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北尊怜娇奴最新章节

第10章

北尊怜娇奴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9-01-24 11:40:10
推荐阅读:春宫图夺美记皇帝是个大流氓水浴晨光采花贼盼君怜情小女人的幸福妲已江山风月剑夜色妖娆之杀手娘子
 
第十章
 
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往南蛮出发,轩辕枭舍弃坐骑,陪着韩璎珞坐在马车里,他的胸膛没一刻钟是离开她的,他总是牢牢地将她抱在怀里,陪着她痛苦、悲伤。
 
一次次烈火焚心的痛苦使她失去理智,不断地以伤害他来宣泄身上的痛,使他身上布满咬伤、抓痕,她的抓咬使得他稍感安慰,至少她还有力气可以抓他、咬他,而非失了气力,虚软的躺着。
 
但大多时候,她都默默地承受身体上的痛,小手与他大掌交握。曾经澄净的双眸早已蒙上一片死寂。
 
这日,她又熬不过身体上的痛,拼命地咬他、打他、抓他,尖叫着。
 
而轩辕枭则一如往常紧紧的抱住她,不使她伤着自己。
 
“玄武皇子……”与他们同一车的老御医早看不下去了,他开出来的药根本就无法减轻她的痛楚,依旧使她痛不欲生,发狂的伤害轩辕枭。
 
“没关系,我没关系。”他摇摇头,双眸盛载无限悲凄。
 
当她痛时,他比她更痛、更苦,只是她已无从感受到。
 
难道这是老天爷给他的惩罚吗?以伤害他最爱的女人来伤害他,使他束手无策,只能袖手旁观。
 
倘若真是如此,他宁可老天爷直接针对他来,也不要璎珞受到半丝伤害。
 
地狱焚”已经将她折磨的日渐消瘦,让她一回痛过一回,他不晓得她怎么面对接下来的日子,连他都快崩溃、撑不下去了,更何况是受烈火焚身的她。
 
“这是老天爷给我的诅咒,我不配得到幸福,可为什么要降灾在她身上?她没有罪啊!”他低喃地怨天、恨天。
 
该挡灾的人是他,结果却是她替他硬生生挡下致命的一箭,他不要这样的结果,他不要!
 
“枭……枭……”她泪眼朦胧地唤着他,嘴却咬着他的颈子,以移转自己的注意力。
 
“我在,我在。”轻抚着她的背脊回应她。
 
“我不要灾难降临在你身上,我不要。”呢喃地说着,她的口仍是不离他的颈,温热的鲜血流下,似她的泪。
 
他当她是在无义意的呢喃,并没多想。
 
“我要你幸福,我要给你爱……”更多的泪珠滚落,简直是不可思议,在她痛到极点时,意识居然会是清醒的,晓得他在说什么,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她笑着哭出来,只可惜她痛到嘴无法离开他,不然她不会选择伤他。
 
“你给我了,你全给我了。”这世界唯有她会如此爱他,他再也找不出比她更爱他的人来,而所谓的幸福,他也是自她身上品尝到,倘若没有她,恐怕穷其一生,他也不会晓得何谓幸福、何谓爱。
 
“枭,我爱你,真的好爱、好爱你。”这应该是她最后一次告诉他,她爱他。
 
“我也爱你!所以你一定要好起来,一定要。”他也不再有所隐瞒,激动的告诉她,有关他的爱。
 
“我知道,我好高兴、好高兴。”拥有他全然付出的爱,她今生也不会再有任何遗憾了。
 
“我们会得到幸福的,一定会!”他拼命地告诉她和自己,似在说服。
 
“枭,对不起,我等不了那天到来了。”她万分费力地离开了他的颈子,抱歉地看着他。
 
“什么?”他不懂,恍惚地望着她,她说的每个字他都懂,可就是不懂组合起来的意思。
 
蓦地,她吐了口鲜血,来不及回答他的疑问。
 
“璎珞!怎会这样?!御医!御医!”他急吼,不是说她会受烈火焚心、焚身吗?
 
她怎会吐血?
 
