分大方的女朋友。当她这个决定产生时,他异常愤怒也讽刺的说了这一句话,当时他的表情让她至今依然印象深刻。而且老实说,她当时真的有点儿窃喜,因为他会生气表示他在意她,不过她还是执意执行她的决定,并说明了一个他不能拒绝的理由。
 
别以为她是对他大方,人是自私的,她之所以还他自由,她理所当然也要拥有同样程度的自由,对外公开她没有男朋友。她还记得当她说出这么一段话时,他发了一场很大的脾气,甚至于在之后的一个星期内都不理她,吓得她以为他们俩之间的关系真的被她玩完了,还好最后只是虚惊一场,并让她成功的以一个问题就让他接下了她的挑战——
 
难道你对自己这么没信心,认为这世上有人可以比你更爱我,以至于让我选择他而离开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错误是谁造成的?
 
真不知道该感谢自己强而有力的心脏和比一般人大的胆子——竟敢冒着失去他的危险,做了个这么大胆的决策,或者他自大的自信心?因为在经过这些年“自由”的测试,他们俩牵手的对象依然是对方,没有换人。他确实做到了答应给她的自由,从未在她公司同仁前出现;而她虽然偶尔会在梦中惊醒害怕明天他会突然翻脸不认她,却也未曾干涉过他的生活步调与交友情形。
 
可是他现在突然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手里还捧了这么大一束花?难道他是嫌自己的长相还不够迷人、不够引人注目,所以非可拿束花来助阵?他疯了!
 
“交往十年快乐!”一古脑儿的将花束往她怀里送,他倾身在她唇上偷得一吻后,微笑道。
 
所有的质疑与一点点愤怒——事实上在面对他那张笑脸和胸前这么一大束花,要她对他生气实在是还有点难——在听到他所说的话之后完全遗忘,艾媺惊讶的看着他问:“十年?今天?”
 
对她的惊讶,梁矢玑早已见怪不怪了,这十年来这些特殊的日子,例如正式交往纪念日、第一次发生亲蜜关系、第一次对对方说我爱你、双方的生日……她没有一年会记得,所以做男朋友的他也只有辛苦一点了。
 
他对她点点头。
 
“我咧——对不起、对不起,”她猛然朝他弯腰鞠躬道歉,“我不是故意要忘记的,只是我没想到日子过得这么快,一下子就……”
 
“我又没怪你。”梁矢玑阻止了她的道歉,一下顺手的接过那束对她而言算是过重的花束,另一手则占有性的圈住她的腰身,将她带向自己。“想吃什么?我们庆祝一下。”他半低头问。
 
“嗯……”梁矢玑的眼珠子突然转了几下,“为了补偿我的忘记,我亲自下厨做给你吃好不好?”
 
“咦,这个有意思。”梁矢玑的眉头挑得满高的。“你打算做什么?”他问。
 
她仰脸朝他一笑,然后说:“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
 
“天机?火锅也能算是天机喔?”到了她的住处,当她献宝似的从冰箱里拿出一堆火锅料时,梁矢玑顿时忍不住发难道。
 
“你有意见?”艾媺一脸太后状的斜睨着他。
 
“呃,不敢。”
 
他一脸正襟危坐、太后万岁的表情让艾媺忍不住喷笑出来。“你不觉得在寒流来袭的时候,来一袭火锅是一种极幸福的享受吗?”她笑着问。
 
“我觉得在寒流来袭时围炉的确是一种享受,不过不必自己动手做会更好一些。”他一本正经的说。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在我踏进这温暖的屋里之后,你别想再叫我回到冷风中,所以只有麻烦你将就了。”
 
“有点委屈。”
 
“嗯?要怎么你才会觉得不委屈?我都没要你动手帮忙耶!”
 
“亲我一下。”
 
“什么?”
 
“你亲我一下,我就会觉得不委屈了。”
 
瞪着他,艾媺以一脸你现在到底几岁的表情无声的问,不过她依然停下手边的事,倾身在他唇上一吻。这一接触到他的唇,她就知道自己错了。
 
梁矢玑强壮的双臂在一瞬间圈住她的腰身,顿时将她整个人往他怀里带,使两个人的身体紧密的相贴在一起,也让她感受到他勃起的欲望。
 
“火锅……”艾媺在他热吻之下勉强出声,她快要不能呼吸了。
 
梁矢玑装作没听到,他猛烈的热吻她。跟她认识十年,交往十年,就连男女之间的亲密关系也都有九年了,然而他对她始终就是不曾有过满足的念头,爱她、想她、要她,其间的欲望有时大到连自己都觉得可怕。
 