“禀皇子,这的确是”地狱焚“所会出现的症状。”老御医硬着头皮道,不敢讲她接下来会呕出更多的血来。
 
“啊?!”轩辕枭一震,颤抖着手,为她拭去唇畔的鲜血。
 
“枭,我爱你,我爱你。”她反握住他的手,让他的大掌紧贴在她的脸颊上,感受最后的温存。
 
轩辕枭惊得说不出话来,凄凄复凄凄,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他已不知该怎么做了。
 
“枭,我不想再撑下去了,对不起,对不起。”她累了,再也受不住了,若非是贪得想多和他相处些时日,早就在毒发后几日,她便自裁了,也不会拖至今日。
 
“璎珞?”不要!千万不要!她不能离开他!绝对不能!
 
“枭,我要死在你怀中。”她慢慢地移下他的大掌,复盖在她的心房上,要他亲自动手。
 
“不!你不能要我这么做?!”她是何其残忍,居然要他亲自动手,可知杀了她,会使他心魂俱裂。
 
“枭,能否让我再看你背部的玄武?”她想再次把吻烙印在他的背上,使她的吻注入他的心房,温暖他。
 
“我……”他不愿意!非常不愿!如果是在其他情况下,他会很乐意,可他不爱她诀别的模样。
 
“求你……”这是最后一次了,她要再好好地看看他,记住他背上的烙印,待她下地府后仍不忘,如果能有来世,她愿凭今生最后的记忆来寻他。
 
轩辕枭永远都无法拒绝她的要求,他咬着牙悍然决定,除去上半身的衣衫。
 
“啊……”她惊讶地望着他那光洁的背脊,早已无玄武印记的存在,这是否说明了,老天爷已听到她的乞求,不再降灾施难于他。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她开心地把脸贴在他的背脊上,这下,她总算可以安心离开,无须惧怕他会再遇上劫难。
 
“怎么了?你不舒服吗?”她的惊呼引来他的紧张,怕她又要呕血,急着问。
 
“不!我很好,枭,谢谢你。”没刻意告诉他有关他背上玄武烙印消失一事,她不想让他知道她曾向上苍许下过的誓言,她不要他自责,于是她选择隐瞒。
 
她不怨亦不悔,这是她的选择。以她的命唤他的命,值得的。
 
轩辕枭转过身,让她依偎在他的胸膛,知晓她在等待,等待他出手结束她的性命,忍下满腔悲忿,取出雕饰精美的匕首。
 
是的!他已有照她愿望去执行的准备,他不要再见她痛苦受折磨,在结束她的性命之后,他也不愿苟活在世,会马上追随她而去,不让她一个人在黄泉路上感到半点抓单,这世间所有爱他的人都离他而去,留下的不过是畏惧地及恨他的人,他已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权势、名利、富贵不过是过往云烟,他从不在乎的。
 
韩璎珞轻会上眼,嘴角噙着一抹幸福的微笑,对她而言,能死在他怀中,就是幸福。
 
“璎珞,我不会让你感到半点疼痛的。”他会精准无比刺中她的心房,使她连挣扎都不用,便沉沉死去。
 
与他们同一辆马车的御医见了于心不忍。别过脸去,难过得不断以衣袖拭着老泪。
 
可怜哪!玄武皇子好不容易才找到以性命相许的女子,却在转眼间得取走对方的性命,简直是悲惨到极点。
 
闪着银光,锐利刺目的尖端一寸寸逼向她的心房,他的眼眶中则凝聚心碎的泪水。
 
深情的眼眸望着饱受痛苦的小脸,就连此刻,“地狱焚”还是不放过她,她不该再受此磨难了,不该。
 
抿着唇,匕首的尖端已抵在她的心房上方,只消他再使上一分力,她便会死在他手中。
 
随着死亡的逼近,他的脑子却是清晰无比地运作着。
 
“不!我不能动手,也不会动手。”旋即,他扔下匕首,不敢再碰触,紧紧的搂抱住她,像是要将她嵌入怀中。
 
“枭?”他不是答应她了吗?怎又会后悔?
 
“事情尚未走到绝路,你仍是有希望的,我宁可见你深受‘地狱焚’之苦,也不愿杀了你。”他要抱存着希望,即使仅有一丁点儿的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枭……”她何尝不知当她受苦时,他比她更难过,她不要他再陪着她一起苦啊!
 
“你可以为我自私的决定而恨我、怨我、诅咒我,但我就是不放手。”到手的幸福,他不愿就此松手,就算是拚得最后一丝力气,他都要抓牢她。
 
“傻瓜,你是我所见过最傻的人了。”她笑出眼泪来,她如何会怨他、恨他,甚至是诅咒他,她不舍啊!
 
“不!最傻的人应当是你,是你才是。”她的傻,他如何不晓,为了救他,她竟连性命都可以丢弃,不是傻的可以吗?
 
“呵!我们两个都是傻。”她轻笑。
 
“所以傻瓜理当凑在一块儿。你不可以丢下我独自一人走,知道吗?”他轻摇着她,要她许诺。
 
“我知道,我会努力的。”她会再次努力,撑到不能再撑的时候。
 
轩辕枭一笑,低头倾身爱怜无比的吻着她,与她分享喜乐伤悲。
 
老御医听完他们的对话,又泪流满面,本以为事情已到了绝望之处,没想到他们仍是硬撑着走过来,相信老天爷会可怜这对小儿女,不会对他们太残忍才是。
 
老御医衷心地期盼着。
 
☆        ☆        ☆
 
好不容易赶到南蛮的皇宫,不待旁人通报,轩辕枭便抱着韩璎珞直闯皇宫。
 
“绯!人呢?她在哪儿?”他大喊着,心下急得不得了,璎珞的情况是愈来愈糟,他怕她再也撑不下去,直接屈服在“地狱焚”的毒性之下。
 
受烈焰焚身的韩璎珞迷蒙地看着他焦急的脸庞,真的苦了他,这一路走来,他没一日好过,每每在她痛苦难耐之际,依然是紧抱着她,任凭她伤害他、骂他、打他,他始终没松开双臂过,仍旧紧紧将她护住。
 