不过虽然害怕,他却从未想过要逃,相反的时时刻刻的只想真真正正地将她占为己有,让她成为他梁某人名媒正娶的老婆。可是十年过去了,被她这么一拖竟就是十年,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再等待多久,忍受多久。
 
他用力的吻她,在伸手脱掉她的外套之后,转而由毛衣下摆伸进她衣衫内覆住她的乳房,灼热的手掌贴住她紧绷的乳头,然后以手指轻挑慢捻了起来。她发出细微的喘息声,将身体更贴向他。
 
他的唇没有一刻离开她,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以至于让她缺气到不知道自己在何时躺上了沙发,不过知道自己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用力的将他抱紧,让他永远停留在她身上。高潮在她的尖叫声与他的喘息声中同时攫住他们两个,他在一次哆嗦后浑身无力的将身体压在她身上将她整个人压进沙发里。
 
许久之后,当两个人的呼吸与心跳恢复到自然的频率后,艾媺突发奇想的开口。
 
“你到底喜欢我哪里?”她问他。
 
他眉头一挑,然后微笑的一边亲吻她的唇、她的鼻、她的眼,一边说道:“这里、这里、这里……”
 
在他未完成准备袭击她劲部以下,似乎要将她全身吻遍才能回答完她的问题的举动前,她阻止了他的继续。
 
“我长得漂亮吗?应该不至于太丑吧?”她又问。
 
“怎么了?谁敢说我老婆丑的,告诉我,我要教训他。”他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说。
 
“没有啦,只是我觉得很奇怪,除了你之外,为什么都没有男人追求我,我真长得那么奇貌不扬吗?”
 
梁矢玑的表情有一点奇怪。“一个多月前你不是才说有人想追你吗?还有之前很多、很多,多到我几乎都数不清有几次了,你不是都告诉我有人想追你,又有人送你花、送你礼物、想请你吃饭的,难道这些人都不是人?怎么会没人追你?”
 
“我不知道,因为他们后来都没有一个敢接近我,连跟我说话都要保持一公尺以上的距离,活似我身上有跳蚤似的,这种感觉……我不知道。”她皱眉说。“要不是因为我每天都会面对镜子里的自己好几次,知道自己五官端正没有缺眼睛,也没有鼻子、嘴巴的,要不然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长得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否则出社会四、五年来,为什么我始终乏人问津?”
 
怪异的神情再次出现在梁矢玑眼中,他作贼心虚的不敢看她。为什么她始终乏人问津呢?她可真问对了对象,因为世上除了他知道答案之外,可能没有第二个人能回答得出她的为什么了,不过聪明如他又怎可能会自掘坟墓呢?
 
为什么?因为所有胆敢对他老婆动心的男人全被他在暗中赶跑了,不管是威胁、恐吓、或是利诱,总之每当他从她口中得知又有哪个不知死活的男人敢对她稍有居心不良,早有“撇步”的他在第二天自然会把情敌消灭得连灰都不剩。现在谁来说说看,为什么她始终乏人问津呢?当然,关于这个事实,打死他他也会将它带进棺材里,一辈子都不会告诉她的。
 
“难道我老了吗?”她喃喃自语的又问。的确,现在进公司的人员一个个都比她小的,而她在不知不觉间已变成了老大姐,公司的元老。难道说她真的老了吗?她才二十七岁而已耶。
 
“不,你不老,一点也不老,事实上我觉得刚刚好。”
 
“刚刚好什么?”
 
“刚刚好结婚。”
 
有一瞬间艾媺觉得空气似乎卡在她喉咙间,让她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你这是在跟我求婚吗?”她问,然后怀疑自己的喉咙既然被卡住了,为什么还讲得出话来。
 
“你觉得呢?”他似是而非的看着她反问道。
 
“我觉得如果是的话,连束花都没有的求婚未免太简陋了些。”她只是开玩笑,没想到他却立刻跳离她身边,在她来不及反应之前将他先送给她的那束花捧在手里,然后一个跨步又回到她身边。
 
“这束花借我一下。”他说,之后突然双脚一弯,单膝屈跪在她正前方的地板上,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她说:“艾媺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我吗?”
 
即使是想跟他开玩笑说不,艾媺也说不出口。看着眼前逐渐被泪水模糊的他,她在第一滴真情的眼泪掉落眼眶的同时间开了口:“好。”
 
花束落地的时间似乎比她被他激烈的拥进怀中的时间还要慢上半拍,在激动的亲吻她一下之后,他带着她早已看上千百万遍的醉人温柔眼神凝望着她。
 
“你知道吗?”他哑声说。“从第一眼看到你的开始,我一直在等的就是这一刻。我爱你。”

憨擒狂星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14/,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妖界淫游记凌辱兽丛林春色神女也疯狂女王的七彩后宫百炼成仙兔儿宝贝灰姑娘龙女傲情圣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