他对她的爱,她全看在眼底,也非常感动,就算今日拿不到解药,她也了无遗憾。
 
“绯!”久不见轩辕绯出现,他狂啸,企图吼出所有人来。倘若轩辕绯再不出现,他不排除毁掉整座皇宫的可能性,也非要挖出轩辕绯来不可。
 
小手轻搁在他的胸房上,要他冷静些,她已痛到无力说话。
 
“玄武皇子,请您冷静些,已派人去请皇女出来了。”南蛮皇宫的护卫小心安抚着显然已发狂的男人,他们甚至开始提防,怕他会突然精神错乱,将皇宫整个给捣烂。
 
“是啊!玄武皇子,咱们都已赶到南蛮皇宫来了,韩姑娘定不会有事,还请您耐心等待。”老御医跟着安抚他,不让其他人难做事。
 
“该死的!难道你们都没看到璎珞痛苦的模样吗?”他气得差点要将所有要他冷静的人都打飞出去。
 
她是那样痛苦,其他人竟然还会有时间说风凉话,简直是要让他气得吐血。
 
“枭……”使尽气力,终于能拥有像蚊蚋般的声量唤他。
 
“璎珞,怎样?还很不舒服吗?没关系的,我马上让绯来救你。”狂怒的他应当是听不见,可他却听得清清楚楚
 
韩璎珞已没气力说话,她朝他摇首,以眼神告诉他冷静些。
 
“我知道,但我无法冷静下来,你该明白的,璎珞。”看出她眼底所要说的话,他烦躁地说,可也顺着她的意,慢慢冷静下来了。
 
“来了!皇女来了。”眼尖的人发现轩辕绯走出来,高兴的呼喊,救星总算是出现了。
 
“怎么了?”轩辕绯讶异于这个不会联络的兄长的出现,他们平日并无交情,他怎会突然跑来南蛮,还说要见她。
 
“绯,璎珞她中了‘地狱焚’的毒,我听说你这里有解药,请你赶快救她,我担心她……”最后的话,他说不出口。
 
明知他这么来求轩辕绯施与援手太穷兀了,可为了璎珞,他管不了那么多。
 
地狱焚?!”轩辕绯倒抽一口气,看向轩辕枭怀中、那个气息孱弱的女人,当然也看出那女人对兄长的重要性。
 
“是的!就是‘地狱焚’!”他痛苦的嘶喊。“地狱焚”三个字已让他日日夜夜诅咒,可他却仍摆脱不了“地狱焚”的纠缠,仅能六神无主的看着“地狱焚”不断地伤害璎珞。
 
“来人,立刻宣御医进宫。”轩辕绯当机立断,命着身边的人。
 
“是!”一旁的人接获命令,马上奔出唤人。
 
“你跟我来,御医马上就到。”轩辕绯领着他们到环境优雅的客房。
 
“绯,谢谢你。”她的帮忙令他由衷感激,这时,她也发现,并非所有人都排拒他,鄙视他的出身。
 
“这不算什么,我们毕竟是兄妹。”轩辕绯轻描淡写地说着。
 
“但无论如何,我都要谢谢你。”
 
轩辕绯但笑不语,很快的带他们来到房内,等待御医出现。
 
到了房内,轩辕枭仍是不舍放开韩璎珞,依旧紧紧环抱着她,给予她支撑下去的力量。
 
韩璎珞透过迷蒙的双眼看着轩辕绯,两个女人的视线同时对上,同时朝对方微微一笑,因为轩辕绯是枭的妹妹,所以璎珞对轩辕绯十分有好感;轩辕绯则是见兄长那样呵护她、爱怜她,心中不禁对她有些好奇。
 
“还会难受得想呕血吗?”未觉两个女人的凝视,地抚向她的胸口,轻问。
 
“不会。”韩樱络缓缓摇首。若非在今日赶到南蛮皇宫,恐怕她是再也撑不过去了,整个人早已气力尽失,也无再多的血可以呕出。
 
“御医来了!”轩辕绯眼尖瞧见御医赴到,连忙通知他们。
 
御医赶到后,本是要对两人行礼,可目光再一接触到韩璎珞死灰的脸色后,顾不得行大礼,马上取出“天上掬”来。
 
“玄武皇子,请快让这位姑娘服下这瓶‘天上掬’。”递出小瓷瓶后,御医拉起韩璎珞的手把脉。
 
没有任何迟疑,轩辕枭拔开塞子,喂她喝下解药。
 
甫喝下解药,璎珞膛大眼眸,好似非常难受。
 
“璎珞?”是不是解药出了问题?他担心地想。
 
话一问完,御医眼明手快取过一个盆子,放在韩璎珞的嘴下,立刻见她吐出一口口黑色的血来。
 
“这是怎么回事?!”见她吐血,轩辕果当场震怒,也没细想那是黑色的血液,他只想杀了御医。
 
“禀玄武皇子,这位姑娘是在吐‘地狱焚’的毒,待吐完就没事了。”御医连忙解释,以为自己会死在他的暴怒之下。
 
轩辕枭狠狠地瞪了御医一眼,算是信了他的话,可他的大掌却是温柔的拍着她的背部,使她不至于被污秽的毒血给呛到。
 
吐了好一会儿,韩璎珞已不再呕出黑色的血,只是气喘难平地依偎着他,见她不会再有事,轩辕枭也就安心了。
 
“只需再调养几天,这位姑娘就会恢复力气和往昔一样。”御医怕他会不放心再补充道。
 
“嗯!谢谢你。”轩辕枭心喜,牢牢记住脚医的话,当初没放弃果真是对的,他真不敢想像倘若他放弃希望,亲手杀了她,将会是多大的错误。
 
“皇兄,你们放心住下,让她把身子调养好。”轩辕绯心想兄长和那女子定有话要说,而那些话不是他们所能听的,于是向御医示意,两人一道离开,让他们好好独处。
 
“你现在觉得如何?”拿了杯水让她漱漱口,怯除日中的腥擅昧。
 
“好多了。”她轻倚着他;乖乖漱口道。地狱天上皆走一道,她不再觉得难受无比。
 
虽然头有些昏昏的,但至少已有力气说话。
 
“哪就好!那就好!”他高兴得几乎要跪下来感谢上苍垂怜,总算是让他救回她。
 
“枭,我……”她要向他道歉,关于她一路上伤他一事,心里不舍地抚过他身上大大小小的齿痕,他是旧伤末愈又添新痕,全是她不好。
 
“没关系,只要能减轻你的痛苦,再多的伤,我都不在乎。”他反握住她的手,安慰她。
 
“枭……”她感动的热泪盈眶,倘若不是有他一路支待,她根本就撑不到今日,老早就放弃了,幸好他没让她放弃,不然谁能再给他幸福、给他爱。
 
“璎珞……”怀抱着不再受毒物威胁的心爱人儿,悬宕在心中多时的大石总算可以轻松放下,他抱着她上床,要她好好休息。这些日子以来,她常常痛醒又痛昏,没能好好睡上一觉,整个人是憔悴不已,教他看了好生不舍。
 
抱她上床后,他犹觉不妥,像是怕她会突然消失,跟她一起躺在床上,双臂仍旧是紧紧抱着她的。
 
“璎珞,我不许你再这么吓我了!”他被她吓得差点白头。
 
“对不起!对不起!”他所受的折磨并不比她少,她心怜地不停的向他道歉。
 
“你是不是真觉得很对不起我?”悄悄的设下陷讲。
 
“是的!”她傻气地没发觉,坚定颔首。
 
“愿意补偿我吗?”另一道陷阶再设下。
 
“我愿意,你希望我怎么补偿你?”只要能让他快乐,无论要她做什么事她都愿意。
 
“我要你当我的妻子、当我孩子的娘。”他开出条件来,开始收网捕她这条大鱼。
 
“可是我……不够资格啊!”她的出身不高,旁人是不会同意让他迎娶她为妻的。
 
不可否认,刚听到他要她当他的妻子与他生儿育女时,她非常的开心,可是一想到现实问题,她不得不浇自己一桶冷水。
 
“你的确是不够资格当玄武皇子的妻子。”他同意。
 
他的直言使她将视线紧紧地钉在他的胸膛上,不想教他看出她的难过来。
 
“可你却是最具资格也是唯一能当轩辕枭妻子的人。”不愿见她难过,他续说出下文。
 
“什么?”她纳闷抬首,他方才不是说她不配当玄武皇子的妻子,怎么转眼间,又说她可以当他的妻子?
 
“我不打算再回北藩去了。”他认真无比的对她说道。经过此一事件,他想了很多,况且他本身对于权位一事本就不在意,那又何必再回到那不属于他的领地与权位。
 
“所以?”她的心开始怦怦直跳,像是要跳出身体般。
 
“所以今后没有玄武皇子这个人了,现今只剩下轩辕枭,这样的我,你还愿意要吗?”他的离去代表和轩辕无极正式断绝父子之情,他们不再有关系了。
 
“我愿意!我愿意!”她开心地搂着他的颈项,他不当玄武皇子更是好,因为她无从适应起皇宫的生活,她还是较习惯当个一平凡人。
 
“我要带着你一起云游四海,我们就四海为家。”他离开了,自会有人取代他,他并非是无可取代的。
 
他有预感,苍宇皇朝就快分崩离析了,暴民四起,暴政必亡,而他是不能再承受一次她受伤,所以他选择离开。
 
“好!不论你到哪儿去,我都会跟着你,我们要永不分离。”她笑意盈盈,这就是她要的幸福。
 
她的不反对,使他更加高兴,这就是他渴望已久的幸福,而今,他已得到,当然是要好好的珍惜。
 
“好!我们永不离分,再也没有任何人人、事、物能将你我分开了。”
 
薄唇爱恋不已地封住朱唇,态意品尝她的甜美,诉说他的动心以及感动,交缠的唇占诉说美好的未来。
 
☆        ☆        ☆
 
轩辕枭与韩璎珞两夫妻离开南蛮后,使隐姓埋名到四方游玩,遇上两人特别喜爱的地点时,他们会特意停留游赏,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
 
其间,韩璎珞为轩辕枭产下一女,让他真正尝尽为人夫、为人父的喜悦。
 
尔后,两人辗转听闻到日益壮大的暴民终是攻入皇城,轩辕无极则放火焚城。
 
城毁人亡,苍宇皇朝也成为历史,消散在空气中。

北尊怜娇奴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cc/3013/,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春宫图夺美记皇帝是个大流氓水浴晨光采花贼盼君怜情小女人的幸福妲已黑暗女神的男人们牡丹春睡图